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30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牙,为什么到今天你才要我…”魅妖将脸埋在鬼牙怀里,娇羞的问这鬼牙。

    “不爱被人看。”鬼牙啧了一声,将脸扭向一边。

    原来刚刚鬼牙问琳的事就是介意自己体内的琳,魅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鬼牙回过头,一脸差异的看着躲在自己怀里咯咯笑的魅妖。

    “虽然我跟琳用同一个身体,但是意识是不相通的,我不召唤他,他出不来,也看不见。如果他要出来,我自然感应的到,只有我放他出来,我的意识才会沉睡。”魅妖抬起眼睛,看着一脸诧异的鬼牙,看来自己是猜中了,鬼牙一直在意的原来是琳的存在,不是不喜欢自己。魅妖难得小女人似的像鬼牙怀里蹭了蹭。

    鬼牙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但是却咬着牙一言不发,许久,鬼牙又一次按住了魅妖。映着夜色只看两个缠绵的身影激荡在着暧昧的夜里。

    番外7契约的缔结(激h)

    红色的天空中,不时飞过几只骨鸟,没有白昼的天空像被鲜血浸泡过一样。只看琳怀里抱着落颜走进一座华丽的宫殿,黑红色的地毯彰显着琳在此处的尊贵,琳转身坐在华丽的椅子上,让落颜侧坐在自己的双腿上。

    “颜,这里是我的地盘,叫赤炼地狱,这里的亡魂数不胜数,全部是我的奴隶。”落颜一只手逗弄着落颜的下巴,眼神中全是宠溺。

    “你不是要吃掉我的灵魂吗?”落颜抬起一双深灰色的眸子,不甘的看着琳。

    “你现在就是个灵魂,你的肉身被我保存在人间,但是我并不想吃你,知道为什么吗?”琳深情地望着落颜,而落颜则是不解的看着琳。

    “我要占有你,不光占有你的肉体,我还要操你的灵魂,在你的灵魂上烙下我的印记,让你的灵魂记住,只有我才能完全的拥有你。”琳邪媚的一笑,微微露出了尖尖的犬齿。

    “我这具身体充其量是个玩具,你不用大费周章,现在的我没有反抗的能力。”落颜扭过头,一脸的不甘,眼前这个男人无非跟那个毒篪一样。落颜职能听天由命任人摆布。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精壮的身体上浮现出的符文图腾,与第一次由魅妖变化的有些区别,落颜闭起眼睛等候发落。

    “呵…要不要这么认命?都不挣扎一下吗?”琳保持着邪媚的笑容,伸出舌头舔上落颜的脖颈,一双大手划过落颜的小腹,握住哪柔软的分身。“听说,毒篪那臭小子在这里安装了什么东西…”大手握紧落颜的分身开始大力套弄。

    “额…”落颜皱了皱眉头身体绷紧,往琳怀里靠了靠,两手抓紧琳的胸带。分身在琳的手里开始挺立,白嫩的肌肤上泛起一丝红晕。

    “舒服吗?”琳一手环着落颜的腰,语气很是温柔,那具有蛊惑人心的沙哑男音钻入落颜的耳朵。手上的套弄也加大了幅度,紧跟着低头吻住了落颜颤抖的嘴唇。

    “唔…唔…”落颜感觉下身着了火,体内的欲望四处乱窜寻找这出口。口中被肆意掠夺,自己的犬牙不时的碰上琳的尖牙,琳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没那味道炙热、冰冷、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但是却像火焰吸引飞蛾一样。

    “灵魂的味道真是美味,美味到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品尝。”琳放开对落颜的钳制,看着自己怀里隐忍的落颜开始娇喘,琳眯起眼睛,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嘴角。

    “要做…就快做…别在哪…恩啊…惺惺作态。”落颜觉得自己已经到了迸发的边缘,磕磕绊绊的说完,只感觉琳的手加大了力度,套弄时不停的刺激自己的分身的顶端,紧跟着一股热流冲出铃口,让落颜瞬间绷紧了身体,直到喷出四股白浊才气喘吁吁的说出话。

    “会做的,但是今天我是要在你的灵魂上烙下印记。我想多给你点快乐。”琳说着,眼里的笑意更浓了,一只手指钻入落颜的股间,指腹抹到暴露的前列腺,狠狠的按了上去,顿时引来落颜一阵颤抖。

    “啊…我…不想要…”感觉下身的手指已经慢慢变为三只,菊穴在被扩张,但是为什么一阵阵快感传遍四肢。落颜想要挣脱琳的束缚,但无奈琳的力气之大,将自己强行按在腿上。

    “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我的印记?这代表…永生…”琳感觉菊穴内开始自行分泌肠液,抽出手指,让落颜跪趴在铺满厚厚皮毛的地上,自己则是紧随其后,露出了狰狞的巨大分身,顶端对准菊穴。

    “我不要,不要永生…把我的妖力还给我…放了我…”落颜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指尖死死抓紧地上的皮草。散落一地的长发加上那精致的面容,让琳的分身肿胀的更加大了。

    “既然颜说了,妖力当然可以还给你,但是…即使我放了你,你也无法离开我。”琳慢慢挺身,巨物已经开始进入落颜的身体,落颜的身体愈合能力很强,所以穴口紧致无比,刚刚进入时琳就深深呼出一口气。

    “啊啊…为…为什么…”落颜感觉后穴一阵酸胀,但无奈琳本体的分身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巨物擦过前列腺时,一阵酥麻感传遍了全身。

    “灵魂契约一旦缔结,永生不得反悔。你身上将被灌入符文印记,如果颜你离开,在你身上的副符文会把你拽回赤炼地狱。即使这样…颜还要离开吗?”琳将分身整根没入落颜的后庭,感受着内部的温度,感受身下的人微微颤抖着。

    “出去…出去…我不要缔结契约…啊啊啊…”落颜一听就急了,如果这样自己岂不是一生都无法脱离琳的魔爪。琳已经还是前后律动起来,巨大的分身不停摩擦内部外凸的前列腺。前列腺本被肠壁阻隔开,但如今却要承受直接刺激,分身不停的滴出透明的液体。落颜扭动这纤腰,眼角渗出一丝泪水。

    “是不是很舒服?恩?”琳见落颜的挣扎已经不再明显,身手摸向落颜的分身,早已经硬挺挺的立了起来。琳加快了下身的速度,落颜只能从嗓子里挤出破碎的呻吟声,剩下的就是声声娇喘。

    “嗯哈…哈…不要了…不行了…啊!!!”落颜的声音都在打着哆嗦,后穴中传来的阵阵快感导致落颜实在坚持不住射了出来。

    见落颜已经高潮,琳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将巨物一个深顶将欲望洒在落颜体内,落颜感觉下身传来一股暖流,只看落颜向后仰起头,两腿开始打颤,分身上开始浮现出黑色的符文图腾,顺着小腹由两边分开到腰身,缠绕到身后尾椎骨的位置,结成了一个漂亮的圆形的印记。

    “你是我的了…”琳将瘫软在地上的落颜抱起,吻了吻那泛着红晕的脸颊。由于体力透支,只看落颜在琳的怀里微微抽搐了几下,慢慢化出了原型,一只雪白的银狐,就这样被琳抱在怀里。琳的笑意更浓了,将狐狸紧紧抱在怀里,便离开了圣堂。

    番外8赤炼地狱

    落颜穿着白色的长袍,站在宫殿华丽的露台上,看着远方那一抹殷红色的太阳,一只手把玩着这发丝里结成的银针,自从琳兑现承诺将妖力还给了自己,已经在这个地方呆了小半年了。想过逃跑,但是每次对着镜子看见尾椎骨上的印记就只能打消逃跑的计划,这种灵魂缔结以前就听说过,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会用在自己身上,抢夺玉骨居然碰到地狱冥界的人。想到这落颜只是深深叹出一口气…

    “亲爱的,在想什么?”琳从身后轻轻环住落颜的身体,感觉怀里的人打了一个激灵。“怎么?吓着你了?”琳轻轻吻住落颜的脖颈,突然“噗”的一声感觉有什么东西刺入腹部,松开环住落颜的身体后退两步低头看去,由发丝拧成的银针像手腕一样粗,穿透了自己的小腹。

    “怎么才能杀了你?”落颜转过身,眼里全是寒气,看着自己的发丝穿过琳的身体。目光里没有丝毫情绪,就着样平平的问着。只有施术的本体死亡,缔结灵魂才会失效,落颜非常明白。

    “又是这样…这几个月这是第几次了?”琳微微皱眉抬起头,一只手握住插进体内的银杵慢慢抽出,伤口内没有一丝血迹,伤口很快愈合了。

    “我要离开,离开这个鬼地方。”落颜将抽出的银杵散去,银杵瞬间变为发丝散落在落颜的胸前。

    “可以离开,但是要等你爱上我以后,而且你在这里呆的越久,符文就烙的越深,等烙印融入了你的血液,你就不会想离不开我了。”琳没有发怒的迹象,向前走了两步说完便吻上了落颜的唇。落颜只是站在原地任由琳肆意掠夺口中的津液。

    “说你爱我,如果你说…今天我带你出去补充妖力,这几个月你没有修炼过,想必妖力有所下降吧。”琳钳起落颜的下巴,一脸暧昧的看着落颜。琳十分清楚落颜需要什么,妖魔对于自身的妖力有着无限的渴望,更何况是现在的落颜,急需补充妖力来壮大自己。

    落颜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是很快就垂下眼角,这几个月来琳对自己照顾可说是无微不至,但是从不让他离开宫殿,说赤练地狱里有很多亡魂,如果被其他亡魂吸收了将会永不超生。如果能离开这座牢笼还能补充妖力,这个诱惑真的很大,但是爱他?我真的爱他吗?还是编个谎言骗骗他就好。落颜心里盘算着。

    “你们狐狸果然心眼够多,这种时候还在考虑算计我?这么顽皮么?”在赤练地狱任何一个生物的想法都逃不过琳的耳朵,琳将大手伸进落颜的长袍,捏上胸前那颗蓓蕾,左右转动。“还是说只有在床上,你才愿意说爱我?我不介意现在就做一次。”琳伏在落颜耳边用气息说着,感觉落颜明显的抖了一下。

    “我…我爱你…”落颜居然忘了琳这家伙能窥视内心,如果这家伙现在发情想必做完了自己也动不了了。如果琳在床上发狠,自己会因为体力下降被迫现出原型,即使在现出原型的情况下,琳也会无休止的侵占自己,只不过用野兽的身体承受琳巨大的欲望着实吃力。落颜最后选择了对琳顺从。

    “我也爱你,亲爱的。”琳吻着落颜的侧脸,露出了一个暖人的微笑。“出去不许远离我,我不想你受伤。”琳直起身拉着落颜走出房间,虽然赤练地狱内自己是可以王,落颜十分安全,但是失去保护的落颜在这里可是相当危险的,毕竟这里不是人间,亦不是妖界。

    脚下一路的小石子,偶尔看到赤红色的血池中不断伸出亡魂的手臂,努力的想要爬上来。一望无际的石路上偶尔会看见某个亡魂正在吸食弱者的精气,地上时不时跑过几匹披着战甲的骨马,这里是真的地狱。

    “我们要去哪里?”落颜跟在琳的身后看着眼前的一切,这里除了血腥、死亡、折磨就没有其他的了。落颜冷冷撇了一眼脚下的枯骨,问着琳去向。

    “去捕获黎嚣,今天是它苏醒的日子,它的精元能提升你妖力,是你在人间妖界寻不到至宝。”琳一边解释一边向前走着,自从落颜来到赤练地狱,还从没收到过礼物,黎嚣这份大礼早就想送给落颜了,琳边走边扬起一丝笑容。

    一路无话,直到琳站在一个巨大的洞穴门口。四周寸草不生,感觉洞内散发出阵阵腐烂的臭味,落颜急忙捂住口鼻,眯起眼睛,那股味道十分刺激,对于狐狸来说简直难以忍受,眼睛被熏出一丝泪水。

    “站在我的结界里,不要出去。”琳在落颜身体周围设下符文结界后来到洞口,取出一只精致的笛子,缓缓吹出一首仟魂曲,不等曲子吹完,就感觉大地开始颤抖,四周的石壁开始滚落,落颜站在结界内看见头顶有大块的落石砸了过来,但是自己却没有躲开,巨石砸中结界后便碎开了。自己什么时候对琳如此信任了,这要是以往,自己一定会躲闪的。

    大地开始裂开,感觉洞内的死亡气息更加浓郁了,那股阴冷让落颜着实的打了一个哆嗦,这是身为狐狸的本能在告诉自己,马上会有个重量级的选手出现。落颜眯起眼睛看见洞内有一个庞大的身影正在移动,一阵灰尘遮挡了视线,待灰尘散去,只见一只巨兽站在琳的面前,这只巨兽大约有30米高,全身棕黑的毛发覆盖在身体上,尖利的爪子深深插入地面,往上看去,巨兽居然是三头地狱犬,赤红这六目,呲着牙,口中的粘液不停的淌落满地,接触到唾液的石头发出“滋滋”的响声,是腐蚀液。如果自己妖狐化,想必体形也只能有这家伙的一半,以对犬科的了解,看样子这个叫黎嚣的家伙是被激怒了。即使落颜想要保持冷静,双腿也本能的打着哆嗦。如果不是琳在想必自己早已经逃跑了。

    琳看着眼前的黎嚣,眼里闪过一丝戾气,伸出手一把华丽的权杖出现在手心上,另一只手上出现一把圆环形的弯刀。背后展出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一个纵身跳上黎嚣的其中一个头部,手上的权杖插在黎嚣的眼睛里,黎嚣对天长啸,不停地甩这头,另一个头张着血盆大口冲向琳,琳则一个翻身挥起弯刀移到砍向黎嚣的头,轰隆一声,一颗头滚落在地上。蓝色的血液从伤口里喷了出来。

    受伤的黎嚣开始发狂,不停的胡乱攻击这琳,四肢及双头不停的挥动,唾液甩的到处都是。琳挥动翅膀停留在半空中,由上之下注视着地上的狂躁之物。黎嚣其中一个头对准了琳,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股绿色的盐酸,琳侧身躲过攻击。顺势俯身下冲,权杖摩擦弯刀,随后将手一挥,无数的刀气飞向黎嚣,哗啦啦的利刃割断了黎嚣的另一颗头。

    只有一个头的黎嚣左右巡视着,发现了站在一旁的落颜,顿时抬起前肢,不停的晃动大地,一阵剧烈的晃动,让落颜脚下不稳,一个踉跄跌出了结界,黎嚣见状不在理会琳,直直的冲向落颜。

    琳见状离开俯身冲过去,却没想到刚刚砍下的两颗头还有意识,分别从不同的位置向自己喷洒腐蚀粘液,眼看黎嚣离落颜越来越近,琳开始红了双眼。

    落颜急忙从地上爬起,燃起妖气现出原型,展现出妖狐化,在身形上虽然只有黎嚣的二分之一,但是妖狐化能提升自身的防御力,只看全身毛发不再柔软,而是炸着一身的纲毛,坚硬无比。落颜龇牙咧嘴吐出瘴气,模糊了黎嚣的视线,正当黎嚣一个猛扑,落颜一个翻身跳上黎嚣的后背,张开嘴咬住咬住黎嚣的脖颈不停的撕扯,身体上的毛发开始伸长插入黎嚣的身体。

    琳此刻已经招来地狱黑雷,瞬间两道黑雷击中了两个黎嚣的头颅,顿时两颗头颅化作一堆黑灰。

    黎嚣一个抖身,将落颜甩下,落颜被撞的两眼发黑,黎嚣冲向落颜,却被一个巨大的外力撞开了,紧跟着一个刀光,黎嚣最后一个头颅终于落地。尘埃散去琳一脚将黎嚣踢翻,一只手插入黎嚣的胸膛,用力向外一抽,只看有什么气体正往琳的手心里涌去,直到最后气体化作一颗紫色的珠子。

    “颜…快吃进去…”琳见落颜已经恢复人型,掰开落颜的嘴将精元塞了进去。精元只要离开身体15分钟就会烟消云散,所以才不得已带着落颜一起过来,虽然设了结界,没想到落颜还是受伤了。

    “唔…琳…你的肩膀…”落颜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琳的两个肩膀受伤了,这家伙不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吗?怎么受伤了?

    “黎嚣只会伤害灵魂,是专门吃灵魂的灵兽,我这个是小伤,倒是你,有没有怎么样?”毕竟落颜现在是灵魂体,幸好他本身灵活,不然第一时间就会被黎嚣吞噬。琳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幸好有惊无险。

    “没事…还挺好的…”落颜努力撑着身体,却一个无力差点摔倒,琳一个用力将落颜拦在怀里,将人直接抱了起来。

    “这么爱逞强?”琳眼中全是怜爱,微微皱起眉,将手臂紧了紧,带着落颜回到自己府邸。一路上落颜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老老实实的窝在琳的怀里。从眼神中能看出落颜在不安,双手紧紧抓住琳胸前的衣服,难道是在担心琳的身体。落颜甩了甩头,将脸埋在了男人怀里。

    番外9变化(激h)

    硕大的宫殿中,昏暗的走廊上,尽头虚掩着一丝门缝,里面传来低沉的喘息声,落颜放轻脚步趴在门缝间向里窥视。

    琳已经褪下盔甲,露出精壮的身体,能看见在后背肩胛骨的位置上有两个冒着绿色液体的圆形伤口,伤口内不停的流出夹杂着黑血的黏液,琳从一旁的置物柜上取下一瓶什么东西,打开瓶口将液体倒在伤口上,刺激的疼痛让琳倒吸一口冷气。这是黎嚣的腐蚀液造成的伤害,由于有灵魂契约的束缚,落颜感觉自己的后背也传来了阵阵刺痛。

    “我帮你。”落颜推开门,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俊冷,语气也没有丝毫温度,脚步很轻走到琳身后。

    “如果你现在想玩头发的游戏,我没法陪你。”琳转过头对着落颜无奈的笑了笑。现在的后背火辣辣的,由于伤口在背后,上起药来着实是蹩脚。

    落颜没有说话,接过琳手里的药瓶,从一旁取了些纱布,用纱布蘸了蘸药水,然后轻轻的擦拭伤口。动作很是轻柔,低着头几屡银发垂了下来,气氛顿时显得十分温馨。

    “这么温顺?怎么?转性了?”琳侧过头,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看着落颜在身后轻柔的擦拭自己的伤口,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能感觉出此刻的落颜就像天使一样,小心的处理自己的伤口。

    “闭嘴!”落颜皱了下俊眉,手上微微用力,一阵刺疼让琳闷哼了一声。

    “下黑手?要谋杀亲夫吗?”琳啧了一声转过身,轻轻抓住落颜的手腕,邪媚的抬起眼角看着落颜。

    “我看你没什么事,我走了!”落颜起身想要离开,却被琳一个用力拉了回来。一个重心不稳跌进琳的怀里。

    “你在害羞?”琳亲吻着落颜的面颊,用气息说着暧昧的言语,落颜不耐烦的侧过头躲开琳的亲吻。

    “感谢你救了我而已…”落颜将视线挪到一旁,语气虽然不好,但是却没有挣开琳的怀抱。

    “要感谢我?那还是用这里比较好。”琳一只手伸进落颜的长裤,摸上股间的入口,手指不停的扶弄着入口的花瓣,伸出舌尖舔舔嘴角,不时的将带有情欲的气息吹向落颜的耳朵。

    “你后背又不疼了吧?”落颜皱起眉头,阻止了琳的下一步动作,拍开裤子里的魔爪,起身整理了凌乱的衣物,给了琳一个狠狠的白眼,转身出了门。琳则是看着落颜的背影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额…疼死…”琳皱起眉头,看来光是用药效果欠佳,灵魂的伤害还是应该由灵魂来填补,琳披上外套,离开宫殿前往狩猎场寻觅强大的亡魂来安抚自己受伤灵魂。

    轰隆隆…一阵山崩地裂,一阵黑烟由地面升起,烟雾散去发现地上躺着一条巨大的赤蟒,琳手里握着一颗橙色精元走向一旁的落颜。

    “这次的稍微差了点,将就吧。”琳努了努嘴,将精元放在落颜手里。落颜侧坐在结界内,手里握着精元,眯起眼睛抬起头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怎么?不满意?”琳看落颜没有反应,蹲下身注视着落颜的双眸。

    落颜收回眼神,垂下眼角将精元吞下,这段时间自己的妖力提升巨大,琳隔三差五的带自己出来狩猎,琳倒地当他是什么?玩具?猎物?还是…爱人?落颜脑中不停地排查。

    “不用想了,是爱人…”琳给了一个邻家哥哥的温暖笑容,眼神透着宠溺的爱意。

    “不要随便窥视我的内心。”落颜面无表情站起身走出结界,扬起一阵白雾,落颜化作一只银狐往住处跑去。琳则是唤来了自己的战马,一个跃身翻上马背,紧追落颜身后。

    “又难为情了?要不要上来?”琳追上后向落颜伸出一只手,狐狸只是侧头吊起眼角看了一眼男人,并不予理会,埋头一个猛冲拉开了自己与战马的距离,琳见状只是轻轻笑了笑,策马紧随其后。

    “累了就别逞强。”已经跑了两个小时,刚进入赤练峡谷,就发现落颜脚步开始放慢,嘴微微张开不停的喘着粗气。琳一把抓住落颜的后颈皮毛,一用力将落颜拉上了马背。落颜趴在马背上,抬眼看了一眼琳,随后就闭起眼睛不做声响。

    回到住处,琳将落颜抱进浴室,落颜坐在像游泳池一样大的浴室内,渐渐褪去野兽的皮毛,展露出白皙的酮体,长发垂在胸前,双手支起身体。

    “你在勾引我吗?”琳抬起一条眉毛,用狐疑的眼神看着落颜,这样的落颜看起来相当可口,只发觉下身迅速胀大,不等落颜说话,一个俯身吻上了落颜的唇。

    “我要洗澡,身上脏死了。”落颜皱着眉推开琳,一头扎进水里。琳也没有阻止落颜,只是褪去身上的衣物,踏进了浴池。

    当琳洗好后,发现落颜还在浴池的另一端舔舐自己的身体,动作轻柔,显得十分诱人。琳没有催促落颜,站起身围了一条巨大的浴巾,走出浴室,回到卧室。

    抬起眼透过发丝偷瞄到琳的动作,看到琳走出浴室后,落颜抬起头,伸长了脖子向外看去,确认琳已经离开,落颜坐回水里,伸出一只手指摸向自己的股间,轻轻用力,一只手指插进了紧致的菊穴。

    “呼…嗯…”落颜尽量放松,让菊穴尽快适应手指的扩张,紧跟着又插入一根手指,落颜抿着嘴唇,将两指尽可能的分开,感觉菊穴又柔软了些,立刻又将第三根手指送进自己体内。

    “啊…”一声低喘感觉后穴一阵酸胀,落颜虚掩着眼睛,感觉有热水涌进,身体跟着有些颤抖。稍后手指开始在后穴中缓慢的抽插起来,直到发现后穴已经适应,落颜回过头,一脸隐忍咬咬牙好像在做什么重大的决定。最后落颜闭起双眼,将小指也挤进了后穴。

    “额啊…”落颜立刻拱起身体,尽可能分开两条腿,跪在浴池里不敢动弹。直到最后菊穴已经完全适应,落颜才起身用浴巾围好下身走出浴室。

    “你在里面养鱼?你要再不出来,我就进去救你了。”看着落颜下身围着浴巾,两只手不停的擦着长发,落颜居然在浴室里面窝了一个半小时,琳开口调侃道。

    落颜撇了一眼琳没有理会,只是默默坐在床沿擦着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