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np]希尔的任务冒险 第3节

作品:《[双性np]希尔的任务冒险

    还有希尔最喜欢的小杯子,尺寸跟他的小阴茎相仿,罩在自己的性器上,会自动吸吮套弄,都不用费心再自己抚摸男性的器官,别提多舒服了。

    不过希尔体验最多的就是那根假阴茎,毕竟身上身下有三张饥渴的小嘴,而法加那先生却只有两个,希尔想用上面吃肉棒的时候,假阴茎就派上了大用场,法加那先生还把这个当作礼物送给了他。

    希尔早上醒来后发现身上清清爽爽,茫然了小会儿才明白过来是法家那先生帮他清理了。

    法加那先生又恢复了他初见识那般神秘古怪,至于分身早就消失不见,魔器屋的大门也打开了,阳光重新模模糊糊地照亮一点点地方。

    “乖孩子,你太美味了。”法加那先生颇为恋恋不舍地捏捏希尔的脸蛋,“这样极品的身子,就算是我,也第一次尝到。”如此坦诚又色情的称赞,希尔耳垂儿都红了,半低着头,他衣裳尚未完全穿好,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哎呀哎呀,宝贝儿,你这样我会硬的。”法加那拉着希尔的手往胯下一按,“不过若再纠缠下去,你恐怕没法去找狼人营地了。”隔着衣服摸着那连续几日艹他艹得万分舒服的东西,希尔身子也热起来,他舔了舔下唇,觉得喉咙开始发干,小心脏也扑腾扑腾地乱跳,手指头不用法加那带,主动便顺着茎身抚摸起来,“先生……我可以……”希尔慢慢地伏在法加那先生胯下,撩开衣袍,亲热地凑过去,欢喜地用脸贴在上面,“可以再喂我一点点吗?”

    “乖,来吧。”法加那先生嘴角勾起满意的弧度,把尺寸惊人的肉刃掏出来,捏住希尔的下巴,“我会尽快射给你。”

    “唔……”希尔张大了嘴,热情地把大半根肉茎吞了下去,主动任巨大的龟头顶到喉咙,小嘴咕哝咕哝地吸吮着,脸蛋不断地收缩,啧啧地发出淫靡的水声,如同吃着什么美味似的,一双秀气的小手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一会儿顺着暴起的青筋套弄,一会儿托住沉甸甸的囊袋。

    他身体太过于敏感,对于常人而言吞吐如此巨大的物件未免难受,但希尔却异常喜欢,他嫩嫩的小嘴淫荡极了,当肉棒插进喉咙抽送,带起来的完全是性交般的快感,动作越激烈,身体里的欲火攀升的越快,那电流般的酥麻顺着脊背一路上爬,如烟花般即将炸裂。

    阳具刮蹭在敏感的上颚与喉肉,希尔舒服得不住收缩双腿间的小穴,刚换上的小裤子很快就湿透了,只恨不能多生出两双手,一边能摸着他最爱的大肉棒,一边能套弄自己的小东西……好在法加那先生颇为善解人意,一晃眼,另外一个完全相同的分身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希尔背后,半跪在他身边,从背后环住希尔,一手握住希尔精神起来的阴茎,一手开始隔着衣服揉搓希尔奶肉。

    “唔哈……嗯……”希尔身子很快就软成了一滩水,全靠法加那先生按着他的头颅才能将口交持续下去,他眼角溢出生理性泪珠,在软红的脸蛋上滚下去,显得异常惹人蹂躏。忽而,他身子一阵痉挛——“只是这样都能高潮?”背后法加那分身娴熟地扯开希尔湿透的裤子,手上力道更大,“真是白白清理了呢……”……如此,一清早,吞下直到法加那先生再度射出的j,,g液当作早餐,希尔才勉强满足,脸上尽是痴迷的快乐,不少浊白顺着嘴角流出来。

    法加那射精时间长,哪怕收敛许多,量还是多到希尔无法全部吃下去,大半尽数射到了希尔脸上。

    “好美味……”希尔仰着满是j,,g液的小脸,薄唇红如樱桃,贪婪地舔着嘴边的浊液。

    “乖,若喜欢,以后记得回来。”

    “法加那先生,您真慷慨。”法加那把人抱起来,“宝贝儿,我有一个忠告,若运气不好,狼人营地可很难见到你想要找的东西。”他拍拍希尔的小屁股,“要是一直碰不到能安慰你的雄性,恐怕,你这里会受不了吧?”

    “哪有……”希尔把头埋在法加那怀里,“就算没有肉棒……我也能用手……”

    “别开玩笑了,你的小穴没有东西,会饥渴得哭出来吧?”

    “恩……”所以,希尔离开的时候,接到了法加那先生的礼物。法加那先生意味深长地说,“长路漫漫,你会需要它的,也会喜欢它的。”

    第9章 狼人营地外围丛林(自慰夹腿高潮)

    “获得通往狼人营地地图一份。”出了魔器屋,再翻看任务指南,希尔发现上面出现了更新,文字下方有张不大但路径非常清晰的图片,想来这就是魔器屋主线告一段落后,指南的接下来任务线索。

    从图片上看,狼人营地并不远,出了伊纳城一直往东走,进入丛林,运气好的话,就能发现狼人营地的入口。

    翻过地图,希尔又看到新的任务要求,“前往营地外围丛林,引诱狼向导出现。”先前法加那先生给他透露过一些信息,‘若运气不好,狼人营地可很难见到你想要找的东西’,再结合任务要求,希尔大概能想象出来外围丛林恐怕不大有人出没,没准要费些力气才能引出狼向导呢。

    “难怪法加那先生会送给我这样的礼物。”希尔喃喃自语,他低头看看自己换上的新衣服,惯性地伸手往下扯了扯裙摆,是的,裙摆。

    早上一番缠绵之后,再度清理完毕时,好心的法加那先生建议希尔换上的,理由简单又微妙——“宝贝儿,你也不想总是把洁净咒纸浪费在被你淫水弄脏的裤子上吧?况且你湿的那么快,我猜猜看,从这儿到丛林还有段距离,一路若是布料不断摩擦你淫荡的小穴口,只会让你饥渴难耐……哦,没准也能靠走路的摩擦蹭到高潮?”法加那先生说的不假,希尔红着脸回想自己先前旅程中的窘态,非常顺从地接受了这个建议。

    希尔换上了一身短袍,蓬蓬袖,宽松的布料恰到好处地把乳房藏起来,领口只若隐若现露出一点点微沟,腰身处松松系着一根绳子,下面的一段裙摆刚盖住屁股,又细又长的白腿大片地露出来。

    当时,法加那先生扯了一下希尔的几乎勒进穴里的窄小丁字裤,笑着叮嘱道,“狼人,说到底脑子不那么灵光,你不能穿得太复杂,否则很容易受伤。”发情的野兽……有的时候的确还蛮可怕的,希尔回想一下自己的经历,非常认同法加那的观点,索性将小内内也一并撤了去。

    眼下光溜溜真空地在路上走,裙摆会在动作与微风间飘动,双腿中的幽径若隐若现,希尔脑子里面想着些不堪的画面,身下的小穴跟着便会开始吐出淫水,晶莹的液体顺着白皙的长腿慢慢滑下,那视觉效果别提有多色情——幸而这会儿街上没人,如若不然,很容易会被拉到巷子里……希尔吞了吞口水,被突然袭击的惊喜他虽然也蛮喜欢,不过在魔器屋耽误的时间太久,他得赶紧赶到丛林才是,今后总会再去其他热闹的城市,机会还很多。

    照着地图一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行走,很快走到了伊纳城城郊,如果有旁人看见,一定会惊奇地发现,希尔直直地迈向了墙壁——不过,他还是挺有自信,不会被人发现这点小秘密。

    只要按照任务指南,走到预定的地方,除了希尔之外,没有人会看到那散着白色荧光的法阵。他只要踩上去,就像现在,转眼就可以到达任务交代的下个地方,比如狼人营地的外围丛林。希尔回头再看,伊纳城城郊连绵的山脉早已消失不见,身后却是片高矮不一的草地。

    优点是快,缺点却是颇为消耗体力,刚到丛林,还没走几步,希尔便累了。

    附近恰好有条小溪,他在岸边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希尔脱掉鞋子,把脚伸进水里,微凉的溪水浸在皮肤上,异常舒服,顿时解了几分疲乏。希尔胡乱踢了两下,就往后一仰,躺了下去,头顶一片繁茂的绿荫,将阳光遮挡过去。

    四处静悄悄的,既不像有人,也不像有什么狼向导出没,任务好像陷入了死胡同。

    希尔重新摸出任务指南,多翻了几页,找出关于狼人的介绍,待他注意到“嗅觉敏锐”这行字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引诱……”希尔猛地把任务指南蒙到脸上,不好意思似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又小心翼翼地撩起一条缝,左右瞧瞧,确认没人之后,才把指南重新收起来,然后慢慢地解开衣裳。

    充沛却不灼热的阳光照亮少年陶瓷似的酮体,比起先前,现在的衣袍只需解开腰间的带子,便会纷纷松散开来,从法加那先生那得来的这身衣裳,似乎是用昂贵的丝绸做的,布料柔软又光滑,在失去束缚的瞬间,立刻纷纷从身上滑落。

    水润的脸蛋白中透着清纯而羞赧的薄霞,可希尔手上的动作却显得格外情色,没了衣裳的包裹,他下意识地并拢膝盖,美好的下体干干净净,蛰伏在腿间的可爱小肉芽、隐约半露的花唇唇瓣,一丝体毛也无,光嫩得像玉石雕刻而成,蜜穴里渗出的丝丝爱液犹如露珠,缓缓地润泽了大腿内侧的嫩肉。

    “还没有碰、就开始湿湿的了呢……”希尔咬了下下唇,双手覆盖在胸前饱满之上,缓慢地揉动,一会儿将双乳并拢,一会儿又分开些许,一会儿捏住一些色色的形状。

    他双腿渐渐绞在一处,呼吸逐渐加速,希尔闭着眼睛,眉毛微微皱着,下半身不自然地扭动着,双腿试图夹得更紧,好让两瓣饱满的花唇摩擦到阴蒂,快感若有似无地冒起来,像双勾人的小手,挠得人心痒难耐,无数溪流很快汇聚一处,他玉一样白皙的皮肤上泛起诱人的粉色。

    希尔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睛越闭越紧,夹腿的快乐从缓倒急不过转眼间,潮水立刻涌入身体,奇妙的燥热腾腾地上冒,烧得他两颊通红。

    希尔本能地用更大的力气亵玩自己的双乳,张开嘴,不自觉地呜呜啊啊呻吟起来,夹着的长腿越扭越快,忽而身子绷直,希尔眼前阵阵发白,片刻后,他似失了全部力气一般,瘫软在草丛间,微微敞开的双腿间,大股大股透明的淫液涌出来,弄的花唇与大腿间泥泞不堪——那并不似潮吹那般极致的高潮,只是情动后,大量润滑的液体在外溢,仿佛在像即将而来的什么东西表示欢迎。

    希尔喘了许久,才慢慢平复下来,然而这点快感并不萌满足他的身体,反倒叫那两个小穴愈发显得空虚,他挣扎了一下,勉励爬起来,趴在地面上,像只小母兽似的,屁股撅着,分开的双腿间爱液依旧不住地下流。

    接着,希尔摸出了法加那送给他的假阴茎。

    第10章 自慰到引出狼向导(摸穴、用道具插菊花,开始人兽舔穴)

    希尔的身体很白,这会儿因为情动,浮现出一层浅浅的粉,似染了甜美的花汁,那色泽异常诱人,嫩藕一般的修长四肢支撑着上身,丰满弹嫩的双乳释放在胸口,挤出曼妙的深沟,而半敞着的大腿早淌满了黏黏的爱汁,半透明的液体把皮肤弄得溜滑。

    夹腿获取快感,对希尔而言,是一件颇为消耗体力的事情,这会儿他喘得厉害,再加上一股子燥热冒起来,熏得骨头缝发麻,与其说是跪撑在地上,不如说是半趴着,圆滚滚的嫩臀向上翘起,在小腹处留出空间,希尔有些迫不及待地摸出那颗神奇的假阴茎,挪到双腿间。

    巨型鹅蛋似的顶端布满了形状各异的凸起,用它抵在花穴口上,嫣红的嫩瓣被压得一阵收缩,又是股股爱液分泌出来,沾在假阴茎之上,跟浇灌了一碗蜜降似的,刚拿出来的道具转眼因湿润而带上了微妙的情色。

    “恩……”希尔先是拿它在穴口滑了两下,凹凸不平的球体捻过敏感的嫩肉,再压上微微充血的花蒂,美妙的电流伴随着深处更强烈的渴望蹿起来,少年苹果似的脸蛋上浮现出难以描述的痴迷神色,眼底尽是对肉欲的满足。

    假阴茎对阴唇的爱抚浅尝辄止,真个茎身已经淌满了打前面吐出的蜜液,不过,这回,希尔想先用后面尝尝这大宝贝的滋味,很快,他就把这个有趣的玩具对准了臀缝间那张小嘴,粉嫩嫩的褶皱开开合合,像要藏住羞涩的花蕊似的,却又似乎在迎合即将进入的玩意。

    希尔吸了一口气,手上用力,有大量淫水的润滑,假阴茎进入的十分顺利,那么长且粗硬的东西,一下子就戳到了希尔饥渴难耐许久的菊心——“啊——”他舒服地叫了起来,整个人跟剃了骨头似的,软绵绵地直接瘫在地上,小手不稳,好半天才拨动法加那先生只给希尔的开关。

    这一下可好,希尔手上没轻重,心急之下,竟按向了最高档位,瞬间体内的假阴茎顶着疯了似得飞快旋转振动起来,半点过度也无,希尔只觉得似忽有一狂野大汉萌操菊穴,畅快淋漓却又猝不及防,快感风驰电掣地占领每一寸神经,希尔哑着喉咙啊啊地呻吟,眉头紧皱,却非痛苦,肉体一下子被扯进欲望深渊。

    敏感的肉体反映立竿见影,还没被照顾到的花穴与小玉茎同时喷出液体,片刻间,希尔就翻着白眼开始潮吹了。

    后穴被艹得爽了,前面与乳肉却空虚地叫嚣起来,希尔保持着跪瘫软的姿势,胸部被压在身体下面,如此不便他抚弄,他费了极大的力气,才翻了个身,面朝上,双腿大开,菊穴里夹着持续颤抖的道具,半露的花径尚未吐完朝液,乍看失禁了似的。

    “好舒服……唔哈……啊啊……一直、一直顶着菊心在弄呢……好棒……啊……啊啊……”希尔爽得脚趾不住蜷缩,性感纤细的腰肢时不时绷紧,他一手将一对丰乳并在一起,夹住两个樱桃大得奶头飞快地揉捏,另一手四指早就插进了花穴,噗嗤噗嗤地快速地抽送搅弄。

    “呜呜……不够……”沙哑的呢喃断断续续地从希尔唇畔溢出,他时不时舔一舔渴望被填充被蹂躏的红唇,嘟嘟的唇瓣水润可爱,跟惹人采撷的果实一般。

    “想要……更多……唔哈、狼……狼向导……到底在哪里……”后穴激烈的快乐与身前隔靴搔痒的空虚对比起来,让希尔似掉入了冰火两重天,说不清是舒爽还是痛苦,难耐地都要哭出来,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积满了雾气,他本能地扭动着腰肢。

    ——“唔哈!!”忽然,他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上身神经质地弹起来,僵持片刻,又软软地落下去,失焦的眼神涣散而迷离,只有颤抖的小腿上被喷溅了无数再度高潮的汁液。

    勉强攀上顶端的滋味十分难以形容,打骨子里冒出一股子疲倦,乏力之下却渴望有滚烫的男精来填饱他。

    希尔像只脱水的鱼,高潮尚未结束,巨大的假阴茎依旧持续地在菊穴中肏着阳心,那不知疲倦的劲头根本不给希尔性器软下去的机会,但希尔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手指放开又收紧,奶肉早被他揉到发红,恍惚间,希尔仿佛听到了些声音。

    他半抬头,惊喜地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匹俊美的白狼,那生物皮毛油光水滑,身材高大,骨架匀称,眼睛像颗神秘的宝石,在太阳下散发着绿幽幽的光,此刻正盯着希尔,如同盯着即将捕食的猎物一般。

    可希尔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第一时间便注意到这只庞大白狼后腿间勃发的物件。

    不知道和法加那先生的比,谁的更可怕一点呢。

    希尔模模糊糊地想着,嘴角露出痴恋的笑容,他软软地朝白狼勾起手,做出欢迎的姿态,“乖乖……不要客气……过来……唔、对……哦哈!”白狼似被驯服了一样,希尔一招手,便起身溜了过去,他先在供着头希尔双腿间嗅了嗅,寻到甜美味道的来源,便伸出长舌头钻进希尔的花穴,好生舔弄。那舌头虽不似性器粗壮有力,却灵活得要人性命,又很长,舌面上还有些软软的倒刺,刮蹭的娇嫩内壁不住收缩。

    “啊、啊……天啊……太棒了……对,就是这样……小乖乖……好厉害……舔得小骚货、快……啊……啊啊……”快感钻进空虚已久的花穴,希尔舒服得蜷起身子,不由自主地搂住毛茸茸的白狼,纤腰因前后夹击的激烈刺激,绷着痉挛,“啊……要、要去了……天……”希尔摸摸索索地攥住了白狼的性器,单手无法握住的惊人尺寸叫他内心泛起淫荡的期待,他讨好着白狼的物件,“乖乖,换个姿势……额、子宫、不……不着急……等等再舔、啊……小骚货想尝尝、尝尝大肉棒……”白狼显然异常通晓人性,他暂时放开了希尔的阴唇,绕着希尔转了个身子,一狼一人颠倒过来,白狼伏在希尔身上,一个爪子按着希尔的腿,重新舔吮起来,而他炎热而坚硬的巨根,刚好对准希尔饥渴的小嘴。

    第11章 器大活好的白狼(人兽、和狼69口交到潮吹不断,浪叫求插入、被狼干到持续高潮,彩蛋淫荡家教)

    黑紫的狼根满是狰狞的青筋,触手火热,一跳一跳的,尾端沉甸甸的囊袋一看便知里面藏了多少热精,蓄势待发。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周遭的皮毛,密密一层,白得像雪,一尘不染,光滑极了。

    希尔半喘着,微微仰起头,蹭了蹭白狼矫健却毛茸茸的腿,这生物似有些着急,耸着胯朝希尔面上顶了顶,分明是迫切猴急的行为,乍看起来却有几分像撒娇,弄得希尔不由笑了起来,笑声在白狼报复一样的一个深舔中,登时变了调子,缠上了呻吟的情欲颜色。

    他亲热地搂住白狼的腰,终于老老实实地顺着眼前这根炽热的大宝贝吻了起来,如同在品味一根刷满糖浆的硬面包,樱红的小舌头舔过每一寸暴起,很快狼根水润湿漉,尽是亮莹莹的津液。希尔吸一下舔一下,不紧不慢的动作倒成功讨好了白狼,性器甚至还有变大变粗得趋势。

    希尔小心翼翼地用手比划了一下,也不是被假阴茎肏得、还是叫白狼舔弄得——又或者单纯是他想象到这么巨大的存在将填饱他的身体,希尔的腰又酥了几分。

    真不愧是狼族,连器官都这样、这样的叫人喜欢……弄得人身子都快要烧起来了呢。

    希尔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放松着两颊的肌肉,缓缓地含住狼根顶端巨型龟头,这物件太大,他根本无法完全吞下,只想着慢慢来,却未了得白狼如何等得及——一处湿润温暖包裹住了难受得要炸开的地方,白狼急喘,兽性本能地挺起腰肢,欲侵占的更深。

    希尔尚未做好准备,猝不及防,就被巨根直入喉咙,他被呛得脸蛋发红,却意外地体验到另外一种情趣,娇嫩的喉肉反射性收紧,粗砺的茎身毫不留情地碾过口腔,出人意料地带起逼近高潮的窒息,希尔身体瞬间因性冲动僵直。

    下身源源不断的刺激终于顺着脊椎冲向神经中枢,与吸弄狼根的快感汇聚,被巨大的狼身压在下面,遮住明锐的光,希尔有种再回到魔器屋、五感植被简单粗暴的肉体之欲占据的错觉,他搂着狼身,越来越紧,仿佛这只俊美又罕见的白狼是他在欲海唯一的浮木。

    好舒服……快不行了……啊……不断在高潮临界点徘徊的希尔脑中两个念头疯狂交锋——发泄快感的欲望与濒临崩溃的颤抖,耳畔只能听见菊穴里假阴茎嗡嗡作响、白狼啧啧有声地越舔越深。

    忽然,希尔一个激灵,从头到脚,全身的肌肉都开始抽搐,与此同时,湿软的花穴与已被操开的菊心齐齐喷出大量淫液,弄得白狼脸上的细毛都打了缕。

    希尔也顾不得再给白狼口交,彻头彻尾被插舔到高潮,可怜的玉茎没半点照顾,竟也跟着射了不少,汹涌疾驰的潮水直直推得他犹如被从高塔顶端抛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快乐得要死掉了……“啊、啊啊……啊啊……去了……去……啊啊……好厉害……啊、啊啊啊——”希尔瘫软在地,双穴喷水如泉涌。白狼一阵茫然,只觉得一波波甜美汁水往嘴里溅,它如获至宝,更是卖力地舔弄起来,原本还处在高潮中的希尔立刻被推上更要命的巅峰,仿佛只能通过沙哑而无力的叫声稍微释放体内成倍堆积的快感山峰。

    可白狼关键之处被冷落,却又不满起来,它胡乱顶了几下,始终不得入口,索性赌气般也不再舔弄希尔。

    灵蛇一样的舌头从花穴中撤出,失去堵塞,更多蜜液涌出,可空虚与酥痒立刻取代了快乐余韵,精致的少年满眼带泪,哭腔里一个劲儿地浪求,“嗯哈、乖乖……不要出去、骚穴还想要……啊……”细腰不住地扭动,希尔试图想用腿拦住白狼,但全身的骨头都酥了,他哪来的力气,只能把花穴分得更开,“求你……啊……想要、骚穴好痒……只有后面不够……子宫还没被肏到……”白狼转过来,重新爬到希尔身上,前爪搭在希尔肩头,胯下在希尔腿间拱来拱去。熟于情事的少年马上知道了这生物的想要做什么,他比白狼又急切了几分,两只小手主动捧住精神的大宝贝,双腿勾上白狼有力的腰肢,“乖乖、嗯……是这里……进来……直接……啊!!!……就是、就是这样……好棒……一下子……一下子……就干进来了……”狼根尺寸之巨,长度完全满足抵达子宫的需要,白狼又不知轻重,只图发泄兽欲,刚一进幽径,发狠似的直插入内,别提柔嫩的花壁,就连深处子宫那张紧闭的小嘴儿也毫无招架之力,火烫的龟头疾如风,直捣黄龙,顶进希尔体内最脆弱的腔体之内。

    希尔蜷着身子浪叫,小屁股扭来扭去,分明是拼命地迎合白狼打桩机似的抽插。

    快感如疾风骤雨,火速占领四肢百骸,娇嫩的花穴匆匆被生着倒刺的狼根凌虐而过,不住地收缩,紧紧簇拥上那根巨物,推涛作浪,异常热情地紧紧缠着对方,狭窄的子宫与穴肉被顶出于狼根完全契合的形状,仿佛已胀到了极限,再也无法容纳额外的东西。

    “好大……啊、乖乖、好棒……用力、啊啊、干到了……啊啊啊、啊哈……要去了……”白狼也觉得舒服极了,扑哧扑哧狠命顶撞操弄身下柔软的躯体,动作之凶悍,干得希尔小腹不住地冒起突起。白狼嗅觉及其敏锐,很快便觉察到希尔胸口丰乳散发着可口的奶香,这畜生都不用希尔教,兴冲冲地埋头伸着舌头舔来舔去,弄得希尔那对可人弹滑的嫩白上尽是白狼的口水。

    但这无意识的动作明显取悦到了希尔,他双穴再度不正常地收缩,上一波巅峰稍要褪去,紧跟着新得潮水再度把希尔顶上苍穹。

    “啊、啊又要……天啊……来了……啊啊……不行了……子宫、子宫被填满了……”沉沦欲海的少年在野兽面前丝毫不会羞涩,他放荡地紧紧搂着白狼的脖子,激动地抚摸着白狼光滑的皮毛,挺着胸脯恨不得把一对奶子全部喂进白狼嘴里,半点不怕被白狼利齿咬伤。

    下体与野兽的结合新鲜又刺激,令他欲仙欲死,再配上菊道里那根法加那先生精心为他准备的礼物,希尔的小肉芽很快便射无可射,沦为一颗大阴蒂的存在,只能感知与白狼摩擦生出的刺激,至于高潮的发泄,却只能通过源源不绝的潮吹,方能减缓那逼人欲疯的高压快感。

    “哦……好棒……啊、唔……”希尔无力的呻吟中夹杂着嫩穴被榨出丰沛汁水的暧昧声响,惹得寂静丛林一片淫靡,他都无法分辨自己究竟高潮了多久,只懂得热情地搂着白狼,任这野兽肆意掠夺。

    第一次同动物交媾,生理与心理的双重刺激让希尔一直飘在天上,而白狼意外的器大活好,又持久,希尔吹水吹得满腿泥泞,白狼方才射上一次,j,,g液分量十足,涨得希尔肚子肉眼可见的变大。希尔十分喜欢雄性给予他的那些滚烫的液体,更是有意地收缩浪穴,紧紧地夹着白狼,好让大狼根把入口堵得死死的,不浪费半点精水。

    而他如此举动,刺激得白狼性器刚发泄结束,不见半分疲软,直接在希尔体内恢复精神,重新又是一场激烈性爱。希尔挺着肚子,眼神早就涣散不堪,微张的小嘴半吐樱舌,口水顺着嘴角下滑,清纯的水蜜桃般的脸蛋上如今满满的诱人痴态。

    哪怕是野兽,通灵如白狼,亦能感知到希尔的欢喜,大开大合,干得更加起劲儿。

    第12章 初至狼人营地(免费文章,趴在狼背上,被狼毛磨擦到流水)

    好像大吃了一顿美味豪华午餐……希尔趴在白狼背上,摸着自己的小腹,红着脸回味着先前如梦境一般的激情,肚子里头仿佛还残留着许多热滚滚的狼精。

    作为一只野兽,白狼的体力和凶悍简直可当万夫,希尔被做到生生爽得昏死过去。待他醒来,月亮早就爬上了树梢,天幕转为深蓝,已然到了晚上,而自己却被白狼驮着,不知是要去哪。

    “或许,它要带着我去狼人营地?”希尔喃喃道,哪怕似乎睡了很久,希尔依旧觉得打骨子里头透着点懒洋洋的无力,想来是欢爱太久太过激烈,身体的疲倦叫他不想耗费精力思索,只乐意伏在白狼身上,感受那若有似无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