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6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这么敏感,一会可会受不了的。”琳轻笑了两声,开始前后大力抽插起来。落颜的小穴内湿滑无比,能感觉到分身不停的挤压着脆弱的敏感点,长时间的活塞运动,落颜的挣扎也换成了阵阵颤抖。落颜在琳的攻势下已经射了七次,但是琳却一次还没有释放过。

    “都说了不要这么敏感。”看着落颜从呻吟到娇喘,琳十分满意落颜的反应,加上那妖艳俊美的表情上夹杂着浓重的情欲,琳加大了身下的力度。

    “啊…不行了…太快了…射不出来了…”落颜已经筋疲力尽,躺在床上无力的求饶。然觉男人加大了力度,增加了前列腺的负担。一股暖流从下腹涌了上来。

    “亲爱的,你失禁了,有这么舒服吗?”琳满脸的得意,看着身下的落颜。这个狐妖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琳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将人带走了。

    “嗯…舒…服…啊…不行了…”落颜全身痉挛,黄色的液体不时的从分身中流出,感觉琳的分身开始涨大,想必是要射了,落颜这样想着尽可能的收紧了后穴。

    伴随着琳的一声低吼,射出了大量的j,,g液,恶魔的喷射量大的惊人,只看落颜的表情变的扭曲,微微带着无助的呻吟,小腹微微鼓起,双手紧紧抓着琳的肩膀,在琳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

    “好久不见…琳,怎么样?可口吗。”毒篪坐在客厅内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恶魔。带着一脸看好戏的笑容。琳的下身裹了一条白色的床单,一脸高傲的看着毒篪。

    “臭小子,你准备什么时候把落颜交出来,上次你说只要我帮你找那只千年狐妖,你就把人给我,现在不是要反悔吧。”琳一脸不耐烦,看着眼前这个诡计多端的人类。

    “我这帮你调教的这么好,你不但不感激我,还埋怨我,在人类的地盘…琳是不是要对我客气一点?”毒篪一脸的自信,带着悠然自得的神情,看着来自地狱的君王。认识琳这么久了,自然知道琳的坏脾气,无奈他现在借用的是魅妖的身体,就算想发火,也只能憋回去。

    “切…三天后我来领人,我会满足你一个条件,剩下的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会亲自来。”琳特意在“亲自来”这三个字加重了语气。所谓的亲自来就是不借用魅妖的身体,而是本尊直接过来。

    “请。”毒篪微微一笑抬起手,表示同意琳的要求。看着琳进入了一旁的洗手间,片刻只听见一声怒骂。

    “操你个死淫魔,居然用老娘的身体干这种下流的事情,我衣服呢!啊?”只看魅妖裹着被单冲出了洗手间,看了看坐在客厅里的毒篪,脸上带着怒气,微微向老大点了点头,随后便冲上了二楼。

    第六十八章双生子

    “撤掉所有人,包括鱼鹰。”毒篪只手支住侧头,一脸清闲的交代着管家。夜晚,已经接近子夜,眼看三日之限已到,毒篪低头看了看时间,只怕那红毛怪要来领人了,毒篪嘴角微微一笑。等着林亲自前来拜访。

    “老大。”魅妖从门口走进客厅,总偶到毒篪面前,恭敬的点了点头。“琳已经出发了。”魅妖想破脑子都想不清楚,那个嗜血恶魔怎么会对落颜如此重视,难道落颜的灵魂这么美味?美味到要亲自来取。魅妖心里琢磨着。

    “嗯,他能离开你身体多久?”毒篪抬起眼,看着魅妖,嘴里带着自信的笑容,看起来甚是迷人。

    “两小时之内,我跟他有血之契约,琳离不了肉体多久。”魅妖尊崇的向毒篪回答。

    毒篪保持着笑容,倚靠在沙发上,泰若自然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时大地开始颤抖,欲耳震聋的声音响彻四周,毒家大门敞开着,隐约看见从雾气中显出一个人影,慢慢身影走进毒家客厅,只看男人头顶两只硕大的卷曲犄角,一脸的盛气凌人,额头中间聚有一枚黑色的符文印记,一头火红的长发彰显着霸气,一双向上吊起的眼角,轻视这一切众生,火红的眸子里凸显着来自地狱的火焰。

    一身戎甲覆盖着壮硕的身躯,只听琳伴随着“哐啷、哐啷”的金甲声,走到毒篪面前,看着正在悠闲喝茶的毒篪,拉着脸,一脸鄙夷。

    “人呢?”低沉的声音显得霸气十足,此时的琳充满了魔力,如果此时断然吸取毒篪的灵魂也是极有可能的。但毒篪则是一脸似笑非笑的伸出一只手示意琳坐下。

    “何必这么着急?许久没有见到真身,是不是应该跟老朋友叙叙旧?”毒篪放下手中的茶杯。毒篪最爱的就是玩弄这个大块头,与魅妖联系血祭的琳,无非是毒篪最好的武器。由于顾及魅妖的肉体,琳向来是言出必行,此时难得有琳想要的东西在自己手里,一个条件怎么能满足毒篪的胃口。

    “我——要——落——颜——”琳呲着牙露出那尖利的獠牙对毒篪说,眼中的火焰更加浓郁了,看得出琳也是个难得一见的暴君。

    “琳,你给我适可而止!”站在一旁的魅妖冷冷的开口,如果不是有肉体的禁锢,只怕自己是无法驾驭眼前这个恶魔。但如今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除非琳束缚落颜的灵魂,但如果想得到肉体,无论如何是要倚靠自己的身体。虽然想想就别扭,但毕竟对于魅妖来说,琳就是自己。

    琳看魅妖一脸的不爽,收了收脾气,坐在毒篪对面的沙发上。“有什么好叙的,上次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满足你一个条件,就这样。”从琳低沉的又沙哑的声音可以判断,现在的琳已经压住火气在面对毒篪了。

    “落颜我可是费了大心的,我还没用过,你就着急来抢人,有点说不过去吧,我可没有答应规定时间给你,只是答应给你而已。”毒篪示意魅妖去把落颜带出来,随后扭过头一脸随和的看着琳。就好像自己说的是真理一样。

    只看这会的琳嘴角已经开始抽搐,火气已经被顶到了极限,眼看就要爆发。

    “但是,既然你住在魅妖体内,我自然是要照顾你的情绪,你要的东西,我扣太久也不合适。”毒篪这招叫琳要爆发的火气一下又憋了回去。

    “当然,落颜在我这里,我可是按照你的喜好调教的。”毒篪见琳保持沉默,自然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三把遥控器。“知道这是什么吗?”毒篪一脸邪恶的笑容看着眼前头顶冒烟的琳。

    毒篪慢条斯理将这三个遥控的事描述给琳,“所以三把遥控,换你三个条件,…你很划算。”毒篪说着把遥控塞进了裤兜,那一脸谈判式的笑容,让琳焦燥不堪,毒篪是个名义上的生意人,而琳最无法适应就是毒篪这种人。

    “老大。”魅妖将落颜带到毒篪面前,落颜只觉得两脚踩着棉花,失去了魅妖的支撑,两腿无力的差点摔倒,琳以极快的速度扶住即将跌落地板的落颜,一只手将银发别到耳后,露出迷茫无助略带不甘的脸庞。

    “说你的条件。”琳怒气横生的脸上,带出一丝焦躁。想不到被毒篪这小子摆了一道,早知道当时就规定交人期限了,怪不得都说人类够卑鄙,琳这次又长了一次教训。

    “第一、在我这里方圆五公里的范围设下结界,要求,禁止所有猎妖者的进入。第二、找到雪玉并通知到我具体方位。第三、魔篥芫拿两颗出来。”毒篪收起笑脸,那口气简直不容拒绝。

    “魔篥芫…你要它干嘛?”琳眯起眼睛,不屑的看着毒篪。要知道这魔篥芫是地狱的圣果,万年才会结下果实。自己手里不过才有五颗。

    “燚身上有妖气,据说,魔篥芫貌似可以隐藏妖气。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毒篪也不再做调侃,嘴角微微一翘,抬起那双深不见底的黑潭,毫无畏惧对视着琳的眼睛。

    “据说…”琳将眼神移到魅妖脸上,那眼神就像要吃人一样。难道魅妖将魔篥芫的事透露给毒篪了?即使有血之牵绊,琳这一刻眼中的戾气都像要吞噬魅妖一样。

    “看什么看!死淫魔!我没跟老大提过。”魅妖赏了琳一记白眼。双手环着胸,将脸扭到一旁。这没大脑的地狱木头,魔界的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魅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时候用这种眼神看着她是什么意思。

    “不给!”琳直起身,将眼神从魅妖身上收回来,双眸死死盯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那魔篥芫是提高自己魔力的圣品,怎么能随便给毒篪这混蛋,暴遣天物啊。

    “随你~”毒篪抬了抬手看了眼时间。“时间过的真快~咱们都聊了一个多小时了,不过你还有时间考虑考虑。”毒篪换回轻松的姿态,倚靠在沙发上。

    从刚刚身体内部就开始干渴难耐,想必是脱离肉身太久了。琳咬牙坚持着,想拥有落颜,可这代价大的让他有剜心之痛。想来想去都不划算。难道就这样放弃,继续等…

    “在不妨碍我的情况下,身体无条件借你。”魅妖站在毒篪身后冷冷的开了口,脸依然扭向一边,嘴里啧了一声。琳如果想在人界有所行动,必须依仗魅妖的身体,只有魅妖将身体放给琳,琳才能占据。而魅妖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这一点无非是给琳抛出了很大一个诱惑。

    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低头思考了片刻“成交。”魅妖这臭女人,每次都把他关在身体里,当初怎么就选了一个意志力这么强的肉身做宿主。随时享用落颜的身体无疑是非常划算的。魔篥芫还有三颗,不亏不亏…琳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合作愉快。”毒篪起身嘴上带着一抹微笑。琳抓紧剩下的时间转身出门履行约定,布下了强大的结界,随后掏出两颗魔篥芫放在桌上,并承诺一周后一个月后找到雪玉。之后便消失在夜幕中。

    “你不用开条件琳也会答应我的。”毒篪抬起眼,看着魅妖。毕竟有时间为限,只要到最后自己在落颜身上动点手脚,那琳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他本就是地狱的王,选择了我的身体实在是委屈他,偶尔给他点补偿也是应该的。”魅妖甩甩手臂,来回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

    毒篪只是微微一笑拍了拍魅妖的肩膀,随后交代管家唤回鱼鹰,便起身出了门。

    明亮的房间内,四周洁白如雪,韩秋燚在10天前住进吴浩安排的特护病房接受最全面的检查以及照顾,这时身边陪伴着花御宁。

    “御宁,你最近都不出任务的吗?”韩秋燚一脸不解看着坐在床沿给自己削苹果的花御宁。眼看着鬼牙这几天都忙疯了,魅妖也见不到踪影,就剩花御宁一天到晚在自己身边晃荡。

    “我的任务就是陪着你。”花御宁被毒篪安排在吴浩的医院24小时照顾,每天都要电话向毒篪报告。不过在吴浩的医院当值,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花御宁一脸得意的想着,一边削着手里的苹果。

    知道篪的性格韩秋燚也没多说,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花御宁聊着天,突然感觉下身一片湿润,伸手摸过去,整个床垫都被阴湿了。

    “御…宁…”韩秋燚僵硬的扭过脸,看着一脸悠哉的花御宁。“羊水…破了…”韩秋燚的话已经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看似镇定,其实是惊慌过了头。

    “什么破了?”花御宁完全听不懂,满脸疑问看着韩秋燚。燚说的都是什么啊,完全听不懂。羊水…我还猫水呢…

    “我要生了…”韩秋燚的话感觉都在发抖,花御宁听完,至少愣了五秒钟,随后整栋医院都在颤抖。

    “浩!!!浩!!!”花御宁疯了一样的在走廊里边跑边叫,貌似已经忘了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叫…手机。

    “御宁,是燚怎么了吗?”吴浩听见走廊里的动静连忙推开办公室的门。

    “快快快…走…破了…湿了…床…”花御宁见了吴浩拉起人就跑,此时的花御宁已经不会说人话了,一股脑拉着吴浩狂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准备手术室,马上把人推过去。”吴浩挂上电话,拉住正在狂奔的花御宁。“宝贝,别慌,你马上打电话给篪,剩下的我来。”吴浩让花御宁定了定神,自己转身加快脚步前往手术室。

    花御宁愣在原地。“是啊…拉着浩去病房干嘛…”花御宁晃晃头,赶紧掏出手机。“老…老大…要生了…你要不要…”眼看话还没说完,就被毒篪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整个走廊里留下呆滞的花御宁,下一秒,花御宁急忙赶向手术室。

    “怎么样了?生了没?我得进去。”距离接电话20分钟后,就看毒篪站在手术室门口推搡着要进去。第一次杀人都没有现在紧张,毒篪感觉两个手心里全是汗,以往的冷静早已不见了踪影。

    “毒先生,吴院长交代过了,请您在这里等,您进去帮不上忙的。”看着手术室门口挤满了人,守在手术室门口的护士安抚着毒篪的情绪。

    “燚…燚…有没有怎么样?啊?”经过了大约3个小时的时间,只看韩秋燚被推了出来,毒篪一步上前抓住了韩秋燚的手,看着一脸虚弱躺在床上的韩秋燚,毒篪既心疼又激动。

    “你别问他了,恭喜,两个小子。”吴浩一边摘着口罩,一边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愣着干嘛?这么多人,你不怕憋死你们家狐狸?”吴浩抬起一条眉毛,看着慌张的毒篪,这样的篪他还从没见过,原来他也有紧张的时候,吴浩看着这么多手下在场,也不便多做调侃,让护士推着韩秋燚回到病房。

    第六十九章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最终话)h产乳

    眼看楼下正在与鱼鹰商讨事务的毒篪,韩秋燚双手扶着楼梯把手抬头望下去,看样子应该不会么快上来吧。韩秋燚想着,咬了咬下唇,好像做了什么决定,转身走回卧室。

    两个孩子虽然是双生子,但只有哥哥继承了毒篪的黑发黑眼,而弟弟则像韩秋燚一样银发橘瞳。哥哥取名毒刑,弟弟取名毒断。

    自从有了这两个小家伙,韩秋燚总是觉得身体怪怪的,尤其是原本结实的胸肌开始发胀,蓓蕾也一直挺立着,一碰就好疼。回手关上卧室大门,走到婴儿床旁看着两个刚出生一个星期的小家伙,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颊,那眼中流出的全是宠爱。突然皱了皱眉,一只手揉了揉胸前,一阵涨疼突然袭来。

    韩秋燚坐在床沿,撩起衣服,苦大仇深的低头看着胸前两颗红肿,伸手轻轻触碰戴在蓓蕾上的乳环。“嘶…”疼的韩秋燚倒抽一口冷气。不然摘了吧,韩秋燚这样想着,嘴里咬着衣服,两只手轻轻摘下乳环,那一阵阵的胀痛感,让韩秋燚咬紧了后槽牙,整个过程既酸胀又带有一丝酥麻。突然韩秋燚感觉空气中的气息有变化,慌忙着扭过头,看着房门口。

    “篪…你…你忙完了?”韩秋燚嘴里的衣服滑落了下来,好像做坏事的小孩被抓了现形一样。

    “谁让你摘的?嗯?”毒篪知道韩秋燚恢复了敏锐,也没有刻意隐藏,只是靠在门框上,嘴角带着一丝丝笑容,眼中带着暧昧的气息。

    “额…那个…有点疼…”韩秋燚双手抚了抚褶皱的衣服,站起身,看上去稍微有点紧张,因为毒篪那眼神看上去怪怪的。

    “疼?我看看,是受伤了吗?”毒篪作出一副关心的姿态,走到韩秋燚身边,一把抱起韩秋燚,打横放在床上,俯身贴近韩秋燚的鼻尖,一只手像蛇一样滑进了韩秋燚的衣服。

    “篪…不要闹好不好…真的很疼…孩子还在那呢…能不能正经点?”大手直奔红肿的蓓蕾,摸上去确实比原来大了很多,而且硬的像黄豆一样,韩秋燚咬着下唇隐忍着男人的大手游离在胸前。

    “宝贝儿…我这是帮你检查呢,那不正经了?毒篪两只手把韩秋燚的衣服掀了起来,看着胸前两颗挺立的蓓蕾像熟透的葡萄,看起来十分可口,伸出舌尖围着淡淡的乳晕开始舔弄。

    “嗯啊…篪…痒…啊哈…疼…”已经不知道是疼还是痒,韩秋燚鼻息间呼出带有兴奋的呼吸,感觉男人已经用牙齿叼住了蓓蕾,随后温热的口腔包裹住了敏感的乳头,乳尖似乎有什么要被毒篪吸出来一样。

    “嗯~~怪不得宝贝会难受,原来是涨奶了。”毒篪嘴里狠狠一用力,一股奶香四溢在口腔内,抬起头看着满面绯红的韩秋燚,喘着大气。想不到小狐狸还能产奶,看来要好好疏通一下乳腺。免得涨的辛苦。毒篪低下头含住另一颗蓓蕾,大力吸吮起来。

    “啊啊…篪…别吸…别吸…太难为情了…我是男人…我不要有奶…”低头发现自己乳尖渗出了白色的液体,又看了看男人正卖力的吸食自己的乳液。韩秋燚顿时慌张的推开男人,直起身。“我不要喂奶…”韩秋燚撅着嘴,一脸要生气的表情。

    “好好好…不喂就不喂。”毒篪继续压上韩秋燚的身体。“但是不吸出来你该疼了。”毒篪刚要低头含住蓓蕾,却被韩秋燚一把推开。

    “疼我忍着,我不要…”韩秋燚第一次觉得男人产奶是这么别扭的事,就连生那两个小家伙自己都没觉得什么,但是产奶这事实在是太难接受了。

    毒篪看着韩秋燚着倔强的眼神,愣了两秒。“那我也不给喝?”或许燚在闹小脾气,向来顺从的狐狸突然炸了毛,毒篪只是给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不给,我就是不要喂奶,其他都答应篪。”韩秋燚双手拉着衣服,一双橘瞳睁的大大的,眼看着雾气在眼里转着。虽然刚被篪吸的很舒服,但是这是他作为男人的唯一尊严了,要誓死捍卫。

    “好好好…不喂就不喂。”看着韩秋燚已经要哭出来了,毒篪也不好在强迫,毕竟刚给自己生了两个大胖小子。任性就任性一回吧。不过…此刻毒篪心理已经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看着坐在床上的韩秋燚,毒篪回到大厅继续与手下谈论帮派事务,等最后鱼鹰轻轻向毒篪点头退下后,毒篪唤过管家,小声的在耳边吩咐了什么,管家表示明白后恭敬的退下了。

    深夜,婴儿房内传来了一阵的哭闹声,敏锐的韩秋燚突然惊醒,心里想着奇怪,管孩子们的佣人去哪了,一边想着一边轻手轻脚的起身穿衣服,临走前还提了提毒篪身上盖的被子。慢慢走出房门。

    韩秋燚轻轻打开婴儿房,打开了壁灯,发现两个小可爱正在嚎啕大哭,看了看时间,想必是饿了。赶紧到一旁的的置物柜上找奶粉冲牛奶,可是找了半天都找不到,翻了半天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一罐,打开来居然是空的。这可怎么办是好啊~只听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韩秋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思前想后咬咬牙掀起了睡衣,先抱起毒刑,孩子立刻嘬起爆满的乳粒大口的吸吮起来。

    “嗯…小坏蛋,轻点~”看着老大正贪婪的吸着乳汁,一股酥麻的感觉涌了上来,其实喂奶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嘛。“好了好了…给弟弟留点。”韩秋燚的乳汁来的本就没有女人多,哥哥一会就快把乳汁吸干了,勉强算是能吃饱。

    放下老大,赶紧又把弟弟抱起来,一边哄着,一边看着毒断也大口的喝了起来。“这么能吃…我怎么喂饱你们啊…”韩秋燚脸上扬起宠爱的笑容,都弄着毒断胖嘟嘟的小脸。

    喂完奶感觉全身轻松,乳头也不再涨疼了,放下了弟弟,好不容易两个小恶魔不闹了,韩秋燚给两个小人换好尿布,随后便回了卧室,看毒篪还在熟睡中,轻轻躺在了床上,往男人怀里蹭了蹭。

    “孩子们都喝完了?”寂静的夜里,即使男人声音很小,韩秋燚也听的一清二楚。篪这家伙居然醒着…

    “我…我弄醒你了?”

    “孩子哭那么大声,不醒也难,怎么样?亲自哺乳是不是感觉很好?”毒篪转过身,一把搂过身旁的人,用嘴唇含住了韩秋燚的耳朵。

    “原来是你搞得鬼…你怎么这么坏…”韩秋燚一记粉拳打在毒篪胸前,就知道佣人、奶粉突然不见有古怪。原来是篪非让自己喂孩子。

    “嗯…你不就喜欢我坏吗?”毒篪低下头吻上韩秋燚的额头。“孩子们吃饱了,是不是该喂我了?”毒篪一个翻身压上了韩秋燚的身体。

    “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大半夜的发什么情啊。”眼看着已经夜里2点多了,男人突然压过来,想干什么韩秋燚太清楚了。

    “我也饿了,只不过我要…”毒篪低头吻上韩秋燚的粉唇,两只手快速的脱去了韩秋燚身上的睡衣睡裤,深情的一吻结束后,舌尖顺着脖颈一直滑倒爱人的两腿之间,低头含住了哪粉嫩的分身。

    韩秋燚的分身虽不及毒篪的那般巨大,但也有17公分的长度,整个柱身有着漂亮的弧度。突然被毒篪温热的口腔包裹,引来了韩秋燚一声娇喘。

    “篪…嗯啊…”毒篪的技巧非常娴熟,用嘴含住分身顶端,舌头不停的滑动在冠状沟附近,时而拉动分身顶端的装饰,一只手不停的在柱身上套弄,惹得韩秋燚此时欲火焚身。

    “篪…嗯啊…你这样…我会…”感觉男人的舌尖滑进了顶端的小孔,来回舔弄敏感的器官。而且手上加大了套弄的速度,热的韩秋燚精意滚滚。跟着分身的颤抖,一股白浊射入了毒篪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