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4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吱扭”一声,铁门打开了,怀里的人停止了颤抖,整个人僵硬住,就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自己躺上去,还是我抱你上去?”毒篪的语气冰冷,看着怀里硬的像冰块一样的人。

    “我…我…自己…去…”韩秋燚哆哆嗦嗦的,这时的他根本不敢看毒篪的眼睛,只是低着头小声的说着,这个房间对自己来说,即是天堂又是地狱。在一只脚落地的时候,就像踩着棉花,身体一软险些坐在地上。一只手借着毒篪的身体努力撑了起来,晃晃悠悠走到金属床旁,躺了下来。

    毒篪一句话都没有说,脸色阴的就像暴风雨前夕的天空。为什么一直逞强,明明已经不行了,想到这,毒篪就火冒三丈,甩手走到床前,看着床上温顺的人,韩秋燚感受到目光,慢慢抬起眼看着面无表情的毒篪,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篪…”

    “告诉我,你想要吗?”毒篪一如既往的冰冷。语气就像冰锥能刺入人心。

    我不想啊…可是篪想不想啊…韩秋燚被问的心里一阵纠结“篪要…我就要…”想了半天终于还是吐出一句。

    “我要?那我要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毒篪嘴角抬起一丝笑容,一只手伏上韩秋燚的粉唇随后顺着胸膛到胃之后是小腹最后游走到两腿之间,语气极其平和,顺手将韩秋燚四肢束缚在床上。

    “篪…不要绑我…我会配合的…”看着自己被金属软链束缚,之前的种种恐惧涌上心头。

    “不是…我要…你就要吗?我就是想绑住你…”毒篪挑起双眼,看着满脸慌张的韩秋燚。双手慢条斯理的将软链扣好。随后俯下身贴在韩秋燚耳边“我知道你会配合,但是我怕你坚持不住…”毒篪用气息说着,嘴角抬起一个弧度,但是双眸里没有一丝笑容。这样冰冷的毒篪让韩秋燚貌似回到了八个月前。

    “篪…你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吗?”韩秋燚看着反常的毒篪,心里更没有底了。

    “没有,只是我想要你的全部。”毒篪转过身,从旁边的柜子拿出一坨黑绿色粘粘糊糊的物体,粘液不停地滴落在地板上,随后将手伸到韩秋燚面前。

    “额…好恶心啊…篪…我不要这个…这是什么…”韩秋燚看见后本能的往后挪动,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眼神一直在物体及毒篪面部游踪,惊慌的看着毒篪。

    (作者的话以下出现猎奇文章有可能导致您的不适,请确认您已满21岁并且承受能力够强。)

    “寄生兽,不过不是给你用的。”毒篪说着拉下裤子将自己早已勃起的巨物放出,将手上的粘软物体靠近下身,只看物体不停地蠕动,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软体触手,触手就像感受到巨物散发的雄性麝香,迅速将巨物缠绕起来,细小触手顶端的尖刺顺着巨物勃起后的静脉刺进了血管。虽说早有准备,但突来疼痛还是让毒篪闷哼了一声。

    “篪…你干嘛…快停下…”看着毒篪闭起眼睛,紧紧皱眉就知道非常痛苦,韩秋燚睁大眼睛,不停地喊着。许久,毒篪睁开眼睛,重重呼出一口气。松开双手发现那一坨粘粘糊糊的东西不见了,那个狰狞的巨物看上去更大更红了。毒篪走到韩秋燚身下,两手扶着身下人的膝盖。

    “我说的全部,是真的全部。”毒篪下身一用力,将巨物冲进禁止的菊穴。

    “啊…好胀…好深…”韩秋燚对突来的贯穿感到不适,虽然没有做前期润滑,但是很奇怪,毒篪的欲望貌似本身就十分黏腻,只是尺寸比以往大太多了。

    “刚刚进去,就深了?我开没到底呢。”毒篪说着感受分身正在往肠道深处滑动,从未到过的深度,能够感受直肠的微微蠕动。

    “啊啊…篪…太深了…什么…什么…”感受到巨物正在伸展,挤进脆弱的内脏,直肠、大肠、小肠、十二指肠,巨物还在向前移动。

    “是不是充实了很多,没想到这个东西这么神奇。”看着韩秋燚腹腔内一阵蠕动,原本平坦的腹部因为内部的填充,开始微微鼓起,而毒篪则是一动不动的感受这韩秋燚内部器官的颤抖。

    “篪…篪…啊…救命啊…好痛苦…”韩秋燚不停地挣扎,不停地摇头,泪水渗出眼角滑落在两侧。这已经不是人类的长度了,篪说的全部,难道是连内脏一起…韩秋燚貌似已经感觉到接下来的事。

    “呵…这里是…胃…”毒篪微微一笑,感觉到一个相对宽敞的空间,四周的粘液包围着巨物,而巨物依旧继续向前。

    “篪…篪…额…唔唔…唔…”韩秋燚感到喉咙严重不适,巨物猛的顶出口腔,巨大的欲望呈现在韩秋燚眼前。韩秋燚只能睁大眼睛,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这一切,因为…此时的他根本无法说话。

    “到了…接下来…”淫物进入体内后便根据毒篪的意愿随意变换形态,而毒篪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触碰的所有物体,只看巨物与菊穴的连接处继续分裂出无数蠕动的小触手,其中十多根拧成一箍大约成人手腕的粗度,猛地冲进了花穴,缠绕住蜜豆,而剩下的触手则是缠绕上粉嫩的分身后从顶端的小孔硬挤了进去,冲入脆弱的膀胱,不停地搅弄。

    “唔…啊…唔唔…幺…华…了(要坏了)”韩秋燚突然被全穴控制,顿时四肢僵硬,全身不停地痉挛…

    “不怕…宝贝的恢复能力很好…”毒篪的头部向上仰去,闭着眼睛感受这爱人内部的温度。

    第四十四章盛宴1(强制系列)猎奇慎入

    小房间内,白织灯的灯光一晃一晃的,只看男人压在韩秋燚两腿之间,一动不动,而韩秋燚则是不停的摇头,满面泪水,嘴里露出巨物的顶端,双手不停的挣扎,全身都在颤抖。

    脆弱的内脏从未被侵占过,内部被填满,这是真正的贯穿。“额…额…唔…”韩秋燚艰难的发出沙哑的声音,此时身体内部的胀痛难以言喻,空气无法进入口腔,只能尽力用鼻子呼吸,稍有差池就可能窒息。

    “宝贝,舒服吗?我要开始动了。”毒篪用低沉的声音说着,眉头虽然皱着,但是脸上却是大大的苦笑,眼中的黑眸没了往日的冷静,眼神猖獗而疯狂。毒篪知道这种淫物会扰乱心智,但没想到自己完全无法控制,居然勾起了心底的施虐欲望。

    此时的韩秋燚痛苦的挣扎,韩秋燚的体内器官都在不停的痉挛颤抖,现在除了呻吟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花穴内的物体一个劲的往深处钻,细小的触手刮挠着宫腔内膜。突然感觉触手往更深的禁地延伸。

    “唔…不…巾…布…曲(进不去)”韩秋燚睁大了双眼,惊恐的望着毒篪,下体剧烈的颤抖,因为细小的触手正顺着输卵管进入脆弱的卵巢,当触手进入卵巢的瞬间,将尖刺深深插入未成熟的卵泡内,注射了一股淡紫色的液体。

    “啊…”突来的刺激让韩秋燚一声惨叫,整个宫腔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感觉卵巢内的黏液正在沸腾。疯了…篪疯了…那个双深邃的黑瞳扭曲并散发着邪气。韩秋燚感觉这个不是他认识的毒篪,而是嗜血的撒旦。

    “舒服吗?宝贝?舒服吗?嗯?”毒篪嘴里一直反复问着同样的话,身体跟着前后大力抽插,整根巨物穿梭在体内,每摩擦一下身体身体都火辣辣的刺痛,韩秋燚觉得腹腔内翻江倒海,喉咙被前后摩擦,巨物顶端渗出大量透明的液体,刺鼻的雄性气味充实着口腔。

    “篪…呕…快町(快停)…”勉强喊出几个字,但又马上被巨大的淫物顶了上来,整个身体被继续操干,感觉体内的巨物持续增大,加大了肠道的压力,痛楚的感觉深入骨髓,花穴内淫液四溢,最深处的卵巢隐隐作痛,插入领口的物体也跟着变粗,压迫着精管及膀胱。

    “啊…快到了,快到了。”毒篪喘着粗气嘴里低吼道,加快了身下的动作,看着身下人痛苦隐忍的表情,刺激着毒篪的感官神经,瞬间猛的用力,巨物除了顶端以外,整条柱身也跟着射出浓稠的j,,g液,瞬间,韩秋燚的腹腔内就像吹气的气球膨胀起来。

    “好疼…啊…”韩秋燚感觉体内就像被撕碎了一样,内部的黏液充满了所有消化系统,从食道到胃部及腹腔内完全被j,,g液填满,而花穴及膀胱也被挤的满满当当快要爆炸了,大量的j,,g液从胃部反出了口腔。

    “额啊…”毒篪痛苦的大叫一声,推着床边猛的向后倒退,分身脱离穴口的同时感觉有什么被撕裂开,随着分身的脱离,无数得细小触手松开了原本刺入毒篪下身的血管,当分身摆脱淫物时,只看插入韩秋燚体内的巨大的淫物迅速缩小,最后变回那一坨黑绿粘软的物体掉落在地上。

    “呕…”在淫物脱离身体的同时韩秋燚吐出了大量的j,,g液,同时巨穴、花穴及分身也喷出了大量的白浊。随后大口喘息着躺在金属大床上,全身瘫软无力。

    此时毒篪扶着身边的墙壁保持平衡,弓着腰喘着粗气“妈的,全身都被抽干了一样。”找回意志后毒篪开口骂了一句,他没想到吴浩还研究了这么变态的淫具,当时只认为吴浩随便说说,这东西会刺激雄性的器官一次性射出大量j,,g液,严重的会导致精血亏损而亡,看来这次自己算是挺过来了。只是韩秋燚久没这么好运了。

    “不行了…别来了…要死了…”只看韩秋燚嘴里不停的冒着白色的泡泡,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想必内部也受了伤,而下身还不停的滴着白色的淫液。嘴里不停的嘀咕着。

    “别休息,还没有完呢。”毒篪上前一步,喘着粗气抬眼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韩秋燚。毒篪努力直起身,用温热的毛巾擦拭着韩秋燚的脸颊。

    “篪…对不起…不要了…好不好…很疼…”韩秋燚抬抬含着雾气的眼睛,一脸的委屈,看着逐渐恢复正常的毒篪,用极为虚弱的语气说着,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剧烈的抽搐无法控制。

    “宝贝的恢复能力不是很好吗?这应该没什么的吧?”毒篪用极温柔的语气说着,随后伏下身体吻上韩秋燚瑟瑟发抖的粉唇,舌尖略过温热的上膛,能感受到那股腥浓的味道,许久才慢慢直起身走到韩秋燚两腿之间伸手抚摸两腿间红肿的性器。

    “啊哈…篪…别…”毒篪指尖的薄茧搓揉着两腿之间的蜜豆,酥麻的感觉随之而来。韩秋燚咬着下唇,想要减轻袭来的快感。

    “等一下,我想给你更棒的体验。”看着满面朝红的韩秋燚,毒篪抬起双眸,用极其诱惑的眼神注视着微微颤抖的人。随手拉过身旁的一台悬空的机器。

    “啊啊啊…那里…啊啊啊…”韩秋燚感受蜜豆传来的快感,随后毒篪重重捏了一下,蜜豆立刻充血并且达到了高潮,紧接着花穴像开了水闸一样的潮吹了。

    “玩了这么久,还是这么敏感,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毒篪甩了甩手上沾着的黏液,从旁边的推车上拿起一个小盒子,打开后取出一只金属环。

    “篪…”韩秋燚认得这件物品,是之前遗失的乳环,想必毒篪是要自己再一次带上。韩秋燚默默侧过头闭起双眸不看毒篪,等着再一次的穿孔。

    “这么乖?那我就继续了。”毒篪轻轻搓揉蓓蕾,很快那颗敏感的乳粒硬了起来,确认已经做好准备,毒篪用打孔器瞄准“啪”的一声,尖刺穿过挺立的蓓蕾,感受身下的人颤抖了一下,并没有过多的反应。毒篪嘴角微微一笑,随后快速的换上乳环并用酒精棉消了毒。

    韩秋燚一直默默承受,他不想反抗毒篪,但是每次毒篪惩罚自己都是有原因的,这次到底是为什么?韩秋燚一直想不明白。

    “燚~”毒篪低下头眼里透着宠溺看着韩秋燚,轻轻抚摸被穿透蓓蕾。

    “篪…停止吧…”韩秋燚微微睁开眼睛,橘色瞳孔暗淡失神,微弱的呼吸感受不到胸腔的起伏。

    “今天你还没有射,刚刚一直被堵住,是不是很辛苦?”毒篪伸手握住韩秋燚的分身上下套弄,另一只手拿起一直注射器,内部淡粉色的液体,晶莹剔透。

    “不~~~~要~~~”韩秋燚看见毒篪手上的药剂就瑟瑟发抖,说出来的话都带着重重的哭腔,希望毒篪不要在他身上使用药物。

    “放心,这只会让你放松。”毒篪说着将针头扎进韩秋燚分身表面的静脉血管,药剂进入血管迅速扩散,却引发身下人一声尖叫。

    “篪…你给我用了什么…额啊…”韩秋燚感觉分身不停地胀大,顿时两腿之间的分身极度渴望被爱抚。

    “不可以…忍住…”毒篪用手指轻轻刮弄分身顶端,不时拽动分身顶端的装饰,最后轻轻围着顶端的小孔微微打转,随后轻轻用力,手指挤进了窄小的铃口。

    “篪…住手啊…啊…”韩秋燚被突来的刺激激的全身发抖,用尽全力基本是用吼的,窄小的空间受到外界刺激顿时产生了排斥反应。

    “放松…用了药可以接的下。”毒篪给韩秋燚用的药剂是松弛剂,能够使原本用来释放的狭小通道扩张,手指很快整根没入,来回抠挖着内部敏感的内壁,感觉内壁十分滑腻,便将插入铃口的手指抽出,取过一只金属按摩棒,大约两根手指的粗度,顺着铃口慢慢推入。

    “篪…你疯了吗…啊啊啊…”按摩棒进入的瞬间,分身就像被撕碎了一样,但是硬是没有软下来的迹象,没有想到分身内能容下这么大尺寸的东西,内心的恐惧远大于身体的折磨。

    第四十五章盛宴2(强制系列)虐身 慎入

    “嘘…亲爱的别激动,很快就舒服了。”毒篪一脸的真诚,安抚着身下正在挣扎的人,抬手握住韩秋燚涨的发红的分身大力的上下套弄,另一只手抓着按摩棒来回抽插,分身内外都被都被捂的严严实实…痛苦伴随着快感一波波袭来。

    “啊啊啊…别动…篪~额啊…”韩秋燚亲身体验了什么叫痛并且快乐着,分身在毒篪手中又大了一圈,导致原本紧致的尿道内更加拥挤了,可是难以置信,居然在来回的摩擦中居然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宝贝你舒服了?这里,流水了。”毒篪持续手上的动作,发现被抽插的领口溢出大量透明的液体,随着抽插滋滋作响。韩秋燚原本痛苦的喘息变为声声娇喘,僵硬的身体渐渐瘫软。看见身下人的反应,毒篪便加大了力度,按摩棒的每次抽插都刺入膀胱,引得韩秋燚射精感倍增。

    “啊…不行了…篪…让我射…”脑子一片空白,所有的感触都在两腿之前,分身表面已经不在小巧秀气,表面突增的血管就像要爆出来,领口吐出的液体越来越多,被堵死的出口无法宣泄。

    “不行,我还想继续欺负我的小狐狸。”毒篪微微翘起嘴角,握着按摩棒的手拨开了按摩棒的开关,一股电流钻入濒临爆发边缘的分身。

    “唔…不行…会坏掉…篪…快住手…”突来的电流袭击瞬间让韩秋燚全身僵硬。刺激来的太突然,花穴在没有触碰的情况下喷出大量液体,也就是说花穴潮吹了。

    “亲爱的,你的身体怎么这么淫荡?下面的小嘴饿了呢。”毒篪摆出一副我该拿你怎么办的姿态摇了摇头,回手取过一根超大的金属按摩棒,比毒篪自有的尺寸还要大,拿在手里晃来晃去。花穴与按摩棒的尺寸看上去极为不协调,按摩棒抵住花穴的入口轻轻推动,发现好像难以进入。

    “篪…求求你…别用这个…太大了…”韩秋燚看着与成年男人手腕一样粗的东西抵在自己的花穴上作势要插入,就已经发现花穴难以承受这样的尺寸,苦苦哀求毒篪,希望能放过脆弱的花穴。

    “这个都接不下,那以后怎么生宝宝?”毒篪停止了分身上的抽动,任由电流在体内乱窜,随后用手拇指按压蜜豆,迫使下体放松,随后另一只手跟着用力,将巨大的按摩棒硬挤进窄小的花穴深处,碾压内部的宫口。

    “额啊…疼…篪…那里…那里…啊啊… ”韩秋燚双眸内滚动的泪水在进入的瞬间一洒而下,已经不知道疼痛与快感占据的比例到底是多少,只能接受毒篪给予的任何感觉。

    “其实我还是喜欢把你填满的感觉。”毒篪继续拿过一根金属按摩棒,但是这根却跟其他的不一样,顶端头部向鸡蛋般大小,整根的柱身有一条弯弯的弧度,按摩棒抵在红肿的菊穴口慢慢推入,瞬间两腿间两张小嘴被最大限度的扩张。

    “绕了我…篪…我会乖乖听话…求你…”韩秋燚咬紧牙,承受着前所未有的贯穿。

    “你后面吃的这根是g点按摩棒,等一下宝贝会爱上它的。”毒篪语气极度温柔,充满了雄性的诱惑气息。按摩棒触碰到菊穴内的敏感点时,身下的人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篪…我哪里…嗯啊…惹你生气了吗…”韩秋燚涨红着面颊,一脸委屈看着毒篪,这种表情在男人眼里看来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若不是毒篪刚刚用的淫具,或许现在就立刻在要了眼前的人。

    “宝贝自己要的,我当然要满足你。”毒篪说着,从悬空的机器上拽下两根连着电线的金属长针,手里的针尖对准了胸膛上的两颗挺立的蓓蕾,左右转动长针,针尖慢慢刺入敏感的蓓蕾之中。

    “啊啊…我没有…篪…真的…不要了…”冰冷的长针刺入蓓蕾中的传出痛楚,让韩秋燚不停的摇头。什么都做不了,只是一味的接受,泪如雨下看上去像个泪人。

    “别哭…我知道你喜欢的…”毒篪一只手轻轻抚摸韩秋燚的头顶,另一只手继续从悬空的机器上拽下一根连着电线的长针,随后慢慢走到床尾,看着两腿间一片淫乱的景色,一手扶开稀疏的体毛,针尖对准了红肿的蜜豆,重重的扎了下去。

    “啊啊啊…救命啊…篪篪…不要这个…操我…操我吧…”韩秋燚睁大了橘瞳,眼中神情恍惚,喊叫声撕心裂肺,想摆脱软链的束缚,金属大床哗啦哗啦的乱响,白皙细滑的身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金属配件,看上去像一个机器娃娃。

    “宝贝…我会的…但是我想先让你舒服。”韩秋燚的分身已经被按摩棒电击的肿胀无比,不停的颤抖,颜色微微发紫,看来等不到最后了,必须先射一次。毒篪一手握住肿胀的分身加快速度套弄。将电流开关推到顶端,能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

    “主…人…让…我…射…求…额…”电流加大导致韩秋燚全身痉挛,头向后仰去,两眼不停地向上翻。

    “第一,我不是你主人。第二,不许晕过去,不然咱们就吃药,在这样坚持一小时。好吗?”毒篪看上去商量的口吻,实则警告,但韩秋燚现在体内紧绷的神经都要断裂了,但是听到要吃药,全身的细胞都在抽搐,仅凭着意志让自己保持清醒。

    “篪…拜…托…”韩秋燚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毒篪握着自己的分身快速的上下撸动,插在铃口处的金属按摩棒啪啪乱响,隐约能看到电流摩擦的闪光。

    “乖…给你奖励…”毒篪微微一笑,快速的拔出分身中的按摩棒,只看铃口微微颤抖,随后猛地喷出几股白浊,洒在韩秋燚的小腹上,紧接着大量黄色液体喷涌而出。只看失禁后的韩秋燚不停地在金属大床上全身痉挛,处于失神状态。

    “舒服吗?那我们可以继续了吗?”毒篪歪了歪头,看着一身瘫软的韩秋燚,没有等到回答,就从悬挂在上方的机器旁又抽出两条长针。一只手在下腹处轻轻按着,像是在找着什么,随后两手落在肚脐两侧靠下的位置,轻轻将长针推入,尖刺准确无误的插入皮脂下方的卵巢。

    “疼…好…疼…”韩秋燚气弱声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嘴里轻轻吐出两三个字,神情涣散,早就没了自主意识,只是靠着本能,嘴里默默念着。

    “宝贝很乖…最后一个,好吗?”毒篪手里拿着一个8字的皮绳,将下身两颗粉嫩的小球分别套在皮绳中,随后一只手将皮绳一拉,皮绳迅速缩紧,只看把两颗小球固定的结结实实,带囊薄薄一层包裹这两颗小球。紧跟着从悬空的机器旁拽下两根长针,不由分说,刺入了两颗稚嫩的精囊。

    “额啊…啊…啊…”韩秋燚皱着眉,无力睁眼,只是痛苦的呻吟着,脆弱的精囊被异物入侵,本该疼痛无比,但是韩秋燚却无力挣扎。

    “这里也休息好了吧,我们既然做,还是不要落下谁吧。”毒篪伸手扶起恢复正常颜色的分身开始上下撸动,虽然废了一会功夫,但是最终小家伙还是乖乖挺立站好,随后将刚刚撤出的按摩棒从新插入铃口。

    蓓蕾、卵巢、蜜豆、精囊都被金属长针贯穿,而分身、花穴、菊穴中都插着相对巨大的按摩棒,韩秋燚半张着眼睛,瞳孔涣散,如果不是胸膛起起伏伏,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人体装饰品。

    “10分钟,我们跳10分钟舞,然后就离开,好吗?”毒篪的话韩秋燚听不懂,什么跳舞?但是韩秋燚却本能的摇摇头,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快离开这里。

    “15分钟。”毒篪微微皱眉,表示对韩秋燚反对的不满,随后在金属床旁按了一个按钮,随后床体在两条大臂、腰及两条大腿处弹出宽五厘米的金属套环,死死卡住四肢根部及腰,这样一来韩秋燚便连挣扎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只能四肢大敞的平躺,一动都不能动。

    “篪…不…要…”韩秋燚虚弱的转过头,带着哀求注视着毒篪,银色的发丝被汗水打湿已经不再飘逸,橘色的双眸内透着暗淡,现在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篪干嘛还要增加束缚,多此一举。韩秋燚心里虽然想着,但是并不知道毒篪说的跳舞是他预料不到的。

    “20分钟,就这么定了,如果你继续拒绝,我不介意加到30分钟。”毒篪语气透着不耐烦,伸手将一旁连着三根按摩棒的机器开关打开。

    瞬间分身内、花穴内及菊穴中的按摩棒开始大幅度的震动,嗡嗡的声音巨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