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7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四十九章加濑梨沙子

    时间如梭,转眼已经过去三个月,毒篪依旧打理着手上的各种生意,最近大量的军火买卖进行的如火如荼,毒篪的势力也越来越大,生意遍布全球各个国家。而韩秋燚则被勒令在家休养,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成了真正被圈养狐狸。

    正午过后,韩秋燚挪了挪慵懒的身体,感觉身体已经被清理过了,并没有昨晚缠绵后的粘腻。微微抬起头,透过阳光眯起眼睛,发现男人坐在屋里的沙发上,一手端着咖啡正低着头看书。

    “嗯?醒了?”毒篪听到床上的动静,抬起眼将视线移了过去,只见一只睡眼朦胧的狐狸正在欲欲起身,双臂撑起前身,毯子还盖着腰部以下,纤细白皙的身体加上性感的锁骨,看上去景色极为撩人。毒篪起身慢慢走了过去。

    “乖…起来收拾一下,饭吃去。”说完伸手抚开韩秋燚前额的刘海,轻轻吻了上去。

    “篪…”韩秋燚低下头,小声叫住了毒篪。

    “嗯?”毒篪默默注视着低着头的韩秋燚。

    “那个…篪…我很久没有出过门了…”韩秋燚不止一次向毒篪提起想出门执行任务,但每次都被拒绝,在这样待下去,只怕手脚都要生疏了。

    “想要任务?”看来这段时间是把燚憋坏了,虽然吴浩还是每月给韩秋燚体检,但上次韩秋燚流产就是因为出门执行任务,所以才禁了韩秋燚的足。

    “嗯…嗯…”看见有了希望,韩秋燚脸上露出笑容,赶紧跟着点头。

    “那准备一下,晚上跟我出去。”毒篪看见乖的像猫一样的韩秋燚,还是同意了韩秋燚请求,正好今天晚上要跟日本最大的军火黑帮谈笔买卖,应该没有危险,索性就带上一起吧。毒篪这样想着。

    “嗯,那去哪里?”韩秋燚晃了晃头确认不是听错了,一脸好奇。

    “谈笔生意。”说完微微一笑,便将床旁的衣服塞进韩秋燚手里。

    韩秋燚穿好衣服一只脚刚沾上地面,就发现两脚无力,又跌坐回床上。

    “要在房间吃吗?”毒篪看身下的人有些吃力,便想叫管家把午餐送来卧室。

    “不用,下去吃吧。”好不容易等到毒篪说让他出门,必须表现好一些,不然一会毒篪反悔,那不是白白放过这么好的出门机会。韩秋燚抖了抖身体。跟在毒篪身后下楼了。

    “喂…什么事?嗯…知道了。”毒篪坐在餐桌上接起一通电话,随后视线挪到韩秋燚身上,脸上表情十分奇怪,看着韩秋燚正切着盘子里的牛排。

    “嗯?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抬起头看见毒篪用怪异的眼神盯着自己,韩秋燚停下手里的刀叉。

    “晚上不许去了,呆在家里。”毒篪恢复了平静,低下眼继续切这盘里的牛排。

    “为什么…篪你不能这样…”韩秋燚猛地站了起来,本来期待已久的解禁就在眼前,谁知篪出尔反尔。韩秋燚情绪略显激动的说。

    “谁允许你这么吼你男人的?嗯?坐下。”毒篪眼都没抬,继续手上的动作,也有没生气的迹象,语气平平。

    “对不起…可是…篪…”韩秋燚意识到自己的言行不妥,定了定身体,慢慢坐会了椅子上。

    “吴浩来的电话,恭喜你,要当妈妈了。”毒篪打断了韩秋燚的话,抬起眼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双眸里透着止不住的喜悦。(对不起做为作者不该这时候出来插嘴,但是我想说,之前毒小攻你还保持一脸平静,其实挂了电话心里已经乐开花了吧,装逼遭雷劈。)

    “什…什么…”韩秋燚愣在椅子上。

    “所以…乖乖在家…等我回来。”毒篪擦擦嘴站起身,走到韩秋燚身后,随后俯下身从后环住韩秋燚的身体,轻吻韩秋燚的侧脸。

    “嗯…”韩秋燚小声的应合一声,随后眼里闪出一丝狡诈,只不过毒篪在身后看不到罢了。把我出门的欲望勾起来,现在又反悔,今天必须跟去…只不过…悄悄的…

    毒篪站在一楼大厅内说着什么,帮内10多个兄弟分别跟着讨论着什么。二楼的韩秋燚双眼中带着不满看着这一切,因为回到房间他找不到自己的武器玉骨,想必是毒篪让管家收起来了。眼看夜幕降临毒篪一行人要出发了,韩秋燚随手收了两把短刀,带上白色面罩,随后潜入正在等待毒篪的车底。

    到达一处大型别墅,毒篪一行人进入宴会厅,只看长桌的一头坐着一个男人,男人大约30多岁一脸的严肃,看见毒篪后便起身做出请坐的手势。

    “毒老大,幸会,我是坂田。”男人开口自我介绍。

    今日是毒篪第二次与日本的原田组见面,早在2个月前,刚刚进行了一次大型军火交易,想必这次来找他是要谈下一次的买卖。

    “幸会,我们见过。”毒篪抬抬嘴角摆出了老大的架势,坐在上座上。

    “我们原田组的老大对您早有耳闻,对您十分感兴趣,所以这次借着这次买卖特地来认识您。”坂田十分恭敬行了一个日式礼。

    “哦?是吗?那请问他在那里?”毒篪依旧稳若泰山,一脸高傲。

    “老大说,只见您一人。”坂田扫了一眼毒篪的随从,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少废话,别在那玩花样。”其中一个男人站起来,一脸怒气看着坂田,刚要说什么,毒篪就抬起一手示意停止。

    “既然这样,带路吧。”毒篪起身,一身桀骜不驯,给了手下一个等待的眼神,随后跟这坂田上了楼。毒篪若连这点胆识都没有,就白混黑道这么久了。

    来到一扇大门前坂田敲了三下门随后将门打开,退到一旁侧身请毒篪进门,而毒篪则趾高气扬的径直走了进去,身后的门应声关起。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豪华的大床,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身边站着一个男人。

    “你就是…毒篪?”女人慢慢站起来,带着一脸迷人的微笑。女人穿着一身日式和服。皮肤白而细腻,一双明亮清澈又带有一丝邪气的双眸,射出诱人的光芒,鼻梁坚挺带着好看的弧度,栗色的头发盘着极为精致的日式发髻,一张烈焰红唇透着成熟美,身上透出阵阵香气。

    “正是。”毒篪抬起下巴,由上至下打量着女人,带着一股高傲的气息。

    “我是原田组的老大…加濑梨沙子,早就听说毒老大极为俊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女人一脸娇媚伸出手刚要触碰到毒篪的侧脸,毒篪就一脸冷静的握住了即将抚上来的纤纤手指。

    “不请我坐下吗?嗯?”毒篪嘴角抬起一个弧度,一双黑如深潭的眸子就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失礼了…请坐。”片刻,梨沙子撤回纤手,拂在自己嘴边咯咯的笑着,转身示意毒篪坐下。

    “上次的货,还满意?”毒篪随便说这,看着梨沙子扭着水蛇腰 坐在自己身边。

    “货…很满意…”梨沙子柔软的身体靠向毒篪,嘴里吐出的话更是极为暧昧,手指还划过毒篪的领口,时不时触碰到敏感的脖颈。

    “那这次…想收什么货?”毒篪一脸淡然,垂下眼角注视着梨沙子的一举一动。进门时就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男人,一动不动就像个雕塑,而梨沙子也处于无视状态。但是毒篪的本能告诉他,这个男人应该是梨沙子的贴身保镖,看样子身手应该不差。

    “这次…人家想要你…”梨沙子说着,一个翻身跨坐在毒篪腿上,和服内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顿时露在毒篪眼前,两条手臂挂上毒篪的肩膀,一脸妩媚的表情,如此的姿势就像一个喷火尤物。

    “呵…梨沙子…果然是个尤物,但是十分抱歉,我有爱人了。”毒篪冷哼一声,仍就一脸平静。

    “如果…我保证以后日本所有的军火买卖都交给你们叱咤帮,你知道…我胃口很大的…不知道有没有诱惑到你呢…”梨沙子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向毒篪抛着媚眼。

    “确实很诱人…但是,我拒绝…”毒篪预起身,但是发现全身无力。“你给我用了什么?”毒篪发现不对,马上警觉起来。

    “听说…贵帮有一位杀手…叫魅妖…善用各种气味杀人,我虽然没有那么厉害,但也算是个用香高手。”梨沙子笑的更妩媚了,贴上毒篪的胸膛,轻吻这毒篪的耳朵。

    “呵…这样有意思吗?”毒篪一个冷笑,没想到居然栽在味道上,早知道应该让魅妖多教几招。

    “有意思…这可是友好合作的第一步。”梨沙子直起身,两手缓缓褪去身上的和服,一双玉乳猛的弹了出来,而这个女人的两条手臂及整个后背布满纹身,配上那一脸的娇媚,擦出一股狂野与性感的火花。

    “这是般若,是我们日本的女鬼,她代表…嫉妒…如果你有爱人…我不知道般若大人她会不会介意。”女人转过身赤裸着上身,和服搭在腰部以下。后背大片的刺青透着女人骨子里的手段。

    毒篪只是偏过脸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对于他来说,睡一次女人不是什么难事,何况对方提出这么大利益,但是无奈毒篪现在心里只有家里内只狐狸,无心讨好眼前这个女人。

    就在女人将手伸向毒篪两腿之间的同时,房间窗户突然打开,窜入一道黑影,速度极快,一股杀气冲向梨沙子。这时房间内那个安静的男人突然挡在梨沙子面前,举起手臂挡下了攻击。随后黑影一个后跳躲过男人的攻击。

    “韩秋燚…”毒篪定了定神发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家的小狐狸。

    第五十章韩秋燚vs刃白(双性)

    房间内暧昧的空气顿时荡然无存,韩秋燚直起身体,冰冷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黑衣男子。男子身材比自己高很多,刚过完几招也没有明显的气息浮动,眼神中透着淡然,并没有杀气。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从刚才挡刀的情况来看,男人接的并不吃力,反击非常利索,看来是个高手。

    “你跑来这干什么?回去!”毒篪这一晚第一次出现焦躁的表情,而这一切都看在梨沙子眼里。

    “你还没介绍~这位是~?”梨沙子并没有拉起衣服,而是继续跨坐在毒篪的大腿上,一脸的娇媚。

    “混蛋~愣着干嘛!还不走!”毒篪没有理会梨沙子,继续朝韩秋燚喊道。现在毒篪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吴浩中午才说,前三个月要避免韩秋燚的剧烈活动。没想到现在却出现在这里,而且看韩秋燚亮出的短刀,想必是没有找到玉骨。

    “抓住他!”梨沙子褪去娇媚的神情,眯起眼睛语气冰冷,用日语对男人说着。毒篪如此重视此人,想必关系非同一般,一股戏虐的欲望突然涌向心头。毒篪顿时一愣,转过头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梨沙子,毫无疑问毒篪听得懂日文。梨沙子马上换做一脸害羞的表情,靠在毒篪身上,就像在让毒篪看一场好戏一样。

    男人听到梨沙子的命令顿时全身用力,身上的黑色斗篷顿时撕为碎片。只看男人身穿紫蓝色锁子甲半长上衣,外套黑色紧身背心,背心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口袋,下身穿骑马裤,整条小腿有金属绑腿,手甲覆盖在手背上,头戴黑色金属头盔。背上背着一把大型三角手里剑,腰间附有一把忍刀。

    “忍…者…”韩秋燚眯起橘瞳上下打量男人,做出攻击姿态。怪不得男人气息如此微弱,行动却如此敏捷,就好像融入了空气之中,原来是忍者。韩秋燚虽然曾在过去的行动中与忍者交过手,但从未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压迫感,韩秋燚微微挪动身体,感觉腿上发沉,看来…这些日子身体果然有些生锈。

    突然,男人用极快的速度掷出三把苦无(一种长约18厘米的金属武器,类似暗器),随后俯身冲向韩秋燚,同时从腰间抽出忍刀攻向韩秋燚。韩秋燚做出躲闪动作,期间刀光剑影,虽说韩秋燚没有玉骨,但本身也是用刀高手,随后与男人展开速度与力量的对决。

    “梨沙子,住手,他是我的人!”毒篪此刻基本是用怒吼的,身体想要用力,无奈动弹不得,只是瞪着梨沙子。虽然韩秋燚身手上不输男人,但是毒篪最担心的是韩秋燚和他的…毒篪想到这就已经要彪起来了。

    “不~~~要~~~现在人家更有兴趣看表演。”梨沙子甜腻的嗓音与那脸上一脸的狐媚简直是无可挑剔“知道吗?他叫刃白,从未失过手,我想抓住他只是时间的问题。”梨沙子说着从沙发里摸出一根尖刺,一只手环住毒篪,将尖刺抵在毒篪的侧脸上,轻轻划开一个血印。

    韩秋燚虽然面对强敌,但是目光一直有没有离开毒篪,发现女人的动作后,韩秋燚躲开眼前的攻击后翻身直奔毒篪,谁知眼前一道火光拦住的去路,回身发现刃白双手结印,口中喷出熊熊烈火。韩秋燚被火呛得眼前一黑,随后感觉身子一沉,被刃白压在身下。

    “放开。”韩秋燚被双手反扣压在地面上,嘴里低沉的说着,身体不停扭动,但是却挣不开束缚。

    “梨沙子,你到底要干什么?”毒篪一脸阴沉,眼中透着危险的气息。

    “既然你不想…我改变主意了…”梨沙子仍旧一脸娇媚的咯咯笑着站起身,从新整理了和服,走向刃白,而刃白则是将韩秋燚从地上拉了起来,保持双手反扣的姿势。韩秋燚紧皱着眉,脸上显得略为急躁。不甘心,虽然知道忍者会使用盾术,但自己却大意了。

    “说说看…你是毒篪什么人。”梨沙子伸手解开韩秋燚的面罩,发现此人长相极为精致,在回首默默看了眼毒篪的表情就知道,毒篪现在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躁不堪,想着梨沙子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刃白低下头拂在梨沙子耳旁说着什么,当梨沙子抬起头时眼里透出的笑意称得上是极为夸张的。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盯着毒篪。

    “毒老大…刃白说他中意你家的韩…韩秋燚…刃白可是很少向我开口的,我这个做老大的是不是要成全一下啊~”梨沙子伸手划过韩秋燚的侧脸,一脸的戏谑,看着毒篪全身冒着怒气却无可奈何,梨沙子心里简直要笑劈了。

    “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将这个帅气的小哥送与我,我们刃白有的是手段“疼爱”他。”梨沙子特意在疼爱两字上加重了语气,看着毒篪那要杀人的眼神,梨沙子继续火上浇油。

    “让他走,其他的我答应你。”毒篪的脸比包公都黑,语气冷的向北极刮过的风。

    “呦?这是在拜托我吗?可是态度好差呢…”梨沙子撅起小嘴,一脸撒娇的说。

    “过来。”毒篪重重呼出一口气,换了一副极具诱惑的表情。

    梨沙子乖乖走了过去,继续跨坐在毒篪腿上,等着看毒篪下一步动作。

    “让他走,然后我在满足你这个小荡货。”毒篪沙哑这嗓音,咬着梨沙子的耳朵。顿时发现梨沙子的耳朵发烫,身体轻抖了一下。

    “让他走。”梨沙子用日语向刃白说着,随后脸上一片春意看着毒篪。

    “篪…”挣脱了刃白的手,韩秋燚向前急走两步。

    “回家去,别让我说第二次。”毒篪侧过头,冷着脸,盯着韩秋燚。

    韩秋燚一愣,篪在生气…韩秋燚低下头,死死咬着下唇,最后红了眼眶,随后,一个翻身跃出了窗户,消失在夜幕中。

    “怎么样…你该兑现承诺了吧…”梨沙子笑眯眯的一张脸凑到毒篪面前。

    “我不太习惯旁边有人,还有…没力气你叫我怎么干你?”毒篪抬眼看了眼刃白,随后又用极具挑逗的语气说着。

    “下去吧。”梨沙子冲着刃白说了一句,随后塞了一颗药丸进毒篪的嘴里。起身拉起毒篪,双双倒在大床上。

    “知道吗?我向来喜欢粗暴…”毒篪一边与梨沙子调情,一边扯了床单,撕成一条一条的,相当的狂野。分别将梨沙子四肢分开绑在床头床尾。而梨沙子也没有反抗,而是笑盈盈的看着毒篪。

    “我也喜欢你粗暴一些。”梨沙子暧昧的盯着毒篪的一举一动,这个男人真的相当有魅力,早在日本就见过照片,这次更是忍不住的想要占有,梨沙子这次就是来带毒篪回日本。“韩秋燚是你身边的保镖?”反正闲着无聊,梨沙子开口问道。

    “你想知道?”毒篪忙完手上的动作,伏在梨沙子的颈窝处,时不时亲吻白嫩的脖颈。

    “嗯…啊…”梨沙子被吻得一阵舒爽,嘴里不经意的哼着。

    “他就是我的枕边人…”毒篪停止了亲吻,抬起头,俯视这身下的梨沙子,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嗯?男人?”梨沙子睁开眼睛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毒篪。真不敢想象,原来毒篪喜欢的是男人。

    “呵…不全是…不说这个…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出门的时候一般都带着我吃饭的家伙,这时候外面应该有10架火箭筒瞄准着这个房子,所以你乖乖不要出声,我出去叫他们撤走。”毒篪一脸暧昧,摸了一把梨沙子的侧脸,随后一个翻身下了床。

    “毒篪…你准备就这么绑着我吗?啊?”梨沙子发现中了计,用极为不满的语气说着。

    “放心,我会吩咐你属下上来替你松绑的。”毒篪一脸笑意,挥挥手走出了房间,到达一楼大厅与坂田说了些什么。便带着一行兄弟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