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3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感觉到身边整个人都轻轻压在自己身上的有月瞬间不敢乱动,镜头里,两个人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身高上、身体接触上都是。

    有月拍了好几张,刚开始,阮少深是抿着唇、他是紧张得瞪大眼睛,两个人看起来都是傻乎乎的。后来有月干脆放开了,放飞自我,没有抓机的手直接也绕过阮少深的侧腰,揽紧了。

    “……”侧过脸不小心看到了一切的苏济源感觉自己要瞎。

    这几天,他们都带着艾萨克到处游玩,艾萨克非常满足,有月也相当开心,因为无形之中,他和阮少深的接触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期间,太爷爷回了别墅,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不禁感叹孩子长大了,一颗心都飞到别人那里去啦。

    他们一玩就是一整天,回到别墅区时已经是十点多了。

    张展在阳台上,看着阮少深亲自把人送下车,两个人还在门口磨磨蹭蹭了老半天。

    这这这,阮少深不是不能说话吗?张有月在那儿站那么久,是在和他眼神交流、心灵感应吗?

    瞬间感觉自己像是留守老人的张展幽怨地趴在窗前,目不转睛地看了五六分钟,才跑下楼喝口水冷静冷静。

    算了算了,早点儿让他找个朋友好好处也好。

    虽然他不是天天在别墅里住、在他们身边,但也能感觉到这两个人简直就像是恋爱中的小年轻,腻腻歪歪的,当事人自己看不出来,他们这些旁观者都要甜醺了。

    张展开始自省最近对有月的关心少了许许多多,也不知道他们发展到哪一步了啊。

    有月笑嘻嘻地回了家,一开门就看到蹲在沙发上一脸深沉的太爷爷,吓了一跳。

    “太爷爷……吓死我了。”

    太爷爷灵活地跳下沙发,赤着脚就跑到他身边,眯着眼睛问他“你们天天在一块儿啊?”

    有月想到阮少深,点头说“是啊。”这几天他们四个都是一块儿到处玩。

    哎坦白得挺快的。

    张展眉头一挑“你们……一起睡过了?”

    “啊?”有月摸不着头脑,太爷爷说什么呢?

    “哎没什么没什么。”张展摆摆手,不问了不问了,小年轻脸皮薄,还是给他们自己空间慢慢发展吧。

    “今晚同你一块修仙吧。”张展忽然出声,得与他好好交流了,不然日后被隔壁的顺利拿下了他还蒙在云里雾里呢。

    有月惊喜大呼“好啊”,因为早已经修炼成人,张展早就不需要像他一样在原身上苦苦修炼了,从以前到现在,有月看见原身修炼的太爷爷的次数不会超过五次啊。

    断崖女王可冷帅了!

    有月惊喜之后,猛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他的原身……还在阮少深家里!

    看着有月一会儿大喜,现在又突然呆滞的样子,张展问他“怎么了?”

    没法子了,现在不坦白不行了……

    有月难得地扭扭捏捏,张嘴又叹气。

    最后,他张张嘴,舔唇低声说“呃,我把原身送给少深了……”

    “……”

    他该拍拍手、鼓鼓掌吗?把自己原身送出去,这不是相当于以身相许了?很棒棒哦,把自己嫁出去了。

    原以为会遭太爷爷一顿嘲笑或是批评的有月,最后只接收到太爷爷一个幽怨的眼神和意味深长的叹息。

    ……

    国庆过去了,有月第一天上班时艾萨克就过去sark,和ash谈妥了合作的事。

    火速签了合约的有月不禁感慨艾萨克办事的高效。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伙伴啦!”

    “好,我会努力的!”

    艾萨克背着小小斜挎包,里面放的是签约合同,他和有月轻轻一击掌,两人都露出笑容。

    自从准备和cye合作的那次任务后,有月就没有其他事儿了,现在他又有了新的动力和干劲。

    艾萨克一独立设计师天天往sark跑也不好看,他也是国际名人啊,引来大家的瞩目还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ash干脆就大手一挥,让有月和艾萨克哪儿方便哪儿去工作了。

    阮少深知道了,提出让艾萨克直接从酒店搬到他家里,离有月家里也近,大大方便了他们俩。

    “哎早就想说了,酒店不如你家住得自在!”艾萨克说。

    阮少深默不作声,他是为了让有月不用费事和艾萨克天天往外跑那么辛苦才让他住进来的。

    白天艾萨克去找有月,晚上就回阮少深别墅睡觉。

    不过让有月意外的是,艾萨克不是一本正经严肃地和他谈想法、交流灵感,而是和他说一些别的话题,还拉着他一块儿去看电影、看风景。

    中旬的时候,n和cye合作的系列时装发布了。

    艾萨克和有月一起在电脑上看了这场发布会。

    视频上哗啦啦刷过很多弹幕,艾萨克看不懂中文,就问有月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在说n的历史……还有n的新聘请的设计师贺朝铭。”有月翻译给他听。

    “贺朝铭?好像有一点点印象啊。”

    “他是这几个月才回国的,以前是在国外学习深造的。”有月看着屏幕上流光四溢的画面,对艾萨克解释说。

    贺朝铭的设计作品颇具现代感,现代时尚要求的版型、色彩都掌控得不错,有月和他是截然不同的风格的。

    没有看过贺朝铭以前的设计,但大概也能捉摸得到他的风格是偏向西方现代,而有月的更多是随心创作,没有定性的风格——这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可以不受限制,灵感喷涌,坏的是人们会认为这个设计师没有自己的独特的气息。

    眼前哗哗哗地刷过五颜六色的弹幕

    “真美啊啊啊,终于看到买得起又美丽的衣服了!捂心口”

    “贺真是让我对中国设计师的期待值噌噌噌上涨呀”

    “左边的,贺在国外的时间快有国内的一半了”

    “什么鬼?把砖头印在衣服上吗2333333”

    “前面的不懂时尚就不要出声啊”

    “噗嗤有些人不懂还要出来现眼呢”

    有月干脆关掉弹幕,好好地看完了一场秀。

    艾萨克看完之后说出他的想法“这位设计师色彩搭配玩得溜,挺不错的。”又露出小梨涡乐呵呵地看着有月说,“不过,我们的合作设计一定会赛过他们。”这强烈的自信之光要晃到他的眼睛了…

    第33章  摸脸

    “陪我一起看惊悚片吧!”看完时装秀、简单地谈论了一下当前国内外的新潮热点,艾萨克忽然蹦出一句话,绿眼睛巴巴地望着他,让他不能拒绝。

    “大晚上的看惊悚片最棒了!”

    有月缩了缩肩膀,他平日里是不会去看恐怖惊悚片的,所以他也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心理承受与能力有多强。

    可现在大晚上的……看完鬼片他可是得一个人住在这里,艾萨克至少还能在阮少深那边有人陪着。

    有月想拒绝,艾萨克已经兴冲冲地用平板点进了视频播放器。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有月滑开,点进微信,微信的聊天背景是那天他和少深两个人拍的照片,原本是有两个人的,有月只截取了阮少深的那一半,不过这种偷偷摸摸把人家的照片用来做背景的感觉真是让人面红。

    阮少深问他,怎么不把艾萨克早点儿赶出去,是不是被艾萨克缠着玩了。

    有月悄悄看了一眼沉浸在各色惊悚影片中的艾萨克,回他qq艾萨克想看恐怖片……

    阮少深没有立刻回他,有月握着手机,看着光亮一点点暗下去,旁边,艾萨克选中的片子开始传来低沉诡异的背景音乐。

    “叮铃——”门铃猛地响起,和这诡异的背景音乐异常的合拍。

    有月愣了一会儿才回神,跑出去开门。肯定是阮少深来了!

    阮少深推开院门,走进来,有月也打开房门,下了阶梯去接他。

    “少深!”有月冲他一笑。

    阮少深原本是穿着睡袍不打算出去的,看了有月的信息,当下就换了衣服过来了。

    大晚上的,艾萨克还真是粘人的家伙,二十□□岁的人像是长不大的十□□岁的人。

    有月同他一块到客厅,艾萨克见是他来了,冲他挥挥手,高兴地说“太好了,我们三个一起看吧!”

    有月只能拉着阮少深一块儿,坐在沙发上,艾萨克很是熟练地将平板与电视液晶屏幕的插口连接在一起,平板上的画面就瞬间放大呈现在液晶板上。

    艾萨克软绵绵地往后躺靠在沙发上,中间是阮少深,他坐得端正,没有如艾萨克一样瘫坐。

    有月刚开始还能看下去,不过前面的剧情是在太拖沓了,恐怖惊悚的镜头也没有几个,他后来就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歪着脑袋要睡过去了。

    阮少深原本是要领着艾萨克回去的,有月带着他坐下的时候也忘了拒绝,干脆就和他们一起看了起来,不过他的注意力还是在有月身上。

    起先,有月就像担惊受怕的小兔子一样,警惕地看着屏幕,生怕下一秒就会出现奇怪可怕的东西。

    但这剧情实在慢得让人犯困,有月渐渐地开始眯眯眼,打着哈欠,迷糊的样子让阮少深忍不住抿唇笑了。

    后面有月撑不下去,直接前后来来回回地点头,阮少深将他的上身轻轻扳过来,让他的脑袋靠着自己的肩膀。

    有月昏睡之中感觉自己得到了支撑,毫无知觉地蹭了蹭,心满意足地睡得更好了。

    他的毛发软绵绵的,蹭得阮少深脖子一阵痒痒。

    艾萨克全程专心致志地看片,没有发觉身边的有月已经熟睡,阮少深充当着人形枕头。

    等影片结束,他睁着布满血红丝的眼球看过来,才发现,身边的两个人压根就没有在看!

    “你们真是……太过分了,说好的陪我看恐怖片!”

    艾萨克抗议。

    阮少深将食指竖在唇边,嘘声示意他不要大声说话,有月已经睡着了。

    艾萨克捂着嘴巴,不说话,然后看着阮少深将他肩膀上的人小心抱起,双手环绕在他纤瘦的腰上,轻松地就把整个人抱起来,走向里边的房间。

    他来过那么多次,早就把他家摸得一清二楚,不过每次都是目不斜视,也没有过多去窥探,但其实他心里都是知道的。

    把人轻轻放在床上,给他盖上薄薄的小被子,阮少深在床前看着他,想到外面艾萨克还在等着,他只能用食指勾起散乱在有月脸上的短发,拨到两侧,让他不会因为被头发蹭得难受。

    手指腹滑过他的脸,滑滑的,不知怎么的,阮少深想到了被自己揉 搓过许多次的那盆娇嫩光滑的多肉,忍不住轻轻屈指蹭了蹭有月的脸蛋。

    得到满足之后的阮少深收起嘴角一晃而过的笑,站直了而后板着脸出去找艾萨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