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np]希尔的任务冒险 第6节

作品:《[双性np]希尔的任务冒险

    希尔都不知道究竟是哪一个,率先将粗长坚硬的大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直捣黄龙,那肉棒的主人似乎精于此道,半点不做停留,目标打的就是软穴最深处的销魂窟,烙铁般滚烫的性器直直地戳开了紧闭的子宫入口,鹅蛋大小的龟头撑开狭窄的子宫,每一寸移动抽送都让子宫嫩壁受到欲望潮水般的吞噬。

    接着,又有一根替换了菊穴中的手指,褶皱尽数被性器打开,内里的敏感点无一不被照顾到。身上身下淫荡的入口全部被填满,饥渴的肉体得到男人们的大手抚摸,希尔简直欲仙欲死,快活地在男人们的胯下呻吟不止。

    这男人们的技术远比小召唤师高出不知多少倍,先是几下浅浅地研磨,猝不及防来一发要命得狠撞,或者时不时重重地弄一会儿这边的骚点,转而回头照顾另外的花心。这几个人虽萍水相逢,却很快配合起来,你进我出,叫希尔嫩穴里总有被照顾着的。

    仿佛是希尔身体太过美味,没人舍得尽数撤出,每次外拔的时候,都只是少许退出——这正好中了希尔的喜欢,他爱极了身体始终被填充的滋味。

    希尔整个人都跌入了欲火的海洋,快感如一张厚实的网,把他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皮肤之下的每一寸神经都叫嚣着快乐,昨日一夜纵欲,希尔的小阴茎早就无法宣泄沉寂体内的快意,只能靠着花穴与菊穴不住的潮吹,才勉勉强强释放几分几乎要将身体撑裂的快感。

    不知道是不是希尔的错觉,仿佛完成的任务越多,他的身体便越容易沦入肉欲之渊,几乎快要到了简单抽插都能让他长时间地维持在高潮的状态。

    希尔呜呜啊啊地呻吟着,从精神到肉体都沉浸在快感之中,满足地搂着所能拥抱住的火热身躯,完全没有闲暇注意到他们体位的变动——希尔唯一感知到的,就是穴道伸出,大肉棒顶弄的角度以及点燃而起的强烈刺激。

    平坦的小腹上有清晰的起伏,希尔眼角湿润,双乳如同被奶水泡过一样,奶子也叫男人们揉得发红,乳晕似乎胀大一圈。他迷迷糊糊地似乎觉得什么东西正在磨他菊穴与肉棒相连的地方,但希尔脑海中只剩下肉体的快感,全然无法思考,但他潜意识地觉得会有更为快乐的事情发生——“!!!”忽而,希尔瞪大了眼睛,清清楚楚地体验着菊穴挤进第二根巨物,他眼前不由地冒起了星星,阵阵发白,灭顶的快感顺着肉棒切入从尾椎极速冲至头顶,双龙刚刚完毕,希尔就尖叫着吹起水来,两个穴被堵得解释,淫水尽数浇在男人的龟头上面,爽得男人们几乎都要精关失守。

    两……两根大肉棒……在肏自己……好棒……不知什么时候,男人们已经摆好了姿势,把希尔挤在身体中间,热切地肏干着希尔,囊袋啪啪啪拍打在希尔身上,交杂着暧昧而淫荡的水声,那动静几乎都要淹没整个房间。男人们持久得很,似乎也发现了希尔没有再射精的能力,却更加兴致勃勃地玩弄起希尔的小肉芽。

    多重的性刺激让希尔神志模糊,本能叫他不住地迎合男人们的肉棒,挺着胸脯,卖力地把奶子喂进男人的嘴里,雾气蒙蒙的眼里尽是迷离的痴笑,快活得恨不得时间就停留在被男人完全填满的这一刻。几个男人倒是非常持久,在接下来的旅途当中,只是射过几次,每次分量十足,把希尔的小肚子喂到鼓起来,而射过之后,几乎立刻又能勃起,让希尔几乎不间断地处于被操干的状态。

    直到到达都城辛格列,希尔才恋恋不舍地同这四个男人告别。

    其中一位是元素魔法师,他竟能凭空变出些类似肛塞的情趣物品,塞进了希尔的两张小穴,好堵住里头的j,,g液。希尔摸着自己胀胀得肚子,又害羞又喜欢,伏在元素魔法师重新帮他再口交出来一次,方才分别。

    走出车站,希尔微微停住脚步,他又恢复了往日那副天然而又纯洁的模样,脸蛋上漂浮着可疑的红云,他用手背贴了贴自己的脸颊,仿佛试图降低那吓人的温度,可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回味在列车上“用身体帮助魔法列车上的冒险者打发时间”的快乐,下身堵着j,,g液的塞子似乎活了一样,在体内跳来跳去,弄得他又饥渴又无助。

    希尔翻出任务指南,想借着这个来打消一两分欲求不满,可效果并不如人意。

    魔法列车的任务已经完成,任务指南刷出了新的目标,在都城辛格列游荡,重点寻找小巷子。

    ……希尔的脸蛋腾地整个红透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更让人期待的事情。

    第20章 红烛巷(n、哭着求xx、主动求口)

    都城辛格列是亚特斯那大陆最繁华的城市之一,或许因为生活殷实,这儿的居民也多热情好客,各式各样的店铺从早开到晚,街道热闹喧哗,直到深夜也能找到不熄的灯火。来自世界各地的冒险者、探险家、旅行人、商贩不管为了目的地,还是途径,大多都愿意来辛格列一趟,就算是观光也颇为值得。

    希尔漫无目的地在都市熙攘的街道上闲逛,照着任务指南的要求,努力地寻找偏野的小巷子。他坐了许久的长途列车,再加上那般激烈的运动,哪怕被喂了许多j,,g液,眼下依旧有几分饥渴——希尔已经分辨不太清肚子饿和想要那方面的满足有什么区别。

    希尔有些后悔下车的时候贪图男人肉棒的滋味,忘记将之前法加那先生送他的假阴茎插进身体里,现在只有肛塞似的情趣小件浅浅地塞在两个小穴的入口,着实无法触及深处的渴望。

    待走了许久,希尔软趴趴地靠在墙上,有些无奈地继续翻看任务指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行重要的信息“目的地为非治安区,红烛巷,找到伪装成淫乱者的蛇九。”淫乱者是非治安区的特色,大量精力充沛却无处发泄的强壮雄性集聚在此,平日的性爱似乎太过无趣,带些强迫性质的似乎才能够满足他们的征服欲望——不过到哪去的都要小心了,毕竟谁都有可能会被压到身下。

    希尔对这个一知半解,但瞧见淫乱者三个字,心里不由升起几分期待,重新打起精神,顺着路牌一路朝目的地进发。他路上专心找着标示,也未曾留意天色,不知不觉夜幕已降临,非治安区的照明并不算好,反倒是一片片暧昧昏黄的老灯,叫希尔寻路寻得极其困难,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动静。

    “唔!?”一个大手忽然从背后捂住了希尔的嘴,随之而来的是股巨大的拖力。

    希尔吓了一跳,下意识闭上眼睛,接着,就感觉有人给自己罩上了眼罩,再睁眼也是一片漆黑,“什么?你们、你们是谁?”希尔弱弱的模样看起来简直就是个任人蹂躏的小可怜,红烛巷最喜欢的品种就是这类型了,施暴者显然也十分得意,笑声里带着几分粗鲁,“小东西,我打老远就闻到你身上的骚气了,是专程跑来给老子艹的吧?”话音未落,跟着就有两个不怀好意的附和声。

    这种完全被胁迫的情形令希尔生出种难得的紧张情绪,他小声说着‘不是’,那动静比蚊子叫还小,脸上却可疑地红了起来,乍看反而有点像说谎被戳破的慌乱。实际上捕猎者哪有等他反驳的闲心,大手早就迫不及待地揉上了希尔的屁股跟胸脯,动作猴急得几乎是在用撕扯。

    三个捕猎者的力气很大,把希尔挤在中间,抓摸揉捏得他肌肤一片通红,可传达至希尔皮下神经的却只剩下了愉悦的快感,以至于他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嗯哈……不要……轻、轻一点……哈……”希尔仰着头,手上胡乱地攀上不知是谁的肩膀,“衣服……衣服会坏的……别……啊……那里、……呜呜……那里不要……啊……”两根坚硬的物件隔着裤子顶在希尔双腿之间正大力地磨蹭,希尔叫那东西弄得舒服又难熬,不由地就开始求饶了。

    “瞧我们捡到什么样的极品小骚货!”其中一个已经完全扯开了希尔的上衣,抓着那对饱满的奶子拼命蹂躏,“叫得这么浪,被多少人上过了?”

    “没……没有……啊……”塞住两个小穴的情趣物件被蹭开,已然堵不住内里情动而出的淫水,转眼希尔的裤子就湿透了,乍看像这可怜的青年被吓到失禁似的,只是配着他媚到骨子里头的叫声,任何一个正常的雄性都不会有如此扫兴的联想,只会觉得这小东西完全臣服在肉欲的渴望之中。

    实际上,也是如此。

    走了那么久,希尔早就饿坏了,身下也不知多么空虚,男人火热的怀抱很快就把初期的惊吓平复,他恨不得立刻被人压在身下狠狠地操弄,心里却对如此羞耻的渴望感到脸红,在捕猎者的猥亵下难熬又纠结,奈何那三个男人四处撩火,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的巨大阳具却偏偏不肯进来。

    “还不承认?”捕猎者很凶,把希尔嫩如豆腐的小屁股掐得一块紫一块红,大手贼溜溜的到处乱划,时不时在菊穴入口磨蹭几下,“湿成这样,想不想要大肉棒了?”

    “呜呜……想……想要……”希尔说不清是委屈还是煎熬,眼睛被蒙着,终是耐不住怯生生地哭了出来,“啊……好难受……唔……”软绵绵的哭腔显然取悦了捕猎者们,另外一个却依旧戏弄道,“想要什么,说清楚!”

    “呜呜啊……想要、想要你们一起把大肉棒喂进来……唔哈……啊……”希尔的衣服已经被完全撕坏了,条条缕缕地挂在膝盖弯和手臂上,可怜的奶子挤在胸前,叫捕猎者抓到变形,樱桃一般鲜艳的奶头被一人吸进嘴里又舔又咬,那力道仿佛要从里头吃出奶来。希尔不知道是谁握住了他的阴茎,飞快地套弄,男性性器越快活,两个小穴就越空虚,两根肉棒就紧挨着入口不肯进来,另外一根蹭着他敏感的大腿,叫希尔一阵阵口干舌燥。

    希尔最终破罐子破摔,强忍着羞赧和紧张,努力地搂住面前最近的一个淫乱捕猎者,扭着腰肢拼命迎合着花穴入口的巨根,那分明是自己试图主动坐上去。

    “哈,小骚货等不及了!”那人扶住巨根,配合希尔的动作,狠狠往里一插,噗嗤的水声转眼被菊穴同时被侵入的动静压过去,紧接着,噗嗤噗嗤此起彼伏,希尔如愿以偿,坐在肉棒上兴奋地耸动上身,“啊、啊……进来了……唔哈……好舒服……啊……插到了、啊啊、别、啊……不能再深了……啊啊……子宫、子宫被打开了……唔哈……啊啊——”生理性泪水把眼罩弄湿,布料遮挡下,希尔小脸蛋上尽是失神的模样,他越来越敏感的身体导致他越来越早地能被肏到顶端,不过三四下抽插,子宫入口刚被侵入,他便攀上了高潮,不知是失禁还是潮吹,花穴与阴茎同时涌出大量的淫水。

    “太爽了,小东西这么快就被肏高潮了,还会潮吹,真是尤物!”

    “你们倒是快活了,给老子留个地方啊!”另外一个没挤上的家伙显然很恼怒。

    希尔倒是贴心,他顺着身体的感觉摸上对方的阳具,眼泪汪汪地索求道,“上面……上面也想吃肉棒……”

    第21章 爽个不停(n、双龙)

    眼睛始终叫黑色的眼罩蒙着,因为太过舒服而溢出的生理性泪水润湿了一点点,深色的布料紧紧地贴在脸蛋上,希尔粉嘟嘟的唇半张开着,嘴角带着点微妙的津液,不只是同谁激烈舌吻之后牵连出来的,那唇红齿白的模样趁着红烛巷昏黄的灯光显得格外招人蹂躏。

    这种半强迫的体验对于希尔而言格外新鲜,男人们谈不上半点温柔的揉搓、顶弄竟把他玩得高潮连连,滚烫又坚硬的大家伙粗暴地在身上身下三张小穴里进进出出,噗嗤噗嗤地炸出无数半透明的汁液。

    会在红烛巷混迹的男人们最起码在性能力方面独树一帜,持久得不像话,好容易高潮一次,也不见疲软,希尔起先还模模糊糊地勉强攒起意识猜测自己遇到的这几个,或许是其他种族变成的人类,等到最后,脑子里面乱糟糟地只剩下了快感。

    男人们的技术太好了,专门顶着他最受不了的敏感点碾压,几双大手又准又大力地拧捏着皮肉,带来难以描述的酥麻畅快,电流在体内窜来窜去,仿佛在拼命地将希尔往深渊中拉扯。

    “啊、不行了……啊……子宫快被……啊……干坏了……唔哈……啊啊……啊……”希尔翻着白眼不住求饶,声音却浪到了骨子里,乍听起来反而更像求欢,手里也紧紧地圈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脖子,腰扭得如同发情中的水蛇,“轻、啊……轻一点、呜呜……要坏掉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一直磨那里……骚心好麻……呜呜、啊……又要去了……啊啊!!”希尔都忘记自己究竟潮吹了多少次,窄窄的小巷子里面,纠缠的几个人身下一片湿漉漉的,混杂着斑斑点点的j,,g液,希尔从头到脚更像被j,,g液洗过似的,浊白的液体一个劲儿地从被抓到青紫的大奶子上往下滚,显得淫乱不堪。

    没多久,男人们就要琢磨些新的花样,其中一个用力掰开希尔的双腿,将那两条又白又嫩的腿折叠上去,另外两个坏心眼地同时艹开了菊穴,同样尺寸惊人的物件一股脑地闯进去,准确地戳到希尔最深处的骚心,只一下,希尔就尖叫地从花穴喷出大量的淫水,大腿痉挛到一抽一抽。

    “啊啊——啊……一起进去了……啊……啊啊、不行的……啊啊……呜呜呜、这样太刺激了……啊……太舒服了……啊、坚持不住了……啊……”希尔胡乱地叫着,他小腹一突一突得,显然是被后穴里面两根又粗又长的巨根顶出来的痕迹,“奶子……啊……要喷奶了……啊、啊啊……”他手里握着肉棒,还不忘一下一下地套弄,跟捉着什么珍宝似的,玩得上瘾,殊不知他掌心的嫩肉都快叫那肉棒磨得如何麻痒之至。

    与此同时,希尔为其手淫的男人显然发现希尔已经舍不出来了,格外恶趣味地将希尔的腿摆成形状,握着他的小肉芽,那姿势就像要给小孩儿把尿似的,希尔的大腿被身后和身侧插着菊穴的男人托着,门户大开,被操弄得太狠的花穴充血通红,淫水一个劲儿地从里面往外流淌。

    男人一手握着希尔的小肉芽,一手探进花穴,两指夹住顶端长大的阴蒂,不住地揉捏。

    那敏感的阴蒂如何受得了这般蹂躏,配合着后穴气势汹汹的顶弄,阴蒂得来的灭顶快感混杂着菊穴骚点被不停撞击的舒爽,一个劲儿地把希尔魂儿往空中推。

    “不、不要……呜呜哈……好羞耻……啊……要被玩尿了……忍不住了……呜呜……”希尔身子直哆嗦,那股尿意湍急而下,同高潮热流一并将他的小肉芽胀到最硬,他摇着头似是在抗拒,可身体的反应分明是愈发激动地收缩起后穴,死死地绞着里头的巨根,贪婪到跟活了似的,吸个不停。

    希尔闲着的小手托起一侧乳房,胡乱地往胸前喂,“呜呜……骚奶子好涨……要出奶水了……求吸一吸……”身后的人一面肏希尔的小菊穴,一面大力地揉着希尔的奶子,那樱红且被开发好的奶头朝外溢着奶水。为希尔手淫的男人自然不会客气,张口就咗住了其中一个,咕哝咕哝吃得津津有味,奶水伴随着希尔潮吹而胀溢的更多,一时间竟然无法全部吞咽。

    几乎在同一刻,背后肏穴的两个男人两根肉棒贴在一起,来回搅弄菊穴,却在希尔保持高潮而反射性地收缩中,精关失守,大量滚烫的液体直接喷射在敏感的肠壁上。希尔不知是被内射到爽还是被汤得,身体高高地弹了一下,彻底被插到失禁,清澈的尿液淅淅沥沥地从小肉芽中泄出。

    希尔羞涩到哭得更厉害了,“呜呜……被插射了……太羞人了、小骚货又被插射了……太淫荡了……呜呜……啊……不行了……没办法继续了……啊啊……不要……啊……啊啊、不可以、很快又会高超的……啊啊啊……去了去了……啊!!立刻又……啊……”奸淫他的男人们当然听得出怀里的小淫娃说的不要等于‘继续用力狠狠肏他’,压根不停,刚泄过的巨根也不见疲软。

    被希尔手淫的男人看着眼红,压下希尔的身子,把巨根挤在希尔的双乳间。那弹滑雪白的乳肉夹着黑粗的大肉棒,樱红的奶头被奶水浸得泛白,双乳因前后的顶撞而荡起阵阵乳波,奶水竟被甩得到处都是。

    然而希尔的小肉芽和花穴此时也失去了男人的照顾,他难耐地禁不住自给自足,四指尽可能深地插进自己的花穴,另外一手握着阴茎疯狂地套弄,身体所有敏感部位同时被性刺激笼罩,希尔几乎完全维持在高潮状态,浪叫都变了一个调子。

    男人们看着身下这一面哭叫着‘不要’、一面却淫荡无比地迎合着肉棒、飞快自慰的小家伙,欲望烧得眼睛都红了,恨不得一直这么肏干下去。

    几乎没三两下,希尔就要被推上顶端,身体里积攒的快感完全无法彻底发泄出来,到最后他都没力气呻吟,只能靠在男人肩膀上,主动张开嘴,轮流同三个人唇舌纠缠,任捕猎者肆意侵占,意识也模糊起来,快感像海水一半灌进身体,冲淡所有神志。

    ——好舒服……呜呜……一直都在高潮、好棒……——被蹂躏的感觉好棒……啊……又来了……啊啊……两根大肉棒在骚穴里面……好爽……还想被狠狠地插到深处……被射得满满的……持续太久的性交消耗了大量体力,三个男人就找到了希尔最敏感的地方,拼命地刺激那几处,最后希尔终是耐不住在强烈的高潮中昏了过去。长时间被堵住的小穴内攒了不知多少精水,将肚子撑的圆滚滚的,看起来就像被肏到怀孕一般,哪怕没有了意识,昏迷状态的希尔依旧能嗯嗯啊啊地做出情动的反应,叫三个男人觉得像捡到了宝儿一般。

    高潮中醒过来,又在体力透支的情况下再昏睡过去,从小巷子到狭窄的床上,仿佛小穴里一直都被插着滚烫的肉棒,肚子也被j,,g液喂得饱饱的,希尔对究竟与他们缠绵了多久已经没有了概念,他身体只需要获得快感和雄性的j,,g液就能保持活力。

    一时间,希尔几乎觉得任务要无限制地在这三个男人中间进行下去了——被男人们摆出各种羞耻但舒服的姿势,不间断地吃着肉棒,几乎完全处于高潮状态,小阴茎也失去了男性的功能,沦为阴蒂一般只能感知快感,偶尔会跟着潮吹一起失禁。

    持续且带有几分暴力的肉欲让希尔沉迷极了,听着捕猎者们淫乱的话,身体就变得愈发敏感,甚者完全抛下了羞涩,像一只永远发情的小狗似的,缠着对方的肉棒不肯放,嘴里浪叫不止。

    第22章 初见蛇九(要被x到怀孕,彩蛋淫路开端1揉奶到高潮、主动口)

    说不清究竟过了多久,视野里明明暗暗都是这间窄小屋子的天花板,耳畔永远回荡着男人情色的喘息和下流的言语,掺杂着下体交合的咕咕水声。希尔整个人都像泡在快感的海水中随着波浪起伏不息,模糊间,他都以为任务在这里陷入了死循环。

    持续的奸淫不会停止,不知被多少根肉棒轮流捅过的一对骚穴却依旧紧致充满弹性,内里的媚肉不住地痉挛抽搐,异常热情地簇拥着每次闯入来的宝贝,跟活了似的主动吸个不停。希尔能从男人口中那些嘶吼与下流话里头感受到他们的快活。

    与肌肤相贴的,全是炽热的雄性肉体,掌中、双乳间、大腿间甚至臂弯都有阳具蹂躏过的痕迹,手里还不忘握着两侧谁的擎天柱套弄。

    希尔懒洋洋地仰头最近的一个人亲热地接吻,主动伸出舌头与之交融,长时间的性生活令他精神有几分不济,沾着泪珠的睫毛颤巍巍地垂着,眼睛半闭,里面恍惚的光痴迷极了——希尔甚至开始觉得时间就停留在这里也不错,爽得几乎都快忘记任务这回事。

    高潮中沉沉睡去,又在潮吹中浪叫着醒来。

    希尔根本没有闲暇的精力去数这是第几个回合,直到最长的沉睡过去,再睁开眼,希尔方才觉得有几分不对。

    身体上头一个抱怨起来的部位就是下体——由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连续好几日都被不间断喂得满满的小穴此刻难熬地叫着空虚,充盈在里面的淫水,一个翻身便溢了出来,弄得希尔双腿间尽是湿答答光溜溜的一片。

    希尔难受的扭了扭身子,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只是睫毛颤了颤,手到处胡乱抓了抓,“嗯……哈……不要停下来……还想要……好难过……”小手只在空中晃了晃,没碰到半点他期待中的火热身躯,希尔这才带点委屈地睁开眼,接着被吓了一跳。

    “咦,这里是……?”希尔合拢了几分双腿,缓缓地做起身来,他腰还是软的,动作有几分迟疑,伴随着他起身,搭在身上的布料滑了下去。希尔下意识低头一看,是自己被撕得破破烂烂的衣裳,与此同时进入视线的,还有自己皮肤上那些媚红可疑的暧昧痕迹,提醒着先前那些缠绵并不是一场梦。

    希尔静了静,与其是说在消化“忽然来到一个未知地方”这件事情,不如是在暗自忍耐那还没散去的饥渴,好半天才回神晃了晃,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坏了,《任务指南》!”希尔连忙想站起身来,可两腿发软,使不上力气,做到一半就跌坐回去,他懊恼地抓抓头,可怜巴巴地四处看看。

    这是一个宽敞的山洞,墙壁上挂着些奇怪的圆形小球,散发着莹莹的光,似乎是照明的设备,朝两头来回看,都是黑黢黢的幽深一片,压根望不见出口,也分不清哪边才是出口。希尔努力回想了一下在红烛巷的事情,结果涌进脑子的全都是他们这样那样胡天胡地的动作,灼热感本能地在小腹烧了起来,希尔连忙摇摇头,“不行、不能老想那种事情!”好半天,他才记起最近一次看《任务指南》上的要求“找到伪装成淫乱者的蛇九。”……莫非,自己是被蛇九带到了这里?仿佛是为了证明希尔想的没错,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希尔定睛望去,却见模糊的微光中,勉强识别出远处有一条银白色的大蛇游了过来。希尔惊讶到张大嘴,倒并不是害怕,而是他可从来没见过这样大却又这样漂亮的蛇,那蛇看起来比希尔的腰还粗,可从这样的距离,蛇身的银色鳞片波光粼粼,似星光又似雪片。

    希尔一时间看呆了,直到那蛇凑近了,直起上半截吐出芯子凑到他眼前舔了舔他,方才回神。希尔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这只蛇,居然在那上面莫名的体会到几分温柔的含义。

    “是……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吗?”希尔怯怯道,他为自己的联想感到不好意思,但视线却忍不住往下瞄——他有听说过,蛇都是有两个大宝贝的……大蛇没有回话,只是发出咝咝的声音——或许希尔听不懂罢了,接着,这头巨蟒绕着希尔的身体缠了几圈。希尔配合着他的动作,正好骑在蛇身的中央,粗大的银色躯体穿过希尔的双腿,先前被蹂躏到通红的小淫穴恰好贴在冰凉的鳞片上,敏感如希尔即可喘了一下。

    忽而,希尔脸像熟透了似的红了起来。

    因为,一个诡异的声音从他脑海中响起——“珍惜的银巨蛇难以留下后代,任务目标是,与蛇九交合至产下新生银巨蛇。”原、原来《任务指南》还可以这样直接在脑海中发布新任务吗?希尔的好奇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两根粗如手臂的东西正顶着他的屁股。

    “你……你想要我帮你生一只小宝宝吗?”希尔红着脸,搂着蛇身轻声道,“我……我……我不知道能不能行……因为我没试过。”说着,他一手绕到背后,缓缓地摸上银白色巨蟒勃起的大宝贝,希尔认真又期待地想了想,“或者、不要浪费j,,g液,受孕的几率会升高,你能做到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吗?”银巨蛇用舔了舔希尔的乳头当作回应。

    微凉的蛇芯子缠在乳头上,那微妙的刺激让希尔从头软到脚,他舒服地呻吟了一声,更为卖力地搂住蛇身,“别、别急……我们慢慢来……”银巨蛇虽缠着希尔的身体,但动作却非常轻柔,半点不会伤到这脆弱的小家伙。希尔也非常领情,低头亲了亲银巨蛇,努力地半站起身来——方才与他淫穴挨着的地方,现在水漉漉一片,虽难为情,希尔还是努力地装作没看见,他往后错了错身子,一手扶住一根巨棒,分开双腿,一前一后对准自己的小穴。

    “如果只有前面……我会很难受的,所以,也分一根在后面好不好?”希尔说着,扭动着身子朝下坐去。娇花一般的嫩红穴口叫粗大的蛇根满满撑开,希尔高高地扬起头颅,露出漂亮的脖颈弧线,他脸上全是享受的神情,脚趾也被刺激得不断蜷缩,蛇根每进一寸,舒服就多蔓延几分,后穴褶皱被一一撑开,同样的,花穴的媚肉也叫冰凉却坚硬的蛇根磨蹭到发酥。

    好棒……好大……一起、一起进来了……

    第23章 蛇欢(温柔蛇攻、双穴双jj、受主动求用力插)

    银巨蛇不仅身体庞大,他的性器也格外粗长。希尔单手都无法圈住,他撑着身子,缓缓下坐,不过将吞下三分之一,就觉得仿佛被填饱了似的,希尔一手扶在蛇身上支持平衡,一手搭在肚子上,这样的姿势令他颇感吃力,没一会儿雪白的肌肤上便浮现出一层薄汗——究竟是累得、还是被滔滔不绝的快感逼出来的,就无从得知。

    那东西上头似生着些硬凸起,仿佛在希尔内里嫩肉里划出一缕一缕带着快意的印记,恰到好处地将穴里藏在肉中的敏感神经刺激到。

    “啊……啊!好大……你真厉害……”希尔仰着头,半靠在蛇身上,喘息道。银巨蛇仿佛觉察到希尔的吃力,巨大的身体滑动起来,刚好将希尔缠住。

    “啊!”维持平衡的东西在移动,伴着一声惊叫,希尔身形不稳,向下跌坐,双手不由搂住蛇身,丰满的双乳紧紧地贴着光滑却有一点湿凉的鳞片,与此同时,两根尺寸惊人的蛇根完全没入希尔身体。

    “!!啊、啊啊啊啊……”子宫入口猝不及防被直接闯开,娇柔的内壁转眼就与结实坚硬的巨蛇龟头亲密接触,相同的,菊穴深处最隐秘的骚点毫无保留地敞开,贪婪地包裹住非人类的庞然巨物,惯性带来的冲力让希尔整个都爽得缩起来,如同浸过春水般的魅叫接连不断地从他嘴边流出,“顶、顶到了……呜呜啊、唔啊……要坏掉了……好大……吃下去了好大的东西……”他搂着蛇身胡乱扭动着腰肢,肏到两个小穴最深处的大肉棒还没有动作,仅靠着媚肉自己的吸吮磨蹭,希尔下体便已经湿漉漉得不成样子,与他贴合的蛇鳞也水滑一片,大量淫液溢出来。

    源源不绝的快感从交合处涌向头顶,但却又有几分不满足。

    想要那东西快点动一动、狠狠地撞坏他!快乐和欲求不满交织在一处,生理性泪水溢满希尔双眼,希尔禁不住真得哭了起来,“呜呜啊、要坏掉了……”又嫩又软的哭声却是最好的催情剂,银巨蛇的物件竟被这声音刺激得又胀大了几分,牢牢地抵在希尔体内深处。

    然而仿佛在等待希尔适应的银巨蛇似乎误解了希尔眼泪的含义,它温柔地凑过去,吐出蛇信一一将希尔腮边的泪珠舔去,细细的尾巴尖也翘了起来,慢慢地缠住怀里小家伙站在小腹前的粉色肉芽。

    如果银巨蛇有人形,恐怕是一个青涩又柔和的年轻男子轻轻握住希尔的性器套弄安抚的画面。

    男性器官被柔软的蛇尾缠住,上头的敏感皮肤舒服到颤抖,然而银巨蛇这一举动反似火上浇油,希尔下意识弹动了一下,双乳被蛇身挤压到变形,敏感的乳尖磨蹭在蛇鳞上似奇妙的电流,但性器的舒服称托得穴里愈发不满足,“唔啊!求你……动一动……好难过……坏掉了……”或许面对的是非人类,羞射弱了几分,追求愉悦的本能促使希尔不住地摇摆腰肢,上下耸动,试图迎合体内的阳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