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32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如果老婆需要,我是很乐意奉陪的。”韩秋燚顿时一愣,感觉一根硬邦邦的物体抵住自己的后腰,而毒篪则是不规矩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公~今天太晚了,明天~我来伺候老爷您~”韩秋燚转过身一脸那撩人的神态摄人心魄,说出的话更是软的像猫。

    毒篪的血管轰的一下冲破了头顶,不等韩秋燚反应,一把将人按在了置物台上,大手猛的把韩秋燚的睡裤褪到脚踝。一手放出自己跨间的巨物,一条腿挤进韩秋燚两腿之间,巨物已经顶上了花穴入口。这时候还吃什么饭,先吃了眼前的尤物才是最重要的。

    “啊…篪…会疼…不行的…”毒篪突然失控,吓了韩秋燚一跳,回眸看篪这抓狂的样子估计也来不及做前戏了,巨物已经开始向前挺进,酸胀的痛感马上主导了感官神经。

    “放松,很快就好了…”毒篪说着将巨物一插到底,燚的体内温热,但是确实非常干涩,先是缓缓的抽动,直到感觉下身分泌出爱液才开始大幅度律动。

    “嗯啊…快点…结束…”毕竟这里是厨房,自己整个身体成90度趴在厨房的操作台上,下身的酸胀得以缓解,但是在厨房里的性爱却让韩秋燚略感紧张,万一被哪个佣人看到可怎么办,下身开始有了快感,但嘴里却一直催促男人尽快射精。

    “篪…篪…快停下…有人…”毒篪疯狂的抽插,韩秋燚气喘吁吁的接受了第三次高潮,就在男人加快速度快要射精时,韩秋燚突然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正在靠近,情急之下回身推搡这毒篪,但无力毒篪的钳制太紧,加上身体本就使不出什么力气,根本无法阻止即将爆发的毒篪。

    “篪…是孩子们…”韩秋燚睁大了双眸,回身看看毒篪,双眼带着雾气求男人快些停下。

    “爸比?弟弟渴了,水水…”毒邢拉着毒断下楼找水,却发现厨房的灯还亮着,便朝厨房走了过去。

    “啊…”男人的欲望瞬间灌入韩秋燚的体内,弄的韩秋燚一阵痉挛,喉咙里低哼了一声,脚底一软顺着操作台滑了下去。

    “爸…”毒邢刚踏进厨房想喊韩秋燚就见到毒篪正扶着瘫软的韩秋燚。“爹地?爸比怎么了?”哥哥好奇的看着毒篪。

    “爸比没事,乖,带弟弟去喝水,爹地要带爸比去休息了。”毒篪一把抱起瘫软的韩秋燚,拍了拍毒邢头顶,给了个宠爱的微笑,便带着韩秋燚上楼了。

    番外12礼物(激h)

    “老婆…起来了。”次日中午,毒篪一条膝盖跪在床沿,一只手轻轻抚摸韩秋燚的侧脸。昨夜把狐狸抱回来又是一顿折腾,韩秋燚一直睡到日晒三竿。

    “嗯…再睡一下…”闭着双目,转了个身,昨天一直被折腾到后半夜,这会感觉还没睡饱,韩秋燚翻了个身露出雪白的后背。

    “你不是要找我要礼物吗?到底要什么?嗯?”毒篪一把把人翻了过来压在身下。

    “礼物?哦,对~”韩秋燚睁开眼猛的起身,谁知毒篪跟他面对面,一下对上了毒篪的唇。

    “昨天还没吃饱?”毒篪坏笑,用额头顶着韩秋燚额头,气氛突然变的相当暖昧。

    “别闹…孩子们呢?”韩秋燚抿了抿嘴唇,坐起身抬起双眸看着毒篪。

    “在等你吃饭,所以赶紧起来,吃晚饭还要去学画画。”毒篪一把将韩秋燚拉起来,递过家居服给韩秋燚穿上。

    “嗯,你先下楼陪孩子吧,我洗漱下,马上下来。”韩秋燚整整衣服,一脸笑意迎人把毒篪推出门外。走进洗漱室靠在门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那一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邪恶之气。

    “篪…你也喝一杯。”看毒刑毒断一人捧着一个玻璃杯大口的喝着鲜榨果汁,韩秋燚从厨房里又端出一杯果汁放在毒篪面前。

    “我又不是小孩子。”毒篪抬起头看着韩秋燚。眼神像是在问“你觉得我也像孩子吗?”一样。

    “我费了半天劲才榨好的果汁,你都不愿意尝尝吗?”韩秋燚皱了皱眉,语气中略带不满,眼神中更是有一丝委屈。

    “爹地…可好喝了,真的。”毒刑放下手中的杯子,上嘴唇沾着很多果汁,一脸认真的看着毒篪。毒篪总觉得毒刑这孩子很像小楠,尤其是那双带有灵气的双眼,看看韩秋燚那一脸期盼,在看毒刑肯定的望着自己,毒篪拿过果汁像喝酒一样,一口干了进去。

    “嗯…好甜…”毒篪皱着眉,不知道的以为是在喝中药,不过看看家人们一脸的笑容“不过…确实还不错。”毒篪挤出一抹笑容。

    吃完饭,孩子们很快被保姆带走学习去了,韩秋燚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毒篪聊着最近的任务以及帮会里的事情。

    “燚,我怎么有点头晕?”毒篪一手扶着头,晃了一下。感觉眼前阵阵的发黑,而且全身无力。

    “是不是累了?”韩秋燚一脸关心,一只手摸着毒篪的额头。

    “不…不知道,好晕…”毒篪顿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失去意识了,努力的扶着桌子想要站起身,无奈一点力气也没有,随后就晕倒在餐桌上。

    “篪?篪?”韩秋燚轻拍毒篪的肩膀,发现没了反应。“篪…?”又推了肩膀了一下,果然一点反应也没有。韩秋燚嘴角又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叫来佣人,一起将毒篪扶到二楼卧室。

    “老公…老公…”韩秋燚一边用湿毛巾擦着毒篪的侧脸,一边轻柔的唤着毒篪。

    “额…我怎么晕倒了?”毒篪慢慢清醒过来,刚要起身却发现双手被绑在床头,而且全身赤裸。“燚?”毒篪差异的看着韩秋燚,不知道这狐狸要搞什么名堂。

    “篪…你记不记得礼物的事?”韩秋燚满面桃花坐在床沿,看着双手被绑的毒篪,韩秋燚的笑容更加暧昧了。

    “记得。燚想要什么?”毒篪抬起头,身体却起不来。一脸狐疑的看着韩秋燚。

    “我想先侍奉老公…”韩秋燚说完,双手脱去上衣,露出白皙的上身,胸前蓓蕾上又挂上了那一副乳环,俯下身亲吻毒篪的唇,顺着脖颈一路来到蓓蕾,在韩秋燚的吸吮挑逗下两颗蓓蕾已经充血挺立,感觉男人舒服的哼了一声。

    “嗯…老婆怎么这么主动?”毒篪看着韩秋燚不停的舔弄自己的乳头,狐狸一手握住自己半硬的分身开始套弄起来。深深呼出一口气,表示爱人的服务很到位。

    韩秋燚发现男人的表情极为享受,轻轻笑了笑低下头一口含住男人坚挺的巨物开始卖力的大口吞吐起来。经过一番努力,男人一阵低吼,将欲望洒在韩秋燚口中。

    “老公…我要…”韩秋燚侧身躺在男人身边,用指尖在毒篪胸前画着圈圈。

    “解开,我给你。”毒篪用沙哑的声音说着。示意解开手上的束缚。

    “不是…我要这里…”韩秋燚一脸邪恶,将手伸向毒篪的股间小口,手指围着褶皱一圈圈打转。

    “不…不行…”毒篪发现狐狸的举动异常,立刻明白韩秋燚要的是什么。自己的后穴从未开发过,况且一向高傲的毒篪怎么能被绑在床上破了处儿?

    “可是老公明明答应了,要送我礼物的,正好你有…难道篪要反悔?”韩秋燚柔柔弱弱的说着抽出手,转身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一只润滑剂,打开瓶口挤了一大截在手指上。

    “你要干我?…”毒篪表面冷静,心里确是一阵懊悔,千想万想也没想到燚会要他那朵小雏菊。

    “篪压了我这么多年…孩子都帮你生了…可怜人家的小弟弟还…还没…”韩秋燚委屈的低下头看着自己挺立着的粉嫩分身。

    “解开…我给你…”毒篪低沉着声音,皱着浓眉。这些年燚确实受了不少苦,多半是因为自己。如今既然燚想要,就从了他的愿。

    韩秋燚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毒篪。本以为篪会反抗到底,怎么就真答应了。

    “喂…愣着干嘛?解开。”毒篪啧了一声,晃晃手臂看着愣住的韩秋燚。

    “哦…”韩秋燚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解开毒篪手上的束缚,被松开的双手从获自由,毒篪一个翻身将韩秋燚压在身下。“篪…”韩秋燚惊慌的看着男人,难道上当了…

    “你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毒篪一脸邪魅的笑容,看着韩秋燚惊慌的眼神,想必是被吓着了,毒篪的泛起一丝戏虐之心。

    “你又不是别人,你答应我的。”韩秋燚睁圆了橘瞳娇嗔的辩解着,难不成这次自己的计划要毁于一旦了。

    “我是答应你了,但是你会吗?”毒篪抬起一条眉毛,一脸质疑的看着身下的韩秋燚。

    “谁说我不会的,我会…”韩秋燚扯着脖子嚷嚷着,一个粉拳打在毒篪的胸口,方才挤好的润滑液弄的满手都是。“快点…快点…忍的很辛苦…”见毒篪翻下身,韩秋燚眼里带着喜悦的目光催促着。

    “要正面还是背面?”毒篪慢条斯理的说着,那一脸的英挺着实领人着迷。

    “正面正面…”韩秋燚跪坐在床上,兴奋的像只兔子一样一蹦一蹦的,一双眸子闪闪发光。终于能吃到篪了,必须是正面,好想看着篪那张脸在进入他的身体。想到这韩秋燚已经要忍不住了,下身早已经硬梆梆的挺立着。

    毒篪虚掩着双眸,脸上显出一个不可思议表情,但却没有拒绝的意思,仰面躺下将腿成状打开,露出那未经人事的幽密小穴。哪有第一次上别人就用正面的,看来自己今天要做好被窝死的准备了。毒篪深呼了一口气尽量将身体放松。

    韩秋燚见状兴高采烈的拿出润滑剂挤在手指及男人的小穴上,手指瞬间挤进了紧致的小穴,来回抽插了几下紧跟着插入第二根手指。下身突然传来了酸胀感,毒篪紧锁眉头尽可能调整呼吸。直到韩秋燚插入第三根手指,毒篪轻轻的闷哼了一声。这家伙从第一根到第三根居然用了不到十分钟,看来今天自己注定要血洒大床了。

    韩秋燚的分身早就肿胀不已,双手将毒篪的腿窝起,用力向下按了按却发现毒篪的身体好硬,“好歹我也是第一次,至少得送个枕头吧。”毒篪觉得自己的腰快被折断了,他又不像韩秋燚身体柔软,虽然经常健身,但是柔韧度根本就比上经常习武的杀手。抬起头给了韩秋燚一个尴尬的笑容。

    “哦哦…”韩秋燚忙着拿来一个枕头垫在毒篪的腰下,用分身顶在紧致的穴口上,下身微微用力,感觉顶端已经挤进穴口。

    “嘶…”毒篪倒吸一口冷气,韩秋燚的家伙虽然不及自己,但是本身也不小,柱身带着像月亮一样的弯度,光是顶端的进入,就感觉自己的小穴有撕裂的迹象。

    见毒篪深锁眉头将头侧向一边,双手死死抓住床单,虽然看不见但是明显感觉到上下牙齿已经死死咬在一起。“篪…”韩秋燚停下动作,抬起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看着毒篪。难道自己真是不会?被压惯了?

    “行了,没事,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毒篪发现韩秋燚停下了动作,转过脸看着一脸委屈的狐狸。“进来吧。”毒篪抿了抿唇给了韩秋燚一个安抚的微笑。

    得到毒篪的鼓励韩秋燚一下来了精神,开始缓慢挺进,感觉下身有一丝鲜血挤出穴口,怎么做了扩张还出血了…韩秋燚不解的歪了一下头,但是毒篪却一声不吭只是低沉的喘息着。

    很快整根就没入在小穴当中,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肠道内的媚肉死死的包围着柱身,能感觉肠道在微微的抖动,不等毒篪适应,韩秋燚就开始抽动起来。

    “啊…篪…好舒服…”加快了下身的速度,韩秋燚觉得这跟用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下身又胀大了一圈,袭来的快感早就忘记了寻找g点和控制速度。

    只看毒篪可怜的巨物躺在胯间,这次的性爱自己完全没有快感,除了疼痛就是煎熬,但毒篪却没有催促韩秋燚,一直忍耐着下身的摧残,直到韩秋燚加快速度将白浊洒在自己体内,自己的小穴才得到救赎。看来这辈子只能给狐狸一次机会,以后不会在有了。

    番外13合法夫夫

    办公室里,一张硕大的红木办公桌后面坐着毒篪,正在向毒篪汇报工作的是掌管白道生意的负责人七迦。

    “这次我们的股票上涨了5但是娱乐业的经营额有所下降。”七迦恭敬的站在毒篪对面,看着手里的文件。

    “嗯,不错。”毒篪合上手里的资料。“这次你们功劳不小,年底的分红可以有所增加,至于加多少,你看着办吧。”抬眼看看七迦,毒篪起身走向门口。

    “是,老板。”七迦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快速走到毒篪前面,侧身帮男人打开办公室的大门。

    毒篪冲七迦点点头,径直走出办公室,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说。”来电人是吴浩,这家伙最近消失了好久,也不知道是在忙什么那么事。毒篪接起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个字。

    “篪,我要休假。”电话那一头吴浩一针见血的说着。

    “你自己要休假?”语气平平,毒篪问到。

    “哦,对,御宁也要休假。”吴浩追着说道。

    “我不要,我不要休假…老大,别答应他…”吴浩的电话里传来了花御宁的喊声,明显两个人是在一起。

    “你们怎么回事?”毒篪疑问。

    “两个人给20天假期…去结婚…”吴浩顿了顿,“具体的情况回来再跟你说,御宁正在抽风,就这样…挂了。”

    毒篪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哼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将电话揣进了裤兜。

    “吴!浩!你这个混蛋,凭什么替我做主请假?谁要跟你结婚?”只看吴浩跪骑在花御宁身上,一只手将花御宁双腕紧紧扣住,另一只手放下电话。

    “宁宁…在一起这么久了,难道不该结婚吗?”吴浩宠溺的一笑,看着身下这只抓狂的小狮子,瞪圆了紫眸,火冒三丈的。

    “呸!咱两都是男人,结什么婚。我又不像燚一样能给老大生孩子,你神经病你。”花御宁一边挣扎一边嚷嚷,声音大到震耳欲聋。

    “我们宁宁想生孩子?那还不简单。”吴浩的笑容更深了。“人造子宫我那还有几个,加上u5,包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俯在花御宁耳边,吴浩小声的说道。

    “谁爱给你生你找谁去,反正别找我。”听完吴浩的话,花御宁顿时觉得满脸发烫,吴浩这个流氓医生竟拿一些奇怪的手术吓唬自己,花御宁真是觉得自己疯了,找什么不好非得找个医生。

    “你不给我生,我也得找你,起来收拾收拾,我买了明天的机票。”吴浩松开钳制的双手。轻吻了一下花御宁的唇瓣。

    得到释放后花御宁一个挺身翻了起来,紧跟着一击猛拳挥向吴浩,流氓医生,这次爷爷我非得打得你满地找牙。

    谁知吴浩一个侧身躲开了拳头,而且快速的伸出两指点在了花御宁的胸口,顿时疼的花御宁哇哇大叫“干你大爷的…又点我穴,疼死我了。”花御宁疼的眼泪直流,重心不稳倒在床上。吴浩这个流氓医生不光医术好,而且身手也超敏捷,每次花御宁都偷袭不到吴浩,反而总被以各种手段报复。

    “又说脏话?”吴浩皱了皱眉,看着眼前这个散发着贵族气息的花御宁。曾经多次对御宁提过,不要动不动就爆粗口,谁知御宁在帮会里呆久了,那些臭毛病也学了不少。吴浩趁花御宁还没回过神,从一旁的置物柜里拿出一个四方的铁盒,打开后发现里面全是针灸所用的银针。

    “啊…”花御宁感觉左臂一阵刺痛,紧跟着便失去知觉了。回过神看见吴浩手里拿出第二根银针,立刻抓狂“吴浩…你不是人,有事你说啊,你一不爽就扎我,什么意思!”现在只要看见吴浩拿那个铁盒,花御宁就从心里惧怕。全身麻痹动态不得就不说了,光是被翻过来覆过去的操干,就让花御宁想死。

    “行,我说。宁宁是不是想跟我结婚?”吴浩举着手里的针,一脸温柔的笑容。花御宁刚想要反驳,就看吴浩转转手里的银针,给了一个眼神像是在说“你敢说一个不字我就扎死你。”到了嗓子眼的话声声憋了回去。

    “是…”花御宁咬牙切齿的从嗓子眼挤出一个字。不甘心啊,难道这辈子自己就交代了…

    “乖孩子…”吴浩一脸得逞的笑容,收回手里的银针,顺便拔下了插在花御宁肩膀上的利器。“收拾收拾行李,明天早上9点的飞机。”吴浩将一个背包仍在床上,俯身在花御宁额头上轻啄了一下,那温柔的脸庞完全看不出才刚对花御宁下过毒手。

    机场,花御宁被吴浩连吓带哄弄上了飞机“乖…先睡一会,一会到了我叫你。”吴浩看着落座的花御宁,给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一手剥开花御宁额头的发丝,轻轻的一吻。

    “滚开!臭流氓。”花御宁推开吴浩的身体,一脸不耐烦的说着,从刚刚开始就看见飞机上的乘务员小姐一直对着自己跟吴浩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在看那一脸的花痴相,花御宁就觉得被1万双眼睛盯着一样不自在。现在吴浩又在这搞暧昧,那些女人更是长大了嘴,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好~”吴浩靠在自己的座位上,带着微笑闭起双目。看来小兔子害羞了,剩下的看来只能到目的地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