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2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明明前一阵他们还一块去旅行,各种约会,现在怎么好端端地,就扑倒打起来了呢?……

    有月抱着超级强烈的好奇心看下去。

    咦咦咦,模特怎么把手伸进设计师的衬衫内了呢?

    当看见后面的“灵巧地游走在他的胸腹,轻轻一拧,惹得他一阵呻 吟”,有月“轰”地脸红,明白了过来。

    这一刻,一扇大门在有月面前缓缓打开,他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原作者用了一整章的篇幅描写两人之间的初次情 事,看得有月呼吸急促,又不好意思地红着脸想他和阮少深……他们也会有一天做这样的事情呀。

    等到有月看完这一整本小说,他对这新世界的了解已经“嗖”地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有月可是不知道,这是多少人在网上嗷嗷哭叫着求的未删减版啊,情节流畅、感情细腻、肉香四溢,是去年大多数读者心目中不可多得的好文啊。

    今天他是乘太爷爷的车过来的,车上也在看。到了公司,有月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然后心安理得地继续看。

    算起来他是花了三天时间看完小说的,随着结局的圆满,有月的内心也得到了超级充实的感觉,幸福得都要冒泡泡了。

    ash开会给大家分组任命了小组长,不仅仅是有月,大家都异常兴奋地投入工作,干劲十足啊。

    第43章  温泉

    有月白天在公司认真画图工作,晚上回到家里,有时候是阮少深过来找他,有时候是他跑过去找阮少深,两个人一个抱着画板画画,一个低头玩着手机,肩并肩靠近坐着。

    他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累了歇一会儿时,只要轻轻侧过脸,就能看见对方的侧颜。安心又恬静。

    除了户外跑步,阮少深很少有夜间外出活动的习惯,所以他也是天天待在别墅里。有月画设计图画得累了,就放下画板,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看他不画了,一直忍着不去打扰他的阮少深就放下手机,把有月往他身边带,圈住他,让他躺在自己怀抱中。

    有月贴紧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舒服地眯着眼睛。没一会儿,他食指来回点划着阮少深的胸口,说“哎,这样会硌着你的。”然后就动作着想要起来,他一整个人躺靠在阮少深身上,会压到他的。

    双手环绕着扣在他胸口,阮少深幼稚地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才放开他。

    哎,谈恋爱的两个人都像是小幼稚鬼。

    三天上班的时间因为对工作的热爱和身边的人的陪伴,转眼间就过去了。

    第二天大家要去温泉玩儿,有月满心都是期待。以往他的假期出游都是与太爷爷一同去的,很少有和年纪相仿的朋友一块游玩的经历。

    看出有月的激动和期待,阮少深心也柔软着,问他不如干脆今晚就直接在这边休息,明天他们一起前往雪山温泉度假山庄。

    有月没有犹豫,点点头爽快答应,回了一趟隔壁家里,把行李先搬了过来。

    等到了洗漱室,有月发现那里放着两个水杯,身后跟进来的阮少深将其中淡青色的水杯递到有月手中,自己拿起另外一个靛蓝色的。

    然后两个人在宽敞的洗手台前对着宽大的镜子刷牙,阮少深和有月同时看着镜面,两个人在镜中看到对方刷了满口白色泡沫。

    阮少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把有月的所有的日用品准备好了,有他的水杯、毛巾、毛毛棉鞋、睡衣也准备好了。

    等有月换了衣服出来,阮少深自然而然地就往人把主卧带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姿怎么样的,晚上我要是翻来覆去打到你,记得把我箍住。”有月提前和他说好。

    阮少深笑着点头,他会直接抱紧、箍住有月,不让睡梦中的有月扭来滚去的。

    说起来,他们俩早就已经睡过一张床了,有月没有一丝不自在,一进房间,等着阮少深关了灯,就和他一块上了床。

    房间里暖气开得足,有月钻进被窝,毛毛鞋并没有捂热他的双脚,冷冷的,让他忍不住蜷缩着身子,裹紧被子。旁边的阮少深进了被窝,发觉有月蜷着,转侧面向着他,长臂从他身上穿过,绕住他。他的小腿肚碰到有月稍微冰凉的脚,冷得激了一下,皱着眉用脚将有月的双脚撩到自己腿部皮肤上,让他暖一点。

    有月日常怕冷,冬天的手脚时常都是冰冷冰冷的,现在有阮少深给他暖和,他在轻盈暖热的被子下偷笑,一双手也钻进阮少深的睡衣里,微凉的轻轻按在他的腰窝上。

    阮少深任他摸蹭,等他的手脚都暖和起来,才把自己的大长腿跨过有月,压在他腿上,不让他乱动。

    “晚安。”有月说完,在他唇上轻轻一啄,然后闭上了眼睛。

    阮少深眼神一暗,埋进被窝,低头含住有月的嘴唇,迫使他微微张开了嘴,舌头也被阮少深的舌尖卷起、吮吸。有月原本略干的唇被舔得湿润红艳,舌头来回交 缠摩擦的啧啧水声在安静偌大的房间里回响。

    舌吻一下子刺激了有月的神经,他被吻得颤抖,呼吸紊乱,不由自主地凑近去。迷乱之间,有月感觉阮少深跨过自己腰身的大长腿间的事物挺弹了起来,硬邦邦地顶着自己的小腹,戳得有月一下子面红耳赤。

    已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有月看着阮少深终于放开他的嘴唇,他咽口水,小声说“我帮你……”还没说完,他的手已经轻快地探下去,滑进阮少深的睡裤,碰触到了鼓胀炙热的□□。

    有月这样说出来时,阮少深是呆滞了一秒钟的,他原本打算自己下床解决了,有月却主动开口说要帮他。

    新手司机脸皮嫩,一边小小力气地□□着,一边脸色泛红,羞得不太敢正眼去看阮少深。他这么底气十足地喊出话来说要帮阮少深,真是太鲁莽了。

    阮少深被他这挠痒痒一样的劲道弄得心痒难耐,又膨大了几分,有月非常不熟练地上下撸动,好一阵,阮少深依旧没有释放的迹象。

    被磨得捱不下去的阮少深把自己的手覆盖在身下有月的手上,引导他似的,抓紧他的手,让他上下□□的速度越来越快,手劲也不觉加大了点儿。

    这样的新体验让有月一时大脑放空,此刻他的手被阮少深的大手掌和□□紧紧包裹着,他眼神迷离,对上阮少深暗沉流转着欲 望的目光,不禁凑过去,轻咬他的唇。有月生涩地亲着阮少深,手下一直没停止动作。好久,阮少深喉咙深处传来一种奇异的低吼声,终于抵达巅峰,微热的黏液喷射了他一整个手心。

    阮少深喘着气平稳了呼吸,在床头柜上抽了纸巾,为有月轻轻清理手心黏滑的液体。弄完一切,两人面对着面,一声不吭,就这么看着对方,然后阮少深在有月额头上亲了一下,示意他早些睡了。

    有月双腿侧着夹着,这会儿阮少深没有用大长腿压着他了。不过有月偷偷地没让阮少深发现,刚刚的□□和亲吻,让他也悄悄地硬了,有月决定悄悄让它下去。

    ……

    第二天早晨,有月早早就醒过来,阮少深比他早了几分钟,醒来了也没动,就侧着脸在看有月的睡颜。

    “早上好。”有月窝在暖和的被窝里简直不想起来了。

    阮少深大概是看出了有月的心思,他任有月在床上赖着不动,躺着躺着又闭眼睛睡过去了。直到手机闹钟响了,阮少深才不得不亲亲有月的眼皮,让他睁眼起床了。

    “你的东西都拿齐了吗?”

    司机叔叔等在外面了,有月随口问他,阮少深点头,锁上了大门,同他一起上车前往雪山温泉度假山庄。

    坐私家轿车走高速最快也要五个小时才能到达那里,有月上车前,带了好一些零食糕点,那么长的车程,不吃点东西会饿的。

    下了高速之后,有月能看到好几座山都是白头翁一样,顶峰及至半山腰都是白茫茫的。这儿既是滑雪胜地,又是温泉胜地。

    远望也能看见山腰氤氲而起的雾气,这里虽然有大雪覆盖,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但其中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温泉,在冰雪之地泡温泉是一种奇妙的享受。

    车在度假山庄内停好,剩下的路只能走着完成。司机叔叔就自己到处走走逛逛了,阮少深和有月一起走在深棕木道上,去往里面房间。

    他们俩的衣物行李都装在了一个箱子里,阮少深拖着行李箱,阮少深戴着毛绒帽子、黑色防风口罩,有月的口罩则是白色卡通图样的,这处的度假村一直很火热,每天接待的客人都挺多,不过每一处住所的私密性都很好。

    山庄内幽静古朴,大量采用了青砖白砖和木道,小橘色琉璃灯、长廊、飞檐,草木青葱,客房就掩映于山水青林之间,错落有致,颇有独特的意境。

    阮奇喻提前一个星期就订下了房间,他给自己、苏济源、贺朝铭订的都是单人房,唯独给阮少深和有月订的是双人的,还带着一个小院子,院子内是有一处温泉的。

    他们先回客房放好了行李,再去隔壁找提早一日就抵达的阮二哥、苏济源和贺朝铭。

    下高速时,阮少深给阮奇喻发了信息告知他,他们三个刚午睡起来,在阮奇喻特地订的小厅里坐着等阮少深和有月。

    “哎你们终于来了。”阮二哥从里面打开门,笑道。

    有月同他们一一打招呼,因为走高速途中他们停过一次休息半个多钟,吃了午饭,现在也没有长时间坐车之后的疲倦。

    “有月会滑雪吗?”阮奇喻问他,他的小弟运动神经发达,滑雪也不在话下,就是不知道有月会不会滑雪了。

    有月摇摇头,说道“不会……以前冬天怕冷,都很少在雪地里玩儿的。”阮少深听见他说怕冷,又想起昨晚他冰凉的手脚,心里默默想着有月身体太虚了,回去之后得给他好好调养。

    “正好让少深手把手教你。”苏济源挤挤眼对他笑。

    贺朝铭自上次之后,想通了许多,这一次出来心情也是轻松愉悦的,他也应和“是啊,少深滑得好,不会也能很快学会了。”

    阮少深像是在赞同他们的话语似的,牵着有月的手轻轻捏了捏。

    等有月和阮少深坐了一会儿缓过来之后,一行人就起身前往滑雪场。换上山庄准备的滑雪服,走到滑雪道上。

    “我们先去玩儿,你们俩慢慢来哦。”阮奇喻说完,对少深和有月挥挥手,和苏济源、贺朝铭就一同干脆利落地飞滑着离开。

    有月看着他们三个矫健的身影、帅气优雅的滑雪姿势,不禁小声“哇”了一下。

    零基础的有月站在滑雪板上,双手撑着雪杖,他的滑雪板平行稍稍并拢,而阮少深两个滑雪板分别在有月的另一侧,这个姿势刚好可以让阮少深从身后轻轻抓住他的两肩,带着他往平地练习区缓缓滑过去。

    “……”有月可担心自己一时脚滑会啪叽摔得屁股疼,不敢有大动作,阮少深在他身后张开手搭在他肩膀上、手臂上,护着他前进,这让他开始放下心。

    阮少深先给他示范了一遍,有月看着点点头,他自己也学着阮少深慢慢滑动前行。等他基础动作学得差不多了,阮少深又滑到他身后,双手从后面环绕住他,两人开始慢慢地滑动起来,阮少深渐渐加快速度,前面的有月心里还是有点怯怯的。

    “少、少深,慢一点。”

    有月的声音从防风围巾和口罩中传来,听起来闷闷的,像是受惊了。

    阮少深没再使力,平缓地带着有月滑动。他手把手教有月,与他贴得极近,看在周围的女孩子眼里,简直不能再gay,幸好厚厚的护目镜和防风围巾、口罩等装备挡住了他们的脸庞,不叫别人认出来。

    这边是低速滑行,滑雪道那边就是极速漂移了。

    有月练得累了,觉得阮少深一直在自己身边教自己,他都没怎么玩儿,便对他说“你和二哥他们去滑雪吧,我就在边上看你们,休息一会儿,我有点累了。”阮少深点头,同他一块到滑雪道旁边的树下,让他歇一会,自己上了山顶。

    从山顶缓缓蔓延下来的宽长滑雪道上,都是飞速奔驰而下的矫健的人,有月目不转睛看着阮少深从山顶滑下来,怎么看怎么喜欢,他心里可美了。

    等到他们都不滑了,一个个滑到,阮少深滑到有月身边,随后的阮二哥在哈哈笑着说“明天还来玩,飞出去的时候简直神清气爽啊。”

    “二哥再玩儿今天就得回去工作了,好好享受吧哈哈哈。”贺朝铭也笑。

    苏济源点头认同“老总一年到头大概就只有这几天清闲了,还是我们这些闲人好,想到什么时候玩儿都成。”

    他们几个回到山庄,换回衣服后,聚在饭厅的厢房里,一起吃过一顿饭。

    晚饭之后,有月和阮少深一起回客房,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苏济源“唉”地叹了一口气。

    “干嘛?”

    “二哥,我要吐槽,少深那房里还带温泉,为什么我们的都没有!”

    阮奇喻拍拍他的肩膀,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惆怅地说“这大概就是脱团和单身狗的区别了。”

    “噗,我们仨去山里的温泉池子泡也好啊,热闹,一个人在院子里也没意思。”贺朝铭笑着接上。

    山里有雪有霜,温泉是被高高的木墙围起来的,一个一个的,但一点儿也没有遮挡的作用,这个池子再往上面的人能看见下面的人影。

    水是噗噜噗噜滚烫的,山风是呼呲呼呲刺骨的,这样的冰火两重天,让人又享受又难受。

    客房里,有月裹着小浴巾,阮少深也脱完衣服,只将下 身用浴巾围住,和有月一块到院子里。

    院子的温泉不小,周遭都是黑洞洞的,唯有温泉四周一圈的鹅卵石内镶嵌的小灯发出昏昏沉沉的橘黄色光亮,朦胧又幽静,映照的氤氲的温泉水汽很是美丽。

    少深先下水,踩进水里的哗啦水声很清晰地传入耳中,有月也紧随其后,浸到水中。水温挺高,有月感觉自己的小腿刚刚没入,就已经被热得想要急急抽出来。细皮嫩肉的他很快就被蒸得全身粉红。

    阮少深将有月搂过来,给他揉搓按摩着肩膀,舒服得让他嘤嘤叹谓出声。

    “我也帮你捏捏肩膀。”有月转过身,阮少深太高了,两人都坐着,有月也得用力挺直身子、伸手才能给他按摩。

    阮少深肌肉硬邦邦的,有月捏得很是费劲,哪里像刚刚阮少深给他按摩,都不敢用大力气,生怕一用力就把这细嫩的肩膀给拆伤了。

    在温泉中眯着眼睛躺靠着享受,有月迷迷糊糊地有了睡意,脑子放空,不知怎的,下一刻,他感觉自己右臀一凉,然后在幽幽橘光中,一株熟悉的嫩绿粉白的小东西倏地出现在两人眼前。

    “……”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