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7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客厅内,吴浩在书桌旁有一下没一下的翻动着手中的书,管家站在楼梯旁看这正在下楼的主人恭敬的对毒篪行礼“少爷,花御宁和七迦正在来的路上。”

    “嗯,知道了”毒篪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向后轻靠挥了挥手一挥示意管家退下。

    许久,“浩……”

    吴浩抬起头向毒篪走过去,坐在了毒篪对面“怎么?有什么心事吗?”看着一脸凝重的毒篪,大概猜到毒篪正在困惑,或者说内心正在斗争。

    “最近常梦见小楠,小楠貌似…很悲伤,知道是梦,但是感觉却很真实,是不是我这么做,让他对我这个哥哥很失望?”毒篪轻声说道。

    “很早我就说过,小楠不希望自己哥哥活在仇恨里。所谓的仇恨其实是你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吴浩用中指和食指推推眼镜心里明白,这半年里由于韩秋燚身体的原因,自己经常会留在毒篪这里,因此也有机会暗地对毒篪进行心理暗示…虽然他更希望毒篪主动接受催眠,那样效果会来的更快,但是顾及毒篪高傲的性格…只能暗自进行被动的治疗方式。

    “或许吧…”毒篪深深叹了一口气。

    “仇恨会让人迷失自我,我希望篪你能做回自己。无论是对小楠还是你自己…当然,还有韩秋燚都是解脱”吴浩知道毒篪接下来的报复计划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但尽量吧…毕竟不希望自己多年的朋友落得万劫不复。

    沉思了许久,毒篪一直蹙着眉头像在想什么似的,吴浩也没有给予打扰,只是默默的看着“那个药…效果怎么样?”毒篪抬起头突然问道。

    吴浩一愣“u5?”

    “嗯…”

    “对于这款药剂,我还是要重申,一个月内使用最对不能超过10次,药本身并没有副作用,只是提高雌性激素,促使母体排卵。但是如果不加限制,就算韩秋燚的恢复能力极佳,也会导致子宫移位,加上本身女性器官的短小,长期经受重创会破坏宫腔内膜…虽说进入内部能增加受孕率,但这种强行进入内部的行为,我并不赞同,这会对承受者的身体负担加重,毕竟宫腔内本不应该承受这种刺激。”吴浩很认真的从医学角度上分析这。

    “那受孕几率是多少?”毒篪追问。

    “每月10次的话,大约2个月内会有结果。”吴浩解答“但是,我不明白~篪你为什么一定要韩秋燚?”吴浩认为如果需要延续后代…真正的女人不是更合适?

    “我要他把小楠还给我,这是他的义务,他应该庆幸自己有这样一具身体,可以不用接受身体改造。”毒篪眼中冰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

    “…”吴浩倒吸一口冷气,仇恨能使人变成魔鬼,难道心理暗示还是太弱了?如果实在不行,就强行进行催眠。吴浩心里盘算着。

    “接下来,我准备放他出去。”毒篪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

    “放他走?篪你要给他自由?”吴浩眼中闪过一丝喜悦~“我需要的是真正的服从,从身体到内心。”毒篪仍旧冰冷。

    “……”没有…还没有,仇恨就像扎在了内心的深处…挥之不去。

    “还有,关于他的身体,你研究的怎么样了”看见沉思中的吴浩,毒篪突然问道。

    “嗯?…哦!…之前我怀疑他血液中含有其他成分,在研究分析后发现,韩秋燚的血液中貌似混合这某种动物的基因,但至于哪种动物正在排查中。”吴浩回过神来,对毒篪的问题做出解答。

    “动物?人怎么可能有动物的基因。”这太不科学了,毒篪表示非常不理解吴浩的说法。

    “是的,这确实很不可思议,我也没有见过如此特殊的情况,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目前猜测…仅仅是猜测,韩秋燚可能是人和某种动物的混血…这种动物应该是…”就在这时吴浩的话被打断了。

    管家突然走了过来“少爷,花御宁和七迦到了,是不是请他们进来?”管家询问道。

    吴浩站起身站到毒篪身后“请他们进来吧”之后给了管家一个肯定的眼神,管家便退开了。

    看来现在需要整理最后一步了。王忠远…我们的旧账该好好算算了。毒篪坐在沙发上,暂时放下疑惑,眼内透着凶狠,在内心默默盘算着复仇的最后计划。

    第二十七章部署

    管家在前带路,后面的花御宁动作优雅的像贵族一样的,深紫色的头发绑了一条小辫子在脑后,眼神中透着不屑看着身边的男子,旁边出现的男人一身西装革履,黑色的短发下透着一张英俊的面孔,面部冷峻基本没有表情。

    七迦,毒篪掌管的寰世集团负责人,负责管理毒篪手中所有的白道生意“老板”七迦对着毒篪恭敬的点点头。

    “嗯,都来了。”毒篪应和着。

    “老大,您叫七迦和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花御宁倒是很明白的先开了口。毒篪手下分工清晰,毒篪自己负责黑道买卖,白道由七迦负责,而自己负责叱咤帮内所有分支的管理,如今同时叫了他们两个过来必定是有什么大事。

    “七迦,给你2个月时间收购忠远集团旗下的金融机构、房地产等相关企业,相信你也应该注意到忠远集团的股票一在暴跌,我这边已经切断了他们与美国、泰国、俄罗斯以及日本的军火渠道,剩下的你应该明白。”毒篪语气中透着霸道。

    “是,七迦明白”七迦肯定的回答,既然老板已经做好了铺垫,那么剩下的就是收尾工作,看来老板切断了王忠远后方的资金来源是为了一击致命。

    “帮内能够独立执行高级任务的杀手一共有多少?”毒篪视线对上花御宁。

    “额…加上我,三名”所谓高级任务就是要有独自潜进敌方内部执行任务的高级杀手,包含极高的判断力、绝佳的身手以及考虑事物的周全性,并且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独立脱身,众多方面综合素质。花御宁仔细在脑中筛查相关人员的资料。

    “这次我要你带上另外两个,活抓王忠远。”毒篪平静并且肯定的说着。

    王忠远很少就离开府邸,不说王忠远的近身保镖,光是内栋大宅内部布满机关,巡视人员大约会在上百人。仅凭三个人,就算是顶级杀手,也十分困难,况且还要活抓目标。花御宁皱眉考虑着作战规划。

    “当然,行动前我有特别的人支援你,给你一个月准备期。”毒篪补充到。

    “特别的人?谁?”花御宁不解,不知毒篪所说的人是谁。

    “白…无…常”毒篪一字一句清楚的吐出口。

    “什…什么…白无常?传说他已经消失很久了,难道他在…这里?…”花御宁实在不敢相信,睁大了眸子看着毒篪。

    “回去做你该做的准备,一个月后来我这领人。”毒篪说完示意花御宁和七迦离开。花御宁还想说什么,就被管家领着走开了。

    看着离开的花御宁和七迦,吴浩绕到毒篪面前不解的看着毒篪“篪…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让韩秋燚参加这次行动?吴浩实在想不明白。

    “当时指使手下雇佣杀手,杀死弟弟的人不就是内个姓王的吗?如今,是置他于死地的时候了。”毒篪端着杯子边喝着咖啡一边说道。

    “我知道,我是指为什么韩秋燚也要参加这次的行动。”吴浩实在无法理解毒篪到底在想什么。

    “被自己派出去的杀手回来追杀,这个游戏是不是很有趣?”毒篪半眯着眼睛语气中透着不屑,轻声哼了两声。

    “但是韩秋燚的身体…突然执行这种任务会吃不消的。”

    “所以,近期我就会把他放出去…做一些暖身运动。”毒篪嘴角微微一抬。

    脱离了药物控制已经一星期了,感觉全身的力气又回来了,韩秋燚站在窗边活动这手指。半年了,这感觉都要遗忘了,闭起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下来,要杀了他吗?杀了他就能自由,只要杀了他就算带着项圈也无所谓。还是…正想的出神,突然发现了熟悉的气息,韩秋燚突然睁开眼睛转头望向门口。

    “主…主人…”韩秋燚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还是这么敏锐,感觉好吗?”毒篪嘴角微微翘起,面冲韩秋燚走了过去,发现此时的韩秋燚双拳紧握,自己每前进一步,他就后退一步。最后韩秋燚的身体靠上了墙壁。

    毒篪单手抬起韩秋燚的下巴“是不是在想要如何杀死我?然后在做逃跑的打算?嗯?”毒篪的眼神就像刺穿韩秋燚一样,手里举着项圈的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

    “唔…没有…我没有…”韩秋燚垂下眼角不敢直视毒篪的双眼,以往的经历让韩秋燚的身体牢牢记住了毒篪的手段,就算没有药物的控制,光是身体上的触碰还是让韩秋燚瑟瑟发抖。

    “记住,这具身体是我的,你现在是在赎罪,只有我才能让你得到解脱,现在用你的行动告诉我,你对我的忠诚。”说着毒篪松开了捏着韩秋燚下巴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食髓知味的身体促使韩秋燚轻轻跪在毒篪双腿间,伸手解开毒篪的裤子的皮带,拉开拉链,褪去最后一层屏障。只看一只沉睡的巨龙卧在双腿之间,韩秋燚脸颊微微泛红,双手捧起柔软的巨物,轻轻吻了上去,在纤细的双手来回爱抚之下,巨龙逐渐恢复了狰狞的面貌。一口含住分身顶端,慢慢吞入口中,直到分身全部进入口中,喉咙稍稍适应便开始慢慢前后动了起来。

    毒篪一只手插入韩秋燚的银发之间,眼睛微微眯起,显然对身下人的服务十分满意。经过了许久,毒篪两手扶住韩秋燚头部两侧快速的动了起来,太快的冲刺导致喉部严重不适,一股热流直接灌入了食道。

    “咳咳咳咳咳…”韩秋燚一手擦着眼角渗出的泪水,一手捂住嘴一直咳嗽,显然是射到了深处。

    “很好,真温顺,接下来我有个任务给你。”一边系着皮带一边对身下跪趴着的韩秋燚说着。

    “任务?”韩秋燚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望着毒篪,没听错吧,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这栋房子了。

    “如果我没记错,你应该是个杀手,下楼去,你的东西管家已经准备好了,剩下的管家会交代给你,但是你记住,6个小时后如果你没有完成任务,或者擅自逃跑,你知道的…我会找到你。”毒篪嘴角带着微笑,轻轻扶起地上的韩秋燚,吻上了粉色的嘴唇,手指轻轻划过颈部的项圈。

    随后,转身走像大门“跟我出来”一句话将神游的韩秋燚拉了回来。长长的走廊上跟在毒篪身后,现在前面的人毫无防备,这样冲上去,拧断他的头,应该不费力。一边想着身体就想有进一步动作。

    毒篪突然晃晃手中的遥控器,甚至连头都没有回,看来自己的想法毒篪一清二楚。不能出手…

    来到大厅看见管家手中托着意见黑色皮质的黑色衣服,还有…自己的面罩和玉骨,异常激动的韩秋燚马上冲到管家面前结过了东西。

    “韩少爷,这次的任务都在这里。”管家恭敬的说着递过一个信封。

    第二十八章猎妖者

    风声沙沙夜幕降临,只见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四周暗藏杀机,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隐约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处别墅。离开毒篪已经2小时,嗅着熟悉的味道,透过面罩过滤的空气干净且没有杂质,橘色的眼睛映在黑夜中闪出一丝杀气。一个纵身跃进别墅大院,双手支撑地面,俯身隐藏气息,左右观察没有异动后,将身影退回了黑暗中。活动了右手的金属猎爪玉骨,深吸一口气,只感觉灵魂融入了玉骨催促着快些行动,太久没有厮杀的身体无比渴望血液的滋润,微微眯眼,面罩下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这个感觉…那个索命的白无常回来了。

    猎物处于别墅二层的某个房间,躲过监控来到别墅墙边,看准方位顺着墙壁缝隙贴身攀上二层窗户,察觉身边左侧出现了脚步声,一个全滚翻,贴上墙边,2名黑衣保镖正在巡查,经过韩秋燚身边时,猛地一个闪身出现在保镖面前,右手玉骨直接插入其中一人胸腔,左手举起配戴静音器的枪,一击射穿了另一个保镖的前额。瞬间两名保镖同时倒地,抽出右手插在胸腔内的玉骨,血液的滋润让神经顿时兴奋了起来。继续探索发现有一扇气派的大门,门口仍旧有两名黑衣守卫,一人站在大门一边双腿分开,双手背在身后,看来大鱼是在这里了。

    右手猛地向下一甩玉骨前端出现一只分体尖刺,暗处,橘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的两人左手开枪,同时将右手玉骨针掷出,只听两声闷响,门口两人双双倒地。轻轻走到大门口一只手拔起插在尸体头部上的玉骨针,听见门内一个男人“外面什么事?”韩秋燚轻轻推开门,房内一个大约50岁的男人正看着门口“你…你是什么人?”

    不紧不慢走进房间说着“白无常”韩秋燚映着灯光眼中闪出浓重的杀气。

    男人一听转身要拿桌上的枪,韩秋燚右手猛地一甩,玉骨刺猛地扎进男人左腿的膝窝。

    “啊~”男人左腿立刻跪倒地上,鲜血顺着腿流了出来。

    “嘘…不要动…不然身体会痛。”韩秋燚边说便走向男人,从后面左手环上男人的脖子掐住对方的喉咙,将右手玉骨抵上男人的背。

    “住…住手…谁派你来的?”男人恐慌的问道。

    “毒~篪~”韩秋燚眼睛微微一咪缓慢的吐出两个字。

    “别…别杀我…你要什么?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三倍…三倍…毒篪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三倍。”听到毒篪的名字男人更加慌张了。

    “抱歉…他给我的…你给不了…”韩秋燚贴在男人耳边轻哼一声,瞬间右手一个用力,刺入男人背部,只听骨骼碎裂的声音。手中的男人便无声的瘫软了下去,倒在地上。

    解决完手里的事,韩秋燚瞬间从窗户翻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树林,准备返回。返回途中风声忽忽略过耳边,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回到车上,就算大功告成了。这时突然身后出现一道杀气,凭着本能,侧身一闪,贴着面部飞过一只奇怪的暗器,难道是追兵?韩秋燚停住脚步迅速转身,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奇怪的男人。

    男人一脸横肉,穿着略显古怪,明显的侏儒身材。“什么人?”韩秋燚皱眉发问,感觉此人来者不善,更不像内栋别墅主人的随从。

    “嘿嘿嘿…你就是雪玉生的小畜生吧…老子用鼻子就能闻出你身上冒着的那股骚味。”男人嬉皮笑脸的向韩秋燚走过来。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韩秋燚的知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十分危险,猛地一个后跳,让自己与男人保持距离,男人虽然咧着嘴笑,但是全身上下的杀气甚浓。

    “吼吼哈哈…看来你还不知道啊…这样也好,抓不住大的,抓了你这个小的,大的也跑不了。”说着男人从身后扯出一叠纸,嘴里嘟嘟囔囔的念着什么,猛地朝韩秋燚扔了过来,韩秋燚迅速躲闪,但由于数量很多,密密麻麻的纸张,最终有2、3张粘到身上,低头发现,贴在身上的纸像是什么…符咒吗?顿时身体就像被绑了千金石一样难以挪动。伸手要去撕,结果发现只要手指触碰上去就刺痛无比。

    侏儒男冲上来将身后的长刀抽出,直接刺了过来,韩秋燚用尽全身力气做出躲闪动作,但长刀还是从锁骨部分直接刺了进去,穿透了身体。在长刀抽离身体的时候,鲜血猛地涌出…就在第二刀就要落下的时候,韩秋燚本能的闭起眼睛。

    “啊呀……”一声惨叫便听见一声闷响…

    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个白衣女子,宛若天仙一般,眼睛…眼睛居然跟自己一样…橘色…

    “你…你是…?”韩秋燚感觉眼前的人陌生又熟悉。

    “小燚…伤的重不重…”女子一脸担心,蹲下身子,着急这查看这伤口。

    “唔…没事…”看着女人温柔的动作,顿时觉得全身都温暖起来。

    女人手贴上身上的符咒,猛的向上一抬,符咒居然立刻烧成了灰,低头查看身上的刀伤后才重重呼出一口气“还好…只是穿透了皮肉而已。”

    “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虽然眼前这个女人救了自己,但是还是不喜欢别人距离自己太近。

    “我是你妈妈…小燚…”女人眼中尽是温柔,伸手将韩秋燚揽入怀中。

    “妈…妈…?”这个词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自己的字典里,一时傻傻的愣在了原地。

    女人松开韩秋燚四目相对,韩秋燚眼中尽是疑惑,女人伸手摸上韩秋燚的头轻轻说到“傻孩子,我叫雪玉,是你的妈妈,对不起。”说到这雪玉梗咽了“在你出生不久我就离开了你们父子,你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雪玉侧过脸默默流下泪来。

    第二十九章牵绊

    夜晚,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一双橘色的眼睛含着雾气,拥抱着眼前的男人“风~对不起~他们…他们来了…我…我…我必须走了…照顾小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