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7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这一个星期把宝贝憋成这样了?”毒篪感觉嘴里的津液浓郁香甜,一抬头便吞入口中。看着韩秋燚两眼虚掩着,嘴里吐出带有情欲的气息,毒篪眯起眼睛带出一丝笑意。

    “啊…篪…好痒…”感受男人的头伏在自己两腿之前,毒篪的牙齿咬上了敏感的蜜豆,惹得韩秋燚一阵颤抖。

    “宝贝想不想潮吹?”毒篪抬起头,看韩秋燚的呼吸已经开始起伏不定,想必情欲已经被挑弄起来。

    “不…不要…”韩秋燚感觉蜜豆酥麻无比,花穴中吐出大量的爱液,顺着股沟阴湿了床单。

    “不要吗?”毒篪两只手指猛的插入花穴,按上了g点,感觉韩秋燚的花穴突然缩紧,坏心的来回扣弄了一下。

    “嗯啊…篪…好舒服…”花穴内湿润无比,男人的手指不停的刺激自己的敏感点,惹得情欲爆涨,最后只能跟着身体的感觉走。“老公…我要…给我…”韩秋燚最终突破了最后的防线,跌入毒篪的陷阱中。

    “就知道老婆想要,那就叫出来,我要听…”毒篪的话就像罂粟,让韩秋燚上瘾。毒篪加快了手指的力度,每一下都顶在敏感的g点上。

    “啊啊啊…老公…要到了…干我干我快干我…嗯啊…泄了要…高潮了…啊———”韩秋燚挺起胸口,感受男人加重了手指的力度,花穴中不停的颤抖,紧跟着大量的蜜液喷了出来。而毒篪则是用嘴堵上了花穴入口,大量的蜜液全部喷入了毒篪的口中。

    “嗯…老婆的味道怎么这么棒,老公这就操你,你个小骚货。”毒篪说着立刻提枪上岗,对准花穴狠狠的插了进去。久违的味道啊,让毒篪欲仙欲死,虽然在韩秋燚怀孕期间也进入过,但是从来都是小心翼翼,这次终于可以真刀真枪的占有爱人,想到这毒篪就开始发起狠来。

    “啊啊…好棒…篪…好大…”韩秋燚两腿环住毒篪的腰,两只手死死抓住毒篪的肩膀,眉头微蹙,看上去情欲绵绵呼出的气息都透出阵阵舒爽,一声声呻吟声回荡在这激情的夜里。

    待两人在大床上翻云覆雨后,韩秋燚窝在毒篪怀里。

    “篪?”

    “嗯?”

    “我是你的谁?”

    “我老婆。”

    “你爱我吗?”

    “非常爱。”

    “怎么个爱法?”

    “要把全世界最好的给你。”

    “全世界最好的是什么?”

    “我的心。”

    “篪…”

    韩秋燚搂着男人的身体,甜腻的将脸埋在男人胸前,喉咙里发出像猫一样的声音磨蹭着男人的胸膛,他知道,只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即使立刻死去也没有遗憾,因为我爱他。

    《全文完》

    作者的话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总算完结了,接下来上甜蜜小番外,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一下完了总觉得有好多话要说,但是我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已完结空唠唠的…淡淡的伤感有没有…

    番外我要从回杀手榜(激h)

    自从毒刑、毒断出生,韩秋燚就全心全意的照顾两个孩子,只有在夜晚孩子入睡才有时间训练自己的体能,毕竟自己的职业是杀手,韩秋燚想在最短时间恢复最佳状态。

    一天晚上,韩秋燚潜伏在灌木丛中,在白色面罩下轻轻呼吸,两只眸子微微眯起,盯着眼前的猎物,目标正带着两个随从从车内出来。微微挪动身体,感觉脚面融入了大地,沉下气息,以极快的速度欺身冲向目标,快速夺下随从的武器,回身一只手臂环过目标的脖颈掐住喉结,另一只手抵上猎物的脊椎。韩秋燚眼中闪着危险的目光,低声伏在猎物耳边说“你的命~我要了。”

    “谋杀亲夫的游戏好玩吗?”毒篪转过头,看着眼中带着杀气的韩秋燚,毒篪反而眼光中透着宠溺。

    “嫂子好。”身后的随从十分恭敬的向韩秋燚微微鞠躬。

    “不要叫我嫂子。”韩秋燚放开毒篪转身体,回身用带有危险气息的声音对两个随从说着,眼中发出的冷光能令人刀刀致命。

    “可是…是老大…”随从委屈的把目光投向毒篪。

    “篪,干嘛老让别人叫我嫂子?”韩秋燚换了一张娇嗔的脸,转向毒篪,那一脸要杀人的神情瞬间不见。

    “难道你不是他们的嫂子?”毒篪说的十分轻松,眼中带着笑意,看着满脸不爽的韩秋燚。

    “是!但是不要把我叫成女人,好不好。”韩秋燚低头琢磨了一下,咬了咬牙回答了毒篪的话。不就是开了个玩笑吗?至于挖苦我么。

    “亲一下。”毒篪用手指指了指侧脸。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就是强迫韩秋燚大庭广众摘面罩。

    “篪…你…”韩秋燚刚想说什么。

    “看来…下回得叫管家普及一下称呼了…”毒篪回过身,两手环在胸前,一边无奈的摇摇头。韩秋燚看见毒篪的反应赶紧摘下面罩,支起身体,轻吻了毒篪的侧脸,随后立刻带上了面罩,别扭的将眼角垂下,一脸的不甘。

    “改口。”毒篪平平对随从说着,给了随从们一个眼神。

    “是,韩少爷。”随从立刻恭敬的改口。

    “篪~你觉得我身手怎么样?”韩秋燚拉着毒篪走近客厅,满脸的讨好。

    “嗯…凑合吧…”毒篪吃准了燚是有事求他,故意回答的很失望。倒要看看这只狐狸耍什么把戏。

    “啊…凑合…”韩秋燚脸立刻就塌下来了。“我都废柴多久了…”撇过小脸嘟着粉唇,小声叨唠着。

    “怎么?有想法?”毒篪一把揽过韩秋燚的腰,脸上的表情就是像在说“你~我还不知道?”

    “嗯~嗯~”韩秋燚眼神立刻放光,冲着毒篪点了点头。低头想了想后“内个…我想回杀手榜…”韩秋燚睁圆了橘瞳,表情像卖萌的猫。等着毒篪的回应。

    “不准!”毒篪皱了皱眉头,这刚踏实几个月,杀手这个职业本就危险,如今毒篪更不可能让现在的韩秋燚从回杀手榜。

    “老公~~~我们进屋说,站门口干嘛啊~”韩秋燚忙着献殷情,一手掺着毒篪的手臂拉着人进了客厅。

    “篪~~~你看,孩子们有保姆看着,你天天在外面忙,我整天闲在家里,很闷的…”韩秋燚让毒篪坐在沙发上后跨坐在毒篪的双腿上,韩秋燚带着一脸卖乖的表情看着毒篪。

    “闷的想杀人?”毒篪抬抬眉毛,双手环住韩秋燚的腰,往怀里揽了揽。““篪,我跟你说,我爸生前可是传说级的杀手,我这是子承父业。而且我回杀手榜,还能贴补家用。”韩秋燚认真的看着毒篪,就等毒篪点头了。

    “贴,补,家,用?”毒篪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韩秋燚。难道自己养不起这只狐狸,穷到要让老婆出去贴补家用。

    “当然,我贴补那点对篪来说跟没有一样,但是我不想做个闲人。”看毒篪仍皱着眉头,韩秋燚低头想了想,随后一本正经的说“这样好吗?我每次令任务之前都告诉篪,篪说不能接的,我都不接,好不好?嗯?”韩秋燚把双手搭在毒篪,眼神十分诚恳的望着毒篪。

    毒篪眉头终于收了收,嘴角无奈的翘了一个弧度,一把将韩秋燚搂在怀里。“如果答应你…我有什么好处?”毒篪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容,等着韩秋燚自己送上门。

    看了看毒篪那一脸的坏笑,韩秋燚顿时红了脸,但是为了从回杀手榜,抿了抿唇线,最后挣开毒篪的钳制。“去…去屋里…”韩秋燚起身拉起毒篪的手。

    “就在这里。”毒篪一把将韩秋燚拉回腿上。

    “这里…客厅啊…”韩秋燚慌张的看着毒篪,难道篪要在这里做…四下看看居然连管家都不在场,更别提佣人了,这时候撤的到挺快的。这灯火辉煌的,实在难为情的紧。

    “好好在家看孩子。”毒篪轻推开韩秋燚,一脸悠闲的起了身,顺手拍了拍韩秋燚的肩膀,这语气实在是温柔的很,无比体贴。

    “唉唉唉…篪…篪…老~~~公~~~”见毒篪起身要走,韩秋燚连忙失口叫住毒篪,跟着解开衣扣一手拉开衣领,露出白皙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一脸娇羞看着毒篪。

    回过身,看着妩媚动人的韩秋燚,那一脸的难为情,诱人极了。毒篪笑了笑,走向韩秋燚,站在狐狸面前看他下一步的动作。

    毒篪给了一个请继续的表情,随后双手环胸等着韩秋燚下一步动作。

    看见毒篪的反应后,狐狸只好认命,轻轻解开上衣的扣子,若隐若现的露出两颗蓓蕾,随后慢慢将裤子退下,背部紧靠沙发背,双腿蜷起在沙发上,并且呈现状打开。无意间对上毒篪那炙热的眼神,韩秋燚垂下眼角,一手捏住一颗蓓蕾,一手握上了粉嫩的分身开始套弄。

    “嗯…”在自己的爱抚下,分身很快立正站好,胸前的手指不停的转动着,握着分身的手,爱抚着自己敏感的冠状沟,一圈圈打转。顿时一股酥麻感引出韩秋燚一声娇喘。

    毒篪看着这场春宫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下身虽然已经挺立充血,可还是想看小狐狸先自己表演。

    韩秋燚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感觉分身在自己手上跳动,这是要高潮的前兆,紧紧抿住嘴唇,掐了掐乳尖,一股乳白色的液体渗出了蓓蕾,紧跟着握着分身的手加大力度,一股白浊也喷在了小腹上。

    “小荡妇,爽的都喷奶了吗?”毒篪看着高潮过的韩秋燚大口喘息着,花穴内的爱液顺着股沟流在皮质沙发上。“别休息,潮吹给我看。”这画面实在是太诱人,忍不住的想要都弄这只狐狸,毒篪带着淫欲的笑容,继续引诱韩秋燚。

    听到毒篪的要求,韩秋燚愣了愣,随后慢慢伸出一只中指,慢慢的插入花穴,花穴内又湿又敏感,手指刚触碰到g点就引起身体一个哆嗦。感觉稍微适应些,手指开始在花穴中上下扣弄。

    “啊…好舒服…怎么办…怎么…嗯啊…”g点被刺激,下身的酥麻感全身乱窜,韩秋燚仰起头,全身绷紧微闭双目。感受下身传来的快感。

    “怎么办?不要停,在用力。”看着韩秋燚已经已经快要攀上高峰,用带有情欲的沙哑男声,俯下身贴在韩秋燚耳边说着。这时的韩秋燚早已绷紧了神经,只凭着听见的话加重了身下的力度。下身立刻缩紧,“啊哈…”一股春潮顿时涌出穴口,喷在沙发上以及地板上。

    “嗯…不行了…篪…篪…”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温中,就感受毒篪的巨物已经顶上了花穴,眼看着就要闯进自己刚高潮过的花穴。虽然一直推着毒篪,但这种无力的推搡在毒篪看来简直就是欲拒还迎。

    “乖乖别动,还是说你准备在帮我生一个?嗯?”毒篪手里拿着u5在韩秋燚眼前晃着,那一脸的坏笑,看的韩秋燚想找个洞钻进去。

    “不要不要…我不动…”想起那几个月吐得乱七八糟,手脚肿的像馒头,身体重的像背了座山。韩秋燚就赶紧摇头拒绝,将双腿分的更开了,准备接受毒篪的巨物。

    “乖了。”见韩秋燚顺从下来,毒篪俯身吻上了韩秋燚的粉唇,下身一用力用巨物填满了花穴,一个深刺让韩秋燚一个激灵。

    “唔…篪…太深了…”韩秋燚挣开毒篪霸道的吻,低头像下身看去,毒篪确实进的太深了,感觉小腹被顶的一阵闷疼。一脸隐忍的看着正在发情的毒篪。

    “一会就舒服了。”毒篪两手一用力将韩秋燚白皙的大腿贴上腹部,将花穴完全暴露出来,跟这来回律动了起来。

    一阵酥麻感窜入四肢百骸,下身爱液四溅,一波波快感情不自禁的控制韩秋燚的感官。惹得阵阵娇喘回响在客厅内。

    一阵翻云覆雨后毒篪又要了好几次才肯停手,韩秋燚此时已经四肢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眼角挂着一丝泪水。毒篪看了看抱起狐狸进了浴室,将内外清洗干净后抱回了卧室,将人拥入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番外2简单的任务

    自从韩秋燚从回杀手榜,在整个杀手圈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那个寒气逼人的白无常2年后突然出现,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说白无常去做了地狱献祭,也有说他是被某个黑帮驱逐,还有说白无常在被其他组织追杀,奇奇怪怪的言论围绕在韩秋燚身边,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其实冷面白无常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比了。

    韩秋燚明白自己回杀手榜不光是要活动筋骨,还可以随时跟进猎杀任务。毒篪毕竟也是黑道具有不小影响力的人,想杀他的人多如牛毛,虽然篪的身边有万无一失的防御,但如果碰到高级杀手,只怕是钢铁大军也挡不住。如果一旦发现有对篪不利的消息,那个发消息的雇主一定会被第一时间猎杀。

    韩秋燚有一下没一下的翻动着猎杀清单,物色可以猎杀的目标。50万,是个政坛官员,韩秋燚仔细看了猎物介绍,毕竟自己刚回杀手榜,也不想接太大的单子,还是先暖暖身,反正政界的人一般都很好搞定。韩秋燚这样想着,同时预订了猎杀任务。

    “篪,你看,这个任务很简单,应该可以接,是吧?”陪着毒篪吃午饭的功夫,韩秋燚拿出猎杀清单递给毒篪,谁让自己现在是有夫之夫呢,自己答应了接任务前要先汇报。这要是以前,自己早都开始准备上了。

    “嗯~”毒篪轻嗯了一声,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来“你的玉骨呢?”自从将韩秋燚从落颜手中救出,就再没见过玉骨,毒篪狐疑的看着韩秋燚。

    “嘿,篪还不知道,玉骨是妈妈的血肉做成的,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还是落颜告诉我的。”韩秋燚低头喝了一口汤“落颜劫持我那天,玉骨突然溶到我身体里,在我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玉骨内的妖气会保护我。”韩秋燚给了毒篪一个安心的笑容。

    “那玉骨就消失了?”毒篪停下手里的动作,想着是不是要帮韩秋燚挑件顺手的贴身武器,还是说借着这个机会把狐狸按在家里。

    “一开始我也以为消失了,后来发现我可以控制玉骨,就像这样。”韩秋燚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到毒篪面前,只看手指猛地用力,玉骨慢慢浮现在手背上,韩秋燚则是一脸得意的看着毒篪。

    “什么时候动手?”毒篪语气平平,随后喝了一口茶。虽然很想把燚拴在身边,但看到他高兴的样子又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后天。”从眼神中能看出此时的韩秋燚双眸中带着对猎杀的兴奋和渴望。

    “项圈呢?”毒篪看着韩秋燚将两个手肘支在桌上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抬起头看着韩秋燚。

    “你又没给我打开过。”韩秋燚嚼着嘴,一只手指拉开衣领露出白色皮质的项圈。曾经自己恨这个项圈,但是现在这个项圈貌似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除了半年一次的更换电池,从未摘下过。

    “说话越来越没规矩了。”毒篪一手揽过韩秋燚的后脑,深情的一吻后。“如果出现意外马上拨我电话,快捷键是1。”毒篪拿出一个新款的腕式手机给韩秋燚带上。

    “嗯~知道了。”韩秋燚眯起眼睛,撒娇式的毒篪脸上蹭了蹭。“那~我去准备一下?”韩秋燚这两年来第一次接杀手榜的任务,自然是有些小激动,起身擦了擦嘴连蹦带跳的跑上了楼。韩秋燚发现自己只有在毒篪面前才能做出这种表情和动作,但却并没有很别扭,歪着头乐了一下,一股脑钻进了自己的工作室,开始准备自己久违的猎杀工具。

    套上了紧身皮衣,韩秋燚略微皱了皱眉,难道自己胖了?穿起来衣服稍微有点紧,看来是这段时间太久没活动的原因,吸了一口气,拉上了衣服,腰间配上一把枪,扣好工具袋,最后将面罩戴在口鼻处,起身下了楼。

    管家早已候在客厅门口“少爷交代请您晚上慢点开车。”管家恭敬的递过车钥匙。

    “嗯,谢谢。如果篪晚上回来,您请他先睡,不要等我。”韩秋燚微微点了点头,接过钥匙后便出了大门。

    韩秋燚早已探听好,今天那位官员会到陵园祭拜早已过世妻子,身边的保全应该不会很多,是最佳下手的机会。

    墓园里微风阵阵,整片陵墓十分安静,气氛十分柔和,完全没有杀气之相。但此刻的树上韩秋燚压低气息,轻轻活动手指,玉骨慢慢浮现在手背上,掏出静音器套在配枪上。眯起眼睛仔细扫视四周,等着猎物出现。

    远处,出现了两个人影。韩秋燚蹲在树枝上,双手支撑在两腿间,压低身体,死死盯着正在靠近的人。等两人走近逐渐看清,正是自己要猎杀的目标,旁边的人是…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