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0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说!还有什么瞒着我。”毒篪冲到床边一把拍掉韩秋燚手上的玉骨,一只手狠狠捏住韩秋燚的下巴迫使韩秋燚看着自己。从刃白的口气中,昨天远远不止交过手这么简单。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

    “篪…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韩秋燚被捏的下巴一阵生疼,双手抓住毒篪的手腕试图挣脱,双眉紧皱看着毒篪。

    “昨天你跟刃白到底发生什么了?啊?”毒篪恶狠狠的甩开韩秋燚的下巴,两眼通红眼里的戾气就像要杀人一样。

    韩秋燚身体猛的一僵,低下头不知要如何回答毒篪的话。

    “说话!”毒篪见韩秋燚的表情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顿时怒火中烧,一把将韩秋燚按在床上,两眼死死盯着韩秋燚的。

    “他说喜欢我…后来我们动起手来…我技不如人…被治住…他让我跟他走…我没同意…他试图强迫我…我…”韩秋燚侧过头小声的说着,声音瑟瑟发抖。

    “强迫你什么?继续说!”这时毒篪基本是用喊的,内心的不安顿时犹然而生。““强迫我发生关系…但是最后没有发生,我告诉他,我怀孕了,他没有侵犯我,真的。”韩秋燚一口气说了说来,这时候不能在瞒着了,不然以篪的脾气最后查出来,必然又是一场风波,他现在的身体根本禁不起折腾,韩秋燚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

    毒篪一动不动盯着身下的人,突然凶狠的目标变得柔和,猛的抱住了韩秋燚。“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好害怕…是我不好…没保护好你…”毒篪梗咽着,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如果韩秋燚被侵犯,那自己则是罪魁祸首,毒篪这样想着。

    “我是你的…我永远都是你的…别这样…篪…”韩秋燚心里顿时一愣,按照以前的经验,这时候他应该会在去那间房子的路上,今天篪怎么了,韩秋燚双手环住毒篪的背轻轻拍着。

    “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毒篪说着粗暴的扯着韩秋燚的衣服,睡衣的扣子一次性全部崩开,薄唇顺着脖颈一路啃咬到胸前,男人相当急躁,牙齿不停的撕扯这稚嫩的蓓蕾,感觉嘴里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才逐渐松开了嘴。

    “篪…恩啊…疼…慢点…”韩秋燚知道男人极度需要安慰,感受着乳尖的传来的疼痛夹杂着快感。

    男人粗暴的脱下韩秋燚的裤子,不由分说的一口含住半硬的分身并开始贪婪的吸吮,就像要吸干身下的人一样,不时在冠状沟处用牙齿来回摩擦,灵巧的舌尖顺着铃口深深刺了进去。

    “啊…篪…那里…好棒…啊…受不了…恩啊…”韩秋燚只觉得瞬间被雷击中,下身传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男人的技巧十分高潮,没有多久,分身就颤抖着射出了白浊。“篪…我要…操我…快点操我…”迷魂淫魄的韩秋燚只觉得全身已经被情欲灌满,嘴里不停的向男人索要。

    窗外,看着这一幕的刃白,对他来说这一刻是残忍的、痛苦的,韩秋燚永远不会对他说这样的话,即使自己试图激怒毒篪,也无法介入这二人之间。刃白咬紧牙关最后绝望的闭起眼睛,转身一个闪身消失在窗前。

    只看两人暧昧的交缠在一起,韩秋燚跪趴在大床上,男人双手分开两瓣嫩肉,菊穴一张一合的瑟瑟抖动着,经过长期调教的身体已经溢出了大量肠液。毒篪用舌尖爱抚稚嫩的菊瓣,直到入口已经十分柔软,男人直起身子,伸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一颗小型跳蛋,将跳蛋固定在身前蜜豆的装饰上,随后将震动调制最大开启开关。

    “啊啊啊啊…篪…那里…啊…太刺激了…“发现下身已经一片泥泞,韩秋燚一顾不得许多,只想快点被插入,缓解内部的空虚。

    毒篪放出巨物对准颤抖的菊穴猛地撞向深处,菊穴内已经湿滑万分,毒篪顾及韩秋燚的身体,并没有横冲直撞,而是找准敏感点,一下一下的重碾。

    “啊啊啊啊…篪…篪…快关了…高潮了…啊…救命啊…啊啊啊…”韩秋燚感觉蜜豆已经充血挺立,阵阵快感入髓入脑,但毒篪并没有关掉跳蛋的意思,任由疯狂的跳蛋肆虐着敏感的蜜豆,花穴内的液体顺着大腿不停地滑下,而菊穴中敏感点被无情的重击导致分身很快的射出今天得第二次,即使射过疲软后仍在毒篪的控制下很快硬了起来,连续射过5次后,分身只是硬着,却无法在射出更多的白浊。

    “妖精…我要操死你,操烂你…让你永远不能离开我。”毒篪低沉着嗓音说着淫词秽语,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下身也跟着加快了速度。

    “篪…啊啊啊…要尿出来了…快停…啊啊啊…要去了。”蜜豆长时间的高潮导致花穴不停的潮吹,而在毒篪喷射在体内的那一刻,分身则流出了黄色的液体,大床上一片淫乱,占满了各种液体。

    第五十六章告白

    漆黑的夜里,树叶跟随冷风沙沙作响,只看暗夜中飞过数把苦无“嗖嗖嗖”大型三角手里剑紧随其后,随着几声惨叫声后,整个世界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只看刃白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额头流出的鲜血模糊了视线,随手从上衣的马甲口袋内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塞入嘴中,扫视了一眼四周,横七竖八躺着10多具猎妖者的尸体。

    “韩秋燚,这是我仅能为你做的,这具身体怕是已经到极限了。”刃白觉得自己半边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猎妖者的武器上似乎有毒,腰间流出黑色黏黏糊糊的血液,没有停下脚步,刃白消失在黑夜中。

    “什么人!”一条钢鞭飞向男人,男人踉跄着艰难的侧身躲过了攻击。

    “我要见韩秋燚。”听男人的口气极为虚弱,锁子甲已经残破不堪,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血印。

    “鬼牙,住手~不是敌人。”花御宁从黑暗中跳出拦住了鬼牙。花御宁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人,跟一周前见到的那个简直判若两人。

    “刃白?怎么回事?”花御宁实在不相信来的人是哪个一身自信的忍者刃白,全身伤痕累累,貌似瞎了一只眼睛,想必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

    “时间不多了,让我见韩秋燚。”刃白拖着残破的身体作势要推开卧室的窗户。

    “老大在里面陪着燚呢,你不能进去。”花御宁伸手拦住刃白的动作,抓住刃白手腕的同时感觉他几乎没有体温。

    “放手,别逼我动手。”刃白极为暴躁的甩开花御宁的手。快速的抽出一把苦无,眼中闪出一丝杀气。以目前的身体根本无法再继续拖下去,如果等药力散了,只怕就来不及了。

    “让他进来。”花御宁刚要迎击,只听屋内的毒篪开口说了话。花御宁立刻收回武器,注视着浑身是血的男人,随后伸出一只手示意男人进入。

    窗子打开,刃白刚落下一只脚,便全身无力倒在地上。韩秋燚见状,立刻下了床一把上前扶起了刃白,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毒篪则是眉头紧皱坐在床上,安静的看着这一切。

    “你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你眼睛怎么了?篪,快叫吴浩来。”第一次见到如此狼狈的刃白,韩秋燚觉得不可思议,从一开始听见屋外的声音就知道是刃白来了,可万万没想到,如此厉害的角色怎么会伤成现在这样。

    “不用叫了,这具身体已经不行了,我就是告诉你,十三个猎妖者,已经解决了…咳咳…你安全了…这次来…只是我想你了。”男人嘴里咳出的黑色血液止不住的溢出,但目光竟然柔和无比,看着一脸焦急的韩秋燚,第一次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什么?你自己去找猎妖者了?你是不是疯了?喝我的血,能帮你愈合伤口。”韩秋燚曾经与猎妖者交过手,但是连对付一个都无比困难,刃白如何杀了那么多猎妖者,说着韩秋燚伸出手腕,就要咬上去。

    “别浪费,你救不了我。第一,他们武器上有毒。第二,这具躯体已开始僵硬,我用了延续精神的药物才坚持到现在。等一下药力散了,我就…”刃白抓住韩秋燚的手,嘴里露出一丝苦笑。

    “什…什么…”韩秋燚顿时愣住了。这么说刃白马上就要…“篪…你救救他…”韩秋燚抬起头一双橘色的眸子里含着雾气,向毒篪投去求救的眼神。

    “有什么就赶紧说,别弄脏地板。”毒篪一脸不耐烦,掀起被子甩下一句话,默默走出了卧室,留下韩秋燚和刃白在房间内。而当卧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只听见韩秋燚痛苦的喊道“篪…别走…救他~~~”毒篪靠在大门上,紧紧蹙眉,紧紧的闭起双眼。

    “别难过,我很高兴能为你这么做。其实我最不甘心的是,当我遇到爱人时却发现他已经爱上了别人。”说完刃白痛苦的皱起眉头,用力捏着胸口。

    “别说这些,不管有没有效,快喝。”韩秋燚定了定神,扯开手腕上的皮肉,将手腕抵上刃白的唇,男人的唇冰凉无比,温热的血液流入嘴中却发现男人根本无法下咽,反倒是男人口中溢出的黑血触碰到伤口时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

    “把手拿开,我现在就是一具会说话的尸体。燚,别伤心,也不用难过,这样对你、我都好。得不到你,我比死还痛苦,你是第一个让我心跳的人,我死而无憾,答应我…咳…一定要幸福。”刃白尽量将话说的完整,毕竟自己说了一口日式中文,如果断断续续,韩秋燚一定听不清楚,随后感觉心脏抽搐了一下,想必药效要消失了。

    “为了我…你不值得…”韩秋燚只觉得刃白的身体越来越冷,嘴唇越来越紫。

    “有水吗?”刃白虚弱的开口问道。

    “有,你等等。”韩秋燚急忙起身,从床头倒了一杯温水递了过来,只看刃白反复用清水冲洗口内的黑血,直到确认嘴中没了血腥味,猛的扣住了韩秋燚的头,冰凉的嘴贴上了韩秋燚的粉唇,冰一样的舌尖滑过温热的口腔。这个举动使韩秋燚愣在原地任由刃白肆意掠夺口腔内的津液。

    “回应我…”刃白微微离开了韩秋燚的唇,温柔的眼神中略带着祈求。随后继续吻上了爱人的唇。韩秋燚愣了愣,慢慢伸出舌尖,回应着刃白的吻。得到爱人的回应刃白死死扣住对方的后脑,更加霸道的索取口中的甜美。一黑一白的两个人在柔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如此和谐。

    “我爱你,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比毒篪更早认识你。”刃白抚摸着韩秋燚后脑的银丝,眼神中透着爱怜与不忍。突然胸口一阵抽疼,大量黑色的血液涌出了口中,就好像喷发的火山,一发不可收拾,轻抚银丝的手缓缓的滑落到地上。

    “刃白!刃白!你醒醒啊!喂!醒醒!”看着失去知觉的刃白,韩秋燚不停晃动着身旁的人,只见刃白没有任何反应任韩秋燚晃动,直到最后呆坐在地上的韩秋燚感受到身后有一双大手环住了身体,才僵硬的回过头。

    “篪…刃白他…”韩秋燚回头发现毒篪环住了自己的身体,眼里的泪水顿时滑了出来,回身双手死死抱住毒篪的脖子,将脸埋在男人肩头。

    “乖…别难过,对宝宝不好…”毒篪慢慢抱起跪坐在地上的韩秋燚,缓缓将人放在床上,拿了一件新的睡衣换下了韩秋燚身上染着黑血的衣服,随后唤进花御宁及鬼牙,将刃白带出了房间。

    “明天我会通知梨沙子,剩下的事不用你担心,有我在。”感觉怀里的人抖的更厉害了,毒篪紧了紧手臂,轻轻的吻在了韩秋燚的额头上。

    第五十七章魅妖与鬼牙

    次日,梨沙子听到刃白的消息,再没了往日的笑声,而是重重叹出一口气。毒篪则是坐上了去往日本的专机处理后续事宜。

    “我不再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我会让花御宁跟鬼牙守着你。”毒篪站在客厅门口看着正在为他打领带的韩秋燚。

    “花御宁和鬼牙还有别的任务,他们的事都很重要,别为了我耽误事。”韩秋燚低着头,小声的说。昨晚的刃白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看着情绪低落的狐狸,毒篪一只手抚上韩秋燚的侧脸“谁都没有你重要,听话。”毒篪的话温柔似水,韩秋燚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眼前的男人,随后慢慢的环住男人的身体。

    “别让我等太久,快点回来。”韩秋燚用侧脸摩擦着男人的胸膛,小声说道。

    “嗯。”男人轻吻柔软的银丝。披上风衣,开门后在外等候的手下打开了车门。

    望着逐渐消失的尾灯韩秋燚转身回了房间。

    “你来干嘛?”鬼牙一脸冷漠,蹲在屋顶,看着眼前一脸娇媚的女人。

    “干嘛?还不许我来了?”魅妖双手环胸,更加凸显那一对玉峰,扭着纤腰走到鬼牙面前。

    “我有任务。”鬼牙挪开视线,无视魅妖,语气依然冷的像冰。

    “牙~你说~老大喜欢男人,花御宁内小浪蹄子又被吴浩吃了,不会你也喜欢男人吧。”魅妖一脸的调戏蹲在鬼牙面前。

    “你妨碍我工作了。”鬼牙抬起眼,半睁着的双瞳更显得冷峻非凡。

    “怎么?嫌我烦?那你亲我一下,亲完我就走~怎样?”魅妖将侧脸伸向鬼牙面前,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脸颊,脸上带着暧昧的笑容。

    “魅妖~你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吗?还有,谁是小浪蹄子。”花御宁从一旁臭着脸跳出来。

    “哼~我跟您花大少比起来应该算很矜持了吧。怎么样?吴浩技术还行吧。小浪蹄子。”魅妖冷哼一声站起了身,特意在小浪蹄子这四个字加了调戏的语调,一脸无所谓似的看着花御宁。

    “我们吴浩技术好不好关你什么事!你想浪某牙还不想吃呢~”花御宁咧着嘴,啧了一声,继续还嘴道。

    “呵呵…都我们我们的了…哎呦~牙牙~人家好羡慕呢~”魅妖一边说着,一边像鬼牙靠去。鬼牙并没有闪躲,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额…恶心死了…”花御宁扭头撇了一下嘴,正好随着视线看见韩秋燚出现在一层的院落里。

    “喂,牙,燚好像要出门,干活了。”花御宁扬了扬下巴,随后鬼牙的视线跟了过去。

    “回去。”鬼牙冷冷的对魅妖说了一句后,随后转身与花御宁跳下了屋檐。

    森林小道上,韩秋燚一人默默的走着,自从与毒篪在一起后,已经很久没有一个人呆过,放缓脚步,压低呼吸,试着让灵魂融入空气中。虽然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做其他的体能训练,但作为一个专业的杀手,趁着偷闲至少要做一些气息训练。从刚才就感受身后两股熟悉的气息,韩秋燚停了停脚步。

    “出来吧,你们要偷偷摸摸的跟多久?”话音刚落,花御宁和鬼牙就从身后的树丛中闪出了身。

    “啧…燚你还真敏锐,这么轻都瞒不过你。”花御宁大剌剌的走出来,而鬼牙则是一脸冷漠跟在花御宁后面。

    “其实你们不用一直跟着我的,我不会踏出篪规定的范围。”韩秋燚看着眼前这个长相高贵,行为却不拘小节紫发男人。

    “老大说了,要我们跟着你,万一在碰到猎妖者,怎么办?”花御宁双手环在头后。突然身后一阵刺痛,疼得花御宁大叫一声,回头只看见鬼牙手里的钢鞭戳在自己的软腰上。

    “嘴贱。”鬼牙冷冷的说了一句。花御宁这才注意到韩秋燚的眼神暗淡,唇线紧抿。

    “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这人…唉…”花御宁一脸歉意,居然忘了昨夜的刃白,自己真是脑子让驴踢了。

    “没事,回去吧,出来时间太长了。”韩秋燚转过身,而花御宁与鬼牙跟随在后。

    毒篪的行程大约在一个月,这次除了处理刃白的事情还通过梨沙子的介绍接触到日本的其他组织,借此机会也打开了日本的市场。

    “篪…还有多久才能回来?”电话这头韩秋燚摸着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关心的问道。

    “最多一个星期,你有没有乖乖的?这些天都在做什么?”毒篪那头背景放着古典日式音乐。

    “嗯…白天会出去散散步,御宁跟鬼牙都会跟着,就是有点像被监视。”韩秋燚实话实说,虽然知道毒篪是好心,但是总觉得会很别扭。

    “怎么?我安排的你不满意?”毒篪扬起音调,但话里透着宠溺。

    “额…没有,挺好的。”

    “那就等我回家。”

    “嗯…”

    挂了电话,韩秋燚一如既往的带上玉骨,准备去外面走走。

    “韩少爷,您出门之前得把药吃了。”管家手里捧着一个小药盒,手里端着一杯水,这些天来自己每天都在吃吴浩开的药,因为吴浩说自己身体的雌激素太低,必须靠药物来提升雌激素,这样才不容易滑胎。韩秋燚接过杯子,将药服下,随后对管家说了一声谢谢,便出门了。

    一如既往的小路上,韩秋燚做着气息调整,手里时不时练习这刺杀手法,身后依然有两道熟悉的气息。一阵微风轻轻拂过,一股奇怪的气息漂了过来,不是人类的气息,这感觉让他想起了雪玉身上的妖气,难道是妈妈在附近。

    韩秋燚四下张望,那股妖气越来越浓郁,直到韩秋燚确认那不是雪玉身上的气息,一道冷光闪了过来,韩秋燚下意识的向后一跃,随后一条钢鞭击中了飞过来的暗器,将暗器挡偏。这时韩秋燚才发现刚刚攻击自己的是一条小臂一样长的银针。

    “谁!”韩秋燚警觉的听着四周的动静,举起玉骨。鬼牙及花御宁闪身到韩秋燚面前做出了防御架势,花御宁手握两把黑三菱尖刺闪闪发光,眼神犀利的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而鬼牙洒出了数百根钢鞭铺满了地面,可以看到,每根钢鞭都有极细的丝连在鬼牙的身体上。

    “小子,玉骨从哪里偷来的。”只见前方不远处走出一个身穿白色印纹长袍,一头长发齐腰的妖艳男子,而那一头长发是银色的。男人半眯着眼睛,一步步接近警觉的三人。

    “你是谁?”韩秋燚眼中散发着杀气,看着正在接近的男子,这股妖气实在太浓烈了,一股股的瘴气扑面而来,韩秋燚只要出门都会配戴面罩,但花御宁以及鬼牙明显就没那么轻松了。

    “玉骨是雪玉用骨肉练成的武器,把玉骨给我。”男人注意到韩秋燚的一头银发以及一双橘色的眸子。停下了脚步,用犀利的目光盯着韩秋燚。

    “快走。”鬼牙突然说话,双手挥动控制着钢鞭,数把钢鞭卷起飓风驱散了四周的瘴气,花御宁则没说多余的话转身拉起韩秋燚相反方向跑去。这时候保韩秋燚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剩下的只能交给鬼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