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1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我不走。”韩秋燚想挣脱花御宁的手,却被花御宁扣的更紧了。

    “不为你,也为你肚子里内个,快走。”花御宁语气急躁,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拉着韩秋燚狂奔。”

    男人抬手向韩秋燚掷出数把钢针,这是眼前突然凸起一道钢铁墙壁挡住的银针的攻击。

    “你的对手是我。”鬼牙将钢鞭织成一副巨大的钢网,拦在男人面前。

    “人类,你以为你挡得住我?”男人用轻蔑的语气说着。

    “那就试试。”鬼牙继续将钢鞭洒在身体四周,做成防御阵,一手掷出爆钢丝束缚住了男人的身体,钢丝上的凸起尖刺死死的扎入男人的身体。鬼牙本身属于防御束缚型的杀手,虽然知道面前的男人非人类,但是目前拖延时间才好让韩秋燚及花御宁尽快脱离。

    只见男人全身散发着紫色的气焰,钢丝逐渐扭曲融化,紧跟着男人的头发化作无数尖刺飞向鬼牙,数量的密集程度是无法躲闪的。鬼牙见状立刻拨动身体上的细线,顿时钢鞭组成厚厚的铜墙铁壁包裹在鬼牙的四周。几根银发插入钢鞭,但明显大部分已经被阻拦了下来,片刻钢鞭散落了一滴,只看鬼牙肩头、大腿插入了一缕缕发丝。

    男人一用力收回了发丝,正要发起第二轮攻击却发现身体发麻,难以行动,远处传来阵阵香气。瞬间一个黑影跳到鬼牙身边,用极快的速度将什么东西塞进了鬼牙嘴里,随后慢慢站起身。

    “哎呦~光天化日也敢出来作乱,你是不是活够了。”魅妖一脸的娇媚,扭扭捏捏的站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下一秒魅妖扶起鬼牙,慢慢悠悠走到男人面前,眼中突然闪出一股杀气,看着眼前僵硬麻痹而颤抖的男人。

    魅妖眼中带着凶狠快速的拔出一把短刀插入了男人的胸膛,只见男人仰天一阵哀嚎,瞬间化作一只银狐,转身逃入密林中。

    “牙…”魅妖回过身一脸急躁赶回鬼牙身边扶着受伤的鬼牙。

    “没事,皮外伤,回去。”鬼牙收起一地的钢鞭,由魅妖搀扶着回到毒宅。

    “鬼牙,怎么样。”看见受伤的鬼牙韩秋燚与花御宁赶紧围了上来。

    “没事。”鬼牙抬眼看了看魅妖,随后被扶到客厅沙发上。

    韩秋燚割开手腕让鬼牙饮入鲜血,随后用用舌尖舔舐手腕的伤口。

    “我发现有了你,吴浩可以下岗了。”花御宁在一旁调侃道。

    “对了,魅妖,这是怎么回事。”韩秋燚抬起头一脸疑问的看着坐在一旁的魅妖。

    “我发现牙跟内只狐狸打起来了,只要是活的,就无法躲过我的味道,况且我是跟恶魔有契约的。我捅了它一刀,刀上有毒而且还有我的血,内家伙不死也够他受的了。”魅妖这次倒是十分正常的说了出来。在没有那一脸的狐媚。

    “狐狸…难道是…”内个男人说玉骨是妈妈的骨肉做成的,但是玉骨是老爹送我的,难道内个男人跟妈妈有交情。韩秋燚暗暗想着。

    第五十八章玉骨

    “是,韩少爷没事。”毒家大宅内管家挂上电话。

    “少爷说他明天就回来,请魅妖留下来一起保护韩少爷。”管家转身恭敬的对花御宁、鬼牙及魅妖说道。

    “知道了。”花御宁说到,随后回身望向魅妖。“一会把结界布下,以防万一。”

    “如果它敢来,我就让它走不了,他说他渴望得到内只狐妖的灵魂。”魅妖一脸自信,挑起眼角似笑非笑的看着花御宁。

    “他?你是说住在你身体里的内只恶魔?”花御宁抬起一条眉毛,一脸质疑的看着魅妖。

    “我们本就是一体,他吞噬的灵魂越强大,我的能力就会越强。如果能抓住内只狐妖,我会向老大开口要的。”魅妖伸出双臂搂着鬼牙,一边妩媚的看着花御宁。鬼牙脸上显得烦躁,但却没有推开赖在身上的魅妖。

    “哈~那如果你跟鬼牙滚床单,鬼牙岂不是同时睡了两个。”花御宁恢复了吊儿郎当的表情,一脸戏虐的看着魅妖。

    “切…”魅妖赏了花御宁一记白眼,随后起身将整个房间外布起了结界。

    “咳…那个臭娘们,到底是什么人。”落颜看着自己胸口发黑的伤口,一般的伤口会立即愈合,但是这个伤口只要手指轻轻触碰就会感到无比疼痛。但是如果能得到玉骨,这点小伤根本无足挂齿。

    当初借着雪玉爱上人类,设计驱逐雪玉出族,本想逼迫雪玉交出玉骨,但雪玉却带着玉骨从此消失。玉骨内含有玉雪强大的妖力,本以为玉骨会跟着雪玉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没想到会再次现世,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落颜眯起浅灰色的眸子暗暗盘算着。

    子夜,花御宁三人潜伏在屋顶上方,透着月光审视着暗夜。只见一道黑影从不远处的树丛中一闪而过。

    “来了。”花御宁压低身体,俯下身体压低气息,摆出攻击姿态。不远处魅妖、鬼牙也亮出了武器。

    黑影逐渐靠近,逐渐看清那一身白色的印纹长袍。

    “上了。”魅妖低声一句。随后花御宁三人一同冲了过去,落颜发现三人的出击,定了定神,发现伤他的女人也在其中,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狡诈的笑容,随后转身开始开始逃离。

    三人紧跟在落颜身后,逐渐缩小距离,进入攻击范围内鬼牙掷出爆钢丝瞬间绊住落颜的脚踝,落颜被爆钢丝绊倒,只见落颜倒在地上,散落一地的银丝,更显得更加妖艳,花御宁三人由上至下看着落网的狐妖。

    “还敢来?”魅妖换了张冰冷的面孔,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狐妖。

    “为什么不来,还没得到玉骨呢。”落颜抬起诱人的灰瞳,那眼中带出的妖媚足以迷惑众生,嘴角那一丝笑容显得无比从容。

    看着地上的狐妖一脸狡猾,魅妖顿了顿,立刻一惊,上前一步一刀割开了男人的脖颈,并没有鲜血流出。

    “被发现了!可惜来不及了~”落颜咯咯的一阵怪笑,只看落颜的身体开始扭曲,化作一条银色的狐尾。

    “坏了,中计了。”魅妖回头说到,三人顿时掉头往回赶。

    “玉骨不会给你的。”韩秋燚靠在墙角,一手举起玉骨做出防御姿态,用冷冽的目光紧盯着眼前的男人。

    “既然你有玉骨,又是橘瞳,那么你就是雪玉跟那个男人生的杂种吧。”落颜眼里带着冷光步步紧逼,缓缓靠近韩秋燚。

    “你是什么人?”韩秋燚微微弯曲膝盖,右手举起玉骨作势将要攻击。

    “算起来我们应该是本家,只不过,你玷污了家族的血液。”落颜说完燃起巨大的妖气,长发随着妖气漫天飞舞,片刻化作银针直冲韩秋燚。

    韩秋燚见状瞬间侧滚,避过攻击,起身的瞬间发出五只玉骨针,其中两只玉骨针刺入落颜的身体,三发被当掉。

    “嗯…是雪玉的妖气…”落颜眯起眼睛极为享受的感受玉骨针散发的妖气。玉骨在人类看来就是一把精致的金属猎爪,但在妖魔眼中却是极为上品的魔器。

    韩秋燚一个跃身,翻出二层窗户,落地的一瞬间,感觉小腹一阵抽疼,脚下打个了踉跄站起身。

    “鱼鹰!”韩秋燚微微皱眉,一只手抚上小腹,知道自己不能做大幅度的动作,而周围又没有花御宁他们的气息,便在起身的同时喊出鱼鹰的名字,话音刚落,就看屋内冲出10多名身穿黑衣手拿枪械的保镖。

    保镖瞬间挡在韩秋燚面前,抬头看见一名绝艳妖媚的银发男子站在二层卧室的床框上,用无比冰冷的眼神看着地上的一行人。

    鱼鹰冲上来扶住韩秋燚,稍作观察后拉着人上了一辆门口的越野车,保镖们则举起手里的武器对准入侵者一阵扫射,当所有子弹打空却发现男子毫发无伤。当人们换子弹时,只看向雨一样密集的发丝化作武器穿过了人们的身体。

    落颜看着身边的尸体,再抬头望着远去的车尾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欺身用极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车内韩秋燚一手扶着副驾前面的挡板,一手捂着小腹,眉头拧成川字,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压低身体,尽可能的调整呼吸。

    “韩少爷,我送你去吴大夫那。”鱼鹰看着痛苦的韩秋燚,脚下猛催油门,一路狂飚。突然感觉车体失去了控制车头猛地撞向一旁的树干,只看安全气囊瞬间弹出,韩秋燚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唔…”韩秋燚觉得脑袋一阵眩晕,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努力对焦眼前的视线。

    “雪玉真是狡猾,居然将玉骨藏在你的身体里。”一句冰冷的话顿时令韩秋衣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在一个山洞里,自己坐在一堆稻草上,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还好,宝宝没事。

    “你什么意思。”韩秋燚定了定神用警觉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男人。

    “在你遇见危险的时候将玉骨融入你的身体,而玉骨的妖气将会给予你保护,雪玉想的真是周到。”落颜冷笑一声,蹲下身体冷视着韩秋燚。

    确实玉骨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上,而小腹貌似也没有了刚刚的阵痛,看来这家伙没有骗人,但是如此狼狈确实是第一次。韩秋燚低下头默默想着。

    “把玉骨交出来。”眼前的男人用恶毒的口气对韩秋燚低吼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韩秋燚抬起头眼神中透着不懈,对男人说到。其实他自己确实也不知道如何交出玉骨。

    “不知道?我会让你知道的。”落颜从身后抽出一根银针猛地扎向韩秋燚大腿,鲜血猛地涌了出来。

    “嗯…”看着涌出的鲜血,韩秋燚咬牙顿时绷紧了身体,尽量不发出声音。

    “真是个硬汉,那这样呢?”第二根银针刚要落下,韩秋燚猛地按住男人的头,一个用力将脖颈扭断。“咔嚓”一声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只看男人定在原地,下一秒居然自己扶住头,慢慢将脖子转回了原位。

    “你找死…”男人眼中冒着杀气,起身一脚踹在韩秋燚的身上,身体猛地撞向身后的石墙,男人的力道非常大,韩秋燚疼的闷哼了一声。

    “嗯?这是什么?”落颜发现韩秋燚的衣服掀了起来,露出微微鼓起的小腹,随后一脸好奇的凑了过去。

    “滚…离我远点。”韩秋燚赶紧起身拉下了衣服,仇视着眼前的男人。

    “你怀孕了?这么说你是?”落颜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秋燚,鼻子不停的嗅着韩秋燚身上的味道。

    不等韩秋燚说话,落颜就按住眼前的人,强行退去韩秋燚的裤子,将两腿分开。粉嫩的下身一览无遗的暴露在落颜的眼中。

    “放开我!”韩秋燚一边大喊着,一边掐着落颜的脖子。

    “你用力试试,你掐断我的脖子,我就戳烂你这里。”落颜将手指插入韩秋燚的花穴,刮弄着穴壁四周的嫩肉。

    “你不就是想要玉骨吗?我可以给你。”韩秋燚虽然不知道如何将玉骨取出,但是目前还是不要激怒对方比较好,松开了掐在落颜脖子上的手。韩秋燚冷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身体里流着我族的血,居然做了人类的奴隶,你果然跟雪玉一样下贱。”落颜看着韩秋燚分身及蜜豆上的金属装饰,随后抽出手指。“交出来。”落颜冷冷道。

    “玉骨必须在我脱离危险之后才会自动退出我体内。”韩秋燚拉起裤子,没有理会男人的冷嘲热讽。眼下必须找一个确保自己安全的谎话骗过这个男人。

    “好…给你一天时间,如果交不出玉骨,你还有你肚子里的杂种就准备下地狱吧。”落颜站起身,走出洞口,随后将洞口用发丝封住,便离开了。

    第五十九章堕入地狱的灵魂(强制系列)强虐身 激h

    “嘶…好疼。”韩秋燚想尽各种方法像要逃离这个阴暗的洞穴,但只要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触碰到结网的发丝,就会有灼烧一样的疼痛感。已经一天了,腿上还插着银针,韩秋燚一瘸一拐的坐回草垫暗自盘算着接下来的事情。

    “怎么?玉骨还不交出来?”落颜双手环胸一脸高傲下垂眼角冷视着地上的侧坐着的韩秋燚。

    “我现在又没安全。”韩秋燚微微抬头吊着眼角看着落颜,语气没有任何温度。

    “你耍我。”落颜口中带着一股狠劲,一把掐住韩秋燚的脖子,眼中的杀气就像要穿透眼前的人一样。

    “咳…咳…”韩秋燚眼角渗出一丝泪水,双手死死钳住落颜的手腕,为自己争取一些空气。“放…手…”

    “你不交出来,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落颜左手掐住韩秋燚的脖颈,尖利的指甲刺入皮肉,鲜血顺着伤口缓缓流出。右手五指合并,只看指尖的指甲逐渐变长变尖,尖利的指甲抵住韩秋燚的小腹,一阵刺痛让韩秋燚知道指尖已经刺入的皮肤。身体不停地扭动挣扎,却丝毫也挣脱不了。

    “啊———”落颜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只看落颜整个背部被一层黑色的血迹覆盖,而毒血正在腐蚀背部的皮肉。落颜痛苦的转身发现站在洞口的魅妖,正在用手轻轻擦拭嘴角的血迹。而魅妖没有停下脚步迅速冲上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五指分开插进落颜的腹部,手腕缓缓转动,落颜瞬间只觉得妖气外涌,全身的力气都在被抽走。

    “你的妖气,我收下了~”魅妖伏在落颜耳边,伸出舌尖舔舐嘴角,随后插入腹部的五指猛地用力向外拉出,一股紫色的气体快速的钻入魅妖的手掌。

    “快——住——手——”落颜睁大双瞳,惊慌的看着这一切,感觉妖气正在被眼前的女人快速的抽干,背部的疼痛越演越烈,很快便四肢无力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

    魅妖直起身看着脚下瘫软的狐妖,直起身赶紧扶起一旁的韩秋燚。韩秋燚挣扎着起身,看见花御宁、鬼牙随后走了进来,当花御宁、鬼牙让开身,身后的人是…毒篪…

    “篪…”韩秋燚松开魅妖搀扶的手,忍着腿上的疼痛,跛这脚一瘸一拐的走向毒篪,毒篪见状立刻上前一步,一把将眼前的人抱起,让韩秋燚蜷在自己怀里。

    看着韩秋燚脖颈上流出的鲜血,腿上刺着的银针,以及小腹上的伤痕。毒篪顿时拊膺切齿,眼中没了往日的冷漠,而是闪着万丈怒火。“带走。”毒篪咬牙切齿甩下一句话,抱着韩秋燚转身离去。

    魅妖捏开落颜的嘴,塞了一颗黑色的果实进去。“护住你的元神,千万别死了,我还要享用你美味的灵魂呢。”魅妖嘴角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随后给了鬼牙一个眼色。鬼牙上前快速将落颜用宽2公分的钢线绑了起来。

    “燚~让你受苦了。”毒篪将韩秋燚抱在怀里轻轻吻着爱人的额头。韩秋燚腿上的银针已经被魅妖拔出,腿上的血洞正在慢慢愈合。

    “篪…我以为我保不住我们的孩子了。”韩秋燚死死环住毒篪的脖颈,将头埋在男人的肩头。“我害怕…我好怕…”韩秋燚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情绪,眼泪止不住的滑出了眼角。

    看着怀里受惊吓的韩秋燚,毒篪心里像刀割一样疼,用力收了收手臂。“他在你身上留下的痛楚,我会加一万倍让他来偿还。”毒篪侧过头,吻住了韩秋燚的粉唇,就像要把人吸入自己的身体一样,贪婪的吸吮这爱人口腔内的甜美。

    一行人回到毒家,吴浩早已在大厅内等待,见到进门的韩秋燚,吴浩连忙拉着人上楼进行治疗。

    “老大,你准备怎么解决这只狐妖?”魅妖抬脚踢了踢地上被紧绑的落颜,落颜喘着粗气,瘫软在地上,背上毒血的腐蚀与自身的愈合能力正在抗争着。白色印纹长袍被腐蚀的仅剩下下半身的宽松长裤,赤裸着上身倒在一旁,散落一地的银发,看上去狼狈不堪。

    “你的意思?”毒篪语气平平,随后落座,一只手支在太阳穴的位置,面无表情的说着。当毒篪赶回来的时候发现庭院里躺着自己手下的尸体,毒家乱作一团,而花御宁三人分散寻找韩秋燚的下落。毒篪立刻叫手下开启卫星定位查询韩秋燚的位置,随后唤回花御宁三人,赶去救人。自己从未受到过如此屈辱,居然在自己的地盘出了事,身为帝王般的毒篪怎么可能轻易放过罪魁祸首。

    “这狐妖少说得有500年以上的修行,我吸了他的妖气,他现在也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没了妖气的他根本保不住他的人型,所以我给他吃了些魔界果实,以至于不会化回原型。剩下的全由老大发落,但是琳说她想要这只狐妖的灵魂,做为交换,琳愿意把赤魔借给您。所以,请老大留口气给他,我要将他的灵魂永远锁在地狱。”琳就是魅妖体内的恶魔,魅妖如实交代了情况,并且提出自己的需求。

    “准了,没你们的事了。”毒篪思考一阵后慢慢开口,魅妖留下赤魔的召唤戒指。看着花御宁三人离开,随后起身,走到狐妖面前,一只手捏起下巴,看着这个绝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