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4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摸着光滑的彩页好一阵,他才转过去看他和艾萨克合作的时装大片。

    是提前一天就给有月发了样刊的。

    等到第二天杂志全国铺货后,大家看着前段时间在网上吵得火热的高清图片的同系列照片,一边拜舔高颜值的小鲜肉设计师和超模,一边暗搓搓猜测这两人的关系——好朋友什么的说法,他们信了才怪了。

    有迷恋两人之间说不出的和谐气场的小迷妹在网上开始给两人写同人,到处搜集两人的合照,奈何网络茫茫竟然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合照了。

    这几天,有月心里抑制不住激动地期待着前往巴黎的日子,很快就能见着阮少深了。

    这边深夜,阮少深那边太阳才刚刚西落,有月怕打扰到阮少深,只在那边晚餐之后的时间给他发信息。

    有月躺在床上,窝在被子里,双手捏着手机给阮少深发信息,问他在那边一切可好。

    阮少深在忙的时候手机就交给了身边的苏济源保管,有月信息发过去,苏济源看一眼,阮少深的手机加锁了,他也解不开,无法看里面的信息,手机震动响了三四下,就再没有动静了。

    阮少深回来,苏济源先把手机给他“刚刚有人给你发信息了。”他点点头,滑开手机,看见一个多小时之前有月发过来的信息。

    ——今天工作怎么样?你在那边有好好吃饭吗~

    ——哈哈,今天忙里偷闲,把玫瑰花做成了干花书签,给你看——[图片]

    ——四天没见你了,好想念你喔

    看着信息,阮少深不禁笑了,他一一回了有月的信息。

    ——嗯,今天去试装了,每天都有吃好

    ——好看,做干花书签能保存很久

    ——我也很想你,好想现在就在你身边,抱着你睡觉

    从雪山温泉度假山庄回来之后,阮少深总是喜欢晚上到有月那儿,同他一起入睡。自从习惯了搂抱着有月睡觉之后,阮少深发觉自己现在休息如果不抱着什么东西,都觉得空虚难受,昨晚他就抱着酒店的长抱枕勉强睡着的。

    有月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睡觉之时阮少深就喜欢跨过他腿,用手圈住他,蹭蹭他削瘦的后背,然后嗅着洗澡之后他脖颈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入睡。

    阮少深的姿势力度都控制得好,每天早上有月起来,都不会感觉自己被压得骨头肌肉酸软,反而是一睁开眼,就感受到自己被稳稳地圈抱住,这种满满的充实感让他很安心。

    信息发过去,此刻有月这边已经是凌晨将近一点,有月忘记调掉声音,手机接受信息响起来的时候,他被惊醒。

    迷糊着开手机,看见阮少深发过来的信息,他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手里已经不小心胡乱按出了一排乱码,发送了过去。

    “……”

    他揉揉眼睛,手被自己压麻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阮少深看他发过来的一串乱码,沉默了一阵,蹙眉想有月该不会是等他信息等了那么久吧?

    他心疼地发了信息问他,然后就收到了一条语音信息,他点开,放在耳边。

    “没有,我睡着了呀,刚刚听见手机声响就醒过来了……”有月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软软的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和被吵醒的委屈,他等阮少深到十一点半就睡了,因为明天还得起早去机场。

    “你也早点休息呀,晚安。”有月又再给他发语音信息,因为手麻了发信息不方便。

    ——嗯,吵醒你了[摸头],你继续睡,晚安

    然后是一个头顶三个大字“我错了”的超级q的小肥熊跪地的表情。

    有月忍不住笑了。

    他前一天就已经收拾好行李,第二天早上八点直接乘车到机场,然后和ash以及助理左璎汇合,等候着登机。

    他们一下机就赶往酒店放了东西,然后冲澡换服装之后前往秀场。

    有月在飞机上睡饱了,到秀场的时候精神奕奕,乖巧地坐在观众席,又忍不住伸长脖子紧紧盯着t台出口处。

    细心的左璎发现了他的异常兴奋,笑着轻声问他“有月有喜欢的超模吗?这么激动。”

    有月重重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是的,超喜欢的人。”

    连ash听了都扭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观众席坐满了,灯光渐渐暗下来,然后大家都自觉地静下来,背景音乐也响起来了。

    开场模特是个高挑纤细的女模,气场超绝,透明绣花蕾丝长袖衣衫下是吊带长裙,与她一同走出来的开场男模穿黑色宽松短t,靛蓝色九分裤膝盖以下部分是拼接的浅蓝、朱红、草绿三种大面积方块,身边的观众都拿着各自的手机拍照。

    有月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不过他的焦点都是放在时装上。

    每一对男女模特走出来,有月都会不自觉地挺直身子,探着脑袋看那人是不是阮少深。

    阮少深是第五个出场的,他出来的时候,有月凭着对他的熟悉,还没有看到他的脸就已经猜到是他了,高兴地看过去,呀,少深的头发怎么染成了灰色!

    灰白灰白的头发从两边梳起以发胶固定住,头顶的发丝柔软蓬松,他面部的线条硬朗帅气,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他身上的黑软衬衫从两侧向中间镂空了,垂坠的褶皱让他饱满结实的肌肉若隐若现,黑蓝长裤两侧的裤缝线处是拼接色块,露出脚踝和一小截小腿,有月已经呈现痴汉状态,双眼一眨不眨地全程盯着看。

    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他走秀,真是激动到差点忍不住要蹦起来啊。

    有月抬着头眼巴巴地望着阮少深,可惜阮少深的目光一直没有在这边徘徊,压根儿就没有看见有月。

    有月难免失落,不过想想,他这么认真专注走台步,自己安安静静在下面看就好了,这样也是超级享受的事情啊。

    后面的几对模特有月就没有刚刚那么激动了,欣赏着时装,偶尔拍几张照片。

    随着鼓点的渐渐落下,一对对模特走过,有月一眼就飘到阮少深身上,他那灰白灰白的头发实在是太抢眼了。

    大概是因为拍摄需要,染了色还没来得及洗掉就过来走秀了。

    设计师出来谢幕,大家啪啪啪鼓掌的时候,有月也使劲鼓鼓掌,观众们渐渐散场,ash似乎和设计师约了明天一起见面,这会儿准备回酒店休息,有月跟他说“我去找个朋友,你们先回去吧。”ash点头,大概是去找他“超喜欢的人”了。

    有月兴冲冲地准备去后台,又觉得这样太莽撞了,于是决定发个信息给阮少深。

    ——少深少深,你在做什么呀?

    他边走边看着手机,打算到门口等着阮少深出来。

    天色早已经暗下来,门外橘光路灯映照下,各种豪车慢慢离开,人来人往,耳边有法语、英语交杂着,有月捧着手机等回信。

    有月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不太好,又找了个树荫蹲下坐着等,嘉宾观众都离开了,也陆陆续续有成群结伴的模特们从后门走出来,她们换上了风衣、牛仔外套、夹克,外面夜深了还是很冷的。

    女模特们结伴走着,有月在她们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听见她们用英语交流着去哪儿吃东西放松放松,不禁感叹,模特还是很辛苦的,他们大多在走秀之前都未进食,紧张化妆、换衣准备,到了结束才能去吃饭放松。

    想到阮少深,他傻傻地想模特也是要吃青春饭的,阮少深已经25岁了,在模特圈中这个年龄不尴不尬,他也不可能一直当模特的。

    以后少深不做模特了,他也可以挣钱养他的。有月忍不住嘿嘿笑了,根本没考虑阮少深就算现在不干了,他的身家也能够让他挥霍一生,哪里需要有月挣钱养活呀。

    模特们走过一波又一波,有月几乎都要以为他们都走光了,还是没有看见阮少深。

    他想,该不会运气那么背,刚好没能碰上少深吧!信息也没有回复呀。

    有月站起身来,叹口气,再抬头望向后门,终于看见有人走出来,是苏济源,他身后就是奶奶灰白头发的阮少深啦!

    阮少深身边还跟着一个纤瘦高挑的模特,大概是刚刚和他们一起走秀的朋友。

    他们都还没看见树下草坪边上的有月,有月望过来,看见少深禁不住露出笑容。

    阮少深身边那个亚洲面孔的男孩伸手亲昵地拍拍他的肩膀,对着他笑着说了几句话,虽然阮少深不能说话,但也没有打击他笑意盈盈说话的热情。

    他们走在后门下的阶梯的时候,那个笑得眼睛弯弯的男孩忽然踩空,脸色一变,眼看就要跌倒跪地、滚下阶梯,阮少深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他顺势就扑进阮少深怀中。

    第46章  信任

    “孔易没事吧!”苏济源听到声音,忙转过身去,看见孔易已经扑进了阮少深怀里。

    他一面担心孔易踩空,一面又不动声色地皱眉看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就倒在阮少深怀抱里的人。他时常在阮少深身边,自然也感受到了孔易时不时热情过来交谈的背后藏不住的心思。

    这一次走秀他也不知道都有谁来面试了,直到入住酒店那天偶然碰见了孔易,他惊喜地过来,一说才知道和少深走的秀是同一场。

    孔易是这两年才走出来的模特,同是国人,苏济源在秀场上见到他也会和他说几句话,阮少深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都没能把他屏退。

    “不好意思,多谢你刚刚及时拉住我……”孔易感觉自己被扶正了身子,从阮少深身上离开,他平稳了呼吸说,“多亏少深了。”从阶梯上踩空摔下去会磕破而难以恢复的。

    阮少深绅士地虚扶了他一下,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让他先慢慢走下阶梯。孔易不得不自己慢慢走下去,但心里也在窃喜,刚刚能够与他超近距离接触了。

    苏济源在一边问孔易有没有伤着哪里,阮少深将目光挪开,这一抬眸,就看见了不远处站着不动、眼巴巴看向这边的人。

    熟悉的身影,齐膝的墨绿长风衣,因为在外面站了不知道多久而被风吹红的脸。

    他恍惚了一下,自己并没有眼花。

    阮少深快步走向有月,苏济源看他走得急,“欸”了一声,跟着他的脚步看过去,竟然看见了不远处的有月。

    苏济源暗暗为自己摸了一把冷汗有月到了多久了?刚刚有月没有看见那一幕吧?这真不是阮少深的错呀。

    苏济源只能默默给阮少深点蜡,然后转过头笑着对孔易说“那么晚了,我们俩先回去吧。”

    “可是、少深他……”孔易也看见了树下那人,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人脸,就被阮少深挡住了视线。

    “哎,走了走了,不管少深了。”苏济源说完,就轻轻拍拍孔易的肩膀,带着他走了。

    孔易自然不愿意的,他好几次想要回头去细细看一眼,发现身后的那两个人影已经重叠为一个影子了……

    阮少深抱着有月,有月小声说“等会儿被人拍到你就不好了。”阮少深听了,才松开手,站在原地看着他。

    有月自阮少深发现他之后,就再没有关注过苏济源和那个男孩子,现在再去看,他们都已经不见了。

    看着眼前的人不断向自己身后探着脑袋去看,阮少深对他比划手语,跟他说我已经在你眼前了,你怎么都不看我呀。

    “哎呀……”有月摸摸鼻子,收回视线,酸溜溜地说,“我刚刚看见有人想要挖我墙角哦。”他知道少深才不是这种人,不过那些不知疲惫凑上来的人会让他酸酸的。

    有月鼓着脸颊,微微仰头看着阮少深的眼睛,说道“都是你太优秀太美好了,真想把你藏起来,就给我自己看……”说完,还用手轻轻戳了戳他的下巴。

    阮少深听着他的话,弯唇笑了,也不再解释什么,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存在误会和怀疑的。

    因为还在秀场附近,担心被拍到照片,他们两个都没有牵牵手,而是走在一起。阮少深打车送有月回酒店,有月摸着后脑勺说“我想和你一块儿。”抱着睡觉!

    求之不得的阮少深想都没想就直接把人带回了自己酒店房间里。

    脸还是被风吹得红彤彤、冷扑扑的,一进门,阮少深就捧着他的脸亲了个遍,有月害臊得不行,推推他说“哎呀,口水都糊我一脸了。”阮少深被他噎得幽怨地看着他。

    等到了准备洗澡时,有月才发现,自己的衣物全都没有带过来。刚刚见着人了,一激动就兴冲冲要跟着他回酒店,全然没有记起来自己的东西还在ash预定的那个酒店。

    虽然应该离得不远,但特地跑过去也太麻烦了。

    “少深,我衣服都忘带过来了。”有月对阮少深说,少深给他自己的睡衣以及崭新的内裤。有月洗完澡后,穿着明显都大了不止一号的衣物出来,松松垮垮的,他骨架小,又瘦,完全撑不起阮少深的衣服。

    所以从浴室出来,有月就干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阮少深好笑地揉搓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先给他用毛巾擦了好几下。有月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阮少深,示意他去洗澡,他自己会好好擦拭头发的。

    阮少深才离开去了浴室。

    有月给左璎和ash都发了信息,跟他们说自己今晚和朋友在一块,不用担心他,明天早晨他会与他们俩汇合的。

    好一会儿,阮少深才从浴室出来,他的银灰头发被洗得干干净净,重露乌黑的颜色,有月知道他这几天忙得肯定累极了,心疼地让他赶紧坐床上,自己给他擦头发。

    阮少深乖乖地坐在床沿,有月直接在床上站起来,俯下身,给他轻轻擦拭干头发上的水,然后用吹风筒给他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