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6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阮少深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快步走上去,只对孔易微微点点头算是回应他,然后牵起有月久转身走了。

    被留在原地的孔易一脸惊讶,又不敢置信,顿时发现了不得了的大事。

    有月只知道孔易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了,他凑近少深,轻声说“被人看见了呀……”两个人牵着手什么的。

    听了他的话,阮少深丝毫没有放松他的手,牵得稳稳的,直接上了车。

    苏济源看着这两人傻了吧唧地牵手走过来,简直被甜得要牙痛。

    好累……他还是和司机叔叔好好坐在车前驾驶座静静地假装没看见吧。

    到车上,阮少深才放下他的手,对他用手语说你是我的爱人,我要牵着你的。

    有月看得晕乎乎的,怪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只是他有一点点担心,孔易会把这件事扩散出去啊。

    阮少深揉揉他的脑袋,用唇语告诉他他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他自己知道而已。如果真的被泄露了,我们就公开告诉大家吧。

    有月看着他慢慢动嘴唇说完,然后嘴角弯起一个笑容,忍不住也笑了说“好”。

    第48章  等谁

    两人好久没有见面,阮少深回到家放了行李,过来叫上有月一块到家里吃饭。江伯、宋婶他们在别墅,他们也没敢太旁若无人,只在偷偷捏捏手、笑着不说话。

    苏济源和他一趟车回来,晚饭也在别墅里吃了,现在只当没看见那两个黏糊地坐在沙发上一起看手机、说笑的人。

    有月迅速看了一眼在厨房的宋婶和还在屋外的江伯,低头与少深小声说“今晚……过去我家。”小别胜新婚啊,有月自己说完耳根都红了一点点,但转念想,他们可都在一起了,没什么可害羞的了。

    自从见到有月之后一直眼色温柔的阮少深听了,点头答应,还把压在腿边的有月的手掌轻轻捏了捏。

    因为给阮少深和苏济源接风洗尘,宋婶做了好多菜。

    “一个多月没见,看你瘦的。”宋婶无不心疼地说,前阵子她请假,后来阮少深又出国工作,现在见到他,一下就发觉阮少深瘦了。

    有月吃吃地笑,宋婶听见了,转向有月也说“有月你也别笑,多吃点。以前两颊还能看见点儿肉,现在瘦得宋婶都心疼了。”这个月有月的确瘦了一大圈。

    “哎好。”有月应着,碗里多了阮少深给他夹的鸡腿。

    大家一同吃过饭,苏济源摸着鼓鼓的肚皮,喝茶消食没一会儿,就道别离开了。

    “宋婶、江伯,我先回去了,天气热了,注意多喝凉白开。”苏济源和两位老人道别,再与阮少深和有月说,“你们玩得开心……再见咯。”在阮少深别有深意的目光下,手指晃着钥匙圈去后院开车回家了。

    “我、我先回家洗澡。”有月看着宋婶在厨房收拾东西,江伯已经上楼,飞快在阮少深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起身就走。

    当晚,阮少深丝毫没有了平日的温柔和耐性,竟然用手指一下一下在他的花纹上画圈描绘,惹得他又羞又臊,果真应了太爷爷当初说的“只能给爱人看的花纹”了。

    有月那儿特别敏感,偏偏阮少深还不轻易放过他,对他那白净软滑皮肤上的花纹特别喜爱,一直在捉弄他。他直接转身对着那青粉的花纹亲下去,突然的柔软微凉触感让有月顿时血气上涌,闹了个大红脸。

    羞耻度爆炸的动作让有月捂着眼不敢看,阮少深看他不吱声,转了个身,在他纤细的脖子上啃 咬。有月对他刚刚的举动又气又羞,也不出声说话,红着脸,被阮少深一口咬住喉结。

    “唔……”喉结上下一动,被他舔舐着,有月不敢声,超怕他要咬一口。

    阮少深再没有保持翩翩绅士风度,对着他的本体月亮仙子花纹的那块狠狠一拍,“啪”地清脆的拍击声响起来,接下来大半个晚上,有月就没能停下哼哼唧唧地求饶声。

    ……

    有月第二天没能在闹钟响起来的时候爬起来,他被阮少深手脚缠绕着稳稳压住,根本就动弹不得,更别说动一下全身都如将散架一般酸痛。

    闹钟响了好几声,有月放弃挣扎,乖乖窝在少深身下,等着阮少深闭着眼睛就伸长手关掉了手机闹钟。

    “还睡呀,我要上班了。”昨晚前段硬着脖子不吭声、后面全程湿红着眼睛叫喊的有月嗓音都变了。

    阮少深知道自己昨晚过分了,但有月没有抱怨,一双眼睛微微肿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他动着嘴唇告诉有月干脆今天请假不去了。

    “不行啊,最近大家都很忙,我得回去监工。《时尚王冠》要开拍了,衣服还没做好呢唔……”有月压着嗓音给他解释,阮少深亲住他的嘴,让他别说话了。

    起身套了一件衬衫,阮少深给他倒水,让他先喝了一口润润喉。

    等着有月喝完水,他手语告诉有月,今天他开车送他去公司,有月没有拒绝。

    洗漱换衣的时候,有月仰起脖子,除了喉结那儿有点红,脖颈上倒是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阮少深都往看不见的地方啃了。

    上车前,阮少深贴心地在车座上加了软垫,让他坐得更舒服点。

    下午到点了,阮少深又亲自过来接他了,有月忙了一天,走路脚步都是虚的,阮少深拿下他的斜肩挎包背在自己身上,揽着有月的肩膀让他靠着自己走路。要不是怕有月害臊,他还真想直接把人抱起来就走。

    饭后,阮少深到有月家与他一起呆着,有月难得短暂休息的时候,与他聊天。

    “你最近都不忙了,真好。”可以天天陪着他呀!

    “明天去看完ash那场秀我就偷偷溜回家画图,回公司太闷啦。”不能自在地在凉凉的地板上坐着躺着。

    “《时尚王冠》过几天就要开拍了,好期待啊……”有月看完原著之后一直念念不忘,现在马上就要开拍了,他自然期待万分。这部剧还是阮二哥的斯达娱乐投资的。

    夏天到了,有月在家里就随意地坐在木地板上,画画图,偶尔逗一下阮少深。阮少深到厨房冰箱洗了车厘子、草莓,有月在安静画图的时候,他时不时捻一颗草莓送进他嘴里。

    满心享受的有月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呀!他微微眯着眼,舒舒服服地吹着冷气、贴着凉飕飕的木地板,画着自己喜欢的设计图,身边还有贴心的爱人喂他吃水果。这样的一点一滴都让他异常感动,也偷偷庆幸自己的好运,能够遇上这么温柔美好的人。

    《时尚王冠》开机仪式召开记者会,公布了演员阵容和服装设计的金大腿sark,引得众人惊讶,真舍得下本钱。并且这一次启用的全都是小鲜肉新人演员,这么一股清流冲洗过大家的眼球,让路人们都开始期待这部剧。

    不管是水军还是粉丝,都在网上筑起了高楼,有其中时尚服装的专楼,只不过现在剧照什么的都不多,也没有资源流出,这楼层也没盖多高,倒是sark被炒得火热。连有月都隐隐担心,这样的发展对sark只会弊大于利。

    更多人热烈讨论的还是剧的两大男主角,流量大了楼也歪得快,说着说着剧中的主角,不知从哪里开始,就有人感叹了一句,设计师真是十男九gay啊,模特圈也是各种百合朵朵开,搞基处处有呀。有人开始扒时尚圈的料,国内国外,暗号代称一上来,大家都懂的。顿时大家的关注点都不知道歪到哪儿去了。

    有月平时很少逛帖子,看了好半天也没能解码他们到底在讨论真人时尚圈的谁谁和谁谁。

    他刷了好一会儿,看得脑壳儿发疼,干脆不猜了,刷起了微博。

    忽然首页一条微博跳进他的眼里。

    那条微博有三张配图,有月一眼就看出了图片中的人是阮少深,因为他在照片中所处的位置就是sark的地下停车场,是前几天他来接自己的时候的样子,橘光镜片的太阳镜被撩到头顶,一身清凉休闲的打扮,靠在墙上玩着手机。

    微博配了一句话“在等谁?”

    这样的身高,这样有标识度的侧颜,尽管照片不是高清可放大的,但是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阮少深呀!

    有月一阵慌,也不去看那下面好几位数的转发量和评论数,匆匆给阮少深打了电话,电话是在提示他“正在通话中……”。

    阮少深原本是在跑步机上锻炼,现在他正接着苏济源的来电,苏济源也看见了微博,当即就给他电话,也让阮家的公关开始查。

    他的曝光率一直很高,但都是时尚大片、广告视频等,花边绯闻从来都不曾涌现过,偶尔几条虚假绯闻也会在被公众发现之前,被阮家的公关给压下去抹杀 掉。

    “你当时是去接有月的吧?”苏济源沉声说,“……是有什么人想搞你?不过这么没边没影的照片,他想表达什么?该不会是……”想要对有月下手?!

    “……既然他拍到了这些,有月出来后和你一起上车的照片应该也被拍了。”苏济源揉揉太阳穴,他们还没在公共场合搂搂抱抱亲亲嘴,但是被拍到阮少深等人、一起上同一辆车这样的照片本来就是重磅了。

    “这边已经在查了,如果他手里还攥着其他照片,不吭一声忽然放出来……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你……有没有想过公开了?”抢先一步,在娱记胡乱写一通之前发通告。

    阮少深听完,耳边传来另一个电话接入的声响,他挂掉电话,先给苏济源快速发了信息,然后看着未接的来电,一边给有月也发了信息,安抚他,一边快步走向隔壁。

    要公开,但也不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匆匆忙忙被迫公开。

    他是不会让有月受一点儿委屈的。

    第49章  眼红

    有月看着信息,匆匆跑出去,刚好就见着了过来的阮少深。他拿着手机还没能露出担忧的神色,阮少深已经先一步展开双手抱住他,安抚似的拍拍他的后背。

    “被拍到了……”有月脑袋埋在他肩膀,声音闷闷的。

    老实说,看到阮少深上了微博,有月是慌乱的,难道是少深的红火阻碍了谁,有人想要抹黑少深吗?他压根就没有想过,拍照发微博的人其实很可能针对的是他自己。

    阮少深摸摸他的后脑勺,压在心里没打算告诉有月让他焦虑。他松开手,比划着告诉他,苏济源已经在处理了,他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

    “……这样,我还是很担心啊,让我看看微博现在在说什么了。”刚刚有月一见到那条微博,当下就给阮少深打电话了,没有敢看下面的评论和转发。现在阮少深在他身边,他多少有了点勇气点开来一一看。

    他们进屋内,阮少深本来不打算让有月继续看那些微博和乱七八糟的评论,越看只会越闹心,但有月似乎不看还更难受,阮少深只能陪着他一起看那些评论。

    网上的大多数人都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在下面评论说“交出后续的照片不杀!”、“请开始你的表演”、“果然是谈恋爱了吗!”。

    一大堆粉丝在哭嚎男神有恋人了,有人在猜测他是在哪里等人、是在等谁,眼尖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这是sark所在的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瞬间开始对sark展开各种扒,从设计总监ash一直到前台的小姐姐,仔细地一一分析,试图找出阮少深的恋人。

    “这么多年都没有爆出恋爱绯闻的阮超模今年的桃花有点儿多呀。”

    “那个……你们还记得上次那张照片的风波不?”

    “瑟瑟发抖,是我知道的那个设计师吗?”

    “不可能吧……他们不是好朋友??”

    “呵呵,太天真了,这不就是又一个‘我的好朋友就是我的恋人’系列吗”

    “说得好像你亲眼看见了一样,人家说不定就真的来等朋友呢[摊手]”

    “冰山冷漠攻x乖巧努力受我吃!”

    “他们的总监ash也没有爆出任何感情方面的绯闻……会不会是他们俩……强强啊,双冷帅啊!!我要自己产粮!!!”

    “都散了吧散了吧,最近不是那什么剧开拍了嘛,那剧和sark合作,说不定又是拉着人炒一波曝光率呢。剧集还没拍就已经那么多戏……”

    有月不紧不慢地一一拉下来看过,不光是自己,连ash、章裴还有其他稍微能在公众露脸的人都被拉进来一顿揣测了。

    原本只是偷拍阮少深的照片引发的热度,已经蔓延到sark,有月再懵也能多少看出事情的不大对劲了。

    “……怎么把整个sark都拉下来了呢?”评论区里一波又一波的讨论轰炸,让有月心里疑惑重重。

    一直陪在有月身边,把他圈在自己坚实的臂膀下的阮少深不得不给他解释自己心里的猜想。

    “你是说,他们很可能不是针对你……而是sark?”有月看完阮少深的手势,惊道。

    sark近几年积攒了不少好名声和扎实的消费群体,在国内已经是超一线的时装大牌,唯一能与之比肩的大概就只有n了。有人想要炒焦sark,实在让人搞不清楚其中的用意。

    阮少深的手机震动着响起来。

    他点开,空放了苏济源的语音信息。

    “后面的线都断了,暂时找不到后面的人,不过已经在网上看着了,有最新的消息出来我这边第一时间会知道。”

    “……感觉这后续走向可能有点儿怪。”

    “还有,最近几天你先别和有月走太近了。”

    听完,有月看看阮少深,心里没底。是了,他们最近还是别走得太近了,要是再被拍到照片就不好了。

    “嗯这几天我自己开车去……”有月话还没说完,阮少深的食指已经凑上来,轻轻点在了他的唇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