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3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嗯!”毒篪一脸的正经,眼神里透着真诚的点点头。其实心里一直在邪恶的狂笑,韩秋燚害羞起来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所以,你要赶紧好起来。”说着毒篪一只手抬起韩秋燚的下巴,温柔的吻着身下的人。

    “唔…你这个…”这一吻吻的韩秋燚七荤八素,好容易被毒篪放开,抬起眼,橘瞳中透着羞涩,看上去更加妩媚了。撑起身体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毒篪两腿之间,那个坚挺着的欲望让韩秋燚一颗心砰砰直跳。

    “呵,你身体不好,看来只能委屈它了。”毒篪感觉下腹一片火热,巨物早已蠢蠢欲动,但是韩秋燚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只好撇撇嘴无奈的笑了。毒篪抬手轻轻拍拍韩秋燚的头,随后起身要走。

    “哪个…篪…我…我帮你…”韩秋燚拉住毒篪的衣角,撇过头红着双颊,小声的说着,作势要拉开毒篪的裤链。

    “留着,等你好了一起补给我,我还想带你回哪个小房间呢。”毒篪眼里带着坏笑,拉住韩秋燚纤细的手,隐约看见掌心被穿透的痕迹。就算他现在想要的不得了,但吴浩说过,韩秋燚不光流产了,还断了四根肋骨,加上全身大大小小的伤,极度贫血。看来还是得先忍耐。

    “额…那里…”韩秋燚停下了动作,头更低了,脸红的烫手,眼神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怎么?不喜欢?”毒篪坏坏的一笑,虽然知道哪里确实可怕,但是还是想吓吓他,看他惊慌的表情,就觉得十分惹人爱怜。他知道韩秋燚不喜欢哪里,所以也没希望得到什么回答。

    “额…没有…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韩秋燚现在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哪像杀人无数的杀手,简直就是一个羞涩的小媳妇。

    “乖…”毒篪没想到韩秋燚会这样回答,不过那种极限性爱也要等他身体好了才能承受。俯身吻了一下韩秋燚的银发,语气温和而充满爱意,随后转身便出了门。

    “哎呦~这哪像哪个无恶不作的毒篪啊~好贴心哦~”吴浩靠在病房门口的墙上,一脸坏笑阴阳怪气的盯着毒篪。

    “你要嫌命长就继续。”毒篪面无表情,刚刚那股温柔尽早就烟消云散了。直直的盯着吴浩,心想居然有生之年还会被吴浩嘲笑,心里一万个不爽。

    “哎呦~篪你要杀了我,你说谁来医你的小心肝啊~”吴浩现在是有恃无恐,继续满足他的恶趣味,但是他忘了有一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嗯,也对,是该留你个活口,来啊~把花御宁叫来。”毒篪面带冷笑,对这旁边的手下吩咐着,只看毒篪的随从立刻举起电话,作势要拨通电话。

    “啊…别别别…哥,大哥~我错了,您给我一次改过自新,从新做人的机会。”吴浩赶紧陪着笑脸凑到毒篪面前,他忘记了这个毒篪最大的本事就是抓住弱点往死里蹂躏,这要是把火撒在花御宁身上。比杀了他还难受。

    “做你该做的事。”毒篪对手下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撇过头冷哼一声,看着一脸陪笑的吴浩。心里顿时平衡了不少。

    “是是是是…大哥您慢走,我这就伺候您的人去。”吴浩点头哈腰的请毒篪走,心想这是给自己挖了多大一个坑啊,简直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嘴贱要人命啊。

    第四十一章回家(h)

    时间飞索,转眼韩秋燚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了,其实身上的伤早在10天内就恢复了,但是毒篪坚持让韩秋燚在医院休养,说如果这么想提前回家就先关一星期的小黑屋。这才让韩秋燚踏踏实实的住了一个月的医院。

    终于到了出院的日期,花御宁在帮韩秋燚收拾行李,这一个月里花御宁没事就跑来看韩秋燚,毕竟是为了救自己才导致韩秋燚受了那么重的伤,当然也从吴浩嘴里知道了老大跟韩秋燚的关系。

    “嗯…我说~燚~。”花御宁一边低头收拾东西,一边想说什么。

    “嗯?什么?”韩秋燚抬起头,停下手里的事情。

    “对不起,害你没了宝宝…我不知道你是…”花御宁低着头,看的出花御宁十分内疚,双手紧紧抓着行李箱,眼神中充满歉意。

    “不用在意,我很好,是我答应吴浩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韩秋燚微微一笑,目光温和的看着花御宁,语气虽然显得不在意,可是身为男人的自己不光怀孕,还流产了,心里的苦涩或许只有自己才能知道。

    “可是…”花御宁虽然神经大条,但是这么大的事,老大都没有责怪自己,心里的愧疚感更加强烈了,刚想说什么,却被韩秋燚打断了。

    “篪说了…我们还会有的。”见花御宁那一脸的自责,韩秋燚只好追了一句,可是刚说完就发现自己满脸通红,只好低下头眼睛看着角落。

    “唉!不过…真想不到…燚你居然是可以生宝宝,你们的事可真够曲折的,我说你怎么消失了那么久,原来是被老大抓了…连鼎鼎大名的白无常都逃不过老大的掌心…老大是不是很恐怖啊~”花御宁瞬间挪到韩秋燚面前,两眼直直盯着韩秋燚,一脸认真。

    “我现在能捏碎你的脊椎吗?”韩秋燚抬起眼,眼睛半眯着,眼光中散着一股杀气,本来就够尴尬了,还被花御宁这样问。他发现这个花御宁白长了一张贵族的面孔,上一秒还觉得担心他太过自责,下一秒说出的话让人忍不住想抽他。

    “额…干嘛这么吓人…”花御宁嘿嘿的傻笑两声,貌似忘记了这个人的手段…然后赶紧装没事人的跑开了。

    韩秋燚犀利的目光一直盯着花御宁,只不过心里觉得这个花御宁性格很像小孩子,那一脸做错事的样子还真是真够有趣的,难怪吴浩会喜欢他。

    “韩少爷,老大已经在车里等了,让您收拾好就下去。”毒篪的手下过来传话了,也正好打破了奇怪的气氛,听到这,花御宁加快速度收拾了东西,与韩秋燚下楼了。

    “恭喜你,终于出院了。”门口看见吴浩站一脸微笑。

    “是啊,我发现你跟他真的很般配。”韩秋燚抬抬下巴指了指花御宁,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浩。余光看向花御宁,发现他听的后背都僵了,只有嘴角抽搐着微微抬起。

    “嗯?”吴浩被说的一愣,疑惑的看了看韩秋燚,在扭头看了看花御宁哪一脸的奇怪表情。

    “一个腹黑、一个可爱。”韩秋燚伏在在吴浩耳边小声的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随后不等吴浩说话,便笑着挥挥手,坐上了毒篪的车。

    “喂喂…韩秋燚说什么了?”花御宁赶紧凑上去,一脸紧张,两眼神秘的看着吴浩。

    “他让我回去好好惩罚你。”吴浩一脸坏笑,抬起一条眉毛,嘴里的话刚落下,一弯腰抬手将花御宁扛上了肩膀,直接往办公室走去。

    “喂…你放我下来…干嘛啊…回家的行不行?啊?回家啊…你个流氓…救命啊…”医院里回荡着花御宁的惨叫,声音慢慢消失在走廊尽头。

    “嗯…篪…等很久了吧?”韩秋燚上车后就看见毒篪披着大衣,默默的看着自己,刚问了一句,毒篪就一把拉过韩秋燚死死搂在怀里,霸道的吻夺取着口腔内的黏膜,双手不停的在蓓蕾及腰部游走。

    “唔…篪…”韩秋燚被这突来强吻吓了一跳,肌肉瞬间绷紧了一下,随后慢慢放缓身体配合毒篪,待毒篪停止这个激烈吻,大手继续在纤细的身上来回游走。

    “宝贝,我想要你~”毒篪眼里带着情欲,伏在韩秋燚耳边,沙哑着嗓音,充满了诱惑,舌尖滑过敏感的颈部,酥麻的感觉充斥着神经。大手已经伸入韩秋燚的衬衫内搓揉着柔嫩的蓓蕾。

    “啊…篪…这是车里…嗯啊…”毒篪从未叫过自己宝贝,想要的时候也从未征求过意见,突来的一句话让韩秋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虽然不想拒绝,但是现在前面还有司机,这也太尴尬了。

    看见韩秋衣羞红着脸,垂下眼睛看着司机的方向,毒篪很明白的按下了按钮,一道屏障落了下来,现在两人单独处在一个空间内。

    “这样行吗?嗯?”毒篪沙哑而性感的声音围绕在韩秋燚耳边。双手还不停的刺激韩秋燚身上的敏感点,忽然一只手划过右胸的蓓蕾“这里…疼不疼。”原本应该在乳尖上的乳环已经不见了,是在那天被蝙蝠硬扯下来的。

    “唔…不疼了…篪…给我…”毒篪温柔的爱抚点燃了韩秋燚的情欲,两腿间的分身早已经高高翘起,花穴内也开始吐出爱液,深处传来阵阵瘙痒。韩秋燚的双手正在迫不及待的解着毒篪的衣裤。

    “等不及了?那就自己来。”看着如此主动的韩秋燚,毒篪已经血脉喷张,恨不得立刻推倒,用力的操干。但又想看到韩秋燚更加淫荡的一面,便将欲望强忍了下来。

    看着毒篪一脸诱惑的表情,韩秋燚停顿了一下,眼里充满了疑惑,自己从未主导过性爱,这次毒篪居然要他来。

    “再不开始,那就回家进小黑屋。”毒篪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作势要拉起裤子。

    “别动。”韩秋燚一把按住毒篪的手,眯起狐狸眼,舌尖从嘴角伸出,轻轻舔了一下,感觉那只窥视猎物的狐狸又回来了。如此诱惑的韩秋燚每一个眼神都刺激着毒篪的视觉神经。

    毒篪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韩秋燚手上一用力把毒篪推倒在沙发后座上,双腿跨坐在毒篪身上,一只手撑在毒篪的胸膛上,毒篪抬眼一脸期待的表情注视着韩秋燚。

    韩秋燚将毒篪的裤子退到膝盖,俯下身一只手扶住巨物,随后用炙热的双唇含住巨大的欲望,上下吞吐滋滋作响,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分身上下套弄着。毒篪眯起眼一只手抚摸着韩秋燚的银丝,显得十分享受。

    “啊…”韩秋燚一声呻吟,下腹一股白色的液体喷了出来,许久没有触碰过的身体竟变得如此敏感,抬起身一只手将巨物对准花穴入口,轻轻摩擦,另一只手搓揉这胸前充血的蓓蕾,刺激的花穴不停的吐出爱液,但当身体向下坐的时候竟发现花穴紧致无比,巨物的顶端刚刚进入花穴,就疼的全身颤抖。

    “唔…篪…进不去…”韩秋燚微皱着眉,额头上布满了薄汗,艰难的向毒篪投去求助的目光。

    “要…我帮你吗?”毒篪沙哑这声音,一只手伏上蜜豆,不停地搓揉,时不时拽动蜜豆上的装饰,另一只手握住刚刚发泄过的分身,将分身顶端上方的装饰来回抽动,顿时引起韩秋燚一阵颤抖。

    “啊哈…篪…篪…好舒服…”快感随着脊椎迅速涌入大脑,双腿不停地打颤,蜜豆很快被玩弄到充血高潮,花穴潮吹出的液体覆盖了整根巨物。

    看着享受高潮后晃神的韩秋燚,毒篪双手扶住韩秋燚的腰,猛地向下一按,下身附和着向上顶,瞬间顶到了花茎入口,花穴内紧致的包裹着让毒篪满意的呼出一口气息。

    “啊…篪…裂开了…啊啊啊…”进入的瞬间导致还在欲仙欲死的韩秋燚瞬间睁大双眼,撕裂感顿时将高潮后的韩秋燚拉回了现实。

    “嘘…宝贝,别动,很快就好。”毒篪一手捏起韩秋燚胸前的蓓蕾,用力的搓揉,另一只手在大腿内侧来回游走,让身上的人放松下来。

    经过一段时间,加上花穴内有大量爱液的滋润,韩秋燚逐渐适应了巨物的存在,巨物死死顶在催弱的宫口,引得韩秋燚不停的扭动身体。

    “动动…”毒篪的就像命令,透着诱惑和温柔,让人无法反抗,加上花穴内的疼痛减轻,快感逐渐占了上风,韩秋燚开始驱使身体上下活动,每一下都能带来巨大的快感。

    第四十二章车内的激情(h)激h虐身

    “恩啊…啊…恩啊…篪篪…我不行了…”已经意乱情迷的人,随着身体本能需要上下动着,长时间上下起伏的动作导致两条腿酸软无比,趴在毒篪胸前大口喘息着。不够,远远不够,还想要更多,经过毒篪一手调教出来的身体,需要更刺激的方式才能达到高潮。

    “帮你可以…但是…我要全部进去。”毒篪低头一脸得意的看着身上喘息的人。

    “全部…可是…没有药…我…”一听到毒篪要全部进入,韩秋燚全身肌肉瞬间紧绷,花穴猛地加紧了内部的巨物。

    “那只能靠你自己了,我是无所谓。”毒篪泰若自然的闭起眼睛,全身放松,完全不理会身上疲倦的韩秋燚。

    “篪…”韩秋燚抬起头,一脸委屈带着哭腔,最后咬咬牙“那你轻点。”声音越说越小,但却被毒篪听的清清楚楚。话毕就看毒篪猛地起身,将韩秋燚反推到身下,势必将身下人吃干抹尽,早就忍不住想要狠狠操干,此时的毒篪就像发狂的野兽。突来的冲击韩秋燚吓了一跳,只看毒篪眼里带着一股狠劲,红着眼,将韩秋燚的双腿架在肩头。下身猛地一用力巨物挤进脆弱的宫口。

    “额啊…篪…疼…”受到异物入侵的宫口,未经过任何扩张,猛地被撑开。突来的痛楚导致韩秋燚瞬间僵硬,眉头死死纠结在一起。胸口挺起,一只手略过头顶死死按在车门上,试图减轻痛楚。

    “很疼吗?”毒篪见身下人失口喊了出来,便停下动作,低头轻啄两颗粉红的蓓蕾,毕竟没有用药,如果太强硬会伤了韩秋燚。如果实在不行,只能等回家用药后在继续。

    “篪…没有…你好棒…继续…我很舒服…”韩秋燚见毒篪眉头紧皱,停了身下的动作,心里一阵不忍,虽然宫口疼得一直抽搐,但还是一手伏上毒篪的侧脸,面带着微笑,深情的注视着毒篪深邃的双眸。

    “我爱你…”毒篪双手紧紧环过身下人的身体,将头埋在韩秋燚胸前,下身微微用力又进入了一小部分。感受身下人又是一阵颤抖“要不算了,回家在说吧。”毒篪知道韩秋燚正在极力忍耐,没有用过药物的宫口紧致无比,就连巨物都感受到了进入时的撕裂感。作势要抽出分身,韩秋燚却立刻环住毒篪的脖子,不让人离开。

    “一口气进来,我可以的,我也爱你。”韩秋燚微微一笑。不想毒篪忍耐,毕竟一个月的禁欲,对于这个性欲超强的魔王来说太过于残忍了,若一口气进入,只要在进入后稍加适应,应该可以忍耐。

    本来就按耐不住身下额欲火,在听到韩秋燚说出的“我也爱你”理智就彻底决堤了,猛地按住韩秋燚,低吼一声,下身用尽全力,直接撞上薄薄的宫腔内壁,就像要顶穿韩秋燚一样,随后没等适应就开始大力的抽插,速度之快,用力之猛。

    “咦…”剧烈的疼痛韩秋燚来不及喊出声音,死死的咬住下唇,声音硬从嗓子里挤了出来,为了缓解接下来一而再再而三的剧烈疼痛,又不想扫了毒篪的性质,韩秋燚开始大口的喘息,时不时发出两声呻吟,示意毒篪自己很舒服,但其实身下已经痛到麻木,就好像下半身不是自己的一样。

    “额…喊我…”毒篪沉重的呼吸着,看着身下娇喘的韩秋燚,下身速度持续加快,分身已经在爆发的临界点。

    “老公…我不行了…射在里面…给我…给我…”韩秋燚早已恣心纵欲,感受到毒篪已经要到了,配合的喊出淫乱的话。

    毒篪原本就要爆发,一听到韩秋燚自己居然叫自己老公,后面还有一连串的淫话,这是韩秋燚以前从未说过的话,顿时刺激的毒篪精关失守,双手死死扣住韩秋燚的腰身,猛地喷射在炙热的宫腔内,j,,g液浓稠量大,射精持续了将近20秒。

    “额啊…痛…”身下的痛楚从未停止过,就在毒篪最后冲刺的阶段,脆弱的宫腔剧烈的痉挛,加重了疼痛的程度,韩秋燚全身颤抖,终于忍不住喊出了疼后,一双橘瞳猛的向上翻去,便失去了知觉。

    看着身下失去知觉的人,毒篪抽出了分身,花穴内顿时涌出一股粘稠的液体,清色夹杂这白色还有一丝红色的血迹。毒篪一脸凝重,看来以后不用药不能在硬闯了。

    身下一片柔软,朦朦胧胧感觉到下身冰冰凉凉,韩秋燚猛地睁开眼睛,向下看去,自己居然正蜷起膝盖,将腿大大打开,毒篪正将头埋在两腿之间不知在干什么。

    “篪…篪…你干嘛呢?”韩秋燚一脸惊慌,直起身子,想要合上腿,却被毒篪两手一抓制止了。

    “别动,给你上药呢。”毒篪一脸严肃,抬起头望着惊慌的韩秋燚。

    “唔…我怎么了吗?这种事…叫吴浩来就可以了…不用篪你亲自来…”韩秋燚侧过头,低着头,小声的说着,一张脸红的像番茄一样。

    “吴浩来过了,他本来要弄的,但是我想亲自照顾你。”说着毒篪低头继续手里的事。

    “唔…什么…这是…什么…?”突然觉得下身一阵刺痛随后传来凉冰冰的感觉,瞬间引发身体的不适。

    “宫口受伤了,不处理会发炎,必须得擦药。”毒篪用鸭嘴钳将韩秋燚的花穴大大撑开,一只手带着医用手套,将药膏涂抹在红肿的宫口上,时不时轻轻戳进内部左右涂抹。

    “额…轻一点…有点疼…”韩秋燚疼得虚着眼睛,不停地咬着下唇。

    “你不是狐狸吗?为什么蠢的像猪?都这样了,当时为什么不喊停?”毒篪嘴里骂着,心里疼着。看见韩秋燚隐忍的样子火气就直冲脑门。

    “没…没有…我确实很舒服…不想让篪停。”韩秋燚忍着疼,嘴里还一直否认,自己身体本来恢复能力不错,稍微受些伤也能很快恢复,只是不想让毒篪忍耐而已。

    “放屁,吴浩都说了,你这样能舒服就见鬼了,不用药你根本没有快感,没快感哪来的舒服?啊?”毒篪一停韩秋燚的回答,立刻火冒三丈,瞪着一双眼睛。自己都这个德行了,还在哪嘴硬,还真当他毒篪这么好糊弄?

    “额…我…很快就好了…我恢复能力很好的。”韩秋燚被吼的吓了一跳。赶紧继续解释。

    “恢复能力很好?那就试试到底好不好。”毒篪眯起眼睛,犀利的盯着韩秋燚,这么不愿意告诉自己真实想法,非得让你改改这逞强的毛病,不然以后有他吃亏的时候。说着一把翻下身,双手抱起韩秋燚。

    “啊…篪…干嘛去…?”韩秋燚发现毒篪神情不对,貌似是在生气,难道…难道…

    “你最喜欢的房间…”毒篪的脸突然冷的像冰,望着身下的人瑟瑟发抖。看来太久不调教,就会变得不乖。随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第四十三章全穴侵占(强制系列)激h 猎奇 慎入

    昏黄的走廊上,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白皙的银发少年,男人一脸高傲俯视着怀里瑟瑟发抖的人,少年低着头并没有挣扎,只是双手紧紧抓着男人的领带,一声不吭,貌似知道接下来等带着自己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