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30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阮少深虽然是当红超模,但他的家里的信息都没有曝光,外人是不知道他家的家庭成员的信息的。阮奇喻手下也不仅仅是只有一家娱乐公司,他还玩票似的开了好几家餐厅和度假山庄。有月在今天之前也不知道阮奇喻是少深的哥哥。

    有月看着阮少深将手机的相册打开,放大一张图。他示意有月凑过来看照片,给他认认人。

    这是年夜饭之前他们的全家福,阮爸阮妈坐在椅子上,右边是阮少深,他被一个比自己稍微矮了一点点的棕卷发男人勾住肩膀,这是他二哥阮奇喻。因为左边就是一对笑得眉眼弯弯的夫妻,妻子微挺着小肚,丈夫在她身边双手环绕住护着她。

    “哇啊,好圆满,好幸福哦。”有月情不自禁地感叹,他自成人以来,一直就只有太爷爷在身边,根本就没有体验过像阮少深他们家一样那么大的家庭的喜悦、团聚。

    也幸好阮少深出身在这么完满的家庭,有月是真的为他庆幸和开心。

    “你们家基因真好,以后嫂子生出来的小宝宝,小女娃一定是肤白貌美,冰雪聪明,小男孩儿就是腿长颜高啊!”看着照片上阮家人高帅高帅的样子,有月不禁感叹道。

    阮少深听完,抿唇笑了,然后用唇语告诉他,他爸爸妈妈开玩笑说,只希望儿媳妇能生个女娃娃,他们二老已经养了三个儿子那么多年,现在只想要一个小孙女呀。

    “噗,那你们小时候一定很皮,三个男孩子调皮捣蛋,三十头牛都拉不住。”有月笑着说。

    阮少深继续用唇语告诉有月,他才不像二哥那么皮,他小时候很乖的,早就懂事了,才不会捣乱。

    像是为了维护他在有月心目中的形象,阮少深一脸正经地给他解释。

    看着他“说”完,有月心里忽然泛起异样的难过,阮少深的不能言语的缺陷是自小就有的。小时候不能说话的阮少深“很乖”,他不用阮少深继续解释都能想象得到,一个不能说话的小孩儿肯定心里会更敏感,懂得比别人多,不会像同龄的孩子一样闹腾、捣蛋——这样的童年哪能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即便家人宠爱疼爱,在外面的同龄小孩儿多多少少也会对他有忽视和排斥。

    忽然安静下来的有月让阮少深也停住了动唇,他看着眼前原本上一秒还是面上有丝丝忧愁闪过的人,再抬头看自己时,眼睛里已经换上了明晃晃的光亮,嘴角也咧得开。

    到达约定的吃饭的地点时,已经将近十一点。

    阮奇喻、苏济源和贺朝铭早早就到了。

    他们三个原本是在玩着扑克牌消磨时间,同时聊着近来的事儿。阮少深和有月进门时,看到的就是三个人围在沙发圆桌旁,一个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一个坐得端正,还有一个单手撑着下巴靠在沙发上。

    “哎呀!终于来了!”阮奇喻两指夹住烟,抽出来扔掉,站起来。

    “有月。”苏济源也起身过来,贺朝铭笑着对他们点点头。

    “二哥好。”这里阮奇喻年龄最大,有月先向他打招呼,再和济源和贺朝铭打招呼。

    这一声“二哥”传入三个人耳朵里却是各有不同的滋味。

    阮奇喻和苏济源是知道了阮少深的心思的,一个是啧啧感叹,另一个是内心毫无波动。

    贺朝铭是忽然看开了。贺朝铭一直以来都对小时候的这个玩伴念念不忘,出国多年,竟也没有消磨掉高中时阮少深的容貌、姿态。他在国外也有交往过的女朋友,但总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贺朝铭想,这大概就是不能言语的阻碍,阮少深不能说话,他只能通过苏济源了解到阮少深的想说的话,没有正面直接的交流接触,怎么也不能窥探到他的内心。所以阮少深在谁看来都是不近人情、冷漠难相处的。

    现在看着他带人过来,联想起上一次他们俩在别墅的相处的情形,贺朝铭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不要介意二哥给你小红包。”阮奇喻笑着把一封鼓鼓的“小红包”递到有月手上。

    有月受宠若惊,飞快看了一眼阮少深,阮少深在一旁冲他点点头,他双手接下红包。

    “谢谢二哥,二哥新年快乐,祝您万事顺意……”

    阮奇喻早已经在家里听过了有月给阮少深的新年祝福视频,这个时候就饶有兴致地瞥了一眼阮少深,后者的目光还在有月身上。

    “快坐下吧。”阮奇喻让大家都上桌,今天是他请客做东,现在人已经都来齐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让人开始上菜。

    春节之时吃了太多的大鱼大肉、香辣煎炸,外出吃饭见到鱼、肉都已经吃不下了,所以阮奇喻这次订的是一家特色素食餐厅。

    凉葛粉冻制的透明方糕,清腻解热,入口即化。花枝茄子、香芋芡实煲、芝麻紫米杂粮饭一道道接连不断地上来摆满圆桌。

    “好久没见,感觉有月气色都不太一样了。”苏济源说了一句,他很长时间没见过有月了。因为有月是能看懂阮少深的唇语的,加之他也是阮少深愿意用手语与之交流的人,每次他们俩在一起都不需要苏济源当“翻译官”。

    苏济源原以为经过前阵子网上那件事情,有月可能会憔悴一点儿,但没想到今天见了,他的脸色红润,两颊都养出了点肉,声音也是清朗的。

    “嗯,在家里吃得好。”有月天天被太爷爷各种炖汤补,还有也可能是因为本体已经与他融合了。

    想到这里,有月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阮少深。他回到家里就会发现月亮仙子没了……想借口的事他无能为力,因为任何谎言,只要阮少深一查监控摄像记录,就能发现从大门捧着花盆走出去的他。

    更糟糕的是,如果他真的去查看了那录像,就会发现他是大半夜从他家里出来的。还是只出没进的,这妥妥地就是灵异事件了。

    还是干脆找个时间和阮少深直接说,被自己拿回去了吧。

    吃到后面,阮奇喻说起来,扭头和阮少深旁边的有月说“对了,有月,我们马上就要有合作了哦。”

    “咦?”有月吞咽下嘴里的香芋,不太清楚阮奇喻说什么,“二哥说的是什么合作?”

    “斯达娱乐和sark年前刚刚签下一个单,斯达准备拍摄的时尚剧已经定下了和sark合作。”

    在场的除了有月,贺朝铭也是设计师,他所在的n也是时装品牌公司巨头,阮奇喻的话说完,他也是稍微愣了一下,但随即笑笑。

    有些力求更高质量的时尚剧组会同专业的时装公司签合同,请来时装公司为他们设计衣服,承包整个剧的时装设计。这样的价格一点儿都不便宜,通常只有大的娱乐公司才舍得花本钱玩儿。其他的要不就请来刚刚毕业的设计师,或者是较小牌的设计公司合作。

    这样的合作如果进行得好,对双方而言都是名利双收的。

    阮奇喻说完,对着阮少深笑。没错,他就是知道有月在sark之后立即拍板决定的。一家亲,一家帮呀。

    知道这个合作的只有签合约的双方公司代表人和高层,因为将近年关,sark没有在公司内进行通知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大概初十有月等人回去工作之前,就会有邮件下来了。

    “原来如此。”有月有些小激动地说,“我们还没有接到通知呢。”以往在学校听过这样的合作,有月刚刚到sark上班不久那么巧就遇上了。

    “咳咳,是的。”阮奇喻忽然神秘笑笑说,“说起来,这个剧本挺有趣的。是设计师和超模的故事。”阮少深听着,抬起黝黑的眸子看过去。

    “噢,是设计师和超模呀……”

    有月没听出阮奇喻话里的笑意,他点点头,心道原来如此,难怪需要和专业的时装大牌公司合作,拍主角是超模或者设计师的剧用到的时装会超级多的。

    苏济源在一旁忍不住腹诽阮家的兄弟都是这么喜欢深藏不露的。

    “这个剧本是前阵子大热的小说改编的吧?”贺朝铭忽然出声。

    阮奇喻答他“对。”一边心中暗想咦,朝铭怎么知道呢?按理说他不会看这类小说的啊……除非他是……

    因为这是一本同性恋爱小说啊!

    当然,很快阮奇喻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人家没看小说,但原著名气大了,多多少少听到一点也不稀奇。倒是有月,完全不知情。

    阮奇喻作为娱乐公司的老总,自然要远观放长线,对时下的流行趋势必须了如指掌,投资什么、舍弃什么,他都得关注着。然后下指令让下面的人去执行。

    这个小说的版权是斯达娱乐去年入春的时候买下的,阮奇喻的投资分析人断定这两年拍了一定能大火。一是小说原著有庞大坚实的粉丝基础,二是现在大家对同性恋人已经广泛接受。阮家有关系,得到风声知道那边也在渐渐放宽对这类型影视剧的审核。

    他们没有再继续聊这个话题,渐渐谈着谈着,就说到了要不要在回去工作之前,大家一起出去玩玩。

    第41章  情书

    最后大家商量好,2月24日即农历正月十三那一日,去一处温泉雪山度假区玩儿。

    有月初十得回公司工作,但是上三天班就放周六日的双休假,再加上正月十五的假期,能够休息三天呢。

    饭后,阮少深同有月一起回家,他自己也不准备回老宅了。

    在车上,有月仰躺在软垫上,小肚子撑得鼓鼓的。他眯着眼睛,忽然想到等会儿阮少深回到家里,就会发现月亮仙子不见了!

    有月心里纠结了好一阵,终于侧着身子对着阮少深,用沉重的声音说“少深,和你说一件事,请你原谅我……我用备用钥匙去了你家,然后把我送你的那盆月亮仙子抱回家了。”

    阮少深认真地听他说完,看见他可怜巴巴小猫似的眼神,按捺住想要把他搂紧、揉搓一顿的想法,摇头示意他没关系。

    “那……以后你都可能见不到月亮仙子了,你、你介意吗?”有月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阮少深的神色,见他听完一脸疑惑但并没有一丝介意的样子,才偷偷松口气。

    “唔是我送给你的,然后现在又偷偷搬回家不再给你了,是我的不好。”

    阮少深用修长的一双手对着有月比划着,告诉有月,因为是他送的,所以他才一直珍重爱惜,如果有月想要拿回去,也没有丝毫关系的,他以后见不到也没关系,但他会记得那盆月亮仙子,因为那是有月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啊。

    然后,他点开手机相册,给有月看着照片,那是他曾经拍的月亮仙子的照片。以后想见,也能看着手机相册里的照片解解眼馋的。

    这时,有月忧虑的心终于完全放下来了。

    ……

    2月18日,天大寒,没有降水降雪,但气温低得出奇,这样的天气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起床出门了。

    但今天是个让有月内心燥热得日子。

    他这几日在微信上有意无意地打听着阮少深今天的安排,聊着聊着就问他,有没有打算回老宅或是和人有约呀。阮少深回复是没有,他这几天都会在家里,但是之后就不确定了。

    阮少深是19号生日的,然而有月在今天有一件重大的事情想实现。

    此刻,有月手里紧紧地捏着一封信,又怕被手心的汗濡湿,只捏着信角。

    天还未大亮,别墅小道的橘黄灯还亮着,厚重的雾气阴郁着飘荡,有月全身上下裹得暖暖的,他瞥一眼阮少深家的别墅,光明正大地用钥匙开门进了院门。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去,来到大门前,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天青色信封。

    有月手里宝贝一样捏着的信,是一封情书——给阮少深的。

    他虽然从未经历过恋爱,以太爷爷的目光来看,有月还只不过是个小小孩儿,但是有月很清楚自己的心意了。

    如果说刚开始是模糊地感觉阮少深是出于礼貌而关照自己,自己也是感激他,后面发生的点点滴滴都像清水一样漫过他的心,擦拭明亮了他的心意。

    有月第一次遇上除了太爷爷对他温柔体贴的人,他起初是迟疑,生怕自己萌生的一小撮心动会对阮少深造成困扰。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心思细腻的有月渐渐发现,阮少深因为自小养成的性格,其实很擅长把什么都藏在心里,什么也不表露出来。

    既然他不过去,那就自己过来吧。有月是这么想的。

    所以一旦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有月没有再多想,就用心地写了这么一封信,一直默默地等着这一天,把信送出去。

    这在外人看起来绝对会嘲笑的幼稚的行为,大抵多少也暴露了有月从未动心谈恋爱的笨拙。因为现在的小学生谈恋爱都是直接霸道地牵起小手,说一句“你是我的人了!”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而二十三的大男孩张有月,什么讨巧高端的手段都没有,只能想到这样一个方式,给动了心的那个人写情书,这么朴素单调。

    在阮少深生日之前给他情书坦露心意,这样,就能够有一个更有力的理由,陪他一起过明天的生日,以及未来的许许多多的生日。

    如果……是他想太多了,即便是被委婉拒绝了,对阮少深明天过生日的心情的影响,大概也会相对少一点吧。被拒的是他的话,他才会是比较难过的那一个。

    有月怀着难以言表的心情,冷得颤抖着手,用钥匙对着钥匙孔插了好几次才插 进去,开了门。他走到客厅,轻轻把信封放在了玻璃方桌的桌面上最显眼的地方。他多看了一眼,又往楼梯处二楼的方向看了一眼,才转身悄悄离开。

    又一次偷偷使用了钥匙,有月羞愧又紧张,锁了门又出去了。

    外面冷风呼呼,有月回到家里也不可能再躺回床上了,他捧着温热的玻璃暖手瓶,在客厅里坐不安定,来回走动。

    阮少深应该没有那么早起来,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那封信啊,要是江伯或着其他人看见了……那可就,啊哎,他写了“少深亲启”,别人应该不会随意拆开来看的。

    他觉得自己现在脑子都是热的,不能立刻安静下心来,于是决定到后院让风吹一脸,清醒清醒。

    后院的花架四周缠绕的星星灯是有发热保暖功能的,冬天太冷,一排排花架上的多肉植物又不能全部搬进别墅内,只能用星星灯发热照暖它们。

    天已经亮了,星星灯还在发光发热,有月捧着暖手瓶走近,他上下扫一眼,冬天的冰冷并没有对它们造成多大的伤害,如果可以化人,它们现在也该是活蹦乱跳的。

    当有月走到旁边一排的月亮仙子的花架上时,他不禁瞪大了眼睛。

    在同样的地方,他发现了第二封信!

    几乎不用思考,有月心里立刻就知道这是阮少深给他写的信。

    他快步走过去,拿起这封信,这次的是深沉玫红色金色暗纹的信封,有月拿着信封,迫不及待地就小跑着回了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