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2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啊啊啊…那里…不要…停…”韩秋燚艰难的忍耐着一股股酥麻的感觉,气息已经紊乱,从没有过的奇怪感觉直奔脑中。粉红的玉茎上方吐出一些透明的液体,不明的感觉导致韩秋燚不停的扭动身体,嘴唇已经被咬出了鲜血,白皙的双颊上呈现出淡淡的红晕。

    “这就受不了了?啧啧…这才是一档…那接下来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毒篪淡淡的说道。韩秋燚的反应激起了毒篪的施虐欲望,毒篪说这一下将手中的控制器推到顶端。

    “啊啊啊啊…额…有…有…什么…啊啊啊…要…来了…不要…不要…啊啊…”一阵强烈的震动导致韩秋燚全身痉挛,胸膛高高挺起,两颗粉红蓓蕾也硬挺挺的站立起来,玉茎已经不是微微的颤抖而是强烈的发抖中,分身顶端的小口紧紧收缩这。

    “哈,真是有趣的反应”毒篪说着,伸手弹了一下韩秋燚粉红的玉茎。

    “救命…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韩秋燚的分身抖动着喷出一道乳白色液体落在小腹上。

    在玉茎喷了四股浓稠的液体后,韩秋燚已经瘫软在金属床上,眼神涣散,全身冒着汗珠,口中大口的喘息这。这时毒篪并未停止插在韩秋燚后穴中的震动而是走到床头的位置一只手拨弄这韩秋燚前额的银发,发现前额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沾湿。两只深邃的黑瞳紧紧盯着身下的人。

    “现在休息是不是太快了,我们还有更刺激的没有玩呢”毒篪说着手指滑动到韩秋燚的脸颊,顺着抚摸这韩秋燚微微破皮红唇。就在这时韩秋燚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张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凸显着上下四颗小小的犬齿,狠狠的咬住毒篪的手指。说是狠狠的咬住,但是由于刚刚的高潮再加上体内的禁药,导致毒篪的手指仅仅破了一个小口。毒篪面无表情的抽出手指,看着一丝鲜血顺着指尖流了下来,用舌头轻轻舔舐血液,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看来我的小猫还没有学乖…需要更严厉的惩罚”毒篪的牙缝里吐出的这句话让韩秋燚心中一颤。

    “滚你么b…老子要杀了你…老子要把你全身的骨头拆下来”韩秋燚用尽全身力气反驳到。

    “我就喜欢看猎物的催死挣扎,这样才我才更期待看到你在我胯下哭着求饶的景象”

    “我操你妈…变态…老子要拔你的皮…喝你的血…”这时的韩秋燚已经抓狂了。

    “血…是这样的吗?”毒篪走到韩秋燚下身,用手摸了一把下身的鲜血,韩秋燚的后穴已经严重的撕裂了,还在不停的流着鲜血,原本紧致粉红的穴口,此时已经红肿不堪。

    第七章被限制的欲望(激h)

    毒篪将手上的血抹到韩秋燚的脸颊上,让韩秋燚看上去就像一个等待拆分的萝莉娃娃。

    “你要不现在…就弄死我…额…啊…不然总有一天…我会撕碎你”韩秋燚挣扎这,忍受这下体持续震动的折磨。

    “你这倒是提醒了我,我确实想弄死你~但是至于怎么死…全由我定。”说着毒篪走向一旁打开了墙上的灯。

    白炽灯一打开,全屋都亮了起来,韩秋燚环视周围,瞬间瞳孔放大,无法掩饰的恐惧的眼神一览无遗,只看这个房间根本不是地牢,而是像医院实验室一样的房间,各式各样的器具及不知名的器械,展现在韩秋燚的眼前,顿时傻了眼。

    “很好奇吧,这个房间是专门为你白无常准备的,我现在想想这些东西用在你身上我简直热血沸腾。”毒篪戏虐的说道。

    “啊啊啊…快停止…停…”韩秋燚被下体的震动拉回现实。这时由于下身强烈的震动刺激着前列腺,导致刚刚发泄过的分身又站立了起来,这时韩秋燚的花穴早已泥泞不堪,内部流出透明的液体混杂在后穴流出的血液中。

    “溅人,光是看见这些东西就已经有感觉了么?”说着毒篪手中没有停下,拿着下身的控制板,按下了一个画着闪电符号的按钮。

    “啊啊啊啊啊……”韩秋燚瞬间全身绷直,电流的刺激导致韩秋燚瞬间有马上就要死去的感觉。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好?”毒篪说着转身在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一条黑色的分身束缚带,系在韩秋燚分身的根部,收紧束缚带。

    “啊…疼…”一阵闷疼韩秋燚抬起头向下看去,原本粉色的分身已经微微发红,肿胀的下体被束缚着得不到释放,立在空气中瑟瑟发抖。

    “放心,小秋燚…只是会让你稍微有一点点辛苦,相信我~你会喜欢的。”毒篪看似安抚的语气让韩秋燚心中大叫不好…

    手上的事情结束后毒篪退到韩秋燚的身旁,将床下两条细小的电线拽了上来,一条红色的线,一条蓝色的线,这两条电线顶端分别连着小号的金属夹子,毒篪将夹子分别夹上了韩秋燚胸前的两颗站立的粉色蓓蕾。

    “啊啊啊…疼…嘶…”韩秋燚抽着冷气说道。

    等全部结束后毒篪抬起头,看着手中的作品“啧…真是件艺术品,我现在在想如果杀了你,会不会太可惜了。”语毕举起手中的控制板,将画着闪电符号的按钮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尖叫韩秋燚感觉胸前出现噼里啪啦的声音。后穴里电流刺激着前列腺,导致身下产生了强烈的身寸精欲望。

    “让我身寸…让我身寸…啊啊啊…不行了…”韩秋燚痛苦的挣扎这。

    整场电击持续了10秒钟…韩秋燚就已经达到了极限。喘着粗气,分身无法释放,顶端已经分泌了大量的透明液体,花穴内流出的液体已经形成了一滩小水洼。

    “是不是感觉快要上天了…想释放吗?说句我是毒篪主人的奴隶,我的身体愿意随时让毒篪主人享用来听听。”毒篪碾压这韩秋燚最后的自尊。

    “呼…呼…别…别操你女马了…混蛋…我要杀了你…”喘着粗气的韩秋燚强硬的还嘴。

    “呵呵…很好…真倔强啊…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毒篪说着手指又按下了闪电的按钮。

    噼里啪啦的电流钻入韩秋燚的体内,下身剧烈的震动加上电流的刺激,导致韩秋燚觉得他被束缚的分身简直要爆炸了,身下两颗小球激烈的颤抖着跟着肿胀了起来,胸前两颗乳珠已经被电的发红了。

    “啊啊啊啊啊…”韩秋燚头向后仰起,紧咬着牙关。尽量的忍耐。

    “说…快说…说完就让你释放。”毒篪警告这韩秋燚。

    “说…你…女马…b…”韩秋燚用最后的理智挤出4个字便翻了白眼…昏死过去…

    第八章驯化(激h)

    看着昏死的韩秋燚,毒篪停止了电击与按摩棒的震动,面无表情的走到床头看着昏死的韩秋燚,白皙的皮肤上透着绯红,轻轻的呼吸,胸口一起一伏的,紧闭着的双眼下有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这,额头上的汗水已经打湿了银色的头发“这个男人在这一刻真像个玻璃做的娃娃,那么想让人捧在手里保护”毒篪心里想着。手下意识的轻拂上韩秋燚的脸颊,突然,毒篪由平静的面容转为微微皱眉。

    “不对,这个男人杀了他最爱的弟弟”。

    “弟弟什么都没有做,仅仅是因为当时做军火交易时与敌对帮派起了摩擦,帮内出了内奸,散播军火在弟弟手上,对手无法对当时的叱咤帮动手,为了打击毒篪的气势,转而对正在上大学的弟弟下了杀手,当时指示这件事的幕后操纵人已经被毒篪查了出来,被折磨了整整一年后,无法忍受折磨最后死去,并且被剁成了肉酱喂了鱼。虽然韩秋燚只是拿钱做事~但是不能抚平他心中的恨,不能放过他”。想到这点毒篪目露凶光,转身从身后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拿出里面蓝色外壳的胶囊。

    “这么容易就失神…看来你需要新的辅助”毒篪走到韩秋燚面前,掰开了韩秋燚的小嘴,将药喂了进去。

    毒篪看看时间,半小时了…想必药效应该发挥作用了,是时候该让你清醒了。

    手上瞬间同时最大幅度开启了韩秋燚后穴中的按摩棒和电流通道。

    “啊啊啊啊啊啊…”一个激灵,韩秋燚从昏迷中醒来。

    “休息了这么久,是不是该起来活动一下了”。毒篪一眼面无表情的问道。

    韩秋燚被突如其来的刺激一下推到高峰,发现分身因没有释放还在站立着,分身下的两颗小球也肿胀异常,乳珠上的疼痛夹杂着酥麻感,同时涌入脑中。

    “啊啊啊啊啊啊…快停下…要…要死了…”韩秋燚胡乱喊着。任在韩秋燚在坚强被如此的折磨,神经紧绷着的那根弦也已经到了极限了。

    1分钟、5分钟、10分钟电击一直在持续,渐渐的韩秋燚已经发不出声音,两眼早已向上翻起,头向后仰着,全身一抽一抽的。

    毒篪拂在韩秋燚耳边说道“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还不晕倒,为什么还死不了?你知不知道有一种药可以抑制昏厥,你的感官无法关闭,乖…快点说我是毒篪主人的奴隶,我的身体愿意随时让毒篪主人享用,不然…我准备就让你这样坚持一夜”。毒篪说着从床下又抽出两调电线,分别夹在了韩秋燚分身下方肿胀的两个小球上。瞬间,两个脆弱的小球同样承受这电击。

    “额…额…咳咳…”韩秋燚嘴角已经流出了唾液,明显已经是身体的极限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再也承受不住了。

    “我…做…毒篪…的…奴隶…身体…随时…让…主人…享…用…”韩秋燚用最后的气力说出了这句不连贯话,身体还在强烈抽搐。

    毒篪嘴角微微一抬,迅速解除了韩秋燚分身上的束缚,同时韩秋燚的分身立刻身寸出了一大股白色的液体,毒篪停止了电击,按摩棒还在持续工作。就在韩秋燚释放完白色的液体后,分身微微一颤喷出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对,没错,无法控制身体的韩秋燚失禁了。

    “早这样多好,现在你就是我的了,如果你敢反抗,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毒篪关上了按摩棒,韩秋燚现在就如同玩偶一样瘫软在金属的大床上。

    第九章清洗

    毒篪走到韩秋燚下身,伸手将25厘米的按摩棒慢慢抽出韩秋燚的后穴,瞬间一股清色的液体夹杂着大量鲜血流了出来,红肿的后穴不停地打着哆嗦,一时间无法迅速合拢。

    看着韩秋燚一身泥泞的身体毒篪从房间的角落里扯过一条皮管,打开水闸,冰凉的清水浇在韩秋燚的身上,韩秋燚一个哆嗦。

    “唔…冷…好冷…”韩秋燚迷迷糊糊无力的吐出几个字,半睁着的眼中没有了冷冷的杀气,而是出现了扑朔迷离妩媚神情,微微皱眉,长长的睫毛跟着全身抖动着。

    毒篪没有说话,走到韩秋燚双腿间,毫无征兆的将水管插,入韩秋燚的后穴。

    “啊啊啊啊啊啊…”一阵冰凉的水冲进韩秋燚的体内,引发韩秋燚一声惨叫。

    “不要…不要…拔出去…好疼…”韩秋燚无力的喊道。

    “注意你的态度,你应该称呼我什么?”毒篪面无表情的抬眼看着韩秋燚。

    “主…主人…请不要这样…啊…请…拔出去…”由于本来严重撕裂的后穴非常敏感,隐约能看到外翻的肠壁,柔软的肠壁承受不住如此刺激的冰水,韩秋燚无奈的求到。

    “不行,这里面血块太多,不处理恐怕以后都无法愈合,我可不想就用一次就报废掉,给我忍住。”毒篪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韩秋燚的小腹微微鼓起。

    韩秋燚闭着眼睛艰难的忍受着,希望这场折磨能早点结束,但是看着小腹已经微微鼓起,腹痛的感觉一波波冲击韩秋燚的痛感神经。

    “啊啊啊啊…主人…真的不行了…要涨破了…肚子…肚子…好疼…拔出去…”韩秋燚觉得现在腹部的皮肤只是一层薄薄的纸,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疼痛,两眼一直发黑,就是无法晕厥过去。

    “嗯,差不多了。”毒篪关掉水流,拔出水管的瞬间,原本清澈的水变成了浅红的颜色从韩秋燚的后穴中喷射而出,喷射距离大约有一米远。喷射时间大约持续了20秒,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这时毒篪突然又将水管插进韩秋燚的后穴打开了水管的开关。

    “唔…主人…不要了…别再来了…啊哈…”韩秋燚瘫软在床上,双腿打折哆嗦。

    “洗干净,我讨厌脏乱的东西”毒篪冷冷的说,毫不理会韩秋燚的挣扎。

    第三次清洗过后,流出来的水已经是清色的了,这时毒篪关掉了水流,按下了床上的一个按钮,床板上方出现了无数小孔喷出温暖的热风,将韩秋燚全身是水的身体从上到下烘干。

    第十章完全侵占(上)

    看着全身无力的人瘫软在面前,毒篪解开了韩秋燚的四肢束缚,双手刚刚重获自由的韩秋燚凭着本能的反应抬起手便向毒篪的脸上招呼了一巴掌,全身瘫软的韩秋燚已经无力再攥拳了。

    “啪”毒篪的头轻轻晃动了一下。

    “还有力气?嗯?很持久。可开发的程度很大嘛。”毒篪眯起眼睛盯着身下全身无力的人。

    “别…碰…我…”韩秋燚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现在韩秋燚真恨自己这幅身体,明明已经没有了束缚,但是四肢完全根本……”

    “既然还这么有精神,我们就继续游戏。”毒篪从床上把韩秋燚拽到地上,一手拎起墙边的皮箱,一手拉着韩秋燚脖子上的项圈,生拉硬拽的将韩秋燚拖出了这个四方的房间。

    “咳咳咳…咳咳…放…放手。”颈部遭受这巨大的压力,窒息感直面而来。韩秋燚双手扣住项圈,试图为自己争取最大的氧气。

    毒篪并没有理会身下的人,直直走了出去,这种经历让韩秋燚感觉就像是在通往地狱的黄泉路一样,说起来太可笑了,“白无常”不就应该往返在这条路上么,曾经的第一杀手现在就像一个待宰的羔羊。

    不知道被拖行了多久,毒篪停了下来,站在一扇大门前,扔下韩秋燚,抬手准备开门。韩秋燚用尽全身的力气扶着身边的墙站了起来,脚下就像踩了棉花,本能告诉他“快逃”扶着墙艰难的一步步远离毒篪,而毒篪仅仅是抬眼瞟了一眼,看着纤细的人一步步的往前走并不理会,打开门拎起箱子走进屋里,房间很大,铺着一张很大的羊毛地毯,中间的大床看似普通的欧式大床,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床的四周有很多金属铁孔。

    毒篪将皮箱放到床边,转手出了门,发现不远处韩秋燚瘫坐在地上,双手向前支撑这地面,大口的喘着粗气,毒篪走到韩秋燚身后。

    “不用逃了,你一辈子也逃不出我的禁锢,这种禁药的持久力将维持一周,当然,每六天我将为你重新补充“能量”。说着毒篪得意的说着,顺手抓起韩秋燚的头发,一个用力拖着这进了大房间。

    “放开我…杂碎…额…疼…混蛋”韩秋燚双手抓这被拉扯的头发,眼角渗出一些泪水。

    右臂一甩将韩秋燚仍在大床上,韩秋燚的头一下撞在床头上,两眼一阵阵发黑,韩秋燚的身体告诉着自己要晕倒了,但是在药物的作用下一直被迫清醒着。就在韩秋燚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毒篪手持特制的金属铁链将身下人的双手高举过头,强硬的压在床头上,并且用铁链穿过床上的小孔牢牢的束缚住。

    “呸…臭…臭不要脸…你他女马除了会绑着我…还有没有点别的了。”韩秋燚恨透了这种无法活动的姿势,双脚一直在乱踢这什么。

    “有,你放心…我有很多惊喜要给你呢~”毒篪笑着说道,但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说着从床边的暗格里抽出一条钢管,将韩秋燚双腿蜷起将钢管夹在韩秋燚的膝盖下面,在用皮绳将钢管固定在腿上。等毒篪停下手上的动作,韩秋燚双腿大开呈现的姿势,并且无法将腿合拢。随后毒篪从床头取出两个金属扣,卡在腿间的钢管上,用铁链连接金属扣,将铁链环过大床上放的金属孔。双手将铁链用力向下一拉,韩秋燚的臀部就微微抬离了大床,再将铁链固定在床两侧,这样一具银乱的肉亻本就展现在眼前。

    “唔…你这个死变态,放开我,放开我”被紧紧束缚的双腿一阵闷疼,韩秋燚低头看见自己就像一只被捆绑青蛙,等待实验者开膛破肚。

    毒篪没有理会韩秋燚的话,俯身爬上大床,来到韩秋燚的双腿间,伸手揉上韩秋燚女性的蜜穴,蜜穴处任然无比湿润,透明的液体流到股间。

    “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放手放手…”韩秋燚已经知道毒篪要做什么了,拼命的扭动,那个自己20年没有触碰过的地方,正在被毒篪狠狠的搓揉这,阵阵酥麻的感觉,让他觉得快疯了,这时的韩秋燚真的怕了,双眼恐惧的大睁着,泪水含在眼眶中…

    第十一章完全侵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