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1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额啊…主人…轻点…啊啊啊…”韩秋燚跪趴在大床上,毒篪双手扣住身下人的纤腰,九浅一深的在菊穴中捣弄着。花穴中插着一根按摩棒嗡嗡作响,分身直挺挺的翘起,根部绑了一根精致的红缎子,缎子上有一颗精致的铃铛,铃铛随着身体的晃动“铃铃”作响。

    “轻点?这样?”说着毒篪猛地顶向菊穴中的敏感点,重重的撞了上去,不停地用巨物的顶端摩擦前列腺。

    “啊啊啊…碰到了…主人…我想射…”韩秋燚眼角含着雾气,回过头哭着腔求毒篪。分身被牢牢系住,无法得到宣泄。从夜幕降临到午夜毒篪已经来来回回要了好几次,一次时间比一次长。这次要求一起射,韩秋燚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了。

    “不行,在坚持一下。”毒篪用低沉性感的声音拒绝了韩秋燚的请求,身下加快了速度进行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要被干坏了…主人…让我射让我射…”韩秋燚不停地摇着头,但身下的快感一波跟着一波,冲击着神经系统。

    感受菊穴中的巨物又大了一圈,韩秋燚知道毒篪要射了“啊啊…主人…就射在…这里吧…”这一宿毒篪每次都在菊穴里狂顶,但是最后却是…

    “不行。”毒篪低吼一声,瞬间拔掉了花穴中的按摩棒,将巨物抽出后猛地顶进花穴深处,卡在脆弱的宫口,随后将炙热洒进宫腔。伸手到韩秋燚的分身上大力撸了两把,随后解开束缚的红缎铃铛,顿时韩秋燚整个人头部向后扬起,全身颤抖。

    “啊啊啊…来了来了…恩啊…啊啊啊…”得到释放的身体瘫软在大床上,大脑一片空白,不停的大口的喘息。

    毒篪将巨物抽出身体,看着全身无力的韩秋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由后伏上韩秋燚的身体,双手环住这副白皙的身体,将头埋在韩秋燚耳边“明天有任务给你,今天就饶了你。完成任务回来,有奖励。”

    “唔…什么…任务…”困意阵阵袭来,听到毒篪在耳边的话,强睁开眼睛问这。

    “不是杀人,是活捉王忠远。”毒篪沙哑着声音,用气息说出了任务。

    “唔…知道了…先睡…好吗…”韩秋燚实在太疲惫了,此时已经困到要灵魂出窍了。

    “乖…”毒篪翻过身,一把揽过韩秋燚,将人压进自己的怀里,感觉怀里的人用脸蹭了蹭自己的胸膛,之后便是一夜无话。

    第三十七章吴浩的告白

    别墅大门外,一头淡紫色的长发随风飘动,身旁站着一位穿着黑色紧身衣的艳丽女子和一个瘦高的冷峻男人。

    “花少,你们来啦,少爷已经在等你们了,请进。”管家一脸恭敬,打开门请进三位帮派中最年轻有为的杀手。花御宁、魅妖以及鬼牙。

    花御宁一行人来到客厅,毒篪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脸悠然自得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沙发背上,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倚靠在腿上的银色发丝,这一幕就感觉是一位主人正在爱抚自己的宠物一样。韩秋燚双臂搭在毒篪的腿上,歪着头靠上去,毒篪轻轻抚摸着身下人的头顶,使得韩秋燚无比放松,半眯着眼睛一副极为享受的神态,只是白色的面罩遮住了大半张脸,整幅场景看上去极其暧昧。

    “来了?”毒篪抬眼看着花御宁轻轻问了一句。停下了手中的爱抚。

    “是,老大。”花御宁注意到了伏在毒篪腿边的人,看这个装束,难道就是白无常?可是那么冷傲的第一杀手怎么会像一只猫一样任毒篪摆弄,而且还透着一丝妩媚…

    “准备的怎么样?晚上能行动了吗?”毒篪手上的动作一停,韩秋燚则抬起了头,半眯着的眼里没了温顺的神态,取而代之的是犀利而冰冷的目光,散发的寒气咄咄逼人,如此强大的压迫感笼罩在花御宁一行三人。

    “是,可以。”花御宁恭敬的回答道。感受到韩秋燚身上冰冷的气息,那对生命不屑的橘色瞳孔。花御宁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没错,这就是杀手界鼎鼎有名的第一杀手白无常韩秋燚。

    “很好,将王忠远活着带回来。”毒篪眼中的凶狠一览无遗,吐出的话更是冰冷狞恶。

    “是,我们这就准备动身。”花御宁一行三人微微向毒篪行礼,正准备转身离去,怎料后方一个身影正怒气冲冲的冲了上来,一把抓住花御宁的手腕,花御宁顿时一惊。

    “额…吴…吴浩…你怎么来了?”被抓起手的花御宁感觉手腕一阵生疼,一脸惊慌死死皱紧眉头,盯着一脸愤怒的吴浩。

    “篪,对不起,花御宁不能参加这次的任务,他是从我那里逃出来的,他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吴浩一脸严肃,紧紧注视着毒篪。无论什么事情吴浩都是以大局为重,对毒篪的要求更是无理由支持,更何况是报杀弟之仇这种大事。但是以花御宁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没有受伤都十分危险,现在右臂受损,去了只怕凶多吉少。

    毒篪直起身一脸冷静的注视这吴浩,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毒篪对吴浩的反常十分疑惑,也表示十分不理解。吴浩从不会参与帮派内的活动,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几个意思?

    这时站在一旁的魅妖及鬼牙大气都不敢喘,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吴医生是要干什么?老大要是彪起来,那可是小命不保的事。

    “你…你放开我…我没事…老大,我的伤已经好了,今天的行动照常…”花御宁想要甩开吴浩的手,谁知吴浩的力气能这么大,根本无法甩开。话还没说完就被吴浩打断了。

    “花御宁肩胛骨处的枪伤是爆裂伤,子弹是直接炸开的,现在肩胛骨还钉着钢板,你现在让他抬抬右臂试试。”吴浩眼中的怒火简直要压不住了,扫过花御宁肩胛处,眼神对上毒篪。

    毒篪眼神转向花御宁,犀利的眼光一直盯着花御宁,抬抬下巴示意花御宁照吴浩的意思做。

    花御宁死死盯着吴浩,气的简直要炸了。又将眼神回到毒篪身上,无奈只好低着头,咬着牙颤抖着艰难的抬起右臂,但是抬到与肩齐平的时候就已经疼得面部扭曲了,无奈提着的气一松,将手臂放了下来。

    “你觉得…你可以?”毒篪轻轻开口,一脸平静的盯着花御宁。虽然事关重大,但是毒篪不是是非不分,况且也不想失去优秀的部下,心里盘算着,如果实在勉强可以将计划延后。

    “我可以。”花御宁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出来,他不想因为自己打乱毒篪的计划,生擒王忠远,七迦那边才好一口气收并忠远集团,整套计划百密无疏,不能在自己这掉链子。

    “可以个屁,就你这个衰样去,只能送死。无论如何都他妈不许去!篪…”吴浩不等毒篪开口,就瞪着眼睛冲花御宁咆哮了出去,吴浩也是第一次飚了粗口。随后眼神对上毒篪,像是在请求毒篪做决定。

    “理由?”毒篪歪着头冷冷的盯着吴浩。他确实很好奇吴浩今天的反常,就算是一个医生对病人的关心也稍微过了点。

    “我…我…我喜欢他。”吴浩紧紧锁眉挣扎了片刻,最后一把搂过花御宁的肩膀,死死扣在怀里。脸上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

    一旁的魅妖和鬼牙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片刻“你他妈疯了你~放手你…唔…唔…”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花御宁全身不停的挣扎,像要摆脱吴浩的控制,谁知被吴浩一个霸道的吻直接亲了上去。花御宁顿时睁大了眼睛…片刻,吴浩轻轻抬起身,看着木讷的花御宁,眼神温柔而宠溺。

    毒篪看见这一幕站起身,吴浩都这么说了,看来花御宁是无法参加这次行动了,毒篪刚要开口,却被韩秋燚拉住了衣角。毒篪低头看去“嗯?”随后,韩秋燚站起身,从身后抽出短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涌了出来。韩秋燚将手腕伸到花御宁嘴边“喝”轻轻吐出一个字。

    花御宁疑惑的看着韩秋燚,随后又看了看吴浩。吴浩楞了一下,便对这花御宁点了点头。韩秋燚直接将手腕扣上花御宁的嘴,温热的血液涌入嘴中那一刻,全身血液沸腾,顿时燥热起来,片刻,韩秋燚收回手,舌头舔上伤口,将血液清理干净。之前的刀口已经愈合,剩下一条红红的印记。

    “唔…好热…”花御宁紧紧皱眉,双手越过胸前掐住自己两条大臂,不停的颤抖。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体内的沸腾的血液慢慢平息下来,才轻轻直起腰。

    “动动看。”韩秋燚轻轻说了一句。

    花御宁狐疑的看着韩秋燚,右臂轻轻抬起,咦?不疼…随后更大幅度的动了起来。“我靠,你是神仙吗?”花御宁简直不敢相信,睁大了紫色的的眸子惊讶的看着韩秋燚。

    “我保他安全…”韩秋燚侧头抬起橘眸望着吴浩。毕竟自己在毒篪这里一直受到吴浩照顾,这次确实应该报答吴浩。

    “谢谢…”吴浩眼中透着感激冲韩秋燚点点头。

    “回来别辜负吴浩。”韩秋燚小小声说着,又将目光转向一旁激动的像小孩一样的花御宁。花御宁顿时一顿“切”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将头侧到一边,却没有拒绝搂在肩上的大手。

    “主人…可以了…”韩秋燚回眸一笑,看着身后的毒篪。

    “相信你们知道他是谁,白无常这次会配合你们的行动。”毒篪上前一步,一手摸上韩秋燚的头顶轻轻抚动,嘴角抬起一丝笑容。

    第三十八章兑现承诺

    夜幕降临,一辆黑色的车奔驰在高速公路上,车内四人分别穿着黑色的紧身衣,鬼牙在开车,花御宁坐在副驾上,后排韩秋燚与魅妖并排相坐。

    “哎~我说,你是…韩…秋燚?”花御宁从前排扭过身,看着后座的银发少年。自己始终不相信,第一杀手向来只做赏金猎人,怎么会加入黑帮,一堆疑问围绕着大脑。

    “嗯,主人不是说过了么。”韩秋燚抬抬眼,平淡的轻声回答道。白色面罩跟随嘴部上下抖动着。

    “外面的传言有很多,你消失了快一年,难道一直在老大身边?”很奇怪,只有韩秋燚称毒篪为主人,而不是老大。更加引起花御宁的兴趣。

    “嗯”这次韩秋燚连头都没抬,两眼直直盯着窗外,目光中看不出任何感情。

    “你跟老大怎么认识的?你们什么关系?这么长时间老大给你派了什么任务?你跟吴浩好像关系不错?”啪啦啪啦一堆问题,花御宁一脸的期待加兴奋。虽然年纪比韩秋燚大两岁,但是看起来后者更像成年人。

    “花少,你能成熟点吗?也不知道吴浩怎么看上你这么个缺心眼。”魅妖实在忍不住了,花御宁也就杀人有两把刷子,性格幼稚到极点,神经还大条。

    “我怎么不成熟了?啊!我怎么不成熟了?你成熟?你成熟鬼牙怎么不要你。”花御宁提高了音调,一个劲的挖苦魅妖,他知道魅妖喜欢鬼牙,虽然鬼牙是个俊俏的美男,但是表情单一并且寡言少语,要说起来跟韩秋燚性格差不多。

    “你…”魅妖气的说不出话来,一双深棕色的眸子瞪着花御宁,这时恨不得把这二百五的心挖出来。而鬼牙一路上始终没说话。

    突然车子一个急转弯“哐”的一声,歪着头的花御宁头撞上了副驾的车窗。疼的惊叫一声。

    “坐好。”冷冷的一句,鬼牙连头都没转。

    “麻烦,停下车。”没等花御宁开骂,韩秋燚就皱着眉开了口。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是刚刚那个弯拐的太急吗?

    快速推开门摘下面罩,猛的低头一阵狂呕“…咳咳咳”难受到眼角渗出一丝泪水。片刻,调整了一下状态,深呼了几口气扣好面罩,坐上了车“抱歉,可以了。”轻轻说了一句。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花御宁揉着脑袋回身问道。眼睛还时不时的撇向鬼牙。明明就是诚心的,装的跟没事人似的。装逼遭雷劈啊,花御宁心里全是三字经。

    “嗯,胃有点难受,可能有些晕车,不碍事。”韩秋燚没有多想,一只手抚上胃部轻轻揉动缓解不适。

    “鬼牙,你开车技术也忒次了~稳着点行不。”花御宁转过头,咧着嘴将枪口对准鬼牙,语气中带着抱怨。

    “如果不是看吴浩的面子,我现在就勒死你。”一个多小时的沉默,鬼牙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转过头盯着花御宁,冰冷的表情没有一丝温度。说完默默扭回头继续开车。

    “关吴浩毛事。”花御宁冷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转过头一脸不爽的安静了下来。

    很快,车停在了距离王忠远别墅不远的一条小路上,四人分别下车。因为魅妖的关系,除了韩秋燚其他三分也带上了面罩。魅妖从身后掏出一个黑色的玻璃瓶。

    “不想死,就把面罩扣紧点。”说这,魅妖将瓶体打开,一股白色的雾气飘了出来,随后将内部黑色的液体涂抹在身体上。触碰到皮肤的液体瞬间被吸收。

    “魅妖的体质特殊,对毒药免疫。‘黑蚂蚁’这种毒药透过人体散发香气,吸入者将瞬间全身麻痹,半小时内没有解药,就会窒息而亡。当然,只有魅妖才有解药,所以,只要避开房间内的机关,其他的人,全交给魅妖了。”看着一旁的韩秋燚盯着魅妖的举动,花御宁慵懒的解释解释起来。

    “献祭…吗…?”韩秋燚冷冷的说出一句。看来魅妖是传说中献祭体,杀手界内有人以某样重要的东西为礼与恶魔交换得来的特殊体质。

    “我杀了我父母…”魅妖准备完手上的事,站起身左右晃晃脑袋,舒展筋骨后就像聊晚餐吃了什么一样的口气说了出来。

    “任务。”一旁鬼牙冷冷的说出一句,催促着尽快出发。

    “准备好了…?那就…出发。”花御宁扫视了一圈,确认大家整装待发,便下了行动的号令。

    四人飞快的像目的地移动,韩秋燚活动这手上的玉骨,轻轻飘了一眼身旁的鬼牙。韩秋燚知道鬼牙,鬼牙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应该使用的是软武器,同样是擒拿的高手。而花御宁早就是整个帮派内的核心人物。这样一个组合,看来自己只需要辅助就足够了。韩秋燚本能的模拟作战场景,这是他的习惯。

    眼前一栋巨大的别墅映入眼帘,四人分散开来,躲避红外线监控,四人轻松的捏死路上零零散散的巡查人员,下手准确并且一击致命。纵身跃入围墙后,发现院内的猎犬全部没有束缚,敏感的猎犬第一时间发现了入侵者,远处的狗在狂吠,向四人冲了过来,突然发现狗群在距离四人20多米的距离放慢了脚步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随后全身抽搐,看来是魅妖的毒发作了。

    “暴露了。”鬼牙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低低说了一句。

    “速战速决。”花御宁脸上显出杀手的沉稳代替了原来悠闲的表情,示意从墙边攀入三层,之前调查过,这个时间王忠远应该在三楼的书房。

    韩秋燚在墙边迅速布置攀爬工具,之后四人依次进入别墅三层,刚进入三层就看见四周布满了镭射激光,若不小心碰到就会触动警报或者机关,四人小心翼翼的躲过激光,这栋别墅大得惊人,一行人躲过无数机关,倒在地上抽搐不止的人数不胜数,终于站在书房门口,花御宁一脚踢开大门,发现屋内王忠远与10多名贴身保镖到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鬼牙”花御宁扬扬下巴,示意鬼牙行动。

    鬼牙上前一步,左手伸入右手的袖口,快速抽出一条钢线,手里极为利索的将王忠远扎成了粽子扛在肩上。魅妖掏出一粒白色的药丸塞入王忠远的口中,抑制毒性蔓延。四人转身准备撤离,却发现门口出现了5个带着过滤面罩的男人。

    “让我看看,这都是谁啊…”蝙蝠冷脸一笑,凶狠的目光投向韩秋燚一行人。

    “滚开。”花御宁低吼一声。眼前的五人是王忠远雇佣的杀手,看来得是一场硬仗了,魅妖的气味不管用。

    “我看看啊~花御宁、鬼牙、魅妖…这位是…白无常???”蝙蝠惊讶的发现这个银发橘眼的人就酷似白无常,顿时心里沉了一下,没想到失踪了很久的白无常居然在绑架自己的boss。

    “知道了…就让开…”韩秋燚面无表情,嘴里吐出的话及其不屑,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敌人而是一只蟑螂。

    “上”男人发出命令,身后的人拔出枪准备开火。

    “噗啦”一声,魅妖抖出一阵粉尘,当敌人按下扳机的时候发现居然打不出子弹。

    “用枪多无趣,既然都是杀手,我们就过过招。”魅妖娇滴滴的开了口,紧跟着一连串的媚眼。下一秒眼神变得犀利猛的冲上去,短刀瞬间插入了一人的颈部,当刀尖拔出的时候带出一股黑色的血液,话说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是有毒的,被刺中的男人瞬间口吐白沫两眼一番倒地。

    这时,另一个男人抽出武器砍向魅妖,魅妖来不及躲闪,只见身后飞出一条布满荆棘的钢鞭,拽住了下落的刀具,之后又是一鞭,取下了武器主人的项上人头。韩秋燚用余光看去,鬼牙身体周围盘绕着许多金属钢鞭,王忠远被固定在鬼牙身后。

    同时,花御宁则是双手亮出黑三菱尖刺,嘴角微微抬起一丝邪恶的微笑,俯身冲出去与其中一个杀手搏斗起来。

    “你在看哪里?”另一个男人手持两把短刀,刀尖直逼韩秋燚,韩秋燚敏捷的侧身,躲过攻击,男人掠过时露出了背部,韩秋燚抬起玉骨直接插入对方的脊椎“喀拉喀拉”的声音,男人应声倒地。

    蝙蝠站在门口,脸色极其难看,瞬间张大嘴巴,刺耳的音波震碎了周遭的玻璃,高赫兹的音频韩秋燚觉得耳膜都要震破了。同时玉骨刺已经冲着蝙蝠刺了过去“咻”的一声扎在了蝙蝠的肩膀。高赫兹声音停了下来。本来是瞄准头部的,切,被影响了…韩秋燚心想。回过神发现花御宁三人被声音震得倒地,花御宁的对手看准时机准备,准备一刀毙命。韩秋燚猛地挡在花御宁身前,长刀穿过身体的一刻,韩秋燚瞬间拧断了敌人的脖子。刚要回手干掉蝙蝠,发现远处又出现了10多个带着面罩的人赶向这边。

    “撤”韩秋燚喊了一声,花御宁一行人尽快的起身奔出房间,原路撤离。撤离的路上仍然机关不断,天花板时不时掉落的铁笼,以及地面突然翻出的尖刺,四人不停地躲闪。魅妖划破手臂,将鲜血洒在沿路,魅妖的血液具有腐蚀性,沾上血液的地方快速溶化瓦解,拖延追兵的前进速度。

    花御宁正跳起躲避地上的陷阱,谁知在落脚点上方正在落下一个巨大的铁笼。坏…身体改变不了方向,避不开了。花御宁心中暗骂。突然身体猛地撞向一旁的墙壁,花御宁回过神来,发现韩秋燚倒在铁笼内。

    “韩秋燚…”花御宁睁大眼睛,冲上去用尽全力想要抬起笼子。

    “快走,回去交任务。”韩秋燚略带急躁,因为追来的人已经离的很近了。

    “魅妖,溶掉这个笼子。”花御宁转头冲魅妖大喊起来,魅妖正要折回身,鬼牙也做好了迎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