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8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少深,你怎么了?”

    阮少深垂下眼眸,没有正视有月的眼睛,有月也不催促他,等他再一次抬头,有月看清他的担忧和愧疚。

    然后随着手机前置摄像头的移动,有月看见了阮少深被白纱布缠绕的右臂和白纱布包扎起来的右小腿,包扎的面积很广,有月心里一颤,心疼得大声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阮少深想要给他解释,奈何手都不方便了,有月见了,忙阻止他“哎哎哎,别,你赶紧好好躺着,我自己问苏济源去。”

    “我先关视频了,你好好躺着休息。手脚不要乱动了。”

    然后有月生气地装着怒气冲冲、恶狠狠地说“等会儿再找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瞒着他!

    要不是他刚刚眼尖发现了不妥,阮少深还真是想要隐瞒他直到伤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了。

    有月第一次那么迅速果断地挂掉阮少深的视频,然后急忙点开苏济源的微信对话框,发了信息询问他情况。

    苏济源此刻正在查看着医生给的医嘱、注意事项,有月信息一来,他立刻就看见了,阮少深事前交代他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不需要让家里人为他担心了,就借着拍广告的时间等伤养好了再回去。

    哪知道有月太敏锐,一下子就发现了。

    “呃,有月,少深是昨天拍下午场时从马背上摔下来的,马儿不知怎么受惊了,忽然飞快冲撞向拍摄工作人群,少深使劲拉扯着它转了方向才没有撞上去,但是他自己就直接甩出去了……”

    “少深的右腿、右肘都擦伤了,小腿有点儿骨折,已经处理好伤口了,医生说静养半个月就不会有大问题了。”阮少深现在就在医院的单人间,附带浴室,装饰很好,全然不像是医院病房。

    “呃哎,这个,他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提心吊胆地担心他,说是不想让你难过的……你也别怪少深隐瞒住你哈。”

    “……我知道的。”有月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那你也帮我瞒着少深,我明天就过去找他。”

    “……”苏济源哽塞。

    “请悄悄给我地址吧,拜托了。”

    有月与苏济源说好了,然后打开电脑给ash撰写邮件,说是家人住院了,他必须得到外地去看看他,提前用了年假十天。因为刚好是四月底了,有月干脆就把年假用了,从4月20日一直请假到30日,加上五一的假期,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可以陪着阮少深。

    左右他现在的工作已经完成,《时尚王冠》的设计稿已经全部交上,剩下的润色修改部分,等他到了阮少深那边,还可以抽空修改修改。

    有月现在已经等不及想要快点儿飞到阮少深身边,又是气愤又是心疼,摔得那么狠了竟然还瞒着他。

    工作狂人ash第一时间处理了邮件,很快就批了他的假,还关心了一番有月住院的家属。

    ——[敲打][敲打]好好休息,好好养伤,不要强撑着玩手机了!

    ——有什么需要的和济源说啊,我也会和济源联系的,少深你快把自己手机没收了。[捂脸]

    阮少深回了他一个委屈巴巴的表情,然后乖乖地放下手机,一直用左手拿着手机看、发信息的确太累了。

    有月火急火燎地就订了机票,当晚收拾好了行李,第二天就飞到外地阮少深所在的地区了。

    他刚下飞机,先前和苏济源偷偷约好了,苏济源会在机场和司机等着接他,然后把他带到阮少深所在的医院病房中。

    苏济源坐在副驾驶座,有月一个人坐在后面,探着身子问前面的苏济源说“少深现在怎么样了?还下不了床吗?”

    “撑着拐杖单腿能走。”苏济源想要搭一把手,人家上洗手间还不乐意他搀扶着进去呢。

    回想起昨晚看着阮少深包的鼓鼓的手脚,有月心疼得不说话。

    苏济源安慰他“没事的,医生说半个月就能好了,你这次过来,他说不定好得更快呢。”这话倒是让有月放松了不少。

    有月还在想着受伤躺在床上的阮少深,手机忽然震动着响了起来,他一看,是太爷爷给他来电了。

    “咳咳堂哥呀……”有月压低声音,有外人在的时候他只能喊太爷爷为堂哥了,“我忘记和你说了,我请了半个月假,飞外地了。”

    “???”周末大清早回到别墅的张展一脸懵。

    “呃,少深他拍广告摔伤了,我刚刚下飞机,准备去看他了。”有月言简意赅地跟太爷爷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

    “周末不能和您一起吃饭了,五一可能也无法在家里陪着您了。”有月低声带着歉意说道,“太……堂哥,少深伤得太严重了,我得去陪着他。”有月语气都满是心疼,张展也听得出来。

    “好的吧,好好陪他说说话,给他解闷。不用急着回来,陪少深好好养伤。太爷爷去看院里的小家伙了……”张展留下一句幽幽的话,慢慢挂了电话,非常孤单地在后院照看多肉植物们。

    他小心翼翼地摆放着花盆,看着粉嘟嘟犹如桃子可爱的桃美人,心情瞬间转好。

    呀好久不来看,竟生长成了双生桃美人,串串瓣瓣挤在一块,小小的花盆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隔壁其他的桃美人一株株矮矮的、小小的,都是端端正正的一小颗,唯独这一株……这两株挤在一块成了一小棵!

    而且这盆双生桃美人看上去很有活力,鲜嫩灵气,张展心里很是欣慰。

    ……

    有月在到达医院之前都是满心难受的,也不知道少深的伤口怎么样了,有没有愈合,会不会疼。

    他一下车,拖着行李箱就急急要上去,苏济源帮着他拿行李,示意他不要急,有月这才镇静下来,还去洗了一把脸整理好了才进少深的房间。

    阮少深原本是闭着眼睛在床上休息的,一听到动静,就睁开眼睛,看见来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有月见着他包扎着固定着的小腿笔挺地夹着,手臂上的纱布已经拆了上了黑黄黑黄的药。有月眼睛一热,走上前去心疼地说“怎么伤得那么严重。”

    昨天苏济源避重就轻地和他说,阮少深给他拍得也不太清楚,现在看了少深这样子,有月后怕起来,从那匹忽然疯狂的马上飞甩下来,头破血流是难免的,也不知道他脑袋伤到没有。

    苏济源把人带到就悄悄退出去把门关上,将空间留给两个人。

    有月走近少深,蹲在床边看着他,一脸委屈和难受。

    想要扑上去蹭他胸口,又怕擦到他身上的伤口,一时间只能在床沿边看着少深。

    阮少深用没怎么擦伤的左手轻轻揉摸着他的脑袋,弄乱了他的头发,唇语示意他不要太难受了。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谁说模特拍广告受伤是正常的?马场的工作人员没有注意到马儿的异常,你又顾着把马儿拉扯远离人群,这、这……哎,我难受。”有月也不说了,把自己头顶上的手轻轻拿下,让他老老实实地放在床上舒服一点儿。

    午饭是苏济源送过来的,都是些清淡的,有月接过饭菜,谢过济源,然后给不方便动手的阮少深喂饭。

    到了这会儿,他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来,少深,张嘴。”有月忽然很喜欢喂饭这一新鲜的事情。

    阮少深是让他自己先吃,他不饿,有月摇头“我也不饿,先给你吃,等会儿我自己下去外面吃。快,要不然冷掉了。”

    阮少深只好张嘴,任凭有月像喂小孩儿似的给他喂饭。

    有月用调羹舀一口,吹了吹,稍微凉一点才将调羹送进他嘴里。

    看他慢慢咀嚼吞咽下去,有月又喂他一口,一边喂,还一边哄孩子似的说着话,让阮少深无言无语。

    “真乖。”阮少深吃得快,期间一直看着有月坐在床沿给他喂饭的乖巧的样子。有月给他用湿巾擦了擦嘴,然后终于笑了说,“奖励一个吻。”说完就轻轻亲在了他的唇上,然后飞快起身分开,惹得阮少深眸子暗沉。

    已经学会捉弄人了,等他伤养好了,非得让他也下不了床。

    第52章  擦身

    晚上有月再一次给少深喂饭,又坏心思地给他一个奖励吻,这一次阮少深直接用未受伤的左手捏住他的下巴不让走,亲得有月差点儿喘不上气来,脸都憋得红红的。

    “一股子饭菜味的吻!”有月故意嫌弃道,阮少深真想把他抓进自己怀里、狠狠揉他脑袋。

    有月知道他不看电视,也不玩手机,怕他无聊,便在床边椅子上坐着慢慢吃晚饭。阮少深就安静地坐在床上看着他。

    等到吃完晚饭,有月问他,有没有想做的事情呀?阮少深摇头,让有月就在这屋里修改他的设计图,他就在床上坐着看。

    有月答应了,从行李箱中拿出了文件夹和水铅,开始抱着夹板修改。

    他修修改改,时不时站起来给阮少深倒水递水,问他需要什么。这还是他第一次工作严重分心。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有月听见床上传来响动声音,一抬头望过去,发现是阮少深想要从床上下来站起来。

    他忙阻止他“快坐下,起来去干什么?你要什么东西,我帮你拿。”阮少深随手拿起床边的拐杖,撑着就走动起来。

    有月两三步走上来,见他是要上洗手间,就搀扶着他一块儿去。

    “疼不疼?”有月扶过他的臂膀,问道。

    阮少深摇头,然后两人一同走到了洗手间,阮少深笑着看他,问他还要帮他吗?

    有月红着脸,小声嘀咕说“又不是没看过。”

    “我搀着你,小心点儿。”说完有月就偷偷别开眼睛,听着跟前清晰绵长的水声一点点红了耳根。

    看着他这样子,阮少深忍不住笑了,几乎要去逗他。

    “伤口小心别碰着水。”洗手的时候,有月在一旁说。

    两人回到房间,有月也不修改设计图了,他看了眼时间,忽然发声问少深“你、你昨天怎么洗澡的呀?”

    阮少深一愣,然后弯唇抬眸,用唇语告诉他,是苏济源弄来热水,他自己一个人擦的身子。

    “你这样能行吗?怎么穿衣服啊!”有月吃惊,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阮少深眯着眼睛,然后告诉他,衣服倒是苏济源协助着一起穿的。

    有月“哦”了一声,又睁大了眼睛,对阮少深说“不行!今晚我帮你!”虽然他和苏济源是从小一起长大宛若手足的,但有月想着不能让别人看见光 溜溜的阮少深,帮忙洗澡擦身这种事情更不能了。

    要、要看,也得他来!

    知道有月脑子里在想什么似的,阮少深笑着点点头,乐不可支,觉得有月真是可爱万分。

    “我先给你找衣服去。”说着,有月就转身到衣柜前找了宽松舒适的睡袍和内裤,拿出来放好,然后跑到浴室放了一脸盆微烫的热水,把毛巾浸泡在热水中。

    有月这一系列动作做得非常流利迅速,等把满满一盆水端到床前,他看着靠在床垫上一直微微笑着的人,又不知道该从何干起。

    “哎、你别笑了,我帮你脱 衣服。”有月低头伸手一颗一颗解开他的衣扣,然后示意他把双手张开,将上衣脱下。他小心地将阮少深还敷着药的右手从衣袖中挣脱出,脱下来的上衣被他放在一边,然后给他脱裤子。

    裤子脱得不如上衣顺利,因为他还得让阮少深把下 身抬起来一点儿才能让裤子顺利褪下。

    “乖乖躺好。”有月说完,就捞起湿沉沉的毛巾,水有点儿烫手,有月发出“嘶嘶”声,拧干毛巾,然后给阮少深从脖子处开始擦拭,力度大小正合适,湿热湿热地擦过阮少深的皮肤。

    擦三四下,又洗一遍毛巾,一点儿都不马虎。

    有月擦得认真,阮少深也没有使坏,乖乖地任凭他在自己皮肤上一寸寸擦拭。

    有月低着头,垂着眸子,心里感叹少深真是好身材。他们以往并非没有坦诚相见,也都见过对方赤 身 裸 体的样子,但一般那个情况下的有月都已经是神志不清、大多数时候是酥爽得只会哼哼唧唧、面色潮红,大脑里都是一片空白的,哪里还来得心思细致认真地去观察阮少深的身躯啊。

    现在有这个机会,他自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慢慢欣赏,还偷偷地用手捏捏揉揉那结实平滑的肌肉,原本一直笑意盈盈地看着眼前的人的阮少深,被有月这些偷偷摸摸的小动作弄得心痒痒。

    有月面上是平静如水的,心里面已经躁动了。

    肌肉的纹路真好看嗷!

    Σ o 3 o 丨丨丨小腹的肌肉也超级好的触感!好好摸啊!好好看的纹路啊!qq好好想、想舔一口!完了他要变成变 态了!

    有月猛然重重摇摇头,抬起身,故作镇定地将毛巾放在水里揉搓洗一遍,紧接着端起水盆就进了浴室,更换了干净的热水。

    顺便悄咩咩给自己洗了一把冷水降降燥热。

    等他再一次回去,就该给少深擦腹部以下的部位了。

    有月板着一张脸,端着热水又回到了房间,阮少深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小裤裤,有月镇定地放下水,开始给他脱掉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