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9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番外5精元

    “燚,醒醒…”毒篪轻轻拍打韩秋燚的侧脸,发现昨夜狐狸一宿未归,毒篪一早便开了追踪器。发现韩秋燚停留在一栋别墅内,当毒篪破门而入时,见韩秋燚正在熟睡。

    “嗯…额…篪…这是哪里啊?”韩秋燚微微睁开眼,感觉脑袋疼的快炸了,迷迷糊糊一手扶住头,慢慢支起身体。视线好不容易对上焦距,却看见毒篪一脸焦急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昨天晚上干嘛去了?为什么不回家?”毒篪见燚的状态很差,并没有过多的责备。

    “昨天…我执行任务…然后…然后…嗯…头好疼…”韩秋燚努力回想昨天的事情,但是死活想不起来,越想头越疼,最后只能扶着额头微微颤头。

    “行了,先回家。”毒篪见韩秋燚十分痛苦,也没继续深究。拿过随从准备的大衣佩在韩秋燚身上,将人打横抱起,便回了家。

    “吴浩一会就过来,你在躺一下。”毒篪坐在床沿。这回家的一路燚都在昏睡,刚把韩秋燚放到床上,就看见睡眼朦胧的狐狸醒了过来。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头疼…”韩秋燚支起身子,突然感觉下身不适“唔…好疼…”伸手摸去,感觉花穴入口非常的肿胀。轻微的触碰都像针刺一样。

    “怎么?还有哪里疼吗?”两手抓住对方的肩膀,来回摆弄端详着自己的爱人。眼神显得十分焦虑。

    “嗯…没事,等吴浩来看看就行。”韩秋燚轻轻摇头,难道是因为自己长胖了?紧身衣勒的太紧磨到了私处?还是先不告诉篪的好。

    “少爷,吴大夫来了。”毒篪刚想追问,站在门口的管家便说了话,紧跟着抬手请吴浩进屋。

    “燚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差。”吴浩径直走进屋里,看见韩秋燚坐在床上神情疲倦。

    “昨天出去执行任务,之后就一夜没有回家,今天早上在北湖别墅找到他,发现燚十分嗜睡,而且对昨天的事情貌似失忆了。帮他检查一下。”虽然是在家里,但由于韩秋燚身体特殊,家里的医疗设备并不比医院少,毒篪一边说着,一边给吴浩让开一条路。

    “嗯。”吴浩大概了解了一些状况,开始着手准备需要的设备。韩秋燚靠在床头上等吴浩给自己抽血化验。

    “浩,有结果了下来告诉我,帮里还有点事,我先去处理下。”昨天听说在码头交易时遇上了条子,后面还有一堆事等着自己处理,一早为了找燚已经废了不少时间,这会正好趁着燚检查,自己得先处理公事。说完毒篪便下了楼。

    “昨天的事一点都记不得了?”吴浩拿着化验报告,抬头看着韩秋燚。

    “我记得我杀了那个政客,后面…怎么到的北湖别墅,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如果努力想头就特别疼。”为什么吴浩眉头皱的那么紧,难道自己的了不治之症?

    “除了失忆还有哪里不舒服?”吴浩继续问着。

    “我…我下面好像有点磨破了…”韩秋燚涨红了双颊,一脸的害羞对吴浩说着。虽然吴浩是自己的主治医师,但是主动提出不适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裤子脱一脱,我检查一下。”吴浩放下化验单,转身对韩秋燚说。

    “不…不用看了,拿点消肿的药给我就好,我自己擦。”吴浩是医生自然没什么不好意思,但是韩秋燚还是婉转的拒绝了检查。

    “也好,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以后叫篪节制点。”吴浩一边说一边从药箱里拿出一只软膏递到韩秋燚手里。

    “额…嗯…”节制?篪这几天忙的要死,哪有时间做啊…不过无所谓了,自己涂点药很快就会好了。送走吴浩后,韩秋燚将软膏挤在手上,轻轻揉进花穴,一阵冰凉的感觉缓解了不少刺痛。

    “篪。”吴浩在楼下见到毒篪正在打电话。毒篪举起一只手示意吴浩稍等。匆匆交代完之后,毒篪转头问道“怎么样?燚的情况?”

    “脑电波的波动比较大,血液检查也发现了类似安眠药的成分,我怀疑燚是受了什么刺激,被人下了药,才会导致失忆,但是药物成分不大,应该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这几天让他多休息,还有…管好你的鸟,别太激情了。”吴浩拍拍毒篪的肩膀。“我那边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有事再打我电话吧。”吴浩说完只抹开一丝笑容便转身离去了。

    “管好我的鸟?”毒篪差异,但是也没有多想。这时管家突然出现。“少爷,来了一个女人,说要见您。”

    毒篪起身来到门口,看到这个银发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妈!”定了定神回身对管家说“快去叫燚下来。”随后将玉雪迎了进来。仆人见主人如此殷勤,连忙准备了茶点。

    “妈妈…”韩秋燚扶着楼梯扶手,从二楼望下去。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但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个紧紧的拥抱,靠进在楼梯口对自己展开双臂的雪玉。

    “小燚…”雪玉温柔的轻拍男孩的后背。那充满母爱的神情让雪玉看起来犹如天使一般。

    “妈~燚他昨天发生了事情,身体有些虚弱,我们坐下说吧。”毒篪一把扶过韩秋燚,将人拖到沙发上。

    “身体有些弱,不过问题不大。”雪玉低头吐出一颗红色的珍珠。喂进了韩秋燚的嘴里。“是精元,会立刻帮你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雪玉轻轻抚摸韩秋燚的头顶。

    “妈妈,你不走了吧?”韩秋燚抓住雪玉的手,正值夏季雪玉的手却无比冰凉,散发着一股寒气。

    “我就是来看看我的外孙,小住一段时间,不会打扰你们太久。”雪玉将眼神移到毒篪脸上,随后微微一笑。

    “您想住多久都可以,不会打扰我们。附近下了结界,猎妖者接近不了。还有这个隐藏妖气的魔篥芫,猎妖者找不到您。”毒篪恭敬的掏出了一颗红色的果实,递给雪玉。

    “谢谢,没想到我的女婿居然跟地狱的掌管者还有交情。”雪玉微微笑笑,轻轻抬头吞下了魔篥芫。“我可不像小燚已经被你圈养了,过段时间我要去看看韩风,就是小燚的爸爸,我很久没有去拜祭过他了,既然能隐藏妖气,陪着风才是我最大的心愿。”雪玉起身坐在韩秋燚身边,韩秋燚只是死死的抓紧雪玉的手,一脸委屈的看着雪玉。

    “妈妈还要走吗?韩秋燚不忍雪玉在外面漂泊,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雪玉。

    “暂时不走。”雪玉笑笑说到。

    “那就多住些日子。”韩秋燚将头埋的更深了。”

    “嗯。”

    女人怀里抱着儿子,这一刻是如此的温馨,剩下的就是需要照顾两天外孙。这种场景是雪玉以前想不到的,这一切或许都要谢谢眼前的这个男人毒篪。

    番外6鬼牙的决定(激h)

    医院走廊上一阵狂奔的脚步声,护士们纷纷避让。只见一个黑影快速闪过,哗啦啦一片的吵闹。

    “牙…”推开病房大门,魅妖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见牙靠坐在病床上,一只手打着石膏,胸口缠着绷带。魅妖一脸焦急,双手抚上床沿,上下打量着鬼牙。“怎么伤的这么重?”

    “没事,那群人在撤离的路上安放了炸药,只受了点皮外伤。”鬼牙,静静望着屋外,言语中没有什么温度,但是却难得的让魅妖安心。

    “牙…”魅妖咬了咬下唇,脸上那一股的娇媚不见了,反而出现了一丝忧伤。“我好担心你,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很难得看到如此认真的魅妖,却让鬼牙心里泛起一阵不忍。

    “不会的…”鬼牙的语气中难得带出点温柔,但对于魅妖来说已经足够了。

    “你安心养伤。我把你的东西搬到我家了,等你出院我来照顾你。”魅妖转身拿起一个苹果,坐在床沿削了起来。

    “嗯…”鬼牙微微皱眉,但是并没有拒绝,只是远远的望着窗外。魅妖已经不是第一次私自搬自己的东西了,每次受伤,魅妖都会悉心照顾,虽然以前拒绝过,但无奈魅妖总先将自己的东西搬走,弄到最后不得不过去。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我会去找御宁,你近期的任务都由我来,等伤好了,再回帮内。”魅妖切下一小块苹果,送到鬼牙嘴边。

    “任务不用…”鬼牙话还没说完,苹果就塞了进来。

    “怎么?你担心我?”魅妖换了一副暧昧的表情,娇艳的面容贴近了鬼牙。

    “随你吧…”鬼牙默默嚼着嘴里的苹果。将脸扭到一边,表情却阴冷了下来。

    “你个性怎么这么别扭。”魅妖撇撇嘴,拉开了与鬼牙的距离。

    鬼牙转过脸,眯起眼睛盯着魅妖,黑色的瞳孔里透出一丝迷惑以及不悦。

    “好好好,别扭着吧。谁让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魅妖无所谓耸耸肩膀,翻了一个白眼。“我先去处理些事情,后天我会安排你出院。”魅妖看鬼牙没有回答的意思,“去我哪。”微微皱眉给了个微笑后便出了门。

    魅妖,体内住着地狱的王—夜琳,全身的血液带有腐蚀性,用毒、用香的高手,帮派内的中流砥柱,在外人看来永远是妖艳惑人,杀起人来手段毒辣,但没人知道,她幼年就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被母亲虐待,那年差点被亲生父亲强暴,13岁的她在慌乱中,摸到一把剪刀,直直插入父亲的后背,连续几个重刺,男人便一命呜呼了。

    小女孩吓坏了,坐在血泊中不停的哭,但等母亲回家的时候,却不听女孩的诉说,一顿毒打后举着电话要将女孩卖给s俱乐部,女孩全身是血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腿,求她不要这样做。但是却被一脚踢开。

    最后,女孩趁母亲熟睡,用剪刀刺入母亲的心脏,女人只是抽搐着蹬了两下腿,就随着丈夫一起去了黄泉路,女孩瘫软在地上,两眼没了焦距。直直看着天花板。

    “血的献祭…人类…你愿意用这两个肮脏的灵魂换取救赎吗?”眼前出现了出现了一个满头红发的男人,一身的威猛漂浮在半空中,两眼微微下垂,看着地上呆滞的女孩。

    “我…我愿意。”女孩机械的回答着。

    “从今天起你就叫魅妖,你的血液将获得永恒的魔力,身体将百毒不侵,同等的代价,这两个灵魂将永远得不到解脱,徘徊在无尽的地狱之中。而你的身体从今天起,就是我夜琳在人间的肉身。”说完只看一片红雾围绕在魅妖身边,红雾慢慢缩紧,最后融入了魅妖的身体。

    一觉醒来如果不是看到母亲的尸体,魅妖一定不相信昨夜的事情。魅妖收拾了仅有的一点行李准备逃出这座可怕的城市,谁知刚刚出门就碰上俱乐部的人来家里领人。魅妖慌乱的逃跑,不知跑了几条街,一群男人就那么一直追,最后魅妖被逼进一个死胡同。领头的男人上来就是一顿大嘴巴招呼,打的魅妖满眼金星,就在魅妖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头顶忽然飞过几条钢鞭,6、7个男人瞬间被钉在墙上,看着鲜血从伤口涌出,抬眼望去,一个男孩站在墙头,手里握着两根钢鞭,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救…我…”魅妖无助的向男孩伸过手去,但身体却一点也无法挪动。最后视线越来越模糊,就这样昏倒在地。

    男孩冷冷的看着晕倒的女孩,收起两条钢鞭,跳下了墙头,轻轻抚开女孩凌乱的发丝,虽然脸上被打的红肿无比,但不难看出女孩身上散发这一股迷人的魅力。男孩顿了顿,一手将女孩扛在肩上,一个箭步消失在小巷中,那时候鬼牙15岁。

    “牙…今天晚上我们吃中餐。”魅妖见鬼牙慢慢走出房间,身上的纱布已经拆了,但是还隐约能看到浅浅的疤痕。鬼牙在魅妖家已经住了一个月,魅妖不管任务有多忙,一定会赶在晚饭前回来为鬼牙做饭。见魅妖穿着小围裙站在厨房里,鬼牙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魅妖微笑转过头去,忙着手里的事情,最后四菜一汤端上桌子,拉着鬼牙坐在身边。

    “牙…尝尝我的中餐做的怎么样?”魅妖甜甜的看着鬼牙,把筷子递到鬼牙面前。

    “一起吃吧。”鬼牙接过筷子,夹了一块豆腐放在嘴里,十分的可口。淡淡香气钻入鼻中。

    “别光吃素,呐,尝尝这个羊肉炖党参,很补的。”魅妖夹了一块羊肉放在鬼牙碗里。

    边吃边说着帮派内的杀手任务,两人吃饱后,魅妖起身收拾残局,鬼牙已经回了房间,低头闻了闻身上那一股的油烟味,魅妖直奔浴室。

    鬼牙坐在床上,打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10多分钟后鬼牙起身到客厅倒水,突然浴室门打开了,魅妖原本盘在头顶的长发,滴着水散落到背部,身上裹着红色的浴巾,显得更加性感。

    魅妖看见鬼牙端着水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直直的看着。魅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鬼牙“发什么愣?要喝水吗?我给你倒。”魅妖拿起杯子,突然手被鬼牙抓住。

    “琳呢?”依然冰冷的语言。

    “琳?带落颜回地狱了,他现在不在我身体里。”魅妖回答道。

    鬼牙依然死死抓住魅妖的手,手心有些出汗。“突然问琳,是有什么…”魅妖刚要追问,鬼牙猛的将魅妖拉进怀里,紧跟着就是一个又深又长的热吻。魅妖先是一惊,睁大了双眼,感觉鬼牙的舌头钻入自己口中,那冰凉的舌尖不停的舔弄自己的上颚。

    “牙…?”鬼牙的嘴终于离开了自己,魅妖不解的看着鬼牙。

    “我要你了。”说这鬼牙一把把魅妖抱在怀里,直奔卧室。鬼牙的眼神极为深邃,微微皱起的眉显得更加性感。

    “牙!你慢点,你的伤…”魅妖生怕压到鬼牙的胸口,毕竟那里断了2根肋骨。

    魅妖被压在床上,鬼牙的热吻又一次贴了上来,大手一把拉开魅妖浴巾,一对白嫩的玉峰弹了出来,大手不停的搓揉着蓓蕾,只听魅妖呜咽了几声,鬼牙抬起身,一把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结实的胸膛。

    魅妖侧过头,脸红的像能滴出血来,双手捂在胸前,两腿用力的夹紧。突发的状况让魅妖措手不及。

    鬼牙两手将魅妖的腿分开,紧跟着两条大腿贴上了雪白的纤腰,鬼牙低下头舔上了花穴。

    “啊…牙…别…”一股酥麻直冲大脑,魅妖死死咬住下唇,感受鬼牙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鬼牙没有停下动作,不时将舌尖刺入花穴,感觉内部的爱液开始多了起来,而自己的下身早已肿胀不已,直起身,退下长裤,用自己的欲望不停的磨擦花穴,让爱液沾满了整个柱身。

    “我要进去了。”鬼牙低沉着声音说到,将欲望的顶端对准了花穴入口。看着魅妖羞涩的点点头,鬼牙下身微微用力,顶入了花穴。没想到魅妖的内部这么紧致,直到发现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前进,鬼牙抬起头,紧紧皱眉“你是第一次?”

    “…我13岁认识你,而在我的生命中早就认定你了,怎么可能跟别人发生关系…”魅妖涨红着双颊“只有在我需要的时候,血液才有腐蚀性,放心…”

    “谁问你血的事了,为什么刚刚不说?鬼牙的眉头拧成了川字,早知道魅妖是第一次就应该多做些前戏,鬼牙刚想要将欲望退出来,却被魅妖一把拉住。

    “给我…我要…别离开我…”魅妖下垂眼角,不好意思看鬼牙的眼睛。

    “如果疼就告诉我。”片刻鬼牙用难得温柔的声音说着。欲望再一次深入,直到抵住那最后一道防线。下身轻轻用力,啵的一下刺穿了魅妖的身体。

    “啊…”原本紧咬着牙关的魅妖想忍住疼痛,但是被贯穿的身体,突然一阵撕裂的疼痛,让魅妖喊了出来。

    “很疼?”鬼牙眼中带着一丝焦虑,停止了身下的动作。

    “没有,继续吧。”魅妖用极温柔的眼神看着鬼牙,感受下身有一股液体流出了交合处,一定是流血了。

    鬼牙见魅妖没有过多的不适,开始继续向前,直至顶到底整跟没入。鬼牙开始缓慢的前后移动,看着魅妖那一脸的隐忍的表情显得更加娇艳撩人。鬼牙感觉花穴内更加湿滑后开始慢慢加快速度。

    “牙…好厉害…嗯啊…”由于鬼牙动作十分轻柔,魅妖感觉在疼痛中夹杂着阵阵快感,不禁开始张嘴娇喘起来。

    见魅妖已经开始适应,鬼牙加大了律动的幅度,感受着魅妖体内开始阵阵痉挛。

    “啊…牙…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感觉体内像被雷劈中一样,感觉鬼牙的欲望正在刮弄着自己的内壁,一波波酥麻的感觉让魅妖觉得此时已经无法保持冷静,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下身已经湿透了,本能的加紧了下身,但无奈此举让内壁更加敏感。魅妖大叫一声,身体向上拱起,整头向后仰去,紧跟着身体一阵阵痉挛。

    鬼牙见状也加快了下身的动作,但如此却延续了魅妖的高潮,让魅妖眼角开始渗出泪水,高潮的快感让魅妖一阵媚喘。最终鬼牙一个挺身将欲望射入魅妖体内,才停止了一场激烈的性事。

    鬼牙翻过身,一把将魅妖拥入怀里,身上虽渗出一丝薄汗,但脸上却恢复了以往的冷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