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3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怎么回事儿?他、他的本体怎么跑出来了!

    有月急了,忙去看对面阮少深的脸色。

    阮少深一眼就看见了凭空出现在半空的月亮仙子,眼里充满震惊,再看眼前慌慌张张的有月,他又不得不冷静下来。

    有月伸手抓住月亮仙子,然后苦着一张脸,在水底下慢慢挪动到阮少深身边。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阮少深,难过地说“我、我不是坏妖精,少深你不要害怕我……”

    看着一手握着月亮仙子,低垂着小脑袋的有月,阮少深心都软了,他忽然看见凭空出现的多肉植物时,吓得不轻,但想到眼前这人一直以来的柔柔软软的样子,的确是心地善良的……妖精。

    “你听我解释……我,这颗是我送给你的多肉植物,也是我的本体……”

    “我是多肉植物修炼的人……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我、我们现在也是普普通通的人类的。”

    有月说着,自己都快急哭了,他很害怕,阮少深根本就不会相信他是好人qq。

    他们才刚刚在一起、就要分手了吗?qq

    阮少深看不下去了,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让他看自己,然后用唇语告诉他,他不害怕,因为他知道有月是很好很好的。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你不会报警抓我吧?我真、真不是坏妖精,不要把我交给警 察qq”

    阮少深无奈地叹气笑,这家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他用手语、唇语给有月解释了好一阵,有月才安心了,他乖乖凑在阮少深身边,说“我都不敢告诉别人的。”因为说了也没人会相信,搞不好还会被抓走呢!

    阮少深抱着他,也伸手轻轻摸了月亮仙子一把。太微妙了,那一段时间,他天天都喜欢摸摸揉揉这株小东西,对它喜欢得很,想不到居然是有月的本体。而自己怀里这人竟然是植物修炼成人的。

    他将有月转过身来,忽然忧虑地望着他,看得有月一阵心虚,都要不能直视他了。

    阮少深比着手势问他你能活很长很长时间吗?

    如果是这样,他就无法陪着有月到老,他担心的是,自己一直在老去,而有月一直年轻长寿。

    这样未免也太凄凉了。

    “不是的!”有月这会儿机灵地看出了少深眼里的担心和顾虑,他解释说,“我们也会变老的,从植物修炼出人形之后,我们就拥有了和人类一样长短的寿命的。”

    “所以,我能和你一起变老哦。”有月骄傲地说,仿佛这是最重要最自豪的事情。

    阮少深笑了。

    然后比划着问他,他还要一直拿着月亮仙子吗?

    “呃,它忽然蹦出来……我觉得……大概是温泉水太热了,浸泡了一个小时它受不了了……”即便是一朵花纹的月亮仙子,也是会讨厌这种几乎融化的感觉的。

    阮少深起身,拿来浴巾给他,两人一起离开温泉。

    有月把月亮仙子念叨回去,去冲了澡,回到卧室,阮少深进去洗澡。

    他心有余悸,按抚着心口,有月后怕,他当时真的好害怕,阮少深会把他当做怪物赶走,这样的惊吓一直待在他心里,真是太讨厌了。

    从浴室出来的阮少深自然发现了有月的不自在,恹恹的,好像从刚刚暴露身份以来就一直情绪不高了。

    阮少深大概猜到,有月还在担心自己会嫌弃他、害怕他、丢弃他……可是,怎么可能呢。

    于是阮少深打算直接用行动来证明。

    他双手撑在床上,有月的肩膀两侧,俯身压在他身上。然后低下头,看着有月的眼睛,亲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慢慢地由上至下,细细地亲啄着。

    有月被他压得不能动弹,阮少深的唇所到之处痒痒的,引得他一阵又一阵的哆嗦扭动又想笑。

    阮少深看他还有心情笑了,俯下身,有月的睡衣被解开大半,露出嫩白的胸膛,在他胸口,阮少深低头含住那红粉的珠子,吮吸出声,有月当即酥软。

    亲吻一直蔓延到小腹,有月颤抖着伸手去摸身下人的脑袋,制止他说“不、不要……”阮少深完全听不见,将粉白的那物含入口中,舌头舔着,然后用力一吸,有月当即绷直了全身,动 情地喘出声,手指忍不住抓着床单,脚趾头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

    有月失去神志地哼出声,喘息不断,听得身下那人愈发卖力地动作吞吐、吮吸。

    当最终达到顶峰喷涌出来,有月眼神迷离,脸颊红润,眼睛都湿润了。

    ……

    第44章  玫瑰

    有月又回到疯狂赶工的工作日常中。

    大多设计师经常得加班、熬夜,sark还算好,不需要员工经常加班,但是工作量也是巨大惊人。

    每个人都拿到了自己负责的那一部分,有月分到的任务是设计师主角的日常穿搭和一场秀的发布时装。

    早已经仔仔细细读过了原著《时尚王冠》的有月,清楚设计师主角是一个努力乖巧、不善言语的人,他的日常穿搭简约而不失新意,钟爱冷色系、禁欲系。

    有月在开始画设计图之前,在网上浏览各种颜色的色样,对比之后,细细记下。然后又用着公司给的账号,浏览国外的大小网站,查看北欧冰凉严寒的雪景、冰封雪飘的森林旷野。冰洋冷澈深蓝的海水,海岸巨大黝黑的石块,灰霾蓝的天空,这些冷峻的画面很容易就给人以禁欲的眼球冲击。

    再怎么灵感丰沛的人也会才思枯竭,只能通过不断地去发现、探寻、学习身边的事物,那些奇妙的点子才会再一次次涌现。

    查找资料、收集数据原本是枯燥繁琐的,但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张张高清巨大的图片、播放一支支短小的视频片段,时间长了眼球会酸疼,但视觉的享受和心灵的洗涤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大概就是设计想要传达到别人身上的目标吧。

    忙起来也没时间看手机、倒水喝水的有月,在办公室的大家开始起身或去食堂吃饭、或去拿外卖的时候,才恍觉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

    有月关掉电脑,起身到洗手间,洗了脸,感觉把眼部、脸部的疲劳都洗去大半。有月工作的时候没有看手机微信,现在他点开手机,发现阮少深给他不少信息。

    阮少深跟他说,自己现在在他楼下,方不方便午饭的时候找他一起。

    有月看了眼时间,是在十五分钟之前了。他一直没有看到信息没有回复他,阮少深这会儿该不会已经走了吧?

    他赶忙回信息过去。

    前几天阮少深就跟他说了,这个月他要出国走秀和拍时尚大片,有月当时听了就很是忧伤,因为这样他们就一个月不能见面了。

    阮少深很快回复了。

    ——我在你们楼下。

    ——不用急,慢慢来。

    有月小跑着进电梯下楼,一出电梯就看见阮少深在旁边站着等他。

    “少深!”有月蹦跶过去,阮少深见他过来也笑了。

    他伸手轻轻擦拭掉有月下巴上还挂着的水珠,蹭蹭他的脸颊。

    一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都可能没办法这么近距离见到阮少深,有月就仰着头,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阮少深的脸。

    阮少深摸着他的脑袋,然后用手语对他说,带他去吃午饭。

    考虑到下午有月还得上班,阮少深就在这附近的酒店订了厢房,掐着时间点点好菜式,现在他们过去刚刚好就能吃上饭菜。

    在外面的时候两人是保持着一定距离,既没有牵手也没有笑闹,等到了厢房,一关上门,有月就把阮少深抵在门上,按着他的肩膀借力,踮着脚尖,啵地亲在他脸上。

    这么气势汹汹的有月很是难得一见。

    有月亲了一口,就站定说“……那么久不能见你了。”他的语气里还有点小失落和委屈,设计师天天赶工作图,超模时常飞国外,他们两个都没有多少在一起的时间,特别是到了每年二、三月份,九、十月份,各种春夏、秋冬的时装发布会,阮少深这种级别的超模要赶上好几场,基本上整个月都在国外。

    阮少深听了,被他的样子惹得心都化了,抱住他,卷起他的舌头,让他合不拢嘴,分开时牵扯出一条晶莹的银丝,有月舔舔嘴唇,一脑袋埋进他的胸口,蹭了蹭。

    吃过饭之后阮少深送有月回去,看着他进了办公区才离开去机场。

    上飞机之前,阮少深给他发了信息,有月自回来之后,悄悄把静音状态的手机调成了震动,当阮少深的信息一发过来,手机“嗡嗡”震动,他当下就拿起来看了一眼,笑着给他回复。

    接下来,有月就开始专心投入在工作中,阮少深已经是超一线的国际模特了,他那么优秀,自己也要努力成为优秀的人,站在他身边呀!

    临近下班,前台小姐姐一个电话打过来,有月接起来,小姐姐在另一边笑嘻嘻地说“有月,有人给你送花花唷。”

    “咦?”

    “快出来拿花呀,好大一束红玫瑰啊……”小姐姐感叹,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可爱追求有月那么热烈大胆,红玫瑰大咧咧地就送到办公室了。

    有月一听,想到什么似的,红着脸应了“好”,然后跑着到前台去拿花。

    肯定是阮少深了。不过,他记得阮少深不会这么张扬高调地表达自己的感情的,现在送玫瑰到公司给自己,不像是他的风格。

    有月自然不知道,从未追求过别人的阮少深也是很苦恼,琢磨着怎么每天变着花样哄他开心啊。

    抱着一大捧红艳艳的玫瑰,有月红着脸任凭小姐姐戏谑调笑他,嗅着浓郁入骨的玫瑰花香,心里都甜了。

    有月想了想,把花束插在办公桌上的花瓶中,给正娇艳的花儿拍了张照片,然后轻轻从中抽了一支玫瑰带回了家。

    晚上在桌前继续工作,看着那支被他带回家的玫瑰,阵阵幽香飘入他的鼻腔中,疲惫的神经瞬间就放松了。

    阮少深没那么快到达目的地,有月偶尔拿起手机,看着他的头像发呆一阵,又立马放下手机继续画图。

    第二天到办公室的每一个人,刚踏进玻璃门,就闻见那股让人心旷神怡、心口都甜了的玫瑰幽香。

    这一大束玫瑰花放了一整夜,幽香早就飘散弥漫在整片设计部的区域。

    单身狗们一致幽怨地看向有月那个方向,不禁又酸酸地感叹,谈恋爱真他妈甜腻死人了。

    第45章  现场

    阮少深下了飞机到了巴黎就给有月发了信息,有月这边是下午三点多,巴黎现在还是上午九点多,有月为着及时接到信息,悄悄开了震动,上班查找资料、浏览网页时不时就看一眼手机,等它一震动就马上点开看了。

    ——我到机场了。

    ——好好工作[摸头]

    有月笑着给他回了“好的好的”,然后就关了静音开始埋头苦干。

    临近下班,有月将他这几天的设计图整理好,用夹子一一分类别好,然后进了ash的办公室,交给他过目。

    现在需要赶的是主角的日常衣服,有月交上的设计图都是日常look,简单穿搭,清新纯粹,一眼看上去就很干净清爽,让人赏心悦目。

    ash看完,给他说了一些意见,然后忽然对有月说“后天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法国看秀?”

    他们也会在每年的这些月份偶尔飞到国外看时装秀的,以往有月没有进sark工作,在大学念书时也仅在手机上看直播或是搜集了视频看,他是从没有亲身到过现场的。

    所以有月听完,点点头,然后问道“是法国的哪个秀场呀?”这段时间各地都有各种时装秀。

    ash说了一个法国当地大牌的名字,有月听着觉得熟悉,在脑海里仔细一回想,阮少深去的不正是那个品牌的秀场吗!

    他瞬间笑开眉眼,ash见他开心,以为是去看时装秀让他高兴的,其实有月是因为知道马上能亲身抵达现场看阮少深走秀而激动啊。

    有月没把这个消息告诉阮少深,他就和ash去到那边之后,偷偷地在台下看他,结束之后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一个惊喜。

    下班的时候,有月在自己的信箱格子里看见了的最新杂志,是被直接寄到了他的公司的。

    最新刊里有他和艾萨克合作的一个服装系列的大片,还有他的专访以及那张与阮少深一起拍摄的引起风波的照片。

    有月塞进斜挎包里,开车回到家后就立刻拆开杂志的透明塑封,一股油墨味儿传来,封面是一位当红的国际大牌女模,现在依旧是女模热度远远大于男模特。他翻开目录,找到之后翻开,看着他和阮少深的照片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