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5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他好几天没有好好看看院子里的多肉植物,也没有去阮少深家里看他自己的原身,不过就他每夜的修炼感受而言,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棒了,说不定很快就能完全修炼成人啦。

    有月溜达到院子里,完全放松心情地看着满园满架的多肉。

    看着那些娇嫩饱满水灵的多肉,有月忍不住就上手开始拨弄检查它们了。

    每一棵小小多肉都有可能化出人形的,虽然几率很小,但隔几年总会有一棵能够成功的。

    小绿盆里的吉娃莲似乎快要修炼出人形了,得多照照月亮,吸收月光灵气。

    嗯……静夜还差得远呢,不过晚上也让她晒晒月光吧。

    这株桃美人太具有欺骗性了!去年他和太爷爷就觉得他要成人形了,结果他日日夜夜想着给他晒阳光、沐月光,到今年还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

    “嗯?”有月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在原本属于他的花盆的月亮仙子多肉专属架上,有一个棕灰色的信封。

    他奇怪,谁调皮捣蛋恶作剧,把树木皮一样的信封放他这儿呀?

    有月疑惑地拿起信封,信封口是鲜艳的红色火漆,信封上面写着“有月亲启”四个工整有力的大字,这字迹太过好看严肃,有月一下子瞪着眼、慢慢地拆开了信封。

    是谁给他写信?

    好奇又期待地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淡淡橘黄的信纸,散发着好闻的纸香墨香,是他好久都不曾闻到过好闻的味道。

    有月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展开信,第一眼就立即移到了信的最右下角,写信人的署名一处。

    隐隐约约期待着、猜想着的三个字完完全全对上了。

    阮少深。

    他的心急速地蹦跶了一下。

    第一行是他的名字。

    简单的问候之后,有月看到第一段阮少深就祝他“生日快乐”了。

    天啊!他自己都忘了今天是他生日!

    不过,阮少深是怎么知道他的生日的呀?!

    有月快速地盯着信纸看,用以前念书那会儿都没有的细心和认真一字一句地看完了整封信,那些字儿也好像深深镌刻在脑海里,心里头的暖洋洋的热流都要把他淹没了。

    阮少深明明只是在淡淡地书写关于有月的一些事儿,也没有多谈他自己的看法和感受,但有月硬生生看得脸红眼热。

    把信纸细细折好,有月小跑回房间,坐在桌前,又忍不住把信展开,再看了一遍。

    这可是他收到的第一封信啊,有月心想着,把信封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抽屉的小铁匣子里。

    他忙拿出手机,以往发微信给阮少深他都是要想好措辞,再细细看一遍才发给他的。这一次,有月手指灵活地打了一行行字,心急地发了过去。

    ——我看到你的信了!谢谢你记得我的生日啊!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的,但是好开心好开心啊,我自己都把生日给忘了 o

    ——你的字好好看,我真的好高兴呀!

    有月两条信息连着发出去。

    阮少深很快就回复了。

    ——嗯,我在你的主页上看到的,就记了下来。你高兴,我也很开心。

    ——今晚有活动吗?

    有月看了回复才恍然,他在加入sark后,网络上是有关于他的个人信息的网页的,阮少深大概就是在上面看到了他的生日。

    他的生日其实就是他化出人形的日子。

    不过,这样留心记住了他的生日,给他送来一封信,真的很让人感动啊。

    有月想了想,太爷爷比自己还忙活的,这个时候估计还在忙着打官司、翻看卷宗,估计也忘记了他的生日。红包会有,但生日活动什么的应该就没了。

    ——没有活动!

    ——你要来和我一起过生日吗?

    囧,他好像原本也没有什么安排,只是和艾萨克决定去胡吃海喝一顿的。这样就把人给邀请了,冲动啊。

    ——要,我陪你一起过。

    不知道怎么的,看着那几个字,有月忽然傻笑起来。

    ……

    艾萨克累极,睡得天塌下来都叫不醒了,有月和阮少深也就没有再打扰他的甜梦。

    阮少深亲自开车带上有月去外边吃饭。

    有月在副驾驶座上,心里也暗暗想着,阮少深的生日就在春节过后不久,他也是在他的个人主页上有看到过的。到那时,他要好好用心准备礼物,也给阮少深一个大惊喜!

    有月看着阮少深的侧脸,他在认真地注视着前方开着车,嘴唇微微抿着。

    有月心里有好多好多话想同他说,但想着他现在是驾驶员,他不能去干扰驾驶员开车啦。

    一旁的阮少深其实内心里远不如他表面所显现出来的那么镇定自若。他是第一次给别人写信,不知道在生日的时候送一封信会不会奇怪了点儿。

    在有月还没有发现那一封信之前,阮少深就像个傻气的小孩儿,偷偷在有月别墅院子外假装不经意地走过了两、三遍,瞅一眼院子里的信封还在不在。

    等到一个人冷静下来,他又有些纠结地想,还是算了,把信封拿回来吧。这样也未免太幼稚了一点点。想着都要让他无懈可击的冷酷镇定忍不住刷刷刷崩塌。

    他还给有月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生日礼物,是一对精致典雅的袖扣,镶嵌着一粒粒细碎闪烁的蓝宝石,他是一眼相中这对袖扣的。只不过有月还那么青春活泼,这样略显严肃深沉的礼物,其实有那么一点点不太适合他。

    难得地选择困难了好几天,阮少深最终还是在今天把礼物带上了。

    连着几日的思考,阮少深此刻心里默默地想他这样笨拙的方式,有月应该还没感觉到吧?

    第36章  心意

    到了厢房里,有月刚坐下,阮少深就走过来,双手为他送上了深蓝色小小礼盒。

    “啊还有礼物呀……”有月惊喜地接过,道谢,“谢谢少深!”阮少深用手语对他“说”了生日快乐。

    有月将礼物郑重地放进斜挎包里,心里猜着小小的盒子里装的会是什么,他想当即拆开,又觉得太急躁不礼貌,只能乖巧地坐着。

    阮少深原本想看看有月拆开礼物的反应,但他并没有立即拆开。

    他提前订了餐,每一样菜式都是精心烹制的,分量也很小,小而精致、美味可口。

    有月与他相处了那么长时间,一直觉得和阮少深待在一起的时候很安宁很享受。

    即使两个人什么都不说,都不会觉得尴尬难熬。

    他们一同吃过饭,阮少深送有约回家,有月和他道别之后,正心急火燎地在房里准备拆开礼物,门铃又响了。

    阮少深一步步走过来,他单手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是燃着火红蜡烛的小蛋糕。

    有月看着他,忍不住将嘴唇弯了最大的弧度,小跑着过去。

    蛋糕很小,大概就只有两个手巴掌那么大,没有繁杂鲜艳的花纹涂层,蛋糕是淡淡棕色,内里好像夹了抹茶果酱。

    有月笑了“这是你亲手做的呀。”阮少深点点头,脸庞被橘黄烛光映照得温柔动人,轻轻地拨动着有月的心。

    阮少深示意他许愿,有月闭上眼,阮少深凝视着他的脸,然后见他慢慢睁眼,轻轻吹灭了蜡烛。

    两个人分了小蛋糕,有月心满意足,阮少深亲手做的蛋糕清香松软,不会甜得腻人。

    当晚,有月一直笑着,在房间床上偷偷滚了一圈,拆开了小礼盒。

    看见袖扣的一瞬间,有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涨红了脸。

    阮少深他知不知道,送别人袖扣是寓意“扣在身边”啊?用袖扣扣住双方的手,这是示爱的礼物呀!他送自己袖扣……是这个意思吗?

    有月感到心脏被似有若无的手挠着痒痒。

    这一晚,有月难得的失眠了。

    他慢慢地、细细地回忆起阮少深每一次对他的态度,从刚开始的不断自我怀疑、否定,到开始动摇,渐渐地越想越坚定了自己心中所想阮少深可能对他是有心的!

    可是他那么厉害……那么优秀,自己只不过是小设计师呀。有月苦恼地挠挠头。

    自己心里也是好喜欢好喜欢他的,但有月一直觉得这样的喜欢就是单纯的对优秀的人的喜欢,而不是对恋人的那一种。

    现在的有月觉得自己错了,原来他对阮少深的喜欢已经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

    失眠、修仙、失眠,第二日清晨起来的有月眼睛酸涩,眼圈青黑,他看看手机,今天一大早太爷爷就给他发了大红包,祝他昨天生日快乐,还连连抱歉说他忙得忘记了,等他回家一定好好补偿他。

    他起来下一楼厨房,随便喝了点热牛奶、吃了一个煎蛋,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有月想了想,干脆念了口诀,瞬间又回到了自己的原身上。

    月亮仙子被阮少深放在阳台上,透过透明玻璃和垂坠的纱帘,有月猜想阮少深可能还在睡觉呢。

    一整宿没睡的有月这时候待在自己的原身上,困意排山倒海似的袭卷而来,他很快就睡着了。

    他沉沉地睡了好久,再恢复意识清醒过来,有月发现自己被搬到了室内,看四周的瓷砖装饰,像是在浴室里。

    他身下的泥土松软湿润,是阮少深刚刚给他浇了水。

    有月轻轻晃了晃叶肉,他能感觉得到自己叶肉上微凉微凉的,大概是阮少深用棉签蘸水给他擦了叶肉。

    其实用水擦拭多肉植物的叶瓣是不太合理的做法的,因为一旦水没有擦干、积累在叶肉上,很容易会造成叶肉腐烂的。

    但有月不是普通的多肉植物呀,而且阮少深很细心地用棉签擦拭干水珠,不会对月亮仙子造成伤害的。

    看来他真是困极了,连阮少深给他“擦身子”都毫无发觉!

    有月从小小的月亮仙子身上到处望,阮少深从外面走进来,手里还拿着衣物。他好像忘记了月亮仙子还在洗漱台上,直接走过洗漱台,走向里边的花洒、浴缸区域。

    下午在家里地下室锻炼之后的阮少深,一身湿漉漉、黏糊糊的,他脱掉湿透的黑色背心,紧绷结实匀称的肌肉露了出来。

    因为刚刚运动锻炼完,身上都是汗水,他的肌肤看上去滑腻泛光,有月意识到他这是要洗澡了,赶忙闭上眼,在原身上的魂体立马转了个身,背对着后面脱光光的阮少深。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哗啦啦的水声,阮少深直接打开花洒,由头顶一直淋水冲洗到底。

    然后有月就闻到清新清爽的薄荷味儿,水声听了,开始传来手指与头发来来回回摩擦的声音。

    现场听完了阮少深洗澡的有月毫不心虚,咳咳,他没有在看,只是听听声音而已。

    觉得自己像个痴汉小变 态的有月还是在中途就慌慌张张地逃离了原身,回到了自己家中。

    浴室太闷热……水汽太重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忽然在浴室里、阮少深面前忽然显出人形!

    ……

    第二场的拍摄完成了之后,艾萨克就和他的团队一起飞回美国了。

    “这段时间辛苦您了!”有月跟着艾萨克也学到了挺多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