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1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这这这、信封是冷冰冰的,阮少深他是昨晚就放在这里的吧!

    有月窝在沙发上,拆开信封,拿出了里面的信纸。

    不同于上次的纸墨清香,这次的信纸居然溢出了淡淡的极为舒服好闻的玫瑰花香,有月心里猛地一跳,展开了信纸。

    他仿佛瞬间拥有了神力似的,一看信纸的那刻,就从一段段的黑字中,看见了一句话一直在心里藏了很久,我对你动心了,有月。

    把这句话一字一字地盯着再次看了一遍,有月抓着信纸的手抖了一下,他深呼吸一口气镇定下来,把前面的所有字都细细看了一遍。

    他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扑倒在沙发上,脑袋埋在抱枕下,又压着信纸了,赶忙慌张地坐起来,细细抚平信纸的小褶皱。

    他们俩同时给对方悄悄送了情书,这样的事儿有月想着都要幸福得晕过去了。

    有月又激动又好笑,原来他们两个都像是幼稚的人,做着笨拙的事,互相费尽心思猜测对方的心意,担心给对方带来困扰,又害怕被婉拒。

    猛然站起,有月又跑到阮少深楼下,他巴不得阮少深快快快点看到他的信呀!

    被喜悦冲晕了头脑的有月兴奋得几乎要绕着阮少深的别墅跑圈圈了,他在外面,紧盯着里面的大门,等着阮少深向他走来。

    ……

    阮少深是昨晚凌晨把信送到有月家里的,因为后院那一片多肉花架的区域是有月经常会去的地方,所以两次送信他都放在了那里。

    放好信封,阮少深回到房里根本就没有睡意,他一个人想着各种事情,几乎是凌晨三四点才睡下的。

    他熬了半宿,大清早从睡梦中咳嗽着醒来,喉咙沙哑火辣,大概是昨晚受了风,睡得又太晚,现在喉咙不舒服极了。

    疲惫地从床上爬起,企图以洗漱来缓解喉咙的痒疼,他换上衣服,到厨房泡了蜂蜜水,端着杯子走到客厅。

    喝一口甜甜的蜂蜜水,喉咙稍微舒服了一点,但吞咽时还是难受。

    阮少深坐在沙发上,瞥见玻璃桌上的信,瞳孔一缩,飞快拿起信。

    ……

    有月在外面吹冷风吹久了,觉得自己也太激动了一点儿,人家还在睡觉啊,他这么急冲冲地跑过来,真是考虑不周了。

    他嘿嘿笑笑自己,准备回去别墅等等晚一点再过来找阮少深。

    他刚走没几步,就要到自己家院门,阮少深家的大门打开了。

    有月是一步一回头地离开的,当阮少深出来时,他毫无悬念地就看见了向他快步走来的阮少深。

    有月立即挺直身子、在原地站住。

    “少深!”

    他已经走到有月面前了。

    “我、我也收到你的信了。”有月看见了阮少深手里的信纸,怪不好意思的,“……你也看了吗?”

    回答他的是阮少深微微展开的双手,然后下一刻,有月被他双手绕住,扑进了他怀里。

    阮少深抱着他,不敢太用力。

    他低下头,鼻子蹭到有月的发丝,有月因为在外面站了太久而沾了一身的寒气随着阮少深的深深呼吸,一齐涌进了他的鼻腔。

    阮少深随即垂下双臂,双手轻轻抓起有月的冰凉冰凉的手,握得紧紧地,让自己的皮肤的暖热传递到他手上。

    第一次被牵起手的有月,偷偷笑了。

    第42章  恋爱

    阮少深大手掌紧紧覆盖握住有月的手,两人牵着手挨得极近,走进屋去。

    屋内的暖气开得足,有月感觉自己心里、身上到处都是暖暖的。阮少深让他先坐下,自己走去厨房给他拿了热牛奶,这么早起来的有月肯定还没来得及吃早餐。

    有月身上的寒气自进来之后已经消散了不少,阮少深还是给他拿了毛绒绒暖暖的毛毯。

    手里捧着牛奶杯,阮少深坐在他身边。

    他将玻璃杯递给有月,有月看他忽然别过脸,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怎么了?”有月一手拿着杯子,一手轻轻拍他的背部,隔着厚实的衣服完全感觉不到他的身体的触感,有月给他拍了三四下,阮少深转过身,脸上因为咳嗽而憋红了,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有月想他可能是过年吃的易上火的食物,积攒了太多了燥热,现在可能受了寒一下子爆发了。

    “你先喝点温开水。”有月起身给他倒水,“家里有药吗?”阮少深点点头,先喝下一口温水润喉。等他拉开药柜,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能吃咳嗽的药。

    “我给你炖点冰糖雪梨水。”有月看他并没有找到药,便打算给他炖润喉止咳的冰糖雪梨。

    阮少深平时每天都有挺大的运动量,身体一直都挺好的,家里备下的也是常用的药,不过咳嗽的用药是没有的。

    他也跟着有月进去。

    有月削梨切小块,放进小瓷盅,“滴铃滴铃”放入三四颗冰糖。阮少深就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间或咳嗽一两声。他觉得这有一点点的不真实,两个人都互相隐藏着心意,却又意外巧合地同时给对方偷偷送了一封信。

    而现在,这个人就在自己眼前,为自己担忧、忙碌。

    ……

    阮少深今年的生日是和有月一起度过的,听起来如此浪漫,但是其实两个人都没有做什么浪漫的事。

    因为向来健朗强壮的人一旦生病都是如山倒,病好得也慢。

    第二天,有月终于光明正大地用阮少深给他的钥匙,进了他家。他发现阮少深的喉咙的沙哑难受并没有缓解多少,有月当即就让他赶紧联系家庭医生,不让他继续拖下去。

    送走医生,吃了药的阮少深就开始昏昏欲睡。有月瞧见了,对他说“困了?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阮少深摇摇头,坚持要坐在客厅里。

    有月奈何不了他,又心疼他,便也安安静静地坐着,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为了让阮少深在沙发上坐得更舒服一点,他把又长又方的真皮平滑长凳放在沙发前,好让阮少深把长腿架在上面。

    生病的阮少深凝着眉头,不能说话,吞咽口水都是一股苦涩的药味。他伸手从有月背后环绕过去,轻轻搂住他,见有月只是缩了一下肩膀,没有说什么,就这么一直抱着他。

    有月虽然穿了加厚加绒的毛衣,但抱着他还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瘦削的腰身。

    阮少深刚刚抱上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被像个人形抱枕一般紧紧抱在怀里的有月过了好一阵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熟睡了许久。

    怕惊醒他,有月没有动弹身子,只扭头侧着脸看他。

    大概是药效开始发挥了,他睡得沉,脸上也呈现出一种生病时常见的淡淡红晕,紧闭着的双眼眼皮柔滑,看上去就是个温柔的人。

    有月保持着上身不动的姿势,伸长手臂拿过毛毯,毛毯很大,盖住两个人都有余。

    他情不自禁地满足地眯着眼睛,很享受这样的陪伴相处。

    到最后有月也禁不住就睡过去了,两个人就这么傻傻地在沙发上躺坐着睡了半天。

    阮少深先醒过来,他一动,有月立刻就睁开一只眼,然后惊觉自己居然也睡着了!

    两人惺忪的睡眼相对着,大眼瞪着大眼,有月先忍不住“噗嗤”笑了。逗得阮少深伸手撸了一把他的柔软的头发,按住他往身边怀里带。

    有月窝在他怀里,乖乖地让他揉脑袋,然后忽然灵活地从他胸口上滑开,单手撑在沙发上,上身前倾,俯下身,快速地在阮少深微热微红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不等阮少深反应过来,就从沙发上下来,撒腿就往厨房跑,一边跑还一边说“我去整点吃的!”

    亲了就跑,阮少深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也忍不住笑了。

    有月面红扑扑,他在心里想恋人之间就应该做恋人做的事情啊,他知道,牵手之后还要亲嘴啊。阮少深都主动牵手、抱住他了,那、那他就该主动亲他喔!

    亲个脸颊就跑的有月还得意洋洋,但他完全没想过,阮少深那么能忍耐不主动亲他,是因为他怕病气因为亲吻传给他。如果真是阮少深主动了,就不是简单亲个脸颊完事儿了。

    有月简单地煮了全麦面条,肉片被他切得又细又薄,原本香弹的面被他煮得软滑软滑的,虽然煮软了没有那么好的口感,但是利于病中的阮少深咀嚼吞食。

    “趁热吃,呃,太久没有自己做饭了,可能口味不太好。”过年之前是钟阿姨天天给他做饭,太爷爷回家之后是他天天给有月做饭,有月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自己做菜做饭了。

    阮少深吃了第一口,对他比手势说好吃,有月才笑着在旁边坐下,同他一块吃。

    到了晚上,阮少深吃过三次药,已经明显感觉喉咙舒服了不少。

    “你今晚早点睡觉,我明天再过来和你一起……”有月叮嘱阮少深注意休息,已经睡了大半天的阮少深现在自然是一点儿困意都无,但他还是对有月点点头,示意他放心自己。

    “那,我先回去了哦……”有月犹犹豫豫,要走不走。

    阮少深走近他,同他一起走回隔壁。

    他把有月送到大门外,有月站定同他告别。

    “晚安,少深……嗯。”有月话还没说完,阮少深双手托住他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一个不深不浅的吻就落在他嘴唇上。两个人都是嘴唇相对着,缝合得刚刚好。有月第一次这样接吻,一时口干舌燥,忍不住顶了舌头要舔舔干嘴唇,却刚好舔上了阮少深的唇。

    等到阮少深松开嘴唇,有月才得以顺畅地呼吸。

    “外面这儿太冷了,你、你快回去吧……”

    阮少深点头,掩盖不住的眉眼中的笑意全都落入有月眼里。

    他走没几步,有月又再后面喊道“阮少深!和你在一起真开心啊!”

    两个人都像十几岁的学生仔,对彼此热情满满却小心翼翼,一想到对方一丁点的好,巴不得快快刨出来给对方看见自己已经感受到了喔。

    有月这两天一直往阮少深那边跑,太爷爷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可怜他好不容易放假在家,有月居然不陪他说话聊天,有了恋人就快把他给忘了。

    初十之后,有月回sark上班,大家都明显看到了他藏不住的笑意。

    “心情这么好?”章裴逗他,“谈恋爱了呀?”

    有月嘿嘿一笑,点点头说“是啊,是啊。”

    章裴被他的坦率噎住了,然后大笑着祝贺他。

    “嗯,我会和他一直在一起的,谢谢祝福~”有月心情极好地工作,也没有特别地去想阮少深,但点燃他爆好心情的人就是阮少深。

    ash在大家回来上班前三天已经先把与斯达娱乐合作的邮件群发给了设计部的所有人。

    邮件里给了这部剧的梗概和原著小说《时尚王冠》的文包,还有每一场需要的服装的风格设计要求,有月看完邮件,才知道原来设计师和模特是一对青梅竹马同性恋人。

    他后知后觉地想到,那天聚餐时,阮二哥玩笑的神态,明白了什么似的,抿唇笑了。

    收到邮件的有月下载了其中的附件,打开那几乎2的文档,转存到阅读器上开始阅读。

    有月以往也会看些小说,但这种小说他还是第一次看,他看了两章,很快就被吸引了,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抱着阅读器看了好久。

    小说中构建的时尚圈很真实,里面人物很多,但是一个个都真实鲜明,主角设计师和模特的感情线也描写得很细腻,看得有月直呼甜炸了!

    斯达那边发过来的是未删节全版,有月看得如饥似渴,后面的情节越来越暧昧甜蜜,然后就看见了设计师和模特两个人在设计师家里的书房脱衣试穿时装,试着试着,设计师就被压在了书桌上。有月一惊干什么忽然推倒他?他一恍惚错过了什么,两个人要打架了吗?!

    懵了的有月傻傻地点击左边的屏幕,返回前两页。

    设计师和模特是青梅竹马,模特男主角在大学就开始走秀,很快接受专业训练签了合约成为模特。模特已经是红了半边天了,而刚毕业的设计师还慢慢求索前进和成长。

    这一章之前铺垫了十几万字都是模特在费尽心思有意无意地撩拨设计师,告白之后吓着小设计师,躲着不见他。模特坚持不懈的追求,让设计师认清自己心意之后,开始接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