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5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经常染发会损害身体的。”有月想起今天阮少深那一头灰白的头发,嘟囔着,“哎,不过要拍广告拍大片就没办法了。”手指□□他的发丝,撩起来吹干后又放下。

    有月拨弄着他的头发,慢慢给他弄干了。

    阮少深很是享受地微微眯着眼任由有月给他擦拭吹干头发,手机响起来,他伸长手拿过,打开看一眼。

    然后反手拍拍有月,示意他过来看信息。有月关掉电吹风,从阮少深背后凑出脑袋来看。

    “大嫂生宝宝了!”

    阮少深手机上显示的是一张粉嫩闭着眼睛呼呼睡觉的娃娃的照片,是大哥阮皓君发给他的,大嫂两个小时之前就生下了宝宝。

    ——是个小女孩。

    “哈哈,冰雪可爱的小女娃。”有月笑着说。

    阮少深转过身,把他反手就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然后用手语问他你很喜欢小宝宝?

    有月回他“小宝宝好可爱呀,当然喜欢。”阮少深沉默。

    有月才恍然,他问的不是照片上的小宝宝。

    “哎欸,我以后要和你一起过日子的,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有月故意用力往他胸口上撞了一下,嗨呀,他还以为自己会离开找个漂亮姑娘生小宝宝吗!

    被看穿的阮少深故作镇定地摇头,在手机上给大哥发了大红包,祝贺了他。

    有月看着他退出对话框,发现自己是被阮少深置顶的其中之一,他的爸爸妈妈也被置顶了。

    有月偷笑着,忽然伸手戳进自己的对话框,说道“我也把你置顶了哦。”然后他看见了聊天背景自己的照片,笑得更欢了。

    把自己的手机也拿出来,给阮少深看自己的微信,他是被有月唯二置顶的,另外一个是太爷爷。

    “哈哈,我也用这张照片做背景了。”两个人的的手机放在一块,凑成一张原本的合照。两人都忍不住相视而笑。

    当晚,阮少深终于又能舒服地抱着有月睡了一场好觉。

    第47章  回家

    第二日清晨,有月很早就醒过来,猫在阮少深怀中,眨着眼睛看着阮少深的睡颜发呆。

    过了好久,差不多该到起床的时间了,有月就往上蹭了蹭,对着少深紧闭的眼皮亲了一口。阮少深还没有反应,他就继续轻轻啄他的另一边的眼皮,捣鼓得阮少深终于醒过来。

    “嘿嘿,起床了。”有月不好意思地挪动着缩回到原位,仿佛刚刚用亲吻叫醒爱人的不是他一样。

    阮少深睡眼惺忪,看向有月的眼神是温柔的。他把头埋在有月颈间,深深吸气,轻轻啃咬了一口,刺激得有月几乎要喊出来。

    “少深别闹,起床啦。”有月吧唧亲他嘴唇,堵住他的唇不让他继续乱来。

    有月的衣物都还在另一家酒店,阮少深从他的行李箱中拿出一套套还没曾穿过的衣物,任他挑选。

    “都好大啊。”有月拿起其中的一件棉绒保暖衣,裤腿剪裁不规则的灰色加薄绒长裤,直接就脱掉睡衣换上。

    阮少深全程看完,还给他整理好衣领衣角,等他一切弄好,两人一起洗漱后到外面吃早餐。

    他们刚好在电梯遇见了苏济源。

    “济源早上好。”有月笑着同他打招呼,昨天苏济源匆匆忙忙就带着孔易走了,有月只瞥见了他,还没有来得及与他好好见上一面打招呼呢。

    苏济源看着依旧元气满满的有月和一旁也掩盖不住神清气爽的阮少深,默默地点点头,说“有月好啊,你在这儿玩几天呀。”

    “我是同总监过来出差的,今天下午就要回去了。”有月来之前并没有告诉他们,因为原本是要给少深惊喜的。

    “啊哎,少深今天晚上也要飞纽约拍广告了。”苏济源手上有阮少深的一切行程安排。

    有月点点头,昨晚少深已经告诉过他了。

    餐桌上,有月觉得脖子上的围巾有些碍事,干脆解下来放好,方便他吃东西。然后苏济源默默看着他脖子上的淡淡红草莓印,艰难地吞下一口牛排,感觉自己吃下成吨的干涩狗粮。

    和ash、左璎回国后,有月又开始了他忙碌的工作日常。

    第一版交给ash的策划已经修改到了第四版,打版师也开始打版工作,有月在设计之余,还得和打版师商量设计,要和小工坊的工作人员商量面料的需求。

    《时尚王冠》的开机启动仪式是在三月底,距离那时还有半个月。sark这边的服装也要及时准备就位了。

    白天在设计部、产品部到处跑,晚上回到家里,有月继续在书房里画图。他早晚都会给阮少深发几条信息。阮少深也经常发一些图片给他看,向他说自己最近的行程安排。

    好不容易到了周六,有月还得在家里工作。阮少深在晚上时发来视频邀请时,有月忙点开视频,脸上有见到阮少深的喜悦,但更多的是连日伏案工作的疲惫。

    “少深~”他的语气软软的,因为刚刚忙起来忘记喝水,喉咙有些沙哑。

    阮少深一见到视频里的人,忍不住想立刻飞到他身边,抱抱他看看是不是又轻了许多。

    有月原本就瘦,这几天忙起来也吃得少,囫囵扒拉几口就完事儿,加上这几天天气开始慢慢回暖,胃口也不是特别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阮少深将手机固定在桌面上,给他比画着手语,辅加唇语,有月看着他关心自己,嘿嘿一笑。

    “嗯,我会好好吃饭的。”他往日都是胃口超级棒的,只是最近天气原因加上工作压力,再好的胃口都被摧残得差不多了。

    阮少深点头动唇嗯乖,等我回去。

    他再有五天就能回国一趟。

    有月和他说着,一边捧着手机,一边喝水吃糖。阮少深见了,让他饿了就煮点面条吃,不要吃太多零食,有月乖乖把零食放下。

    好久,阮少深让他继续工作,视频不要关了。有月将手机固定在桌面上,调好角度,他在书桌上画图的时候刚好能拍到他的上半身。

    那一边,阮少深看着认真工作的有月,也把手机放在长凳上,然后他开始在地面软垫上做仰卧起坐锻炼,每一次坐起来就能看见埋头工作的有月。

    有月刚开始好奇地看着屏幕,看见屏幕上并没有阮少深的身影了,他疑惑地将要喊他名字,就看见地面上坐起来的阮少深。

    “……”

    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面不改色地连着做了十几个仰卧起坐,每一次坐上来的时候,阮少深的目光就望过来,与屏幕中的有月相望。

    有月笑着继续画设计图,阮少深在那一头一下下做着仰卧起坐,两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看一眼对方,都能无声笑出来。

    “哎只能看着不能摸摸你的感觉太难受啦。”有月放下画笔,结束了今晚的工作,看着手机屏幕上汗水滴滴的性 感得让人心跳加快的阮少深。

    他刚刚做完仰卧起坐,又去跑步机上跑了半个多钟,现在他准备去洗澡了。

    有月见他准备进浴室,就与他道别了“我准备休息了,少深拜拜。”开玩笑,他看阮少深丝毫没有要关掉视频的意思,他可没有看人洗澡直播的爱好呀!

    睡前,有月在床上刷了一会儿微博,阮少深常年不发微博,他最近的一条微博还是前几日在巴黎发的一小句话。

    “乖,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好好工作。”

    像个板着脸的老干部教育小孩子的语气,让有月不禁噗嗤笑了,点开评论,底下一大片粉丝哀嚎。

    “哇啊啊啊啊收到!一定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好好工作!”

    “被盗号了?[do]”

    “妈呀你们不觉得阮超模最近画风有点迷吗?这种谈恋爱的酸臭味是怎么回事儿啊!”

    “谈恋爱 1”

    “这宠溺的语气配上严肃的表情……卧槽,想想都不能好了……扶我起来,我还能脑补一万字的情节……”

    有月偷笑,这是在说他呀。

    “只有我好奇主角是谁吗?少深深并没有透露过呀!”

    “……看样子,是要公开了的节奏了吗?”

    有月歪着头想,少深没有和他谈过要公开的事情欸。不过他也不在乎大家知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反正感情就是两个人的事。如果现在公开了,对少深的影响也挺大的。

    临睡前,有月给少深又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收到他“摸头乖”的表情后,安心睡下。

    ……

    sark的所有人都忙得没空喘息,ash自己揽下了sark最新一季的秋冬装,前阵子他时常忙得见不着人影,最近就要准备发布。

    有月等人会在发布会那一天到现场在底下观看,不过在发布会开始之前,他和ash、左璎一块去面试前来参加发布会秀场的模特。

    前来面试的模特不限国籍,有月和左璎分别在ash一旁坐着,其实主要还是ash满意。

    等到瞥见一个有点儿眼熟的人影,有月默默地多看了一眼,这个男模是上次在巴黎见到的那个人呀。

    孔易简单大方地自我介绍之后,开始台步表演,ash在一旁看着稍显满意地点头。

    孔易上次并没有看清有月的样子,故而不知道眼前的面试官之一就是让他好奇的人。

    他很年轻很有活力,今年不到二十岁,已经走过好几场国外的品牌时装秀,功底也不差,有月不需问ash也知道,他肯定能被录用成为此次的秀场模特的。

    “恭喜,你被录用了。”ash果然当场就录用了他,孔易脸上是藏不住的开心。

    “谢谢您!”孔易鞠躬之后就离开了面试的房间。

    有月倒是对他没什么别的心思,他自然看见了上次的事儿。他无法阻止那么多人喜欢少深呀,毕竟少深那么璀璨,有很多很多粉丝是好事。但是有人想要挖他墙角就不行啦!他会吃醋的!

    有月偷偷拿出手机,给阮少深发了信息。

    ——哼唧。你今天什么时候到呀?

    有月是随手一发的,想不到阮少深已经下飞机了,立即就给他回复了。

    ——我快到你公司了,刚好能接你一块回家。

    有月暗搓搓地乐,瞥一眼ash,咳嗽了一声,轻轻凑过去对他小声说“ash,家属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好。”ash爽快地让他走。

    有月和左璎也道别,撒腿就拎起斜挎包跑。

    好多天没有见过少深了,终于能见面了!

    “哎不好意思!”有月兴冲冲地,一不小心就要撞上电梯口的人。

    “嗯,没事的。”是孔易,“今天的面试辛苦您了。”

    “哈哎,不会辛苦的。”有月礼貌回以一笑。

    有月和他一起进了电梯,有月慢慢平复下自己的呼吸。

    他挠挠后脑勺,等会儿孔易也会碰见少深深呀,好想把他藏起来啊!

    电梯直接到地下室停车场。

    孔易和有月是一起出来的。

    “少深?”

    “少深!”

    两人同时看见了电梯口外三四米外的阮少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