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33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法国,浪漫之都。吴浩一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拽着身后小兔子,只不过这只兔子顶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

    “先去住处还是婚姻登记处?”吴浩回头询问花御宁。

    “浩,你看,老大跟燚都没结婚。其实咱们也不用对么?”花御宁还在做垂死的挣扎,抬起脸用极为讨好的表情看着吴浩。

    “如果你肯给我生孩子,我可以考虑不结婚。”吴浩停下脚步,语气依然温柔,眼神更是柔情似水。

    “我不要…我不要结婚…也不要生孩子…救命啊…”花御宁一听立刻想要甩开吴浩的手,不停的大喊大叫。惹来了周围路人的目光,无奈没一个人听得懂花御宁的呼救。

    看着花御宁的举动吴浩丢下行李箱,一把将花御宁拦进怀里,紧跟着深情一吻,周围的路人中有人发出嘘声,有些则是停下脚步,这种东方俊美的两个男人在法国街头的热吻戏码还真是少见,立刻引来一阵骚动。

    花御宁先是不停的挣扎,随着吴浩舌尖的侵入,摆动越来越小,随后则是紧紧抱住吴浩的腰间主动的回吻着对方。两人相拥相吻的画面极为协调,更是美的无法言喻。周围的人群顿时开始带着笑容鼓掌祝福。

    “宁宁,我爱你。”吴浩轻轻松开手,单膝跪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一个男款婚戒。“我想跟你永远在一起,无论生老病死。”吴浩真诚的脸上透出了从未有过的肯定。

    花御宁见状突然惊慌失措,但是围观的人群嘴里齐刷刷的喊着什么。愣在原地的小白兔攥紧了双拳看着吴浩跪在自己面前。“他们…在说什么…?”憋了半天花御宁终于吐出一句话。

    “他们让你嫁给我。”吴浩扬起一个微笑,替花御宁翻译。

    花御宁左右看看咬了咬嘴唇,颤颤巍巍的举起右手。吴浩见兔子妥协,立刻将戒指套在花御宁的无名指上。周围的人开始欢呼,吹口哨。吴浩起身给了周围人一个亲切的笑容,用法文说了什么,轻轻的鞠了一躬,随后拉起花御宁离开了人群。

    “你刚说了什么?…”花御宁被糊里糊涂的拉着冲出人群,后来才回过神诧异的问着吴浩。

    “感谢大家给了我个好老婆。”刚把花御宁拉到结婚处,吴浩回眸得意的一笑,只看花御宁的脸立刻黑了下来。

    “什…什么…谁要做你老婆…我不要出现在女方那栏里。”花御宁停下脚步,甩开吴浩的手,脸上的神色那是又臭又硬。妈的,在床上被压就算了,难道结婚证上自己还得落在女方那栏里。想到这花御宁就直啧牙花子。

    “那不然我做你老婆?”吴浩笑笑,明显兔子还不知道同性结婚里没有男女的限制,结婚证上写的是“同居伴侣”而且法国的《公民互助契约》里规定同性结婚是可以领养子女的。既然御宁这么认为,那就随了他。

    “那…那还差不多。”刚想反驳,没想到吴浩这么快妥协,一时没反应过来。片刻,花御宁听完好像放下重负一样,松了一口气。

    吴浩又拉起花御宁的手,经过了半个多小时,花御宁撅着嘴手里拿着一个小本。“这都写的什么啊?”一堆鬼画符,完全看不懂,抬起头苦大仇深的看着吴浩。

    “写着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合法夫夫了。”吴浩一把揽过花御宁的腰,死死的揽在怀里。看着兔子温顺的靠在自己的肩头,吴浩窝在花御宁的勃颈处深深的吻了上去。

    番外14新婚之夜(激h)

    “御宁,在给你加一份鹅肝怎样?”吴浩手里拿着刀叉切着自己盘里的牛排,然后分成小块,一块块的放到花御宁的盘子里。

    “你给我差不多点,我自己的还没吃完,你还一直往我这塞,从认识你到现在我胖了三斤。”花御宁在说胖三斤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要不是自己加强体能训练,照着吴浩这么喂早就成猪了。

    “才三斤啊…”吴浩撇着嘴,花御宁身材虽然完美,但就是肉少了些。“服务生,麻烦,加份鹅肝。”吴浩想到这抬起手唤了服务生。

    “你又叫了什么?”花御宁皱着眉头,在法国如果离开了吴浩,花御宁一定会饿死街头,自己确实完全听不懂法文。

    “一会你就知道了,乖,快吃。”吴浩笑笑,继续把切好的牛排拨到花御宁的盘子里。

    花御宁瞪了吴浩一眼,一手拿起叉子将牛排塞进嘴里,一脸不高兴的嚼着。没过多久,一大份鹅肝套餐端到了花御宁面前。

    “你干嘛又弄那么多,我吃不下了。”花御宁发脾气的把盘子往前一推,就像在说“谁爱吃谁吃去。”

    “宁宁乖,我知道你吃得下,不然我给你下个胃管…?”灌下去三个字就差说出来了,吴浩一脸无害的笑容,一手抚摸着花御宁的头顶,如果听不见对话那还真是一幕有爱的画面呢。

    花御宁斜着眼睛,嘴角翘起一个尴尬的弧度,看看吴浩那肯定的眼神,又看看眼前的鹅肝,狠狠心把盘子拉倒自己面前,用龟速切着盘里的食物。每切一刀心里都把鹅肝想象成吴浩,心里一直暗骂。

    “宁宁真乖…”吴浩拿起手里的刀叉继续吃着盘里的牛排。眼看着花御宁痛苦的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吴浩才放过眼前的兔子。

    “浩…我不行了…要撑死了…赶紧陪我去散散步。”花御宁一下靠在沙发背上,喘着粗气,一手摸摸肚子,果然今天晚上吃的太多了。都怪那个流氓硬逼着自己吃了份牛排套餐加鹅肝套餐,吴浩还把自己那份分了很多给自己,花御宁觉得现在内堆食物已经到嗓子眼了。

    “今天是新婚之夜,难道你要在大马路上度过?”吴浩抬起一条眉毛,脸上的表情邪恶的向说“赶紧上床,今晚饶不了你。”

    “你要干嘛…?”花御宁立刻察觉到了危险,抵触的看着吴浩。

    “干嘛?今天可是洞房花烛的日子,你说干嘛?”吴浩说着一把拉起仰坐着的花御宁。“回房去,我帮你做运动。”俯在花御宁耳边,用暧昧的气息说着。

    花御宁就这样被吴浩连拉带拽的拖回了房间,硕大的总统套房里被布置极为温馨。大床上还有玫瑰花瓣摆成的红心,房间内散发的香气极为催情。

    “宝贝,我们洗个澡?”吴浩拉着花御宁要进浴室。

    “不…不要…你先去洗。”才不要跟这个流氓一起洗澡。每次借着洗澡的名义都在浴室里被吃豆腐,还有几次更过分,流氓会把自己压在浴室的墙上,然后就这么站着被抬起一条腿用那种羞耻的姿势进入。想想就头大,还是一个个洗比较安全。

    “好…那你乖乖等我。”吴浩微微笑了笑,转身走进了浴室。听到浴室里的水哗哗作响,花御宁也是无聊,那就收拾下行李吧。

    打开吴浩的箱子收拾着衣服,突然看到一个小盒子躺在箱子的底部,花御宁顿时好奇,将小盒子打开,看到里面东西的瞬间花御宁简直想死,里面有润滑剂、安全套、催情剂、更过分的居然还有一些情趣道具。难道这些都要用在自己身上?花御宁这时已经石化在原地。

    “宁宁…干嘛拿着这些东西发呆?这么迫不及待吗?”从浴室出来的吴浩看着花御宁手上拿着润滑剂跟情趣用品,吴浩就知道这兔子是在想逃跑的方法。

    “你变态啊臭流氓,拿这些东西来干嘛?”花御宁听见吴浩的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新婚嘛…总得给你个难忘的夜晚。”吴浩边说边笑,下身仅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一手拉起蹲在地上的花御宁作势要亲。

    “等等等…我身上脏,我洗澡去。”花御宁慌乱的推开吴浩,一头扎进浴室。锁上门后花御宁开始四处张望。怎么办?那些玩意要是都用在自己身上非死不可,得逃跑。花御宁脑海里想着开始四处翻东西,最后只找到了一些牙膏牙刷跟毛巾,最后花御宁把视线挪到窗户上。赶紧伸手打开窗户却发现这是里是30层,就算自己身手再好也逃不出去。要是7、8层试试也就算了,30层向下看去人在路上就像个小点,万一摔死了岂不是得不偿失。最后花御宁只能乖乖的在浴室里洗澡。

    当洗完澡时花御宁并没有直接出去,而是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看来今晚上是躲不过了,但是至少能拖一分钟是一分钟。

    “宁宁?你没事吧?”过了半个小时里面的水声已经停了很久,但是花御宁却一直没有出来,吴浩担心花御宁在浴室里出事,站在门口开始敲门,敲了10多下见里面没有声音,刚准备踹门,就看浴室门突然打开花御宁下身围着浴巾站在门口,那一脸认命的表情着实可爱的紧。

    “你在里面干嘛呢?”吴浩伸着脖子往里看去,浴室里没什么异常,随后将视线挪到花御宁身上。

    “没事。”花御宁推开吴浩,径直走到豪华大床上,头发早就吹干了,但是花御宁并没有把小辫子扎起来,吴浩看着花御宁的背影,走上前去,从后面抱住纤细的腰身。

    “怎么?有心事?”吴浩的动作很温柔,背膀轻的就像是丝一样,用下巴抵在花御宁的脖颈处,语气很柔和。

    “这就算结婚了?”花御宁的口气比正常的时候平和了很多,看得出来那是在不安。没了焦躁的脾气的花御宁,要不然就是在执行任务,再不然就是内心十分恐慌,在这一点上吴浩比谁都清楚。

    “嗯…这代表着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吴浩抬起花御宁的手,看着两个人手上戴的婚戒,在昏暗的灯光下气氛变的无比暧昧。花御宁则是垂下眼看着一对婚戒,微微的笑了笑。

    “那你是我老婆?”花御宁侧过头换回了以往的表情,一脸疑问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吴浩。

    “嗯…”吴浩的反应很平静,实则内心里已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原来在浴室里憋着不出来是在想这件事,我的宁宁怎么这么单纯,想到这吴浩的表情更加柔和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压你了?”花御宁睁圆了双眸兴奋的看着吴浩,如果今晚有机会压吴浩那简直就是比登天还幸福啊。

    “可以…但是今晚不行…”吴浩连想都没想就回答出来,这只兔子想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惜一直找不到借口,今天居然想到这个办法,但是无所谓了,给他个希望也不是什么坏事。看着表情软塌下来的花御宁,一看就是希望破灭了。吴浩一把把人拖到床上压在身下,也见花御宁十分顺从,便解开了下身的浴巾。

    吴浩跪趴在花御宁的两腿之间,一口含住兔子的分身开始上下吞吐起来,同时也引来了一声暧昧的叹息。

    “嗯…”一声带有情欲喘息,花御宁顿时觉得全身酥软,双肘支在床上,看着吴浩在自己胯间卖力的吸吮,花御宁尽量放松身体,享受着爱人的服务。

    “额啊…”分身上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而吴浩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手配合着嘴上的吸吮不停的套弄柱身,另一只手则是开始搓揉胯间的两颗小球,花御宁绷紧了身体,顿时被逼上了高潮的边缘。

    “浩…不行了…要出来了…”花御宁双腿颤抖着,一口口重重的喘息着,全身已经绷紧,双手死死抓住床单。

    花御宁的颤抖越来越明显,吴浩知道花御宁要射了,顺势加快了嘴上的速度,手上的套弄也加重了摩擦度,只看花御宁绷紧了脚趾,整个头部向后仰去,虚着眼睛微微皱眉,下巴与脖子形成了一条很漂亮的曲线。下身则是直接将白浊射进了吴浩口中。

    j,,g液在口中翻滚着,喉结上下一动便把液体吞入腹中,吴浩将花御宁两腿成型分开,将润滑液剂在手指上,轻轻揉在紧致的后穴上,看花御宁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一根手指顺势挤进兔子的身体。由于经常的扩张,小穴吞下三根手指并不吃力。

    “今天不想做四指扩张,可能会有些胀痛。”吴浩抬起头,看着正在高潮余温中的花御宁,见兔子没有反抗,吴浩跪在花御宁两腿中间,将润滑剂又挤了些在自己的欲望上。将双腿挂在自己的肩头,抵住入口,下身一个用力,挤进了花御宁的身体。

    “额啊…浩…”吴浩的尺寸虽然已经非常熟悉,但是只经过三指扩张的后穴,接下吴浩的欲望明显觉得有些吃力,花御宁两手抓着吴浩的双臂,脸上显出隐忍的表情。

    “乖孩子,做的非常好,放松…”吴浩已经将欲望一插到底,保持紧密相联的姿势低声安抚着身下的人。看着入口已经被撑到一丝褶皱都没有,内部更是无比紧致。

    花御宁则是乖乖的放松身体等待身体的适应,感觉没有那吃力后“可以了。”缓缓睁开双目。看着支在自己身上的吴浩,也确实费劲更何况自己两条腿还挂在吴浩的肩上。

    得到许可的吴浩开始前后抽动,每次挺进都不是只往最深处,而是重重顶在花御宁内壁上的敏感点,渐渐发现原本刚刚发泄过的分身又有精神的挺立起来,吴浩这才加快了速度,开始正常的律动。

    “啊…嗯…就是那里…好棒…用力些…要到了…”感觉体内传来了阵阵的快感,明明没有触摸分身,那股想要射精的欲望却更加强烈了。花御宁也顾不得许多,开始张口向吴浩索要。

    “宁宁这么诚实?这是奖励。”吴浩扬起一个笑容,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扣环,将扣环死死卡在花御宁分身的根部,顿时引来花御宁一阵颤抖。

    “啊啊…浩…你干嘛…好难受…”本来正要高潮,却被死死卡住了发泄的渠道。花御宁伸手要去摘,却被吴浩一手抓住。

    “宁宁乖…不许摘…”得不到高潮的花御宁只能一直徘徊在高潮边缘,吴浩则是抓准了花御宁的弱点,一个劲的猛攻那一点,惹得花御宁全身绷紧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浩…浩…真的不行了…快点让我…啊啊啊啊…”身体像是被雷劈中一样,花御宁已经被折腾到两眼发黑。吴浩为了方便进入已经直起身体,两手将花御宁两条大腿按到贴上小腹,长时间的抽插让花御宁已经开始阵阵求饶。

    “宁宁乖…这就给你…”吴浩也感觉自己到了发泄的边缘,加快了速度力度,跟着一个深顶,将欲望撒入花御宁体内,一手紧跟着解开了束缚环扣,不等环扣取下,分身中就射出了好几股白浊,看来已经是积攒了很久了。

    “快…快躲开…”本以为自己要晕倒了,但是胃部却出现了严重痉挛,刚刚一直被窝着进入,一定是压到胃了,本来今天晚上就被吴浩硬塞了很多食物,高潮过后现在更是一阵阵的反胃,花御宁猛的推开吴浩,捂着嘴跌跌撞撞的冲向浴室,随后便听见一阵狂吐声…

    吴浩愣在床上,听着浴室内一阵阵呕吐声,缓缓的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想要新婚之夜的夫妻之礼居然让宁宁吐了…这还是吴浩没有想到的,赶紧起身尾随进了浴室,看着花御宁都快把头埋进马桶了,一边拍着兔子的后背,一边忍不住的撇过头不停的笑着。

    番外15二选一(激h)

    一天深夜,毒篪已经上床准备休息,身边却少了韩秋燚。

    韩秋燚接了一个刺杀情夫的50万小任务,自从毒篪允许韩秋燚从回杀手榜,而燚所接的每一条任务都要得到许可才能接受订单,所谓的那些订单也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暗杀任务。

    尤其是在第一次回杀手榜时韩秋燚失踪了一夜,而且还有失意的情况,毒篪就更加小心了。而韩秋燚在执行任务的同时毒篪不光打开追踪系统派人24小时监控,还派了鱼鹰一行人暗中保护。

    “咔嚓”一声卧室门被推开了,看着身穿紧身衣的韩秋燚走了进来,毒篪低头看了看时间嘴角伴着一丝微笑“这次回来的还算早,这么快就解决了?”现在的时间才10点多,回来正好赶上一起休息。

    “篪…”韩秋燚苦着一张脸,坐在床边“这种任务实在是太无趣了,那个情夫都不会挣扎。”韩秋燚抬起头一脸抱怨的看着毒篪。要不是所有任务都要被毒篪审核,韩秋燚真想接个大任务过过手瘾。

    “这样挺好,早点回来还能温存一下。”毒篪直起身楼过韩秋燚的脖子,将人按在自己怀里。

    “跟你说正经的呢。”韩秋燚挣脱束缚。一脸认真的看着毒篪“今天榜单上多出一个任务,是刺杀元堂的老大胡元天,赏金1500万,我…我想接…”韩秋燚小心的试探着,自己堂堂第一杀手天天接一些渣子任务脸上实在是挂不住,说完后默默的看着毒篪的双眸。

    “胡元天是以贩卖人口发的家,他干的那些事都是些不入流的勾当,有人想杀他那太正常了。”毒篪语气平平的说着,而韩秋燚见毒篪没有一口否决,心里开始蠢蠢欲动,难道这是要答应?

    “但是,靠近胡元天太危险,据我所知,他虽然没有杀手集团,但是也雇佣了不少打手和保镖,所以,你不许去冒险。”后面的话听在韩秋燚耳朵里就像被浇了一盆凉水在头顶一样。

    “1500万呢…篪…你要相信我的实力~”韩秋燚见来硬的不行,立刻换了一张温顺的面容,握住毒篪的手,撒娇似的求男人答应。

    “1500万?我给你3000万,你再给我生个孩子怎么样?”毒篪带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一只手开始拉韩秋燚的衣服拉链。

    “篪…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到3000万,曾经自己接猎杀毒篪的任务,那件事不了了之了,至今韩秋燚也没说清楚这件事。

    “嗯?什么事?”毒篪抬抬眉毛,一脸悠闲边说边脱着韩秋燚的衣服。

    “最早我接到杀你的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韩秋燚紧盯毒篪的双眼一脸的狐疑。

    “哦~那件事啊…”毒篪哼笑了一下。“我安排的,白无常喜欢接挑战极限任务,我就安排个极限给你,虽然你当时隐藏的很好,但是只要细心调查,还是能发现蛛丝马迹。”看着韩秋燚撇着嘴就知道其实狐疑早就心知肚明,也就是想起来问问而已。

    “果然是你安排的,你就不怕我把你杀了?”韩秋燚上身已经成赤裸状,也没有拒绝男人手上的骚扰,只是嘴里说的话跟身体的动作不太搭配而已。

    “你进仓库的同时后路就被封死了,入口只有一个,你走的每一步我在我的计划之内。”毒篪一边笑着一边抚摸韩秋燚的侧脸。“如果当时你没有晕倒,我杀手堂10多个杀手都在周围,你怎么杀我?”看似简单的话语里带出的全是爱意,毒篪的眼神柔和的像水一样。

    “3000万的任务果然是场骗局。”韩秋燚垂下眼角,撇了撇嘴。虽然自己能猜到,但是第一次从毒篪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让人觉得失望。

    “不是说了吗?我这还有个3000万的任务,这个…可是真的。”毒篪一把把人按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拿出u5,另一只手直接拽住韩秋燚胸前的乳环,来回拨弄着。乳头受到爱抚,马上挺立了起来。

    “别闹了,你都有2个儿子了我不要生了。”怀孕的那段日子实在是不好过,而且已经很久没用过u5,更不知道是不是能接得下毒篪的巨物,想到这韩秋燚一口拒绝。

    “不生也可以,我们换个房间,怀个旧怎么样?”毒篪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久违的邪恶。

    换个房间?韩秋燚顿时一愣,下一秒立刻拼命的摇头“不要…不要…我不想去哪…”立刻反应过来毒篪说的地方,那个调教室,自从落颜离开,自己已经好几年没去过了。

    “篪…别去哪里好不好?”韩秋燚已经快哭了,一想到那些非人的道具,韩秋燚心里就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