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17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苏济源只能笑笑,对他说“也就是商业上的合作。”

    “这样啊,cye的总监对你很好,好的代言都给你,你和他挺熟的吧。他对什么风格有特别偏好吗?”贺朝铭不经意地一笑。

    有月这才发觉,贺朝铭一直在时不时地、有意无意地打听着cye的事儿。他刚好从ash手里接下了活儿,对这件事也上了心,这个时候听到cye也就难免多了想法。

    阮少深看了一眼苏济源,动唇了。

    苏济源重述道“他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苏济源是面无表情地说出来的,但是有月莫名地想笑。

    听到这样的回答,贺朝铭脸色一僵,又不能反驳,看从他嘴里也问不出什么,就没有再提了。他很快恢复笑意盈盈的样子,和苏济源说起国外的设计行业的趣闻。

    今晚宋婶做了很多道家常菜,酸甜香辣都有,还有熬得鲜甜的鱼汤。有月等着阮少深、苏济源他们都坐下了,才找了位置坐下,是和阮少深相对着的,苏济源和贺朝铭一左一右坐在他的两侧。

    有月才没有被任何事情影响到心情,吃得很开心,一口香辣的尖椒牛肉,冬笋焖肉汁水饱满,清炒百合山药片爽口,酿茄肉满是清香,油而不腻,凉拌豆腐嫩滑可口。

    他没有停下筷子,一口一口吃得很仔细,这样认真满足的样子,光是看着就能让人很有食欲。

    饭桌上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一顿饭吃完啊,已经是八点钟。

    “天晚了,我先回去了。”贺朝铭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别了,“改日有空再约呀。”阮少深点点头,送他到门口。

    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车子开出大门,阮少深、有月和苏济源就回了客厅。

    “咳咳,我也先回去了。”苏济源也准备回去了,“诶,你们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

    “再见。”有月与他道别。

    江伯和宋婶回各自的房间了,客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有月本来也想和他们俩一样,说一句天晚了,他也要回家了,但看着阮少深的目光,他就说不出来了。

    阮少深示意他继续说,有月立刻闭嘴。

    没有别人在场,有月觉得自在多了,他对着阮少深比着手语问他,刚刚的贺朝铭是不是也是设计师?

    阮少深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点点头,用手语回应他,生怕有月看不懂,还特地放慢了手速。

    ——他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后来出国了,xxx,很少联系,xxx,他现在回来工作了……

    有月半懂半懵,好歹看懂了大半的意思。

    他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不然以后阮少深用手语和他交流,他看不明白就不好了。

    阮少深看着皱着小眉头,努力理解自己手语的有月,静静地等着他。

    有月略微一想,问道“……那,他现在是不是在n上班?”结合贺朝铭今天晚上的表现,以及ash告诉他的话,有月心里也有了大概的猜想。

    阮少深不太确定地比了比手势,他们也是今天才见面,不是很了解他现在在哪里上班。

    见此,有月恍然,原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不过他想不通,为什么贺朝铭刚刚一副熟稔的样子,还悠闲自在,搞得他都要以为,这栋别墅是他家了。

    迟钝的有月后知后觉地看看阮少深棱角分明的脸庞,又想到贺朝铭笑意盈盈的桃花眼,心中吃惊他可能是对阮少深有感情的!

    并且他已经可以确定,贺朝铭就是n的设计师,是他接下来的竞争对手了。

    第24章  电影

    因为明天还要上班,有月只多待了一会儿就道别离开了。

    “哎呀,那么近,不用送我了。”他示意阮少深不用送自己,他就住在隔壁啊。

    阮少深并没有停下脚步,还跟着他。

    有月只能由着他送自己回去,不过他还是暗搓搓地开心。

    阮少深等着他进了门,还站在原地。

    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有月瞬间明白,他是在等着自己邀请他进去坐一坐吗?顺便带回他的月亮仙子……

    “咳咳,这么晚了,我带你去拿多肉吧……”有月带着他到后院,不过在他心里,对于自己原身被送给别人的事实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抗拒了。

    毕竟阮少深那么温柔地照看月亮仙子,他还能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几天入秋了,我一直没给它浇水,你带回去要记得给它浇点儿水呀。”有月双手捧着花盆交给他,阮少深是个很让人放心、有安全感的人,有月交代了两句话就和他道别了。

    “早点休息。”

    阮少深一只手稳稳地托着花盆,另一只手朝他轻轻挥挥,道别。

    凌晨,有月回到自己的原身上,发现土壤松软湿漉,是阮少深给他浇水啦。他这几天修炼得勤快,他乐观地想,这一两年就能完全化人了。

    ……

    到了周五,有月又早早下班回家,他这几天又开始想着下一个设计,每天在公司里脑袋都要大了。

    其实时装设计师也没有世人想象之中的那么闪亮光鲜,忙起来也是累得够呛。

    他只求周末好好放松一下自我,会玩才能更好地工作。

    阮少深之前就约了他一块儿去看电影,有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有月觉得,阮少深是个值得真心对待的好朋友啊!有好的东西都想着自己,还会给自己捎手信……

    周五晚上,有月自告奋勇由他开车,载着阮少深一起去电影院。

    天刚暗下来,两人站在有月别墅前的车旁。

    “每次出去玩都是坐你的车,这一次,换我载你。”有月很绅士地为他打开车门,请他进来。

    有月给他打开的是后排的车座,阮少深摇摇头,站在有月面前,做手势表示自己想要坐副驾驶的位置。

    有月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地合上后座的门,为他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他在阮少深坐好之后,轻轻合上门,快步绕回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准备行驶。

    右手侧的阮少深侧头看着有月做完一切,也不做其他事情,就只看着有月开车了。

    有月被盯得久了,自然也发现了,不过他没甚在意。

    他刚刚想明白了,以前太爷爷也教过他的,坐别人的车时不要坐在后座,这样留着车主人在前面,就好像是让车主人给你当司机,是很不礼貌的。

    阮少深尊重他,也信任他,主动要求坐在副驾驶座这样小小的事情就让他感到开心了。

    有月拿驾照没几年,开车开得稳稳当当,就像是个新司机,瞻前顾后,开得极慢。

    两人到电影院时,刚刚好踩上点进了放映厅。阮少深下车的时候还特地把连帽卫衣的帽子戴好,遮挡了大半的脸,以防被狂热的粉丝认出。

    阮少深在进商场时买了两大杯抹茶味贡茶,找到位置坐下后,递给有月。

    他们看的是一部科幻片。有月很少外出看电影,像现在这样有人陪着来看电影更是从来不曾有。高中时不住宿,天天赶着回家,因为太爷爷给他请了补习的老师。上了大学之后,大学男生们都不兴到外头看电影,自然也就没有这个经历了。

    不过有月的心思没有全部在电影上,他在最开始的新奇之后,因为对科幻题材不太感冒,开始走神。他时不时低头喝一口醇香的贡茶,又偷偷瞄一眼看得认真的阮少深。

    黑暗之中,看不太清楚身边的人的模样。阮少深在他看过来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

    出了电影院,他用手语比划着问他,是不是不喜欢看科幻类的电影。

    是他的失误,事先没有询问有月的爱好,他以为男生都会比较喜欢动作、科幻这一类的电影。

    有月摸摸头,回他“还好,呃,只是很少看。”好歹是他第一次有人约他看电影啊。

    商场人很多,有月担心阮少深这显眼突出的身形会引得人们注视,就轻扯他的袖口,让他快步回到车里。

    回到家里已经十一点半,有月有了小心思,特地早早地就先附在了自己的本体上。今天的三个小时已经修炼够了,凌晨还没有到达,他现在是为了偷偷看看阮少深才提前跑到月亮仙子上的。

    他一回到月亮仙子身上,发觉自己在客厅的台面上,不见阮少深的人影,他应该还在洗澡。

    一身棕色睡袍的阮少深出来了,他先是浏览了一会儿手机,然后走到月亮仙子身边,他低下头,一股湿热的水汽都尽数呼在有月的脸上。

    凑、凑那么近,快要呼吸不到空气了!

    有月自打他养成了喜欢轻轻揉捏月亮仙子的习惯后,已经是淡然接受,面不改色了。

    偶尔戳到他的肉乎乎的小肚肚,他还要憋住想咯吱咯吱笑的欲|望。

    就像每一个铲屎官总忍不住吸猫,中了多肉的瘾的人也会忍不住对这些饱满水灵的小东西多瞧几眼、多摸几下,阮少深现在已经在多肉粉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他还是谨记着有月的话,把它搬到月光照耀得到的地方,让它好好吸收月光灵气。

    本该心满意足的有月却叹息暗想道可惜了,要不然像第一次那样,还能近距离接触不为人知的阮少深的其他方面啊!

    第25章  试衣

    距离提交cye的文案大纲还有一个星期,有月干脆和ash请假在家工作。

    sark有一点非常好的就是工作很自由,设计师们都可以自由选择在家里或是在办公室工作,只要最后能够交出很棒的作品。

    有月给ash发了邮件,通过之后拿纸质版盖了章签字,他当天下午就回家了,还带着他剪裁缝制好的春夏男装,是他以前灵光一闪的构思,趁着“春野”之后的空闲时间在办公室和打版师那边一块完成的。

    有月前脚刚进别墅,然后门铃就响了。

    显示屏上看见阮少深,有月忙开了门,小跑着出去。

    “你怎么来了呀?”有月小小吃惊,平时他这个时候都在上班,阮少深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来找他的。

    他自然不知道,阮少深在自家阳台无聊地想要满世界飞去工作时,瞥见了他的车入了别墅,知道他回来了。

    他在家里清闲得很,百无聊赖,此刻见到了有月,自然就毫不犹豫地按响了有月家的门铃了。

    阮少深微微低头看着眼前藏不住讶异神色的人,忽然心里起了捣乱的心思。

    他伸手对着有月比划了一下,然后故意露出忧郁的神色,这样的表情他不常做,偶尔拍拍硬照需要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过异常娴熟逼真的忧郁让有月一下子就上当了。

    “哎要不然你就凑合着来我家吃饭吧!”有月很大方地告诉他,然后又怕阮少深不接受似的补充说道,“钟阿姨做饭也可好吃了!”阮少深家的宋婶回去给她家侄女儿带孩子了,估计一两个月都不能过来给他做饭了。

    天真的有月当然没有想过,找个做饭阿姨是很容易的事儿,阮少深只是为了找着机会凑近他。

    阮少深像是舒了一口气,点点头。

    有月心想,这个时候阮少深还是在休假的,他没有到处去旅游,反倒是在家里,应该也挺无聊难过的。于是又邀请他一块进屋坐坐。

    阮少深进了屋里,就看见好几个齐齐整整放在台面上的印着sark的硬纸袋,他停驻的目光太长久,有月注意到了,给他解释说“嗨呀,那个是我自己设计的衣服……”

    看他看着那硬纸袋,有月有一点点不好意思,虽然他知道阮少深已经在直播上看过“春野”那场秀了,不过那已经是成衣了,还是穿在高挑好看的模特身上,现在这些都是半成品,拿不出手呀。

    听完,阮少深明白大半。他应该是请假回家工作了。

    阮少深用手语告诉有月你忙你的,我就在这儿坐着玩自己的。

    因为截止日期近在眼前,有月就是心里想着得和他多坐一会儿也没有办法,他得加快速度赶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