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9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在回身的那一刻刃白迅速离开了韩秋燚的身边,连续后空翻之后连停顿的意思都没有,猛地跳上附近的一棵树。韩秋燚则瞄准刃白的方向,一口气掷出全部的玉骨刺,但只能听见树叶沙沙作响。

    “等…着…我…”一阵低沉的笑声过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韩秋燚再也感觉不到任何气息,整了整凌乱的衣服,调整呼吸赶回房间。但是在推开大门的一瞬间,任看见毒篪坐在大厅与梨沙子聊着什么,而梨沙子身后的刃白貌似也没有动过。韩秋燚警觉的盯着刃白,而刃白则是带着一脸笑意注视着韩秋燚。

    “篪,我有点累,我先上去了。”韩秋燚站在毒篪身边,尽量平静的跟毒篪说着。

    “嗯~去吧。”毒篪一脸宠溺看着韩秋燚。随后继续与梨沙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买卖。

    第五十三章刃白的决定

    自被刃白吃豆腐已经过去一个月,在这期间毒篪几乎寸步不离,将帮派任务全部交给了手下处理,一直陪在韩秋燚身边,因为现在…

    “呕…”一阵狂呕…

    “怎么又吐了!难受?要不要喝点酸的压压?”毒篪一脸发愁,拍着韩秋燚的后背。这一个月来韩秋燚几乎吃什么吐什么,眼看着精神一天不如一天,毒篪几乎用了所有的办法,包括威胁吴浩。但都没有什么见效的方法,只能眼睁睁看着爱人越来越憔悴。

    “篪…我难受…真的…”韩秋燚抬起头眼角挂着泪水,一脸委屈看着毒篪。这一个月来,每天胃里翻江倒海,连床都下不了,这种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吴浩说了,再坚持一个月,过后就好。乖了~”男人安抚着床上的狐狸,随后俯下身吻住韩秋燚的粉唇。

    “呕…”韩秋燚猛的推开毒篪,又一阵狂吐。“你最近不要亲我,小心我吐你一嘴。”韩秋燚直起身子,用手擦着嘴角,露出无奈的笑容。

    “呵…合着现在你看见我就要吐…”毒篪嘴角一抽,露出一个苦笑。“得了,正好我今天要出去一下,你好好在家休息,我晚上会回来,一会我叫管家把早饭送上来。”最近的生意越发的好,今天又来了国际客户,无论如何都要出面应酬一下了。毒篪心里想着,俯下身在爱人额头留下温柔的一吻。便转身出门了。

    不久韩秋燚吃完了早饭,发觉又有些晕晕沉沉,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亲吻自己的脸颊,随后顺着颈部滑倒胸前,睡衣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一双大手不停爱抚着胸前的蓓蕾。

    “嗯…篪…”韩秋燚闭着眼睛,呼吸变的沉重,嘴里不时的发出娇嫩的呻吟。

    男人没有停止的意思,韩秋燚感觉男人正在吸吮敏感的蓓蕾,舌尖不停的拉拽胸前的乳环,而此时蓓蕾被爱抚的硬了起来,韩秋燚十分享受男人给予的快感。

    “嗯啊…篪…啊啊…”男人的猛的脱下韩秋燚的睡裤,伸手握住粉嫩的分身,不由分说的套弄起来,感觉男人的另一只手不停的转动分身顶端的装饰,韩秋燚则被这突来的快感冲击的神志不清。嘴里不时的呻吟,铃口很快分泌出透明的液体。

    “嗯…不行了…篪…”韩秋燚一个哆嗦绷紧了身体,一股白浊喷了出来。感觉今天的男人非常急躁,撸动的速度极快,导致敏感的分身很快就射了出来。“嗯…篪…几点了…”韩秋燚带着情欲的喘息还未平复,一直沉浸在高潮后的快感当中,一只手伏上男人的头顶,像要感受男人的温度,手指触碰到的却是冰冷的金属。

    “谁!”韩秋燚瞬间清醒,猛的睁开眼睛,试图坐起来。只见男人迅速翻身上床压住了韩秋燚的身体。“刃白…”韩秋燚定了定神,发现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该死的忍者。“你怎么进来的!”韩秋燚四处观察注意到这里是毒篪的卧室。

    “我想你了。”刃白并没有理会韩秋燚的问题,韩秋燚本身应该知道,不论是杀手还是忍者,想潜入一个房间必然有很多方法。刃白作势要吻住韩秋燚,而韩秋燚则是奋力反抗,抓住机会抽出一只手猛地掐住刃白的脖子,跟着手上一用力准备捏碎男人的喉咙,而当手指掐入男人皮肉时,发现男人的就像泡沫一样,消失在自己眼前。

    “分身术…吗…”韩秋燚挣扎着坐了起来,双瞳四下观察,神经突然紧绷。随后看着自己裸露的身体,唇线抿成了一条细缝。自己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的如此淫荡。正当韩秋燚陷入苦思,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么想杀死我吗?”刃白从窗户后面挪了出来,双瞳中依旧平静如水,只是嘴角上带起一丝笑意。

    “我现在就想你死!”韩秋燚一个翻身,一手迅速整理了下身,紧跟着一个手刀刺向刃白。当指尖刺入男人的胸膛只听“咯啦”一阵骨裂的声音,刃白的身体慢慢扭曲,逐渐变做一块木头。韩秋燚顿时眉头紧蹙,疼痛使韩秋燚的面目变得扭曲,抽出手,发现自己断了三根手指,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从综合素质来说,如今的刃白胜算远比自己大,算起来刃白应该是上忍的水平。韩秋燚拼命在脑海里模拟对决场景。以自己的身体状况来说,应该没有胜算,看来不能轻举妄动。

    “别激动,我不想伤害你。”刃白慢慢从衣柜中走出,气息微弱到几乎与空气融为了一体。

    “你要谈什么。”韩秋燚眯起眼睛,实在看不出这是实体还是分身。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保持距离,避免近距离接触。韩秋燚捂住受伤的手指,尽量放松身体,紧靠在墙边,就像一只察觉到危险的狐狸。两眼冰冷的视线紧紧跟着刃白。

    “一个月毒篪都在你身边…没机会现身。”刃白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可能身为忍者,隐藏内心的情感是必要的,只是那口蹩脚的中文让韩秋燚全身不舒服。

    “一个月?”难道刃白一个月都在这里…为什么察觉不到…如果不是一直在这里,刃白怎么知道今天篪不在。身边长时间潜伏着一个人,自己却不知道,韩秋燚顿时后颈一凉“梨沙子呢?”韩秋燚的语气极为冰冷。

    “回国了。她说过,我向来不提需求,但是这次…我想要你,她没有阻止。而这件事也纯属我个人行为,帮派无关。”刃白边说边缓缓走向韩秋燚。

    “你别过来。”韩秋燚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刃白,顿时全身紧绷。双瞳散发出来的杀气就像当场要撕碎刃白一样,双膝微微弯曲,双手做出防御的姿态。右手的三根手指因疼痛不停的颤抖,鲜血仍旧滴滴答答。

    “你受伤了…”语气极为低沉,刃白抬起手试图抓住韩秋燚颤抖的右手,就在要触碰的那一瞬间,韩秋燚猛的拍开刃白的手,一个前倾冲到刃白面前,用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扭断了刃白的脖子,而刃白则是在韩秋燚面前化作一堆沙子。切…又是分身吗…真身到底在哪。韩秋燚此时的呼吸开始急促,突然一双大手突然出现在身后猛地环住了韩秋燚的身体,韩秋燚突然一惊,回身对准头部给了对方一个肘击,随后挣脱男人的束缚,直接一个后跳。只看男人的头盔重重的滚到了地上。

    “为什么不接受我?”刃白缓缓抬起头,嘴角流着一丝血迹。

    直到这一刻韩秋燚才真正看到了男人的面目,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蛊惑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绝美与冷酷。

    韩秋燚心里一惊,但马上回过神,这个是实体。不由分说再一次冲上去准备一击毙命,刃白侧过身体躲开攻击,快速抓住韩秋燚受伤的右手,手上一用力。

    “啊!”再一次听见骨头错位的声音,随后身体一软跪倒在地。刃白则是迅速掏出金属钩绳束缚住韩秋燚的双手,手上一用力将韩秋燚从新托到床上。

    “别动,骨头复位了。”刃白双腿跨在韩秋燚身体两侧,一手死死按住身下的人。

    “滚!”韩秋燚低沉着嗓音,低吼了出来。再次脸冲下被压在床上,这该死的身体,行动能力下降了不少。韩秋燚心里暗骂着。

    “接受我,好吗?跟我回日本。”刃白俯下身,小声的在韩秋燚耳边说着,语气轻柔。

    “不可能,你这样做会连累梨沙子,你应该知道,篪回来不会放过她的。”韩秋燚大口喘息着气急败坏的说。

    刃白没有说话,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男人腿上一用力,韩秋燚立刻变成跪趴在床上,双手则是死死被刃白扣在身后,随后男人粗暴的褪去韩秋燚的裤子,一张冰冷的唇吸住两腿间的蜜豆,舌尖时不时深入花穴,爱抚内部敏感的嫩肉。

    “刃…白…住手…你不能这样…”韩秋燚全身都在颤抖,私处受到侵犯,原本因为分身的高潮,花穴内本就湿润,现下被刃白如此挑逗,花穴内的液体开始不住的溢出。韩秋燚不停的扭动身体,试图摆脱这本该抗拒的快感。

    “刃白…如果你在不住手,我跟你就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我会恨你一辈子。”虽然看不见,但韩秋燚感觉有一股欲火抵在花穴入口,只要男人稍稍用力,自己就会被贯穿。如果这时候被侵犯,肚子里的宝宝就会有危险。韩秋燚想到这,心里已经开始发慌了,不假思索的冲刃白喊了出来。

    第五十四章善意的谎言

    韩秋燚被男人压在身下,嘴里说出的话让男人一愣,但片刻后韩秋燚却更加惊慌了,他感觉男人开始微微用力,硕大的欲望顶端已经挤了进了进来,可以感受到尺寸不亚于毒篪。

    “刃白…求你…停止…我怀孕了…你不能这样对我。”韩秋燚侧着脸,双眸中含着雾气,声音都在颤抖,韩秋燚知道如果让男人在这种时候停止简直就是比杀了他还难受,但是韩秋燚已顾不得那么多,忍着羞耻开口向刃白说着。

    刃白最终停止了身下的动作,随后,将欲望退出了韩秋燚的身体,松开了身下的人,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韩秋燚全身瘫软,趴在床上无法动弹。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怀孕了。”刃白重重呼出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欲望。忍者也是人,在欲望面前没有人能收缩自如。“你很强,在第一次交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了,那种想在一起的想法挥之不去。”刃白叹了口气。“已经有多久了,欲望是什么我几乎都不记得了,直到遇见你。”刃白的语气中隐约带着一丝伤感。

    “这一个月,我想过离开,但当我看见你跟毒篪在一起,那张笑脸,那个神情以及每一个小动作,我都有控制不住的冲动想带你走。”刃白顿了顿。“梨沙子是我见过最懂我的人,她知道这件事或许会激怒毒篪,这对她来说可能会是致命的,但是她只是告诉我,希望我能幸福。”说到这刃白梗咽了。

    “刃白…你知道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韩秋燚慢慢起身。“像你我这种人,手指上沾满鲜血,身后都背负着什么?而篪给我的是任何人都给予不了的,我为了篪几乎退出了杀手榜,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韩秋燚一边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平心静气的说着。

    “为什么?”刃白侧过头望着韩秋燚,眼中带着一丝不忍。

    “我欠篪的,4年前我亲手杀了他的亲弟弟。他抓住我,折磨我,要我生不如死,但最后他却为了救我身受重伤,那时候我发现我爱这个男人,而我的生命里没有背叛这两个字,如果你刚刚没有停下,我想我最终会自我了断吧。”韩秋燚抬起眼一双橘色的眸子看着刃白。

    刃白眼中头一次带出情绪,那是一种不可置信,一种怀疑,一种怜爱,一种无奈。

    “你走吧~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不想影响梨沙子跟篪的生意。”韩秋燚嘴角微微一笑,示意刃白离开。

    “可是你手上的伤…”刃白将眼神移向韩秋燚的右手,语气中带着关心。

    “我是狐妖的儿子,愈合能力很好的,况且骨头接回去了,皮外伤…你看…”韩秋燚伸出右手,舌头轻轻将血迹舔掉后,伸到刃白眼前,手指上的伤口几乎已经看不到了。

    “狐…妖…”刃白不可置信的看着韩秋燚。

    “所以不用担心,你走吧,我要收拾一下,这屋里已经乱的不像样了。”韩秋燚无奈的一笑,看着一地的木头渣滓,还有沙子…他们的战斗还真激烈。

    “我在外面这一个月,看到外面聚集了很多奇怪的人,看起来,像我们日本的法师,如果你是狐妖的儿子…那些人…会不会是…”刃白的猜测顿时让韩秋燚一愣,顿时毛骨悚然。

    “难道是…猎妖者…”韩秋燚顿时表情凝重。妈妈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无数疑问围绕着韩秋燚。

    “猎妖者?”刃白眯起眼睛狐疑的看了看韩秋燚。难道那些人真是冲韩秋燚来的?刃白所有所思的想着。“叫毒篪加强戒备,这件事我来查。”说着,男人起身,收了地上的杂乱。随后站在韩秋燚面前俯下身轻轻吻了韩秋燚的侧脸。“如果毒篪负了你,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随后留下晃神的韩秋燚,一个侧身翻出窗户。

    “燚~发什么呆?”看着拿着汤匙发呆的韩秋燚,毒篪最终忍不住发问了。

    “额…没…没什么。”韩秋燚打了个激灵,看见毒篪狐疑的看着自己。就知道自己是想事想的入神了。

    “有什么就说,你知道骗我的后果。”毒篪嘴角扬起一个邪恶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抬起韩秋燚的下巴。毒篪的举动看似威胁其实更多的是关心,韩秋燚知道他不能欺骗篪,但关于刃白差点强奸了他,这件事必须等时机成熟在说,不然不光刃白会没命,就连梨沙子也脱不了关系,看来只能避重就轻了。

    “额…篪…是有一件事…”韩秋燚垂下眼角,抿了抿粉唇。

    “说。”毒篪一如既往的霸道,撤回手指,注视着韩秋燚。

    “我…今天见到刃白了。”韩秋燚小声的说,随后轻轻抬起眼睛,观察毒篪脸上的表情。黑…果然黑了…

    “在哪里?”毒篪黑着脸,语气越发的不爽。

    “篪,你别生气,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只是来告诉我了一件事。”韩秋燚缓了缓神情。“他是个忍者,今天出现在我房间里,他说他发现周边出现了很多奇怪的人,据我猜测应该是猎妖者。你知道,我身上是有妖气的,只是并不重,他们可能发现了我。但是我更担心妈妈,她可能遇到了危险,我现在行动不方便,篪能不能帮我注意一下。”韩秋燚一口气说出了全部能说的,之后便默默注视着毒篪。

    “我毒篪的人还用不着一个外人来管,他没跟梨沙子回国?”毒篪的疑问让韩秋燚心里一颤,总不能告诉毒篪说是刃白喜欢自己吧。韩秋燚现在脑中不停地在组织语言。

    “是,他说上次的比试没有分出胜负,这次是来宣战的,虽然稍微动了下手,他发现我身体不适,所以最后并没有真的动手。”韩秋燚迫不得已用告知毒篪自己动手了,只有这样才能提升可信度,毕竟毒篪不是傻瓜,是不会被糊弄的。

    “他跟你动手了?操…”毒篪嘴里骂着,眼中火光四射,那眼神就像立刻要撕碎刃白一样。

    “篪…没事的,就当活动一下筋骨。你摸~宝宝在这呢~别吓着他。”韩秋燚故作撒娇,赶紧抓住毒篪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尽可能的安抚毒篪。韩秋燚果然是个狡猾的狐狸,毒篪看看韩秋燚,随后又看看自己手抚上的小腹,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这件事我会找梨沙子。”毒篪重重呼出一口气,随后不耐烦的说着。

    “篪…刃白说,这是他的个人行为,希望不要牵连梨沙子。而且高手总是希望能跟高手过招,还是说你觉得我一点也不厉害…”韩秋燚觉得他现在简直太娘们了,完全是迫于无奈才甩出撒娇耍赖的姿态。“而且我也不希望因为我影响篪的事情,我答应他这件事不会牵连梨沙子。这件事,我们就这样了好吗?”韩秋燚使出浑身解数,迫使毒篪这个暴君就此罢休。

    听完韩秋燚的话毒篪一脸不耐烦,一把揽过身边的人抱在怀里。“我该拿你怎么办。”毒篪说完重重的吻上了韩秋燚的唇。漫长的一吻结束后。

    “收回所有任务,所有杀手集体待命,明天来见我。”毒篪挂上电话,随后伸手唤来管家。“叫鱼鹰从这里开始方圆五公里码人,要是飞进一只苍蝇,他知道后果的。”毒篪吩咐完,管家恭敬的退了下去。

    “刚刚是花御宁吗?篪这是要…”韩秋燚见毒篪闭起眼睛深深呼出一口气,随后轻轻的问到。

    “无伦是谁,敢在我毒篪的地盘打主意,我就叫他知道什么叫后悔。”男人慢慢睁开双瞳,语气中带着无可厚非的霸气。

    第五十五章绝望(激h)

    一楼大厅内只看毒篪坐在深色小牛皮质的沙发上,面前站着两个人,花御宁以及鱼鹰,鱼鹰是毒篪的左右手,自从昨晚接到毒篪的命令则调派人手将毒家方圆五公里内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场面浩大,若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这是某国的军火演习训练场。

    “老大,昨天我们发现有几个闲杂人员徘徊在这附近,但他们极为狡猾,似乎会一些旁门左道,枪械无法近身。”鱼鹰十分恭敬的对毒篪如实说道。既然老大发话了,此事必然比简单。

    “知道了,加强戒备”毒篪面无表情,示意鱼鹰退下。毒篪几乎确认了韩秋燚的猜测,如果真是猎妖者在捣乱,自己必然要先下杀手,但如果武器无用那就要另寻它法。

    见鱼鹰离开,毒篪的视线则移到花御宁身上。花御宁见状立刻正了正身体,微微向毒篪点了一下头,示意自己已经做好准备。

    “你跟鬼牙24小时守着韩秋燚,确保他安全。记住,暗中。另外,叫魅妖在外面设结界,闲杂人等不许接近韩秋燚,否则格杀勿论。其他杀手你自己布置。”虽说几个区区猎妖者毒篪不放在眼里,但只要想到韩秋燚有可能被牵连,内心就极为烦躁。

    “是。”老大这次动用了所有防御力量,这是要干什么?要魅妖设结界,难道对手不是人?花御宁正想着,管家突然走了过来。

    “少爷,梨沙子小姐的护卫在门口要见您,他说他叫刃白。”管家想毒篪微微鞠躬,恭敬的说道。

    “让他进来。”毒篪一听是刃白,心中无端冒起一股怒火,一脸极不耐烦。想起昨天这个不知死活的忍者居然潜入他的房间,还跟韩秋燚动了手,就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刃白身着锁子甲,一身透着自信不疑,不卑不亢的走向毒篪。当刃白走到毒篪面前,还未开口,毒篪则猛地站起来,一手掏出枪指着刃白的前额,花御宁见状立刻对刃白亮出两把黑三菱尖刺。

    “毒老大,这只是一具替身,您无需动怒。我答应白无常帮他查猎妖者的事,我只是来做回复的。”刃白气定神闲又不失恭敬的对毒篪说。

    “你都知道了?”毒篪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忍者。随后收回配枪,从新坐回沙发。“说。”毒篪依然霸气,眼中没有丝毫温度。

    “这些人似乎在猎杀一只叫雪玉的狐妖,但雪玉狡猾异常并且神出鬼没,他们中间有人感觉到毒老大这里有类似雪玉的妖气,已经猜测到您这里住着雪玉的幼子,他们准备抓捕狐妖之子,迫使雪玉现身。目前应该已经集结了7、8人,他们各个都懂得奇门遁术,并且陆续还有加入者。根据我的经验,想必只有取下首级才能阻止他们,您的军火部队应该难以发挥功效。”刃白将短时间内收集的情报如实告知了毒篪。

    “凭什么相信你?”毒篪眯起眼睛狐疑的看着这个忍者,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这次燚岂不是会有危险,鱼鹰之前也说过枪械类的攻击无效,那么这件事就不会这么简单。虽然心中一直在盘算,但表面依然泰若自然。

    “作为忍者,我擅长刺杀及收集情报,我没有理由骗你。”刃白顿了顿。“我爱韩秋燚,同时也羡慕你…能得到他的爱。”说完刃白化作一块原木消失在毒篪及花御宁面前。

    房间内一片寂静,花御宁悄悄将视线挪到毒篪身上,大气都不敢喘,心想,完了这下燚死定了。只看毒篪猛地起身头都不回直奔二层。“哐”的一声房门被踹开。韩秋燚坐在床上摆弄着玉骨,顿时吓了一跳。

    “篪…怎么了?”韩秋燚猛地一惊,只见毒篪脸上带着怒气,狠狠的盯着自己。敏锐的感知告诉自己有什么事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