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1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她不禁开怀,总算有人和少深走得近了,这些年除了济源,少深身边都没有其他的好朋友了。

    加上他自身的缺陷——口不能言,这是即便有再多的财富也无法改变的,他过得是否真的开心,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呢?

    有月一直和阮妈妈聊天,忽然发现阮少深和他爸爸一直在旁边静静喝茶不出声。他对阮少深做了手势,用手语问他,怎么不和他爸爸聊聊天呢。

    阮少深回他他和爸爸在听有月和阮妈妈聊天呢。

    看着有月用手语和自家小儿子“聊”着,阮家二老都大吃一惊。

    他们是很久以前就学了手语的,但奈何少深一直不用手语和他们交流,这学的手语就一直没有派上用场。

    以往阮少深回来,都是和苏济源一块儿回来的。他只要动动嘴唇,苏济源就会把他的话说出来,他们从来没有用手语和他“交谈”过。也从来没有看过阮少深用手语和别人能那么合拍聊得来。

    阮爸阮妈两人面面相觑,沉默无言。

    虽然阮少深什么都没有和他们解释说明白,但敏锐如亲生爹娘,他们一眼就看出了阮少深的心思。

    再回想起刚刚两个人的互动,就连穿着都像是有心为之。

    只是……有月这孩子还不太清楚少深的心意吧?

    两人相顾无奈。

    因为窥破了少深的心思,阮爸阮妈就对有月上了心。

    有月一直都是乖巧温顺的,在同龄人之中可能会被认为是“呆”而遭受欺负,也可能会有一大批好朋友,但在长辈眼里绝对是讨喜的。

    他被教养得很有礼貌,说话做事是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看着就是个不会和人闹大脾气的。

    阮妈妈越看越喜欢,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和老伴说“要是少深有这个心思,你可得松口。”少深好不容易有一个看得上眼的人。

    阮爸无辜“我就没想过当拆姻缘的。”

    他还重重咳嗽“咳咳,这小孩儿还指不定同不同意呢。”小儿子像他,一看就知道,这第一步都没有迈出去的。当年追老伴,还是他主动告白的。小儿子要是这点也能像他一分就好。

    午饭是家里的厨师精心准备的。香辣美味的黑椒洋葱牛仔骨、肉汁甜滑的香葱烧炖乳鸽、酸酸甜甜的话梅小番茄、鲜甜的菌汤。

    有月和阮妈阮爸聊得熟了,自然就消去了刚开始的拘谨,四个人在长桌前吃得心满意足,各有各的开心愉悦。

    第30章  合作(倒v开始)

    阮少深没有提前和爸妈打招呼就把人带回家,对他爸妈是有十足信心,相信他们会热情温柔地款待有月。

    有月也的确在老宅度过了开心的半天。

    他到回家的时候,在车上还是脸红扑扑的,这是给开心笑的。

    “叔叔阿姨人真好。”有月坐上车,不禁对他小声感叹。

    完全没有端着架子,对他各种问候关怀,还跟得上年轻人的话题,处处照顾着他。有月觉得阮少深真是幸运,拥有那么幸福和谐的大家庭。

    从阿姨嘴里,他知道原来阮少深还有两个哥哥,虽然以前是听过江伯喊他“三少爷”,但没放在心上。

    阮少深在家里可以说是人人疼爱的,大哥严肃古板,却对他万分疼爱、各种溺爱,二哥虽然吊儿郎当,也时时不露声色地关心他。阮妈妈说,少深的爷爷还在世时,也是最疼爱他,打小就不能说话,可不知道让多少人心疼怜惜了。

    阮妈妈还悄悄和他说“你别看他老是冰冷冷一张脸,其实他很懂得关心别人的。”有月重重点头,他当然知道啦,这好几个月的相处下来,他早就发现阮少深不是个冷酷的人。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阮少深和有月两人坐在后座上,有月满心都是今天愉快的回忆,全然没有了前几日的哀愁。

    “嗡嗡——”

    手机震动了几下,阮少深滑开屏幕一看,是艾萨克。

    远在美国的艾萨克特意下载了微信,和中国友人保持密切联系。

    他连着发了好几条语音信息,阮少深点开第一条,将手机放到耳边听。

    “少深少深,我要去中国了,我去找你玩儿。”

    “嗷上次你偷偷看的秀的设计师请一定介绍给我认识!”

    一溜儿美音浓重的英语从耳边传出来,艾萨克英语说得极快,“少深”愣是让他说成了“saosen”,阮少深已经懒得去纠正他了。

    有月看他拿着手机听语音,又听不见声音,只能盯着阮少深的侧脸看。

    听到艾萨克要认识有月,他微微侧头朝有月看过去,有月一直盯着人家看,这会儿慌忙把头侧开。

    一直盯着别人看太不礼貌啦。

    阮少深自然地就伸手摸上他的脑袋,轻轻把他的脑袋掰向自己,示意他过来听他的手机语音。

    有月疑惑地凑近来,听完了艾萨克的语音,更奇怪了。

    他可不认识什么外国人呀!这人怎么提到了要认识他呢?

    “咦……这是你的朋友吗?”和阮少深发语音,应该是他的朋友,只是有月想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认识自己呢?

    阮少深将手机拿回,修长灵活的手指在上面敲打了一段话,再递回给有月。

    艾萨克是我的设计师朋友,他上次看了你的“春野”的秀,很想认识你。有月看着这句话,看到有人因为“春野”知道了他、并且想要认识他,心里不是不激动的。他再仔细一想,阮少深的设计师朋友……艾萨克……

    “!”艾萨克可是大设计师呀!

    有月瞪大眼睛。

    艾萨克是谁?自由设计师,标新立异,拥有自己的独立品牌bob。艾萨克虽然不是时尚圈最顶尖的设计师,但他的名气也不小,至少有月是多次看过他的秀、也被惊讶了很多次。

    让他钦佩不已的是,艾萨克除了拥有灵气的设计作品,还和很多大牌设计师、超模、摄影师等等的关系都很不错,人缘极好,拥有超级庞大的人脉关系网。

    因为艾萨克一直和圈内外人士的关系都挺和谐,有月还不知道阮少深和他是朋友呢。

    “荣幸之至啊。”有月咂咂舌。

    他当初选择服装设计的专业,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爱,忠于自己内心的享受设计。说实话,有月在时尚圈就像是懵懵懂懂长出来的一颗小小草,没有多少人会注意,他在时尚圈,除了大学的几个同学、师兄师姐,自己本公司的同事,也没有其他认识的设计师。

    像是艾萨克这样的档位的设计师,更是不曾接触过。

    阮少深点点头,往他那边坐过去了一点点,将手机拿到两人都看得到的位置,给艾萨克回信息。

    他答应下来,并转达了有月的话。

    艾萨克很快回复信息,因为有月在旁,阮少深直接把语音空放了。艾萨克那边高兴地哼哼起来,一时嘴快,说“兰瑟那铁木头都去中国开店了,我也要去中国!”

    兰瑟……是cye的设计总监,也是此次到与中国本土品牌合作的决策人。

    n就是赢得了兰瑟担任总监的cye的合作机会。

    有月一想到这件事,有些小沮丧地抿抿嘴唇。

    阮少深发觉他的突然低落,又是伸手轻轻拍捏他的肩膀,示意他没所谓了。

    “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有月知道,阮少深是为了开解自己的郁闷,才想着带自己去他家吃饭。

    “你早点儿回去歇息吧,晚安。”阮少深将人送到家门口,看着有月进门了才让司机开回了自己别墅里。

    有月想着,今天阮少深带他度过了愉快的一天,他也得主动邀请人家出去呀,请他吃个饭也行呢。于是,洗澡之前,他发了微信给阮少深,问他明天有没有空。

    明天是周日,阮少深也没有工作安排,有月想着他估计也闲得慌。

    不过,阮少深回复他怎么了?明天有重要的事。

    咦,周日都有重要的事情吗?

    还是别打扰人家了,有月刚要回他说没事儿的,那边又发了信息过来。

    ——如果你也有空的话,愿意和我一块儿去孤儿院吗?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有月稍稍一愣,阮少深的重要的事儿,是去孤儿院啊!

    明星们做慈善都会广而告之,各种作秀也是司空见惯。相反,作为超模的阮少深,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做慈善。竟然是在私底下偷偷地关注关爱着孤儿们、做着慈善事业吗?

    内心里对阮少深的好感噌噌噌地就往上涨。

    他可真是一个帅气又善良的人啊,天使一样一样。

    ……

    次日清晨,苏济源开着车来接他们俩。

    “早上好呀有月!”苏济源还特地换了不常开的不显眼的轿车。

    “早上好。”有月笑着回他。

    阮少深事先让苏济源准备了玩偶公仔和成箱成箱的牛奶,没有再带其他人,就他们三个一块儿去了北边城郊的孤儿院。

    有月坐在阮少深身边,说道“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会去孤儿院。”还是偷偷地。

    前边开车的苏济源听见了,哈哈笑了,说“少深一直躲着媒体,都资助小朋友好多年啦。”

    有些情况下,明星带来的大范围的关注不一定是好的,媒体的介入反而可能会对孤儿院的小朋友的正常生活产生不好的影响。

    孤儿院的小孩儿本来就敏感,外界稍微一丁点儿的动作都可能给他们的心灵带来影响。阮少深正是考虑到这一层,才一直偷偷地避着媒体来孤儿院。

    阮少深睨了他一眼,苏济源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决定还是少说几句好了。

    哎太可惜了,有月少了很多不曾知道的阮少深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没有带人过来帮忙,车上的牛奶都是苏济源和阮少深亲自搬下来送到院里的。

    有月也想撸起袖子帮忙,被阮少深轻轻摆手挡住,让他去拿较轻的公仔玩偶。

    孤儿院的员工出来帮忙,现在正是上午阳光正好时,小朋友大多刚醒来不久,稍微大一点儿的孩子会在孤儿院里的大房间里学习上课,其他的年龄稍小或是无法念书的孩子就在外面晒太阳。

    看到阮少深一行人来了,他们都是齐刷刷看过来,一双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看。

    阮少深大概是一两个月来一次,小孩儿对他也是有印象的,见他来了,有几个胆子大、性格活泼的小孩儿就炮 弹似的冲过来了,其他人也慢慢地移步过来。

    “深哥、哥哥。”

    “苏哥哥……”

    好几个小孩子一起叫了起来。

    有月注意到,好几个小孩儿都是兔唇、断臂,或多或少都有些身体上的缺陷,还有一个蘑菇头的小男孩,“唔唔呜呜”地,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他和阮少深一样,也不能说话。

    有月的心一下子就软了,酸酸涩涩的。

    阮少深带着他们到房里面,给他们一个个发软乎乎的玩偶,苏济源在一旁也一起发,有月也加入其中。

    每个人领到自己的小玩偶都很开心,抱得紧紧地,宝贝得不得了。

    他们在大厅里围成一圈一圈地坐着,苏济源在中央,声情并茂地给他们讲故事。

    阮少深不能言语,只能在一旁也是淡淡地笑着看苏济源讲故事,偶尔看看身边的有月,见他没有半点不耐,就安心地继续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