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7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有月只能安静地看着阮少深动嘴唇,告诉他,他会换新车送他去的,这一次不下车,也不会被拍到了的。

    阮奇喻也给少深发了信息,他的声音从手机对话框中传来,有月也凑近去听。

    “你看到网上那些照片了吧?刚刚有人又在微博上开新帖开始爆ash的‘丑闻’了。”

    “合着他们是想黑一波sark了,有月在你身边吧?最近让他稍加注意点儿,这些人可能还有得闹。”

    “我想,可能是《时尚王冠》那剧发布会之后公开了合作方让一些人红了眼,现在酸得要不惜一切炒焦sark了。”

    阮二哥有点儿生气,但更多的是对他们俩的担忧。

    “要查到应该不难,你们先别担心后续,我分分钟揪出来收了那几家小破公司。”

    阮奇喻自己就在娱乐圈、时尚圈有诸多产业,比起阮少深,他拥有更多的人脉和路子。

    阮少深双手跨过有月的腰身,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轻轻压着他把手机放在有月跟前,给二哥回了信息。

    ——不担心,有劳了。

    ——我陪着有月。

    ——打个商量,别老是秀我一脸。[捂脸]

    此刻抱着有月的阮少深轻轻笑了。

    “原来竟然是有人想要抹黑sark啊。”有月听完刚刚的话才恍然,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定然不会是n这种级别的大公司。因为这样做了其实很容易就能被挖出来,反倒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会起这些心思作乱。

    “刚刚二哥说的ash的丑闻……”有月说着,快速在微博上搜了一下关键字词,页面上立马涌出多条微博。

    sark设计总监ash那不得不说的设计作品ash2010春夏款红白玫瑰印花蓬裙礼服,红白配色、蓬裙设计和80年代美国著名女设计师

    enda的作品高度相似,是“致敬”还是“抄袭”,谁知道呢?底下就是一张ash的图片和印花蓬裙的高清图片以及

    enda设计的裙子。

    有月简直要气笑了。

    时尚圈每年都会涌现很多优秀的设计作品,但流行的元素总是一年轮一年,有些相似的细节灵感会不谋而合本来就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更别提ash这一件设计,除了颜色是红、白两色,是蓬裙设计,其他的和

    enda的那一款完全不同。

    ash的是白裙印红玫瑰一朵朵晕染散开,而

    enda的则是红色大樱桃一簇簇似的花纹,再说抹胸和褶皱的处理细节都完全不同,有月都不知道发这条微博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跟阮少深说完这些,有月无奈说“这些我们都清楚知道,但是有人可能就会假装看不懂了。这‘抄袭’的锅多大,直接就甩ash身上了……”

    果然,点开微博评论,真的有路人感叹抄袭,对ash嗤之以鼻,还声称以后绝对不会购买sark家的衣服了。

    当然,理智清醒的群众还是占了大多数。

    有人直言两件蓬裙的设计是完全不同的,还一一列举了不同之处,唯一相似的不过就是配色和蓬裙这一元素。

    “有人为了黑sark真是什么疯狗都能放出来了,啧啧”

    “噗嗤,刚刚说再也不买他家衣服的,估计连衣服都没摸过吧,ash那条裙子也挺有特色的,当年有钱还没能成功入手的我就笑呵呵地看着你了”

    “谁又想搞事情了?自从那剧的发布会以来还真是‘黑料’不断啊,这得有多眼红啊啧啧啧。”

    那些出口嘲讽ash和sark的,大多数都被喷得再不敢出声。偶尔想要水一波转移注意力都被人压下去了。

    这条微博很快就沉下去了。

    有月还想继续看看的,阮少深直接拿过他的手机锁屏了,然后双手轻轻遮住他的双眼,示意他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都看了大半天手机了。

    有月只好乖乖躺靠在他大腿上,然后闭着眼睛,享受着阮少深轻柔舒服的眼保健操按摩。

    他的手指腹一下一下地轻轻揉按着有月的太阳穴,给他刮刮眼眶,力度适中,有月只觉眼球的酸肿痛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等阮少深一套眼保健操做完,有月笑着睁开眼睛跟他道谢。

    阮少深用唇语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少看手机,多看看我。

    有月忍不住“扑哧”笑了。

    他听话地没再继续盯着手机微博看了,两个人吃完饭,阮少深又接到阮奇喻的信息。

    ——现在都被拦截下来了,近期内不会再有相关消息了,不过你们俩还是多多注意点儿。

    ——牵手搂抱就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干,别在外人面前腻歪了。

    阮二哥才不承认自己被恋爱的酸臭味伤害了。

    ——什么时候再把人带回家一起吃个饭?下个月阮囡囡百日,把有月也带到家里吃顿饭咯。

    阮少深就回了他一个“嗯”完事,早已经习惯了弟弟的冷淡惜字如金的行事作风的阮奇喻,不由得在脑海中浮现出在家里抱着有月没空回他信息的模样,一阵心塞。

    “二哥动作真迅速。”有月感叹。

    阮少深点头,又对有月表示,他也不会比二哥差的。有月偷笑着点头应他是。

    晚上九点整,sark的官方微博发布了和斯达娱乐合作的《时尚王冠》的最新信息,完全没有理会那些跳脚的人的意思,随便他们怎么折腾怎么闹,人家还看不上和他们扯乱呢。

    第50章  知晓

    因为阮奇喻的强力打压和sark优秀的公关能力,这场风波很快就被平息了。

    有月终于能安心下来好好完成手头上的工作,连着交了好几版设计,《时尚王冠》的剧集拍摄也在相当顺利的进行之中。

    因为《时尚王冠》和sark拉高的热度,有月在日复一日的设计工作中也开始慢慢有了高端服装设计师的微妙感觉。

    他在偶尔看着设计图纸时,也在想着能够让阮少深给自己走秀的一天快快到来呀。

    阮少深每两个星期会回老宅一趟和阮爸阮妈一块吃饭,有一天晚上他同有月商量了,下一次带他一块回家。

    有月是知道小侄女儿的百日就要来了,阮少深是想着带他回家参加囡囡的百日家宴。

    他略微一犹豫,然后说“家里那边……大家都还不知道呢。”他和阮少深已经在一起好几个月了,大概除了苏济源和太爷爷,阮二哥可能知道一点点,别人都还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啊。

    现在是囡囡的百日家宴,如果阮少深带着他回去,只是简单给出“好朋友”这个身份恐怕也不太合适,毕竟那是全家宴啊。

    有月说完,看着阮少深,他们还一直没有好好谈过公开的事情。

    阮少深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忽然严肃起来,凝着眉头唇语告诉有月我已经和爸妈说了。

    有月看他表情严肃地动唇,看明白是什么意思之后,瞪大眼睛他竟然已经和阮爸阮妈说过了?这么严肃的表情……难道是没能同意吗?虽然现在同性恋爱已经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但像是阮家这样位高权重、富贵庞大的家族应该多少还是会有点儿介意的。

    他曾经和阮少深回家见过一次家长,不过那时候是以“好朋友”的身份前往的,阮爸阮妈和他想象得不大一样,意外的平易近人。但是如果自己成为阮少深的恋人……

    “你已经说了!那、那叔叔阿姨什么反应呀……”有月露出焦虑的神色。

    阮少深不忍心继续看他焦躁不安,扑哧笑了,然后揉揉他的脑袋,比划着手告诉他他们同意了!

    有月一下喜得弯开了眉眼。

    他刚刚看着阮少深阴沉严肃的面孔还在心里默默想着如果阮爸阮妈不同意他们俩的事情,他大概也会坚定地跟着阮少深的,他是和少深谈恋爱啊,他知道他们都是相互深爱着彼此。

    实在不行,就硬着脸皮跟着少深去软磨硬泡,势必要将二老给拿下!

    阮少深只是笑。

    他自小就“看上去”感情淡薄,对身边的人除了家人,对其他人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因为身体的缺陷,家人对他一直很是宠爱,什么都是优先考虑、照顾他。

    这几年他没有谈对象,家里人都完全没有催促他的意思,只是让他随着自己的心意来。他知道爸爸妈妈藏在心里的担忧——他可能不会找对象结婚了。但他们一直没有把这些焦虑担忧挂在脸上,展现在他面前的从来都是笑意和疼爱。

    把有月带回家那一次,他想二老多少也会猜到一点儿了。上次回家他第一次没有通过苏济源向他们传话,直接自己在手机输入板面上,一个个字打出了他心里的话。

    这一生都会和有月在一起的。

    先前的猜测和老二时不时的暗示、铺垫,阮爸阮妈没怎么惊讶就接受了,并且万分欣慰。最让他们放不下心的小儿子总算不会孤单一辈子,有人这样喜欢他、理解他、体贴他,是他们两个人互相的幸运啊。

    他们之间能够手语、唇语交流,互相能够抵达对方的内心,这样就足够了。

    囡囡百日宴的时候,阮少深和有月一起回老宅了。苏济源从小在老宅长大,和阮少深年纪也差不多,在阮家人心里也算是半个儿子的,他也一同回来了。

    有月为送囡囡的礼物纠结了好久,最终和阮少深一起送了一对雪白剔透的玉镯子。囡囡乖乖地在大嫂怀里,肉乎乎小脸、水汪汪黑眼珠,粉嫩可爱极了。

    阮家很是热闹,每个人脸上都是洋溢着真情实感的灿烂笑容。

    阮奇喻对小孩儿又好奇又害怕,囡囡一哭他就躲得远远的,说是“听得我心里嘶啦嘶啦难受”,可不嘛,小可爱哭起来很惹人心疼的。阮大哥初为人父,温柔体贴,能在旁边看着妻子、陪着女儿玩上好久好久。

    有月进了家门,刚开始是有些许拘谨的,但是阮爸阮妈对他的态度一点儿都不比上次差,而且这一次,二老眼里明显更多了些对他的喜爱和满意,这样的注视让他放开了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心。

    在这样温馨美好的气氛里,他不禁悄悄握紧了阮少深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第51章  受伤

    他们一众在客厅谈笑时,阮妈妈把有月悄悄叫到了后院里,她遣散了附近的人,温柔地笑着让有月坐她旁边的石凳上。

    “阿姨……”有月多少知道少深的妈妈想要对自己说什么的。

    “你也算是我的半个儿子了,要随少深叫妈妈。”这么温婉端庄的阮妈妈说出这样的话,让有月一时耳根发红。

    他点点头,心里可开心,面上也是藏不住的喜悦,应答着轻轻叫了声“妈”,惹得阮夫人眉眼弯弯。

    “少深很喜欢你,也坚定地向我和他爸表达了心意。以后你们俩就一块过日子了,少深不能开口说话,还得多辛苦你理解照顾他了……”

    有月听着,忙摇摇头,对着她的眼睛说“不辛苦!我和少深在一起很轻松很开心的……我们都互相理解、体贴彼此的。”说完,怪不好意思地摸摸脸颊。

    听有月这么说,阮夫人眉眼里笑意更浓。

    “好,你们都是好孩子,妈妈没什么可以给你们俩的,就在心里祝你们长长久久,白头偕老了。”在有月看来,这样真情实感、充满关爱的一句话抵得过物质上的任何祝愿。

    “谢谢妈。”有月偷偷笑着点头。

    回家的时候,阮少深发现了有月的喜悦的情绪,也跟着快乐。

    有月接下来的日子里依旧忙碌,阮少深也飞到外地拍摄外景广告,他去到广阔无际的草场,放眼望去只有绿白两色,绿草白天,拍了几张照片发给有月,让他也能看见此刻他所在的地方。

    看着绿油油茫茫无边际的照片,有月感叹着景色的优美,又忍不住逗阮少深发个自拍看看呀,我想看你啊!

    他早早就发现,阮少深很不喜欢自拍的,每次都是给他发景物照片,很少有他自己的自拍照。

    有月看着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又弹回他自己的名字,来来回回好几遍,有月都看得心累了,终于“滴咚”一声响,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噗哈哈!”有月点开大图查看,阮少深果然不情不愿地自拍了,有月敢肯定别人要是看见这张无奈地弯唇笑,眼神宠溺又无奈的照片,绝对会拍桌惊道这还是不是阮超模啊!

    他们白天都要工作,也怕打扰到对方认真工作,所以很少持续地聊天,偶尔中间休息或是饭点才能给对方发信息。到了晚上,两个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开着视频,一个静静地看、认真地听,另一个兴高采烈地说话。

    “有没有好好按时吃饭呀?”有月先问他一些琐碎的日常,阮少深都一一点头应答他。作为特别助理的苏济源一直都有好好盯着他的作息饮食,这点有月倒是不大担心。

    “四月底天气燥热了,多喝点绿豆汤降降火。”有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看见阮少深在床上斜斜地躺靠着,点头,忽然问他,“你怎么一直躺在床上呀?准备休息了吗?”看样子又不像啊。

    有月眼尖,看见周遭的装饰都和前几天不大一样了,疑惑问道“咦,你又换酒店了?”

    阮少深没有动作。

    有月皱眉,从刚开始视频一直到现在,阮少深都是一动不动地躺坐在床上,他也只能从手机视频屏幕上看见他的脸和后面的床和墙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