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3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水做的男人“你哭了?有这么舒服吗?看看蜜穴哭的更厉害”毒篪抬眼看了一眼韩秋燚。

    “别…别这样…放过我…”韩秋燚小声的抽泣这,看起来真像一只无助小猫。

    “放过你???那你当时有没有想过放过肖楠?”毒篪盯着韩秋燚的双腿间,平淡的说着,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手指一直搓揉这蜜豆。

    “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杀了我…啊…”韩秋燚知道自己已经是案板上的肉,无计可施,只希望毒篪能给自己一个痛快的了解,不要在受这种屈辱了。

    “我拒绝,我要你活着赎罪,我要你今生都做我的狗”说着毒篪手里加重了力道,用力的搓揉这蜜豆,又是掐又是揉。

    “啊啊啊啊…快…快停下…好奇怪…额额…有什么…要出来了…”韩秋燚顿时觉得一阵快感,酥麻的感觉直冲大脑,身下的蜜豆突然硬了起来,带着粉红的分身也跟着半硬了起来,紧跟着花穴一阵瘙痒跟着一个激灵……泄出了大量清色的液体…

    “呵,你潮吹了…没想到你这么敏感,你以前没有自己玩过?”毒篪看着面前一滩液体,戏谑的说着,这时另外一只手伸向蜜穴。

    可能是由于身体的缘故,韩秋燚下身的蜜穴十分窄小,穴口大致只能容下一只手指,毒篪将中指慢慢推入花穴中。

    “啊…疼…好疼…”下身突然传来的疼痛感告诉韩秋燚,毒篪要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好精致啊…没想到你的身体这么奇特。好淫乱啊。”毒篪眯起眼睛盯着韩秋燚的下身,带着一丝淫虐的气息。

    “没…没有…不…不要…不要…”韩秋燚已经快哭出来了…不顾以往的身段,哀求道。

    “很好,我会让你记得,你永远都是归我所有,既然这样,你希望我温柔些,还是粗暴些,只有两个选项,如果不回答,我就默认是粗暴些,考虑清楚回答我。”毒篪用平静的口吻说到,但话里透着不可拒绝的霸气。

    “唔…温…柔…些…”韩秋燚知道脆弱的花穴禁受不起严重的摧残,也知道自己逃不过,最终微皱这眉闭,小声的说道,慢慢闭起眼睛,两行泪水滑下了脸颊。

    “很好”毒篪看见身下的人如此顺从,慢慢撑起身子侧身压在韩秋燚身上拂在耳边轻轻说到“如果真的这么乖,就好好表现,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第一次。”说着毒篪低下头吻上韩秋燚的嘴唇,霸道的吻撕扯这韩秋燚敏感的口腔,舌头肆虐的在口腔内探索这,将韩秋燚的舌头吸出口腔拼命的夺取这肺部的空气。

    “唔…唔…唔…”韩秋燚被这种霸道的亲吻吓了一跳。脑中拼命的挣扎这…这一刻他真想就这么咬下去。

    毒篪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中指以非常快的速度在花穴中不停的上下抠挠着,不停的刺激着内壁上敏感的g点。

    “啊啊啊…啊啊啊…快停下…那里…那里…啊~~~~~~”韩秋燚硬生生的摆脱了毒篪的吻,感觉全身肌肉都绷紧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毒篪要在他的膝下用金属强行分开,韩秋燚的双腿抖动着,脚趾都僵硬了。又一股液体喷出了体外。

    “你身体是水做的吗?又潮吹了”毒篪抽出手指看见满手的透明液体,滴滴答答的…

    “来尝尝你自己的味道,我想你还没尝过把”说着将手指放入韩秋燚的口中。

    一股粘腻带着騒气的液体刺激着韩秋燚的口腔。“呕…咳咳咳…咳咳…”一阵深喉导致韩秋燚猛地咳嗽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羞辱我…你打我…割我的肉…卸我的腿…怎么都可以…不要在羞辱我。”韩秋燚抬起头,怨恨的盯着毒篪。

    “光是普通的惩罚怎么能让你记住,你所犯下的错误。看来你不适合温柔的对待”毒篪直起身,移动到了韩秋燚的下身,一只手拉下裤子的拉链,顿时一根长约20厘米紫红色的肉,棒张牙舞爪的蹦了出来。

    第十二章贯穿

    “不要……不要…不要…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唯独这个…不要…饶了我…”韩秋燚几乎是用喊的,大睁着眼睛,惊恐的望着毒篪,泪水顿时涌了出来,拼命的摇头。他知道,自己的花穴无法承受这样的巨物,这个就这样进来绝对会死的。

    “放心,第一次总会有些不适应,不过该来的迟早会来,不知道这个感觉跟脊椎断裂,哪种更痛苦些。”毒篪冷冷的说,将肉棒对准入口,一个挺身,硬生生挤进了仅能容纳一根手指的花穴。

    “啊啊啊啊…”锥心的撕裂感集中在韩秋燚的下亻本。身体受到束缚无法挣扎,肌肉一直处于僵硬状态,韩秋燚感觉在这一刻自己马上就要死去。

    “呼~放松~你夹疼我了。”毒篪皱着眉,刚挤进去的茎头,就被卡在了入口处无法继续进入。

    “不行了…进…不来…的…别来了…要…要死了…”韩秋燚尽量放松身体,但是即使在放松,对于花穴来说,这种巨物根本难以接受。

    “呼~~~~呼~~~”毒篪调整呼吸,感觉稍微适应了,慢慢用力向前推进,花穴内壁紧紧包裹着,强烈的快感层层围绕着巨物,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韩秋燚大张着嘴,停止了呼吸,根本无法发出声音,身体像是在寻求保护,精致的面孔已经变得扭曲。

    继续推进感觉巨物受到的阻挠,慢慢感觉,这个…貌似是…“呵呵,处子膜,看来真的没让我失望,这个,我收下了。”毒篪嘴角带着笑意,一个挺身刺破了那个脆弱的薄膜。

    “啊…啊…啊…”韩秋燚被这种强烈的痛感支配着,瞬间睁大眼睛,橘色的瞳孔急剧缩小,眼前一片雾气,已经无法看清现下的场景了,他只知道,无法晕厥,无法挣扎,无法摆脱,身体就像被撕开一样,一股液体顺着缝隙流进了股沟。

    “这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刻,你的这里将永远忠于我。”毒篪满意的看着挤出鲜血的花穴涌出了穴口。

    “疼…嘶…好疼…别…在进…去了…”韩秋燚胸口向上挺起,从牙缝里勉强挤出了几个字。他无法想象自己居然将巨物接了下来,想必已经受伤了吧,这时的韩秋燚好想赶紧死去,身为一个杀手从来没有这么渴望结束自己生命。

    毒篪继续挺近,可是突然感觉无法再继续向前了。“切,这么浅,居然这样就到底了。”感受着身下人宫口的温度,毒篪不屑的说着,低头发现根本无法整根没入,居然还剩下三分之一在外面。

    “行了…啊…快…快拔出去…可…以了…”

    “拔出去??我还没有开始,怎么能拔出去。”说着毒篪摆动身体前后动了起来,每一下都直击脆弱的宫口“没想到,你还真有子宫,不知道能不能生孩子。”说着毒篪一个猛顶,身下的人突然一阵颤抖。

    “啊…太大力了…要坏了…不要…”韩秋燚感觉宫口一阵猛缩,花穴内部分泌了大量的液体。

    毒篪看着身下人的反应,露出满意的笑容“我就想看看你这身体的极限在哪,白无常韩秋燚,现在就是你赎罪的时候。”毒篪没有停下动作,快速的抽动起来,因为花穴分泌了大量的液体,现在的活塞运动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了。

    “啊啊啊…那里…那里…轻一点…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慢…慢一点…”韩秋燚感受到下体的疼痛中夹杂这一种酥麻的快感,声音已经微微透露出妩媚。

    被这种娇软的声音刺激这,毒篪突然血液涌上大脑,加快了速度“给我接住了,这是赏你的”。一个挺身,巨物死死顶住宫口,喷出一股股热流。

    “啊啊啊…别…好烫…有什么…进来了…”韩秋燚感觉毒篪的巨物在花穴里一跳一跳的,体内像被什么灌了进来。引发花穴一阵高潮…花穴抖动着接受这毒篪的雨露…

    “很好,一滴都没流出来,接的很稳嘛。”毒篪抽出巨物,发现下体仅仅涌出了大量清色的液体夹杂着血丝,看来全部射进去了。

    第十三章挣扎

    解除身上的束缚,毒篪站起身由上至下看着,眼里透着不屑。看着身下的人瘫软在床上,一双空洞的橘色双眼已经失去了焦距,空洞而无神,仅仅凭着本能喘息着,由于药物的刺激,已经崩溃的神经被强制保持清醒。“喂,是我,你过来,对,现在。”毒篪挂上电话转身抓起韩秋燚的手腕,将韩秋燚拽到地上,就像拉着一个箱子拖行着。

    “不…要…不…要…”全身瘫软,身上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一样,以目前的身体状况,只能像木偶一样任人摆布,全身都在疼痛,被使用了禁药导致感官放大,皮肤摩擦在地面上就好像是在布满细针的刑具上一样,韩秋燚不知道这个人要带他去哪里,难道继续折磨?恐惧感突然包围了整个身体,嘴里气咽声丝瑟瑟发抖的吐出几个字。

    就在走了几步之后来到一个浴室,巨大的浴池大概能容纳5,6个人,毒篪一甩手,将韩秋燚扯进浴池。看着这具白皙纤细的身体趴在浴池中微微抖动着,身上布满斑斑驳驳的青紫痕迹。微微皱眉,这样一具脆弱的身体,能激发任何人的怜爱。毒篪晃神几后秒后,伸手打开浴池的出水口。

    温暖的热水流进了浴池,毒篪抓住韩秋燚的头发将他的身体提了上来,将他的双手挂在浴池边缘,捏起了韩秋燚的下巴,紧紧盯着这张绝美的面孔。“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吗?我很负责的告诉你,不要想逃跑。你脖子上的项圈有跟踪器,如果你想逃走,尽管试试。你也不要妄想破坏它,这种材质的坚硬程度用炸药也无法损坏。”眼睛微微眯起,毒篪用充满警告的口气说着。

    逃走?要逃走吗?必须逃走。无论如何…韩秋燚避开毒篪的眼神,微微垂下眼,面无表情眼神依旧空洞。现下的韩秋燚只想逃离这只恶魔。

    很快,毒篪将韩秋燚清理干净,裹起浴巾将他抱出了浴室放到大床上。或许之前药劲已经过去了,身体已经严重透支,严重的困意一波波袭来,韩秋燚慢慢闭起眼睛,不知不觉睡了过去。毒篪则也没有阻止韩秋燚转身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来,翘着二郎腿,手肘支这沙发扶手,头则靠在左手上,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毒篪起身将门打开侧身让进来一个男人。男人大约27、8岁,戴着一副银边眼镜,一脸透着成熟稳重的气息。吴浩,毒篪的私人医生兼心腹。毒篪涉足军火交易、毒品买卖、娱乐圈、金融以及医疗机构。而吴浩就掌管这旗下的3家医院及2家医疗研究所。用在韩秋燚身上的禁药尽出于医疗研究所。吴浩看着床上的人微微皱眉,又转头看向毒篪。

    “治好他,身体特殊,你亲自负责,我三天后回来。”交代过后毒篪扬起下巴示意吴浩过去,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眼下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身为医生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致检查了一下打了一通电话,10分钟后门外的仆人送来了一个医用推车,摆满了各种医疗器械,吴浩示意仆人将东西放在门口后,人便退下了。对身上的外伤进行了处理后。坐在床边将韩秋燚的双腿分开,当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或许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菊穴已经红肿不堪,穴口周围布满了撕裂的痕迹,内部的嫩肉微微向外翻起。再来是上方的花穴同样的撕裂痕迹,由于伤口较大,花穴入口一抖一抖的。

    “切,篪怎么下手这么狠。”说着吴浩带上口罩及医用手套,伸手取过一只软膏涂在右手食指上,触碰到菊穴上。一个哆嗦,韩秋燚被一阵刺痛从睡梦中拉了回来。

    “额…疼…”感受着双腿间严重的不适,韩秋燚勉强睁开眼睛,看到身下的人。“啊~什么人?干什么”发现了陌生人的韩秋燚就像惊弓之鸟,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身体像床头缩去,这具身体…怎么能…眼中尽是恐慌。

    “别怕~我是医生,你的情况很糟糕,我需要帮你处理,不然伤口感染,后果不堪设想。我只是想帮你。”吴浩看见眼前的人抖的就像一只兔子,立刻安抚道。

    “不需要,你走开,别碰我~”韩秋燚无法忍受这具身体在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里,不顾身体的疼痛,攒缩着身体向后挪动。

    “你先别激动,我只是帮你做处理,相信我,不然再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吴浩继续安抚道,将手伸向韩秋燚,希望他能靠过来。

    “啪”左手一下打开靠近的手,直起身子伸出右手攥拳挥向吴浩。面对突然的攻击,吴浩一个侧身躲开了拳头,韩秋燚一个重心不稳跌在床上。

    “唔…”身体一阵抽疼。身体怎么会如此虚弱,伏在床上的韩秋燚简直不敢置信。

    “你身体太虚弱了,我知道你的情况,如果你想离开这里,应该先养好身体,不然怎么是毒篪的对手。”淡淡说了一句话发现倒在床上的身体一抖。

    片刻,“请帮我…治疗”韩秋燚动了动身体,平躺在床上,两腿大大打开。

    第十四章吴浩

    看见床上的人如此配合,心里稍微探出一口气,吴浩从新挤出药膏“可能会有些疼,但是很快就能缓解,稍微忍耐些。”食指从新轻柔的碰上红肿的菊穴。

    “唔…”一阵刺痛引发韩秋燚紧紧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如此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菊穴,顿时一股羞耻感涌上心头,感觉手指如此轻柔的进入菊穴,虽然有着强烈的不适,但是被手指划过的肠壁微微感觉一阵凉意,让本来火辣的菊穴得到了救赎。

    “额…谢…谢谢…”虽然耻辱感一直围绕着心头,但是看到眼前的人如此小心处理自己的伤口,顿时感觉没准眼前的人能帮助自己摆脱困境,韩秋燚撇过头轻轻说道。

    “我叫吴浩,这几天我来照顾你,你的身体属于撕裂伤,近期不可以有剧烈动作,这几天我希望你能听我的。”说着吴浩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韩秋燚。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一直将药膏抹在脆弱的肠壁上。

    “啊…那里…”吴浩手指经过一点时,韩秋燚突然全身肌肉猛地绷紧。全身颤抖这,刺痛中带着电流感,分身跟着颤抖了一下。

    “啧…这个…”吴浩皱起眉,明显刚刚滑过的是韩秋燚的前列腺,但是…这个地方怎么肿的这么高。“毒篪用了什么?”吴浩表情严肃问这。

    “额…很难受…轻点…”韩秋燚没有回答,脸上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轻轻回答。

    “你不告诉我,我无法判断,你现在的身体我没有办法看到里面。”吴浩继续追问道,确实,这太反常了,内部的敏感点如此肿胀,绝对不正常。

    “他…电击…了…那里…”韩秋燚忍着羞耻勉强的说了出来。

    “多久?1分钟?2分钟?”在这一点吴浩确实是个医学全才,曾获诺贝尔医学奖,从事药物研究,擅长外科手术,人体组织研究及心理学的他立刻觉得事情比想象的严重。

    “我不知道…他当时给我用了保持清醒的药,我只觉得时间特别长,可能2030分钟??”韩秋燚艰难的回忆着,确实那段时间对于韩秋燚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吴浩眉头皱的更紧了,说着放下手中的药膏,伸手从医用推车上拿出一个木制的盒子,从内部取出一个像果冻一样的透明长方形的软状物,跟着又取出一个细小的鸭嘴钳“你的前列腺液被挤压了,如果不处理,可能会给身体带来负担,本来不打算用这个方法,但是现在你情况有些特殊,你稍微忍耐一下吧,我尽可能的轻一些。”

    韩秋燚觉得这个眼前的吴浩或许值得信任低下头轻声“嗯”了一声便没有了其他动作。

    吴浩充分的润滑了鸭嘴钳及韩秋燚的菊穴,将鸭嘴钳轻轻推入菊穴。“啊啊…好疼…”突然韩秋燚全身肌肉紧绷,只感觉菊穴中本来缓解的疼痛又从新回到了体内。

    “放松,我只打开一点点,我把凝胶放上去,马上就出来。”吴浩知道不能停手,要快点结束才行。说着将鸭嘴钳缓缓拧开,直到穴口可以容纳2跟手指后便停住了~快速的将凝胶敷上肿起的部位,便迅速的撤出了韩秋燚的身体。

    感觉体内解除了异物感,顿时感觉一股冰凉的物体贴在敏感处,但是又快速的消失了。“这是…什么?”韩秋燚不知道这个胶状物到底是什么,一脸不解的的问这。

    “这是一种能快速消炎的药,能帮你身体分解多余的前列腺液。”吴浩耐心的解释道,并给了韩秋燚一个安心的眼神。

    “这里…目前应该问题不大了,接下来…也请你配合。”近二个小时的治疗,吴浩撤下手套摘掉口罩“行了~基本没有大碍了,剩下的这几天你先用些流食,多补充水分,我给你开的要你要准时吃。”

    吴浩站起身将被子盖在韩秋燚身上,示意韩秋燚可以休息了便站起身出了房间。身体感觉轻松了很多,慢慢的视线模糊了。韩秋燚就这样睡了过去…

    第十五章苍白

    “说~内批货在哪里?”韩秋燚带这皮质面罩拂在一个男人身后, 左手环过男人的脖子掐着对方的喉部,右手带着玉骨抵在男人的背部,眯着眼睛用危险的语气问道。男人颤抖的身体透着不安“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韩秋燚拂在后背的手稍稍以用力,尖尖的爪尖刺进了皮肤,淡淡的说道,眼中划过一丝冷气。“会死吗?”突然身前的男人不再颤抖,没有任何口气的说道。

    韩秋燚一愣,男人居然缓慢的将头转了过来瞪着空洞的眼睛死死盯着韩秋燚,突然整个身体滑脱了韩秋燚的手,就像全身骨头散架一样碎了下去。韩秋燚猛地向后方跳去,离开了眼前的人,突然腿像被什么拖住。低头发现一只血淋淋的手抓在自己脚腕上,那个男人拖着瘫痪的身体,脸色发灰眼神中看不见生气,就像被抽走了灵魂一样依旧死死盯着韩秋燚。

    “韩秋燚~韩秋燚~韩秋燚…”无数的声音~分不清声音从那个方向发出来,一阵阵的围绕在耳边。韩秋燚突然头疼不止,双手紧紧按在太阳穴两侧忍受着刺耳的声音。“啊…”韩秋燚猛地坐起身忍受着剧烈的头疼感,右手附着前额,汗水已经布满了额头。

    “你醒了?做恶梦了?”一个声音出现在韩秋燚身旁。

    “我头好疼~唉?这是什么”韩秋燚抬起头发现身旁站着吴浩,鼻子里一股异物感,用手感触着发现是一条软管,手上插着输液的针头。“你昏睡了3天了,看一直叫不醒你,我给你下了鼻饲管。不然虚弱的身体不进食的话身体不好恢复,不过既然醒了这东西也没有用了,先喝点粥吧”吴浩说着将韩秋燚鼻子中插着的软管收了起来。

    韩秋燚看着吴浩脸上显出一丝微笑勉强的“嗯”了一声。

    “你身体恢复的不错,而且我从没见过细胞愈合速度这么快的人,看来你的身体真是老天给你最好的礼物,毒篪之前给你注射的是u2180药剂,现在药劲还在,你除了身体发软以外还有没有其他不适?”吴浩说这将床头的粥送到韩秋燚面前。

    韩秋燚端起碗,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居然不疼了,然后默默的喝了一口粥,对陈浩摇了摇头。许久,韩秋燚把空碗递给吴浩,吴浩接过碗转过身“你能不能放我离开这里?”韩秋燚坐在床上低着头,轻轻说了一句。吴浩愣了愣没有回身看韩秋燚“只有这里的王才有这样的权利。”说完吴浩默默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