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7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

    这一天,的官方网站的浏览人数瞬间暴涨,服务器几度瘫痪,各种辛辣的匿名评论也疯狂飙升。

    有月完全不知道官网评论区的血雨腥风,他只知道在刚开始细细看了高清图,把图给截下来之后就没有再上过官网。

    等到那边的人给他打电话,万分抱歉地和他说这件事,有月才知道网上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

    “我们很抱歉,公关部已经在处理了。”那边的工作人员连连道歉。

    “没,这不怪你们,辛苦了……”有月挂断电话,立刻开了网页点进去看。

    评论区果然已经变得乌烟瘴气了,有月皱着眉,一点一点往下拉,看着屏幕上那些尖酸刻薄恶毒的言语,心里堵塞得不行,胸口也闷闷的。

    看完大半部分,有月的眼睛都酸胀肿痛了。

    有月也看见了那些咒骂自己的话,但是都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他的眼里都是关于阮少深的字眼。

    因为匿名而无所忌惮地抹黑别人真是太过分了。

    阮少深才没有什么心理疾病!他虽然是沉默无法说话,表情也总是淡淡的,但是他真的很体贴、很温柔,他的家境很好,却很努力和优秀。

    才不是他们评论所说的那样子!

    有月忍住了想要实名评论为阮少深正名的心,却没有忍住受伤和焦虑的心。

    现在阮少深肯定也看见了这些评论了,他看见这么多难以入目的恶毒评论,一定也非常不好受的。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六七点了。

    有月攥着手机就跑到人楼底下,第一次用阮少深给他的钥匙开了院门,他一面对那些不友好的评论气冲冲的,一面又对被自己扯入其中的阮少深满怀歉意和心疼。

    他在人楼底下,来来回回地走动,徘徊着。

    这么冒冒失失地进去好像有点儿不妥,他还是出去按个门铃再进来吧。

    刚刚一激动一急了就用了钥匙。

    于是,有月又小跑着出去,按响了门铃。

    阮少深其实早就发现有月了。他好笑地看着这人用自己给的钥匙在钥匙孔上插了好几次才成功把门打开,犹犹豫豫地徘徊了一会儿,竟然又往外小跑着出去了,把门轻轻关上、锁上。

    然后他家的门铃响了。

    阮少深被这样幼稚的举动莫名地整笑了。

    所以当有月看到笑意盈盈地出来迎接自己的阮少深时,有一刻大的迟疑莫非阮少深还没有发现网上那些掐架吗?

    “晚上好,少深。”有月挠挠头,还是同他说起了这件事。

    “就是网站那些评论……如果你看见了也不要太在意了,他们说的都是有违事实的,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有月看着他的双眼说完,又低下头,“不好意思是我拖累你了……”

    如果他的临场拍摄反应好,就无需阮少深在一旁安抚他了。

    阮少深轻轻用手指托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

    有月茫然的眼神看过来,阮少深脸上还带着笑,他动了动嘴唇,慢慢地让他看清自己说的话。

    ——没关系,也不是你的错,是我当时考虑不当了。

    ——和你一起拍照上杂志,是我的荣幸。

    仔细地看着他的嘴唇一动一动,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有月心里的郁结也一点点消散。

    “……真是太过分了,我也好生气,他们怎么能那么说呢……”有月以往是没有经过这些掐架、拉踩的,一时还没有适应。

    阮少深像是在安抚他似的揉揉他的脑袋,一不小心就将他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了。

    阮少深难得地不好意思地收回手,又帮他将头发轻轻按压下去。

    然后他用手语告诉有月,苏济源已经在和他公司的公关部门处理这件事情了。没必要再想了。

    得到阮少深的安慰和安抚,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有月心里头还是惦记着。于是他又打开那个网站,这一次,打开网站显示的是“404 not found”。

    “估计是服务器崩了……”

    有月松口气,或许是那边直接采取行动了。

    的确是这样,刚刚阮少深和苏济源发了信息,让他同那一边的人直接沟通了。先调整了服务器弄出让官网处于服务器崩塌的假象,然后在后台锁住隐藏了那一张照片。

    对于一家日流量不小的官方网站,关掉网页半天,损失的收益都是非常吓人的。

    阮少深直接让苏济源和他们协商,损失的那部分钱,他会出。

    至于关闭官网期间,两边的公关都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养的水军也放出来。

    阮少深更是亲自撰写了长文,在他许久不曾更新的微博上发布了声明。

    有月在阮少深家里呆了一会儿,被他像是哄小孩儿一样,给他吃了甜甜的抹茶奶冻。

    甜食吃完,心情果然大好。

    有月心满意足地回家之后,收到了太爷爷的来电。

    “有月,网上那些对你的攻击是怎么回事儿?”太爷爷的声音难得的没有慵懒,正经严肃地在电话那一头问他。

    “……我因为接受杂志采访去拍了平面照片,阮少深也同我一块儿的。”有月给他解释,“然后照片被传到网上之后……”挑着重点给太爷爷讲了一遍,有月心底的气愤又被点燃。

    他鼓鼓腮帮子“匿名的评论真是太能污蔑人了!”

    太爷爷在另一边用低沉阴冷的声音说“再闹下去就跟他们正面杠,出了事儿我担着。”

    这样的太爷爷太帅了!

    “嗯!”有月应道。

    那边又“哎呀”了一声,“不过现在阮少深出了声明公告,你们两家的粉丝应该都会镇静下来。”

    有月才没有多少粉丝呢。

    不过他听到“声明”,奇怪地“啊”地问道“什么公告?”

    “你不知道?”太爷爷反问,“微博上啊,阮少深发了声明,上热搜了都。我就是在微博上面看到的……”

    “欸我去看看。”有月与太爷爷道别之后挂断电话,立即登上了微博,果然在他的账号上有人艾特了他,红艳艳的提醒和新粉丝提醒挂在右上角,在首页就看到了好几个人转发了那条太爷爷所说的“声明”。

    他点进去阮少深的微博主页,他是早早就关注了阮少深的,之前一直没有上来更新除草,现在发现阮少深早已经和他互粉了。

    点击查看长微博,阮少深开门见山地就说了两人的高清照片的事,首先他承认自己和有月是好朋友,采访的照片是自己主动要求和他一块儿,甘愿充当“背景板”的,不是他人强迫,也没有人能够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言下之意是他是心甘情愿的。根本不存在谣言中的有月被潜规则。他表示好朋友被人这样污蔑,他很生气,希望粉丝小天使们擦亮眼睛,不要被有不怀好意的人轻松带了节奏去轰击有月。

    后面,阮少深毫不吝惜美好词汇尽情地赞有月年轻有才,又努力又上进,人也超级乖巧,不会刻薄咒骂别人,希望大家也能多多爱护这个小朋友。

    “小朋友”有月看着看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他并没有阮少深夸得那么好。

    这一条微博距离阮少深上一次发微博已经有三个星期,对于娱乐圈、时尚圈的人而言,扩大自己的宣传曝光度、混个脸熟本来就是日常,但阮少深经常不发微博,长满荒草的微博下总有粉丝嗷嗷叫。

    到现在,这条微博已经达到了4+的转发量。

    底下评论的都是真爱粉。这会儿要是来一个黑子,分分钟被喷倒,唾星子都能在黑粉全身上下戳出密密麻麻的洞洞。

    热评中也有不少娱乐圈的明星帮忙转发评论了,还有一个“阮奇喻”的大v,这个人有月也知道的,是斯达娱乐的老总。

    因为他和阮少深一样都姓阮,所以多留意看了一眼。

    想不到阮少深早早就发了微博,有月输入了一段话,转发了这一条微博。

    然后给阮少深发了微信。

    ——我刚刚才看见微博!qq谢谢你。

    这样一来,大部分人都会安静下来,有心思的人也不敢再蹦跶。

    ——[摸头]

    ——[抱抱]

    第39章  恐吓(倒v结束)

    第二日到了sark,有月发现自己桌面上有一小束粉嫩嫩的鲜花,旁边有小熊铁盒子、一大杯绿油油的奶昔、一个笑脸不倒翁……

    心里一下子就暖了。

    sark的同事们可真是体贴关心他。昨天网络上掐得严重,晚些时候,ash、左璎、章裴等人都有发信息给他让他别放在心上。

    大家见他来了,坐定了之后,也都亲自跑过来鼓励他。

    “有月很帅哦,很上镜的!”

    “是的是的,气场也很足,完全没有被旁边的阮超模抢去风头哦!”

    “网络上那些事,那些话语就不要太在意了,保持好心情唷。”

    “真是太感谢大家了。”有月一一谢过大家。

    之后他就戴上耳机,一心扑在工作中,不再去看那些糟心的评论了。

    清新沁人的花香萦绕在鼻尖,抿一小口羽衣甘蓝菠菜苹果奇异果混合打汁的奶昔,心都被甜化了。再看看那些可爱的小物件、小玩具,有月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了许多。

    有月不知道的是,阮少深让苏济源同谈妥了,锁着官网等这阵风波过去再开放。他们打算把那个充斥着各种评论的图片撤掉,再换上一张一模一样,只不过评论区是一片干干净净。

    下班时,有月听到前台的小姐姐叫他去楼下拿快递,小姐姐奇怪地说“不知道是哪位小粉丝给你寄的东西吧,电话是打到前台的。”

    有月对她道谢,笑笑下楼去,心里一团疑惑他哪儿来什么粉丝呀……谁给他寄东西会用到公司前台的电话呢?

    怀着疑惑,有月签收了快递。

    他抱着这方方正正的小箱子回了办公区,用剪刀隔开胶纸,拆开了外包装。

    当他看清里面的东西时,眉头都皱了起来。

    小箱子里面,是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刀锋上是干涸的一片红。

    有月深吸了一口气,把箱子合回去。

    他揉揉发酸的太阳穴,谁给他寄来了这种极具恐吓性的东西……

    按下熟悉的号码,有月鲜少在工作时间给太爷爷打电话的。但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太爷爷……我遇到了一点点小麻烦。”有月在洗手间,给他说了收到的东西,“我好像被人恐吓了。”

    那一边,张展气得眉毛一挑,说道“我今天去接你回家!东西先别动了,放着。”

    他气急败坏地说完,又担心地问有月“你……你没事儿吧?不行,现在就去请个假吧,我去接你……”

    “哎,不用不用,您下午再来接我吧,我没事儿。”他虽然受到的冲击不小,但也不是那么软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