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第12节

作品:《多肉的自我拯救计划

    摸着光滑的彩页好一阵,他才转过去看他和艾萨克合作的时装大片。

    是提前一天就给有月发了样刊的。

    等到第二天杂志全国铺货后,大家看着前段时间在网上吵得火热的高清图片的同系列照片,一边拜舔高颜值的小鲜肉设计师和超模,一边暗搓搓猜测这两人的关系好朋友什么的说法,他们信了才怪了。

    有迷恋两人之间说不出的和谐气场的小迷妹在网上开始给两人写同人,到处搜集两人的合照,奈何网络茫茫竟然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合照了。

    这几天,有月心里抑制不住激动地期待着前往巴黎的日子,很快就能见着阮少深了。

    这边深夜,阮少深那边太阳才刚刚西落,有月怕打扰到阮少深,只在那边晚餐之后的时间给他发信息。

    有月躺在床上,窝在被子里,双手捏着手机给阮少深发信息,问他在那边一切可好。

    阮少深在忙的时候手机就交给了身边的苏济源保管,有月信息发过去,苏济源看一眼,阮少深的手机加锁了,他也解不开,无法看里面的信息,手机震动响了三四下,就再没有动静了。

    阮少深回来,苏济源先把手机给他“刚刚有人给你发信息了。”他点点头,滑开手机,看见一个多小时之前有月发过来的信息。

    今天工作怎么样你在那边有好好吃饭吗

    哈哈,今天忙里偷闲,把玫瑰花做成了干花书签,给你看图片

    四天没见你了,好想念你喔

    看着信息,阮少深不禁笑了,他一一回了有月的信息。

    嗯,今天去试装了,每天都有吃好

    好看,做干花书签能保存很久

    我也很想你,好想现在就在你身边,抱着你睡觉

    从雪山温泉度假山庄回来之后,阮少深总是喜欢晚上到有月那儿,同他一起入睡。自从习惯了搂抱着有月睡觉之后,阮少深发觉自己现在休息如果不抱着什么东西,都觉得空虚难受,昨晚他就抱着酒店的长抱枕勉强睡着的。

    有月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睡觉之时阮少深就喜欢跨过他腿,用手圈住他,蹭蹭他削瘦的后背,然后嗅着洗澡之后他脖颈好闻的沐浴乳的味道入睡。

    阮少深的姿势力度都控制得好,每天早上有月起来,都不会感觉自己被压得骨头肌肉酸软,反而是一睁开眼,就感受到自己被稳稳地圈抱住,这种满满的充实感让他很安心。

    信息发过去,此刻有月这边已经是凌晨将近一点,有月忘记调掉声音,手机接受信息响起来的时候,他被惊醒。

    迷糊着开手机,看见阮少深发过来的信息,他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手里已经不小心胡乱按出了一排乱码,发送了过去。

    “”

    他揉揉眼睛,手被自己压麻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阮少深看他发过来的一串乱码,沉默了一阵,蹙眉想有月该不会是等他信息等了那么久吧

    他心疼地发了信息问他,然后就收到了一条语音信息,他点开,放在耳边。

    “没有,我睡着了呀,刚刚听见手机声响就醒过来了”有月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软软的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和被吵醒的委屈,他等阮少深到十一点半就睡了,因为明天还得起早去机场。

    “你也早点休息呀,晚安。”有月又再给他发语音信息,因为手麻了发信息不方便。

    嗯,吵醒你了摸头,你继续睡,晚安

    然后是一个头顶三个大字“我错了”的超级q的小肥熊跪地的表情。

    有月忍不住笑了。

    他前一天就已经收拾好行李,第二天早上八点直接乘车到机场,然后和ash以及助理左璎汇合,等候着登机。

    他们一下机就赶往酒店放了东西,然后冲澡换服装之后前往秀场。

    有月在飞机上睡饱了,到秀场的时候精神奕奕,乖巧地坐在观众席,又忍不住伸长脖子紧紧盯着t台出口处。

    细心的左璎发现了他的异常兴奋,笑着轻声问他“有月有喜欢的超模吗这么激动。”

    有月重重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是的,超喜欢的人。”

    连ash听了都扭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观众席坐满了,灯光渐渐暗下来,然后大家都自觉地静下来,背景音乐也响起来了。

    开场模特是个高挑纤细的女模,气场超绝,透明绣花蕾丝长袖衣衫下是吊带长裙,与她一同走出来的开场男模穿黑色宽松短t,靛蓝色九分裤膝盖以下部分是拼接的浅蓝、朱红、草绿三种大面积方块,身边的观众都拿着各自的手机拍照。

    有月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不过他的焦点都是放在时装上。

    每一对男女模特走出来,有月都会不自觉地挺直身子,探着脑袋看那人是不是阮少深。

    阮少深是第五个出场的,他出来的时候,有月凭着对他的熟悉,还没有看到他的脸就已经猜到是他了,高兴地看过去,呀,少深的头发怎么染成了灰色

    灰白灰白的头发从两边梳起以发胶固定住,头顶的发丝柔软蓬松,他面部的线条硬朗帅气,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他身上的黑软衬衫从两侧向中间镂空了,垂坠的褶皱让他饱满结实的肌肉若隐若现,黑蓝长裤两侧的裤缝线处是拼接色块,露出脚踝和一小截小腿,有月已经呈现痴汉状态,双眼一眨不眨地全程盯着看。

    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他走秀,真是激动到差点忍不住要蹦起来啊。

    有月抬着头眼巴巴地望着阮少深,可惜阮少深的目光一直没有在这边徘徊,压根儿就没有看见有月。

    有月难免失落,不过想想,他这么认真专注走台步,自己安安静静在下面看就好了,这样也是超级享受的事情啊。

    后面的几对模特有月就没有刚刚那么激动了,欣赏着时装,偶尔拍几张照片。

    随着鼓点的渐渐落下,一对对模特走过,有月一眼就飘到阮少深身上,他那灰白灰白的头发实在是太抢眼了。

    大概是因为拍摄需要,染了色还没来得及洗掉就过来走秀了。

    设计师出来谢幕,大家啪啪啪鼓掌的时候,有月也使劲鼓鼓掌,观众们渐渐散场,ash似乎和设计师约了明天一起见面,这会儿准备回酒店休息,有月跟他说“我去找个朋友,你们先回去吧。”ash点头,大概是去找他“超喜欢的人”了。

    有月兴冲冲地准备去后台,又觉得这样太莽撞了,于是决定发个信息给阮少深。

    少深少深,你在做什么呀

    他边走边看着手机,打算到门口等着阮少深出来。

    天色早已经暗下来,门外橘光路灯映照下,各种豪车慢慢离开,人来人往,耳边有法语、英语交杂着,有月捧着手机等回信。

    有月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不太好,又找了个树荫蹲下坐着等,嘉宾观众都离开了,也陆陆续续有成群结伴的模特们从后门走出来,她们换上了风衣、牛仔外套、夹克,外面夜深了还是很冷的。

    女模特们结伴走着,有月在她们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听见她们用英语交流着去哪儿吃东西放松放松,不禁感叹,模特还是很辛苦的,他们大多在走秀之前都未进食,紧张化妆、换衣准备,到了结束才能去吃饭放松。

    想到阮少深,他傻傻地想模特也是要吃青春饭的,阮少深已经25岁了,在模特圈中这个年龄不尴不尬,他也不可能一直当模特的。

    以后少深不做模特了,他也可以挣钱养他的。有月忍不住嘿嘿笑了,根本没考虑阮少深就算现在不干了,他的身家也能够让他挥霍一生,哪里需要有月挣钱养活呀。

    模特们走过一波又一波,有月几乎都要以为他们都走光了,还是没有看见阮少深。

    他想,该不会运气那么背,刚好没能碰上少深吧信息也没有回复呀。

    有月站起身来,叹口气,再抬头望向后门,终于看见有人走出来,是苏济源,他身后就是奶奶灰白头发的阮少深啦

    阮少深身边还跟着一个纤瘦高挑的模特,大概是刚刚和他们一起走秀的朋友。

    他们都还没看见树下草坪边上的有月,有月望过来,看见少深禁不住露出笑容。

    阮少深身边那个亚洲面孔的男孩伸手亲昵地拍拍他的肩膀,对着他笑着说了几句话,虽然阮少深不能说话,但也没有打击他笑意盈盈说话的热情。

    他们走在后门下的阶梯的时候,那个笑得眼睛弯弯的男孩忽然踩空,脸色一变,眼看就要跌倒跪地、滚下阶梯,阮少深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他顺势就扑进阮少深怀中。

    第46章  信任

    “孔易没事吧”苏济源听到声音,忙转过身去,看见孔易已经扑进了阮少深怀里。

    他一面担心孔易踩空,一面又不动声色地皱眉看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就倒在阮少深怀抱里的人。他时常在阮少深身边,自然也感受到了孔易时不时热情过来交谈的背后藏不住的心思。

    这一次走秀他也不知道都有谁来面试了,直到入住酒店那天偶然碰见了孔易,他惊喜地过来,一说才知道和少深走的秀是同一场。

    孔易是这两年才走出来的模特,同是国人,苏济源在秀场上见到他也会和他说几句话,阮少深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都没能把他屏退。

    “不好意思,多谢你刚刚及时拉住我”孔易感觉自己被扶正了身子,从阮少深身上离开,他平稳了呼吸说,“多亏少深了。”从阶梯上踩空摔下去会磕破而难以恢复的。

    阮少深绅士地虚扶了他一下,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让他先慢慢走下阶梯。孔易不得不自己慢慢走下去,但心里也在窃喜,刚刚能够与他超近距离接触了。

    苏济源在一边问孔易有没有伤着哪里,阮少深将目光挪开,这一抬眸,就看见了不远处站着不动、眼巴巴看向这边的人。

    熟悉的身影,齐膝的墨绿长风衣,因为在外面站了不知道多久而被风吹红的脸。

    他恍惚了一下,自己并没有眼花。

    阮少深快步走向有月,苏济源看他走得急,“欸”了一声,跟着他的脚步看过去,竟然看见了不远处的有月。

    苏济源暗暗为自己摸了一把冷汗有月到了多久了刚刚有月没有看见那一幕吧这真不是阮少深的错呀。

    苏济源只能默默给阮少深点蜡,然后转过头笑着对孔易说“那么晚了,我们俩先回去吧。”

    “可是、少深他”孔易也看见了树下那人,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人脸,就被阮少深挡住了视线。

    “哎,走了走了,不管少深了。”苏济源说完,就轻轻拍拍孔易的肩膀,带着他走了。

    孔易自然不愿意的,他好几次想要回头去细细看一眼,发现身后的那两个人影已经重叠为一个影子了

    阮少深抱着有月,有月小声说“等会儿被人拍到你就不好了。”阮少深听了,才松开手,站在原地看着他。

    有月自阮少深发现他之后,就再没有关注过苏济源和那个男孩子,现在再去看,他们都已经不见了。

    看着眼前的人不断向自己身后探着脑袋去看,阮少深对他比划手语,跟他说我已经在你眼前了,你怎么都不看我呀。

    “哎呀”有月摸摸鼻子,收回视线,酸溜溜地说,“我刚刚看见有人想要挖我墙角哦。”他知道少深才不是这种人,不过那些不知疲惫凑上来的人会让他酸酸的。

    有月鼓着脸颊,微微仰头看着阮少深的眼睛,说道“都是你太优秀太美好了,真想把你藏起来,就给我自己看”说完,还用手轻轻戳了戳他的下巴。

    阮少深听着他的话,弯唇笑了,也不再解释什么,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存在误会和怀疑的。

    因为还在秀场附近,担心被拍到照片,他们两个都没有牵牵手,而是走在一起。阮少深打车送有月回酒店,有月摸着后脑勺说“我想和你一块儿。”抱着睡觉

    求之不得的阮少深想都没想就直接把人带回了自己酒店房间里。

    脸还是被风吹得红彤彤、冷扑扑的,一进门,阮少深就捧着他的脸亲了个遍,有月害臊得不行,推推他说“哎呀,口水都糊我一脸了。”阮少深被他噎得幽怨地看着他。

    等到了准备洗澡时,有月才发现,自己的衣物全都没有带过来。刚刚见着人了,一激动就兴冲冲要跟着他回酒店,全然没有记起来自己的东西还在ash预定的那个酒店。

    虽然应该离得不远,但特地跑过去也太麻烦了。

    “少深,我衣服都忘带过来了。”有月对阮少深说,少深给他自己的睡衣以及崭新的内裤。有月洗完澡后,穿着明显都大了不止一号的衣物出来,松松垮垮的,他骨架小,又瘦,完全撑不起阮少深的衣服。

    所以从浴室出来,有月就干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阮少深好笑地揉搓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先给他用毛巾擦了好几下。有月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阮少深,示意他去洗澡,他自己会好好擦拭头发的。

    阮少深才离开去了浴室。

    有月给左璎和ash都发了信息,跟他们说自己今晚和朋友在一块,不用担心他,明天早晨他会与他们俩汇合的。

    好一会儿,阮少深才从浴室出来,他的银灰头发被洗得干干净净,重露乌黑的颜色,有月知道他这几天忙得肯定累极了,心疼地让他赶紧坐床上,自己给他擦头发。

    阮少深乖乖地坐在床沿,有月直接在床上站起来,俯下身,给他轻轻擦拭干头发上的水,然后用吹风筒给他吹干。

    “经常染发会损害身体的。”有月想起今天阮少深那一头灰白的头发,嘟囔着,“哎,不过要拍广告拍大片就没办法了。”手指他的发丝,撩起来吹干后又放下。

    有月拨弄着他的头发,慢慢给他弄干了。

    阮少深很是享受地微微眯着眼任由有月给他擦拭吹干头发,手机响起来,他伸长手拿过,打开看一眼。

    然后反手拍拍有月,示意他过来看信息。有月关掉电吹风,从阮少深背后凑出脑袋来看。

    “大嫂生宝宝了”

    阮少深手机上显示的是一张粉嫩闭着眼睛呼呼睡觉的娃娃的照片,是大哥阮皓君发给他的,大嫂两个小时之前就生下了宝宝。

    是个小女孩。

    “哈哈,冰雪可爱的小女娃。”有月笑着说。

    阮少深转过身,把他反手就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然后用手语问他你很喜欢小宝宝

    有月回他“小宝宝好可爱呀,当然喜欢。”阮少深沉默。

    有月才恍然,他问的不是照片上的小宝宝。

    “哎欸,我以后要和你一起过日子的,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有月故意用力往他胸口上撞了一下,嗨呀,他还以为自己会离开找个漂亮姑娘生小宝宝吗

    被看穿的阮少深故作镇定地摇头,在手机上给大哥发了大红包,祝贺了他。

    有月看着他退出对话框,发现自己是被阮少深置顶的其中之一,他的爸爸妈妈也被置顶了。

    有月偷笑着,忽然伸手戳进自己的对话框,说道“我也把你置顶了哦。”然后他看见了聊天背景自己的照片,笑得更欢了。

    把自己的手机也拿出来,给阮少深看自己的微信,他是被有月唯二置顶的,另外一个是太爷爷。

    “哈哈,我也用这张照片做背景了。”两个人的的手机放在一块,凑成一张原本的合照。两人都忍不住相视而笑。

    当晚,阮少深终于又能舒服地抱着有月睡了一场好觉。

    第47章  回家

    第二日清晨,有月很早就醒过来,猫在阮少深怀中,眨着眼睛看着阮少深的睡颜发呆。

    过了好久,差不多该到起床的时间了,有月就往上蹭了蹭,对着少深紧闭的眼皮亲了一口。阮少深还没有反应,他就继续轻轻啄他的另一边的眼皮,捣鼓得阮少深终于醒过来。

    “嘿嘿,起床了。”有月不好意思地挪动着缩回到原位,仿佛刚刚用亲吻叫醒爱人的不是他一样。

    阮少深睡眼惺忪,看向有月的眼神是温柔的。他把头埋在有月颈间,深深吸气,轻轻啃咬了一口,刺激得有月几乎要喊出来。

    “少深别闹,起床啦。”有月吧唧亲他嘴唇,堵住他的唇不让他继续乱来。

    有月的衣物都还在另一家酒店,阮少深从他的行李箱中拿出一套套还没曾穿过的衣物,任他挑选。

    “都好大啊。”有月拿起其中的一件棉绒保暖衣,裤腿剪裁不规则的灰色加薄绒长裤,直接就脱掉睡衣换上。

    阮少深全程看完,还给他整理好衣领衣角,等他一切弄好,两人一起洗漱后到外面吃早餐。

    他们刚好在电梯遇见了苏济源。

    “济源早上好。”有月笑着同他打招呼,昨天苏济源匆匆忙忙就带着孔易走了,有月只瞥见了他,还没有来得及与他好好见上一面打招呼呢。

    苏济源看着依旧元气满满的有月和一旁也掩盖不住神清气爽的阮少深,默默地点点头,说“有月好啊,你在这儿玩几天呀。”

    “我是同总监过来出差的,今天下午就要回去了。”有月来之前并没有告诉他们,因为原本是要给少深惊喜的。

    “啊哎,少深今天晚上也要飞纽约拍广告了。”苏济源手上有阮少深的一切行程安排。

    有月点点头,昨晚少深已经告诉过他了。

    餐桌上,有月觉得脖子上的围巾有些碍事,干脆解下来放好,方便他吃东西。然后苏济源默默看着他脖子上的淡淡红草莓印,艰难地吞下一口牛排,感觉自己吃下成吨的干涩狗粮。

    和ash、左璎回国后,有月又开始了他忙碌的工作日常。

    第一版交给ash的策划已经修改到了第四版,打版师也开始打版工作,有月在设计之余,还得和打版师商量设计,要和小工坊的工作人员商量面料的需求。

    时尚王冠的开机启动仪式是在三月底,距离那时还有半个月。sark这边的服装也要及时准备就位了。

    白天在设计部、产品部到处跑,晚上回到家里,有月继续在书房里画图。他早晚都会给阮少深发几条信息。阮少深也经常发一些图片给他看,向他说自己最近的行程安排。

    好不容易到了周六,有月还得在家里工作。阮少深在晚上时发来视频邀请时,有月忙点开视频,脸上有见到阮少深的喜悦,但更多的是连日伏案工作的疲惫。

    “少深”他的语气软软的,因为刚刚忙起来忘记喝水,喉咙有些沙哑。

    阮少深一见到视频里的人,忍不住想立刻飞到他身边,抱抱他看看是不是又轻了许多。

    有月原本就瘦,这几天忙起来也吃得少,囫囵扒拉几口就完事儿,加上这几天天气开始慢慢回暖,胃口也不是特别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阮少深将手机固定在桌面上,给他比画着手语,辅加唇语,有月看着他关心自己,嘿嘿一笑。

    “嗯,我会好好吃饭的。”他往日都是胃口超级棒的,只是最近天气原因加上工作压力,再好的胃口都被摧残得差不多了。

    阮少深点头动唇嗯乖,等我回去。

    他再有五天就能回国一趟。

    有月和他说着,一边捧着手机,一边喝水吃糖。阮少深见了,让他饿了就煮点面条吃,不要吃太多零食,有月乖乖把零食放下。

    好久,阮少深让他继续工作,视频不要关了。有月将手机固定在桌面上,调好角度,他在书桌上画图的时候刚好能拍到他的上半身。

    那一边,阮少深看着认真工作的有月,也把手机放在长凳上,然后他开始在地面软垫上做仰卧起坐锻炼,每一次坐起来就能看见埋头工作的有月。

    有月刚开始好奇地看着屏幕,看见屏幕上并没有阮少深的身影了,他疑惑地将要喊他名字,就看见地面上坐起来的阮少深。

    “”

    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面不改色地连着做了十几个仰卧起坐,每一次坐上来的时候,阮少深的目光就望过来,与屏幕中的有月相望。

    有月笑着继续画设计图,阮少深在那一头一下下做着仰卧起坐,两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看一眼对方,都能无声笑出来。

    “哎只能看着不能摸摸你的感觉太难受啦。”有月放下画笔,结束了今晚的工作,看着手机屏幕上汗水滴滴的性 感得让人心跳加快的阮少深。

    他刚刚做完仰卧起坐,又去跑步机上跑了半个多钟,现在他准备去洗澡了。

    有月见他准备进浴室,就与他道别了“我准备休息了,少深拜拜。”开玩笑,他看阮少深丝毫没有要关掉视频的意思,他可没有看人洗澡直播的爱好呀

    睡前,有月在床上刷了一会儿微博,阮少深常年不发微博,他最近的一条微博还是前几日在巴黎发的一小句话。

    “乖,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好好工作。”

    像个板着脸的老干部教育小孩子的语气,让有月不禁噗嗤笑了,点开评论,底下一大片粉丝哀嚎。

    “哇啊啊啊啊收到一定好好休息好好吃饭好好工作”

    “被盗号了[do]”

    “妈呀你们不觉得阮超模最近画风有点迷吗这种谈恋爱的酸臭味是怎么回事儿啊”

    “谈恋爱 1”

    “这宠溺的语气配上严肃的表情卧槽,想想都不能好了扶我起来,我还能脑补一万字的情节”

    有月偷笑,这是在说他呀。

    “只有我好奇主角是谁吗少深深并没有透露过呀”

    “看样子,是要公开了的节奏了吗”

    有月歪着头想,少深没有和他谈过要公开的事情欸。不过他也不在乎大家知不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反正感情就是两个人的事。如果现在公开了,对少深的影响也挺大的。

    临睡前,有月给少深又发了一个“晚安”的表情,收到他“摸头乖”的表情后,安心睡下。

    sark的所有人都忙得没空喘息,ash自己揽下了sark最新一季的秋冬装,前阵子他时常忙得见不着人影,最近就要准备发布。

    有月等人会在发布会那一天到现场在底下观看,不过在发布会开始之前,他和ash、左璎一块去面试前来参加发布会秀场的模特。

    前来面试的模特不限国籍,有月和左璎分别在ash一旁坐着,其实主要还是ash满意。

    等到瞥见一个有点儿眼熟的人影,有月默默地多看了一眼,这个男模是上次在巴黎见到的那个人呀。

    孔易简单大方地自我介绍之后,开始台步表演,ash在一旁看着稍显满意地点头。

    孔易上次并没有看清有月的样子,故而不知道眼前的面试官之一就是让他好奇的人。

    他很年轻很有活力,今年不到二十岁,已经走过好几场国外的品牌时装秀,功底也不差,有月不需问ash也知道,他肯定能被录用成为此次的秀场模特的。

    “恭喜,你被录用了。”ash果然当场就录用了他,孔易脸上是藏不住的开心。

    “谢谢您”孔易鞠躬之后就离开了面试的房间。

    有月倒是对他没什么别的心思,他自然看见了上次的事儿。他无法阻止那么多人喜欢少深呀,毕竟少深那么璀璨,有很多很多粉丝是好事。但是有人想要挖他墙角就不行啦他会吃醋的

    有月偷偷拿出手机,给阮少深发了信息。

    哼唧。你今天什么时候到呀

    有月是随手一发的,想不到阮少深已经下飞机了,立即就给他回复了。

    我快到你公司了,刚好能接你一块回家。

    有月暗搓搓地乐,瞥一眼ash,咳嗽了一声,轻轻凑过去对他小声说“ash,家属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好。”ash爽快地让他走。

    有月和左璎也道别,撒腿就拎起斜挎包跑。

    好多天没有见过少深了,终于能见面了

    “哎不好意思”有月兴冲冲地,一不小心就要撞上电梯口的人。

    “嗯,没事的。”是孔易,“今天的面试辛苦您了。”

    “哈哎,不会辛苦的。”有月礼貌回以一笑。

    有月和他一起进了电梯,有月慢慢平复下自己的呼吸。

    他挠挠后脑勺,等会儿孔易也会碰见少深深呀,好想把他藏起来啊

    电梯直接到地下室停车场。

    孔易和有月是一起出来的。

    “少深”

    “少深”

    两人同时看见了电梯口外三四米外的阮少深。

    阮少深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快步走上去,只对孔易微微点点头算是回应他,然后牵起有月久转身走了。

    被留在原地的孔易一脸惊讶,又不敢置信,顿时发现了不得了的大事。

    有月只知道孔易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了,他凑近少深,轻声说“被人看见了呀”两个人牵着手什么的。

    听了他的话,阮少深丝毫没有放松他的手,牵得稳稳的,直接上了车。

    苏济源看着这两人傻了吧唧地牵手走过来,简直被甜得要牙痛。

    好累他还是和司机叔叔好好坐在车前驾驶座静静地假装没看见吧。

    到车上,阮少深才放下他的手,对他用手语说你是我的爱人,我要牵着你的。

    有月看得晕乎乎的,怪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只是他有一点点担心,孔易会把这件事扩散出去啊。

    阮少深揉揉他的脑袋,用唇语告诉他他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他自己知道而已。如果真的被泄露了,我们就公开告诉大家吧。

    有月看着他慢慢动嘴唇说完,然后嘴角弯起一个笑容,忍不住也笑了说“好”。

    第48章  等谁

    两人好久没有见面,阮少深回到家放了行李,过来叫上有月一块到家里吃饭。江伯、宋婶他们在别墅,他们也没敢太旁若无人,只在偷偷捏捏手、笑着不说话。

    苏济源和他一趟车回来,晚饭也在别墅里吃了,现在只当没看见那两个黏糊地坐在沙发上一起看手机、说笑的人。

    有月迅速看了一眼在厨房的宋婶和还在屋外的江伯,低头与少深小声说“今晚过去我家。”小别胜新婚啊,有月自己说完耳根都红了一点点,但转念想,他们可都在一起了,没什么可害羞的了。

    自从见到有月之后一直眼色温柔的阮少深听了,点头答应,还把压在腿边的有月的手掌轻轻捏了捏。

    因为给阮少深和苏济源接风洗尘,宋婶做了好多菜。

    “一个多月没见,看你瘦的。”宋婶无不心疼地说,前阵子她请假,后来阮少深又出国工作,现在见到他,一下就发觉阮少深瘦了。

    有月吃吃地笑,宋婶听见了,转向有月也说“有月你也别笑,多吃点。以前两颊还能看见点儿肉,现在瘦得宋婶都心疼了。”这个月有月的确瘦了一大圈。

    “哎好。”有月应着,碗里多了阮少深给他夹的鸡腿。

    大家一同吃过饭,苏济源摸着鼓鼓的肚皮,喝茶消食没一会儿,就道别离开了。

    “宋婶、江伯,我先回去了,天气热了,注意多喝凉白开。”苏济源和两位老人道别,再与阮少深和有月说,“你们玩得开心再见咯。”在阮少深别有深意的目光下,手指晃着钥匙圈去后院开车回家了。

    “我、我先回家洗澡。”有月看着宋婶在厨房收拾东西,江伯已经上楼,飞快在阮少深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起身就走。

    当晚,阮少深丝毫没有了平日的温柔和耐性,竟然用手指一下一下在他的花纹上画圈描绘,惹得他又羞又臊,果真应了太爷爷当初说的“只能给爱人看的花纹”了。

    有月那儿特别敏感,偏偏阮少深还不轻易放过他,对他那白净软滑皮肤上的花纹特别喜爱,一直在捉弄他。他直接转身对着那青粉的花纹亲下去,突然的柔软微凉触感让有月顿时血气上涌,闹了个大红脸。

    羞耻度爆炸的动作让有月捂着眼不敢看,阮少深看他不吱声,转了个身,在他纤细的脖子上啃 咬。有月对他刚刚的举动又气又羞,也不出声说话,红着脸,被阮少深一口咬住喉结。

    “唔”喉结上下一动,被他舔舐着,有月不敢声,超怕他要咬一口。

    阮少深再没有保持翩翩绅士风度,对着他的本体月亮仙子花纹的那块狠狠一拍,“啪”地清脆的拍击声响起来,接下来大半个晚上,有月就没能停下哼哼唧唧地求饶声。

    有月第二天没能在闹钟响起来的时候爬起来,他被阮少深手脚缠绕着稳稳压住,根本就动弹不得,更别说动一下全身都如将散架一般酸痛。

    闹钟响了好几声,有月放弃挣扎,乖乖窝在少深身下,等着阮少深闭着眼睛就伸长手关掉了手机闹钟。

    “还睡呀,我要上班了。”昨晚前段硬着脖子不吭声、后面全程湿红着眼睛叫喊的有月嗓音都变了。

    阮少深知道自己昨晚过分了,但有月没有抱怨,一双眼睛微微肿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他动着嘴唇告诉有月干脆今天请假不去了。

    “不行啊,最近大家都很忙,我得回去监工。时尚王冠要开拍了,衣服还没做好呢唔”有月压着嗓音给他解释,阮少深亲住他的嘴,让他别说话了。

    起身套了一件衬衫,阮少深给他倒水,让他先喝了一口润润喉。

    等着有月喝完水,他手语告诉有月,今天他开车送他去公司,有月没有拒绝。

    洗漱换衣的时候,有月仰起脖子,除了喉结那儿有点红,脖颈上倒是没有留下什么痕迹,阮少深都往看不见的地方啃了。

    上车前,阮少深贴心地在车座上加了软垫,让他坐得更舒服点。

    下午到点了,阮少深又亲自过来接他了,有月忙了一天,走路脚步都是虚的,阮少深拿下他的斜肩挎包背在自己身上,揽着有月的肩膀让他靠着自己走路。要不是怕有月害臊,他还真想直接把人抱起来就走。

    饭后,阮少深到有月家与他一起呆着,有月难得短暂休息的时候,与他聊天。

    “你最近都不忙了,真好。”可以天天陪着他呀

    “明天去看完ash那场秀我就偷偷溜回家画图,回公司太闷啦。”不能自在地在凉凉的地板上坐着躺着。

    “时尚王冠过几天就要开拍了,好期待啊”有月看完原著之后一直念念不忘,现在马上就要开拍了,他自然期待万分。这部剧还是阮二哥的斯达娱乐投资的。

    夏天到了,有月在家里就随意地坐在木地板上,画画图,偶尔逗一下阮少深。阮少深到厨房冰箱洗了车厘子、草莓,有月在安静画图的时候,他时不时捻一颗草莓送进他嘴里。

    满心享受的有月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呀他微微眯着眼,舒舒服服地吹着冷气、贴着凉飕飕的木地板,画着自己喜欢的设计图,身边还有贴心的爱人喂他吃水果。这样的一点一滴都让他异常感动,也偷偷庆幸自己的好运,能够遇上这么温柔美好的人。

    时尚王冠开机仪式召开记者会,公布了演员阵容和服装设计的金大腿sark,引得众人惊讶,真舍得下本钱。并且这一次启用的全都是小鲜肉新人演员,这么一股清流冲洗过大家的眼球,让路人们都开始期待这部剧。

    不管是水军还是粉丝,都在网上筑起了高楼,有其中时尚服装的专楼,只不过现在剧照什么的都不多,也没有资源流出,这楼层也没盖多高,倒是sark被炒得火热。连有月都隐隐担心,这样的发展对sark只会弊大于利。

    更多人热烈讨论的还是剧的两大男主角,流量大了楼也歪得快,说着说着剧中的主角,不知从哪里开始,就有人感叹了一句,设计师真是十男九gay啊,模特圈也是各种百合朵朵开,搞基处处有呀。有人开始扒时尚圈的料,国内国外,暗号代称一上来,大家都懂的。顿时大家的关注点都不知道歪到哪儿去了。

    有月平时很少逛帖子,看了好半天也没能解码他们到底在讨论真人时尚圈的谁谁和谁谁。

    他刷了好一会儿,看得脑壳儿发疼,干脆不猜了,刷起了微博。

    忽然首页一条微博跳进他的眼里。

    那条微博有三张配图,有月一眼就看出了图片中的人是阮少深,因为他在照片中所处的位置就是sark的地下停车场,是前几天他来接自己的时候的样子,橘光镜片的太阳镜被撩到头顶,一身清凉休闲的打扮,靠在墙上玩着手机。

    微博配了一句话“在等谁”

    这样的身高,这样有标识度的侧颜,尽管照片不是高清可放大的,但是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阮少深呀

    有月一阵慌,也不去看那下面好几位数的转发量和评论数,匆匆给阮少深打了电话,电话是在提示他“正在通话中”。

    阮少深原本是在跑步机上锻炼,现在他正接着苏济源的来电,苏济源也看见了微博,当即就给他电话,也让阮家的公关开始查。

    他的曝光率一直很高,但都是时尚大片、广告视频等,花边绯闻从来都不曾涌现过,偶尔几条虚假绯闻也会在被公众发现之前,被阮家的公关给压下去抹杀 掉。

    “你当时是去接有月的吧”苏济源沉声说,“是有什么人想搞你不过这么没边没影的照片,他想表达什么该不会是”想要对有月下手

    “既然他拍到了这些,有月出来后和你一起上车的照片应该也被拍了。”苏济源揉揉太阳穴,他们还没在公共场合搂搂抱抱亲亲嘴,但是被拍到阮少深等人、一起上同一辆车这样的照片本来就是重磅了。

    “这边已经在查了,如果他手里还攥着其他照片,不吭一声忽然放出来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你有没有想过公开了”抢先一步,在娱记胡乱写一通之前发通告。

    阮少深听完,耳边传来另一个电话接入的声响,他挂掉电话,先给苏济源快速发了信息,然后看着未接的来电,一边给有月也发了信息,安抚他,一边快步走向隔壁。

    要公开,但也不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匆匆忙忙被迫公开。

    他是不会让有月受一点儿委屈的。

    第49章  眼红

    有月看着信息,匆匆跑出去,刚好就见着了过来的阮少深。他拿着手机还没能露出担忧的神色,阮少深已经先一步展开双手抱住他,安抚似的拍拍他的后背。

    “被拍到了”有月脑袋埋在他肩膀,声音闷闷的。

    老实说,看到阮少深上了微博,有月是慌乱的,难道是少深的红火阻碍了谁,有人想要抹黑少深吗他压根就没有想过,拍照发微博的人其实很可能针对的是他自己。

    阮少深摸摸他的后脑勺,压在心里没打算告诉有月让他焦虑。他松开手,比划着告诉他,苏济源已经在处理了,他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

    “这样,我还是很担心啊,让我看看微博现在在说什么了。”刚刚有月一见到那条微博,当下就给阮少深打电话了,没有敢看下面的评论和转发。现在阮少深在他身边,他多少有了点勇气点开来一一看。

    他们进屋内,阮少深本来不打算让有月继续看那些微博和乱七八糟的评论,越看只会越闹心,但有月似乎不看还更难受,阮少深只能陪着他一起看那些评论。

    网上的大多数人都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在下面评论说“交出后续的照片不杀”、“请开始你的表演”、“果然是谈恋爱了吗”。

    一大堆粉丝在哭嚎男神有恋人了,有人在猜测他是在哪里等人、是在等谁,眼尖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这是sark所在的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瞬间开始对sark展开各种扒,从设计总监ash一直到前台的小姐姐,仔细地一一分析,试图找出阮少深的恋人。

    “这么多年都没有爆出恋爱绯闻的阮超模今年的桃花有点儿多呀。”

    “那个你们还记得上次那张照片的风波不”

    “瑟瑟发抖,是我知道的那个设计师吗”

    “不可能吧他们不是好朋友”

    “呵呵,太天真了,这不就是又一个我的好朋友就是我的恋人系列吗”

    “说得好像你亲眼看见了一样,人家说不定就真的来等朋友呢摊手”

    “冰山冷漠攻x乖巧努力受我吃”

    “他们的总监ash也没有爆出任何感情方面的绯闻会不会是他们俩强强啊,双冷帅啊我要自己产粮”

    “都散了吧散了吧,最近不是那什么剧开拍了嘛,那剧和sark合作,说不定又是拉着人炒一波曝光率呢。剧集还没拍就已经那么多戏”

    有月不紧不慢地一一拉下来看过,不光是自己,连ash、章裴还有其他稍微能在公众露脸的人都被拉进来一顿揣测了。

    原本只是偷拍阮少深的照片引发的热度,已经蔓延到sark,有月再懵也能多少看出事情的不大对劲了。

    “怎么把整个sark都拉下来了呢”评论区里一波又一波的讨论轰炸,让有月心里疑惑重重。

    一直陪在有月身边,把他圈在自己坚实的臂膀下的阮少深不得不给他解释自己心里的猜想。

    “你是说,他们很可能不是针对你而是sark”有月看完阮少深的手势,惊道。

    sark近几年积攒了不少好名声和扎实的消费群体,在国内已经是超一线的时装大牌,唯一能与之比肩的大概就只有n了。有人想要炒焦sark,实在让人搞不清楚其中的用意。

    阮少深的手机震动着响起来。

    他点开,空放了苏济源的语音信息。

    “后面的线都断了,暂时找不到后面的人,不过已经在网上看着了,有最新的消息出来我这边第一时间会知道。”

    “感觉这后续走向可能有点儿怪。”

    “还有,最近几天你先别和有月走太近了。”

    听完,有月看看阮少深,心里没底。是了,他们最近还是别走得太近了,要是再被拍到照片就不好了。

    “嗯这几天我自己开车去”有月话还没说完,阮少深的食指已经凑上来,轻轻点在了他的唇瓣上。