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0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啊…花先生,您醒啦,我马上叫吴院长过来。”护士发现花御宁半睁着眼,微微挪动了一下,便马上出门将吴浩叫了过来。

    看见吴浩快速的走了过来,花御宁刚想要坐起身来就被吴浩一把按住“躺下,你现在很虚弱,别动,我检查一下。”

    “额…”花御宁非常配合的躺了下来,吴浩在身边总能让人十分踏实。气场总是那么温和,让花御宁十分安心。

    “行,很好,一切都很稳定。好好歇着吧!”吴浩检查完花御宁的伤口,将被子盖了盖,轻轻拍了拍花御宁安抚到。

    “吴大夫…额…两个星期内,必须痊愈…如果不行,就用dt25…”花御宁低声的提出要求,如果因为自己受伤而影响了毒篪的计划,不说毒篪,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dt25?你疯了你!我不会让你胡来的。”吴浩低喉着,这种药的效果是加速细胞的分裂,使受创伤的身体快速愈合,但副作用却比韩秋燚之前使用的u2180更大,属于试验阶段的药物,服用者严重的会导致心脏功能衰竭。

    “两周后…我有重要的任务…”花御宁倔强的盯着吴浩,就好像再说“这件事必须这样做”一样。确实,dt25本来就是未完成品,危险程度花御宁当然听说过,但是,他不能耽误毒篪的给的任务。

    “什么任务都不行!如果你开不了口,我就去找毒篪说。”吴浩很少动怒,而这次温文尔雅的吴浩居然喊了出来。

    “…”从未见过吴浩发脾气,花御宁突然愣了一下“吴医生似乎没有权利过问我的事。”花御宁突然回过神,死死盯着吴浩,语气中透着不耐烦。

    “…,我确实没有权利过问你的事,但是药在我这。”吴浩没想到花御宁为了毒篪居然可以不要命。立刻将怒气压下,换回一张冷静成熟的面孔,镜片后那双眸子中透着威胁的气息。说完,留下一脸不甘的花御宁,一甩手转身离开了。

    “把人转到特护,24小时监护。”吴浩出门侧身对身边的护士说到。花御宁是杀手,如果留得自由身,偷溜出院很有可能,心思缜密的吴浩怎么会想不到。说好听了特护病房,理疗设备齐全,一切应有尽有,环境极佳。说难听了,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属大门,跟监狱没什么两样。

    昏暗的房间内,一股雄性麝香弥漫在房内,自从上次将韩秋燚带到自己的卧房,便没有在让韩秋燚回到那个花式铁艺大床房。经过一周的休养,韩秋燚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连肩膀上的刀伤也基本愈合了。眼下韩秋燚直起纤细的身体跪在毒篪双腿中间,双手轻轻拖着沉甸甸的两个小球不时的搓动,粉唇包裹着巨大的欲望不停地吞吐着,一双长长的睫毛抖动着,橘色的双眸时不时抬起对上毒篪的黑瞳。经过上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两人的关系开始变质,擦出微妙的变化。毒篪深沉的喘息着,双手抚摸着身下人的银丝,眼中难得透出爱怜的神情。

    “躺下”一声温柔中透着沙哑的声音打断了韩秋燚的动作,毒篪温柔的按倒身下的人,俯身吐出情欲的气息围绕在韩秋燚耳边,舌尖顺这颈部慢慢滑动,一手伏上粉红的蓓蕾,手指不停拨弄精致的乳环。

    “恩啊…主人…哈…哈…”声音颤抖着牙齿咬住下唇,微微皱着眉一副隐忍的表情,一只手臂搭在额头上,眼中尽是情欲。

    “要我怎么做?”毒篪话语中透着诱惑的气息,一只手按住韩秋燚两腿间的蜜豆来回搓揉,另一只手握住分身上下套弄。舌尖围着肚脐打转。感受身下人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嗯啊…哪里…哪里…哈…不要了…”身下传来一阵电流的酥麻感,白皙的身体上已经翻起淡淡红晕,花穴颤抖着,早已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分身也跟随熟悉的节奏到了临界点。

    “嗯?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要怎么做?”毒篪喜欢看韩秋燚那一脸害羞的表情,恶趣味的引导着韩秋燚说出身体的欲望,在不使用任何药物的情况下,认清自己的需求。手里加重了对蜜豆的力度,另一只手对分身轻轻用力撸动起来。

    “咦啊…高潮了…啊…主人…进来…我要…”蜜豆在反复的刺激中终于硬挺挺的充血高潮了,花穴内就像开了水闸,爱液不断的涌出,内部的空虚渴望被填满。分身颤抖这射出一股白浊。

    “要什么?嗯?”毒篪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挤进韩秋燚两腿间用巨物抵住花穴入口来回摩擦,欲望顿时被擦出火光,明显感受身下人的微微颤抖。

    “主人的…哪个…热热的…”毒篪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问过这种问题,韩秋燚确实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脸颊上带着情欲,侧过头小声的应合这。

    “热热的?什么?”毒篪一抬眉毛,一副问题好困难的表情。非要听韩秋燚自己说出来,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毒篪现在才发现,原来逗弄这只狐狸这么有趣。

    “啊…肉棒…主人热热的肉棒…”韩秋燚双手捂住脸喊了出来。这么淫乱的词语,从来没有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瞬间羞到要死。

    “这是奖励。”毒篪一脸温柔,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一只手拽下捂着脸的手,看着已经快哭出来的韩秋燚。腰下一个挺身,刺入了花穴深处。

    “啊啊啊…好深…恩啊…”花穴瞬间被填满,身体瞬间僵硬,快感深入骨髓,食髓知味的身体渴望更多的爱抚。

    “明天晚上有个酒会,你跟我去。”毒篪身下一边全力抽插,一边温柔的抱着身下的人,附在耳边用气息吐出一句。

    “啊啊啊…恩啊…额…”韩秋燚虽然不会拒绝,但是现在这种快要高潮的情况下,回答的断断续续。

    “乖…”毒篪加重力度快速抽动了一阵,猛地一顶,巨物卡住敏感的宫口释放出炙热的j,,g液。

    “啊啊啊啊…到了…到了…”韩秋燚弓起身体,全身颤抖着达到了巅峰。

    第三十五章军火大亨

    气派雄伟的庭院内花团锦簇,中央的巨型欧式喷泉华丽喷吐着璀璨,敞开着金色的大门,两侧站着身材丰满的兔女郎,一脸甜美招呼着进出的宾客。

    这时一辆黑色宾士缓缓停在门口,随后身着浅灰色礼服的男人踏出车门,银色发丝随风浮动,橘色眸子内冰冷且犀利,只是一副皮质面罩遮住了眼部以下。韩秋燚回过身将车后门打开,毒篪一身桀骜不驯出现的时候身边围绕了王者的气息,冷峻面孔上那双黑曜石般深邃的黑瞳散发着不可一世的信息。当时在场的的宾客的视线全部落在两人身上,女人们眼中尽是爱慕之意。这里是王忠远的偏宅。

    富丽堂皇的大厅内金壁辉煌,华丽的水晶灯闪烁着,看似华贵平和的气氛后暗流涌动。不久前,毒篪接到王忠远派人发来的请柬,邀请毒篪参加生辰宴会。毒篪怎么会不知道,王忠远旗下公司一一被收购,后方资金难以到位,现在邀请自己意图在明白不过。

    韩秋燚警觉的站在毒篪身后,时刻留意着身边的一举一动,身为杀手的他能敏锐的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阵阵杀气,全身的细胞都在感知危险的位置。

    “呦~~~~瞧瞧这是谁来了。”王忠远从不远处端着香槟杯子走向毒篪,一脸笑盈盈却掩盖不住内股憎恨。

    “呵~王老板,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毒篪嘴角微微一翘,端着手中的酒杯迎面走了过去,韩秋燚则是紧随其后,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大约50多岁的男人。韩秋燚并不认识王忠远,因为当时给他派任务的是王忠远的手下。但是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韩秋燚后颈一阵凉气,危险…危险的信号。

    “哈哈哈哈…托你的福,过得去…”王忠远一脸无所谓,咧着嘴憨厚的笑着,多么祥和的面孔,如果这个人不是王忠远,将会是个多么慈祥的人啊。人面兽心就是王忠远的专属词吧。

    “咦?这位是??”王忠远笑眯眯的将视线移到毒篪身后的韩秋燚身上。这小子十分面生,但是能跟在毒篪身边出来的人,一定有什么来头,而且身上撒发着这么阴冷的死亡气息,绝不是什么善茬。王忠远暗自在心里盘算着。

    韩秋燚虽然名声很大,但从未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公共场合,自然没有人认识。韩秋燚抬抬眼,狐疑的看着眼前的王忠远。

    “呵呵…您看,我都忘记介绍了,这位是白~无~常。”毒篪特别在“白无常”三个字放慢速度。然后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盯着王忠远。

    “哦~鼎鼎有名的内个杀手,百闻不如一见啊,只可惜看不到庐山真面目。”白无常…杀死毒篪弟弟的内个杀手…怎么会跟在毒篪身边,王忠远心中不停地在寻找答案,但脸上还是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

    “是啊~要不是王老板这么照顾我,我还真遇不上白无常。”毒篪就像唠家常一样优雅的举起手中的酒杯轻轻喝了一口,话里有话的口吻就连傻子都听的出来。

    “呵呵呵…老弟言重了…行,我那边有还有客人,我过去招呼一下,你自便。”王忠远自然知道毒篪的意思,既然照过面了~多说无益,示意要离开。

    毒篪手轻轻抬起,歪了外头做出一副请便的表情。

    “加派人手,做掉他。”王忠远转过身离开,侧头对身边的保镖低语。眼里温柔祥和的气息被凶狠代替。

    毒篪不屑的冷哼一声回身看这身后一脸警惕的韩秋燚,轻轻趴在后者耳边“这么紧张干什么…放松…不然回去…我可是要惩罚你的。”毒篪坏坏的一笑,虽然韩秋燚带着面罩,但是红晕顺着白皙的颈部径直延伸了出来。

    “没…只是…这里杀气很重…如果没什么事,应该早些回去。”韩秋燚垂下眼角,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毒篪接近心跳就会加快,男人身上的气味对自己来说,就像毒品。但是还是尽可能的保持镇定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但是…这不是有你吗?”毒篪更得意了,发现这只狐狸的情绪会随时被自己牵动,趁其不备用牙齿轻轻含住韩秋燚的耳垂,轻轻咬了一下。

    “额…主人…别闹…”韩秋燚微微蹙眉晃头躲了一下。这是第一次现身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下,毒篪这种举动只会让自已手足无措。

    看见韩秋燚此时已经低眉垂眼,毒篪坏坏一笑直起了身子。时间过了很久,毒篪身边时不时出现熟人与其攀谈,当然上来搭讪的女士也是数不胜数,但都被冷酷的拒绝了。

    毒篪走到庭院内,坐在凉椅上,翘着二郎腿,手上点了一支烟,悠闲的吞吐这烟雾,韩秋燚则是站在一旁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杀戮的细胞正在沸腾,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气正在靠近,远处出现了5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隐约看见掏枪的动作。韩秋燚不假思索,右手攥紧拳头一个用力,玉骨从袖口中滑出,套在手上,瞬间全速冲了过去。

    右手向下一甩,顿时出现5根玉骨刺,5个黑衣男人这时已经叩响手中的抢“啪啪啪啪啪啪”对准韩秋燚连开几枪。韩秋燚顺势俯身连续两个侧滚翻,躲过攻击,压低身体左手支撑地面,右手玉骨针已经掷出“咻咻咻咻咻”玉骨针分别插入其中四人的额头,韩秋燚一个跃身冲到最后一人身前,正准备将玉骨插入敌人胸膛,只听身后“啪”的一声,眼前的人顿时被子弹射穿头部,韩秋燚停下动作回首看去,毒篪一手轻轻支着头部太阳穴的位置,另一只手举着一把枪,一脸的悠然自得。

    韩秋燚回过神发现更多的脚步向这边过来,几个闪身退回毒篪身边“人太多,走”韩秋燚神情紧张,抓起毒篪示意赶紧离开。毒篪则是扯了一把韩秋燚“留在这,看场好戏。”毒篪慢慢悠悠的说着,邪恶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

    远处至少30人冲了出来,个个凶神恶煞,提枪瞄准毒篪。这时毒篪身后的矮墙上瞬间开启了4盏大型探照灯,灯光强烈刺眼,导致一群黑衣保镖抬起手遮住刺眼的灯光。随后三架加特林机枪支上墙头,枪口转起来的时候只听无数声“凸凸凸凸凸凸…”小500发的子弹瞬间让眼前的30多人变成了筛子。

    只看30多人倒地的同时,王忠远的别墅外墙”轰“的一声巨响,房子直接被轰掉一半,韩秋燚抬头看去墙头毒篪的一个手下肩膀上扛着一个巨型火箭筒,筒口还冒着白烟。紧跟着身后矮墙在不远处一阵晃动,矮墙上出现一个大洞。

    这个男人是把军火库搬过来了么…这么大动静也不怕惊动警方,连雷管炸药都带出来了。韩秋燚心里一串吐槽,不可置信的看着毒篪。

    “走,回家。”整场时间毒篪都坐着一动没动,随后毒篪一脸满意站起身,拉着木讷的韩秋燚从身后刚爆破出来的缺口走出了王忠远的大宅。

    “你都安排好了?”坐在车上的韩秋燚回过神来,狐疑的看着毒篪。

    “精彩吗?”毒篪一脸不在乎,嘴角微微抬起,抬眼看着韩秋燚。瞧给小狐狸惊的,暗杀白无常是高手,但是说到军火,他看的还是太少,韩秋燚估计忘了毒篪是做什么的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害我…紧张了…半天。”韩秋燚发现遇到毒篪的问题就会莫名的紧张,如果刚刚那个情况是自己,自己逃离绝对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想起毒篪也在…就…忐忑不安起来。

    “你担心我?”毒篪的恶趣味又来了,一把揽过韩秋燚,伸手解开韩秋燚的面罩,面罩脱落,那张精致的面孔呈现在自己眼前,不等韩秋燚回话,一口堵住了粉红的艳唇,感受身下人口中的温度。

    “唔…唔…唔…”挣扎了一番后,韩秋燚居然双臂缓缓环住了毒篪的脖子,手上的玉骨顺势慢慢滑落到车座上。

    第三十六章逃跑的计划

    “啊啊啊…疼死了…我要死了…叫吴浩快来啊~~。”入院十天了,花御宁试过各种办法,撬窗户撬门挖地洞,结果这个特护病房看似普通高级的病房,其实内部四周全是厚钢板。折腾了好几天就是跑不出去,最后只能想出耍无赖这招。

    “精神不错嘛!哪疼我看看?”10多分钟后吴浩打开病房大门,身穿白大褂,双手插兜看着满床打滚的花御宁。

    机会来了,臭小子老子今天非得出去不可。花御宁心里想着抬眼看了看吴浩,那一脸的冷静就好像全在他的掌控中一样,花御宁起身,一脸委屈走向吴浩“就这…这特别疼…”一边走一边指这右臂的伤处。

    看着耍心眼的花御宁吴浩怎么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看你想怎么演“过来,我看看”吴浩抬起嘴角伸出一只手准备扶住花御宁。

    就是现在…花御宁距离吴浩只有2步的距离,瞬间加快速度左手猛地出拳准备一拳打晕吴浩,谁知吴浩瞬间蹲下了身,手从兜里拿了出来,还带出一根银针“咻”的一声银针扎进了花御宁小腿上的三阴交穴。瞬间,花御宁觉得下身一阵麻木,重心不稳倒了下去。

    吴浩顺势起身扶住花御宁,随后花御宁的拳头又跟了上来,还是那根银针,扎进了手臂上的手三里穴,一股痛麻的感觉遍布整条左臂。

    “吴浩,你是混蛋吗?你拿针扎我算什么?”花御宁已经怒了,因为现在自己被吴浩打横抱起,手脚又麻又疼。

    “有人想偷袭我,我只是适当防御一下。”吴浩一脸受伤的表情,好像现在全身痛麻的人是他一样。

    “你不是西医吗你?”花御宁被抱到床上,一脸不甘愿的问道。

    “哦~中医是我的爱好,顺便双修了。你要是有需要,苗疆巫医内套我也行。”吴浩十分肯定的接出一句。看着花御宁在床上不甘心的瞪着自己。我要是没能力收拾你,我怎么可能一个人来。从医学角度来说,管你是杀手还是老大,在吴浩眼里全身上下都是弱点。

    “你…”花御宁刚要挣扎起身,就看见吴浩举着银针在手里搓来搓去,然后脸上的表情就是在说,你还想不想再试试别的?

    “你就不能乖乖听话?你胳膊还想不想要了?”吴浩坐在病床上一脸疼惜的望着床上的人,伸手将被子盖在花御宁身上。

    “吴浩…吴医生…吴院长…拜托,让我走好不好?这次的任务真的很重要,不能因为我坏了老大的计划。拜托你…”花御宁露出了小猫一样的表情,紫色的眸子里全是请求。既然弄不过你,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

    “你这是在诱惑我?”吴浩抬起一条眉毛,撇了撇嘴,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哪像个医生,整个一色狼。

    “额…吴浩…你的表情好恶心。就一句话,你让不让我走。”花御宁咧着嘴,翻了个白眼,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不让”一句话直接把花御宁打回解放前。吴浩知道,如果这伤好好养着,一个月能痊愈。但是在未痊愈的情况下再执行任务的话,搞不好整条胳膊就会残废。

    “哇啊…吴浩…我要弄死你…”花御宁抓狂了,四肢麻木无法动弹,只能大喊大叫。这医生怎么这么可恶,拒绝的这么干脆,一点余地不留。

    “行~看你精神不错,药要准时吃,乖乖的,知道不?”吴浩临走前轻轻拍了拍花御宁的头,极其暖心温柔的一笑。

    看着吴浩走出病房“你奶奶的…老子不信就出不去了…”实在难以想象,拥有这样一副贵族面孔的花御宁,说起话来如此粗俗,没办法混黑帮混多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

    入院第十一天,阳光撒入窗户,可惜是高厚度钢化防弹玻璃。花御宁臭着脸坐在病床上,突然脸上浮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喂喂喂…大哥…在不?”花御宁扒着像监狱一样的铁门向外看去,如果没意外,门外两侧应该有保镖守着。

    “花少,什么事?”一个带着墨镜的大方脸,非常魁梧的男人站在门前的铁窗前。

    “内什么啊,反正我也出不去了,但是你看,老大那还有一堆事呢,我打个电话把我这的事交代一下~我也好踏实呆着不是。”花御宁一脸诚恳。只要拿到电话~马上让人来救我,嘿嘿嘿嘿…

    “额…这个…”男人犹豫了。

    “别这个那个的,万一坏了老大的正事,咱两可都担不起。”威逼利诱这套花御宁简直太在行了,看人家犹豫就用毒篪压人家。

    “额,那好吧。”男人将手机递给了花御宁。

    花御宁的奸计得逞,只要吴浩不在什么都是ok的,心里嘿嘿嘿的奸笑。

    “喂~魅妖是我,花御宁,我被吴浩关在xx医院的特护病房,你赶紧过来救我。嗯,对,快来。”挂上电话。似乎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午夜,躺在病床上的花御宁一直没有入睡,隐约闻到淡淡的花香,嘴角微微一翘,迅速起床拿起床头准备好的湿毛巾捂住,隐约听见病房大门咔咔作响“哐啷”一声,门开了…一个妖艳的女子身着黑色的紧身衣,前凸后翘的站在门口。

    魅妖,与花御宁同为叱咤帮麾下杀手,擅长配用香料,杀人于无形无影。这次的味道…应该是最入门级的迷香。

    “呦喂…花大少,也会向我求救啊…”魅妖开口奚落到。

    “嘿~还好有你…但是,我可不想闻你这有毒的香味。”说着摸了魅妖屁股一把,随后一同离开了特护病房。

    还是打个分割线吧,不然剧情转变太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