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18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也成,你跟我到书房吧,我在书房工作,书房里有很大空间,你可以在里边看书、玩手机都行。”

    有月想着,阮少深好像没到自己家细细地参观过啊。

    有月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就是书房有点儿乱……希望你不要介意。”一开门,阮少深就看见了有月口中很大的书房,确实大,不过三面书架,还有一张……床,就显得整个空间狭小拥挤了。

    沉木大床上还有一个软绵绵的靠枕,黑白的猫咪暖手抱枕,看起来有月经常在这里面待着。

    “你先坐一会儿。”有月把沉木床上的东西收拾了,示意他坐下。

    夏天在这里坐着、躺着可凉快了,有月就喜欢在上面写写画画,看看书、玩玩手机,现在入秋了,沉木太硬且冷,有月前阵子刚垫上了防滑的深棕褐色的厚毡子。

    有月待他坐下,又跑出书房,在消毒柜中取了一个高长的大口瓷杯,拎着热水壶一溜烟又跑回了书房。

    “喝点热水。”

    阮少深双手接过杯子,以唇语道了谢。

    有月转过身,从书架底下的柜子里扛出一叠厚厚的棕灰木板。阮少深看着他展开木板,木板很快就成了一张床上木桌的模样。

    他将木桌放在床上,又去厨房拿了钟阿姨做好冻在冰箱里的凉粉方糕,回到书房放在阮少深跟前的木桌上。

    “钟阿姨自己做的,不知道你吃过没,口感像果冻一样,q弹软滑的,甜的。”

    有月做好一切,才安心地开始自己的工作。

    阮少深一直在静静地看着他忙里忙外,面上虽然没有里显露出什么,但心里忽生起了莫名的愉悦,嘴角也翘起来。

    有月从贴紧墙角的地方推出滑动的高架,上面有好几个白色的衣架。他将硬纸袋里的衣服一一拿出来,挂好。

    阮少深什么都没干,就只靠坐在垫子上,没有丝毫的不耐,反倒是极有兴趣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默默地看有月拿出衣服。

    无袖的红色丝光棉运动休闲衫,圆领,正面左胸口处有一方正的黑绣涂鸦,正对着的下方也有较小一倍的方块。与它搭配的是一条灰黑白三色错杂的细纹阔腿九分裤。

    下一套是黑色滑硬的衬衫,细红的暗纹笔直地横竖交错蔓延开来,配的是直筒笔挺的滑面黑长裤。

    阮少深看着,眼里已经带上了赞赏。

    他对时尚的敏锐一点儿都不会比设计师差,有月设计的衣服虽然没有让他眼前一亮,但胜在细节处理得好,而且越看越耐看。

    有月后面轻轻抖开一件宽大的斗篷一样的黑衣,看起来有些厚重,阮少深一下没看出是什么材质的面料,好奇心上来了,于是起身走近。

    “呃,你要看看吗?”有月见他好奇,就把衣服提起展开,阮少深伸手摸了衣服,出乎意外的轻薄,衣服也很柔滑,只是看起来垂坠感重了一些。

    “这是sark自己的工坊研究的面料,市面上买不到的。”看出阮少深的心思,有月解释说。

    阮少深与有月站得极近,有月要看他只能高仰脑袋,阮少深用手轻轻按下他的脑袋,然后用手语问他,需不需要他当他的试衣模特。

    这个手语有些复杂,有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阮少深见他懵着,只能又用唇语慢慢说了一遍,然后接过他手里的衣服,比划在自己身前。

    求之不得啊!

    有月总算看明白,狂点头,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激动,低声说“好!”

    能让阮少深成为他的试衣模特,简直就是天上忽然掉下的馅饼呀!

    有月满心欢喜,万分期待着想看自己的设计的衣服穿在阮少深身上的样子。

    阮少深将衣服搭在架上,然后就在有月满眼的崇羡和期待中,干脆利落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休闲衬衫。这动作之快,有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着阮少深要脱裤子了!

    虽然他不是没有看过几乎全|裸的阮少深,不过那一次是在本体月亮仙子身上,那一次不算!

    现在在他面前的,是活生生的赤|裸|裸的身材爆好的阮少深啊!他的皮肤相较于亚洲男性偏白,是晒黑之后白得快的体质。

    因为先天的好基因和后天的勤锻炼,他肌肉精健、四肢修长。

    阮少深弯下腰的时候,后背的凹陷的腰窝性|感迷人得让有月几乎要捂嘴捂鼻了。

    这也太犯规了……

    有月不敢继续看下去了,他发誓,自己只瞥见了一眼黑色的小裤裤,其他的什么都没看!

    有月这边心跳加快、激动屏息了一阵,忽然想起来,其实在走秀的后台,模特们赤|身|裸|体的都是极为常见的。

    因为一场秀的时间很短,这就要求在后台的模特们快速换装,这个时候专业的模特都不会在意坦诚相见了,害羞什么的,习以为常之后就不当一回事儿了。行内人都知道一场内衣秀的后台都是雪白的胴体,时间紧迫,换衣还需要多个助手帮忙调整,这个场面大家都习惯了。

    所以现在阮少深当着他的面直接换衣服,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不过,纵然阮少深不介意,可他害羞啊……

    阮少深脱光之后,将那件黑斗篷似的中袖宽大的衣服穿上,原本宽宽松松的衣服当即立体起来,因为他的身板大,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刚刚好,刚好遮盖住他的小腹,这件衣服原本就是中袖短款的。

    有月用小迷弟的殷切崇拜的眼光看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猛地低下头找了配套的裤子。这是笔直顺滑的黑长裤,带了纵横交错的细细小小的暗红条纹。

    “给你。”有月眯着眼,眼光四处乱飞,就是不敢去看裸着大腿的阮少深。

    阮少深接过来,俯下|身快速穿好了。

    他的腿很长,八分裤下露出白瘦修长的脚跟腱。

    感叹完阮少深的完美的身型,有月开始专心看衣服,近处看了,又走开好几步,远远地看过去。

    看着看着衣服,有月身为设计师的职业病立刻出来了,他托着腮帮子,发现了什么后瞬间抛开拘谨羞涩,上前就伸手捻起阮少深的衣肩,提起来轻轻抖了抖,然后又用手顺了顺阮少深的胸口前的衣服。

    被摸了好几下的阮少深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有月没有发现头顶的人此刻的表情,他看着眼前变得立体的衣衫,又想拿剪刀过来修修剪剪了。

    他从匣子里拿出小小夹子,在阮少深的注视下,就直接把手伸进他的衣服内,手滑过他的腰侧,引得他腰侧痒痒的。

    有月的手在他腰侧捻起衣服,收紧,再用夹子夹上,弄完之后再看,顺眼了许多。

    等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时,差点儿想钻到床底下去了。

    他刚刚胆大至极地对超模上下其手、到处乱摸,还把手伸进他衣服里了……

    有月心情复杂,他完全没有想过以设计师的身份,占超模阮少深的便宜啊!

    第26章  重来

    因为时刻在心里提醒着自己,有月接下来都是小心翼翼地拨弄着衣服,没敢再大咧咧直接把手伸进人家衣衫内。

    阮少深发现了他忽然的拘谨,倒也没什么表示。

    好几件衣服都是没有完全成型的,有月有了专属的试衣模特,又激动又羞涩地在修改着设计。

    “辛苦你了!”有月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下很多修改的数据和备忘,对阮少深道谢,“您可以把衣服换回来了。”真是太麻烦人家了,给他当了一个下午的试衣模特。

    有月心里其实是超级开心的。

    现在虽然没办法让阮少深为他走秀,但至少他已经给自己当了一回试衣模特了!

    阮少深又是当着他的面,直接脱衣服,换回自己的休闲服。

    有月还是不可遏制地小小地红了耳尖。

    这个时候钟阿姨已经过来给他们做饭了。

    “再稍等一会儿就能吃晚饭了。”有月怕他饿了,又去厨房拿了点心过来。

    阮少深看他殷勤、热情又羞涩的样子,用手比划了一阵,告诉他不必麻烦,让他好好安心画图,他自己玩手机就好了。

    “那……也行。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有月对他说完,就坐在大窗下的长书桌前,在摊开一片的图纸上修修改改。

    身后,阮少深低头看着手机,苏济源给他发了信息,问他又到哪里去了,在家都找不到个人。

    ——在隔壁。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你不要过来了。

    隔壁,看到信息的苏济源简直想要摔手机,好歹他们从小到大一块长大,他是阮少深的“声音”啊,现在阮少深居然为了追隔壁的,把他给扔了?

    苏济源默默将手机关掉,不想理他,自己一个人在隔壁,没有宋婶做饭,只能气鼓鼓地回自己家。

    阮少深偶尔抬头看一眼认真低头画图的有月,他窗外夕阳渐洒的暖光余晖衬得他周身渡了层金光,又不刺眼,一切都是刚刚好。

    心中一动,他拿出手机点开照相机,对着埋头苦干的有月拍了一张照片。

    “叩叩——”钟阿姨过来敲门了,“开饭啦。”

    “哎,来了来了。”有月应着她,放下手里的画笔,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腰身。

    “我们出去吃晚饭吧。”有月叫上阮少深,给他开门,热情地引着他到饭厅里。

    钟阿姨已经摆好了碗筷,正在盛饭盛汤,见他们俩出来了,眉眼弯弯地笑着说“先喝点汤。”

    “谢谢钟阿姨。”有月乖巧地接过汤碗,先放在了阮少深的位子上。

    他特地悄悄给钟阿姨发了信息,说是隔壁家的大超模阮少深会来自己家里吃饭,拜托她多准备点好吃的菜式。

    阮少深不能说话,只能浅笑着点头,算是和钟阿姨打招呼了。

    味浓香滑的姜油鸡、超级下饭的酸豆角焖肉、清淡丝滑的鸡蛋豆腐羹、青翠的小油菜和熬出了滋味的山药红豆薏仁骨头汤。

    都是家常菜,但是他们都吃得很满足。

    通常吃过晚饭,有月会慵懒地瘫坐在沙发上,刷刷手机、看看视频。今晚阮少深在这里,他就只能挺直腰,陪着他坐在客厅。

    阮少深在客厅与他稍稍坐了一会儿,就同他道别回自己别墅了。倒不是他自己想尽早离开的,只是今天一下午有月忙活着,还得分神来留意他的情绪,一直小心翼翼的。

    他要是再待久一点,有月怕是要累垮,还是让他好好歇着、放松紧绷的神经好了。

    有月将他送出大门,再次回到客厅里,舒服地瘫坐在沙发上。

    在阮少深面前,总是觉得不能给他留下坏印象,时时刻刻都挺直腰板,有月觉得自己真是太心机了。

    ……

    在家里忙活了好几日,有月再次回到sark,上交了他的创意策划。他经过办公区的时候就感觉大家的情绪都有点儿不对劲,气压好像低沉了不少。

    有一个星期没来公司上班的有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先去ash那里报到。

    ash翻看着他的文件,不同于上一次的精细地看,ash这一次只简单粗略地翻了三四页,大体扫了几眼,就合上了文件。

    有月心里一咯噔。

    ash好像对他的创意策划很不满意……

    “你还记得上一次我问你的,cye的风格吗?”

    “是的,极简风。”有月疑惑着点点头,等着ash接下来要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