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5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行了,知道了,你回吧。”毒篪看着吴浩出门,嘴上抹出一丝邪恶的笑容,随后便回到了二楼的卧室。

    “燚,最近你脾气可大了不少。”毒篪一推开门,就冲这韩秋燚开始进行‘思想教育’,带着一脸的不爽。

    “篪…?”怎么篪刚离开片刻,回来就变成这样了?难道男人回过味来了…刚刚的吵架…韩秋燚的脑子飞快的转着接下来的应对方式。

    “刚才念在你是气头上,那现在是不是该好好反省一下,对自己男人的态度。”毒篪继续保持一脸的严肃,低头看着床上的韩秋燚。

    “我…我会反省的…”韩秋燚低着头,紧紧抿出一条唇线。这时候在去解释什么,看起来没有什么用,还是直接面对会来的好一些。

    “光嘴上说就可以了吗?”毒篪见狐狸上钩,加重了语气,显出一丝怒意。

    “那…篪要我做什么…?”韩秋燚抬起眼睛,看着一脸严肃的毒篪,心里涌上一丝慌张。

    “这里…很久没用过了吧…”毒篪一个俯身将韩秋燚压在床上,腾出一只手钻进了韩秋燚的裤子,摸上那朵久未经世的小花。

    “篪…不能用前面做…”韩秋燚这才知道男人所说的反省,连忙摇着头拒绝男人。

    “是吗?可是你这里不是这么说的。”毒篪将一只手指插入花穴,发现内部紧致无比,但在施加挑逗后很快湿润了起来。

    “不…不行…会伤到宝宝的。”花穴内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惹得韩秋燚满面绯红,确实太久没有触碰的地方,突然被刺激感觉十分舒服,一阵挑逗后,韩秋燚吐出了带有浓重情欲的气息。

    “我会注意的。”毒篪用沙哑的气息讲话吐在韩秋燚的耳边,一手将韩秋燚翻了个身,让人跪趴在床上。将头埋在狐狸的两腿之间,用牙齿轻轻扯了扯蜜豆上的装饰,随后舌尖猛的刺进花穴,左右舔弄敏感的内壁。

    “嗯哈…篪…好舒服…额啊…”韩秋燚已经许久没有感觉如此的舒爽了,花蜜顿时一股一股的涌出穴口,身体的敏感点男人都如数家珍,自己根本无法抗拒这种挑逗。没用多久花穴就像开了闸一样的潮吹了。

    “宝贝好敏感啊,光用舌头就高潮了吗?”毒篪抬起头,发现燚已经完全动了情,伸手解开自己的衣裤,露出了巨大的狰狞。巨物紧紧抵住花穴入口,小心翼翼的挤了进去。

    “恩啊…好大…”韩秋燚感觉花穴内瞬间被撑到极限,那种充实的感觉让韩秋燚舒服的双腿一直颤抖,准备迎接巨物的贯穿,但是过了许久发现男人只进入了不到一半,就没有在深入了。眼看着男人大半截分身都没有进来“篪…还要…深点…”韩秋燚眼看着男人不肯填满自己,开始张口索要。

    “怎么?这会不怕伤了宝宝了?你这个小荡妇。”毒篪说着猛的顶向花穴内的g点。顿时感觉花穴内加紧了一下。

    “啊…啊…那里…篪…太刺激了…”一阵激爽冲入韩秋燚的脑中,下身酥麻的感觉涌向了四肢,只觉得就光着一下自己就要高潮了。

    “说…你是不是淫荡,是不是騒到要我把你干高潮。”毒篪虽然不能整根没入,但却一直用巨物刺激敏感的g点,惹得身下的韩秋燚声声荡叫。

    “恩啊…我不淫荡…不是的…啊…”韩秋燚听着男人淫乱的言语,感觉羞愧无比。但下身的刺激确实让他接近高潮。

    “不想高潮吗?那就不做了。”毒篪抽出巨物,不停的用巨物摩擦湿润的穴口,口气十分轻松,这次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帮燚扩张产道,但是偶尔欺负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别…篪…我要…”韩秋燚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艰难的咬了咬牙“老公…我淫荡…我想被老公干到高潮…”韩秋燚说完觉得脸烫的都要烧起来了。

    “给你奖励。”毒篪露出一丝笑容,猛的将巨物顶向g点,用极快的速度顶撞敏感点,只感觉花穴内开始颤抖,紧跟着开始加紧,花蜜也越来越多,看来是高潮来了,但是毒篪没有停下的意思,依然猛干敏感点。

    “啊啊啊啊…已经高潮了…不行了…快…快停下…”韩秋燚被毒篪逼到高潮,而且高潮一直持续,让韩秋燚顿时全身痉挛。

    “我最爱看宝贝这样的表情。”韩秋燚眼角带着一丝雾气,不停的求饶,极大满足了毒篪的征服欲。因为韩秋燚花穴内高潮不下,最后居然被干到翻起白眼,之后便失禁了。毒篪见韩秋燚实在不行了,便抹了一把花蜜,扩张菊穴,随后一个挺身将巨物全部刺入深处。

    直到毒篪将欲望洒在菊穴深处,发现身下的韩秋燚已经开始失了神。毒篪将爱人的身体清理干净,从床头柜拿出一个直径5公分的粗短按摩棒,插入了韩秋燚的花穴内,随后用连接按摩棒的金属束缚带,将按摩棒固定。将失神的韩秋燚搂在怀里,便睡去了。

    第六十六章控制(强制系列)鬼畜 猎奇 慎入

    “啊————”这一声惊叫响彻毒宅。

    “燚?”毒篪慌张的推开卧室房门,看着韩秋燚一脸慌张,只穿着上身的睡衣勉强遮挡住下身,盘坐在床上。

    “篪…这里面的…”韩秋燚分开双腿,指这两腿间的异物。记忆只停留在昨夜的欢爱之中,谁知早上醒来发现花穴中多了个异物,而且还拿不出来。韩秋燚一时间完全懵了。

    “乖…放在里面,不许拿出来。”毒篪一看便知道韩秋燚的意思,走到床边将一旁的睡裤拿来慢慢替爱人穿上。温柔的一笑。“知道昨天吴浩跟我说了什么吗?”望着一脸不解的韩秋燚,毒篪越发的温柔了。

    “什…么…”韩秋燚一脸迷茫的看着毒篪。

    毒篪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告知韩秋燚,看着韩秋燚从迷茫到惊讶最后是面红耳赤,毒篪只是宠溺的笑了笑。“知道了吗?所以不许拿出来。虽然平时要多注意,但是还是要多走动走动,不然到时候受罪的可是你自己。”毒篪轻吻韩秋燚的额头,随后拉起爱人下楼一同吃了早餐。

    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着距离预产期还有十多天,毒篪则把韩秋燚送到了吴浩的医院,这样能让韩秋燚得到更好的照顾,由于这几个月来怕影响燚的情绪,毒篪再也没有取过落颜那里,但是如今韩秋燚已经去了吴浩那里,那自然是要照顾一下落颜。

    推开铁门,看见落颜一身赤裸被关在角落的铁笼内,落颜双膝并拢攒缩在铁笼的角落里,这段时间会有家中的仆人按时给落颜清洗、注射u2180以及营养液,看上去除了有一些消瘦,依然是俊美无比,身上没有一丝的伤痕。

    看到进门的毒篪,落颜的第一反应是后退,但是狭小的空间内已经没有可以后退的空间,眼中尽是恐惧的神情,落颜从最初的抵抗到现在的惧怕,只领会到一点,只要眼前这个男人一出现,就是自己的苦难日,无论如何求饶,都无济于事。

    “怎么?我有这么可怕吗?”毒篪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说“其实我是个天使来的。”

    “没…没有…”落颜惊慌的摇头,因为他看见毒篪手里拿着什么遥控器,落颜第一反应就是被植入体内的电极贴面。

    “上去,把自己绑好。”毒篪打开铁笼的门,脸上的表情冰冷无比。

    “求你…别别…”看着那张冰冷的金属大床,落颜怕到全身发抖,这几个月来,不知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但是无论如何,等着自己的只有无尽的折磨,,落颜紧了紧手臂,攒缩在笼子内不肯出来。

    “这么不乖?”毒篪起身,脸上依然冰霜不改,手里握着的遥控器按下了一个按钮。

    “啊…”落颜一声尖叫,感觉身体内的敏感点,猛地一阵酸痛,一股电流直冲体内。从颤抖的长发看出,现在落颜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出来。”毒篪简短的一句话,没有任何温度的话,下垂眼角死死盯着笼内的落颜。

    落颜见状,哆哆嗦嗦的爬出铁笼,下身的电流紧逼神经系统,分身顶端已经流出了大量的透明液体。加上分身顶端异常敏感,目前分身只是半硬,就产生了射精的冲动。

    “快点。”见慢吞吞爬出铁笼的落颜,毒篪心里一阵不爽,将手里的开关推到了最大。

    “啊——————好疼————”感觉体内的敏感处一阵刺痛,伴随着颤抖,刚刚的射精欲望一下被硬顶了回去。落颜加快了速度想要尽快爬上铁床,但无奈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双臂扒在床沿,两腿不停的发抖。

    “真没用。”毒篪微微皱眉,从裤兜里又掏出另一个遥控器,手指轻轻用力按下了开关。

    “额啊…”感受下身两颗小球被瞬间电流包围,落颜顿时全身用力,落颜挣扎着,废了很大力气,爬上金属大床,艰难的仰面朝天,双手哆哆嗦嗦的用床上的铁链束缚住双脚,又用一只手绑住另一只手。

    看到落颜已经躺好,毒篪将两个开关关掉,走到床边,将落颜另一只手绑住,用金属棍固定在落颜的膝窝处,随后手上一用力,让落颜的大腿贴上了腹部。随手拿来一条贞操带,只不过这条贞操带的顶端没有封死,可以把落颜那个充血的顶端露出来,但是柱身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勃起。

    伸出一只手插入落颜的菊穴,很快便摸到那个暴露在肠壁外的前列腺,嘴角微微抬起,手指狠狠的戳了上去。顿时引来床上的落颜一阵哆嗦。抽出手指摸上两个丰满的小球,在手里来回搓揉。

    “你也太不乖了,但是看在你还是完成了的份上,只惩罚你三天好了。”毒篪说着取出一只巨大的按摩棒,不是很长,因为按摩棒前端有个弧度,明显是针对前列腺专门设计的。将按摩棒推入后穴,让顶端死死按住前列腺,打开了按摩器的开关,没有给予适应的时间,而是将震动一下开到了最大。

    “额啊…求你…不要…”落颜只感觉分身瞬间膨胀,但是无奈无法直立,但是分身顶端涨大了不少,但是根本无法高潮。

    “这就受不了了?”看着落颜分身顶端流出的前列腺液,一小股一小股的涌出,毒篪微微一笑,随手拿过一只粗短的尿道栓,顺着顶端的小口塞到内部。“虽然你无法射精,但是我还是希望别有什么流出来。”毒篪的口气就好像是在帮落颜一样。随后用一个自慰器套住了落颜分身的顶端,开启了震动。

    “啊啊啊啊啊——让我射…求你…拜托了…一次…就一次…”落颜被这种脉冲震动弄的快疯了,原本敏感的分身顶端,只要用手轻轻一碰就要高潮,根本无法抵抗这种高频脉冲。

    “不行,等我帮你装好,你可以享受三天的高潮。”毒篪慢条斯理的说着,随后走到落颜的床边,用两颗跳蛋夹住落颜肿胀的蓓蕾,一共四颗跳蛋疯狂的震动,上下的刺激让落颜一度像要晕过去的感觉,只感觉高潮一直持续,身体强烈的痉挛,只看落颜的身体突然僵住。紧跟着瘫软下来,艰难的喘息着,想必是第一波高潮已经不了了之。

    落颜嘴里呜咽着,求男人住手,但男人不但没有住手,反而开启了落颜体内前列腺、小球及分身中的电击贴片。落颜顿时全身剧烈痉挛,不停地扭动身体,脸上的泪水猛的涌了出来,疼痛与快感的交叉刺激让落颜再次回到了地狱。

    “很好,就这样,很快的,只要三天,三天之后琳会来见你。”毒篪淡淡的说完转身离开的房间,剩下落颜一人在屋内,痛苦的挣扎,落颜已经顾不得许多,因为刚刚因高潮未果导致高潮的感觉继续袭来,落颜就一直在这纠结的感觉中度过了三天,期间不知道晕过去几次,分身的顶端从麻木到有感觉,套在上面的自慰器疯狂的工作中,身上所有的道具都没有停下的意思。落颜最后已经没有力气喊叫,只是抖动、抽搐、僵硬反复的重复着。

    因分身顶端的小孔被堵住,无法射精,前列腺液也无法流出。感觉体内体外的器官都被控制了,最后落颜只能在心里期盼三天尽快过去。

    第六十七章来自地狱的王(激h)

    安静的毒家大宅,毒篪撤开了所有佣人及管家,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女人。

    “老大,琳已经催了好多次了,那个落颜…”魅妖站在毒篪面前,一脸的恭敬。

    “赤魔我没有用,所以我跟琳之间的契约应该不算完全成立。”对于毒篪来说,即使没有赤魔一样可以让落颜生不如死,但是毒篪不想这么快把落颜交出去,明知道琳等的着急,却还一直压着人不肯放。毒篪一边说着,一边把赤魔的召唤戒指放到桌上。

    “是,琳知道您没有用戒指,所以上次属下跟您提过,今天琳希望见一见落颜。”魅妖的语气十分从容。也不知为何这次的琳急躁无比,以前从老大手里要人琳从没有反复的催促过,魅妖觉得不解。

    “我已经安排好了,只不过前两天累着他了,这才刚刚睡下。”毒篪呼出一口气,身体后倾靠向沙发,嘴角微微翘起,抬了抬下巴,示意魅妖自己上楼。

    魅妖轻轻倾身后转身走向二楼,二楼的佣人带着魅妖来到关落颜的房间,魅妖走进房间,发现落颜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可以看出正在熟睡,只是呼吸十分的轻,几缕银色的长发遮住了俊美的侧脸,显得整个人及妖艳又清纯。

    “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只狐妖吗,害的我还得来求老大。”魅妖站在床前,一脸的不耐烦,双手环胸,下垂眼角,眼里没有丝毫温度,可以说眼神中透出来的只有厌烦。小声的嘀咕着。

    “起来!”魅妖臭着脸,一脚踢在大床上。落颜猛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魅妖,心理猛的抖了一下,但是眼神中并未慌张。

    “是来取我灵魂的吗?”落颜轻轻起身眼中带着疲倦,毕竟这三天以来,到现在自己只睡了不到2小时。四下看看发现这里不是那个禁锢自己的刑房,而是一个正常的房间。

    “你这个畜生,真不知道你除了这副皮囊,还有什么优点?”魅妖弯下身体,一只手捏住落颜的下巴,左右扭动,从打量落颜的眼神看得出魅妖极其讨厌落颜。

    “呵…你要什么就赶紧拿走,这种生活我不想再过下去了。”落颜微微皱眉,摆脱了魅妖的钳制,从哪深灰色的眸子看上去,落颜几乎没有任何害怕的神情。

    “今天不是来带你走的,琳要见你。”魅妖直起身,后退了两步。拉下了皮衣的拉链,先是脱掉上衣,露出那一对玉峰以及丰满有型的身材,随后退去黑色的紧身皮裤,仅剩下一条黑色的丁字裤。“第五十八条,记得赔给我。”魅妖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伴随着满脸的不爽。

    落颜只是看着魅妖的一举一动,满眼的狐疑,完全不知道这个女人要做什么,脱到只剩下内裤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想到这,落颜全身猛的一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什么看!在看毒瞎你的眼睛。”魅妖抬起头带着那张臭脸。魅妖直起身体,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闭起眼睛。只看魅妖的身体开始变化,原本白皙的身体开始变为古铜色,圆润的玉峰变为结实的胸肌,腹部出现了明显的八块腹肌,肋骨的鲨鱼线极为明显。身体明显的变宽变高,身上的黑色丁字裤瞬间被撕碎。逐渐一个像火一样的男子出现在落颜眼前。

    男人睁开眼睛,那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显得额外透亮,带着蛊惑人心的目光,古铜色的身体上有凸显着图腾般的黑色符文,显示着在魔界的权利及地位,火红色的头发中顶着两个硕大的恶魔犄角,嘴里带着一抹邪恶的微笑。体内撒发出强大的魔力,这种气息压的落颜喘不过气。

    “你是…琳?”不能动,落颜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坐在床上带着警惕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男人,落颜很快明白了魅妖跟琳原来是共同体。

    “终于见到你了。落—颜—”琳邪魅的一笑,凑到落颜的耳边,一只手抚弄着落颜的长发,看着僵硬在原地的落颜,琳的笑意更浓了。

    “如果你是来取灵魂的话,请自便。”落颜扭过头不看琳。落颜知道如今的自己就像案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所以压根也没有想逃的意思。

    “我不光想要你的灵魂,我还想要你的身体。”琳的气息更加邪恶了,用牙齿轻轻磨擦落颜的耳垂,同时,两只手稳住了落颜的头,随后一记深吻,粗糙的舌头撬开落颜的牙齿,灵活的像蛇一样索取落颜口中的津液。

    “唔…唔…”落颜睁大了眼睛,虽然被囚禁了很久,但是毒篪也没有跟自己有过多的身体接触更不要提吻这种事了。等落颜反应过来的时候用力的推搡眼前的恶魔,但是对方却一动不动继续享用自己的唇舌。

    “嗯…比人类更香甜,很久没有品尝过妖了,而且还这么羞涩。我很喜欢。”琳离开落颜时两唇间拉出了细长的银丝,整幅画面看起来显得格外淫乱。落颜已经被吻的失了神,加上疲惫的身体,已经瘫软在床上了。

    “别…折磨我…杀了我…”这是琳在验货吗?是不是等一下自己的灵魂就要被抽走了。落颜闭起眼睛等着接下来的事情。

    “杀了你?我从来不会乱杀生的,我改变主意了,这么美味的身体,我舍不得丢弃。我要你的身体,还要操你的灵魂。”琳伸出舌尖舔舐嘴角,眯起眼睛一副极其享受的表情。

    “啊…不要…放手你…”感觉一双粗糙的大手抹向自己的下身,带有尖尖指甲的手指猛的钻入了自己的后穴,感觉琳的手指又粗又长,基本没用力就摸到了自己被改造的前列腺上,指腹用力的戳上敏感点,自己前三天一直被刺激而没有得到发泄的身体异常敏感,引得落颜闭起眼睛死死咬紧牙关,身体伴随着微微地颤抖,分身已经开始硬了起来。

    “毒篪那小子还真变态啊…不过…很符合我的胃口…”琳发现落颜身体被改造的非常敏感,掀开落颜身上的被子发现分身顶端一直是充血的状态,这样一具淫乱的身体更激发了琳的兽欲。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勃起的分身。

    “啊啊啊啊…这样…不行了…”分身及后穴的刺激让落颜想哭,因为毒篪从不让他释放,而在琳刚含入自己分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射了。

    “嗯…这么浓…”琳抬起眼角,看着咬牙隐忍的落颜,那一脸的娇艳俊美,让人恨不得一次榨干他。随后把落颜的两颗小球吸进嘴里来回舔弄。手指在后穴内不停的挤压前列腺。

    “嗯啊…混蛋…你这样做…跟那个混蛋有什么区别…”落颜咬着牙,太久没有释放的身体,突然被爱抚到高潮,让落颜浑身颤抖。原本以为琳会给自己一个痛快的了断,没想到这个恶魔居然如此玩弄自己。

    “哦?毒篪操过你了?”琳直起身体,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面红耳赤的落颜,大口的喘息着。

    “滚蛋…没有…他只是…”说到这落颜实在张不开口说毒篪如何对待自己,最后只能咬着下唇侧过头忍受着后穴传来的阵阵快感。

    “我就知道,很好…”琳抽出手指,将落颜的两条大腿折了起来,跪在落颜的两腿间,那根赤红色的巨物早已高高翘起,那家伙足有30多厘米长,巨大的顶端比成年男子的拳头还大,柱身上布满了倒钩。

    “快住手,我不要…会弄坏的…”第一次见到恶魔的下身,这种狰狞的巨物让落颜见了就胆战心惊,这要是进入自己的体内一定会被戳穿的。落颜拼命的想要逃跑,不停的挣扎,无奈琳的力气太大,将落颜死死按在身下。

    “别担心,会让你舒服。”琳嘴角那丝邪恶的笑容突显着迷人,巨物顶端渗出一些紫色的液体。“我的体液是最好的春药,你会喜欢的。”琳说完将巨物的顶端抵在小穴入口,下身微微用力,将巨物推了进去,由于前三天的扩张,小穴已经非常的柔软,但无奈琳的分身过于巨大,导致小穴的入口滑下一丝鲜血。

    “啊…裂开了…别进来了…混蛋…全是混蛋…啊…疼…”落颜眼里含着泪水,一直手臂支在琳的胸前,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落颜现在恨透了自己的身体,愈合速度过于快速,导致自己每次被贯穿都会被撕裂。

    “嘘~别哭~这样还疼吗?”琳突然变的好温柔,分身顶端流出大量紫色的液体,这是恶魔的体质,这种分泌物能麻痹疼痛神经,增强快感,无疑是最好的春药。“我可是很温柔的,感觉到了吗?”琳觉得落颜的挣扎变弱了,脸上泛起一丝红润,就连喘息也变的低沉,看来已经进入状态了。

    “嗯啊…热…好痒…我不要…不要…”体内的疼痛逐渐消失,小穴深处奇痒无比,好想有什么插进来。落颜在毒篪手里从未有过快感,只有无尽的折磨,但是现在却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你这里貌似很想要。”感觉身下的人微微颤抖,琳俯下身体,含住了落颜胸前那蔷薇色的蓓蕾,大力的吸吮“我要开动了。”抬起身发现落颜的分身已经高高翘起,小穴颤抖着做好了迎接的准备。琳下身猛的用力,将自己30多厘米的巨物一插到底,柱身的倒刺毫不留情的刮弄着柔软的肠壁。

    “啊———”落颜瞬间弓起身体,敏感的身体第一次被真正的肉棒贯穿,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巨物滑过前列腺时,落颜被刺激的翻起白眼,分身马上射出了一股白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