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5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不知过了多久,韩秋燚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突然一声“抬头”倒是让韩秋燚的神经绷了一下。轻轻抬头看着毒篪那张散发着君王般气息的面孔。

    “你是什么?”

    韩秋燚突然一愣,轻轻低下头侧过脸,双瞳望着地面。“我…我是毒篪主人的奴隶…我的身体…愿意随时~~~~唔…唔…”突如其来的吻让韩秋燚顿时睁大了眼睛,毒篪左手按着韩秋燚的头后,硬压了上来。这亲吻来的如此霸道,韩秋燚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撬开了牙关,对方就像要吸走他的灵魂一样,缠住了他的舌头,感觉毒篪的舌头硬送了过来,好深的吻,自己的喉部已经感觉到了舌头的刺激,之后慢慢将自己的舌头拽出了嘴外,被用力的吸吮着。一边吻着,毒篪的另一只手一直游走在韩秋燚胸前的两颗蓓蕾上。韩秋燚顿时慌了起来,两只手紧紧掐着毒篪的肩膀,这样强迫的吻充满着冰冷?炙热??脑中已经无法思考了,废了好大力气,毒篪才将嘴抬了起来,两唇之间拉开了连在一起的银丝。

    “唔…不要…很疼…真的…”韩秋燚挣脱后,不敢直视毒篪,羞得两侧脸颊绯红,诺诺的说着。这样的吻从来没有过,而且接下来可能会被…想到这里韩秋燚还能感觉到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

    无视,直接将身下的人猛按到床上,另一只手略过分身,俯上微微颤抖的花穴。“这里,开发了那么久…”毒篪抵在韩秋燚的耳边用极具暧昧的沙哑语气吐出每一个字,热气阵阵传入耳廓。

    “啊哈~~嗯~~别~~~”韩秋燚顿时全身酸软,虽然想要推开毒篪,但是他明显感觉花穴内湿润了起来,双腿微微打开,这样的身体就像在对毒篪说“快进来”一样。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毒篪说完一口咬上了韩秋燚胸前的两颗乳珠。一句命令式的话语,但话中居然透着…温柔吗?韩秋燚错乱了,但这时的他难以抵抗如此挑逗的行为“啊啊~~~嗯啊~~”意识混乱了,花穴里分泌了大量的液体,毒篪的二根手指已经伸了进去,上下倒弄这,引发下身一阵颤抖。

    “看来一天的扩张还是有用的。”毒篪移动到韩秋燚的双腿之间,眼前的蜜穴撒发着诱人的味道,鼻子贴近嗅了嗅,居然整张嘴吸了上去。

    “啊啊啊啊~~~那里~~~~不可以~~~”此时韩秋燚的声音没有以往的痛苦,反而透出诱惑和娇喘的气息。好酥麻…好痒…好想要什么进来…我到底在想什么…韩秋燚顿时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不正常了。

    第二十一章温柔的代价

    “嗯…啊…别…好痒…”韩秋燚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被身体的感觉带着到处神游,如此温柔的爱抚从未有过,身体好热,热到要融化了,此刻嘴里嘟嘟囔囔的,眼中全是情欲,右手手指微微弯曲,牙齿轻轻咬着食指的第二个关节,加上一声声娇喘,无疑成了最好的春药。

    突然一条舌头伸了进去,不停的在花穴内部游走,刺激着敏感柔嫩的内壁。“咦啊…嗯啊…”本来被煽动的情欲突然升温,深处更加湿润了,真的好想要什么东西进来,怎么办…怎么办…要是在这样下去,会忍不住…不行…忍…一定要忍住…我不要像女人一样…韩秋燚仅有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堕落…可是…可是…这感觉来的太难缠了…“我不要…我不要…”韩秋燚身体猛地向后挪动,摆脱了肆虐的唇舌,双腿加紧,微微皱眉双眼含着雾气望着毒篪。

    毒篪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望着身下瑟瑟发抖的人,胯下的肿胀催促着主人快些行动。“过来”一声包含着诱惑、命令、情欲的沙哑声音,毒篪解开裤子,只看那根硕大的欲望包裹在内裤之中。韩秋燚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身体不停使唤的向前一倾,靠了过去。猛地后脑勺被扣住,整张脸直接贴到了那块炙热的欲望之上。“唔…”突来的控制,导致韩秋燚吓了一跳。从来没有这么近的感受过,就算还有内裤的遮挡还是能感觉出本尊硕大的尺寸。

    “脱掉它”平静的一句却能感受出巨大的压力,不容质疑的气场包围着韩秋燚。就在韩秋燚犹豫的时候,控制这头部的手又猛地向前按了按,两只手哆哆嗦嗦的挂在内裤两边,轻轻拽下了内裤,只看硕大的欲望猛地在眼前弹了出来。如此近的距离,脸颊几乎能感觉到巨物散发出来的热气。

    “舔它”控制头部的手放松了一些,又是简短的一句。韩秋燚现在怀疑毒篪有精神分裂,明明之前透着一股温柔的气息,可下一秒居然可以变成冷漠的恶魔。眼神不可置信的在毒篪的面部与分身之间游走。

    看见身下的人没有动的意思,眼下的欲望已经急不可耐,两只手猛地扶住身下人的的头,一个挺身进入了温热的口腔。“呕…唔…乌…呦…(不要)”太深了…感觉巨物直接插进了喉部,已经无法呼吸了。一只眼睛紧闭着,巨物刺激喉咙导致眼泪一下溢了出来。停顿片刻,毒篪开始前后动了起来。韩秋燚此时全身僵硬,一股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每一下都深深刺进喉咙。

    “舌头贴上来,牙齿收回去。”命令,绝对的命令。声音极其低沉。韩秋燚抬起眼睛对上了毒篪的目光,冰冷深邃的注视,王一样的气息无法掩盖。大脑突然当机,本能的按照男人的要求,舌头贴上巨物,上下两唇紧紧收着牙齿。男人继续前后活动这,韩秋燚只觉得时间好长,长到自己的下巴已经发酸了,突然感觉巨物在自己嘴里又大了,男人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

    “唔唔…唔…唔…”韩秋燚知道毒篪要射了,双手拼命挣扎拍打着后腰,但是男人没有要松开手的意思。伴随这毒篪一声低吼,一股浓稠腥腻的液体灌入了口中直奔喉咙深处。“咳咳咳咳咳…呕…咳咳咳…”在毒篪抽出巨物的同时韩秋燚弯下腰拼命的咳嗽这。

    “敢流出一滴试试”毒篪用威胁的语气说着。

    韩秋燚顿时用手捂住嘴,他知道这是警告,若不按照毒篪的意思做,等下一定有什么等着他。咳了几声之后,紧闭着嘴抬起头,红着眼眶望着毒篪。橘色的眼睛盯着毒篪,就像在问“什么时候可以吐出来”一样。

    “咽下去”

    韩秋燚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望着毒篪,什么…他没听错吧…咽下去…只见毒篪表情依然冷淡,没有一丝情感。他是认真的…在确认了这一点,韩秋燚强忍着反胃,眉头紧锁,做出了吞咽的动作,液体划过食道的时候只觉得又腥又涩…艰难的咽下后,抬起手臂轻轻擦了一下唇边“可以了吧…”眼神和语气中透着怨恨与不满。

    这是什么…在反抗吗?还是挑衅。本来想放过这只颤抖的兔子,没想到还有逆鳞。毒篪内心的火突然被顶了起来,但是表情却没有变化“不,可,以”这三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猛地起身走向屋内的书桌旁,打开一个皮质箱子,取出了一只注射器,注射器内尽是蓝色的液体。举着注射器站在床边看着木讷的韩秋燚。

    这时韩秋燚才反应过来,僵硬的身体突然一抖,不停地往后蹭,本能的摇着头。“躲开…不要…不要…我不要用药物…”基本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毒篪掏出身上的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六天了”说着猛地俯身抓住了韩秋燚的腿拉向自己,就在不停挣扎的时候,针头已经刺进了韩秋燚的后腰。“啊啊啊…”感觉冰凉的液体被推入体内…

    第二十二章穿刺

    “啊啊啊…”疼…疼死了…看来整根针头都扎进了身体,是导致全身无力放大感官的禁药,韩秋燚立刻反应了过来。冰冷的液体直接推入体内,锥心的痛楚引发周围的肌肉僵硬了,本来稍微恢复的体力顿时像被抽空了一样,药效来的之快,四肢立刻瘫软下来,拼命的挣扎在毒篪看来微不足道。

    “毒篪,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做错了什么”趴在床上,脸冲下,韩秋燚低着头几乎是用喊的。

    “这个问题要问你自己,这具身体是我的,这颗心也应该是我的。”看似平静的毒篪俯下身子从后面环住了韩秋燚,左手放在韩秋燚胸口心脏的部位。

    韩秋燚猛地转过头眼里充满着杀气一双橘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毒篪,咬牙切齿的样子就像一只炸毛的狐狸,“我有礼物送给你”毒篪贴在韩秋燚的耳边轻轻说着,语气就像没有涟漪的平静湖面。

    我只想要你的命,其他什么都不想要,韩秋燚默默在心里想着。

    说着一个用力,将韩秋燚整个扛上了肩头,走出了房间。“你放我下来,你要带我去哪…放我下来…”一路韩秋燚不停的挣扎,双手不停的锤这毒篪的后背,偶尔将走廊上摆放的花瓶打翻在地。看这一地的碎片毒篪没有一丝停留的意思。

    远处的楼梯口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吴浩慌忙的跑上楼来寻找声音的来源。原本在之前韩秋燚昏迷时毒篪已经叫了吴浩过来,吴浩整理好医疗用品本想等毒篪下来后在交代几句再走,突然就听见了什么被打碎的声音,这才慌忙的跑上来。

    毒篪没有停下脚步一脸平静迎着吴浩走了过去,吴浩只看见韩秋燚被扛在身上就知道毒篪正在生气,连忙走向毒篪“篪,怎么了?你这是要干什么?不是说了韩秋燚现在需要静养吗。”毒篪侧头撇了一眼旁边蹙眉阻止的吴浩,没有理会直接越过吴浩,径直前进。吴浩紧随其后追了上来“篪,你冷静一下,你这样冲动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韩秋燚看见吴浩的出现,拼命抓住吴浩的衣服“吴浩,吴浩…救我…救救我…我不要…”韩秋燚觉得眼下可能只有吴浩能阻止毒篪,死死拉着吴浩的衣袖。“篪,篪…你听见我说话了么?”吴浩伸手拉住了毒篪。

    毒篪猛的回头打开了吴浩的手,同时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指这吴浩的头“我的人,我说的算”面部依然没有过多的表情。吴浩后退了几步将双手举在胸前,前后晃动示意毒篪冷静。“篪,我知道,我不应该管你的事,但是,我是他的医生,他的身体我最清楚,现在的他…不适合…”吴浩一脸诚恳,试图说服这只发怒的狮子。吴浩太清楚了,现在的毒篪非常危险,稍有不注意,自己的脑袋绝对会吃子弹。

    “如果你敢在说一个字。”毒篪眼中透着警告的气息,将手上的枪上了膛。吴浩顿时僵在原地,透着恳求的眼神望着毒篪。见吴浩没有进一步动作,毒篪收起枪,转身离去了。

    看着站在原地的吴浩离自己越来越远。韩秋燚绝望了,四肢的挣扎也停止了。毒篪站在一扇大门前,一脚踢开门径直走了进去。一个用力将韩秋燚丢在了床上,四脚朝天的被丢到床上,韩秋燚眼前一阵眩晕,挣扎起身才发现这里是…满是铁孔的欧式大床,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看着床脚站着的毒篪,眼神冰冷到瞬间可以冰冻住火焰。

    “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在送给你,看来需要提前了”说着单膝压上大床,顺着小腿一路向上,大腿,小腹,胸部直至面颊。感受着细腻的皮肤,看着身下的人咬着下唇,侧过脸不去看自己,一个用力捏住韩秋燚的下巴,强迫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睛“看起来~你跟吴浩感情不错嘛。”说着粗暴的拉开领带,一只手将韩秋燚的双手禁锢在头顶,瞬间用领带将两只手绑住系在了床头。“干什么…啊啊…我不要你送我东西…”韩秋燚慌乱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被绑了起来却没有一丝力气拒绝。

    “可是我就是想给你,你不能决绝。”毒篪嘴角翘起一丝微笑,语气里透着宠溺。说着从床边拎起一个箱子放在床上,轻轻的打开,韩秋燚发现箱子里是一些像耳环一样的金属圈。

    “什么…你干什么…”这次毒篪又要耍什么花样,恐惧…现在体内的恐惧感急升。韩秋燚敏锐的感知度告诉自己,接下来绝对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让你的身体认主人,做为一个好的宠物身上怎么能没有主人的记号。”说着毒篪一手举起一个打孔器,一手伏上韩秋燚胸前的蓓蕾搓揉这。

    韩秋燚感觉后背的毛孔都放大了,睁大眼睛全身僵硬,一时嘴里无法发出声音,愣了几秒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双手拼命的扭动,凭着本身骨骼的柔软,屯出了领带的束缚,一个转身用尽全身的力气像床的另一端爬去,就在要爬下床的同时,毒篪突然从后面一只手按住韩秋燚的脖子,硬硬的将韩秋燚的身体按在了床上。“突然忘记了,一般的绳索困不住你。”毒篪冷哼了一声,将身下的人抓了回来。抬手拉下了大床上方的金属软链,套在了韩秋燚的双手上从新固定在床头之上。

    “毒篪…别这样做…我已经…是你的人了…”经过一番挣扎已经全身无力的韩秋燚,完全不知道自己那里激怒了毒篪,只能喘息这示意毒篪不要伤害自己。

    毒篪突然直起身做出思考的表情眯起眼“是~~~吗~~?”两个字拉长了音,疑问道。

    “难道不是吗?这样的身体难道不是吗?”韩秋燚虚弱的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

    “可惜,这里还不是…”突然毒篪冷了表情伸手伏上韩秋燚的胸膛,感受着内部心脏的跳动。

    “…”

    “知道吗?你这么叛逆,让我实在想驯服你,我想,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说着毒篪放下手里的打孔器,从床头取下两个黑色的皮套,套在韩秋燚的膝盖处,接着又从床上方拽下两条软链用金属釦固定。做完手上的动作紧跟着从箱子里取出一个金属环,放在韩秋燚眼前“看,多精致的小东西,你会喜欢的,对吗?”

    “我说我不喜欢,你会停手吗”

    “你不会拒绝的,我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时时刻刻提醒你,你是我的私有物。”毒篪微笑这,就像哄小孩子一样。说着将打孔器顶上了韩秋燚胸前的一颗蓓蕾“啪”的一声。

    “啊啊啊啊…不…”敏感的蓓蕾被金属刺透的一瞬间,让韩秋燚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韩秋燚还在体会着胸前的疼痛,毒篪已经将打孔器对准了另一个蓓蕾,紧跟着又“啪”的一声。“啊呀…啊啊…住手啊…”瞬间韩秋燚只觉得胸前两颗蓓蕾火辣辣的。低头发现两颗蓓蕾上各穿这一个金属针,在胸前不停地颤抖。

    “乖~别激动~我们接下来还有呢。”毒篪的语气温柔无比,如果不是手上的动作,真觉得此时此刻的毒篪就像一个温柔的大哥哥。

    “别…够了…已经够了。”韩秋燚疼得牙已经咬紧了。

    伏在胸前的手慢慢滑倒了腹部摸上韩秋燚的肚脐,又白又嫩随着呼吸不停地起伏“还有这里…”说着举起打孔器对准肚脐上方“啪”。

    “额啊…”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韩秋燚只能咬牙隐忍着疼痛。

    “接下来…”毒篪放下打孔器,解开韩秋燚束缚双膝的锁扣。

    结束了…结束了吗…韩秋燚心里默默想着。

    从床头拉出两条软链,一个用力将韩秋燚的腿抬了上去,大腿瞬间贴上了腹部,两条挂在床头的软链迅速的扣住膝盖出的皮套,感觉整个身子被窩了起来。两腿间的分身及花穴毫无掩饰的暴露在毒篪眼前。

    “毒篪…你还要干嘛,别在弄了…”韩秋燚觉得快被折断了。

    “现在才要开始,不要乱动,我不想伤害你。”毒篪又一次举起打孔器,另一只手居然…在搓揉蜜豆…

    “啊啊…额…你…现在就在…伤害我”一阵酥麻感…

    “你好乖…马上就结束了…”举起手中的打孔器对准了蜜豆。

    “啊…那里…不行…不行啊…”马上知道毒篪要做的事,韩秋燚立刻喊了出来。“啪”瞬间的穿透,韩秋燚只觉得眼前一黑,被放大的感官让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啪啪啪啪…感觉有力量拍上脸颊。“额啊…嗯…”韩秋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你晕倒了,宝贝。”毒篪的一句话将韩秋燚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一切…

    “还没结束,就这么晕倒了,很煞风景啊。”毒篪继续温柔的说道。

    “啊…没有别的地方了…不要了”一听到说还没结束,韩秋燚用泛着泪花的眼睛盯着毒篪。

    “滋滋…滋滋…好可怜…不要这样看着我。”毒篪伸手摸上韩秋燚的侧脸。“最后一个,我保证。”毒篪温柔的眼神,就好像在劝小孩子,在吃一口饭一样。

    “但是这个咱们不用打孔器。”说着毒篪从皮箱里拿出一个半圆形一头尖一头带着一个圆形的金属环,其中一只手捏起了韩秋燚的分身。

    “不…不…要…”韩秋燚睁大眼睛,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之前因为纵欲过度,分身现在还火辣辣的疼。

    “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毒篪安抚着,举起手中的半圆金属环,将尖头的一端顺着分身顶端的小口轻轻刺了进去。

    “啊啊啊…好疼…住手…快住手…会坏的…啊啊…”韩秋燚已经要疼疯了,被束缚的手脚不停地拉扯这铁链。

    进入分身的顶端,手腕一个用力,圆形的金属环瞬间由内向外刺穿了分身顶端的皮肤,露了出来,手上动作没有停下,转下了尖头部分的尖刺,拿起一颗与另一端一样的圆形金属拧上了金属环。

    “额…啊啊啊…额…”感受分身上像被撕裂般的痛楚,韩秋燚顿时全身痉挛剧烈的抽搐起来,瞬间昏死过去。

    毒篪站起身,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抬了抬嘴角,手上动作极快,将两颗蓓蕾、肚脐及蜜豆的金属刺摘下,做了消毒后换上了带有毒篪符号的金属环。随后解开了韩秋燚手脚的束缚,望着身下已经失去知觉却还在抽搐的韩秋燚,许久,默默转身离开了。

    第二十三章做你们的中间人

    客厅中吴浩双眉紧蹙,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这样的夜晚,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空气似乎已经凝结,客厅角落处摆放的落地钟“铛~铛~”响了两声。抬起头看见毒篪的身影,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吴浩站起身望着毒篪,眼中透着复杂的感情,或许愤怒,或许责怪,或许心痛,很多很多。毒篪慢慢走到吴浩面前坐了下来,抬抬下巴示意吴浩坐下。

    “篪…”一句探试的语气。

    “想说什么就说吧”脸上略显疲惫,毒篪轻叹一口气,努了一下嘴平静的说到。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上去,这时的毒篪非常不安,在失去肖楠的三年里,毒篪冰封了内心,处事谨慎,行事手段心狠手辣。这样的毒篪他多久没有见过了,吴浩缓缓坐了下来。

    “要我上去看看吗?”

    “我处理过了,明天你再去。”

    “老爷子跟夫人走了那么久,我知道小楠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但是如果你一直不走出来,对你没有好处。与其将仇恨放大,不如坦然释怀。小楠也不希望自己的哥哥活在仇恨里。”吴浩试图让毒篪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只有面对才能解脱。

    毒篪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悲伤,片刻“今天的事…抱歉。”

    吴浩突然一愣,毒篪怎么会对自己说抱歉,那个君王一样的男人,永远不可一世,居然…停顿了一下“不用抱歉,篪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是兄弟”吴浩嘴角微微一笑。

    “嗯”毒篪瞬间抚平内心的波动,恢复了镇定。

    “那么,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关于韩秋燚”

    “这个人,我要他活”毒篪轻轻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吴浩一惊,落在毒篪手里的人从没有过活口,现在居然会留下活口。“活着…折磨他到死?”吴浩继续试探。

    “我要他活着心甘情愿的臣服我。”毒篪肯定的语气中透着王者霸道的气息。

    “篪,你真是不容拒绝。”吴浩轻哼了两声心里提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或许这个韩秋燚是个突破口,吴浩心中像是在盘算着什么。

    “不早了,今天留下”待吴浩回过神来,毒篪已经起身离开了。

    许久,毒篪的卧室门开了,门外的男人轻轻走到毒篪的床边默默的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