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5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嘶…”韩秋燚倒吸一口冷气,前列腺上顶着的按摩棒刺激这像要射精的欲望。而分身中的中震动的按摩棒则堵住出口,花穴内淫水四溢,按摩棒顶端大力摩擦这宫口,高潮感随即袭来。

    “舒服吗?还有更舒服的,说好的跳20分钟舞。”毒篪眯着眼睛,手伸向上方悬空的机器,不知转动着什么,随后只听“啪”的一声,打开了机器开关。

    “啊啊啊啊啊……”原本虚弱的韩秋燚突然抬起头睁大双眼,瞳孔急剧缩小,歇斯底里的吼了出来,额头上及脖颈绷着青筋。插在身上的每一根尖刺都有电线相连,而毒篪是将所有电流调到最大,瞬间打开了开关。身体所有敏感的器官都在承受电击带来的刺激,韩秋燚双手攥拳指甲插入了手心的皮肤,全身硬的像石头一样,金属铁链就像要被扯断一样,现在他明白毒篪为什么要在加固束缚了。

    “篪…救…不…敢…了…”韩秋燚打着哆嗦,僵硬的侧过头看着双手环胸的毒篪,韩秋燚随时面临精神崩溃,仅凭着最后的意识求毒篪停手。

    “你觉得你什么都能承受是吗?”毒篪冷冷的开口,由上至下盯着颤抖的韩秋燚。

    “不…是…额啊…篪…求你…停…”韩秋燚艰难的回答着毒篪的问题。电流在全身游走,下身的刺痛不说,光是脆弱的卵巢及精巢受到的刺激就让韩秋燚快疯了。蓓蕾被电到渗出了皮肤组织液,而蜜豆则是涨大了数倍,百感交集于一身,韩秋燚只想快点结束。

    “不要以为自己恢复能力好,就可以强出头,你要知道,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有很多。”毒篪依然冷冷的盯着韩秋燚,他就是要让韩秋燚知道,什么叫量力而行,什么叫依附,什么叫服从。曾经的韩秋燚必须强劲好胜,但现在他的世界只能有我毒篪。

    “明…白…了…真…的…”韩秋燚这才知道原来毒篪在惩罚他的自信,但是这个时候他只想快点解脱,因为得不到释放前列腺已经开始肿大,膀胱内的尿意狂增,甚至有些已经溢出了铃口,但是溢出的液体促使电流更加猛烈。

    “燚~我爱你~但是说好的20分钟没有商量。”毒篪依然没有动作,只是皱着眉头看着韩秋燚紧咬牙关,死死地皱眉,听到自己的话就像死了心一样,一言不发,全身随着电流的流动不停地痉挛。

    “篪…篪…好疼啊…受不了了…”15分钟后,韩秋燚再也忍耐不住,原本麻木的身体迎来了剧烈的疼痛,感觉全身的每一根骨头都在磨成粉末,虽然让毒篪停手的机会太小了,但是无奈身体已经到了极限,现在上牙打着下牙,声音都在颤抖,开口求毒篪停手。

    眼下的人,胸前的蓓蕾已经渗出血丝,而下身的铃口则不停的流出黄色的液体,精巢颜色开始发紫,想必已经是极限了,不然韩秋燚绝对不会在知道自己受惩罚的情况下开口求饶。毒篪原本也只想惩罚10分钟而已,但是现在…毒篪想着但是手里没有停下,迅速解开了精巢的束缚,拔出长针,紧跟着关掉了所有震动及电源,在扯出铃口按摩棒的同时,喷出的j,,g液带着红色的血迹,而花穴及菊穴抽出巨物后也带着片片血迹。毒篪心头一阵不忍,再解开所有束缚后,看着韩秋燚虚弱的喘息,心头传上一阵悔意。

    “对不起…我不想把你伤的这么重…”毒篪将韩秋燚的头扣在怀里,自己真是疯了,为了一句话把人伤成这样。

    “篪…我知道…没有怪你…”韩秋燚抬抬虚弱的胳膊,轻轻环住毒篪的脖子,知道这男人一定是被冲昏了头,但是他爱我,而我也爱他…随后眼前慢慢模糊了。

    第四十六章愤怒的吴浩+生日特典花御宁的初夜

    深夜,整个城市都进入了深眠,安静而祥和,只有毒家大宅声势浩大,一行人马不知道在忙碌着什么。

    从背影看过去吴浩上身穿着白大褂,在指挥着搬运人员上上下下,毒篪则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表情略显焦虑,一只手支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深色小牛皮,看着眼前一件件运送进门的大型医疗器材。

    “篪,你这凌晨给我打电话,着急忙慌的叫我把医院搬过来,到底干嘛?我这来了,却一句话不说是几个意思?你这是半夜抽风的节奏吗?”吴浩转过身,俊美成熟的脸上多了几分抱怨。

    “额…你这什么装扮?变态大叔吗?”听到吴浩的声音,毒篪慢慢睁开双眼,但是眉头却皱的更紧了。只看吴浩顶着鸡窝头,上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下身穿着到膝盖的花式大裤衩,脚上套着一双夹脚拖鞋。整个颠覆了吴浩的男神形象。毒篪拉了个长音,上下打量着吴浩,就像看怪物一样,满脸的嫌弃。

    “你好意思嫌弃我?我这刚睡了二个小时,您这连环夺命叩,我穿着裤子来你就知足吧,赶紧说正事。”吴浩翻了个白眼。爷这跟小宁宁折腾到后半夜,刚抱着佳人睡着,就被万恶的手机吵醒,然后就被各种催。要是没什么大事把我拽来,我就下毒,毒哑这个恶魔。内心此时奔腾过好几万只草泥马。

    “…你先去看看韩秋燚,在我房间。”毒篪沉默了片刻,重重叹出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其实吴浩刚到,就想让吴浩先去看韩秋燚,无奈想起吴浩抓狂的样子,又不知如何说出口,这次的伤全在内部,所以叫吴浩连夜把医院设备统统搬了过来。想起韩秋燚最后说的话,真觉得自己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韩秋燚?不是刚出院吗?你又让他出任务了?”吴浩看着眉头紧皱的毒篪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便转身一脑袋雾水走向二楼。

    “毒~~~~篪~~~~”半小时过后,只听毒家别墅里传出一阵怨吼,回荡在寂静的夜空里。

    “咚咚咚咚”沉重急促的脚步声从二楼冲了下来,只看吴浩怒发冲冠,双目赤红直奔毒篪,站到毒篪面前挥起手臂,一记铁拳砸中毒篪的侧脸。随着力道头跟着侧了过去,紧跟着嘴角流下殷红的血迹。顿时全屋的人都傻了眼,吴浩居然对老大动手…正当大家以为吴浩要挨枪子的时候,毒篪却抬了抬手示意大家退出屋去,动作柔和,没有发飙的征兆。

    大屋内只剩下两个男人,一个安静沉默,一个怒气冲天。

    “他怎么样了?”沉默了片刻,毒篪垂下下双眼默默的开了口。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并没有理会嘴里散发血腥的味道。现在只想知道韩秋燚的情况。

    “死啦。”吴浩继续咆哮,幸好有眼镜挡着,不然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刚刚上楼看见床上昏迷的韩秋燚,简单检查过后发现腹腔内全是淤血,分身止不住的溢出前列腺液,宫腔内膜脱落,也就像女性每月一次那样,只不过韩秋燚的子宫内膜并未厚到自行脱落,而是被外界刺激导致的强制性脱落,菊穴中更是一片凄惨。韩秋燚才刚出院,无论因为什么篪都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现在也不管毒篪会不会暴怒,总之吴浩已经忍不住先发飙了。

    “给他最好的照顾,最近什么都不用做,就留在我这。”毒篪侧过头,一脸沉重的看着窗外。听到吴浩说死这个字,心里猛地揪了一下,如果是正常人,必死无疑。但是韩秋燚应该不会。不过看吴浩的反应,想必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严重。

    “毒篪,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爱他?你怎么下得去手?啊?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高烧不退,42度。你知道吗?你要我给他最好的照顾,那你呢?你给他的是什么?啊?卵巢内全是液体积压,你还想不想要宝宝了?啊?如果他不是半妖体制,当场就得死。还有,你是不是用寄生兽了?内东西你这还有是不是?”吴浩连续的咆哮,整个大厅都在颤抖,吴浩与毒篪认识20多年从未情绪失控过,这次的情绪波动来的太猛烈,毒篪被吼的脸色铁青,但是吴浩的话让毒篪心里忐忑不安,神情更加沉重了。

    “…是…”沉默了片刻,毒篪双目微闭吐出一个字。

    “你…你是不是脑子被门挤了?我早在一年前就叫你把那东西销毁。内东西无论是对谁都没有好处,你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真是个奇迹。韩秋燚体内多处穿孔,但是他现在高烧不退,我不能开大手术,只能依靠他自体恢复,现在我只能做其他简单的修复手术。你你你…要不是你跟我从小长大,我现在就想踢死你。”吴浩到抽一口冷气…毒篪居然对自己用了寄生兽,寄生兽溶入体内,有20的几率无法脱离宿主,如果没有脱离宿主,那么使用者将会被吸干血肉。本想继续开骂,但是一想到这里,吴浩真的非常后怕,最后只能甩下一句狠话,转身上楼去了。

    “对不起…燚。”毒篪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面目微微抽搐独自黯然神伤,一只手紧紧抓着胸口,感觉整个心脏都快爆炸了。伤你的不是别人,是我…是我…

    时间过的很慢,每一秒都是煎熬。已经过去12个小时,吴浩那里不知道怎么样了。正想的入神,突然听到了脚步的声音,猛地抬头望去,吴浩正揉着肩膀慢慢下楼。

    “怎么样了?”毒篪猛地起身,脸上的焦虑一目了然。

    “我先看看你。”吴浩撇了毒篪一眼,毒篪做的再过分那也是兄弟,骂也骂过了,剩下的该处理还是得赶紧处理,使用了寄生兽相比毒篪现在也不好过。

    “我…我没事。”毒篪慢慢在沙发上,两腿间火辣辣的疼。刚刚站起来的一瞬间貌似又严重了不少。

    “得了你…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硬汉啊。裤子赶紧脱一脱,不然你兄弟废了,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啊。”看毒篪的表情就知道,刚刚他一直在忍,寄生兽破坏了内部血液细胞,再不注射血清,就怕到时候会局部坏死。吴浩伸手就要解毒篪的裤子。

    “别乱碰,疼死了,我自己来。”毒篪咧着嘴,自己慢慢将裤子褪去,放出分身后自己都吓了一跳,整个分身紫黑紫黑的。

    “看见没?这就是寄生兽给你的。我给你打一针,疼…那是肯定的,不过我保证不会有韩秋燚疼。”吴浩一脸不屑,从白大褂里掏出一只注射器,用嘴拔开注射器前部套的塑料包装,一手轻轻扶起紫黑的巨物,另一只手举着注射器将针头插入分身侧面。

    “嘶…都是被燚气昏了头,你轻点你。”针头扎进来的时候毒篪疼的后槽牙直哆嗦,但是又碍于面子,仅仅抽了一口冷气来缓解疼痛。

    “我看你活该,你这玩意啊!至少一个月没法用,正好,你两都禁欲养伤吧。”吴浩一脸无所谓,抽出针头。直起身看着硬忍着疼痛的毒篪。

    “燚怎么样了?”毒篪顾不得身下的疼痛,只想赶紧知道爱人的情况,语气略显急躁。

    “稳定了,刚刚醒过来了一次。现在又睡过去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还很虚弱,就算恢复力再好,也禁不起毒大爷的摧残啊。”吴浩话里话外的戳毒篪的软肋,这次该给这位爷长点教训了。

    “谢谢,你休息一下,我上去看看他。”毒篪拍了拍吴浩的肩膀,便走向二楼。

    卧室门口,颤抖的双手迟迟无法推开内扇木质雕花大门。我该如何面对他,我…想了很久最终咬了咬牙还是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大床周围布满了医疗器具,整个房间就像真正的医院。默默走到床前,看着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的人,深邃的黑瞳深不见底,。轻轻坐在床边,伸手轻抚床上人的侧脸,苍白的脸颊上没有半点血色。胸膛均匀的一起一浮,很安静,浓密的长睫毛微微抖动,整个人精致细腻,脖颈处以下泛着淡淡斑驳。

    “嗯…额…篪…”韩秋燚感知度向来敏感,特别是对毒篪的味道,睁眼的瞬间只见毒篪坐在床边,眼神里透着不忍,能感受抚在脸上大手的温度。温柔而宠溺。

    “别起来,乖,躺好,我就是想陪着你。”毒篪轻声说着,制止了韩秋燚的起身。

    “篪…我没事…别担心…”韩秋燚从新躺回到床上,一只手摘下氧气面罩,气弱声丝的应和毒篪…

    “宝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毒篪猛的低头轻轻环住韩秋燚的身体,泪水忍不住的溢了出来。

    作者的话今天我过生日,现在时间是20141210晚8点在外面吃饭,先发一篇,回家给大家补上一章生日特典。谢谢小伙伴长期的支持。

    生日特典花御宁的初夜

    王忠远风波平息后,正在住院的韩秋燚正享受着黄昏的美景。坐在白色的病床上,从床上的矮桌端起一杯清茶优雅的品尝着,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宁静。

    “请进”韩秋燚放下手中的茶杯,将视线挪到门口。

    “嘿~是我。”只看花御宁探了探头推开了房门,带着一脸高贵的笑容,只不过这个笑容里带着点…稚嫩…

    “花少啊~你怎么来了?最近不忙吗?”韩秋燚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抬手示意花御宁坐下。

    “别叫我花少,叫我御宁就好。最近你跟老大都出事,帮里别的事情我交代其他人了,我这不是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到吴浩的吗~正好也能来陪你说说话。”笑容更灿烂了,花御宁歪着头,紫色的眸子透着小孩子的可爱,说起来这个气息完全不像执行任务的那个花御宁。

    “哦,对了,都怪我,最近麻烦吴浩了,你跟吴浩…?”吴浩这一个星期一只为这韩秋燚,照看伤势,也不知道跟花御宁怎么样了。

    “他啊…最近貌似很专注你的病情,不过你恢复的真的很快,现在基本只要静养很快就能痊愈了,所以吴浩约了我晚上一起吃饭,你要不要一起来?”花御宁一手支着下巴,嚼着嘴,一手在腿上画圈圈,抬起圆滚滚的眼睛看着韩秋燚。

    “我这里还没好利索呢,你跟吴浩去就好了。”韩秋燚手扶着绑着绷带的肋骨处还是礼貌的微笑。这种二人晚餐就算自己已经行动方便了,也不可能跟着去,太没有眼力劲了,韩秋燚脑子当然聪明,自然知道今天晚上上演的是大野狼吃小白兔的戏码,自己怎么可能去当电灯泡。

    “哎呦~没关系的,你又不用走什么…”花御宁赖叽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进门的吴浩打断了。

    “御宁?你也在?别打扰病人休息。”吴浩穿着白大褂,戴着银边眼镜,语气没有责怪的意思,更多的是宠溺。走到花御宁面前,伸手轻抚着紫色的发丝。

    “我这不是陪恩人说说话嘛,干嘛?不行啊,爪子拿开一下,别毁了我的发型。”花御宁脸立刻变的不耐烦,撇着嘴翻了个白眼。

    “真不听话…”语气依然宠溺,但是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邪恶的气息,快到花御宁完全没有察觉,但是这个细小的表情却没有逃过韩秋燚的双眼。

    “吴浩,你晚上不是约了饭局吗?这时间差不多了,我这也没什么事,要不你们先走?”韩秋燚多机灵啊,眼看着大灰狼张嘴,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白兔往狼嘴里送,狐狸果然够狡猾。

    “御宁都说了啊~真的不一起?”吴浩微笑的看着韩秋燚,但那笑容依然邪恶。当然,这句话是说给花御宁听的,这时候的韩秋燚跟吴浩完全不用语言交流,只要一个眼神,就配合的天衣无缝。而花御宁则乖乖跟着胡萝卜的诱惑,一步步迈向深渊。

    “这里的牛排真的很不错,你多吃点。”吴浩嘴里端着红酒杯看着眼前的人看着盘子里的牛排发愁。

    “你喂猪呢?这牛排少说得有3斤吧…”花御宁一脸没好气,一边抱怨一边拿着刀叉切着牛排,但是目前只吃了不到四分之一就已经撑的要吐了。

    “那就喝点东西顺一顺。”吴浩说着睇过一杯红酒送到花御宁面前。

    花御宁先是浅尝了一口,发现非常甘甜,便一口气干了下去。“呼…这个还不错,算你有点品位。”花御宁擦擦嘴,呼出一口长气,随后便于吴浩随便聊着什么,当然,红酒那是一杯接一杯。大约过了半小时。

    “吴浩,这里好热,我要回去了。”花御宁咧着嘴,一只手钩这衣领,一只手给自己扇着风,刚刚还没觉得,突然就燥热起来,随后,起身就要离开。但是刚站起身发现脚有些软,身体晃了晃,一只手扶住了桌子。

    “你喝多了,我送你。”吴浩站起身,拉起花御宁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搂上了花御宁的纤腰。

    “别搂那么紧。”花御宁嘴上虽然拒绝,但是身体却软绵绵的推不开吴浩,吴浩一边掺着花御宁一边出了门,只是花御宁看不见吴浩嘴上那个邪恶的微笑。

    花御宁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吴浩帮他叩好了安全带,随后一脚大油飞驰而去。

    “嗯…热…”花御宁歪在座位上,微微皱眉,脸上浮出淡淡红晕,貌似下身着了火,分身顶在内裤上勒的十分烦躁。

    “御宁,到家了。”吴浩打开副驾的门,看见已经扭的乱七八糟的花御宁,二话不说一把打横抱了起来,进了房间直奔卧室,将人放在大床上,看了看花御宁隐忍的表情,便知道是药效发作了,抬起手慢慢解花御宁的衬衫,当露出胸前两颗蓓蕾时,发现床上的人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御宁…我想要你…”吴浩伏在花御宁耳边用极为温柔的语气说着。

    “嗯…我没喝多…好热…”花御宁摆摆手,闭着眼睛,不耐烦的说着,好像没听清吴浩在说什么一样。吴浩则是笑了笑,手上动作没停,解开了花御宁的裤子,当退下黑的三角裤后发现花御宁的分身猛的蹦了出来。

    “呦?尺寸不错嘛。”吴浩微笑着,跟着低下头,温热的口腔包裹着花御宁的欲望。紧跟着开始上下吞吐。

    “啊…嗯…”花御宁感觉下身突来的感觉非常舒服,嘴里竟然不经意的哼了起来,声音极为暧昧,充分肯定了吴浩的技术。

    “宁宁的味道很香甜嘛。”经过一番努力,花御宁很快射出了白浊,而吴浩则是一脸满意的看着身下动情的花御宁,喉结上下一动便将j,,g液吞了下去。

    吴浩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一支润滑剂,挤在了手上,随后顺着股缝移到了敏感的后穴上,手指顺时针按摩着周边的褶皱,感觉小穴慢慢放松后,便插入了一根手指。

    “啊…吴浩…你干什么…”花御宁感觉后穴进入的异物,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努力睁开眼发现吴浩正压在自己身上,顿时吓了一跳。

    “宁宁,接受我…”吴浩抬起头看着惊恐的花御宁,随后温热的嘴吻上了身下的小白兔,后穴中的手指变为两根,三根。

    “唔…唔…唔…”花御宁睁大眼睛,拼命的推着吴浩,但无奈全身无力,就是在身体正常的情况下,都难反抗吴浩,更何况现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被吴浩下了药,根本难逃魔掌。吴浩的吻时而温柔时而霸道,花御宁已经被吻的意乱神迷,慢慢停下了肢体挣扎。

    “宁宁,我爱你。”吴浩直起身,看着身下娇喘,满面绯红的花御宁,后穴经过长时间的扩张已经能容下四根手指了。吴浩抓过一只枕头垫在花御宁腰间,随后将两条腿抬起并且分开,花御宁的大腿直接贴上了结实的腹部,这种姿势对于一个长期习武的杀手来说并不困难,身体足够的柔软。当摆出这个姿势,花御宁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

    “浩…不要…”花御宁羞红着双颊,看着吴浩放出自己的欲望,尺寸相当可观,绝对比自己的大。而吴浩则用润滑剂充分润滑了自己的巨物,抵住花御宁的菊穴。

    “别怕…不会让你流血的…我会带着你…”吴浩两手扶着花御宁的大腿,将巨物轻轻向前推动,分身的顶端慢慢挤进了小穴。

    “啊啊啊…疼…”巨物进入时小穴被撑的胀痛,花御宁紫色的双眸中顿时湿润了,双手则是抓紧了床单。

    “乖…放松…我看着呢…没有出血…”吴浩的声音沙哑着,温柔的语气极大程度的安抚着身下的人。感受花御宁慢慢的放松身体,吴浩便将身体微微前倾,欲望的顶端已经完全进入,穴口被撑的一丝褶皱都没有,但是之前极好的润滑和扩张并没有导致花御宁受伤。

    “浩…啊…好涨…”花御宁扬起头感受着吴浩的进入,吴浩的动作非常轻柔,直到整根没入,花御宁都没有见红。

    “宁宁做的很好…我就这样…等适应了在动…”吴浩继续鼓励身下的人,随后又是一剂热吻,一只手轻轻按住蓓蕾轻轻摩擦,直到感觉花御宁的呼吸变的急促,才开始轻轻一动身体开始抽插,慢慢加快速度,变换着各种角度,突然滑过内部的某一点。

    “啊啊…那里…”花御宁一个哆嗦,感觉下身传过一阵酥麻的感觉,随后自己的分身跟着一阵颤抖变的半硬。

    “找到了…宁宁舒服了吧?嗯?”吴浩抬起身体,感受身下的人已经动了情,便快速朝着敏感点用力猛撞。

    “啊啊啊…浩…那里…太快了…嗯啊啊…怎么办…啊哈…好舒服…”花御宁不明白,明明是第一次被插入怎么会有快感,自己的分身已经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跟随摆动一晃一晃的。下身的快感传入四肢五骸,娇喘声不断。

    “舒服吗…?要不要射出来?”吴浩下身快速的抽插,每一下都撞向敏感点,感受着身下人的微微颤抖,还有声声呻吟,知道花御宁要射了。

    “嗯啊…让我射…让我射…啊哈…”花御宁跟随吴浩抽插的晃动,感觉后穴被摩擦的快要着火了,快感一直没有消失,自己已经到了喷发的边缘,完全顾不得害羞便开口说出了实话。

    “我喜欢诚实的孩子,现在就让你射。”吴浩说着,下身从快速的抽插改为一下下的重击,只看花御宁抬起胸膛,头向后仰去,全身绷紧随后肿胀的分身里猛地喷发出白色的j,,g液。随后,吴浩一声低吼,也将自己欲望喷洒在花御宁的体内。

    “亲爱的,你是我的了。”吴浩趴在花御宁身上,一根手指在花御宁的蓓蕾上打着圈圈,将头埋在花御宁耳边用气息说着,嘴角保持着迷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