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3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不知道,自从来了以后那个人就没让我释放过。”落颜的下嘴唇已经咬出了鲜血,可知当时是有多疼。“有没有水?”落颜自从被关进来就没喝过水,更别提吃东西了。因为男人说要禁止他的排泄,强迫落颜深度灌肠、清洗膀胱以及洗胃。之后全部是靠打营养针来维持生命。

    “有,你等下。”韩秋燚拿过带来的水杯,放在落颜的嘴边,落颜的嘴唇早已经干裂暴皮,当喝下第一口水时,他觉得此生没有比现在在幸福的了,随后落颜将水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那这个…怎么办?”韩秋燚用担忧的眼神看着穿透睾丸的钢针。

    “把配重取下来就可以了…”落颜知道,那个地方的疼痛自己根本无法承受,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碰它。

    韩秋燚尽量放缓速度,将钢针上吊着的重物取下,随后用了些润滑剂,将后穴中的按摩棒慢慢退了出来,括约肌丧失了收缩能力,内壁微微向外翻起,夹杂着略微干涩的血迹。随后起身,将蓓蕾上正在扩张的金属支架取出,最后,解开了落颜四肢的束缚。

    “能动吗…?”韩秋燚一脸关切看着床上落颜,几个月未进食的落颜就连起身都困难,微微挪了挪身体后抬起灰色的眸子用乞求的眼神望着韩秋燚。

    “求你…带我走…只要我走了…过一段时间身体就能恢复…我只想回去…我保证…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落颜伸出一只手,抓住韩秋燚的手腕,眼中透着渴望的目光,落颜知道现在的他根本无法自己行走,只能求助眼前的韩秋燚。

    “…对不起…没有篪的允许…我没有权利放你走…”韩秋燚愣了愣,低下头不去看落颜的眼睛,或许这对落颜太残忍,但是至少让他现在好受一些,明天一早,自己就会跟篪坦白。

    “你还知道我没允许?”一句冰冷的质问打破了落颜的希望。只看毒篪站在门口两眼冰冷的直视着屋内的两人。

    “哗啦”一声金属大床上的器具撒了一地,落颜看见这个男人就像见了死神,尽管身体没有一丝力气,眼下的落颜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逃跑。一阵慌乱,落颜连滚带爬的缩到了墙角,不停的哆嗦,眼中全是恐惧。

    “篪…你…你怎么…”韩秋燚吓坏了,这么冰冷的眼神,自己有多久没见过了。一只手扶住身后的金属床,一只手下意识的托住自己的小腹,觉得脚下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毒篪没有理会韩秋燚的问话,径直走向缩在墙角的落颜,与韩秋燚擦身而过的时候停了停脚步,垂下眼角死死盯着发抖的狐狸,韩秋燚的眼里全是惊慌,根本不敢直视毒篪的眼睛。

    “我警告过你,不要打扰燚休息。”毒篪蹲下身子,语气冷得能凝结空气,直视着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落颜。听到毒篪的话,落颜更加慌张了。

    “求求你…杀了我…求求你…求求你…”落颜全身发抖,跪爬在毒篪的脚下,将头抵在男人的脚前,落颜第一次怕到哭了出来。

    “你的命运早在你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注定了。”毒篪冷冷说了一句,随后缓缓站起,回身盯着僵硬在原地韩秋燚的背影。

    第六十二章不可挽回的决定(激h)

    韩秋燚被拉回了卧室,大门“砰”的一声关了起来,紧跟着人就被按在了床上。

    “计划的真好,还学会撬锁了。是不是我最近太宠你了?嗯?还是你这淫荡的小穴欠操了?”毒篪语音虽然不大,但是放射出的戾气却压的人喘不上气来,眼神极为冷冽,粗暴的撕烂了韩秋燚的裤子,两根手指猛的桶进了花穴。

    “呜…篪…不是的…我只是想放落颜活动一下…我没有…想放走他。”毒篪的粗暴让韩秋燚不寒而栗,为什么篪都站在他身后了,却没有察觉到,难道是自己太感知度下降了…感觉男人的手指已经在花穴里抽插了起来,食髓知味的花穴马上湿润了起来。

    “放走他?落颜是琳要的,没人能放走他。”毒篪嘴里带着一股狠劲,说着猛的戳上了花穴内的g点。

    “啊啊啊…篪…别…别伤了宝宝…”一股酥麻的电流感钻入脑中,知道男人下一步要做什么,但是男人现在在气头上,韩秋燚提醒着男人,万一失控伤了宝宝可怎么办。琳又是谁?韩秋燚双手不停的推拒毒篪。

    毒篪没有说话,伸手拿出一个跳蛋,卡在花穴内的g点上,紧紧的固定住,随后将震动调到最大,打开了开关。

    “啊啊啊———篪…别这样…别这样…”虽然平时毒篪也愿意用些小道具增加情趣,但是这么强的震动,让韩秋燚瞬间绷紧了身体,一阵酥麻感夹杂着刺痛充斥着韩秋燚的感官神经,花穴内立刻涌出了大量的爱液。

    “宝贝是不是也想试试这个的滋味?”毒篪举着一条贞操带晃在韩秋燚眼前。那种语气绝不是在调情,这将是赤裸裸的惩罚。

    “不要…篪…我不要这个…”韩秋燚惊恐的看着毒篪手上的刑具,本能的摇着头。这东西把落颜折磨的死去活来,这点毋庸置疑。韩秋燚挣扎着起身,想摆脱男人的控制。谁知毒篪一个用力,将韩秋燚反压在床上,跪趴的姿势虽然能减轻身体的负担,但却眼看着男人将自己半硬的分身扣在那个狭小的牢笼中。

    “不听话的狐狸,就要受到惩罚。”毒篪嘴里狠狠的说着,随后用爱液作为润滑,将巨物对准菊穴,猛的刺入了最深处。虽然毒篪在气头上,还是没有失去理智,他不想伤了韩秋燚,但是必要的惩罚不能避免,低头看了看,虽然有润滑,可毕竟没有事先扩张,菊穴的入口有轻微的撕裂伤,殷红的血迹滴在了身下的床单上。

    “啊啊啊啊啊…好疼…裂开了…疼啊…篪…”眼泪忍不住的涌了出来,韩秋燚努力的转过头,看着身后化为猛兽的毒篪,身体随着节奏,前后晃着。

    毒篪没理会韩秋燚的喊叫,对准菊穴内的敏感点,用力的戳了上去,随后就用极快的速度撞击敏感的前列腺。

    “不行了…啊哈…嗯啊…轻点…”韩秋燚花穴及菊穴中的敏感点都在被疯狂的蹂躏,一波波的快感止不住的涌了上来,而自己的分身却因为束缚而无法勃起,韩秋燚被逼到高潮的边缘却无法释放,被这纠结的快感刺激的快崩溃了,原来贞操带这么恐怖,身体已经非常兴奋,但是分身却半硬着被卡住。韩秋燚一只胳膊撑着身体,腾出一只胳膊回身抵住毒篪的身体想要推开,但无奈男人钳制的太紧,完全无法摆脱。

    听到韩秋燚痛苦的娇喘,毒篪并没有放轻力度,反而更加刺激了毒篪的感官,继续疯狂的碾压前列腺。

    “老…公…呜呜…饶了我…啊哈…腰好疼…真的…我错了…”男人的持久力如此之长,韩秋燚满脸泪水不停的求饶,分身仍然没有得到解放,分身顶端不停的流出前列腺液。沉甸甸的腹部坠的整个腰部都要散架了,酸疼无比。只觉得菊穴中的前列腺已经肿了起来,如果在继续下去,一定会被顶穿的。花穴已经不知道潮吹了多少次,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最后只能抽泣着任男人摆布。

    “哪里错了?”男人终于说话额,长时间的活塞运动导致男人身上浮起一层薄汗,但是只要控制得当,仍然可以继续保持速度和力度。虽然生气韩秋燚的擅作主张,但是毕竟还有7个月的身孕,这一夜又几乎没有休息,体力怕是早已经透支。毒篪的话虽然冰冷,但是心理还是泛起阵阵不忍。

    “不该…自…己…去见落颜…不该…瞒着篪…”韩秋燚把头埋在床上,一边小声的抽泣,一边向毒篪承认错误。

    “瞒着谁?”毒篪将巨物整个抽出,仅留了顶端在菊穴入口,随后狠狠捣中敏感点。给了一次重碾。

    “啊———老公…不该瞒着老公…”这一下差点让韩秋燚翻了白眼,赶紧改口讨好男人。

    “不许对我隐瞒任—何—事—情—”毒篪在说‘任何事情’这四个字的时候,每说一个字就用力顶一下敏感点。这几乎让韩秋燚背过气去。说完男人俯下身体在韩秋燚肩头狠狠咬了一口,同时一只手解开了下身的贞操带,随后在后穴中疯狂的抽插。

    “啊啊啊…要射了…篪…篪…啊——”被释放束缚的分身没用多久就喷出了一股白浊,而毒篪随后也低吼一声,射在了稚嫩的菊穴内。韩秋燚弓起身体,颤抖着射出最后一股j,,g液,顿时四肢无力,当男人抽出体内的巨物时两腿早已失去了支撑的力量,身体痉挛着软了下去。

    毒篪见状,双手扶住韩秋燚的腰间,轻轻将人转了一下,让韩秋燚侧身躺在床上,随后将花穴内的跳蛋拽了出来。从浴室拿出温热的毛巾擦拭爱人的身体。

    “呜…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韩秋燚迷迷糊糊的小声抽泣着,菊穴中的液体顺着股沟流了出来,感觉男人在身下一遍遍的帮自己擦拭,之后又上了药膏。下身的痛楚明显减轻了很多。

    “琳是魅妖体内的恶魔,那天救你回来,魅妖就管我要了人,落颜是被琳选中的。”毒篪搂着床上瑟瑟发抖的人,用极为平和的语气说着。或许刚刚真是太激烈了,怀里的人到现在还全身冰凉。

    “不可以,不能这么做。”韩秋燚挣扎的起了身,一双橘色的眸子里带着恳求的目光。

    “怎么?你要我留下他?只要他离开,等着他的只有琳。”毒篪抬起头,看着眼前疲惫的韩秋燚。

    韩秋燚听的一愣,低头想了想最后艰难的开口“如果可以,篪就把他留下…想必落颜的味道应该不差…”韩秋燚低着头,发出的声音比蚊子还小。落颜在这里已经很久了,篪一定要过他了,毕竟自己身子重,不能经常满足男人的需求,但是篪的精力这么好,落颜看起来又如此的俊美,想到这里,韩秋燚泛起了淡淡的伤感。

    “味道不差?”毒篪抬起一条眉毛差异的看着略微沮丧的韩秋燚。片刻“我没碰过他,而且我也不会留他在身边。”毒篪一脸不耐烦,真不知带这个笨蛋在想什么,落颜可是差点伤了他的人,他居然还开口帮他说话。

    “篪…可是落颜他…”虽然听到男人没有碰过落颜心里略感欣慰,但这样落颜一定会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毒篪打断。

    “我只爱你。”毒篪拉过韩秋燚,深情的望着对方之后一把搂在怀里低头吻了下去。深情的一吻结束之后,韩秋燚只是默默的低着头,靠在毒篪怀里。

    “篪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去找落颜的?”韩秋燚实在差异,为什么毒篪出现在身后自己居然没有发觉,这太匪夷所思了。

    “有的人撬锁,弄的噼里乓啷的,想不知带都难。”毒篪换了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往被子里缩了缩。就知道这只小狐狸会问。

    “可是我连篪的气息都没有察觉…这是为什么?”韩秋燚继续追问。

    “吴浩早就说过,雌激素会影响你本身的感知度,你身体比较特殊,在初期不会很明显,但是你这都快生了,感知度下降很正常。看来…没告诉你,还真是对了。”毒篪转过身,摸着韩秋燚圆滚滚的肚子 。

    “那落颜…”韩秋燚刚想说下去。

    “你还想被干吗?还是说这次用前面来做?”毒篪眯起眼睛,一脸的警告,顿时韩秋燚就把后面半句话咽回去了。

    第六十三章落颜(强制系列)重度虐身 猎奇 慎入

    自从毒篪带走了韩秋燚,已经过了两天,落颜一直缩在角落里,这个四面都是墙的地方无法逃脱,身上其他伤口都在愈合。直直看着自己身下被贯穿的小球,落颜最终狠下心,将头发拧成一箍,咬在嘴里,一只手捏住钢针的一头,一只手轻轻扶着小球的一侧。心想长痛不如短痛,猛的抽出了钢针,抽出的同时一股浓稠的血液夹杂这白浊的j,,g液顺着伤口涌了出来。落颜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刺骨的疼痛随之入脑,落颜向后仰着脖颈,屏住呼吸痛苦的闭起眼睛。感觉嘴里的长发都要被咬断了。眼看着渗血的袋囊急速愈合,只是内部的的小球的愈合带来的刺痛感让落颜上牙打着下牙,全身不停地哆嗦。

    “真是一具不错的皮囊。”毒篪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盯着落颜的一举一动。虽然身上略显得狼狈,但是嘴里咬着银发加上一脸隐忍的落颜看上去既性感又妖艳。

    落颜抬起头看见一脸悠闲站在门口的男人,内心极度恐惧,以往的经验历历在目。而野兽在遇到危险的本能反应就是反击,落颜四肢跪趴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眯起灰色的眸子露出凶光,呲牙咧嘴的凸显口内的四颗犬齿,嘴里不时发出野兽的低吼,貌似在警告男人不要靠近。

    毒篪愣了一下,但仅仅是一瞬间,面目表情极为阴冷走进房间,随手扣上铁门,走到置物柜,拿出内个精致的小盒子,从里面取出白色的胶囊“看来2颗根本无法满足你,这次用4颗怎么样?还是你觉得现在全身很有力气?”毒篪字字句句都在提醒着落颜,u2180的药效还在,毒篪有恃无恐的慢慢靠近落颜。

    落颜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抵抗仅仅是被吓到的本能反应,立刻收回了狰狞的面孔,表情越来越软,随后就是不停地甩这头,尽可能的往墙角缩,毒篪手里拿着4颗胶囊,已经足够威慑落颜了。“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折磨我…不要…”

    “恢复的不错?”毒篪上下打量着落颜,而看着落颜久未清洗的身体失去了以往的光泽。毒篪微微皱眉一把拉起地上的人,落颜跌跌撞撞的被男人拉着进了浴室。虽然毒篪不喜欢落颜,但是更不喜欢脏乱差的东西。

    “咳咳…”被扔进浴池的落颜显得十分狼狈,冰凉的水淹没了头顶,本该是痛苦的挣扎,但身体本能却对对水极度渴望,竟让落颜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咽。

    好不容易挣扎着出了水面,男人就粗暴的清洗着落颜的身体。清洗后男人放空了浴池的水,顿时感觉自己被翻了身,双手被铐在浴池的边缘。双脚则铐在浴池的底部。身体整个跪着前倾。

    “你…你要干什么?”落颜惊慌的回过头,被打湿的长发遮住了视线,无法看清男人的动作,心里涌起一阵恐惧。

    “外面洗干净了,该洗里面了。”毒篪用扩张器插入了紧致的后穴,将穴口撑开到能容纳到一只手的程度。

    “啊啊啊啊…疼…已经…极限了…”落颜拼命的哭喊着,不停的甩着头,恨不得将着疼痛甩到九霄云外。如今这副躯体的自愈能力反成了受折磨的特殊功能,菊穴周围已经严重撕裂,可是扩张器还在不断的给穴口施加压力。

    “极限?还差的远…今天会让你终身难忘。”毒篪一遍轻描淡写的说着,一遍继续扩张着后穴,直到后穴内能容纳到两只手自由出入才停止了扩张,用清水冲洗撕裂的伤口,发现出血处正在愈合,满意的拿过一个金属支架钢环,支撑在穴口,防止括约肌收回,随后,撤出了扩张器,退后了两步,看着落颜的菊穴瞬间变成了一个深洞,两只手可以轻松的出入,嘴角翘起了一丝笑容。

    “额啊…”落颜死死闭着眼睛,疼的面如土色,顿时汗如雨下,咬紧牙关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后穴入口被撑到异常的大,两条大腿剧烈的颤抖,但是却丝毫不敢用力,现在两腿之间只要有轻微的触碰都会引起钻心的疼痛。

    “好可怜啊~可是为了等一下的事情,你要忍耐。”毒篪一脸的戏虐,落颜越痛苦,男人就越想摧残他的精神。这就是招惹毒篪的下场,往往到这个时候,正常人已经精神崩溃,但落颜不一样,恢复能力这么好,不让他好好享受怎么对得起他这具身体。

    “什…什…什么事情…”落颜打着哆嗦,说出的话都在颤抖,艰难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落颜尽可能忍住不发出悲鸣,只能艰难的喘息着。

    “能让你快乐的事情。”毒篪一边说着,手里一边将鬃毛刷子伸进落颜的肠道内,坚硬的鬃毛刺激着柔嫩的肠道内壁,仿佛要刷掉肠壁上的黏膜才肯罢休。

    落颜再也忍不住了,体内脆弱的器官承受不住如此的摧残,整个身体不停的挣扎伴随着凄惨的哀嚎,落颜哭着求男人住手,但是男人却将刷子桶的更深,直到内壁擦出了淡淡的血丝才将刷子退出了落颜的后穴。

    “受伤了就要好好消毒。”毒篪语气难得的温柔,明知落颜的身体不会感染,却还是拿出了一只没有针头的25毫升的针管,针管内装有透明的液体。对准了后穴深处将液体全部推入体内。

    落颜剧烈的痉挛撞的浴缸内哗哗作响,艰难的挺起胸膛,长时间的哭喊导致嗓子已经嘶哑,整个浴室内回荡着落颜凄惨的叫声。是酒精,25毫升的酒精灌入了受伤的肠道,由深处流出穴口,酒精滑过的地方产生火烧火燎的刺痛。

    “这里干净了,这里也要清洗。”毒篪一只手握住了落颜疲软的分身,将细长的导尿管插入膀胱内部,黄色的液体顺着导尿管流出了体外。毒篪拿过一根细长的毛刷,毛刷总长大约30公分,其中15公分覆盖着365度的软毛,一手挤开落颜分身顶端的小孔,另一只手将毛刷顺着小孔慢慢推入尿道,最后进入膀胱。推入的过程极慢,能让承受者体验到最大的痛楚。

    落颜四肢僵硬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虽然毛刷非常柔软,但是刺入时还是划伤了尿道,下身的多种疼痛让落颜发疯,落颜低吼着,眼内充满了血丝。毒篪只当没有看到落颜的反应,手里握着毛刷的另一端,一脸悠闲地时而左右搓动,时而来回搅动,软毛不停的刺激膀胱内部,铃口处不时有鲜血滴出,不知过了多久异物终于退出了分身,本以为折磨到此结束,没想到一根导尿管又深深的插入了体内,进入了膀胱,只看导尿管的另一端连着一袋透明的液体。

    “消毒会有点刺痛,但是我知道你忍得住。”毒篪说完将液体的封口打开,只看液体快速逆流回膀胱。

    “啊———”还是酒精,膀胱本就脆弱,酒精的刺激让落颜瞬间脸色惨白晕了过去,毒篪只是默默的看着,直到800毫升的酒精完全灌入了膀胱,才用一根皮绳勒住落颜分身的根部,慢慢退出了导尿管。

    看着微微涨起的小腹,毒篪将手按了上去,重重的挤压,落颜瞬间被疼痛拉回了神志,只看一些酒精夹杂着血液被挤出了铃口,整个尿道壁上全是细小的伤口,酒精滑过尿道时,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无法忍受,落颜拼命用头撞击浴缸,直到额头上流出了鲜血,毒篪一把抓起落颜的头发,落颜艰难的保持面部向上的姿势,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嘴唇惨白上下打着哆嗦。

    “相信我,不会让你死的。毒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随后将绑在根部的皮绳解开,膀胱内的酒精就像失禁一样的流了出来,淡红色的酒精洒满了浴缸,落颜两眼呆滞,身体本能的颤抖,任毒篪摆弄。

    当落颜再次恢复神智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锁在了金属床上,侧脸紧紧贴着床板,脖颈处有一个半圆的金属环将头固定在原地,两只手臂自然向后贴在床上,四条五公分的金属环将手臂死死卡在床面上,腰部也被半圆金属环扣死,臀部高高的翘起,两条膝窝处绑着一根钢棍,让两腿无法合拢,钢棍两侧被牢牢的钉在铁床上,两条小腿到脚腕也被紧束,这样的束缚让落颜一丝一毫都无法动弹,后穴的支撑环仍然将穴口撑开。

    “交给你了,就按我说的办。”听见男人在交代着什么,落颜的脸侧贴在床上,看不到毒篪,只有听着的份。

    “篪,这会不会太过了?就算他是妖,这也有点…”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落颜的耳朵里,落颜顿时轻哼了一声“你醒了?”毒篪走到落颜的视线范围内,身后跟着一个看上去十分斯文的男人,男人带着银边的眼睛,一筹莫展的看着床上的落颜。

    “把我交给琳…求求你…”落颜吃力的说道,这种生活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再过了。

    “我会的,但不是现在,我说过我要给你我的全部。”毒篪笑了笑,随后回过身“这应该难不倒你吧?哦~对了,我只提一个要求,就是全程无麻醉…u—2180的药效还在,我要他在感官放大10倍的情况下被割开。”

    “唉…对不起了小狐狸。”吴浩定在原地愣了许久最终无奈的的叹了一口气。用手将落颜散落的银发拨到一旁,露出绝美的面庞。一脸无奈的看着床上被钉牢的狐妖。毒篪的手段向来毒辣,更何况这家伙差点伤了燚,看来这次就算自己再反对也帮不了他了。

    “不…不要…你们要做什么…我不要…我不要…”落颜眼中的恐惧一览无遗,割开…要割开什么…落颜想逃,但用尽了全部力气身体却丝毫没有动弹,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拿过一条口塞球要给他带上。

    “别带,我要听他喊,他叫的越惨,效果就越好。”毒篪坐在一旁翘起二郎腿,就像要看一场表演一样,悠闲地看着面前的景象。

    “你不怕影响到燚?”本想这口塞能让落颜咬住,稍微减轻一点点痛楚。吴浩皱皱眉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毒篪。

    “现在是下午一点钟,你有6个小时,开始…”毒篪看了看手表,随后抬了抬手示意吴浩赶紧干活。这声音就是给燚听的,他就是要告诉燚,他的行为不但帮不了落颜,还会让落颜痛不欲生。当然他不会让落颜的惨叫持续到深夜,那样会打扰燚的睡眠。所以给吴浩规定了时间。

    作者的话我擦擦擦…我不行了…居然把吴大医生搬出来了…毒小攻啊…你好毒啊…我越发的变态了…捂脸…s早就木有脸了…还捂他干嘛…

    圣诞特典特殊的圣诞礼物(温馨篇)

    今天是圣诞节,韩秋燚坐在窗边,一边摸着圆滚滚的小腹,一边望着屋外那一片白茫茫的大雪,还有一个月就要小宝宝就要出生了,韩秋燚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宝贝,想什么呢?”看着一脸幸福的韩秋燚,毒篪走到身边,弯腰环住韩秋燚的身体,用侧脸蹭了蹭爱人的面颊。

    “篪…今天是圣诞节耶,而且我们的小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韩秋燚扬起脸,顺从的眯起橘瞳,说完轻轻吻了一下毒篪的侧脸。

    “想不想出去走走?”毒篪感受着爱人的温度,慢慢低下头,深情脉脉的看着韩秋燚。

    “真的吗?今天外面一定很热闹,我要去…”韩秋燚睁大了双眼,眼中闪着兴奋的目光,圆圆的眸子,可心的表情,显得完全不像个嗜血的杀手。

    “车在楼下,?”毒篪直起身体,右手支起食指,指向门口,用略带邪恶的表情看着韩秋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