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2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走…我答应过吴浩。把王忠远带回去。再不走来不及了。滚啊!”韩秋燚瞪着橘瞳喊了出来。眼中的怒气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花御宁被喊的一阵发懵,定了定神,看着赶来的追兵,再看看因失血过多虚弱的魅妖以及鬼牙身后扛着的王忠远,咬了咬牙“等我回来救你。”起身与魅妖及鬼牙由三层的窗户一跃而出,回首看见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围住了铁笼…

    第三十九章对不起,我爱你

    深夜,手里的化验报告颤抖着,吴浩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自离开毒篪的别墅,吴浩就回到研究所,例行检查韩秋燚的每月的体检报告,毕竟半妖体制的双性人在医学领域里还从未曾见过,打眼扫下去表格下方妊娠情况一栏内标注“阳性。”

    韩秋燚怀孕了…吴浩猛的反应过来。想都没想就掏出手机拨通了毒篪的电话。

    “什么事?”电话另一头低沉的男声响起。虽然已经凌晨,但是男人的声音非常清醒,明显正在等任务回报。

    “篪…韩秋燚他…”吴浩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这时韩秋燚还在执行任务,现在告诉毒篪,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怎么了?”毒篪口气略显急躁,明显的催促口吻。

    “额…韩秋燚怀孕了,刚刚验出的结果报告。”吴浩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毒篪。

    “…马上过来。”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毒篪终于吐出一句后便挂了电话。

    “来人。”口气差到极点。韩秋燚怀孕了…现在才知道…太晚了,如果早点知道。就不应该让他出这次任务。毒篪心里暗骂,脸上浮现出一丝焦躁。

    “少爷,有什么吩咐?”管家马上出现在毒篪身边。看上去少爷的心情不是很好。管家小心的提问。

    “叫人把韩秋燚的位置追踪出来,立刻回我。”毒篪命令道,剩下的只有继续等。很快,卫星定位定出了韩秋燚的位置,在王忠远的别墅内。难道任务还没完成?毒篪心里暗暗思索着。这时赶来的吴浩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堆文件。

    “呐,韩秋燚这个月的体检报告,看来是第一次用u5那一次。”吴浩喘这粗气,不等喘息就一口气说了出来。

    “会有危险吗?”毒篪一脸凝重盯着报告,随后抬起眼。

    “u5提高了雌激素,所以胚胎应该还算稳定,只要不受到剧烈撞击,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吴浩继续解释道。

    毒篪吐出一口气,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紧蹙着眉,吴浩坐在一旁盯着毒篪。看得出毒篪目前很烦躁。

    不知过了多久,杂乱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毒篪猛的睁开眼,向门口望去。吴浩则是起身迎了过去,看见冲在第一个的花御宁,正要开口问话,花御宁一个猛扑死死抱住了吴浩,脸一个劲的往怀里扎。

    “我该死…我该死…都是因为我…”花御宁憋了一路,在看见吴浩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吴浩先是惊了一下,看了看怀里的人,哭的像个小孩子,再看看跟上来的鬼牙,扶着虚弱无力的魅妖,没有见到韩秋燚,顿时一股不安涌上心头“怎么回事?”吴浩一脸焦急问了出来。

    “韩秋燚被抓了…”鬼牙面无表情冷冷的说到,接着四个人走到毒篪面前,鬼牙打电话叫来了魅妖的专属医生,对魅妖的伤口进行处理。花御宁则像做错事的小孩在毒篪面前低着头眼眶发红,任务虽然完成了,但是韩秋燚却因为自己…

    “御宁,冷静点,先把事说了。”花御宁一直不说话,吴浩看着毒篪的脸越来越臭,赶紧提醒花御宁注意形象,不然一会毒篪怒起来,谁知道会怎么样。

    花御宁定了定思绪,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吴浩将目光转向毒篪,毒篪脸色更难看了。下一秒毒篪会不会一枪崩了花御宁…想到这吴浩打了个哆嗦。

    “带上王忠远,跟我走。”毒篪重重出了一口气,随后站起身,示意花御宁跟他一起走。

    “篪…?去哪?”吴浩赶紧站起来追问。

    “换人。”毒篪停住脚步,回头盯着吴浩,冷酷的黑瞳中透着无法掩盖的霸气。

    王忠远大宅内被困的韩秋燚直起身,望着一群人正用枪指着自己。一脸冷静的站在铁笼中,没有半点惊慌。之前被刺透的伤口正在愈合,但失血过多仍然导致眼前阵阵发晕。

    “我看看,这是抓住谁了。没想到还真抓住个大的!”蝙蝠拨开人群挤了进来。一脸的奸诈透着邪恶。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废话不用多说。”韩秋燚挑起一双狐狸眼,鄙视的目光一览无遗。

    “口气不小哇,我倒要看看第一杀手是有多硬!来啊,把他给我钉起来。”蝙蝠严重透着狠毒,被玉骨刺贯穿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流血,一定要把着疼痛加100倍还给韩秋燚,才能吐出这口恶气。

    话音刚落铁笼就被打开,一群人冲进铁笼,第一个进来的人一把被韩秋燚贯穿了心脏,紧跟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直到第十二个人,铁笼被关上“头…这样不行,要不然…”一个男人伏在蝙蝠耳朵旁说了什么。韩秋燚全身发虚靠在铁笼上喘着粗气,身上的伤还在流血,带着玉骨的右手不停地颤抖,却还强硬撑起身体做出防御状态。

    “呵呵…白无常果然下手够利索,但是这样呢?”蝙蝠一脸奸笑举起一只麻醉枪“碰”的一枪,针头扎进韩秋燚的大腿,药剂瞬间灌入肌肉,10多秒后韩秋燚摇摇晃晃跪倒在地,晕了过去。

    “唔…好疼…”被突来的疼痛唤醒,韩秋燚强忍疼痛着睁开双眼,视线模糊着看不清,努力摇了摇头,再次睁眼看见蝙蝠站在自己面前。这里应该是客厅,周围很多保镖。转头寻找疼痛的根源,发现自己背部靠墙被绑住呈现大字型,两只手手掌被一根小指一样粗的钢钉贯穿钉在墙壁上,两只脚面上同样插着两根钢钉,钉在地板上。

    “怎么样?感觉好吗?”蝙蝠一脸无辜走上前盯着韩秋燚的双眼。

    “垃圾!”韩秋燚面无表情,一双橘色的瞳孔不屑的盯着蝙蝠,眼内透着无视。如果放开韩秋燚,像蝙蝠这种级别的杀手应该会马上被秒杀。

    “哈哈哈哈…真好…果然不一样。”蝙蝠狂笑,伸手试图解开韩秋燚的面罩,毕竟这张脸太神秘了,从未有人见过。却被韩秋燚侧头躲过了。

    “呦?不让看?你是长得有多丑?你越不让看,我就越要看。”一手掐住韩秋燚的脖子,另一只手一拳挥了上来,重重的一拳打在侧脸上。原本十分虚弱的韩秋燚已经连站都吃力了,如今这一拳更是让身体雪上加霜。随后面罩被蝙蝠拆了下来。

    顿时屋内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银发配上白皙的面孔,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中透着杀气,右脸被打的微微泛红,牙齿死死咬着嘴唇,嘴角渗出一丝血迹。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诱惑美。

    “呦!是个美人来的。不要这么看着我,看的我全身都在兴奋,兴奋到想一刀刀割下你的肉。”蝙蝠说着脸贴上韩秋燚的鼻尖,眼神中透着戏谑。

    “噗”一口鲜血吐上蝙蝠的脸。韩秋燚的眼神冰冷,橘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拿来。”蝙蝠放开韩秋燚,拭去脸上的血迹,伸出手对着一旁的人命令道。

    只看一旁的人递过一条蛇皮长鞭,蝙蝠接过鞭子在手上挥舞着,鞭子被蝙蝠甩在地上“啪啪”作响。蝙蝠抬起头对韩秋燚邪恶的一笑,抬起手快速抽在韩秋燚的胸前,连续几鞭“滋啦”声不断,身上的紧身衣裂出一条条口子,被鞭子触碰的皮肤火烧火燎的疼,而韩秋燚只是皱皱眉,没有出过一声。蝙蝠突然停下手,走到韩秋燚面前。

    “这是什么?”看见胸前残破的衣服下面露着类似金属材质的东西。蝙蝠走上前,双手一用力,撕碎了韩秋燚的上衣。白皙的胴体暴露在空气中,身上一道道红色的鞭痕显得更加诱人,而脖子上的项圈,蓓蕾上的乳环及肚脐上的脐环也在同一时间尽收眼底。

    “啊哈哈哈哈…快看看这是什么?本来以为你是什么牛逼人物,原来是被人骑的下贱东西!说说看,你的主人是谁?”蝙蝠变态的笑声变得扭曲,一只手拉起蓓蕾上的乳环用力撕扯这。

    韩秋燚只是紧闭双眼,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出,蓓蕾传来的疼痛难以忍受,已经感觉蓓蕾被扯出了血,血液顺势滑向腹部。

    “不出声?我有办法让你出声…”蝙蝠将从蓓蕾上硬拽下来的乳环丢在地上,将血液用纸巾擦去。转身默默走到桌边,拿起一根金属棒球棒,一只手拿着棒球棍一下一下的敲打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里。一脸扭曲的变态笑容让人看了全身起鸡皮疙瘩,一晃一晃的走到韩秋燚面前。

    “唔…”感觉腹部一阵钝疼,疼入骨髓的感觉直冲韩秋燚的四肢五骸,睁眼发现蝙蝠挥动棒球棒一棒打在自己的腹部上,那种疼痛简直是今生从未有过的,瞬间汗如雨下。

    “看来很有效嘛~”蝙蝠咧着嘴,皱着眉一脸笑容,紧跟着又是一棒。

    “啊…”韩秋燚失口喊了出来,这种疼痛今生有没有过,只感觉下腹一阵绞痛,双腿间流出一股温热。就在蝙蝠再次挥起球棒,感觉整个房间剧烈晃动,客厅的大门瞬间化为乌有。一阵烟雾过后隐约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蝙蝠眯了眯眼睛发现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黑道中鼎鼎有名的毒篪。毒篪身后跟着花御宁及鬼牙,还压着王忠远。

    毒篪进门就看见韩秋燚赤裸着上身,头低低的被钢钉钉在墙壁上,不知是死是活。顿时眼中的怒气挡住不,就像要瞬间撕碎这房间内的所有人。

    “毒篪…你来干什么?”蝙蝠阴阳怪气的发问。

    “换人。”毒篪低沉的声音中压不住怒气,说着花御宁把王忠远往前一推。王忠远的手下瞬间接过自己的老板。

    “我要是说我不换呢?”看到王忠远已经回到自己地盘,蝙蝠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盯着毒篪,同时用棒球棍支起韩秋燚的下巴,反手一个嘴巴呼了过去。

    “主…主人…不用管我…你走…”韩秋燚吃力的抬抬眼皮,用尽全身的力气吐出一句话。

    “哈~原来毒篪是你的主人?哈哈哈哈,这是我这辈子听的最大的笑话。”蝙蝠说着,又举起棒球棍像韩秋燚挥去。

    “住手……一定要打,就打我。”毒篪吼了出来。

    蝙蝠一脸诧异的望向毒篪,确实,如果借着这个机会干掉毒篪,那到时候王忠远那金主不定会怎么感激自己呢。蝙蝠拖着棒球棍,冲两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瞬间冲上几个人将后面的花御宁及鬼牙压倒在地。

    “老大…老大…不行…让我来…”花御宁的脸被压在地上,不停地挣扎。这都是因为自己才导致的这一切。绝不能再让老大受伤。

    蝙蝠拖着棒球棍一脸变态的扭曲笑容令人恶心,围着毒篪连转几圈,毒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里射出的寒意就像要刺穿蝙蝠一样。猛的一棒打在毒篪的膝窝处,毒篪腿部猛地一软跪在了地上。

    “住手…住手…”韩秋燚拼命抬起头嘶吼出来,双手不停的挣扎,被钢钉刺透的双手鲜血淋漓。毒篪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会为了自己的杀弟仇人做到这一步。韩秋燚心里顿时好疼好疼。

    “啊哈~真是有趣的场面,你们真是主仆情深啊~”蝙蝠继续奚落到。瞬间眼里闪过一丝杀气,举起手中的棒球棍照着毒篪的太阳穴就是重重一棒,金属撞击头部的声音发出一声闷响。毒篪顺势倒了下去。

    “主人…啊…啊啊…啊…”韩秋燚疯了一样的喊叫,全身的血管都爆了出来,看见毒篪倒下的瞬间,韩秋燚没有了理智,剩下的只有恨。瞬间,橘色的瞳孔变为鲜艳的血红,呲牙咧嘴的嘶吼着,口腔内上下四颗犬齿凸显,十指颤抖着,指甲慢慢变得尖利,不顾掌心插的钢钉,硬生生的将手拽了出来,顺势弯腰将脚面上插这的钢钉拔起。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直奔蝙蝠。

    蝙蝠被这突来的情况吓傻了,到自己的脖子被拧了下来,都一动没动。花御宁与鬼牙也挣脱了束缚,三人将屋内的其他人瞬间干掉。韩秋燚猛的抱起毒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满头鲜血的毒篪。

    “主人…主人…你别吓我。”韩秋燚满脸的泪水将毒篪慢慢扶起,一脸的惊恐与无助不停的摇着头。

    “对不起…我爱你…”毒篪半眯着眼,目光温和透着不忍,鲜红的血液模糊了视线,看着眼前痛哭不止的韩秋燚,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失去了知觉…

    第四十章疼惜

    “睁眼…睁开眼啊…”韩秋燚嘶吼着,慌恐的眼神抑制不住,不停的晃动失去知觉的毒篪,止不住的泪水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他居然说爱我…这个男人爱我…下一秒当韩秋燚回过神来,不假思索举起自己的手腕,对准大动脉一口咬了下去,四颗尖利的犬齿撕扯着皮肉,大量的鲜血一股股的喷了出来,将手腕压在毒篪的口中。身体越来越冷,下腹越来越疼,终于意识中断侧身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眼前白色的天花板,身边摆放着许多医疗设备,身体上连了许多线路,听着机器与心脏一起跳动的“滴滴”声,刚想发出声音却发现喉咙被什么堵住“唔…唔…”韩秋燚本能的嗯了两声。

    紧跟着吴浩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床上的韩秋燚半睁着眼睛。“别动,嘴里插着胃管呢,你醒过来就好了。”吴浩轻轻将插在韩秋燚嘴里的胃管抽了出来,语气温和到能让血液溶化。

    “主人呢?”韩秋燚顾不得喉间的不适,艰难的抬起双眼,沙哑着嗓子问道。眼里透着焦急。

    “篪…篪他…”吴浩撇过头,抿着嘴一脸为难的表情。

    “不会的…不会的…主人怎么会死…吴浩…你骗我…”韩秋燚的心顿时抽疼,红了眼框颤抖着喊了出来。

    “对不起,我尽力了…”吴浩叹了一口气,皱皱眉头一脸无奈的看着韩秋燚。

    “我要去找他…让我去找他…”韩秋燚扯着身上的医疗设备,作势要下床。

    “你不能去,躺好,你现在没办法下床。”吴浩伸出按住韩秋燚,示意他上床躺好。

    “他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韩秋燚红着眼眶,眼泪汪汪的看着吴浩。如果毒篪死了,自己也不要独活了。

    “放心,篪没事,不是喝了你的血吗?脑袋开花而已,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反而是你自己比较严重吧。”吴浩一脸得意,嘴角翘起一抹邪恶的笑意,明明自己伤痕累累,居然睁眼第一反应是毒篪,两人的反应居然一样。吴浩就是想捉弄一下韩秋燚,此时腹黑的心里得到了严重的满足。

    “…吴~浩~”韩秋燚顿时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语气里带着埋怨,两个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随后表情一软,两行泪水滑下了脸颊。

    “哎呀呀…怎么哭了…快别哭了,让篪看见了以为我欺负你了。”吴浩觉得这个冰冷的韩秋燚这一刻像个水晶娃娃,本来只是想逗逗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哭了,简直颠覆了那个冷傲杀手的形象。吴浩赶紧伸手去擦韩秋燚脸上的泪水。

    “感情不错嘛…谁脑袋开花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出现在门口,吴浩后背一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僵硬的回过身,嘴角的笑容别提多死板了。

    “嗨~~~篪~你身体没好怎么到这来了。”吴浩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讨好的脸上带着僵硬的表情,掩盖不住心虚。

    “我来看我的人,还得问过你?”毒篪抬起一条眉毛,眯着眼,头上裹着纱布,一脸质疑的看着吴浩。

    “不不不…篪你先聊着,我出去看看,我那还一大堆文件没整理呢。”吴浩摇着手,找了个牵强的理由,带着一脸虚伪的假笑,像兔子一样快速退出了房间。

    “嗯?干嘛这么看着我?”毒篪眼中尽是温柔,就算头上包着层层纱布也掩饰不住内在的君王气质,侧身坐在床边,看着发呆晃神的韩秋燚,抬起一只手一把将人揽入怀中,力道适中,没有引发韩秋燚的不适。

    “唔…”被这么一抱,韩秋燚回过神来,泪花在眼眶中滚动着。死死将脸埋在毒篪怀里。

    “别激动,你身体太虚弱了。”毒篪温柔的用手抚摸着韩秋燚的头,语气里呆着疼惜与不忍。

    “主…主人…我没事…”韩秋燚伸手环住毒篪的腰,生怕眼前的人突然不见了。

    “别叫我主人,叫我篪…”望着眼下苍白瘦弱的人微微颤抖,毒篪放轻了语气。确实,他现在既然认清了自己的内心,就不愿意韩秋燚在称他做主人。

    “篪…唔…”韩秋燚红着眼眶抬头望着毒篪,刚想说什么,小腹一阵抽疼,一只手顺势捂了上去,痛苦的紧锁眉头。

    “嘘…什么都别说…别动,你刚流产了…不能激动…躺下。”望着身下微微颤抖的人,毒篪的眉头跟着皱了起来。将韩秋燚轻轻放平,扯过被子盖上。

    “流产…?”韩秋燚躺在床上,差异的看着毒篪。眼中透着疑惑。

    “嗯,没关系的,我们还会有的。”毒篪温柔的伏下身,一手轻轻拨开韩秋燚的发丝,薄唇吻上了额头,安抚着身下的人。

    “额…哪个…篪…”韩秋燚突然红了脸,那句“我们还会有的”环绕在耳边,韩秋燚垂下眼角,抿着嘴唇。他知道吴浩的东西都很靠谱,但是那个药剂的使用方式实在是…

    “嗯?”毒篪抬起身歪着头示意韩秋燚继续说。

    “那内个药…还要那么用吗?”韩秋燚小小声的问,恨不得这一刻将头埋进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