第1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文案

    原创  男男  近代  正剧  美人受  温情

    陈果暗恋萧齐八年,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能再见到他,却不想突然跟他结了婚。

    知道他是为了报复父母才娶他,但陈果也非常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机会,不仅细致的照顾他的生活,连身体上也变着花样满足他,就是希望有一天,他也能爱上自己。

    先婚后爱,写篇甜甜甜的短文

    第一章 嫁给曾经的准姐夫

    陈果刚出了实验室,就接到了他爸的电话,电话里叫他回家,说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讲。陈果听他的语气那么严肃的样子,也不敢耽搁,抓了外套和背包就往家里赶。

    学校离他家里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跑了十二分钟就到了,不过因为不是经常运动,还是累得他有些气喘吁吁,站在门口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陈家的房子很大,从外面的铁门进去还要经过一个花园,再进去才是主屋,主屋的大门边立着两根很豪华的柱子,上面还雕刻着两条龙。陈果从装修的时候就很吐槽,觉得放这么两根柱子真的是活生生的土大款,一点品味都没有。不过那时候他还小,他的意见根本不予采纳,所以家里还是一派欧式的豪华装修。

    他进去后才发现家里有客人,他没敢多看,径直走到父亲和母亲身边叫了一声,然后在父亲旁边坐下。陈父脸色不太好看,摆出一副明明愁的要死还硬要挤出笑容的表情,陈果不明所以,低声问了一句“爸,这么急着叫我回来什么事”

    陈父干笑一声,让他看对面的客人,“果果,还认识这个大哥哥吗”

    陈果这才往对面那人看去,那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眼俊俏,眼神凌厉,整体长得非常帅气,陈果微微愣了一下,瞬间福临心至,脱口道“姐夫”

    他这两个字叫出来,倒惹来一屋子的人的异样目光,连对面那人都挑起了眉头。陈果说完后也察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口,“萧哥哥,好久不见。”

    萧齐朝他笑了一下,“好久不见。”他顿了一下,又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陈果应对以微笑,想到人对自己的第一个暗恋对象,哪里那么容易忘记他不知道萧齐为什么会来家里,虽然家里的事情他不怎么清楚,但也知道当时萧齐从陈家离开的时候是颇为狼狈的,按理来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这扇门才对。

    他用眼神询问父母,父母的目光却躲躲闪闪的,脸色一个发青一个发白,相同的是都在蹙着眉,一副苦恼的神色。陈果弄不明白,萧齐却开了口,“我是来提亲的。”

    陈果心里一惊,睁着眼睛无措的看着他,迟疑了一会,才道“可是姐姐已经”

    萧齐笑了笑,“不是陈倩。”他下巴扬了扬,“是你,陈果。”

    陈果不知道萧齐和父母用了什么手段,在一周后,二十岁的陈果就成了三十一岁的萧齐的妻子,有法律认证的那种,很自然的,他们没有婚礼。

    陈父给陈果办理了休学手续,陈母帮他的行李整理好,在领证的当天晚上,陈果就带着自己的行李住进了萧齐那位于半山腰的别墅,成为他正式的妻子。

    陈果坐在主卧的地板上看着自己的行李箱有些发懵,直到有脚步声传来才稍微清醒过来。他看着身高腿长的萧齐,愣了一下,嘴巴张了张,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萧齐站在他面前,似乎看清了他的纠结,开口给他做了选择“叫老公吧。”

    陈果听到这两个字,细嫩的脸颊上爬上了两朵红云,眼中含着羞怯。萧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希望你尽快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这样的话,我才可能有点空闲跟陈家好好交流交流。”

    胸口的炙热在听到这句含着讽刺的话语时迅速褪去,陈果这才想到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跟萧齐结婚的。因为七年前陈家看不起萧齐,因为姐姐陈倩在约定跟男友萧齐私奔结果又撕毁了诺言,反而让陈家将萧齐毒打了一顿,所以在萧齐功成名就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压陈家,压到他家不得不来低头认错,赔礼道歉。

    而他,就是陈家赔给萧齐的那份礼物。

    陈果想明白了,他对着萧齐露出一个轻浅的笑容来,“老公。”

    萧齐挺意外他居然这么乖顺,盯着他多看了几秒钟,才丢下一句话,“收拾好就下来吃饭。”

    陈果不发懵的话办事效率挺快,而且主要是萧齐的卧室设置的挺好,衣柜的一边是满的,一边是空的,陈果就将自己的衣服放在空的那边,还有些小物件摆在床头和书桌上,等弄完后就下去吃饭。

    萧齐的别墅很大,比陈家的还大,但是装修是简约风的,哪里都透着舒适。他下楼的时候萧齐已经坐在餐桌边了,桌子上摆了三盘菜,一盘牛肉炖土豆,一盘虾一盘青菜,看着挺不错,闻着也很香。萧齐看他下来,去厨房装了两碗米饭,递了一碗给陈果,陈果道了声谢,又好奇的四处看了看,“没请阿姨吗”

    萧齐“嗯”了一声,朝他扯出一个笑容来,“所以让你爸爸给你休学。”

    “诶”陈果愣了一下。

    萧齐看到他的表情,笑容真心的愉悦起来,“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娶你,需要你当全职太太,还有生孩子。”

    萧齐似乎想看到对面的人更多的惊愕或者难堪的表情,但是很惊讶的,陈果也只是愣了那一下就恢复了原状,毫无异常的吃起了饭菜,不过越吃脸皱得越厉害,像万圣节时雕刻粗糙的南瓜灯,俊秀的五官都显得有些扭曲。

    萧齐心里快慰了一点,面上却毫无表情,“怎么不愿意”他还在盘算着怎么说话才能吓到对面这小孩儿,却见他摇了摇头,语气难过,“你要是早一年来就好了。”

    萧齐挑了挑眉,“怎么说”

    陈果狠狠的嚼着嘴巴里的土豆块,“那样我就不用没日没夜的学习准备高考了,亏我还考了个不错的学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