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8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玉…我知道…答应我…活下去…”男人眉头紧皱一脸凝重接过婴儿,一手轻抚女人侧脸,深深的吻了上去。片刻,女人橘色的眸子闪闪发光,身体周围泛起浓重的雾气,银色的亮粉漫天飞舞,瞬间浮现出一条巨大的白尾扫散了雾粉。银色的毛发覆盖全身,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双橘色的眸子充满魔力,巨兽对天长啸,哀嚎顿时划破了夜空。没错,这是一只千年银狐雪玉。

    因爱上人类的雪玉遭到族群驱逐,与爱人韩风生活在人类的世界里,并且生下一名男婴,取名韩秋燚。但好景不长,因没有强大的族群保护,猎妖者们蠢蠢欲动,准备伺机猎杀,这天,雪玉身受重伤,无力在应付剩下的猎妖者,无奈离开爱人开始了自己的逃亡生活。

    “妈…妈…”韩秋燚疑惑的看着一脸温柔的雪玉,如此疼惜的望着自己。

    “小燚,20年来委屈你了,但是妈妈从来没有离开你身边…只是…我没办法留在你身边,猎妖者一直在追杀我,我不想连累你。”雪玉梗咽着说道。

    “猎妖者?刚刚那个男人?”韩秋燚回过神来,想起刚刚那个满脸煞气侏儒男“那…那个人呢?”韩秋燚左右看去不见男人踪影。

    “在这里啊”雪玉微微一笑,用手拍拍自己的肚子。原来刚刚的侏儒男正在追杀雪玉,恰巧发现了韩秋燚身上透着微微的妖气,本来才要下杀手,就被即使赶来的雪玉一口吞了下去。

    “你真是我妈妈?”韩秋燚再次确认着,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妈妈是异类而感到差异。

    “嗯”雪玉一脸认真的点了一下头。

    “那…您带我走。”韩秋燚一手扯上颈部的项圈“这个…您一定有办法。”如果是雪玉的话,一定有办法让自己重获自由。

    “你…不能跟我走…”雪玉垂下眼角,一脸悲伤的说道。

    “我不怕逃亡…我只想要自由…这…半年…我…”韩秋燚无论如何都想告诉她自己的经历,毕竟眼前的女人是自己唯一的亲人。

    “我知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只是…这是你们今生注定的缘分…我无能为力。”雪玉打断了韩秋燚的话紧跟着说道。

    “…”韩秋燚实在不敢相信居然连雪玉也无能为力。

    “小燚,我问你,你真的恨他吗?在恢复体力之后,你明明有机会也有能力杀他,但是为什么不动手?”雪玉直奔主题将问题抛给韩秋燚。

    “…”是啊,为什么呢?即使毒篪手上有遥控器,但是凭自己的速度,完全可以偷袭到他…难道…我…喜欢他?韩秋燚被自己给出的答案震惊了,拼命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你自己知道的,你们的牵绊早就从三年前就注定了,可能这条路会很辛苦,但是我的小燚最后会幸福的。”雪玉再次拥住韩秋燚,手掌轻轻拍着后者的背部安抚着。

    “没有办法吗?回去吗?”韩秋燚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挣扎开口问道。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雪玉放开韩秋燚,用额头轻轻贴上了后者的额头,话语用透着温柔和疼惜。

    忽然,雪玉的眼神犀利了起来,眼光中透着杀气“走,快走,他们来了。”一把拽起地上的人,催促这韩秋燚快点离开。

    “谁??谁来了??我不走。”突然的变化让韩秋燚紧张了起来,刚刚与亲人相认,他不要这样就离开。

    “走~~~马上~~~”雪玉表情突然扭曲,呲牙咧嘴喊了出来,眼中尽是狰狞凶狠,透着月光能清楚的看到身体周围冒着蓝色的…妖气!露出的上下四颗犬齿慢慢变长,瞬间显出了原形,巨大的银色狐妖,炸着全身银色毛发,张牙舞爪暴躁的狂啸,口腔内呼出的瘴气模糊了周围的空气,只能隐约看见远处熙熙攘攘出现了几个人影,冲着自己这边狂奔过来。

    猎妖者?雪玉撒发的妖气连韩秋燚都能感觉到,冰冷的,狂躁的,这么浓郁的挑衅是为了…掩盖我的气息…瘴气是为了模糊猎妖者的视线…看来留下只会拖后腿,这并不是自己擅长的战斗。韩秋燚冷静的分析,下一秒转身快速的朝反方向狂奔。回头隐约看见雪玉与7、8个猎妖者厮打了起来。眼中透着不忍,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毒篪别墅大门突然响了起来“韩少爷,您回来了。”管家开门后轻轻弯曲身体恭敬的说到,韩秋燚步伐沉重,蹒跚着走到毒篪身边。

    “晚了1小时26分钟”毒篪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了看表冷冷的说着。

    “抱歉…路上发生了些…状况。”韩秋燚侧过头,左手努力按着伤口,鲜血顺着黑色的紧身衣滴滴答答流着,感觉这次的伤口愈合速度极慢,貌似猎妖者的武器能压制细胞愈合。眼前阵阵发黑,最终倒在毒篪脚下。

    “叫吴浩过来”毒篪皱着眉头不耐烦的交代了管家一句。

    第三十章谎言的代价(高h)

    次日,正午阳光射进屋内的大窗,吴浩疲惫一脸疲惫的走下楼,四仰八叉的倒在一层客厅的沙发上,完全没有顾忌坐在对面沙发上男人内张臭脸,一双黑曜石般的双眸死死盯着眼前这个仰面朝天的吴大医生。

    “别他妈装死”毒篪说着一脚踢上吴浩的膝盖。

    “哇…”吴浩一个用力坐了起来“我说…毒老板,我在楼上忙了小12个小时,您老不限慰问我,还踹我,唉~~~呀~~~我现在已经不是我了,我只是一具躯壳。”一脸的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

    “你在跟我没正型,我就让你变成一具真正的躯壳”毒篪臭着脸,仔细看能发现一张英俊的脸上多了两个…黑眼圈…

    “得得得…怕了你了。”吴浩撇着嘴,一只手抓着头“哎~篪我跟你说,这次你家小猫受的伤可不一般,伤口明显不是子弹所为,应该是刀~或者是剑之类的利器刺穿了颈部与胸部的交界处,注意,是穿透。”吴浩突然变得一本正经双眼盯着毒篪。

    “他不是恢复能力很好吗?”

    “确实,我也怀疑过,这种皮外伤对韩秋燚来说应该不足挂齿,但是在化验血的时候,他的血液里好像有类似某种的毒素,抑制了自我细胞修复,导致伤口愈合非常缓慢。当然,伤口我已经缝合过了,该做的处理也ok,但是我想这次的恢复期应该不会短。目前,还在发烧中。”吴浩说完顿了一下紧跟着“对了,篪,你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我怀疑韩秋燚是跟某种动物的混血吗?”

    “记得,是有答案了吗?”毒篪记得确实当时因为花御宁跟七迦的出现打断了这段对话。

    “我很负责的告诉你,血液排查出来了,内种动物是…狐狸。”吴浩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毒篪。

    “你在耍我吗?还是说你活够了?”毒篪轻哼了一声,身体向后靠去,双手环在胸前。

    “靠~篪,你能不能别老威胁我生命啊~我说的是真的,化验单你要不要看?嗯?”吴浩一脸委屈,转身拿出化验单递给毒篪。

    “……”韩秋燚真是人跟狐狸的混血,那么说…难道…毒篪抬起头视线对上吴浩,像是在确认。

    “额…我跟你想的差不多…”吴浩撇了一下嘴,双手摊开耸了耸肩膀。

    “半妖?”许久毒篪嘴里吐出两个字。

    “这个你得问他,我只研究人,仙魔这事,您得请道长。我不行了,我先歇了。”吴浩调侃道,随后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起身走向自己的临时休息室。留下正在苦思的毒篪一个人坐在客厅里。

    原来大名鼎鼎的白无常不是人类,这事…毒篪想了很久,嘴角微微翘起一丝邪恶的微笑。

    欧式铁艺大床上,右肩肩膀缠着厚厚的纱布,气息非常紊乱,嘴里胡乱说着什么“嗯…妈妈…不…别…过去…啊啊…住手…住手…”韩秋燚猛地睁眼坐起了身,眼中尽是恐慌,随后一只手死死伏上额头“额…疼…”

    “醒了?”房间内窗边出现一个声音。

    “额…主人???”韩秋燚努力望向窗边,阳光照射在男人身后,看不清男人的正面,只能凭着声音感觉应该是毒篪。

    “是不是要向我交代什么?”说着毒篪慢慢走到床边,由上至下注视这床上的人。居然给我昏迷了4天,自己都快等不住了。

    “额…任务…完成了。”确认是毒篪后便低下了头,小声的说着。自己居然还是回来了,连雪玉都说没办法的事,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4天前新闻就报过了,我是说,你的伤。”毒篪并不想直接问,而是要韩秋燚自己老实的交代。

    “伤…那个…没什么…被袭击了而已。”韩秋燚像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心虚的回答。如果让毒篪知道自己不是人类,不知道还有什么等着自己。

    “原来现在的保镖都改用剑了,你知道欺骗我的后果。对吗?”毒篪话语里尽是不屑,而在“欺骗”两个字的地方加重了语气。

    床上的人猛地打了个冷颤“没…没有骗…唔…”正在为自己找退路的时候,毒篪猛地掐住了韩秋燚的下巴强迫这四目相对,被捏的下巴一阵疼痛。

    “既然已经醒了,想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说着毒篪另一只手掀开盖在韩秋燚身上的被子,两颗穿着乳环的蓓蕾猛地露了出来。

    “啊…主人…别…拜托…”韩秋燚此时还十分虚弱,双手支在毒篪的胸前希望能推开眼前的男人,阻止毒篪手上的动作。

    “乖~身体不好就得赶紧吃药。”毒篪贴在韩秋燚耳边轻轻说着,同时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u5药剂。

    “啊…啊…不要…不要那个…主人主人…”看见了u5韩秋燚就像老鼠看见猫,吓得全身哆嗦,嘴里不停的求着,双手改为死死抓着睡裤,不让毒篪褪去。

    “想被绑吗?”毒篪直起身,松开了挣扎的韩秋燚。就好像要韩秋燚自己选一样。

    床上的人双手紧紧抓着裤子,耸起肩膀不停地抖,眼中透着慌乱,怎么办…怎么办…不想被束缚…可是…可是…挣扎了许久韩秋燚最终侧过头,紧紧闭着双眼,四肢放松下来。

    “好乖…这就对了,顺从我。”毒篪轻轻微笑,语气温柔,一只手抚摸着韩秋燚的侧脸,慢慢向下滑,轻轻拉了拉乳环,嘴却吸上了另一颗蓓蕾,舌头不停地挑弄乳首与乳环,轻轻用牙齿咬住乳环并且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拽着。

    “嗯…恩啊…”韩秋燚尽量压低声音,避免被快感带着走,被扯动的蓓蕾传来了轻微的疼痛和阵阵酥麻感。

    抚在蓓蕾上的手指慢慢向下滑动,围着肚脐轻轻画圈,转动肚脐上的脐环,轻柔的拧动这。毒篪的呼吸声变的十分缓慢,熟悉身下人身上所有的敏感点,不停地给予韩秋燚阵阵快感。手顺势进入睡裤,握上了已经半硬的分身,上下套弄了起来。

    “额啊…主人…那里…别…嗯啊啊…”敏感处被肆无忌惮的套弄,再也忍不住的呻吟了出来。这样一句身体根本无法抵抗毒篪的手法,就像狗一样忠诚。

    “这里…湿了呢…”毒篪嘴角微微一笑,扶着分身的手,轻戳分身顶部的小孔,不时拨弄分身顶端的装饰。

    “啊啊啊啊…别…别这样…”感觉毒篪手上的速度加快了,双手拼命的抓着床单,身体僵硬了。

    毒篪手里一个用力,感觉炙热洒在了手掌上,身下的人不停地抖动着“呵…这就射了?看来还需要抓紧训练啊。”毒篪将手拿了出来,抽动床头的纸巾,擦去手中的液体后将韩秋燚的睡裤褪去。

    右肩裹着厚厚的纱布,身上白皙透着红晕,胸口不停地起伏,粉嫩的分身已经疲软下去。这样的韩秋燚看起来就像一个破碎的娃娃。

    毒篪俯身来到韩秋燚两腿之间,将两腿大大打开,一手按上蜜豆,左右转动。在分身高潮过后,下方的花穴已经动情的湿润了,另一只手将两根手指插入花穴,花穴在被插入的瞬间涌出了大量的爱液“啧啧…刚插进去,就喷了我一手…为什么我的宠物这么淫荡?”毒篪的淫话导致韩秋燚一阵哆嗦。

    “没…我没有…”花穴被插入手指的瞬间,挥之不去的快感传入四肢百骸,全身一瞬间紧绷。

    “是吗?那这样呢?”毒篪两根手指快速上下扣弄,每一下都顶在敏感的g点上,大脑已经无法跟上身体的快感。

    “啊啊啊啊…额啊…主…人…别弄了…要来了…啊啊啊”瞬间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出了花穴,韩秋燚紧绷的身体不停的痉挛,感觉灵魂已经脱离了肉体,沉浸在情欲的海洋里。

    “啊…你太坏了…潮吹了…床都被你弄脏了…必须惩罚你。”毒篪嘴里笑着,快速的分开花穴,将u5直接插进了花穴,闯入了宫口直奔宫腔。

    “额啊…疼…里面好疼…”趁着韩秋燚高潮未过,突然进入狭小的宫口,导致床上的人瞬间睁大双眼,撕心裂肺的喊了出来。双脚不停的摆动。

    没有理会身下人的喊叫,一口气将冰凉的药液挤入脆弱的宫腔,子宫内瞬间被填得满满当当,液体顺着输卵管流入卵巢。“忍住,别动。”毒篪说着一只手从床上方拽下一条软链,示意韩秋燚如果在乱动就要开绑了。

    低头看见毒篪手中的软链,韩秋燚眼中含着雾气,咬着牙努力忍着下身的痛楚。“主人…真的很疼…快裂开了…唔…好胀…”

    “很快就好了,你不是很喜欢吗?”毒篪说着一手捏上蜜豆,来回搓揉。手法相当粗暴,导致脆弱的蜜豆快速充血立了起来。

    “咦啊…啊啊…那里…不可以…啊啊…”蜜豆被无情的蹂躏着,蜜豆上的装饰跟着左右晃动,下身已经一片泥泞,高潮一触即发。

    “是不是开始感觉舒服了?不疼了?”毒篪加大了手里的力度,只见蜜穴中又挤出几股粘腻。“呦?你流了好多口水。你果然是个淫荡的小妖精。”

    “主人…啊啊啊…那里要…高潮了…额啊啊啊…”蜜豆瞬间胀大,粉红的花穴上顶着一颗葡萄大小的红色快乐豆。爱液疯狂的涌出花穴,引得韩秋燚身体再度痉挛。

    “差不多了,我开动了。”毒篪手里抽出u5的容器,将粗大的分身抵上穴口,来回摩擦。

    “唔…主人…主人…别…求您…轻点…”韩秋燚这时知道毒篪已经箭在弦上,10头牛也拉不回来。只希望毒篪能温柔的进入,不要伤了自己。

    作者的话韩小受…你个不说实话的坏孩子…我们先来个温和的啪啪啪…在来整理我们的鬼畜猎奇游戏…hohoho我说过会满足你们这些爱吃肉的小朋友,我们开始不断升温…还有,感谢支持我的同学,看到你们的留言我就全身是力啊…对了,我来普及一下很多小朋友不知道小攻小受的名字怎么念。请跟我念…毒篪(du chi)韩秋燚(han qiu yi_)。好…下课…

    第三十一章永无休止的侵占(激h)慎入

    “我,拒,绝”毒篪嘴角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一个字一个字的吐了出来。瞬间猛的一顶,整个巨物立刻整根进入,直击最弱的宫腔内膜,巨物穿过宫口的时候有明显的撕裂感。

    “啊啊啊啊…撞到…底了…哪里要…坏了…主人…额啊啊…”下体突来的贯穿导致子宫剧烈痉挛,此时韩秋燚已经不知道是哪里受了伤,强烈的痛感瞬间遍布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瞬间头部向后仰去,橘色的瞳孔剧烈的颤抖,死死的咬住牙关,从嗓子眼挤出了一句不连贯的话。

    巨大并且坚硬的分身穿透身体的那一刻韩秋燚全身僵硬,导致毒篪的分身死死卡在宫腔内无法移动,有那么一瞬间,毒篪觉得自己的兄弟都快被夹断了,自己顿时也疼出了一丝薄汗。但是为了惩罚这只说谎的小妖精,强忍着疼痛硬是大力的抽插了起来,几乎每一次都整根退出花穴外,再狠狠的顶到底。来回反复的扩张脆弱的宫口。低头看见花穴入口处被带出了丝丝血迹染红了被单,突来的视觉刺激居然使毒篪更加兴奋,感觉分身居然又大了一圈,分身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反复的重创导致身下的人已经全身瘫软,痛苦的呻吟着。

    “额…额…主…人…要…啊啊…死了…轻点啊啊啊…别来了…不要…动了…真的…好疼…”目前的疼痛感已经盖过了快感,这是真正的惩罚,下体被撕裂让韩秋燚此时痛不欲生,不停的求饶。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顺着眼尾滑落在枕头上。

    “这不就是你要的感觉吗?嗯?你这淫乱的妖精”毒篪身下发着狠,嘴里也没饶了韩秋燚,虽然身下的人确实顺从了很多,在没注射禁药的情况下也不激烈反抗,但是,必须要让韩秋燚知道必须对自己彻底臣服,毒篪在吴浩的心理暗示下已经释怀了很多,但毕竟自己本身并不知道,现在的毒篪对韩秋燚的感觉连他自己也不清楚。韩秋燚的隐瞒只能激起毒篪更强烈的征服欲望。

    “啊啊啊…不是…我不是…妖精…”听到毒篪说自己是妖精,韩秋燚忍着疼痛本能的反驳,他认为毒篪只说嘴上说说并不是真的知道,毕竟自己也是才知道不久。只是韩秋燚似乎忘记了,吴浩的医学领域已经大到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是吗?那你是什么?嗯?”毒篪一脸不懂的样子盯着身下的人,就跟自己真不知道一样。下身的动作更大更快了,脆弱的宫腔禁不起如此残暴的摧残,整个宫腔内开始收缩并且阵阵痉挛。

    “额啊…主人主人…求求你…要顶穿了…好疼啊…啊啊…我…是您的…啊…”韩秋燚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毒篪的巨物狠狠的顶在了深处,一股灼热的液体瞬间灌进了宫腔,这种感觉简直比死还难忍受,终于无法忍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毒篪将巨物退出了宫腔,没有理会身下昏厥的韩秋燚,反而将韩秋燚翻了个身,韩秋燚整个人跪趴在床上,后门大敞。毒篪将花穴流出的爱液抹在了微微颤抖的菊穴上,直接插入了一根手指,来回搅弄直至后穴能承受四根手指的时候,不由分说的又将巨物一次性插到深处直击肠壁上脆弱的前列腺。

    “啊啊啊…”一阵酥麻的灭顶快感唤醒了晕厥中的韩秋燚,毒篪这次越发的凶狠,击击命中要害,导致前面粉红的分身禁不住的翘了起来,来回摇摆,渴望着更多的爱抚。

    “嗯?醒了?醒了就叫出来!”毒篪用巨物猛顶韩秋燚敏感的前列腺,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既快速又响亮。

    “啊啊啊…额啊…不行了…要射了…射了啊啊…”最终阵阵快感导致没有任何爱抚的分身猛的射了出来,前列腺已经被一次次重击撞到几乎麻木了,韩秋衣的嘴角已经挂着口腔内流出的银丝,眼神扑朔迷离,声声娇喘刺激着毒篪的脑部神经。

    “嗯,我也快了,但是我要给这里”毒篪猛的拔出后穴中的巨物,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又一次撞向花穴深处的宫腔。

    “啊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韩秋燚感受到花穴内部器官再一次受到侵犯,剧烈的疼痛紧跟着冲进了全身的骨髓,宫腔内再一次被填满,内部的j,,g液喷洒在宫腔的同时花穴居然剧烈颤抖这潮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