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np]希尔的任务冒险 第8节

作品:《[双性np]希尔的任务冒险

    希尔恍惚间大概知道了儿子的渴望,他模模糊糊地伸手握住儿子的阳具,温柔又缓慢地套弄,一边被蛇人肏着菊穴,一边花穴被亲生儿子的尾巴进进出出,手里还握着血亲的宝贝,这样背德又奇异的交欢令希尔心中的兴奋渐渐压过羞涩,动作也开始主动起来,不住地迎合银巨蛇与儿子的顶弄,喉咙里嗯嗯啊啊地喘着放荡的呻吟。

    温泉中水声四起,陷入欲望的希尔难以分辨现实与梦境,模糊中好像有人走过来抚摸他的脸蛋,他反射性地仰起头,半眯着的眼睛看不太清对方的身形,只恍惚地觉察凑到嘴边的性器,希尔带着一点痴痴的笑容,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滚烫的宝贝,跟着便吸吮起来。

    小腹中的饥饿也伴随着嘴巴与后庭被j,,g液灌满而渐渐消退。

    难为情在边界一侧,性快感在边界另外一侧,希尔摇摇摆摆地晃在中间,那种奇妙的触觉电得他不住地抽搐,这时,他还没发现自己身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只完全酥软在环绕着自己的雄性器官中间任之带着起伏。

    像梦一样。

    等希尔再回神,洞穴、温泉、蛇人、小宝宝都消失了,只剩他一个裤子湿答答地躺在茂密地草地上,夜色凉凉的,希尔有些恍惚地睁眼瞧着天空,好半天才真正反应过来——啊……蛇九任务,原来是一个副本,通关条件……大概是生一个小蛇宝宝?希尔一动,就碰到了手边的书册,他发现任务指南重新回到了自己身边,而上面也刷新出了新的内容——只是,这次的内容,仿佛有所不同。

    “担任辛格列属地艾格保尔冒险者公会培训基地的生活辅导员,教导刚刚成年的新生。”作为都城,日益增加的人口让辛格列不断的扩大领土,但为了方便惯例,周边的新范围被划分为属地,每片属地都有自己的小长官和冒险者公会,艾格保尔应该算是最早的一块,现在热闹程度也不亚于都城本身了。

    第一所冒险者公会培训基地也是在这里建立的,据说不少达官贵人冲着后代能进入培训基地而来到艾格保尔置地建业。希尔一头雾水,不太明白自己如何能混进这样大的地方担任辅导员,说实话,他自己也还年轻呢,压根没什么教导新生的经验。

    正当他苦恼地试图在任务指南中找出点帮助他完成任务的线索时,忽然一封信从书中掉出来——红腊封着口,另一面写着艾格保尔冒险者公会培训基地入职书。

    “啊……”希尔惊讶地在心中感慨,原来任务指南如此万能。

    第28章 希尔的烦恼(躲在房间偷偷自x,学生在偷看= v=)

    冒险者公会培训基地清晨第一个号角已经响起,此时天尚未大亮,晨曦的薄雾尚未散去,窗子外面朦朦胧胧的亮光并不晃眼,几处清脆鸟鸣穿插入耳,特别适合部分赖床的新生趁这个时间伸个懒腰——但,这并不包括威廉姆斯。

    实际上,他已经在一刻钟前就醒过来了,在被窝里打两个滚,精神头便上来了,可他眼皮依旧紧紧地闭着,装作还在黑甜乡中徜徉,堆在身上的布料把他的身体完全包裹住,半侧身躺着,即便晨起雄性皆有的昂扬反应也并不明显。

    威廉姆斯手藏在被子里面,有一下每一下地拨弄着那东西,这没什么丢脸的,作为一个出色的冒险家,旺盛的生理欲望就意味着有强壮的身体,之所以如此遮遮掩掩,是因为等一下,生活辅导员会进来叫他起床。

    威廉姆斯心砰砰直跳,支棱着耳朵听,那种期待的热流与火热的欲望汇聚,弄得他口干舌燥。

    门吱呀一声开了,他听见辅导员轻轻地走进来。

    “威尔,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哦。”声音软软的,像小溪中淌下来的水,威廉姆斯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的频率,懒洋洋地在床上动一动,然后,就感觉那人凑近一些,隔着被子拍拍他,“好啦好啦,不要赖床了。”

    “再……再让我睡一下下……”威廉姆斯装出初醒的沙哑声音,抽出手看似胡乱实则有意地抓住来人的手臂,握在掌中,好像是要阻止对方打扰自己睡觉,然而实际上他只是在偷偷地揩油——身体娇小的生活辅导员看起来滑滑嫩嫩的,摸起来也是如此,他强忍着没按照脑中的冲动把这软软的手按到胯下去。

    希尔——没错,就是新任的生活辅导员希尔,他此刻有些无奈又有些为难,想抽出手,却被捉得很紧。

    大男生火烫的手掌贴在手腕上,对于希尔而言,实在是……某种难以形容的诱惑。

    好容易把威廉姆斯彻底叫起来,希尔到门外等着自己的三名学生集合,顺便努力平息身体里的波动,还没等他完全抑制,只听得耳边一声开朗的老师,就被人突然袭击般地搂住了。希尔吓了一跳,转身才见是已经穿戴整齐的威廉姆斯。

    这也算是他近来的烦恼之一。

    副本结束,希尔并不知道自己被随即丢到了什么地方,找到艾格保尔还费了一番功夫,不过因为有入职文书与足够全面的介绍信,进入冒险者公会培训基地到格外顺利。恰逢新生入学的日子,培训基地上上下下都忙得恨不多几个分身出来,接待人员即便再礼数周全也有几分顾不上,领希尔去了他的宿舍,再把相关资料交给希尔之后,就留希尔一个人四处熟悉了。

    训练基地一个生活辅导员通常情况下会带三到五个学生,主要责任是让学生们习惯作为冒险者而生活。这个工作说复杂也不算复杂,毕竟到这里学习的都是冒险者预备军,况且都已经成年,无需再像幼稚园那般时时刻刻跟着、万事亲力亲为。

    有任务指南加持,希尔上手倒是很快,没有像想象那般出现什么磕磕绊绊的意外。

    由于本身就属于法术系,所以分在名下的学生有两个魔导士一个召唤师。只是,虽然人并不算多,但三枚年轻小子皆是出身显赫,一个个被从小宠到大,难免有些奇奇怪怪的脾气。

    好在希尔性子柔和,也比较细心,可以称得上把三小照顾得无微不至,倒也没出什么乱子,反而令三个没怎么独立生活过的学生颇为依赖。特别是其中一个名字叫威廉姆斯小魔导士,平日里有些中二,却又很爱撒娇,和自己熟悉之后,变得十分黏人。

    严格来说,做生活辅导员的日子还挺轻松的,除了一点——对于希尔而言有点难以启齿。

    不知道是因为特殊生理结构、还是由于奇怪设定的需要,总之,希尔很容易被挑逗起渴望,也非常容易在身体欲望的驱动下放纵起来,但通常情况下,有任务当作放肆的最充足理由,希尔害羞归害羞,但做起来没什么心理负担,也挺喜欢那样的日子,然而这一回却不同了。

    任务指南压根没有明确的说明和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希尔倒胆怯起来,压根无法鼓足勇气找什么人帮他解决一下日常需要,更别提什么寻欢作乐了。

    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三个学生呆在一起,虽说冒险者由于随时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向来奉行及时行乐的观点,哪怕是毛头小子的新生,没准儿哪天中午休息的时候都能能瞧见一对儿鸳鸯在偷欢。可没有任务指明的对象,希尔压根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自己暗暗地忍耐,可要命的却是自己学生表达友善的方式。

    只顾着不要暴露身体的特殊,希尔反倒没有留意威廉姆斯那点心思。

    幸而,培训基地的宿舍是一人一间,希尔可以偷偷摸摸缩在房间里,夹着被褥自我解决。

    好在有任务奖励的乳夹和当初法加那先生送给他的小道具——哦,这些东西不知道为什么重新回到自己的包裹中了。夜里待检查完三个年轻人确定都安安分分地在宿舍睡觉之后,希尔就会回到自己的房间,微喘着解开衣服,慢慢露出因为布料摩擦而变得湿润的下身。

    哪怕是一个人在屋子里,他还是有些难为情,迅速地钻进了床褥,手却有几分迫不及待地从枕头下面摸出那根体型巨大的假性器,递到嘴边,轻轻地舔了起来。

    许久未有雄性器官填充的地方空虚又酥痒,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外渗着饥渴的爱液,弄得希尔内裤总是容易变得湿漉漉的。

    他手上开始用了些力气,用那假性器的顶端拨弄自己的舌头,好让这道具更加湿润一点——实际上,这样的动作,多少令希尔饥饿的小腹感到一点点满足。

    藏进被子里的细长双腿绞到了一处,中间夹着枕头与被交,所有的棉绒都被集中压在顶端,与薄红的花穴亲密接触。夹腿带来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快乐反而更像一碗热油,浇在希尔尚未十分茂盛的欲火上,轰然令那渴求胀大了十几倍。

    “啊、啊啊……想要更多……”希尔难熬地揉搓着自己的乳肉,两根手指夹住中间的朱果捻来捻去,试图从这个动作中汲取更多快乐,他胸口另外一侧的小乳夹则疯狂颤动着,显然动力已经被开到了最大。

    希尔身体光裸着躺在雪白的被褥中,因为自己的抚弄,让大半个胸膛渐渐暴露在空气中,平日被紧紧地裹在衣服里的双乳终于有机会喘口气,那丰满雪白的嫩肉在他手中变作各种形状。

    隔靴搔痒的自慰显然并不能满足希尔的需要,等假性器被完全舔湿了之后,他翻过身来,小屁股向上撅起,趴跪在床上,这个姿势刚好叫棉枕头的一角戳到阴蒂,希尔被刺激得小声叫了一下,从穴里涌出的淫水弄湿了大半个枕头,他顾不上管理这些,自顾自地轻轻掰开臀肉,吃力地将假性器对准后头那张饥渴之至的小嘴。

    “呜、唔哈……好大……想要更热热的东西……唔——”伴随着性器的插入,希尔的身体不住绷直绷直,光裸雪白的背绷成一条诱人的弧度,漂亮的蝴蝶骨勾人舔吻,高高抬起的小屁股中间夹着被他一鼓作气拨到最大的按摩棒,那玩意插在粉红的菊穴里疯狂地颤抖,光滑的臀肉上头到处都是飞溅出来的半透明淫水,画面任何雄性见到,都未免会血脉喷张。

    希尔把脸埋在被褥中,一手揉着胸,一手握住自己的男性器官慢慢地套弄,菊心被飞速旋转颤抖的巨型凶器顶住,海浪一般的快感拍打着他所有的神经,以至于浑身酥麻,仿佛四肢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如此一来,自我摆弄并不能令他尽兴。

    希尔格外怀念在副本里头,那两条漂亮的巨蛇缠着自己,粗大的器官交替侵犯,让他完全无法从云端滑下,甚至还有那喜欢一边吃着他的奶头,一边用尾巴操弄他花穴的小蛇宝宝,总是弄得他又羞臊又快活……“呜、再……想吃、肉棒……啊……宝宝来肏爸爸……唔哈……啊……”希尔喃喃呻吟,想想着小蛇宝宝把自己缠住,发出而成的肉根毫不留情地奸入他的身体。

    殊不知门外正有灼灼的目光注视着希尔。

    威廉姆斯隔着衣服揉搓着胯下昂扬,呼吸粗重,恨不得立刻扑到辅导员老师身上。

    第29章 完结!任务终·美好的未来(年下攻,蛇尾有)

    “里面好痒……威尔、啊……求你……把大肉棒喂给我……嗯哈、啊……快受不了了……好难过……”娇小的身体躺靠在雪白的床褥间,柔软的棉绒垫子微微下陷,衬得那人肌肤格外光洁无瑕。水汪汪的眼睛里面满满的渴求,双手努力掰开细长的腿,摆出诱惑的形状,越是大腿内侧,皮肤就越像花瓣,白里透红,再往中间看去,是湿漉漉的入口,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簇拥着透明的露珠,就连男性的器官也格外秀气小巧,立在小腹前,顶端吐着稀薄的液体,待人蹂躏。

    “快……快进来——”威廉姆斯猛地睁开眼睛,颇为失落地摸摸胯下被梦遗弄湿的内裤,骨头里像烧着一把灭不掉的烈火。他常常想着怎么把辅导员老师拐到床上来,却至今尚未成功,憋得每天晚上都忍不住做些奇怪的梦——要知道,希尔可不仅仅是他的老师。

    从昨日开始放假,学生大多都回家了,整个培训基地显得空荡荡的,清晨自然也不会有起床的号角。但威廉姆斯知道,再过一会儿,希尔老师就会过来了——一想到夜里看到的场景,希尔老师淫荡地抚慰自己的身体,那模样令威廉姆斯不由阵阵发热。

    放假前,威廉姆斯佯装委屈巴巴地找到了希尔,说最近自己总是很奇怪,想和老师约个时间谈心——当然,他是故意选择了晨起这个微妙的时间。

    “威尔?”希尔一推门,就瞧见自己的学生可怜巴巴地缩在床上,整个人都陷在被子里面,只露出来一个头,那样子看起来像生病了似的。希尔惊讶又担忧地快步走过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说话间,伸手摸了摸威廉姆斯的额头,并不热,反而有点凉。

    威廉姆斯握住希尔的手腕,不叫希尔离开他,蓝色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年轻人生了一副好相貌,耀眼又柔软的银色头发,轮廓深邃的脸颊英俊却又带了几分说不出的挑逗邪气,此刻满面委屈的模样,瘪着嘴,“希尔老师,我难受。”

    “要不要我去请医生?”希尔忧虑地看着威廉姆斯,结果万万没想到威廉姆斯扯着他的手滑进了被褥,威廉姆斯身体的温度奇异得不像普通年轻人那般火热,肌肉覆盖的躯体触感硬实,可以想象出是怎样矫健的线条。

    希尔以威廉姆斯是吃坏了肚子什么的,才导致浑身发凉,正呆愣间,手指就触碰到了唯一的热源,他惊得整个人一颤,“啊……?”

    “老师,我这里好胀,为什么会这样?”威廉姆斯故作天真无邪,眼巴巴地瞅着希尔,“咦……老师,你的手碰到那、不会那么难受了,好奇怪……还有点舒服……”

    “这……”希尔脸慢慢地红了,他的手被压在威廉姆斯尺寸惊人的物件上面,动也不是不动更不是。他到没有怀疑学生言语的真实性,因为有听说过大陆会有不少种族要到成年完全发育完毕才会有性反应。希尔结结巴巴道,“不、不用担心,是因为你长大了,长大了……都会有这样的情况……”

    “真的吗?”威廉姆斯徒然抓住希尔的肩膀,希尔惊呼一声,被学生一把扯到床上,“老师,你摸起来真软,和你挨在一起,舒服了好多……”威廉姆斯手脚并用,把希尔缠进怀里,隔着希尔的裤子,磨蹭着希尔双腿间的空隙。

    “做、做什么……”希尔双手软趴趴地撑着威廉姆斯的肩膀,他原本就敏感,这样叫年轻的雄性用侵犯的姿势困在臂弯中,很容易惹出生理反应,腰在热流涌下去的时候就软了,想要推拒的动作立刻变了味道,“威尔、放开我……嗯……咦?”床头一本书令希尔睁大了眼睛,那是他的任务指南,怎么在这里看见?威廉姆斯没有注意到希尔的反应,只顾着胡乱埋在希尔颈部乱蹭,嘴里喃喃道,“老师,你身上好香……咦,老师这里也会变得硬硬起来吗?”威廉姆斯用膝盖顶了顶希尔已经立起来的小玩意,内里湿润的痕迹似乎已经浸透了裤子。

    希尔惊讶又慌乱,身体却在学生的触碰下逐渐没了力气,“威尔……别这样碰我、啊……别、我有事情要问你……唔哈唔……”威廉姆斯没有给希尔说下去的机会,他捏住生活辅导员的下巴就亲了上去,顺利地打开牙关,舌头勾着对方搅弄,不住地吸吮,仿佛要把希尔呼吸的空间也挤占。上面亲着,手上也没闲着,颇有些粗暴地扯着希尔的裤子,微凉的手熟门熟路地插到后臀的内裤中,揉捏去来。

    事到如此,希尔也明白这名装病的学生绝非不知人事,而是早有预谋,不过他倒没有恼怒的情绪,只是有些害羞,但任务指南莫名的出现,又令希尔心安了一些——或许这是任务安排的也说不定?所以他也放弃了反抗。

    当威廉姆斯松开他的唇时,希尔喘了一下,反而主动环住学生的肩膀,轻轻道,“不要急……慢、慢一点……”

    “我、我等不及了!”威廉姆斯头皮一扎,只觉得被希尔碰到的地方都有一波电流涌过,像中了魔法一样,他低吼一声,直接用托起希尔柔软的小屁股,胯下昂扬对准后方红润润的小菊穴,狠狠地往内送去。希尔被这一下干得眼前发白,太久没吃到雄性生物的物件,令他身体有了十分美妙的反应,后穴媚肉紧紧地缠在学生肉刃之上,活了似的不断吸吮。

    “啊……啊、太用力了……不……啊……”希尔没想到威廉姆斯来势如此凶猛,那宝贝直戳得他说不出话来,没下都准确地往要命得地方攻击,仿佛十分熟悉他身体的敏感之处,绝不会错过菊心最销魂的地方,希尔被肏得汁水四溢,前面花穴也渗出大量情动的粘液,后方被填满,前方空虚,叫他忍不住想伸手摸下去自慰,可是威廉姆斯不知何时捆住了他的双手。

    “老师、不可以哦……这是给你的惩罚……”威廉姆斯埋在希尔胸前,原先的衣服早零散开来,丰满弹滑的双乳堆积在威廉姆斯脸前,他咬住其中一个卖力地吸吮捉弄,那神情仿佛一个婴儿在心满意足地吃着奶水。

    源源不断的快意从后庭涌上来,与胸口的酥麻汇到一处,最有一并闯入大脑,希尔思维有些打结,明明是第一次与这名学生做这样的事情,可却有莫名的熟悉感,他努力喘着气,本能地挺起胸膛迎合威廉姆斯的亵弄,微妙地渴望另外一个被冷落的乳头也能有同等的待遇。

    “惩罚、啊……啊……什么、什么惩罚……唔哈、不行了……啊啊……要去了……呜呜……”希尔在威廉姆斯的一个用力挺弄下,声音变了调子,他睁大眼睛,浑身痉挛,生生被肏射出来,j,,g液射了好几股,跟着前方花唇也跟着喷涌出潮水,希尔翻着白眼喘息,轻而易举就被怀里的学生送上潮吹的地步,他也说不清是饥渴太久还是身体在不断的任务中被改变的十分敏感。

    “惩罚老师离家出走……”威廉姆斯强硬地插在深处,他享受着希尔后穴潮吹时那淫水喷在龟头上的快感,不过就算停止了抽送,希尔后穴依旧似喂不饱一样,主动地收缩着,令他依旧品尝着性交合的快意,这明显讨好到了威廉姆斯,他决定原谅希尔了,于是抚摸起希尔刚刚射过的性器,“老师前面也想吃到东西吗?”

    “想……啊……前面也好痒呜呜……啊、威尔,求你……唔哈……”

    “老师总是这样……”威廉姆斯复而吻起了希尔的锁骨,在白皙的脖颈间留下许多红痕,“或者说,爸爸总是这样,被干得舒服了,就变得特别淫荡起来……好想爸爸呢……”希尔脑子里乱乱的,模糊听见威廉姆斯叫他爸爸,他有点茫然,但身体追求快感的本能还是令他紧紧地缠着威廉姆斯健壮的身躯,他双腿勾在威廉姆斯腰间,不由自主地耸动腰肢,好像在催促着威廉姆斯来照顾他前方的花穴。

    这时候,有一根细长的冰凉的东西钻进了希尔腿间,那熟悉的触感令希尔生起一阵恍惚,忍不住加了加双腿,细长的东西顶端是尖的,后面越来越粗,熟门熟路地拨开花唇,拱了进去。希尔尖叫一声,舒服得浑身哆嗦,那跟生着鳞片的尾巴直插入内,准确地找到了子宫入口,狠撞两下,就彻底钻进去了。

    猝不及防子宫被打开,希尔一瞬间仿佛回到生产小蛇宝宝的时候,他呜呜啊啊地乱叫,高潮刚下去不久,熟悉的汹涌的感觉再度来袭,令他的魂魄几乎一下子被扯到了云端,希尔疯狂地迎合着来自下体的撞击,不知何时,他的双手也获得了自由,于是,希尔搂着埋在胸口的威廉姆斯,“唔哈、吸一下……奶子好难受……啊……下面好满、快被肏坏了……威尔、唔哈……啊……太厉害了……”处于情迷意乱状态的希尔,压根没有发现,威廉姆斯下身已经变成了蛇尾。

    “宝宝肏得你舒服吗?”威廉姆斯揉着希尔的奶子,探身贴在希尔耳畔轻声道,“爸爸,喜欢吗?”

    “啊哈、喜欢……宝宝好厉害……啊……啊啊!”希尔脑子已经被久违的快乐占据,完全顾不上思考威廉姆斯口中的含义,他只随着呻吟,仿佛回到副本中,被银巨蛇与小蛇宝宝玩弄得时候,他眼睛半合着,里头满是痴迷的光,嘴角也挂着痴笑,“好喜欢、啊……又、又要去了……不行了……啊啊……宝宝好棒……啊……肏得爸爸好舒服……啊啊!!”

    “那爸爸就跟我回家吧。”威廉姆斯高高兴兴地咬了一口希尔的唇,“父亲和宝宝……可是等了很久呢……明明只有我们才能满足爸爸……却还要离家出走,真是不乖呢……”

    “唔哈、啊……嗯……哈……”希尔茫然地搂着下半身完全变成蛇的威廉姆斯,看着年轻人英俊的面容,恍惚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但那星点的记忆不足以将他从无限的快乐中扯出来,他心里剩下的只有——更多……更多……想被更多肉棒侵犯……想和可怕又贪婪的拥有两根宝贝的淫蛇交合……他知道,很快他就能实现了——或许,这正是任务的终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