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第1节

作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完结+番外

    作品名称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作者风格风人

    风格正剧 奇幻 玄幻 虐身黑社会 h有

    作品简介

    本文虐身,有激h情节,后续发展会有鬼畜及猎奇元素出现,各种道具乱入,各种强制,突破身体极限,承诺玩坏各种器官。

    满足爱吃肉的孩子。重口味最爱,小清新勿入,非无脑大肉。

    s这样一个文硬能虐出爱,he结尾不解释。凭着无限放大脑洞,发展剧情。秉承1v1菊洁作品

    强攻美受强强鬼畜腹黑虐身

    主角性格女王冰山双性杀手受x腹黑鬼畜暴躁帝王攻。

    三年前的猎杀导致了今天的陷阱,狡猾的狐狸在落入猎人之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一生的束缚。疯狂的报复怎么能是杀了你这么简单~我要你今生臣服在我脚下…

    第一章神秘信件

    韩秋燚,20岁,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名声已经在杀手界响当当,身世不明行踪诡异也没有固定居所,唯一能见到他的地方则是地下交易所,说到这个交易所,无可置疑,是杀手们领取任务的地方。大部分杀手都拥有自己的帮会或者由黑道掌握。但是韩秋燚是个赏金杀手,顾名思义,没有帮派也没有黑白两道的支持。仅仅是靠自身实力领取网络公告栏上的猎杀任务。交易所网络排行榜第一,猎金100万起。很多杀手组织都想将韩秋燚纳入旗下,但都被韩秋燚拒绝了。

    韩秋燚有一双狐狸眼,身材纤细,一头银发短发,皮肤呈现病态的白皙,看似纤纤无力的手指,实为杀人魔爪,俊冷的外表,就像一具披着人形娃娃的活动体,就是这具冷冷外表,让人无法接近。但杀人手段无人能及,凡是被韩秋燚追杀的猎物,无论政坛要客还是黑道大哥,都是第四节脊椎骨断裂,手段极为利索,甚至让你还未感到疼痛,脊椎就已经被扭断了。说到这个应该是韩秋燚的恶趣味,明明可以一枪解决,但是最终要近身掐断对方的骨头,分明是嗜血成性。没有人见过韩秋燚的真面目,因为当韩秋燚出现在交易所时都用白色的面罩遮住口鼻,仅能看见那双冷若冰霜的大眼睛,人称“白无常”。

    “白无常”执行任务从未失手,当然也没有人抓住过这个顶尖杀手。

    这天,韩秋燚在交易所公告栏上看到一封私信,点击开发现一条匿名信“3000万,买叱咤帮老大毒篪,交货期限10天,100万定金存在交易所银行nx20d9保险柜,密码040310,待你任务成功之后,交货地点另行通知”韩秋燚一愣,虽然一般杀手与金主交易有提前付定金的习惯,但是一次100万,赏金3000万,看来这个毒篪是个狠角色。说到这,韩秋燚打开附件中的资料。

    毒篪,叱咤帮老大,26岁,9月15日在郊区xx仓库进行军火买卖,随从20人。简单至极的介绍任务,下面附着一张毒篪的照片。黑色的头发,蜜色的皮肤,深邃的黑眼之下透露着危险的气息,高挺的鼻梁,以及带有邪恶笑容的嘴角。盯着这双眼睛就像要被吸进去一样。

    “切……”既然认识了猎物,韩秋燚不屑的发出一声,面上仍是毫无表情。看看日期9月5号,正好有10天的准备时间。韩秋燚戴上白纱来到交易所银行,确认了定金。“这个金主还真是出手大方,看来做完这单,可以休个长假了”韩秋燚心里想着。拿走了定金的韩秋燚回到住处着手准备猎杀工具,当然少不了必备品,一个金属猎爪玉骨,五指分开,每个关节都能活动,比正常手掌略大一些,爪尖带着细小的弯钩,不用说也知道这是专门用来刺入脊椎的工具。想起这只右手要刺入猎物的后背,韩秋燚眯起眼睛,舌头舔了舔嘴唇,表情活像一只窥视猎物的狐狸。

    第二章上门的猎物

    当晚,为行动方便身着黑色紧身衣的韩秋燚准备了必备的工具,在紧身衣下韩秋燚的身材一览无遗,纤细的身材透显着8块腹肌,背部的蝴蝶骨透漏着性感的线条。很难想像这样的衣服下那白皙的皮肤。韩秋燚执行任务时面罩两侧透着六个过滤孔,以防在行动时出现吸入毒气的情况。韩秋燚潜伏在仓库外,脚步轻的像猫,一双橘色的眼睛盯着窗内的黑帮交易,由于视线极差韩秋燚扫视一番后认出了毒篪,“1、2、3、4、”毒篪身边有4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分别站在毒篪的身后。一张长方型的桌子对面坐着一个30多岁叼着雪茄的男人,翘着二郎腿,神情自然的不知道再说这什么。韩秋燚默默观察这地形,发现场外还有5辆车,大致清算人数大概在20人左右,分布在不同的位置。

    “切……喽喽…这种3000万的人物就带这么点人就敢出来做交易…这次的任务貌似可以早点结束”信心满满的韩秋燚心里想着。

    以韩秋燚的身手随时出入黑帮老巢都是轻松容易的事情,就像鬼一样,让人捉摸不定,“白无常”这个名字不是白来的~仔细的查看了周围情况,韩秋燚不准备硬碰硬,则准备偷袭屋内的王,尽早结束这场无聊的任务。

    韩秋燚将静音器装在武器上,右手带着玉骨,活动了一下手指,白色面罩下熟悉的气息……闭上眼,深呼吸,心里默默模拟作战场景,仓库内部巨大,而且遮挡物较多,仓库上方挂着许多大型铁笼及串联的铁链,下方则是错综复杂的堆落这集装箱。幽黄的灯光导致视线效果很差。必须靠近后在解决这些人。

    从窗户进入后,借助集装箱的遮挡,慢慢靠近后一口气解决掉5个人。6发子弹,4个保镖,1个男人,剩下1发瞄准毒篪的腿,避免猎物逃走。之后用快速冲上去一击毙命。枪枪爆头对韩秋燚来说轻而易举,天生的敏锐、感知及速度是做杀手的极佳天分,大致算下来整场行动会在5分钟内结束。收手后在外面人进来之前从窗户撤离,这是在之前就已经踏勘好的路线。

    刁雪茄的男人站起来,将一个皮箱放到桌子上,打开箱子内全是军火,韩秋燚眯眯眼,看不清都是什么武器,但是现在军火吸引着屋内6人的注意力,无疑这是行动的最好机会。

    韩秋燚敏捷的翻入窗户,这时眼皮跳了一下,韩秋燚一秒的差异,但没有停止前进,踮起脚尖悄悄靠近场内的6人,突然屋内的灯光因为电压不稳灭了12秒,韩秋燚本能的抬头查看情况等回过神,居然发现尽在眼前的6人不见了。“不好,有埋伏”敏锐的感知告诉着韩秋燚。说时迟那时快,韩秋燚感觉身后出现了其他的气息,迅速转身,用右手的猎爪朝感觉到气息的方向挥去,背后的人朝后跳去,手向上方一挥,出现了白色的粉末,韩秋燚本以为是吸入式毒粉,但下一秒在左手举起木仓的同时发现眼前一片白雾无法看清攻击对象,背后突然一阵痉挛……视线模糊了……

    在晕倒前隐约听到“呵呵……抓到你了,小猫儿”。

    第三章落入陷阱的狐狸

    “唔……全身……好疼”韩秋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这是……那里……”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水泥的天花板。

    “啧……醒了?小猫儿”突如其来的声音将韩秋燚从神游中拉了回来。定了定神,发现眼前站的不是别人,正是毒篪。

    下意识要起身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45度斜角的金属大床上,双手被固定在了头的两侧,脖子上套上了银白色皮质的项圈,项圈上有三个金属环周围有铆钉装饰,双脚被打开成大型固由皮套定在床上。韩秋燚挣扎了一下发现还好身上的黑色紧身衣还在,面罩也还在。貌似只是被束缚住了。

    “你要干什么”韩秋燚冷冷的怒视这毒篪。

    “干什么?……我想想啊……干什么呢?干亻尔怎么样?我很想尝尝白无常的味道是不是跟我想象的一样销魂。”毒篪戏谑这说出嘴角摸出一丝笑意。

    韩秋燚心里咯噔一下,但是依旧面无表情“呵~你以为你支配的了我?”说着两手突然撤出了固定的皮套,一个翻身,双脚也滑出束缚的皮套,连着在地上滚了一圈迅速起身,身体前倾冲向毒篪,虽然玉骨已经不在手上,但徒手猎杀也不是没有先例。

    一拳挥向毒篪,毒篪做出了躲闪动作,但由于韩秋燚速度过于快,躲过了头部的重击,肩膀重重挨了一拳。毒篪后退着一个踉跄,韩秋燚跟着冲了过来准备给与第二击,但毒篪居然一个侧身躲过了,韩秋燚一个诧异“怎么感觉活动不够灵活”由于惯力韩秋燚往前在地上向前一滚起身没有停下的意思,凭借着柔软的体质,回身绕到了毒篪身后,右手做出手刀的架势,准备刺入毒篪的背部。就在手指要碰要毒篪的时候突然一股电流直充四肢。

    “呃……啊啊……啊……”韩秋燚顿时瘫软在地上。

    “韩秋燚,你速度确实够快,实力也够强,如果我不提前准备,怎么会让你有机可乘,别挣扎了,想知道为什么吗?”毒篪转过身,蹲在韩秋燚面前说道。

    “呼……呼……额啊……为…什么……”韩秋燚艰难的喘息着说出几个字。

    毒篪站起身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韩秋燚,你是个杀手,但是应该有自知之明,什么任务能接,什么任务不能接,你认识肖楠吗?”

    “……”

    韩秋燚拼命的在脑中回忆,肖楠…肖楠……内个男孩,三年前,他接过一个任务,杀了他,作为杀手不用问为什么,杀人拿钱而已。难道跟着个毒篪有关系。

    “肖楠,我同母异父的弟弟,当我看到他第四节脊椎断裂的场景,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韩秋燚~抓住你,然后让你生不如死。”毒篪眼中在没有戏谑,露出的凶光就像要把韩秋燚撕裂一样。

    下一秒毒篪抓起全身瘫软的韩秋燚将他固定在金属床上“我知道你骨骼很柔软,普通的锁拷抓不住你,但是这个呢?”毒篪拿起一条手指一样细的金属软链套在韩秋燚手腕上,这条锁链会根据骨骼大小自行调节。

    “韩秋燚,任你骨骼如何柔软都挣脱不了这个束缚,这是我专门为你定制的,在你身上能调查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但是我还是收集到了你每次作案的材料,也是研究了不少,这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个很好的礼物。”韩秋燚的四肢再一次被固定在金属床上。

    “对了,忘了告诉你,知道为什么你速度会迟钝吗?”毒篪平静的说道。

    韩秋燚用杀死人的目光盯着毒篪,像是在寻找答案。

    “我给你注射了一种禁药~能让你丧失行动能力,但是感官将被放大10倍,你脖子上的项圈有110伏的电流孔,吶,你看~这是遥控器”毒篪拿着遥控板在韩秋燚眼前晃着。

    “杀了我”韩秋燚橘色的眼睛死死盯着毒篪,做为一个杀手只要任务失败就意味着死亡,这点觉悟韩秋燚早就知道了。

    “杀了你?那不是很便宜你,我说过让你生不如死,你一辈子都会在我的阴影下生活,现在…该让我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毒篪说着手伸向韩秋燚的绑着的面罩。

    “啪”面罩的连接断开了。毒篪拿开了面罩,一张白皙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坚挺秀气的小鼻子,淡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喘着气,尖尖的下巴,如果不知道韩秋燚是个杀手还以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少年呢。

    这时韩秋燚偏过头不看毒篪,闭着眼眉头紧锁,这个动作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

    “果然是个尤物,做杀手实在是可惜了,你就应该是活在男人胯下的生物”侮辱的话又一次进入了韩秋燚的耳朵“既然脸蛋够娇艳,那下面呢”说着毒篪粗暴的撕开韩秋燚的黑色紧身衣,粉嫩的两颗蓓蕾一下就暴露在空气当中,瑟瑟发抖,像是在说“快来安抚我”。

    毒篪的手掌敷上了其中一颗蓓蕾,韩秋燚立刻一个激灵转过头,没有以往的冷静了“混蛋…放开我…操你妈的…别特么碰我” 眼中透露着慌张与惊恐,这个身体从没有被别人看过,顿时慌了的韩秋燚不停的扯着束缚四肢的金属链,但是越挣扎越紧,已经为将手腕磨破了皮。

    第四章被发现的秘密

    由于身体被使用了禁药,韩秋燚的挣扎实属无助,毒篪肆无忌惮的蹂躏着韩秋燚的两颗蓓蕾,一口咬上了韩秋燚的乳珠。

    “啊…啊…滚开…你…你这个变态…疼…额…”韩秋燚本来禁欲的身体就未经世事,脆弱且敏感,加上使用禁药,感官被放大了10倍,蓓蕾遭到这种待遇自然无法承受。韩秋燚知道自己的身体与常人不同,就算平时执行任务时遭受到枪伤刀伤也能快速愈合且不留疤痕。就连韩秋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体质。

    乳珠仍在被撕咬这,血腥味散到了毒篪嘴里,毒篪直起身,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伸出舌头舔掉嘴边的红色“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个味道。”鲜血的味道刺激这毒篪,手顺着胸口往下划,略过结实的腹部,将下身的黑色紧身衣连接部分狠狠扯开。

    “不…不要看…啊…”韩秋燚嘶吼着隐约看见口腔内四个尖尖的小犬齿,韩秋燚已经达到忍耐的极限了。

    “哎呦…这是什么”毒篪定神发现韩秋燚下身的粉色玉茎下藏着一条小小的缝隙。身手扶开玉茎,发现了一朵只有女性才有的小花。

    “杀了我…快杀了我”韩秋燚咬着牙,从牙缝里这几个字,从未被见过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毒篪面前。

    “哦~~原来你有一具这样的怪物身体啊”毒篪心想怪不得这个韩秋燚皮肤如此白皙,相貌如此娇艳,原来是雌性激素在作怪。

    说着,毒篪将一只手拂在韩秋燚的花穴上,轻轻揉动。

    “唔…啊…不要…啊额…”如此的刺激有生以来第一次,酥麻的感觉直充大脑。

    毒篪左手食指向上探索,突然发现了一颗蜜豆“哈~这么完整,我现在很感兴趣,你是不是还有子宫啊。”如此淫乱的话让韩秋燚顿时浑身发抖。

    “滚蛋,老子是男人…啊…”就在韩秋燚还嘴的时候毒篪在蜜豆上狠狠一按,顿时引起韩秋燚全身痉挛。

    “男人?嗯…那我们就用男人的方式来试试。”毒篪转身将房间将一个柜子打开,取出了一根25厘米左右的黑色金属按摩帮,直径大约有成人三根手指的粗度,走向床脚,手指按了金属床旁的一个按钮,床的角度变了,现在韩秋燚整个面朝上躺在床上,下身的光景一览无遗。

    “放开我…放开我…你要做什么”韩秋燚已经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不停的晃动着。

    “你以为我是让你来享受的吗,你不是男人吗?让我告诉你,你的下半生将如何做一个忄生爱娃娃”毒篪眼角闪过一丝寒气,没有任何表情由上向下的看着韩秋燚。

    第五章进入(上)

    站在床尾的毒篪用按摩棒抵在韩秋燚的后穴入口,不停地打转。

    “你说这个要是进去,你会不会感觉很舒爽?”毒篪轻浮的说道。

    “爽你么个b…我操你…啊啊啊啊啊…”韩秋燚话还没说完,毒篪就将按摩棒一插到底,没有任何润滑的前提脆弱的菊穴顿时受到了外界的刺激,不住的收缩,眼看着红色的鲜血涌出了穴口。韩秋燚挺起了胸口向后仰去,连大气都不敢喘,剧烈的撕裂感刺激着疼痛神经。

    “放松…我的小猫…你夹得越紧就越辛苦”毒篪眼中划过一丝戏谑,开口说道。说着手中开始前后抽插起来。

    “啊…啊…不要动…不要动…谁来…救救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韩秋燚胡乱喊着,忍受这下身的疼痛。

    但毒篪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加快了手上的抽动速度,随着血液渗透,稍微起到了润滑作用,但撕裂的疼痛感根本无法消失,韩秋燚的额头上已经出了很多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到金属床上。韩秋燚不停的摇着头,拒绝巨物的入侵,在持续了10分钟的抽插后毒篪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按摩器顺着穴口画圈的摆动,内壁承受这巨大的压力。

    “啧…老子的手都酸了,你呢?找到感觉了么?”毒篪不屑的说着。

    “额啊…额…疼…好疼…停下…快停…”韩秋燚现在仅凭着本能嘴里胡乱的说着。目前的情况身上除了疼没有其他任何感觉,双眼的神色已经涣散了,比起那个冷若冰霜的“白无常”简直是两个人。

    就在毒篪在菊穴里画圈的时候,按摩棒突然经过一个点“啊啊啊啊…”韩秋燚的眼睛突然回过神来,睁得大大的。头向后扬起来,前面粉色的分身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立刻从疲软的状态下变成半站立。

    “呵…是这吗?”毒篪将按摩棒停在哪个点,手便离开了。回身拿过一个控制板,按下了上面的按钮,突然金属按摩棒震动了起来。

    “啊啊…什么…这是…什么…不要…不要了…”韩秋燚感觉一股酥麻的感觉涌入大脑。下身粉色的玉茎立刻立正站好,不停的抖动着。

    “看来你找到感觉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棒?”毒篪戏虐的看着这样银乱的光景。

    第六章进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