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8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呵呵…有趣的男人…”刃白将床上的梨沙子解开,梨沙子坐在大床上,活动着手腕,一脸傲娇说着。

    第五十一章激情的夜(高h)

    离开了梨沙子的住处,毒篪一路狂飙回家,本来韩秋燚不出现,自己也可以安然脱身,这只狐狸居然擅自跟来,害的自己担心到爆。一推开大门,管家就迎了上来“少爷,刚刚韩少爷从外面回来的。”管家看毒篪脸色不好看,赶紧上前迎接。

    “他人呢?”毒篪语气平平,径直往楼上走,管家则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上楼去了。”管家如实回答。

    “知道了,不用跟来了。”毒篪没有停下脚步,直接交代了管家一句,便上楼去了。

    推开卧室大门居然没有发现韩秋燚,毒篪顿时一愣。燚跑哪去了?随手关上卧室门毒篪沿着二层的走廊一路向前,最后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地上攒缩着身体,蹲在那扇金属大门前。

    “你干什么呢?”毒篪走到韩秋燚面前低下头看着将头埋在膝间的韩秋燚。

    “篪…我让你丢面子了…还有…让你生气了…请…惩罚我…”韩秋燚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毒篪。这次不光是擅自离开,居然还被对方擒住,最后篪还跟那个女人…想到这,韩秋燚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最后自己默默坐在金属大门前等着毒篪惩罚自己。

    “地上这么凉,发什么神经呢?”毒篪弯下身子一把抱起地上的狐狸,将人拦在怀里,转身就往卧室走。

    “额…?篪…?”被毒篪的动作吓了一跳,毒篪反常的动作让韩秋燚不解,睁大了眼睛差异的看着毒篪。

    “怀着孩子还坐凉地板,你要气死我是不是。”毒篪一脸不耐烦嘴里口气差到极致。但听在韩秋燚耳朵里确实极温暖的话,顿时泪水忍不住的滑出来,双手死死搂住毒篪的脖颈。

    “篪…对不起…”韩秋燚从没想过男人会对自己如此包容,韩秋燚此刻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不停的向毒篪道歉。

    回到卧室看着坐在床上一边抽泣一边抹着眼泪的韩秋燚,毒篪不禁觉得哭笑不得,当初抓他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不过刚刚跟刃白对峙的时候还是挺凶残的,只不过是梨沙子耍诈导致分了心而已。

    “洗澡了没?”毒篪一边想着,一边抚开韩秋燚的刘海,用温柔的语气问这韩秋燚。

    “没…没有…”一边抽泣着,一边抬起头看着那张温柔的脸。

    “一起吧。”毒篪一把拉起身下的人拦在怀里,低头便是一记深吻,连拖带拽的把人扯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毒篪则是把韩秋燚的紧身衣一拉到底,瞬间露出了白皙的身体,毒篪也随手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两人紧贴着身坦诚相见,韩秋燚虚掩着眼睛注视着毒篪。毒篪则低下头又是霸道的一吻,舌头略过口腔,充分享受对方口腔内散发出香甜的津液,而韩秋燚也伸出舌头回应毒篪的吻,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当两唇分开时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看,这里有我们的结晶,答应我,以后都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了。”毒篪将韩秋燚转了个身,两人都脸对着落地的大镜子,毒篪将头靠在韩秋燚的肩膀上,一手环住韩秋燚的身体,一手抚上韩秋燚的小腹,语气温柔似水。

    “篪…”韩秋燚侧过头,粉唇贴上了毒篪。

    韩秋燚背对着毒篪坐在浴池内,毒篪则是打了一手的泡泡搓揉着柔软的银丝,动作既轻又柔,韩秋燚温顺的任毒篪摆弄一言不发。

    “篪…我…好心塞…”许久,韩秋燚垂下双眼,小声的嘀咕着,双眸中透着淡淡的伤感。

    “嗯?怎么了?把眼闭上。”感觉韩秋燚不对劲,毒篪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打开花洒冲着韩秋燚的头发。头发遮在脸上韩秋燚突然转头,扑到了毒篪。

    “那个女人是不是强奸了你…”韩秋燚略微激动的说着,也不管现在自己就像落水的长毛狗一样,银发完全遮住了面部。

    “噗…哈哈哈…燚,这么半天不说话就在想这事?”毒篪忍不住猛的笑了出来。他从来没想过原来是小狐狸吃醋了,也难怪,自己回来并没有告诉他后续。

    “篪…不用安慰我…真的…怪我…我自己手脚生疏了,要不我一定不会被擒的,不要憋着…你骂我好了…”韩秋燚这会已经要哭出来了,真是玷污了白无常的名号,对于第一杀手的他来说,这简直就是耻辱。

    “傻瓜,你怎么这么可爱。其实…”毒篪放下花洒,两只手将韩秋燚的头发拢到后面,随后亲昵的伏在韩秋燚耳边说着什么。

    “什…什么…你把梨沙子绑在床上就走了!”韩秋燚抬起眼睛惊讶的看着男人。不敢相信毒篪居然没有跟梨沙子发生关系。

    “所以,相信你男人的智商!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最近智力下降了?也对,人家说生完孩子傻三年,你这还没生呢,智商就开始急剧下降了,看来我得叫吴浩开点药给你。”男人一脸宠溺逗弄着怀里的人,看着韩秋燚脸一阵发红一阵发白,更加觉得自己怀里的宝贝越发可爱了。

    “你才智力下降,我不用吃药!”韩秋燚被说的好尴尬,不自觉的炸了毛,两手不停的扑腾,浴池内的水不停的溢出,随后手掌不小心滑过了男人两腿之间。

    “你…你硬了…”韩秋燚停下动作,一脸天然呆的表情看着毒篪。

    “额,嗯。别废话,赶紧洗。”男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随后帮韩秋燚围上浴巾拉出了门。

    床上,韩秋燚将脸埋在男人怀里一直无法入睡,许久。

    “篪,睡了么?”

    “还没。”

    “嗯…要不要做?”韩秋燚感觉男人身下的欲望从未消退,换做以前一定会不由分说的扑过来,但是今天却好像一直在忍耐。

    “别废话,睡觉。”毒篪收了收手臂,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

    韩秋燚没有说话,缓缓伸手握住男人的欲望,在触碰的同时,男人闷哼了一声。韩秋燚只觉得巨物非常烫手,硬的像石头一样。随后便不自觉的上下套弄起来。

    “你这是在玩火。”毒篪低沉着嗓音,呼出的热气带着重重的情欲。

    “篪为什么不抱我?”韩秋燚声音很小,却带着一丝委屈。

    “因为有宝宝了。”毒篪强压下欲望,温柔的说着。自己确实已经开始涨的发疼,但一想到韩秋燚肚子里的孩子,只能强忍住欲望免得伤了孩子。

    “可是,我想要…”虽然关着灯,但是明显感觉自己的脸好烫,声音虽然小,但是在寂静的夜里却无比清晰。

    “骑上来,老公帮你舔舔。”毒篪挪了挪身体躺平,让韩秋燚跨过自己的身体保持69的姿势,韩秋燚则一口含住毒篪硕大的欲望,舌尖围着冠状沟不停的舔弄,舌面则不停的滑动在巨物的顶端。

    这小家伙今天怎么这么饥渴难耐,毒篪心里一阵好奇,随后薄唇吻上了蜜豆,一只手握住高高翘起的分身,一手插进了温热的花穴中。

    “啊…好舒服。”韩秋燚被弄的意乱情迷,毒篪的大手时轻时重,自己的敏感点全部掌握在男人手中,没用多久韩秋燚的分身就缴械投降了。

    “这么敏感?射了这么多,宝贝好淫荡啊。”感受身上的人在自己手里射了出来,毒篪将手指放入口中,吸吮着手上的j,,g液。

    “别…别这么说,好羞耻啊~”韩秋燚的脸红的像要滴出血一样,更加卖力的吞吐着口中的巨物。

    “是吗?可是你这里馋的直流口水。”毒篪一手捏住蜜豆来回搓揉,另一只手伸出一只手指滑入花穴中来回抽插。

    “唔…不够…还要…篪~”韩秋燚回过头带着一丝哭腔。身体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只有一根手指根本无法满足深处的瘙痒,韩秋燚自己也不知道身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如此贪婪。

    “这么会吃,那这样呢?”毒篪嘴角微微翘起将手指加到两根,停止了抽插,而是直接插入内部用力快速的扣弄着花穴的g点。

    “啊…有什么…要出来了…”突来的快感导致全身颤抖,韩秋燚感觉下身传来的酥麻感传入四肢百骸,身体猛地收紧。顿时花穴中涌出大量的液体。毒篪则是快速抽出手指,用嘴抚上花穴猛地一吸,大量的爱液涌入口中,一滴也没有流出。

    “嗯~宝贝潮吹了,味道不错。”毒篪轻笑一声,口中充满了爱人的味道。谁知这时韩秋燚翻了个身,用后面的小穴抵住巨物,缓缓坐了下去。

    “啊~~篪…”韩秋燚上下移动身体,感受着巨物在粘腻的肠道内进进出出。巨物划过敏感点时带着分身又一次立正站好。

    “操…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毒篪低吼一声再也无法忍受如此淫黩的挑逗,猛的起身将韩秋燚放倒在身下,将两条腿扛在肩头,下身猛的用力直戳敏感的前列腺。

    “啊啊啊…篪…好棒…干我…干我那里…唔…我要…我要…”韩秋燚狐绥的呻吟着,随着毒篪的猛烈攻势,最终又一次泄了出来。

    “我要射了。”毒篪额头上浮着一层薄汗,下身下快了速度,低吼一声在韩秋燚体内射了出来。

    第五十二章神出鬼没的刃白

    激情的一夜过后,韩秋燚感受窗外刺眼的阳光,轻轻抬起头看着睡在一旁的男人,昨夜男人要了他好几次,但是说什么都只用后面,最后害的自己又失禁了。想到这韩秋燚不禁觉得全身发烫。

    “宝贝~睡好了吗?”毒篪慵懒的望着怀里的人,眼中透着宠嬖。

    “嗯…我饿了…”韩秋燚抬抬橘色的大眼睛,语气中极为平常,但是看在毒篪眼中那简直就是逞娇斗媚。

    “管家应该已经准备好了,以后你一天三餐,中间两顿加餐,还有宵夜一顿都不许给我少,等一下我还得交代一下管家。”毒篪边说一边起身穿着衣服。

    “啊…那不是一天到晚都在吃…我不要。”韩秋燚撅着嘴,穿上小熊款的居家服。

    “怀孕的人给我听话。”毒篪回过身,见韩秋燚一脸撒娇的表情坐在床上,口气虽然是命令,但却透着无比的关怀。看着床上的人不住露出一脸的怜爱。随后毒篪背对着韩秋燚坐在床上,两只手反在身后,不时的动着手指。“来。”

    韩秋燚抬起眼睛看着毒篪,愣了一下,下一秒则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个虎扑,压在毒篪的背上。

    “你慢点,小心肚子。”毒篪皱了皱眉,一脸无奈的看着背上趴着一脸撒娇表情的韩秋燚,随后背着韩秋燚站起来出了卧室,一路上还一个劲的嘱咐。“以后不许要任务、不许爬高、不许跟人动手、不许吃凉的…”一堆的不许脱口而出。听的韩秋燚一个劲的皱眉。

    “那我不要禁足,我要出门,还有,我要玉骨。”看着毒篪提了一堆要求,韩秋燚也理直气壮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自己不能老被关着,必须为自己争取出门的权利。

    “嗯…好,但是出门必须把项圈带上,我要随时知道你的位置。还有,只许在方圆一公里的地方活动,如果让我发现你多走出一步,你就别想再出门。还有,都说了不许动手,你要玉骨干什么?”毒篪背着韩秋燚,就像嘱咐小孩一样的说着。确实怀孕的人应该多活动,多晒太阳,这点吴浩倒是交代了。

    “我是不跟人动手,但是要是别人欺负我,我得有东西防身不是,再说了,玉骨是我爸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想带在身边。项圈我从来就没有摘过好不好。”韩秋燚一手拉着自己的项圈,一边争取着自己的玉骨。

    “呵…还有人敢欺负白无常?那是不是活腻了。在说这是你老公我的地盘,谁敢在我这撒野。”毒篪逗弄着身后的狐狸,看着韩秋燚垂下了眼角不说话。“一会去找管家拿~”语气平平,嘴角却翘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真的?嘿嘿…”韩秋燚眯起眼睛,一脸笑嘻嘻,用脸蹭了毒篪的侧脸。突然感觉毒篪停下脚步,猛地抬头,发现一楼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抬起头直直盯着正在下楼的毒篪。而女人身后站着…刃白。韩秋燚快速滑下毒篪的背,换了一张冷的掉冰渣的面孔。只是那身小熊的居家服与表情极为不搭。

    “少爷…抱歉啊…梨沙子小姐执意要在客厅等您,在下拦不住。”管家一脸歉意的迎上来。毒篪抬起手示意管家退下,换了一副老大的姿态走到梨沙子面前。

    “感情不错嘛~一大早就黏在一起,毒老大不会不欢迎我吧。”梨沙子站起身,首先露出一个甜腻的笑容。

    “怎么会,梨沙子小姐可是我重要的客户。”毒篪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俯身坐在沙发上,伸出一只手示意梨沙子坐下,随后一手招过管家“带韩少爷去用餐。”

    站在毒篪身后的韩秋燚一言不发,双瞳散发着杀气死死盯着梨沙子身后的刃白,而刃白则是用静的像水面一样的黑瞳对上韩秋燚的眼睛,当韩秋燚跟着管家与刃白擦身而过的时候两人的眼神都能擦出血腥味了。当韩秋燚进入餐厅后,刃白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外人难以发现的弧度。

    “麻烦您,篪说让我找您拿玉骨。”韩秋燚一边吃着嘴里的食物,一边跟管家说着。管家则是恭敬地退下,在韩秋燚吃完后管家端着一个精致的木盒子走了过来,打开后,韩秋燚拿起擦的发光的玉骨以及一旁的10多支玉骨刺。谢过管家后,便开始整理自己的武器。

    “白…无…常…”一道低沉的的声音打破了正在整理武器的韩秋燚。

    “谁!”韩秋燚猛的一惊,因为感知敏锐的韩秋燚并没发觉有人靠近。回头四处张望也并没有发现有人。韩秋燚的双瞳警觉的左右观察,将所有神经细胞都击中在耳朵上。

    “来…后花园…”声音略显的微弱,但是仍然清晰无比。听着蹩脚的中文韩秋燚立刻想到客厅里还有一位忍者,想必就是刃白了。

    韩秋燚迅速起身,来到大厅,发现梨沙子还在跟毒篪说着什么,而刃白则是站在梨沙子身后一动不动,此时韩秋燚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刃白身上,虽然刃白呼吸微弱,但绝对是能感觉到的。

    “篪,我去外面走走,不出院子。”韩秋燚伏在毒篪耳边小声说着。而毒篪则是给了韩秋燚一个许可的眼神。

    韩秋燚起身默默走向大门,期间则一直注视着刃白,刃白则是一动不动的,安静的站在梨沙子身后。

    毒篪家的庭院相当大,活动了下右手上的玉骨,感觉良好,韩秋燚顺此时就像一只警觉的狐狸,脚步极轻顺着鹅卵石子路缓慢前进,突然一股微弱的气息出现在耳边…耳边!韩秋燚猛的一惊,本能导致韩秋燚挥起玉骨回身攻击。就在回身的一刹那,右手被猛的扣住,治住了玉骨的攻击,随后整个身体被压向一旁的树干。

    “杀手,擅长刺杀,而忍者则擅长隐匿,你能发现我已经很了不起了。”身后的男人用蹩脚的中文压在韩秋燚耳边说着。

    “刃白,别废话,有本事我们堂堂正正比试一次。”猛的撞在树上导致韩秋燚微微皱眉。尽量压低声音对男人说。

    “我不是来找你比试的,我只想跟你谈谈。”刃白放慢语速,身体紧贴着韩秋燚。

    “放开我。”韩秋燚感觉身后的热气覆盖了全身,身下被男人的腿蹩住,男人的金属绑腿在这时候发挥了功效。

    “原来你就是杀手榜排名第一的白无常。我早就听说过你的手段,如果放开你我觉得我会很麻烦。”刃白气息依然似有若无,但韩秋燚觉得他贴的太近了,近的就好像要把自己吸进身体里一样。

    “要谈什么。”韩秋燚发现男人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便换了一张冰冷的面孔,吐出的话更加没有温度。

    “我很中意你,我要你做我的人。”刃白说的很直接,腾出一只手,钻进了韩秋燚的衣服,冰冷的唇吻上了韩秋燚的脖颈。

    “你干什么,滚开。”韩秋燚倒吸一口冷气,不停地扭动身体,想要摆脱束缚,能感受到一双温热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来回游走。

    “这是…原来你喜欢这种。”发现韩秋燚勃颈上带着项圈,而手则摸到了胸前的乳环。刃白脸上扬起难得的一丝笑意。

    “混蛋,你他妈放手,操!”韩秋燚此时已是怒火中烧,自己真是后悔不应该穿着宽松的居家服出来,男人的手现在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游走。

    “不。”刃白一个冷笑,大手猛地伸进了韩秋燚的裤子,裤子是松紧的腰带,进入的完全没有阻碍。

    “嘶…”韩秋燚抽了一口冷气,感觉男人已经摸到了禁处。从未觉得如此无助,韩秋燚现在后悔的就想一头撞死。

    “你是…”刃白摸到韩秋燚身下一个不属于男人的器官,而且很明显的能感觉到,私处有金属配件。刃白眯起眼睛笑意更浓了,伸出一只手指插入干涩的花穴。

    “拿开你的脏手。”韩秋燚已经被逼到极点,感觉男人的手指正在侵犯自己的私处,刃白的手稍微放松了一些,仅凭借本身柔软的骨骼挣脱了束缚,挥起玉骨回身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