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2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听说你叫落颜,跟燚的妈妈是同一族,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有今天的下场?”毒篪低下头看着地上这有着灰瞳的俊美男子。

    “人类,你以为你是谁?”落颜眯起眼睛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毒篪。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谁。”毒篪一把抓起地上散落的长发,一路拖着落颜上了二楼。

    “放手…”落颜被拽的头皮发麻,全部身体的体重都在自己的长发上,拖动到楼梯的时候背部的伤口与地毯摩擦,更加刺激伤口的疼痛,地上留下了长长的血印,直到最后脚步停止才发现自己停在一扇铁门前。

    看着毒篪在自己身上注射了什么药物,随后便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药物u2180)只能眼看着自己被四肢大敞束缚在一张金属大床上,身上被剥得一丝不挂。慢慢发觉,眼前这个男人可能就是韩秋燚的饲主,想起韩秋燚身上的装饰,顿时内心燃起一丝恐惧。

    “你果然跟燚一样白皙,就连这里也一样的漂亮。”毒篪抓住落颜的分身,粗暴的捏握这,而这种疼痛是落颜没有感受过的,下身的疼痛超过了背部的腐蚀伤痛。

    “啊——放手…卑贱的人类…”落颜不堪屈辱,抬起头狠狠的骂道。身体怎么这么痛,失去了妖气的保护,疼痛神经变得越发敏感。

    “等过一会,你就会知道谁比较卑贱了。”毒篪站起身拿过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从小盒子里取出两粒白色的胶囊(10分钟强制射精的药,给落颜的是给韩秋燚翻倍量),强迫落颜吃下。随后拿起一条球形口塞,戴在了落颜口中。

    竟然伤了燚,还差点伤了他毒篪的孩子,想到这毒篪就想狠狠撕碎眼前这个畜生。手上力道极大,生怕弄不疼对方。

    “唔…”落颜无法反抗,只能任人摆布。只看毒篪随手拿过一条黑色金属贞操带,用贞操带紧紧的套住落颜的分身,让落颜发着淡红色分身保持头部冲下无法勃起的姿势,紧跟着取过一旁的前列腺按摩棒,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狠狠捅进了落颜的菊穴,按摩棒的顶端死死戳中敏感的前列腺,随后将按摩棒的震动开到最大。

    “啊…唔…恩啊…”疼痛来的如此猛烈,感觉下身已经被撕裂,菊穴被异物填得一点缝隙都没有。粘腻的血液顺着股间流出,而前面的分身阵阵发热,想要勃起,却被贞操带勒的生疼,硬生生忍受着自身的生理反应。巨物在肠壁上的敏感点疯狂肆虐,更加激起想要射精的欲望,但是自己的分身却死活也无法突破贞操带的束缚。

    “舒服吗?既然是妖,当然不能用人类的剂量,所有的药物我给你用了双倍。现在我来告诉你,你这具下贱的身体将会迎来什么,第一、药物会强迫你10分钟一次的射精,但是你无法勃起,所以你无法射精。而只有你射了精,药物感才会消失。第二、你騒穴里的按摩棒只要我不关掉,就不会停止,15分钟会释放一次强电流,电击时间半小时。”毒篪说完所有的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落颜,咬着牙,死死闭起眼睛艰难的喘息着。

    “唔…唔…唔…”第一个10分钟已经过去,感受着菊穴内强烈的震动,前列腺不停的受到刺激,分身前端渗出大量前列腺液,半硬的卡在贞操带内,落颜不停的扭动身体,嘴里不停的呻吟着,但是强烈的情欲依然得不到缓解,这就是男人的手段吗?

    “你最好期待我的孩子安然无恙,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说完毒篪转身离开了房间,听见铁门落锁的一瞬间,落颜内心的恐惧感瞬间飙升。因为他迎来了第一波的电流刺激。

    “啊——唔唔…唔…啊…”电流的刺激让落颜想死,上下牙齿死死咬住口塞,忍受着全身痉挛,从未被电击过的他,第一次就承受了最大幅度的电刑。分身的前列腺液体不住的流出。想射…好想射…但是无论怎么努力稚嫩的分身都无法突破贞操带的束缚,落颜全身痉挛着睁大了双瞳,全身被电击的不停颤抖。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下身“嗡嗡”的震动声和自己呼吸的声音。落颜已经被电击了六次,只觉得自己被想要射精的欲望折磨的要死了,在第七次电击的时候落颜硬生生咬碎了口塞。

    “救…命…啊啊…啊啊…”下巴酸疼无比,喉咙内只觉得干涩的很,声音带着嘶哑,下体的摧残从未停止过,现在体内毫无快感可言,只有永无止境的痛苦,被强制射精,却无法发泄欲望,前列腺已经被震的麻木,只有电击的时候才会传来撕裂的疼痛。

    等到第十次电击的时候落颜开始嚎叫,声音凄惨无比,但是却没有减轻丝毫的痛苦,体内的神经像被一根根被扯断,落颜想死,可是现在除了扭动身体,什么都做不了,努力想咬断舌头,但自身的愈合力却迅速的恢复了伤口,只能图加伤痛。分身不时的涌出黄色的尿液,如此的落颜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生存的价值,更没有思考的能力。控制不住的失禁,口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在床上。

    “篪…谁在惨叫?”韩秋燚听见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坐起身,看着坐在床沿照顾自己的毒篪。

    “宝贝别担心,好好休息,吴浩说你运气好,这次没有动了胎气。你只要养好身体,其他的都包在我身上,我出去看看。”毒篪温柔的眼神中全是宠溺之意,一边抚摸着韩秋燚的头顶。

    “篪…你是不是关了落颜?”韩秋燚看毒篪起身要走,一把拉住了毒篪的手,一脸焦虑的问。

    “是,他动了我的人,就应该负这个责。”毒篪一脸平静的回答。

    “…篪…”韩秋燚知道毒篪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虽然落颜伤害了自己,但是好歹是同类,心里泛出阵阵不忍。

    “乖…好好休息,我会让他闭嘴的。”毒篪轻吻韩秋燚的唇,转身离开了。

    第六十章新世界(强制系列)激h 变态强虐身

    听见铁门开锁的声音,金属大床上原本俊美妖艳的男子,睁大赤红着双眼,眼里透着原始的性欲,早已没了理智,嘴里像野兽一样低吼着。

    打开墙壁上的白织灯,走到床边一脸冷漠看着痛苦扭曲的身体,球形口塞被咬的粉碎,落颜不停摇着头,身体还在被电击,全身都在颤抖,银发从床上滑落到地面。六个多小时的刺激导致被束缚的分身已经受伤,前列腺刺痛难忍,两颗小球沉甸甸的,长时间被药物刺激,而得不到发泄,睾丸内充满了组织液,肿胀无比。

    “谁卑贱?”毒篪冷冷的开口。

    “我…我卑贱…求求你…让我射…”落颜喘息着,艰难的开口。此时眼里已经没有了理智,四肢无法动弹,不停用后脑撞击金属床。只看脑后的片片血迹已经凝结,黏在柔顺的发丝上。

    “你不配…”毒篪站到落颜的两腿间,用手死死掐住了两颗肿胀的小球,用力的挤压。瞬间两颗小球被捏的变了形,原本浅红色的袋囊已经变成了糜烂的深红色,脆弱的器官禁不起如此的摧残,不停的痉挛着。

    “啊啊啊——求求你…不——”落颜抬起头,双眼的恐惧一览无遗。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被如此粗暴的对待,毒篪的力气非常大,落颜感觉自己的睾丸已经要被捏碎了,嘴里只能求着男人尽快放手。

    “吵死了,闭嘴。”毒篪一只手将两个小球紧紧固定住,让肿胀的小球绷在袋囊上,另一只手对准睾丸狠狠拧了上去。

    “嗷呜———滋———”落颜哪里听的进去毒篪的话,钻心的疼痛只让他生不如死…一声野兽式的哀嚎声刺耳无比。

    “畜牲就是畜生。”毒篪皱了皱眉头,回身继续拿过一条口塞,只不过这次口塞是纯钢质的,不光圆形的口塞球还有周围的卡口,全部是金属质地。“你要有本事就把这个也咬碎。”毒篪说着把口夹卡在落颜嘴中。

    “唔…唔…”落颜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冰凉的钢球上有很多镂空小孔,但是非常的坚硬,如果没有外人的帮助,肯定是挣不脱的。

    “你的武器是银针?”回到落颜两腿之间,毒篪慢条斯理的抬起黑眸,透过两腿之间看着痛苦的落颜。继续温柔的搓揉着两颗肿胀的小球,语气极为平淡。

    “啊——唔唔——”落颜在药物的刺激下,只是一味的想要射精,根本无心理会毒篪的问话。

    “回答!”毒篪手上一用力,两颗小球紧紧挤在一起,撕心裂肺的疼痛将抓狂的落颜拉了回来。

    “唔唔…”落颜紧紧皱着眉,眼中尽是哀求的目光,拼命的点头,只希望让眼前的男人尽快松手。

    “燚腿上的伤…是你?”毒篪明知故问,脸上的表情十分悠闲,手里不停的把玩着落颜下身的小球。

    本来白皙的皮肤更加没了血色,深灰色的眸子里透出的全是恐惧,毒篪的问话让落颜体内的细胞都在发抖,已经隐约知道自己即将会迎来什么,但落颜不敢在无视毒篪的问话,最后绝望的闭起眼睛点了点头。

    “很好,所以…我准备还给你。”毒篪眼中依然平静如水,嘴里的话更像是在聊天一样。弯身从金属床下方抽出一根15公分的钢针,直径约为1公分。一只手将两个小球紧紧固定在袋囊上,袋囊被小球撑的只剩薄薄一层,另一只手将钢针对准小球侧面,慢慢的刺了进去。这种极为缓慢的手法加重了身体的负担,指尖每转动一下,锥心的疼痛就更加严重。

    “额——嗯——”落颜四肢不停的挣扎,撕扯着,手脚勒出一道道血印,此时的落颜就像一头抓狂的野兽,嗓子里发出痛苦的低吼声,疯狂的左右摆头,痛心切骨的感觉让落颜发疯。

    “这就不行了?”看着被钢针穿过的两颗小球,顺着钢针贯穿的伤口流下一丝鲜血,内部夹杂着睾丸组织液。毒篪只是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

    要知道,人类的残忍程度远远大过妖魔,妖魔的复仇无非是要对方死,而人类的复仇能够让对方生不如死。

    落颜睁大了双眼,眼里充斥着红血丝,怒视着毒篪,那眼神是仇恨的、憎恶的。鼻息间喘着粗气,脖颈上的的血管爆出,清晰可见。

    “怎么?还想要更多?”毒篪一脸的戏虐,扯出两条连着电线的鳄鱼嘴夹,夹在了穿透小球的钢针两侧,伸手按下了开关,一股微弱的电流钻入脆弱的睾丸内。

    “唔唔唔…”落颜眼神再次变的痛苦,眉头紧锁将头仰向后面。四肢从挣扎变为僵硬,双手的指甲死死掐入手心。

    “想不想把这个解开?”毒篪保持着笑容,一只手捏着落颜分身上的贞操带。

    落颜听到后,拼命的点头,早就被这个狭小的牢笼逼的快疯了,下身的痛楚只要能减轻一点点,对现在的落颜来说都是天大的恩赐。

    毒篪依然微笑,取过一条皮绳,紧紧的绑住落颜分身的根部,随后解开了分身上的贞操带,分身立刻肿胀了起来,赤红的颜色就像熟透的果实。但是根部被紧紧勒住,分身依然无法得到释放,落颜用哀求的眼神投向毒篪。

    “我将会让你迎来一个新的世界。”毒篪欺身俯身在落颜耳边说着,随后起身拿起了直径有2公分宽的电动尿道拴,慢慢撸动落颜的分身,在没有使用扩张剂的情况下将尿道拴硬塞进了分身顶端的小孔,一插到底,脆弱的尿道瞬间被撕裂,鲜血猛的涌了出来。

    “啊————”全身肌肉瞬间僵硬,随后跟来就是身体本能的剧烈痉挛。分身火辣辣的疼痛,落颜牙齿死死咬住口塞,牙根处鲜血不住的流出,其中一颗犬齿瞬间断裂。落颜现在恨自己的身体,受伤后将会急速愈合,为什么不让他流血而死。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答应了魅妖,最后会把你送给恶魔,在你死之前我将会给你我的全部。”毒篪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金属套环卡在落颜分身顶端的冠状沟处,套环下方连接着钢丝,随后一圈圈的钢丝缠绕住整个分身的柱身,迫使分身紧紧包裹住内部的尿道栓。一手打开电源开关,分身内的尿道栓疯狂的震动,伴随这噼里啪啦的电流,冠状沟处的卡扣也连有电线,电流随之钻入整个分身。

    “啊…啊…额啊…”整个分身被绑的已经变了形,承受着电流刺激,下身的小球被贯穿后一边淌着粘稠的组织液和少量的血液,一边承受着同样的电刑。后穴中麻木的前列腺又一次撕裂般的疼痛,还有想要释放的欲望不停的折磨着落颜的身体,落颜用嗓子低吼着,眼中透着绝望以及怨恨。

    “我劝你闭上嘴,如果让我知道你打扰了燚的休息,你知道我的手段,对吗?”毒篪的语气极为轻松,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雪白的大腿。

    见毒篪要离开,门口一直偷看的韩秋燚慢慢后移了两步,快速闪身,退到了一层的客厅。

    “燚?你怎么出来了?”看着端着水杯正在上楼的韩秋燚,毒篪挺起胸微微蹙了下眉头,口中带着少许不满。

    “我渴了,下楼倒杯水。”韩秋燚尽量平复心情,脸上带出一丝微笑。千万不能让篪知道自己偷看了整个过程,不然篪一定会生气的。韩秋燚小心的警告自己,一脸无害的冲毒篪保持微笑。

    “渴了叫佣人送上来就是了,以后尽量远离楼梯。”毒篪一边说着一边接过韩秋燚手里的水杯,一手环过韩秋燚的腰,将人扶回了卧室。

    “篪…我又没受什么伤,我就是想活动活动。”韩秋燚娇嗔的说着,慢慢坐在床沿,喝着毒篪递过来的水。

    “没受什么伤?这么说我现在抱你也可以?”毒篪一手支这床沿,一只手指抬起韩秋燚的下巴。眼中带着调戏的神情,嘴角抹起一丝坏笑。

    “别…别闹…吴浩说这几天不行…”韩秋燚顿时红了脸,一只手抚上小腹,将头侧倒一边,小声的说道。

    “所以,这几天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床上呆着,那也不许去。”毒篪收回手,直起身子换了一脸宠溺的表情,轻轻摸着韩秋燚的头顶。

    “嗯…”韩秋燚轻哼一声,随后抬起头“篪…你不要为难落颜好不好,他已经没了妖气,放他走吧。”韩秋燚一脸的恳求望着毒篪。

    “他的事,你不要问,也不要管。他有他该去的地方。”一听韩秋燚提到落颜,毒篪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篪…”韩秋燚加重了语气,微微蹙眉。无论如何落颜与自己流着同一族的血,没有了妖气已经很惨了,现在遭受的刑罚比当时的自己受到的还要严重。想到这,韩秋燚心里就是一阵不忍。

    “你该睡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毒篪没有丝毫动摇,拿过韩秋燚手里的水杯放到床头柜上,掀起被子,让韩秋燚躺了进去,随后转身走出了卧室。

    第六十一章被戳穿的心思(强制系列)重度虐身 猎奇 慎入

    夜里,毒家卧室的大床上,男人平躺在床上,只看韩秋燚顺从的跪趴在毒篪两腿之间,不停的上下吞吐着胯间的巨物,巨物被吸的“啵啵”作响,整个空气中散发着雄性麝香的味道。

    “宝贝今天怎么这么馋?嗯?”毒篪轻抚着韩秋燚的头顶,一边用暧昧温和的语气说着。看着眼前卖力吸吮自己巨物的韩秋燚,毒篪闭起眼睛头微微向后仰起,随后呼出一口带有浓重情欲的气息,不久便释放在爱人的口中。

    “嗯啊…篪的味道…好喜欢…”韩秋燚抬起头眯着眼睛,慢慢贴着毒篪的身体爬到男人面前,张开嘴用舌头不停的搅拌口中的j,,g液。露出一脸淫乱的表情,待j,,g液完全搅拌均匀,喉咙上下一动,全部吞了进去。

    “小妖精,跟谁学的勾引男人?”毒篪手里转动着爱人胸前的乳环,嘴里沙哑的气息全是情欲。从未见过如此撩人的韩秋燚,这只狐狸除了杀人的一面居然还有这么勾人的手段,今天已经在这个淫荡的小嘴里发泄了4次,但是看到这种场景,下身果断的又肿胀了起来。自家的宝贝果然是个狐狸精,毒篪这样想着。

    “还要~~~”韩秋燚一脸撒娇的用脸贴着毒篪,一手托住沉甸甸的小腹,一手支在床上。说出来的话软的像猫。韩秋燚嘟着粉唇,一脸的不满足。

    “快7个月了吧?坐上来,我要操你。”毒篪一手支着韩秋燚的下巴,另一只手作势要把人拉到身上。

    “不要~~~我还想喝篪的牛奶~~~”韩秋燚一脸献媚的笑容,身体慢慢向下滑去。现在身子重了,就连用嘴帮篪做,都略显吃力。如果真的骑上去,只怕一会又要起不来了,那不是前功尽弃。韩秋燚保持诱惑的笑容,低下头由根部一下下舔到顶端,时不时把两颗小球含进嘴里,用舌头不停的挑弄,最后由上至下慢慢将巨物满满含入口中。

    “燚,你出了好多汗,别做了,休息吧。”毒篪蹙了一下眉,略微心疼的看着流了一头大汗的爱人,一把拉起身下的人。摸着爱人凸起的小腹,原本的八块腹肌早已不见了踪影。毒篪亲吻着韩秋燚的额头,随后将人搂入了怀中。

    “可是…篪你还没…”韩秋燚的下巴一阵阵发酸,篪的体力真是让韩秋燚很吃不消。看看表,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三点,自己的身体早就疲惫不堪,可是篪居然还没有到极限。韩秋燚一边赞叹男人的持久力,一边默默想着接下来的计划。

    “睡觉。”男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略带强硬的紧了一下手臂,韩秋燚也就没有在多说什么,窝在男人怀里一动不动。

    “篪?”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听着男人均匀的呼吸,韩秋燚小小声的叫了一声,将脸贴近男人的鼻息,确认男人已经进入了熟睡后,慢慢移开男人的手臂,轻轻起了身,披了一件大衣,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安静的走廊上,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跪在二楼尽头的铁门处,手里正在忙碌着什么,身边放着一杯水。韩秋燚拿不到铁门的钥匙,这几个月来毒篪只有偶尔来一次这里,但是从来没有离开毒家半步,自己也从没有机会见到落颜。这次好不容易把毒篪弄累了,但没想到这个锁实在是太难开了,现在的肚子又不方便,膝盖跪的好疼。韩秋燚时不时的换着姿势,一只手拿着细铁丝正在专心的撬锁。

    “啪”的一声锁头掉在地上,韩秋燚警觉的四下张望,发现没有惊动什么人,捡起了落锁,蹑手蹑脚的推开了房门。

    打开墙壁上的灯,韩秋燚被眼前的景象吓的不能动弹。只看落颜依然被四肢分开,锁在金属大床上,落颜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只是身体本能的一阵阵抽搐,嘴角不时的涌出白色的沫沫,顺着脸颊流到金属板上,胸前的两颗蓓蕾被扩张到能容下一根手指,并且有四根金属支架插入蓓蕾继续向四周拉扯着。

    下身更是惨不忍睹,分身依然高高挺立着,分身内插着的电动尿道拴不停的震动着,尿道口已经被撑的变了形,穿透两颗小球的钢针上一遍挂着一个负重1公斤金属坠子,小球被最大限度的向下拉扯。分身和小球都变成紫黑色,菊穴中插着向棒球棒一样粗的金属按摩棒正在努力的震动着。

    原本柔顺的银发一缕一缕的黏在一起,脸色灰白如土,嘴中金属口枷被咬成一个坑一个坑的,四颗犬齿断了两颗,如今的落颜早没了以往的妖艳,身上脸上全是冷汗。像丧家犬一样的落颜让韩秋燚好一阵无法回过神来。

    “喂…落颜…醒醒…”韩秋燚轻轻晃动落颜的身体,脸上的表情极为凝重。落颜在发烧,身上非常的烫。如果不是身体还在抽搐,真的跟尸体没什么两样。

    “唔…”落颜微微抖动了一下,虚弱的抬抬眼睛,当发现是韩秋燚时,神情略显的激动“唔…唔…”落颜用渴望的眼神望着韩秋燚。

    “嘘…别出声…”韩秋燚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安静,随后解开了落颜嘴上的口枷。

    “救救我…求你了…”落颜的声音极小,非常虚弱,眼光投向了身下。如今下半身早没了知觉,只觉得自己已经残破不堪。

    “你等等。”韩秋燚将连接在落颜身上的机器开关关掉,可是手哆哆嗦嗦伸过去,却不敢触碰身上插在身体里的器具。最后定了定神“可能…会有点疼…你稍微忍耐一下…千万别大声叫。”韩秋燚眼中带着不忍冲落颜轻轻说了一句。

    落颜一脸的隐忍,微微点了点头,攥紧了双拳,等着即将迎来的剧痛。

    韩秋燚先是轻轻解开了勒住根部的皮绳,再是慢慢捏住分身中插着的金属尿道拴,刚用了一点力气往外拔,就看落颜咬紧了牙,双腿不停的抖。

    “不然我给你解开…你自己来?我怕弄疼你。”韩秋燚觉得下不去手,杀手本来注重的就是用极快的手法利索的解决掉对方,这中情况对韩秋燚来说简直太艰难了。

    “我没力气…我忍得住…”落颜气弱声丝的说到,随后闭起眼睛,将脸侧到一边。

    韩秋燚犹豫了片刻,继续手上的动作,非常的缓慢,但是每抽出一公分,就会有鲜血从尿道内涌出,后来韩秋燚才发现,由于尿道拴长时间插入内部,所以几乎已经与肉长在了一起,所以只要拔出,就会再一次撕裂伤口。

    最后当整根尿道拴拔出的同时,不停的涌出大量的j,,g液参杂着鲜血。“这东西在里面多久了?”看着分身顶端的尿道口早已经失去了弹性,顶端的小口根本无法愈合,韩秋燚紧锁眉头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