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20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有月竖起耳朵。

    是贺朝铭。

    “以前没有听过他的名号,不过看来也是个有真材实料的。”左璎说,“以后我们和n竞争的次数不会少的。”

    “你得赶紧振作起来,好好加油啊,下次和他们正面杠。”左璎给他打气。

    “好!”有月点点头,心里也默默想,原来笑意盈盈的贺朝铭隐藏了那么厉害的实力,虽然他对贺朝铭不怎么喜欢,但对他的才华还是佩服的,又迫不及待想要超越他。

    心里一直念着这件事,几乎快成了执念,有月也进行不了工作,干脆请假回家了。

    他心里被挠得痒痒的,贺朝铭什么样的设计,让他和章裴都无法匹敌。

    回到家,有月无声无息地瞥了一眼隔壁,没敢过去找阮少深。他现在的情绪不好,现在过去只会把糟糕的心情分散给阮少深。

    还是待在家里好好看视频分散注意力吧。

    他胡乱开手机点开视频,音乐声出来,他看了一眼视频标题,好巧,是cye的一场秀,阮少深也在其中。

    开场模特是一个金短卷发的白人模特,也是受火热追捧的模特,不过在鲜肉频出的模特圈已经算是大叔级别的了。

    有月看别人时,更多关注的是时装本身,当中场阮少深出现时,就只看得见他的人了。

    阮少深出场走路带风,身高上一点儿都不输欧美身材高大修长的男模,气场也足,有月不禁发出欣赏赞叹的声音,真是越看越喜欢呐!

    坏心情瞬间就被阮超模赶跑了。

    有月幸福得抱着枕头,继续找阮少深的相关视频。

    这,大概就是追星的魔力吧。

    第29章  回家

    有月在书房里一呆就是一个下午。

    等他终于放下手机,饿得肚子咕咕叫,才想起来要吃晚饭了。

    因为最近这些日子他在公司干活,回家的时间也无法确定,就跟钟阿姨说好了先不用过来给他做饭了。

    现在倒好,只能叫外卖了。

    外卖不能过保安队,有月只能踩着山地车出去别墅区门口拿,他叫了一份黑椒酱汁鸡扒饭,一手拎着,单手掌控着方向盘,他晃晃悠悠回去。

    骑没多久,他听着身后传来深厚的车轮碾压地面的声响,微微侧头,见是熟悉的轿车,不禁靠边慢慢停了下来。

    轿车也停下,开了车窗。

    阮少深朝他看过来,抬手小幅度地挥了挥。

    “哎晚上好。”

    有月等着他合上车窗继续前行,才再后面慢慢跟了上去。

    他回到家,三两下就吃完了微热的黑椒酱汁鸡扒饭,小肚子也鼓了起来。左右没事可做,有月决定外出散散步。

    阮少深在他临将出门的时候找上来。

    他穿着靛蓝连帽衫、宽松的靛蓝长裤,他的头发没有向上、向后梳起来,蓬松柔软地随意放任着,无端生出几分慵懒和调皮。

    “阮少深!”有月心情忽然荡漾起来,不开心的时候看着他都能瞬间恢复。

    阮少深用手语慢慢地一比一划地问他明天有没有空?

    明天是周六了,他现在是无事一身轻了,闲得自在。

    有月点头应道“嗯,有空有空。”如果阮少深是来约他出去玩儿就再好不过了!他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只有这样才不会一直沉浸在合作失败的阴郁里。

    阮少深继续用手语告诉他,有月只看懂了一小半,看着有月又露出熟悉的懵懂的样子,翘长的睫毛一颤一颤,阮少深无奈地想要揉他的脑袋。

    因为工作忙,有月后面也没有怎么学习手语,现在阮少深跟他“说”的话,只能看懂一半。有月羞愧地想要戳戳自己的脸蛋。

    阮少深掏出手机,修长白细的手指在屏幕上一阵点按,飞快地将一条信息发到有月手机里。

    ——明天带你去我家吃饭、带你见见我的家人,好吗?

    看完信息,有月的脸“唰”地就红了,简直不敢抬头去看阮少深,他这是要见家长了吗?

    啪,他们只是好朋友呀!有月摇摇头,在心里唾弃自己。

    看着一直低着头,忽然又摇摇头的有月,阮少深心一沉,以为他是在拒绝了自己。

    “好啊。”有月闷闷的声音传来,小到阮少深差点儿都听不见了。

    阮少深笑着,不由自主就伸手揉 搓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和他道别回去了。

    虽然有月一直没有告诉他关于和贺朝铭竞争cye合作的事儿,但阮少深一直在默默关注着有月的最近的工作,多少也听到了cye的事。

    加之今天贺朝铭还给他发信息、告诉他,他拿到了和cye的合作,还开玩笑说到时候时装发布要请他来助阵。

    他没有立即回信息给贺朝铭,看着信息瞬间想到的却是张有月,那个乖巧努力的小设计师。

    没有拿下合作的机会,他应该会很伤心吧?不过他是那种把不好的藏着自己受,美好的东西才与别人分享的人。所以从他得知消息到现在,张有月都没有与他提过这件事情。

    与他待的时间长了,他还从未听过有月提起他的双亲,也仅仅知道他有一个“表哥”,除此之外,他似乎是没有亲人了吧?

    阮少深越想越觉得张有月是个坚强努力的人,心里头对他的感情又浓重了几分。

    要好好照顾他。

    ……

    有月一合上门,就开始满脑子想着刚刚阮少深发给他的信息,一会儿想着阮少深的爸爸妈妈是怎么样的人,因为他从小就是一颗多肉,完全没有体验过“父母”之爱,唯一的“亲人”太爷爷,有时候比自己还要小孩子性。一会儿又想着明天该穿什么衣服好,该怎么表现才能给他们留下良好的印象。

    “见家长”这三个字儿就一直晃荡在他心里。

    有月揉揉热乎的脸蛋,拿出手机,给好久没有联系的太爷爷发了一条信息。

    ——太爷爷~我想问一下,你们去长辈家里,一般都会提着什么东西去呀?

    太爷爷那么厉害,出来社会混淌了好长时间,他对这些人情世故一定很清楚。

    五六分钟之后,那一边才发回了信息。

    ——……我还没有拜访过长辈呢,不过送些鲜花、补品这一些应该是可以的。

    有月看着信息,不禁撇嘴,原来太爷爷也没有经验啊。

    还不如待会儿上网搜一下。

    想着,有月点开网页,那边,信息又发了过来。

    ——哪家的长辈?

    ——[沉思]

    ——哎唷不是,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奸笑][奸笑][奸笑][奸笑][奸笑]

    “……”好咯,论敏锐和八卦,他还没发现谁能厉害得过太爷爷。

    不过,他只是去阮少深家吃一顿饭,才不是“见家长”。

    第二日清早,有月醒来,接连着试了好几套衣服。酒红色的小礼服太花俏惹眼,蓝白格子长外套太过老气成熟。黑色太沉闷,橘色太鲜艳。

    到最后,有月选了一件红细纹绣样的米白绒毛衣,黑蓝的直长的磨边裤,穿上运动款白板鞋,才快快出门去了隔壁。

    “早上好!”

    阮少深这个时候还在吃早餐,有月发现自己鲁莽了,没有提前发个信息告知他。

    阮少深看着穿着活泼阳光的人,不觉笑了。

    有月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

    看出他是急匆匆赶过来,阮少深猜他还没有吃早餐,就让他赶紧进来一块吃。

    宋婶还没有回来,今天的早餐是热牛奶、坚果和酱牛肉三明治,都是他自己弄的简易早餐。超模对自己的饮食控制得很严格,阮少深倒没有非常关注这一块,但基本的菜式他都会做。

    两人吃得有滋有味,阮少深先吃完,回衣帽间换了衣服出来。他以往回家都是随意穿上衣服就回去的,拿出一件驼色连帽衫,又想到饭厅的有月,阮少深把衣衫挂回去,摘下一件薄针织衫,白的。

    有月看着他一身休闲装出来,莫名觉得,阮少深今天的风格和他平时的完全不同呀。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阮少深,和自己穿的意外的搭?

    “……我想买束鲜花,第一次上门,空手去不太好。”有月和阮少深坐在车后座,司机开车离开。

    阮少深点头答应。

    有月心里小忐忑时尚圈传闻中,阮少深阮超模有极为强硬的后台和殷实的家境。阮家一定是很有钱很有权,不知道阮少深的爸爸妈妈会怎么样……

    怀着微妙的心情,有月在阮少深身边一路期待又担忧地到了高墙筑起的郊区。

    守着大门的是身强体壮的保镖队了,车子进去之后,有月发现这儿是有一定年头的老别墅区了。

    以往能住在这样的地方的人,手里多少都有重大的权力,钱财就更不在话下了。

    有月看了阮少深一眼,他家的背景真神秘。不过转念一想,像是这种家族,家里的规矩一般多多,绝无可能让子女出来当超模、混时尚圈。阮少深现在当超模那么自在,想来他的爸爸妈妈一定是支持他的,虽然还未曾见面,但有月已经感受到了他们对阮少深的爱了。

    车子终于停下来,面前是一栋看起来有一定年份的大宅子,周围都是树林,没有别家的房子,比起他和阮少深所在别墅的房子,这里的气派多了。

    有月怀里一束淡雅清香的鲜花,紧紧跟在阮少深身后,第一次见面,小紧张总是难免的。

    阮少深是今天早上一起来才发信息告诉两位,他今天要带人回家吃饭的。怕太早告诉他们,弄得太隆重会让有月不好意思的。

    阮妈妈接到小儿子的信息后,愣了一下,转而大喜,她家小儿子可从来没有带人回来吃饭啊!

    这是第一次啊!

    他们的小儿子终于也是有好朋友的人了,不容易啊。

    于是拉着阮爸爸一起激动又紧张地踱来踱去大半天,终于把人给盼来了。

    有月乖巧地把花束双手递上,温声喊道“叔叔、阿姨好,我是有月。”

    “哎好,快进屋。”阮阿姨温柔笑着,满意地看着有月,引他进门。

    阮叔叔倒是略微一点头,不说话沉沉闷闷的样子被阮少深遗传了大半。

    有月原以为,阮少深的爸爸会是忙到没有时间在家的强人,会是一个精明世故的商人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官,阮妈妈会是雍容端庄、富贵逼人的太太。和他想象的出入有点儿大呀。

    看起来,阮少深的爸爸妈妈就像是每一个深爱自己家小孩儿的爸妈,热情、温柔又温暖。

    阮爸爸在一边和阮少深对坐,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一口一口地喝茶,闷极了。

    阮妈妈和有月聊得开心。

    她从有月那里知道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关于少深的事,也知道他们俩玩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