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9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还说不是妖精?子宫都会高潮?”毒篪戏虐这说到,看着床上瘫软的韩秋燚大口的喘息着,眼睛半眯着,橘色的瞳孔失去了焦距。“怎么?还不准备老实交代吗?”毒篪伸手剥开韩秋燚前额的银色发丝,声音沙哑并且透着诱惑。

    “额…一共…杀了…五个…”认为毒篪是想知道细节,再聪明的韩秋燚也想不到毒篪知道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对于自己的事只字不提。

    “看来…还是不乖…”毒篪脸上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所以我们继续”一把扛起瘫软的转身走出了大门。

    “放我…下来…吴浩…救我…”此时韩秋燚发出的声音及无力又虚弱,仅凭着本能低声求救。知道这个行动的目的地是哪,内个恐怖的房间,现在这种快要虚脱的状态,进去一定会死的。

    “吴浩?你还敢指望他?”毒篪无法忍受韩秋燚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想找其他男人求救,殊不知这是对毒篪极大的挑衅。

    “主人…求求你…我不要去…那里…今天…让我休息…好吗?”韩秋燚此时是带着哭腔哀求毒篪放他一马。这半年来只要进了那个房间,不死也得残废好几天,何况现在的身上还有伤…肯定受不住的。

    “嗯~?我想想~你可以想办法叫吴浩来救你啊~”此时的毒篪怒火中烧,任韩秋燚如何求饶仍然一意孤行,没有停下的意思,嘴里甩出的冷言冷语让韩秋燚后背汗毛直立。

    韩秋燚不解为什么一提到吴浩毒篪反应这么大…难道毒篪在…吃醋?韩秋燚正想着,发现脚步停了下来,轻轻转头,那个熟悉的印花铁门,嘎吱~一声的被推开了…

    第三十二章坦白?抱歉,来不及了!(强制系列)高虐h 慎入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摆放,一尘不染的白色房间,还是那盏白炽灯,冰冷的金属床,种种恐惧的回忆猛地涌进脑中。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四肢早已没了体温,双眸中的惊慌失措无法掩饰。双手死死抓住男人背后的衣服。那张床,如果可能,他一辈子都不想见到。

    “不要不要…主人主人…求求您…我听话…只要不在这里…做什么…我都愿意…”此时的韩秋燚带着哭腔已经吓坏了,整个人被扛在肩上,双手紧紧扯住毒篪后背的衣服,双脚不停的上下摆动。因为毒篪已经站在那张金属床的旁边了,如果没有意外,自己应该马上会躺上去,之后就是无法想像深渊。

    毒篪没有理会,只是轻轻将人放在床上,从未有过的温柔。可在韩秋燚触碰到冰冷的那一瞬间,身体本能的撑了起来,他的身体貌似比大脑更清楚这里的恐怖。

    “放松…告诉我…你只忠于我…从这里到这里。”一只手猛按住身下人的身体,随后贴在耳边用一种极其诱惑沙哑的嗓音说着,温热的气息环绕在耳边。另一只手触碰到韩秋燚心脏的部位,而后缓慢下滑,略过腹部握住了稚嫩的分身。

    “额…我…我只忠于主人您…”韩秋燚打着哆嗦小声的回答,并没有对毒篪的行为感到安心,虽然毒篪的动作、语气非常温柔,但是危险的气息从未消失,韩秋燚敏锐的感知度告诉自己,这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很好,既然你忠于我,那么…就要乖乖听话。”毒篪嘴角向上弯了一个弧度,深邃的眸子里尽是温柔,将韩秋燚轻轻推倒,将双手固定在头的两侧,但是并没有用专门束缚韩秋燚的金属软链,而是用了普通的皮质材料。

    “如果你不挣脱,我保证永远不会在束缚你,而且你也不用再带项圈。”毒篪一脸真诚的样子看着韩秋燚,就像在做一笔很大的买卖一样。等着韩秋燚给他答复。

    “我不挣脱…真的…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韩秋燚声音微微颤抖,任然抱着一线希望,只要能离开这个房间,其他貌似都不重要了。

    “乖~~~就在这…”语气中透着宠溺,一只手握住韩秋燚的分手上下套弄,分身上方的装饰一晃一晃的刺激着顶端。另一只手沾了沾身旁容器里的润滑剂探入了后方股缝,顺着褶皱顺时针转动。

    “额额啊…嗯啊…”敏感处被持续刺激着,快感随着毒篪的节奏一波波袭来,韩秋燚红着双颊,嘴唇微微张开,喘息声告诉毒篪此时的韩秋燚十分舒服,体内情欲急剧上升。分身硬硬的翘起,有着漂亮的弧度。股缝的手指慢慢钻入菊穴,手指不停的将润滑剂涂在肠壁上,敏感的肠壁也分泌出了大量肠液配合毒篪的动作。

    “舒服吗?”毒篪嘴角扬起一道邪恶的笑容。

    “啊啊…舒服…嗯啊…好舒服…”确实,如此温柔的爱抚,无论是谁都无法抗拒。或许毒篪不是要惩罚,只是自己过于紧张,只要乖乖配合好,男人应该就不会发作。

    “等下你会越来越舒服。”沙哑的雄性声音,就像魔咒一样使人无法抗拒,毒篪直起身,一腿挤进韩秋燚双腿间,一只手放出巨大的欲望,猛地进入了柔软湿润的菊穴,没有进入后的适应过程,而是直接进入疯狂模式。硕大的欲望在前列腺的凸点上重力碾压。

    “啊啊…主人…太快了…这样…啊啊啊…”突来的重击导致刚刚还在神游的韩秋燚瞬间被拉回了现实。由于前列腺被次次重击,导致分身上方分泌的前列腺液越来越多,最后顺着分身顺势流下,如果毒篪一直这样猛顶,不出一分钟,绝对会被干射的。

    “快?等下有更快的。”毒篪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起来,之前的温柔果然是暴风雨前夕。可能是由于之前要了两次,这次毒篪疯狂抽插持续了很久,最后才将j,,g液是释放在宫腔内。看着床上瘫软失神的人,轻轻走到床头“你看…又要晕过去了”说着回身拿出了两粒胶囊,一粒白色,一粒蓝色。

    “额啊…别别别…主人…不要不要不要…我错了错了…”顿时全身肌肉紧绷,瞳孔急剧缩小,拼命的摇头,这两颗胶囊韩秋燚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白色,强制射精。蓝色,虽然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韩秋燚当然不记得,这是防止晕厥的药,因为当时实在韩秋燚是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被喂进去的。

    “哦?错了?错在那里了?”毒篪摆着一脸疑惑的,如果这次韩秋燚能好好坦白,确实可以考虑不用药。

    “我…我我我…”我了半天也我不出个所以然,这时候脑子里全是这个药的恐怖经历,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毒篪。急的韩秋燚全身都是汗,眼神一直在毒篪面部跟手中的药物来回游走。眼神中的恐慌一览无遗。

    “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冷着脸,语气平静到已经不能再平静了,毒篪已经要气爆了,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不肯坦白。这次看来是要好好惩罚一次。

    “我~~~不要~~~”就像泄了气的气球韩秋燚终于哭了出来,让他自己吃下去,还不如给他一刀来的痛快,委屈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毒篪。

    “看来只能亲自动手了。”一只手猛的掐开韩秋燚的嘴,就在要将药送进嘴的同时,韩秋燚凭本能猛的挣脱了束缚,抓住了毒篪的手,他真的太害怕这个邪恶的药物了,就在回过神发现自己抓着毒篪的手,毒篪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韩秋燚马上意识到,快速的收回了双手“主…主人…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韩秋燚确实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看来你更喜欢你的专属用具。”猛地从床下抽出一条软链,套上韩秋燚的手腕,将双手收紧从新固定在头部两侧,同时脚腕也被一起束缚了起来。

    “别这样…主人…对不起…对不起…”看见金属软链,知道这次自己在劫难逃。原本精致白皙的面孔上已经布满泪水,四肢不停的睁着。

    一只手从新掐开韩秋燚的嘴,另一只手直接将两颗胶囊推入喉咙深处。来不及呕吐,两颗胶囊顺着食道滑了下去。

    “呕…”喉部突来的刺激导致一阵干呕,但是确什么都吐不出来。吃下去了…怎么办…是不是刚刚挣脱的时候应该扭断毒篪的脖子…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机会。

    毒篪从身旁拽过一个金属的推车,还有一个输液用的支架,支架上挂着一袋液体,袋子下方还挂着一条长长的皮质软管。推车一共三层,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器具。“我想想今天我们做点什么呢?”手指在各种器具上游走,好像很难决定的样子。

    “主人…您要知道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您想知道什么。”韩秋燚的分身已经开始硬了,之后10分钟一次的射精绝对是地狱。

    “要提示吗?”说着手伸向连接输液袋下方的皮质软管,毒篪眼光全在这条细长的软管上,手上慢慢晃动着。

    “要…”韩秋燚眼里含着泪狂点头。

    “肩膀上的伤到底怎么来的?我要听实话。”毒篪转过头盯着韩秋燚的眼睛。

    “额…这个…那个…”韩秋燚垂下眼角,橘色的瞳孔慌乱的四下张望。怎么办…要不要说…韩秋燚内心十分复杂,难道毒篪知道了什么?

    “看来…你更想有一段难忘的回忆。”说着一只手扶住勃起的粉色分身,在顶端轻轻一捏,分开了那个小小的出口。另一只手捏住软管抵住分身上方的小孔,缓缓插了进去。

    “啊…啊…那里…”皮质软管进入的瞬间火辣辣的刺疼,疼痛瞬间打断了韩秋燚的思路。

    毒篪将软管一再深入,感觉轻轻碰到了什么“呵…到底了…但是…还能更深…”说着手上轻轻给力,软管居然顶进了膀胱。

    “啊啊…好难受…拿出去啊…额额啊啊…”韩秋燚双手攥紧了拳,咬着牙忍耐着异物的入侵。

    “刚刚进去会有些不适应,多扩张几次就好了。”说着毒篪打开液体开关。

    一股冰凉的液体瞬间灌入膀胱,瞬间激起一阵尿意,本来分身此刻迫不及待的需要释放,但是无奈出口被堵住,硬生生将j,,g液憋了回去“额啊啊啊…主人…我想射…啊啊…别在进来了…”韩秋燚已经要受不了,此时想射,膀胱还被占据,被限制的欲望导致全身都在颤抖。

    “不行,一共800,全部喝进去。”毒篪嘴上说着,手指加大了灌输开关,很快袋子内的液体全部灌入了韩秋燚的体内。

    “啊啊啊啊啊…要撑爆了…主人…厕…所…我…啊啊啊…”小腹微微鼓起,强烈的尿意席卷这整个神经系统。j,,g液不停的从输精管涌出,但是都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忍住,这才刚刚开始。”毒篪冷淡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顺手从旁边取过一只金属棒,大约小拇指的粗度,很长。一手快速拔出尿道中的软管,体内的液体还来不及涌出,金属棒就快速的插入了尿道,分身顶端的小孔瞬间被撑大。

    “啊……疼……”一声惨叫,狭窄的尿道瞬间被扩张,强烈的疼痛感覆盖了所有欲望,韩秋燚瞬间两眼向上翻去,但是由于药物缘故意识并没有被中断。

    “尿…想…射…额…额…”韩秋燚已经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了,嘴里只是跟着本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

    “晕不了的,这感觉你知道的。”毒篪戏谑的说道,手上扶住金属棒的一端,开始搅动起来。

    “啊啊…主人…我说…猎妖者…我被猎妖者伤的…我是狐妖的儿子…”突来的刺激已经让韩秋燚无法在坚持,现在只想尽快解脱。

    “坦白了?但是…来不及了。”毒篪说着手里按下了金属棒的开关,瞬间金属棒在尿道里疯狂的震动了起来。

    第三十三章死神的爱抚(强制系列)高虐h 慎慎慎

    “啊…啊…啊…救我…谁都好…救救我…”眼睛睁到了极限,咬紧了后槽牙,被束缚的双手不停的挣扎勒出了红色的血印,分身中强烈的震感加重了膀胱的负担,韩秋燚的神经一根根的崩断,除了嘶吼,求救,只剩下激烈的喘息。

    “别激动,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我知道你行的。”毒篪语气中带着戏虐,眼中泛这一丝光芒,那丝光散发着…邪恶的气息。抬手握住韩秋燚滚烫的分身。由于得不到释放,分身已经肿胀到极致被憋成了深红色,体内药物促使分身每十分钟就要释放欲望,但是由于通道被堵死,每延迟一秒钟都是对精神的摧残。

    “额啊…主人…我真的…啊啊…别碰啊…不能碰”此刻的分身极度敏感,再细微的触碰都会导致精神崩溃。

    “放心,我给你的是全世界最美妙的体验,这次的体验我保证你终身难忘。”毒篪一脸的肯定,随后握住分身的手快速的上下要弄起来。

    “额啊~”韩秋燚一声惨叫,随后是全身剧烈的痉挛,金属大床随着晃动哐哐作响,这种感觉撕心裂肺,大脑已经停止了运转,这个时候韩秋燚只想死…花穴随着身体的摆动分泌大量的液体,不是流出来,而是一股股的喷出来,溅的毒篪全身都是。

    “这里很空虚嘛~看来你下面的两张嘴很需要被填满。”握着分身的手松开了,毒篪转身从一旁的角落里推出一台机器,机器的高度刚好高过金属床一些,机器顶端有上下两个并排巨大的按摩棒,按摩棒后方装着马达,毒篪将机器开关打开,两根按摩棒迅速的前后抽插了起来,马达的轰轰声表示着力度之大,速度快到肉眼无法看清。仅开了一下又关了起来。

    “小狐狸,这是按我尺寸特意为你定做的,这种速度与力度,我相信你会爱上的。”毒篪轻轻拍着邪恶的淫具,将机器推倒韩秋燚身下,固定在金属床上,两根按摩棒的头部已经插入了两个颤抖的小穴。

    “不要啊主人…我不该…瞒着您…我知道错了…”天啊~下身的尿意甚浓,还有被限制的欲望已经让韩秋燚面临崩溃,如果在被这种东西进入,一定会死的。光是看到那尺寸还有那速度,自己的身体就算恢复能力再好,也禁不起这种重创。两根巨物每秒至少抽插10次,已经不是人类的速度了。光是想想被贯穿的自己,简直无法想象。韩秋燚嚎啕大哭了起来。

    “仔细想~还有什么要跟我说”毒篪低沉的吐出一句。其实最让毒篪在意的是每次遇到问题韩秋燚总是无意的像吴浩求救。我的人,脑子里怎么能有其他男人!这次必须狠狠给这只狐狸上一课,遇到任何问题只能求他的主人。

    “我执行完任务…回来的…额额…路上…”韩秋燚断断续续的把经过告诉了毒篪,最后,身体僵硬全身紧绷着“主…主人…真的憋不住了…拿出来吧…”虽然膀胱正常的容积可以达到1000,但是用过药物的身体无法释放这是最痛苦的惩罚。

    毒篪很满意韩秋燚的解释,但是答案中没有毒篪最想听的,毒篪轻轻伏在韩秋燚耳边,一只手抓住已经涨得通红的分身“答案不完全…所以…继续…”毒篪语气更加温柔了,手上的套弄又开始了,随后,开启了身下机器的开关。

    “啊啊啊…救…命…啊…”两根按摩棒全是毒篪的尺寸,机器是没有知觉的,只是单纯以每秒10次的抽插进行活塞运动,可是韩秋燚是血肉之躯,此时的下身已经无法控制,膀胱被侵占,欲望被控制,机器疯狂抽动,无情贯穿体内脆弱的器官。前列腺的负担已经超出了承受范围,宫腔内的痉挛不断。身体所有机能都在超负荷运转。

    “记住,我,就是你的全部!而你,心里只能有我!懂?”毒篪的口气中透着浓厚的警告。不知道过了多久,毒篪发现韩秋燚的声音越来越小,反应越来越弱,而那台邪恶的机器却始终保持暴走状态,原本精致的分身已经肿胀到女人手腕的粗度,出口被严丝合缝的堵死。

    “…”韩秋燚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无法回答。橘色的瞳孔一直向上翻起,身体本能的剧烈颤抖抽搐,最后终于身体猛的一挺,整个人便没了反应。按理说使用了药物的韩秋燚不应该晕厥,唯一的可能就是…就是现在。

    毒篪迅速关闭了下身的机器,猛的拔出了尿道内震动的按摩棒,只见大量的白色液体喷了出来,随后就是膀胱内的甘油也顺势涌了出来,快速回身拿起心脏起搏器,猛的贴上韩秋燚的胸膛“砰”的一声,身体猛的一震!在第三次按压结束后只看韩秋燚突然用力抽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嗯啊…主…人…我真的…不敢了…”心脏停止跳动20多秒,让韩秋燚硬生生死了一次。醒来第一反应是全身轻盈且没有杂质,但身体却没有一丝力气。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极致的,痛苦的以及…美妙的。死亡的瞬间释放了全部欲望,这才是性爱的终极体验。

    “嗯”毒篪微微皱眉轻哼了一声。死神的爱抚给予肉体及精神都是毁灭性的。但为什么刚刚韩秋燚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自己会那么不安,这感觉从未有过。我在担心什么?

    毒篪解开束缚手脚的软链,轻轻吻住了身下的人,随后紧紧抱住全身冰凉的韩秋燚。片刻,将全身瘫软的韩秋燚抱回了自己的卧室放在大床上。

    “吃下去”站在韩秋燚面前举着一杯水一颗白色的药片。

    韩秋燚身体猛的一抖,慌张的眼神对上了毒篪。又是什么?不会还有什么要做吧…

    看出床上人的不安,毒篪不耐烦的撇了撇嘴“啧,你要还想硬着不休息,就别吃”毒篪将水杯硬塞到韩秋燚手里,一手托着药片伸到韩秋燚嘴前。

    韩秋燚惊讶的看着毒篪,毒篪眼中貌似有一丝担忧。韩秋燚愣了愣,张开嘴,毒篪将药片送了进去。韩秋燚端起水杯缓缓喝了一口将药咽了下去。

    “喂,叫吴浩…”毒篪直起身掏出电话,话还没说完,韩秋燚就伸出手拉住了毒篪的衣角。毒篪低下头看向床上低着头的韩秋燚。

    “不用了…主人”韩秋燚小小声的说了出来。

    毒篪犹豫了一下,随后挂上了电话“你确定?”毒篪抬了抬眉毛看着韩秋燚。

    “嗯…”韩秋燚轻哼了一声,但是手却没有松开毒篪的衣角。

    “留下?”

    “嗯…”

    简单的对话,剩下便是无声无息的夜晚。退去屏障躺上大床,男人揽过韩秋燚按在自己怀里,温热的手掌轻拍后者的背部,这是安慰吗?药物的抑制使得体内的欲望逐渐平息,随着身旁人的呼吸,渐渐进入了沉睡…

    第三十四章跟我一起去

    “嗖”一辆兰博基尼划破了夜空,一路狂飙。

    “切…可恶,王忠远家的狗还真多。”花御宁紧紧皱着俊眉嘴里骂着,左手扶着方向盘,整条右臂被鲜血染红。为了两周后的刺杀任务,花御宁潜进了王忠远的大宅察看地形,不料在撤离时被巡查的保镖发现,手臂及肩膀处挨了两枪。

    “额,遇见你真好,帮我安排手术,伤口必须尽早恢复。”花御宁直奔毒篪旗下的专属医院。进门后直接遇见了路过的吴浩。

    吴浩立刻放下手里的资料“喂~我是吴浩,四号手术室马上安排出来,叫人准备,马上上手术,嗯,对,人在大堂。”吴浩挂上电话,径直走到花御宁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此时花御宁额头上布满了薄汗,喘息微弱而急促,左手紧紧按着右臂,鲜血时不时滴在地板上。伸手扶着花御宁,让他就近坐下后,轻手轻脚的挽起受伤右臂的衣袖。

    “啧…怎么这么不小心?”按照枪伤的的位置来看,一枪应该嵌入了肩胛骨,另一枪应该是伤了大动脉。吴浩一脸凝重的盯着花御宁。

    “额…我大意了…”花御宁低着头虚弱的回答着,失血过多导致现在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

    这时,有几名护士及医疗人员推着医疗床,从远处跑了过来,几个人将花御宁抬上车,一个护士将血压泵套在了花御宁的小臂上。“吴院长,病人血压很低,需要输血。”护士看着吴浩随后将视线转到一旁护士身上“常华,准备验血型。”

    “不用,准备10袋b型血,马上送去手术室。”吴浩紧皱眉头说完,跟着一行人一路小跑,推着医疗车进入了手术室。

    次日下午,“额…”花御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输液的吊瓶高高挂着,伸手摸了摸脸,发现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侧头发现旁边一个护士正在整理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