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9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四周有幽暗橘黄的壁灯,映照着房内的事物。

    有月慢慢坐起身,反手一下一下揉着后背,单手撑着地面站起来。他走到花盆前面,万分惊讶地发现,他的本体不见了!

    桌面上花盆旁边零零散散地洒出一些细碎的黑泥土,原本种着月亮仙子的小坑空了出来。

    有月先是奇怪地看看花盆四周,俯身看地上,都没有找到那小东西。

    他心急了,这猛地凭空消失了是怎么是回事儿呢?他好端端在修炼,怎么就被“赶”出来了?

    这不是小事,有月急得团团转,马上就要跑回自己家里告诉太爷爷了。

    他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想法难道,他已经完全修炼成人了?所以直接被弹出来,本体也不见踪影了。

    不过这不太可能呀,他和太爷爷都一致估计着最快也得来年夏天,他才能够完全成人,把本体月亮仙子幻成花纹,文在自己身上。

    有月想都没想,就往阮少深家的大浴室跑去。

    他轻轻合上浴室的门,打开灯,小跑着到浴室的超长全身镜前,镜子上马上映出他偏瘦的身形。

    如果真的是完全成人了,他的身上就会出现花纹,看看有没有花纹就知道是不是了!

    对着大镜子,有月掀开宽松的睡衣长衬衫衣摆,撩起来,肚皮上白白净净,什么都没有,转个身侧着头看镜面,背上也没有。

    心里一横,有月干脆直接脱了上衣,把棉裤子也脱了。

    镜子上,有月光 溜溜,皮肤白白净净的,前面并没有看见本体的花纹纹身。他转身,又细细地看,还是没有看见。上下左右都看过了,全然不见花纹。

    巨大的失落和担忧袭来,有月放飞了自我想道自己该不会是修炼的时候遭人袭击了、被偷走了月亮仙子本体吧?

    然后袭击自己偷走月亮仙子的坏蛋是要用他做什么坏事儿吗?!

    挠挠后脑勺,有月凝眉,一脸凝重。他低头垂下眸子,瞥见水蓝色的内裤,有月心里一咯噔天啊……该不会……是在那里吧!

    他轻轻褪下小裤裤,扭头再看向镜面时,宛如遭雷击而僵硬不能动弹。

    在他右臀部,一抹拳头大小的淡绿、淡粉交织的莲花形状的月亮仙子花纹文在上面。

    “……”

    有月呆滞地盯着大大的镜子上的情形,傻了眼,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描述自己的内心。

    哎呀,这、这怎么就长在了屁股上呢?

    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有月一拍脑袋,心里念想着让他的本体分出来。

    有月一心只想着让月亮仙子重出身体,渐渐的,一株拳头那么小的绿色莲花状的月亮仙子浮现在有月眼前。

    又闭上双眼,有月让月亮仙子回到手臂上、手臂上……

    迫不及待睁开眼,一看,有月委屈巴巴地泄气了还是在臀部qq。

    有月觉得这或许真是命,也就随它去了。

    他现在不能瞬移了,只能老老实实走大门回去。

    有月好好穿回衣服,走出阮少深的家,刚走出大门,又想起花盆还在那里,一想到阮少深回来会看见,他又默默转身回去细细收拾了一下,把花盆也带回去了。

    大晚上的真是冷……

    他按响家里的门铃,太爷爷这时候应该在睡觉了。

    睡得可香了的太爷爷压根就没听到门铃声,转侧之后枕头压着脑袋继续酣睡。

    有月不得已,只能打电话到太爷爷的手机上,他的工作手机是一到睡觉就关的,私人手机是二十四小时不离身不关机的。也亏得今晚来修炼之前有月一直在和大家聊天,之后就把手机随手揣口袋里了。

    这一次,床上的太爷爷终于被吵醒。

    他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来电人,是有月,他疑惑地接起电话。

    “太爷爷,不好意思打扰您睡觉了……我在门外面,拜托您开个门……”

    “欸好,你等着。”

    张展随便套了一件毛呢大衣就下楼了。

    “不是有备用钥匙吗?今天怎么从外边跑回来了?”

    有月脸色不变,故作镇定地说“呃,钥匙、备用钥匙还在公司里!”已经送给阮少深了。

    然后他长舒一口气,说“太爷爷,我已经修炼完全了!我现在也有花纹纹身了。”除了花纹的位置有点儿尴尬,其他都很美好。

    张展一听,奇了乐了,让他快进屋说,外边冷。

    有月让太爷爷稍等了一会儿,他先跑上楼,拿了阮少深给他的钥匙,回去隔壁锁好了门,才回到家里。

    “你又出去做什么?”

    “给阮少深家锁门呢。”有月接过太爷爷给他的热水杯,道谢。

    “他给你他家钥匙了?”满脸惊讶的张展心道行啊,家门钥匙都有了。

    他脑海里开始补充奇奇怪怪的画面,看得有月一阵发毛。

    “是的。”有月赶紧解释,“他是怕丢,给我保管着呢。”张展慈爱地看着他,笑而不语。

    有月进屋披着毛毯,喝着热水给太爷爷将今夜发生的事。

    ……

    “噗嗤,所以现在花纹在你屁 股上?”太爷爷完全忍不住,噗嗤就笑了。

    喂欸,不能因为是长辈就肆无忌惮地嘲笑他啊。他也很绝望,他能怎么办!

    “……哎,那么美丽的花纹,太可惜了qq。”长在屁股上给谁看啊?

    有月一面是对自己花纹不能见人的惋惜,一面又是眼巴巴的、满是羡慕地看向太爷爷的右手臂,太爷爷的纹身可好看了,位置还特别好。

    太爷爷的原身是“断崖女王”月宴,就化作了他手臂上方的纹身,他的月宴纹身是雅致的淡青色四瓣叶肉,叶肉中央有火红的花。

    夏天太爷爷穿背心,手臂上的纹身真的超级吸引别人的。

    哪里像他,根本就不能展现出来。

    “别伤心,保持神秘也是一件好事。”太爷爷憋着笑,拍拍他的肩膀,“不过还是可惜了,太爷爷也不能看到了,以后只能等着给你的爱人看咯。”说完,太爷爷笑着回了房间睡觉,留下面红耳燥的有月在沙发上,被一口水呛得直咳嗽。

    “咳咳……咳。”有月拍着胸口,脸都火燎火燎的。

    大年初一到初三,有月和太爷爷都懒洋洋地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戚,有月前面的两代也已经没有联系很久了,所以每年都是他和太爷爷一同过。

    外面天寒地冻,屋内暖洋洋的,往沙发上一躺,看一天的画集、电影,饿了就爬起来热一下芝士甜辣年糕,甜糯奶香充盈在口腔中,不知道有多快活。

    因为吃得开心,一时兴起的有月还在画纸上画下了以食物为主题的几套衣裙,纯粹是好玩儿。

    到了初四,有月收到阮少深的信息,问他初五有没有空,他二哥请吃饭,他想带上有月一起。

    有月自然是立即答应了。

    ——济源和贺朝铭也会跟着一起去。

    阮少深提前告诉他,有月回了他[ok]。阮少深是知道他和贺朝铭竞争cye的事情的,他是担心有月见到贺朝铭心里会有疙瘩。虽然也清楚有月不是这样的人,但他还是将这些都与他说清楚了。

    大概是对在意的人,说再多再详细都不会觉得疲惫。

    ——明天早上我会过去接你,你迟点起床没关系。

    ——好的好的,晚安

    自从不用每日凌晨回到本体修炼之后,有月天天早睡早起。和太爷爷说了一声他明天要和阮少深外出,有月早早就回房间了。

    他轻手轻脚地把门反锁上,在书桌前坐下,然后从抽屉出拿出一张厚实有质感的淡黄信纸,垫在胶软垫上,开始写信。

    有月第一句话就想了好久,他不想写得太直白,只能咬着笔杆子细细想。一旦第一句写出来了,后面的话他写得非常顺畅流利,脑海里、心里好多好多想说的东西一时挤在一块争先恐后地赶来往外蹦,他写字的速度已经跟不上心里的构思速度。

    有月写字写得慢,不如阮少深的一笔一划刚劲有力,他的字体看着清秀整齐,也是另一种的好看。

    写完之后,水笔的油水还没有干,有月捻起两个角尖,轻轻平展着放回了抽屉里。

    他的内心是满满的喜悦和期待,信念也是坚定了的。

    阮少深的生日是2月19日,还有四天就到他生日了。

    有月一想到自己刚刚写下的那些字句,揉揉鼻子,傻傻地笑了,起身关灯扑上床,带着笑意睡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有月就醒过来了。

    他不玩游戏也没有看书,换上衣服就出门散步。哎,因为今天有活动,早上很早就醒过来,左右现在也睡不着了,干脆到外面走走。

    湿冷的空气窜进鼻腔,激得有月一阵颤抖。走的时间长了,脚下越走越快,有月开始感觉身体发热,微微出汗了。

    回到家里,有月到浴室洗澡,换上了新衣服,一边吃着金黄的烤奶酥,一边刷着手机等着阮少深过来。

    阮少深到了别墅区才给他发信息,问他起床没有。

    有月看见信息,一边回复他一边往外走。

    车刚好在门口停下了。

    司机叔叔是本地人,过完年就回来开车了。

    有月和司机叔叔打招呼,然后坐在阮少深旁边,他刚刚洗完澡身上的一股清爽的沐浴乳香气和烤奶酥的香甜淡淡地飞入阮少深鼻尖。

    “少深,早上好。我们是直接过去吗?”

    阮少深点点头,然后用手语问他,新年过得怎么样?

    “我和太……呃,堂、堂哥在家里,过年哪儿都没去。”

    阮少深心里泛起一丝奇怪,有月过年和堂哥一起过,难道他没有其他亲戚了吗?

    阮少深一直没有主动去私底下搜查有月的家世,因为他虽然在意有月,但也尊重他。有月一直没有和他说过家里的事情,他到目前为止就知道有月的堂哥,曾经也猜测过有月是孤儿。

    有月看他没有回应,心里也有一点点慌乱。他家的情况那么特殊,无亲无故,只有一个堂哥,在外人看来是怪异万分的事情了。

    但是也总不能和他说,自己只是多肉植物月亮仙子修炼出来的人呀!这么玄幻的事儿,没人会相信的。

    “你呢?你去哪里玩了吗?”有月赶忙转移他的注意力。

    阮少深被他这么一问,才发现自己对有月也没有说过多少关于他自己的事情。

    于是,他用手语慢慢给有月讲述他这几日的活动。

    因为阮少深的特别照顾,有月看手语看得也不是很费劲。他才知道,三十而立的阮大哥已经结婚了,妻子也已经怀孕好几个月。年长阮少深两岁的二哥每天在家里逗乐一大家子人。

    说到哥哥们的名字时,阮少深特地在手机上用输入法打出来,“阮皓君”、“阮奇喻”。

    有月看着第二个名字愈发觉得熟悉,然后他惊道“噢!阮二哥是斯达娱乐的老总啊。”就是那天他在阮少深的微博热评上看见转发微博的大v。

    阮少深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