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8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好的吧,听你的。”张展叮嘱他,“有事就立刻给我打电话。”

    “好的。”挂掉手机,有月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冷静清醒了不少。

    回到办公区,有月将那箱子轻轻踢到桌底下,担心同事们会注意到。

    就别让他们发现了,否则要一直担心自己。

    接下来的时间里,有月一直难以全神贯注投入工作中。好不容易到了下班,太爷爷终于来接他了。

    太爷爷没有开着他那辆骚包的红色敞篷跑车,他平时是怎么高调怎么来,这次特地开了黑色小轿车过来,是因为低调一点儿对有月好。

    有月还没下班之时他就已经到了楼下。

    车在地下停车场停着,张展就在电梯口附近等着有月,看见电梯门缓缓打开,有月手里抱着一个瓦楞箱,他忙上前去,说着“哎我来拿,我来拿。”

    “太爷爷。”有月的声音里有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小小委屈,张展真是心疼得不行,这可是他看着修炼成人的小娃娃啊,现在被人欺负了,一定不能手软,得狠狠怼回去!

    张展把那“恐吓物”放在后备箱里,开着车载有月回去,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他。

    “闭眼睛休息一会儿?”

    “太爷爷会帮你怼回去的,你不要忧虑了。”

    自从接到有月的电话之后,张展让他把那个纸箱拍了一张照片给他,然后就发动了自己无所不有的人脉,直接在网上撒了网找人。

    会给他寄这种东西的,肯定是在这一次的照片事件中发疯的人。

    他是大律师,客户遍布各行各业,直接请了一个it高手,把早已经锁死的的网站扒了,导出了那片评论区当中的所有匿名信息。

    这样一查,很快就知道了是谁。因为有不怕事的直接实名上了留言。还挺嚣张地在评论区里说要寄东西到sark,他们很轻松就找到这个账号,直接运用不能见光的手段查了i,再托人查了查,张展直接就一封律师函发了过去。

    小姑娘家不好好念高中,天天追星追得也太疯狂了吧?张展知道之后也是无话可说。

    当时人家还问他,一个可能未成年的人,有必要逼得那么紧吗?小姑娘没准还要高考呢。

    张展冷笑,这次是寄抹了血的刀子,谁敢去猜她下一次寄的是什么呢?

    在副驾驶座上的有月低头又刷了一遍微博,阮少深的那一条微博转发量已经达到了7 。他滑了滑阮少深的主页,没打算把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告诉他。

    乖乖地跟着太爷爷回到了家里,有月安心多了。张展车后备箱的那个箱子并没有拿出来,这么恶心的东西,他不打算拿回家里,直接带到公司,说不定上法庭时用得着。

    一天后,小姑娘家就收到了律师函,签收的是她爸爸,张展没往她家寄过去,而是寄往了她爸爸的公司。

    当下就有电话拨到了张展手机上。

    那边的中年男子不敢相信,又羞愧又愤怒,一时也没有想到为什么张展会有他们家的详细信息这个不太合理的地方。

    中年男子请求私下和解,张展起初是不愿意的,但中年男子多番请求,还郑重地承诺他一定会好好看管教育这不肖女,也愿意赔偿有月。

    张展叹叹气,在电话里说他要和当事人先谈谈才能回应他。

    他与有月谈了,有月向来心软,他觉得太爷爷描述的那位先生的态度挺好,也不忍心继续要求走法律程序了,同意了私下和解。

    ……

    阮少深模特公司的公关能力不错,加之他自己花了大钱,直接就把这次的热度给降了下去。

    年关将近,大明星小明星的各种绯闻也层出不穷,很快大家也就忘了那么一回事儿,开始追逐新的娱乐新闻消遣了。

    有月和艾萨克的合作系列时装一经上市,就迎来第一波抢购。兴许是那一次的事件给他们炒了热度,但大家都避而不谈,偶尔出现一两个帖子嘲讽他们炒热度,也很快就会沉下去或被秒删。

    但个人的品牌比起“蓝血”大牌cye和本土品牌n的合作还是处于劣势的。更何况艾萨克的衣服还一点儿都不便宜。人们也更倾向于购买“大牌”。

    不过有月和艾萨克的净赚也不会与他们相差太多。

    为此,艾萨克还同他跨洋视频,两边共同举杯饮茶庆祝了。

    第40章  入v三章合一

    大年三十。

    外面冷风呼啸,但空气中弥漫的菜香米香让人闻着都觉得胃暖心暖,出行的车辆都锐减了,大家都各自回了家同家人团聚。

    今年,有月同样是在别墅和太爷爷一块过年。

    平日工作忙得根本停不下来的太爷爷在年二十五之前,就放下所有工作回家了。他和有月一块去了超市购买年货,在家里贴对联、挂大红灯笼。

    钟阿姨回家过年了,没人给他们俩做饭,太爷爷只能亲自动手。有月下厨做饭的能力也不差,但太爷爷还把他当小孩儿,让他乖乖看会电视、玩玩手机,等着吃饭就好了。

    太爷爷这么一说,有月当然没有答应。他脱下暖和厚实的风衣,挽起针织毛衣的长袖,走进厨房里帮着太爷爷洗菜、切菜。

    “哎呀厨房太闷了,进来做什么呢。”太爷爷作势要赶他出去,心里其实也乐意见着有月在一旁的。有月才不管,直接开干。

    太爷爷无奈,只能由着他过来帮忙。

    “最近修炼有什么进展吗?”太爷爷漱着锅,关切地问有月。他好久没有看过有月修炼了——因为月亮仙子在隔壁阮少深家里。

    这一次过年,有月原本以为阮少深会把多肉托放在自己这里,但他并没有。

    拧开水龙头,水声“哗哗哗”。有月应太爷爷说“还行呢,需要待在本体里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他早就开始期待自己完全化人之后的花纹图样了。

    “嗯,排骨递给我。”张展一边用热水烫排骨,一边又说,“阮少深对月亮仙子还上心吧?”

    一提到阮少深,有月就自动给他加上了滤镜和光环,说的全都是他的好。

    “嗯,天天给我沐浴月光,到了正午烈日出现之前就把我搬回去了。他很细心、很认真的。”说着,有月情不自禁地微微笑起来。阮少深还会认真地给他的本体“擦身子”。

    “这样……那他应该挺看重月亮仙子的。你到时候完全成人了,原身肯定要收回来的,想好怎么对阮少深解释了吗?”张展问他,因为有月也曾经和他说过,阮少深眼睛亮着呢,他也曾经想要换一盆,但依照阮少深的敏感程度,估计一下就会被他发现。

    太爷爷一提,有月才想到这个问题。不过现在还有那么长一段时间,等他真的完全化人了再考虑这个问题吧。

    “不急,还没想好。”有月将菜心从水里捞起,放在篮子里。

    洗菜之后,有月切姜丝、剥小蒜,帮忙准备好了一切食材。然后到了真正炒菜时,太爷爷就轻推着赶他出去了,他才离开厨房,到客厅里玩起了手机。

    过了好一阵子,有月肚子“咕咕”响了起来,太爷爷也在饭厅喊吃饭了。

    都是家常菜,梅菜干焖排骨、酸菜鱼、炒菜心、拍黄瓜,再加一锅炖汤。他们俩的饭量都不小,因为难得有如此悠闲的时光,两个人都是慢慢地边吃菜、边说笑。

    张展一口一口抿陈年老酒,有月不喝酒,偶尔喝一口鲜榨的果汁。

    吃完一顿年夜饭已经是九点多了。

    “给你大红包,新的一年要一直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平平安安,万事顺意。”太爷爷平时在法庭上的嘴巴可尖利着,但是一等到他面对至亲的家人,超棒的口才也无法施展。虽然他说得都是平常普通的祝福语,但确实都是他的心里最真诚的祝愿。

    有月双手接过红包,不好意思地笑了“谢谢太爷爷,祝太爷爷新的一年心想事成、万事顺意哦!”他到现在还是能领着过年的大红包,太爷爷说了,只要他还在工作,就会给有月发红包,有月在他心里还是小孩子啊。

    “……太爷爷要早点儿找到太奶奶呀!”有月没忍住就开玩笑了,不过三十五岁“高龄”的太爷爷确实需要快快找到心仪的人一起过日子啦。

    “呔,你这小子。”张展挥挥手,让他自己玩儿去。

    有月笑着俯身躲闪着张展的爆栗拳头,跑回了房间,正巧收到阮少深的信息,他给自己发了一个微信红包,上面就“新年快乐”四个字。

    有月先回了一个吃撑卧倒的表情给阮少深,然后也发了“少深,新年快乐~”给他,在床边坐定之后才点开红包,红包打开的瞬间,有月被上面的“”吓了一跳。

    有月瞪大眼睛,阮少深太大方了!他瞬间起了心思也要回一个大红包给他。

    然而,看到他领了红包之后,仿佛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似的,阮少深立刻发来信息。

    ——别回发红包给我

    ——我比你大,你就乖乖接下红包吧

    ——[摸头][摸头]

    有月挠挠头,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灵光一现,他干脆就在原地,用手机的视频功能录了一个祝福视频,看了一遍,不满意,傻里傻气的,祝福语也说得不流畅。有月删掉再录了一遍才勉强满意,转到微信发给了阮少深。

    那一头,好久没有接到信息的阮少深频频看一眼手机,没有响动,他以为自己的ifi断了,重连之后还是没有收到有月发过来的信息。

    阮少深看了一眼对面沙发上盘着腿玩手机玩得开心的二哥,沉思了一阵,搜索点进了他的对话框,随手发了个表情过去。

    ——[hi]

    “滴铃——”

    对面的手机传来声音,然后二哥抬头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见阮少深点点头,示意他回信息,他又默默拿起手机回阮少深信息。

    ——???

    ——没,测一下是不是ifi有问题。

    ——……

    阮二哥不是被自家弟弟第一次这样面无表情地逗 弄了,他胸口上下一起伏,气笑了,强迫自己心平气和地想道关爱弟弟,人人有责。

    ——[傻][傻]

    接着有月的信息就发过来了,阮少深不再逗他二哥,快速切换了对话框。

    阮少深点开,看见是一个小视频,还是有月他自己录的。阮少深不禁笑着点开了视频,视频声音不大,但对面的阮二哥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小视频中,有月裹着白软软、毛绒绒的围巾,好像是刚刚洗完头发还未吹干,发丝软趴趴的。他黝黑的眸子里洋溢着笑意,嘴角也是弯弯的。

    “……”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不到30秒的新春祝福视频,但目睹了弟弟笑意盈盈、捧着手机全程微笑着看完了视频的二哥,感觉大过年的自己又被强行灌下一碗狗粮。

    在sark的设计部群里,ash也发了随机红包,大家手速都超快,有月后面去抢的,也拿到了一百多。大家一阵刷屏“蟹蟹老大,老大万岁”。他粗略地看了一下,ash应该是每个人平均给了两百。

    有月和太爷爷是没有熬夜守岁的习惯的,稍微晚一点的时候太爷爷回房睡觉了,有月就去修炼了。

    大过年的还这么勤勤恳恳去修炼,有月觉得自己真是棒棒的。

    他一到月亮仙子本体上,就发现自己的本体在室内。

    没有月光,在月亮仙子上修炼的效果是比较差的,有月困恹恹的。

    不过也幸好是在室内,外面呼呼的刺骨冷风才无法侵蚀他的皮肉,让他阵阵发抖,颤颤抖抖。

    他心里冒出个小想法明天偷偷把自己的本体从阮少深家里抱回去,让他在家里好好待几天,也能沐浴沐浴月光。然后赶在阮少深回来之前,再把他自己抱回去。嗯,这样阮少深也不会发现的。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过去。

    百无聊赖的有月昏昏欲睡,忽然,有月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魂体好像被本体不断地排斥挤压出去。

    他不明,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的。因为在本体上,所以能够感觉到底部的泥土在脱落,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根系从泥土中一点点挣脱出来。

    这样剧烈的抖动和颤栗让有月一时发懵,不知该如何动作。

    还来不及去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上传来被猛抓猛冲的一股强大的力量,有月立即就被本体排斥出来,他直接化回了人形,被巨大的力量冲击摔倒在阮少深家柔软的毛毯上。

    仰躺着摔倒在地,四脚朝天,有月一手护住后脑勺,“哎哟喂”地轻呼了一声,脊背硌着了,手也磕着了,疼得他龇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